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春玲 春玲小说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躁动 躁动

    在医院里,我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我既是院长的儿媳妇,我的丈夫,也就是院长的儿子又是因为代表院方去参加一次研讨会因救人而不幸牺牲的,算是因公殉职,所以不但不用值夜班,还是朝八晚五的长白班,周六日还可以休息两天,时间很自由,也很充裕,更是非常的轻松。

    春玲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躁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躁动》,是作者春玲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医院里,我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我既是院长的儿媳妇,我的丈夫,也就是院长的儿子又是因为代表院方去参加一次研讨会因救人而不幸牺牲的,算是因公殉职,所以不但不用值夜班,还是朝八晚五的长白班,周六日还可以休息两天,时间很自由,也很充裕,更是非常的轻松。

《躁动》 第十四章 免费试读

过了挺长时间,公公才松开我的头,瘫软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阴茎也从我嘴里抽出,我起身找到纸巾,把精液吐出去。

公公温柔的看着我说:“宝贝儿,你真好,我太舒服了。”

我吐掉嘴里的精液,又用纸巾擦了擦,白了公公一眼,没好气的说:“都说不做的,你非要,也不知道节制,都一大把年纪了,得爱惜身体。”

公公傻笑着说:“你太美了,我控制不住啊!”

我说:“那以後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省的你总欺负我。”

公公眼睛一瞪说:“那怎麽行,我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跟你在一起。”

我笑笑,故意气他说:“你要是能天天陪我,我就天天让你肏,你敢吗?”

公公尴尬笑笑说:“一个星期陪你四天,不是说好的嘛!”

我说:“那一个星期只能做一次,答不答应?”

公公苦着脸说:“少了点儿吧?一周三次怎麽样?”

我说:“就一次,你要是哄我高兴,奖励另算。”

我是想每天都被大鸡巴肏,可也得为考虑一下公公的年龄和身体,一下子榨干他固然可以爽快舒服一时,但我想要的是细水长流,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多活几年,起码要为我和小帅赞过後半辈子的生活费才行,否则亏大了。

公公见我没把话说死,也就是高兴的点点头说:“行,但如果有像今天这样非常想要的时候,你不能不答应。”

我想了想说:“行,但不能每次都这样。”

不能逼迫公公太紧,那会适得其反,需要时不时的给些甜头吃才能。

公公乐呵呵的点点头,挺了挺下身,说:“用嘴给我清理一下呗。”

我拿过几张湿巾丢在公公的大肉棒上,说:“想得美,自己擦。”

公公边看我边挺动身子,我扭过头不去看公公,公公见我不为所动便退了一步说:“那你帮我擦。”

我不想僵持下去,就拿起湿巾帮公公认真的清理了起来,大肉棒上的精液并没多少,大多都射到了我的嘴里,被吐了出去。

清理完公公的大肉棒,我湿巾和刚才包裹精液的纸巾团在一起,放在床头柜上,准备一会儿丢掉,公公看了後不无遗憾的说:“浪费了。”

我捡过纸团,丢向公公说:“恶心,你想吃可以吃啊!”

公公接住,笑说:“不吃也可以美容啊!”

“德行!”在公公胸口捶了一拳,接过纸团,看了下时间,说:“今晚留下还是回去?”

公公叹了口气说:“想留下,但还是得回去,”停了一下又说:“你不说可能被人怀疑了吗?正好,今天还有时间,咱们去南郊那边看看,认认门,以後就去那边见面。”

我有些为难的说“太晚了吧?”八点多了,现在去南郊看房子,来回得小两个小时,明天还要上班,我不太想去。

“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路,嫌太晚的话可以住那里啊!那里什麽都有,明天从南郊走外环去上班,比这里快。”

我有些心动,可见公公如此热心,有些狐疑的问公公:“你不是憋着什麽坏呢吧?”

公公一脸委屈的赌咒发誓说:“天地良心,我就是想着你能早点搬过去住。”

“真的?”

公公点头,我的确是想去看看也就答应了下来,因为不确定晚上会不会回来,所以除了身上穿着的衣服,又多拿了一套里外换洗要穿的衣服都才出门。

我家离着南郊那边不远,也就是十几公里,现在又是大晚上的,路上的车不是很多,公公的汽车在前,我的车跟在後面,一路很顺利的就是到了南郊别墅区,在公公向门口保安出示了通行证後,两辆车就开了进去,兜兜转转停进16号别墅小院内。

公公带着我现在别墅外面转了一圈後,问我说:“怎麽样,喜欢吗?”

“嗯,喜欢!”我满意的点点头,别墅不算大,但整体占地却不小,算上花园足有三百多个平方,非常的漂亮。

我挽住公公的胳膊,用胸部摩擦着公公的胳膊,主动献上香吻,在公公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撒娇着说:“我们到里面去看看吧!”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里面了。

公公回吻了我,然後带我走进了别墅。

别墅门厅的门智能门锁,公公边输入密码边说:“密码是52加你的生日,也可以用钥匙和指纹,钥匙和说明书都在三楼主卧床头柜里,你自己看看,设置一下。”

“这是佣人房,这是老人房,这是……”公公挽着我的手,领着我转了起来,直到来到三楼那间可以看星星的超大阳光房,我彻底兴奋了,抱住公公献上湿吻後,说:“老公,爱死你了。”

公公抱着我在我耳边说:“宝贝儿,在这里做一次好吗?”

刚得到这麽好的礼物,不好拒绝,而且一想到要和公公幕天席地的做爱,我也非常的兴奋,便点了点头,公公见我答应了就要脱我衣服,我挣脱开了说:“今天不行,太频繁了,想要,过几天再满足你。”

公公没有纠缠,点了点头说:“行,听你的。”

“这才乖嘛,来奖励一下。”我高兴的笑笑,主动亲了公公一下。

公公笑笑说:“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和公公挽着手出了阳光房,来到主卧室门口,公公挡在门口说:“把眼睛闭上。”

当我不知道公公在搞什麽名堂,但还是老实的闭上了眼睛,然後公公打开门,牵着我的手进到卧室里,在卧室里走了几步,换了个方向,公公从面抱住我,在我耳边说:“睁开眼睛吧!”

我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看到的画面吓到了,只见我面前一米处地方摆放着一张我在海边的泳装照,照片很大,长宽各有有两左右,画面上的我和我本人一般大小。

我问公公:“你什麽时候弄的?”

“去年,”公公得意的笑笑,说:“我有时间就会过来。”

我不解的问:“过来干什麽?”

公公笑着挺胯撞我,我瞬时明白了,脸一红,小声骂了句:“流氓!”

公公抱着我说:“晚上住下吧,别回去了。”

我闭着眼,依偎在公公怀里问:“你陪我吗?”

公公说:“我回去,等过几天我就来陪你。”

我有些失望,但还是乖巧的笑着说:“嗯,那你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点,注意安全!”

在院门口看着公公的汽车尾灯消失在道路转角,我便回了别墅,直接上到三楼,在主卧的床头柜里找到房产证、所有房间的钥匙、外大门电子钥匙以及智能锁钥匙和说明书。

房子的产权人叫黄有德,黄有德的户口本和身份证也一并夹在房产整理,不出意外这个来自隔壁省的黄有德同样是公公另外一个身份,真不知道他一个大院长搞这麽多个身份干什麽,随便看了看,没什麽特别也就收了起来,依旧放回床头柜。

起身去仔细端详我的那张泳装艺术照,这应该是我五六年前和小朋去海南旅游时照的,想不起当时为什麽要照这样艺术照的原因了,但不得不说,当时照的真不错,像素很高,放大这麽多倍还是这麽清晰。

正面观看照片时还不觉得如何,当我从稍微侧一点儿的地方看时,发现照片上我的嘴、胸部和被泳裤包裹着的阴部有明显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颜色,凑近了看看,哪几处地方有很明显的被人经常擦拭的痕迹。

开始没明白,可转念一想猜到了原因,一想到公公对着我的泳装照打飞机,甚至还会扑上来抱着照片亲吻,我就感觉浑身燥热,臊的不行。

把打照片搬去书房,背对着墙,省的不注意看到吓到自己。

回到卧室,随便打开了衣柜的一扇门,本以为里面会是空的,可却发现里面挂满了衣服,只有两三件普通衣服,其他都是内衣内裤和睡衣,其实说是情趣内衣更确切一些。

“真是个老变态!”

在心里骂了一句,鬼使神差的脱掉衣服,开始试穿了起来。

还别说,老家夥真挺会买的,不论是胸罩还是内裤都挺合身,原本还打算哪天去采购一批衣服充实这边的衣橱呢,这好了,省事了。

我又打开其他的衣柜,里面除了寥寥几件男士穿的衣服外,其他都是女人的衣物,还都是没拆标签的那种,看了号码,全都是适合我穿的。

我心里面美滋滋甜蜜蜜的,一个男人能为一个女人做到这一步也算是难得了。

我决定公公要是还能在做一些让我欢喜的事情,我就好好奖励奖励他。

去浴室冲了澡,躺在陌生的床上,我失眠了,感觉这一切很不真实,非常的想要大喊,想要发泄,想要有一个男人能用他的大鸡巴狠狠的肏我。

我闭上眼,一手摸着乳房,一手揉着骚屄,幻想着公公光着身子,挺着胯下的大鸡巴一脚踹开门,冲进来,不顾我的反抗,死命的肏我蹂躏我。

第二天,我被闹铃叫醒,看着屋顶,回想着昨晚自慰的一幕,我的脸羞愧的红了,有种偷情的感觉,觉得很对不起公公这个我现在真正的老公。

起床去洗澡,顺便把昨天自慰打湿的内裤洗好晾了起来。

穿衣下楼,在厨房煮了碗泡面,草草吃完早餐就出门了。时间还早,我准备到处转转,熟悉下附近的环境,上车打开导航,先输入工作的医院,看了推荐的几条路线,最快的只需要二十分钟不到,而最慢的一条也不过需要四十分钟,当然,这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我又输入了家的地址,和去医院差不多。

发动汽车,驶出小区,在周围转了转,记了几家附近的超市、菜市场和药店,看时间差不多了,不想迟到,便掉头驶向医院方向。

完成交接班,等医生查完房,下完药,就开始是我们一天中最为忙碌的三个小时,护士站里的呼叫铃此起彼伏的响着,没有一时停歇。说是脚不沾地也不为过。

忙到十一点半,差不多都已经输完液了,病情轻,离家近的已经回家了,喧闹的儿科病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就在我整理着病人病例,进行归档的时候,苏慧来到护士站,找到我说:“跟莎莎她们说了吗?她们去不去啊?”

经苏慧提醒,我才想起昨天忘记联系莎莎大花她们了,但又不好直说,便编了个理由说:“我昨天忘记问她们了,早上才发微信问的她们,手机忘家里了,得到下午下班回家才能告诉你了。”

苏慧笑笑说:“没事,不急,你们上班不让带手机的吗?”

我略带歉意的说:“让带,是我太粗心大意,丢三落四的,总爱掉东西。”

“那行!记得等她们回你了,告诉我一声哈!”

“好!”

“吃饭了吧?一起啊!”

“今天不行,我已经让别人带饭了,改天吧!”

“好吧!哦,对了,你怎麽天天上班啊?护士都这麽辛苦吗?”

“还行,习惯就好。”

“那你……”

……

苏慧很能说,一直都是她在问,我在回答,而且时不时会问一些诸如‘你做多久了啊,怎麽还不是护士长啊,一个月挣多少钱啊?挣那麽点钱怎麽养家啊,是不是经常会收一些红包啊’之类的让人很难回答的问题。

我疲於应付着,还好,出去吃中饭的同事回来了,给我解了围,又与苏慧聊了几句,我端着饭盒躲进了休息室,边吃饭边给莎莎大花她们发去短信,将遇上苏慧的经过,以及被邀请参加初中班长婚礼的事情跟她们详细叙说了一遍,并询问她们的意见,毕竟是要随礼花钱的事情,而且很可能还不止要花一次钱,我不能为她们做决定。

发完短信,又把欠李姐的钱还了,然後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丢到一边,专心吃饭。

忙忙碌碌的就到了五点,在与同事完成了交接班之後,我又去与苏慧打了个招呼才去换衣服下班,坐进车里,拿过手机查看了一下,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公公两三分钟前打的,因为手机调成了静音也就没有听到,回拨回去,电话很快接通,因为不知道公公身边是否有其他人,我就静静的等着没有说话。

公公轻咳一声後问我:“在哪?”

“车上!”

“一个人?”

“嗯!”

“晚上去别墅,今天陪你!”

我一听就知道公公现在是一个人,就随意了许多问:“那小帅怎麽办?”

公公笑着说:“安排好了,去吃饭的时就知道了。”

我撒娇着说:“什麽办法?先告诉我呗!”

公公得意的笑着说:“保密,现在告诉你就起不到那种效果了。”

我不高兴的说:“不说算了,还有其他事儿没?没有就挂啦!我开车呢!”

“嗯,没事了,我晚上有个应酬,可能晚到儿一会儿,别提前洗澡哈,等我一起洗。”

“流氓!”我脸一红,嗔骂了一句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打开了微信,莎莎大花她们都回了我消息,她们都说不去,但也同样都让我帮忙随两百块钱的礼金。

我知道她们之所以人不去还随礼金,完全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但这种事情却是没办法的,其实我也不想去,都十几年没联系了,初中三年的同学情早就没了,可谁让我碰上苏慧了呢?就当花钱买名声了。

开车先回了家里一趟,把昨天买的安全套和避孕药都拿上,已经进入危险期了,公公想做必须得带套才行。

又收拾了几身换洗的衣服,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这个住了七八年,我和小朋的家,这里是专属於我和小朋的爱巢里,在那张记录着我和小朋无数次欢好缠绵的大床上,再和公公做爱,我从心里是负罪感的,能换个地方,我的心也好受一些。

下楼,开车去往婆婆家。

不出意外的,公公今晚不在家,辅导完小帅做完作业,一家子人围坐着吃饭,吃饭期间,我发现婆婆几次开口想要对我说些什麽,但都没有说出来,我以为是要跟我说小帅长期住在这边的事情,就趁着吃完饭在厨房洗碗的时候问婆婆:“妈,你吃饭的时候是不是有事儿要跟我说啊?”

婆婆点点头说是,停了一下又接着说:“小曼,你这麽漂亮,追你的人不少吧?”

我脸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说:“妈你说什麽呢!”

婆婆叹了口气说:“你收拾完,来我屋里一趟!”说完,婆婆出了厨房,我侧头看看,发现婆婆的背影有些萧索,心中疑惑,不知道婆婆到底要跟我说什麽。

快速的收拾好厨房,我就上到二楼,敲响了公公婆婆房门,看到婆婆坐在那里对着相册发呆,我就走过去,坐到婆婆身边,想询问她到底怎麽了,可当我瞥了一眼相册,看到是我和小朋的结婚照,我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静静的坐在那里陪着婆婆。

过了好一会儿,婆婆合上相册,对我说:“小曼,你今年刚三十吧?”

嗯,我点点头应了一声。

婆婆拉着我的手说:“以後小帅就放这边吧!你有时间过来看看就成。”

我不解的问:“妈,你这是怎麽了?”

婆婆摇摇头说:“你还年轻,得有自己的生活,要是遇上合适的就再找一个,不能因为小帅耽误了你一辈子。”

“妈……你是……不是听谁说什麽了呀?我真没……”

我想解释,婆婆却摆摆手说:“你在外面有没有事儿,我们还能不知道?正是因为知道你没有,所以我才要劝你。”

“可是……妈……我……”

婆婆说:“行啦,不是婆媳,也可以做母女嘛,不论你以後再不再嫁,只要你不嫌弃,我永远都是你妈,黄家永远都是你的家。”

大姐这时推门走了进来说:“是啊,晓曼,你才三十岁,正是女人最好的时候,可不能太苦了自己,你大姐夫家有个表弟,今年三十一,去年刚离的婚,就有个六岁的闺女,还是他妈给带着,年龄和你也相当,正合适,赶哪天约个地方见个面,包你一准儿满意。”

我脑子有些懵,一时没反应过来,可联想到公公这两天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就猜到这肯定是公公跟婆婆说了不能因为小帅耽误我之类的话,所以婆婆今天才会跟我说这些。

我相信婆婆劝我再婚是一片好心,是不想耽误我,至於大姐嘛,也就只能呵呵了,她可没这麽好心,她这麽热心的劝我再婚,目的无非就是想把我和小帅从黄家踢出去,好独占黄家偌大的家业。

“妈,大姐,你们这是说些什麽呢,我根本就没那个心思。”虽然知道这没什麽用,但我依旧努力辩解着。

“看脸薄的,还不好意思啦?这也没什麽的,不论你再不再婚,黄家都是你的家,随时欢迎你回来。”大姐笑呵呵的劝说着,一点儿都看不出我是他弟弟的未亡人。

婆婆倒是没说什麽,只是在一旁摇头叹气,我知道是解释不通的,也就不想解释了,就站起身说“妈,既然小帅要留在这儿,那我就不多待了,先回去了。”

婆婆默默的点点头,大姐站起身,拉住我的手,笑着说:“晓曼啊,你大姐夫的表弟你考虑一下,没准儿就看对眼了呢!再说了,即便是不成,那也多认识一些个朋友不是?”

我不耐烦的说“行啦,大姐,你就省省吧!妈我先走了!”说完甩开大姐的手,快去离开了。

在客厅遇上正要上楼的大姐夫,打了个招呼,都没去跟小帅说一声就匆匆开车离开了黄家。

我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去了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别墅那边除了方便面,其他什麽开火做饭的东西都没有,需要采购的东西很多很多。

我在食品区调料区穿梭扫货,将看到的,觉得用得着的,诸如米面、时令的新鲜瓜果蔬菜、肉蛋、食用油以及各种调料、面包火腿速冻食品等都一股脑的往购物车上装,很快就装满了一小车,没奢望这一次就都买全了,但也要把生活过日子的架子搭起来,以後缺些什麽在捎带脚添置点儿就行。

推着整整一购物车的东西排队结账,我的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可看到周围大多都是一对儿或是一家三口四口的来购物,又想起公公在外面应酬,左拥右抱的逍遥快活,我的心又满是愤懑。

就在我想着回头好好修理整治公公的时候,冷不丁的被人从後面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打了个激灵,回头去看,却看到苏慧正笑吟吟的对着我笑。

我长舒一口气,嗔怪着说“苏慧,你想吓死我啊!”

苏慧笑着说“怪我咯!叫你好几声都不理我!”

我尴尬的笑笑说“啊?你叫我啦?呵呵,不好意思,没听见,嗯,这不正发愁这麽多东西怎麽搬回家呢!”

苏慧看看装的满满的购物车说:“呵,东西是够多的,这是要搬家啊!”

“嗯,算是吧,家里东西都见底了,索性一次都买了。”看着满满一购物车的东西,我也是一阵头疼。

苏慧看出了我的为难,笑着说,“也真难为你一个人要搬这麽多东西,正好我们也逛完了,一会儿让我表弟送你回去。”

我一会儿要回别墅那边,不想让人知道,摇头说:“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苏慧不满的说,“客气什麽啊!你一个女人,搬这麽多东西上楼,那哪行啊!”说完,推了一下站在她身边的高大帅气男人,“还不过去帮忙!”

帅气男人笑着上前送我手中接过购物车,我想阻拦,却被苏慧挽住了胳膊,说行啦行啦,让他推车,有体力活就得让男人干。

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怎地,我感觉苏慧在说干字时,看她表弟的眼神很魅。

我对苏慧表弟微微笑笑,道了声谢谢,就任由他推着购物车,我和苏慧站在前面等待结账,苏慧朝她表弟笑笑後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表弟崔明,在健身房做教练,帅吧?”

“嗯,挺帅的!”我应付了一句,之前只是怀疑苏慧打听过我的情况,现在听到这麽暧昧的跟我提她表弟的事情,我就肯定她一定知道了我丧偶的事情了,我不想生活中莫名的牵扯进乱七八糟的男人,便岔开话题问苏慧说:“你晚上不去医院啊,那谁陪孩子啊!”

苏慧笑笑说“我晚上要上私教课,今晚就不去了,医院那边有我婆婆在呢!”

我有些无语,孩子生病住院了,做妈妈的还有心情上私教课,是该说她心大呢,还是说她冷漠呢?这是她自己的事情,我不便多说什麽,但对苏慧的印象却是一降再降。

又闲聊了几句就排到了我结账,结帐付款,在缴纳了购物车押金後,便在苏慧和她表弟的帮助下来到停车场,把买来东西装上了车,苏慧要送我,我婉言拒绝了,一来是要回别墅那边,不想被人知道,二来看她和她表弟的动作举止太过亲密,不像表姐弟,倒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从心里感觉她要送我回家的目的不纯,很排斥。

心里有些发虚,为了避免被人跟踪,特意多绕了个大圈才回到别墅,直接开车进入车库,一个人一趟趟的把买来的东西搬进厨房,按照习惯进行了归置。

等忙活完,已经快十点了,公公依旧没有回来,我有些生气,就没等他,一个人上楼去洗澡。

洗澡时,站在花洒下,冲洗着身体,想到公公此时指不定在哪儿里左拥右抱逍遥快活,心里就酸酸的,特委屈特不是滋味,心想既然你放着家里的大美女不肏,去耕外面的野地,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看得到摸得到,却吃不到的滋味,馋死你。

打定主意,便草草的洗完澡,擦干身子,光着身子走出浴室,在衣橱前好一阵精挑细选,找了条粉色开裆蕾丝系带丁字裤和一件粉色半透明超短睡裙穿上,第一次穿开裆系带丁字裤,感觉怪怪的,走路时不仅被线绳摩擦的痒痒的,下面也凉飕飕的。

虽然身子早已经被公公看过摸过肏过了,可当我站在穿衣镜前,看着镜中乳头和下体黑森林在半透明睡裙下柔印肉馅,几近赤裸的自己,想到一会儿还要穿成这样在公公面前走来走去的勾引他,引诱他,挑逗他,就臊的不行,脸颊顿时飞起两团红霞。

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刷着微博朋友圈,等着公公回来,大概快十一点的时候,楼下响起的关门声吓了我一跳,我忙跳下床,跑到门边将门反锁上,心里惶惶,担心进了贼便给公公打了个电话,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倾听,当隐约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才稍微放下了心。

一等电话接通,我就迫不及待的问公公在哪,公公笑着说到家了,在楼下。

挂断电话,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穿着,没有什麽不妥,想了想,又握住两只乳房,夹住乳头,使劲儿的搓揉了几下,两个乳头立马硬了起来,在睡裙胸口位置支起两个明显的凸点。

开门下楼,在二楼遇上公公,公公一擡头,看我如此诱惑的我,楞了一下,然後几步就冲了上来,把我顶到墙边,我顺势环抱住公公的脖子,强忍着公公满嘴的酒臭味,主动迎上去与公公湿吻了起来。

公公的舌头在我嘴里四处游走,一路攻城略地,贪婪的吸允着我的香津,手也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抓揉、撕扯着我身上的衣服。

被公公亲的时间一长,我有些窒息,也有些动情,可一想到公公刚和其他女人亲热过,心中就酸酸的很不是味儿,趁着公公解皮带脱裤子,对我控制松懈的间隙,用最後的一丝气力一把推开公公,大口踹了几口气,在他错愕不解的眼神注视下,从他上衣上捏下一根女性的长头发,送到鼻尖闻了闻,冷哼一声,“别拿刚肏过其他女人的鸡巴来肏我,脏!”

说完,我转身上楼,上楼时,故意脚步踏的很重,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只垂到屁股下端的睡裙随着身体摆动,开档丁字裤和大屁股在公公摇晃。

上到三楼时,公公追过来,从背後抱住我,解释说:“小曼,听我说,你要相信我,我晚上真没碰别的女人,那根头发可能是陪领导唱K时,陪唱小姐留下的。”

我相信公公今晚没有碰过其他女人,但与其他女人搂搂抱抱亲亲闹闹肯定是少不了的,否则身上也不会有女人的头发和很浓的香水味了,本来就打算报复公公,让他看到摸到却吃不到,现在借口主动送上了门,又岂能放过?

我赌气似的挣紮了几下,没挣开,也就任由公公抱着了,故作委屈的说,“我舍下脸面才穿成这样,本想着给你个惊喜,好好犒劳犒劳你,可你却……,哎,太让我失望了,就这样还想让我给你生儿子?做梦去吧!”

“小曼,你要相信我,自从有了你,我就再没碰过其他女人,真的,”公公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见我不为所动,有些急了,解开裤带,脱掉裤子,掏出胯下那话儿晃动了几下,说:“不信,你看。”

“看什麽?”我不解的看着公公,看着那根又大又粗的大肉棒,我心嘭嘭的跳的飞快。

公公抓过我的手,握了上去,说:“你摸摸,它多硬,像是刚做过吗?你再闻闻上面的味道有多浓,像是刚擦过或是洗过吗?”

握着公公的火热的大肉棒,想起了小朋,想起了小朋那根无数次插进我身体,带给我无数欢愉的大鸡巴,不知为何,莫名的在心里拿它跟公公对比了起来。小朋的鸡巴尺寸属於正常尺寸,勃起时能有十三厘米左右,偶尔也有能达到十四五厘米的时候,公公的鸡巴不但要长一些粗一些,而且更热更硬,能有十六七厘米长,四五厘米粗,今天可能是被我暴露的穿着刺激到了,鸡巴尺寸比往常粗大许多,上次我可以很轻易就握住,但今天却稍微有些吃力。

心里胡思乱想着被公公的大鸡巴插入会是多舒服,手不自觉的撸动了一下,铮亮的大龟头就露了出来,公公得意的笑了,倒抽一口气,发出很舒服的哼哼了起来,我心中来气就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不满的骂两句‘臭流氓’,松开公公的大肉棒,冷着脸开门进了卧室。

公公蹬掉裤子追了上来,我只来得及‘啊’的惊叫一声就公公从背後横抱起来,丢到了床上,公公紧接着就扑了上来,把我压在身下,成M型分开我的双腿,因为我穿的是开裆丁字裤,双腿分开就等於骚屄彻底向公公敞开,公公大肉棒只撞击了几下就轻车熟路的找准了位置,破开大小阴唇,插进了我湿滑的骚屄。

公公很懂女人,知道女人即便被强奸,哪怕刚才还殊死搏斗抵死不从,可一旦被男人的大鸡巴插入了,九成九会选择认命,放弃挣紮,任凭男人施为,而不论情愿与否,随着阴茎与阴道不断的摩擦,阴道内都会分泌出淫液配合男人的抽插。

我和公公之间是包养与被包养,是没有夫妻名份却有夫妻之实的情人关系,在公公的大鸡巴没有插入前,我想惩罚他,不想跟他做爱,我尽力反抗,可当公公的大鸡巴破开大小阴唇,插进我的骚屄,我不仅如其他女人那样放弃了反抗,还屈起双腿,扭动腰肢,挺动屁股配合公公,以期能让公公的大鸡巴插的更深一些更快一些。

因为心里有气,我不想太过配合公公,便闭眼侧头,抿着嘴,强忍着撞击带来的快感,不发出享受的呻吟声,公公见此不但不生气,相反的还很得意,边耸动身子加快抽插速度与力度,边嬉皮笑脸的调笑着我。

“小曼啊,我真没碰别的女人,有你这麽漂亮的大美人在家等着让我肏,我哪有心思去找别人啊!”

公公抓住我的一只乳房,揉捏着说,“小曼你奶子又大又圆又挺,大白馒头似的,奶头还是粉红色的,看着就有食欲,想要吃上一口,哪里是外面那些不知道被多少人肏过的女人能比的?”

我闭眼听着,没有回应,但心里却是十分的欢喜和得意。

公公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说:“小曼啊,你这屁股真翘,看着就勾人,还有你的小骚屄,啧啧,真紧啊,跟处女似的,裹得我舒服死了,外面女人的屄都是松垮垮的,哪有肏你来的舒服得劲儿?”

说完,猛顶了几下,顶到了我的花心儿,我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呻吟,既然开了头,我也就索性放弃了坚持,配合着公公的抽插,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

阴谋得逞的公公十分得意,肏干的越发起劲儿,大开大合的狂插猛肏一阵後,有些累了,翻身躺倒床上,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我会意的坐起来,跨坐到公公身上,手扶着公公的大肉棒,对准阴道,缓缓下坐,进到一半,稍微擡起,猛的一屁股坐下去,大肉棒尽根而入,直插花心,一阵酥麻感由花心到小腹,迅速传遍全身,我忍不住仰头啊的呻吟了一声,略微适应调整了下姿势,就扭动腰肢上下起伏的套弄起来。

公公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我肥美紧致的小浪穴里进进出出,兴奋的一手抓住我一只乳房,时轻时重的揉捏,另一只手掐揉着我的屁股,兴致起来不时的拍打几下。

我的情欲也被挑逗了起来,心想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我又何必枉做恶人?索性彻底放开了,不再矜持,闭上眼,把身下的公公想象成去世的老公小朋,浪叫着释放着压抑的情欲。

“哦……老公,你好强……你的鸡巴好粗……好大,肏的我好舒服,哦……哦……”

“小曼你今天穿这麽性感,是不是故意勾引我,想让我肏你啊?”

“嗯嗯……是勾引你,嗯嗯,肏我,用力肏我,用力,不要停……”

“小曼,我肏的你舒不舒服?”

“嗯……哦……哦……,舒服,老公肏的我好舒服。”

“我肏的你这麽舒服,是不是该奖励我啊!”

“嗯,嗯,奖励……奖励你。”

“那怎麽奖励我啊?”

“我让你肏,天天让你的大鸡巴肏。”

“真的?”

“嗯嗯。”

“那给我生个孩子吧!”公公贼心不死,旧事重提,想趁我意乱情迷之际答应他。

虽然我是全身心投入到与公公的性爱当中,但并没有彻底迷失,还保持着一丝清明,立马拒绝道:“不……不要。”

公公猛地翻身把我压在身下,狠撞几下後停住不动,问道:“为什麽?”

我马上就要高潮了,就差临门一脚,被中途打断,正是不上不下的关头,哪里有心思搭理公公,猛挺了挺屁股,让大肉棒插得深了些,但那种痒痒的,想要大声喊出来的感觉却没有丝毫缓解,主动仰头和公公亲吻。

“没有为什麽,老公快肏我,我要高潮了,快肏我啊……快啊老公,我爱你,肏我,快用力肏我……”

公公不但没动,还把屁股擡高了一些,“那给我生个孩子。”

我想拒绝,可那种临到未到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挠抓感实在是太折磨人,我真受不了了,什麽都顾不上了,满脑子想的就是公公赶快动起来,用大鸡巴狠狠的插我肏我,好缓解骚屄里的麻痒感。

我双腿盘住公公的腰,悬挂在公公身上,向上挺动屁股,大声浪叫着:“肏我,快点肏我,老公,求你了,快点肏我,只要你肏我,我什麽都答应你,快,老公,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肏我吧!”

“真的?”

“嗯嗯嗯,老公,求你了,快点肏我,我给你生孩子,天天让你的大鸡巴肏,快点。”

“好嘞!宝贝儿!”公公满意的答应一声,开始前後耸动了起来。

随着大肉棒的进进出出,那种让人嘶吼难受的麻痒感顿时缓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战栗、舒爽、疯狂、欲罢不能的酥麻感。

快高潮了,我拼命挺动屁股迎合公公的撞击,公公知道我即将高潮,配合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撞击的力度。

“哦……老公,太爽了,哦……嗯……啊……老公,哦……好舒服,哦……老公你好强,哦……我要被你肏死了,哦……啊……受不了了,哦……我要来了……要来了,哦……啊啊啊……”

我此时的阴道异常敏感,仿佛所有触感全都集中了过去,能清楚感受到公公抽插的每一个细节。突然,阴道内一阵痉挛,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自阴道迅速传遍全身,我大叫一声,头向後仰,双手紧紧抱住公公,双腿也死死盘住公公的腰,屁股极力向上一挺,阴道猛的吸住公公的龟头,滚烫的淫水喷泻而出,直冲公公的龟头。

“媳妇,我要射了,射你屄里,给我生个儿子啊!”公公猛顶了几下,身子一顿,大肉棒在我骚屄里一跳一跳的喷射出一股股炙热的精液。

高潮稍退,我双腿无力的垂了下来,双手却还紧紧搂住公公,闭着眼,气喘吁吁的回味着刚才的余韵,露出满足的微笑。

公公趴在在我身上,脸埋在我的胸口,问我说:“老婆,舒服吗?”

我闭着眼,一脸满足的说:“嗯,舒服!”

多次跟公公做爱,这次不是时间最长久的,但却是最舒服最畅快的一次。

公公满意的笑笑,起身躺倒我身边,让我侧身躺在他的一只胳膊上,另一只手抱着我的後背,一只腿缠在我的身上,把我拥在怀里。

公公说:“老婆,你刚才可是答应给我生孩子,天天让我大鸡巴肏的,可不能反悔哦!”

我想耍赖不认账,可一想到公公那麽执着的要我给他生孩子,总是一味的拒绝,很可能激怒公公,最後还得是我妥协退让,被迫答应给他生孩子,与其那样,倒不如现在提些苛刻条件,吊着他,还能占据主导权,於是硬生生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改口说道:“生孩子可以,但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没问题,只要答应给我生孩子,条件尽管提。”

公公一听,激动的抱紧了我,用力过大,勒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挣紮着说:“轻点,想累死我呀!”

公公嘿嘿笑笑,稍微松开了一些,但依旧紧紧抱着我,我不满的白了公公一眼,动了动身子,气哼哼的说,“我今天就不吃避孕药了,要是怀上了,我就生,但要是没怀上,那半年之内,和我做爱必须戴避孕套。”

公公苦着脸,一脸委屈的说:“不是答应生孩子了嘛,怎麽还要带避孕套啊?”

“那怪的了谁?谁让你太让我失望了呢!这半年就是对你的考察期,过了考察期才会考虑生孩子的事情,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每多一次就增加两个月的考察期。”

公公说:“半年考察期太长了,能不能短一些啊!”

“不行!要麽半年後备孕生孩子,要麽不生孩子,你自己选!”我态度坚决,不容商量。

与公公发生不伦关系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我俩的从属地位,我是不可能占据主导地位的,不论是想和我做爱,还是让我生孩子,只要公公铁了心坚持,除非我下定决心跟公公断了关系,否则最终屈服的肯定是我。

这个半年的考察期也是一样,公公是不会按时按点按规定完成的,多则两个月,少则一个月,这个所谓的半年考察期就会变成一纸空文,毫无约束力。

而我也压根儿没指望这个半年考察期能对公公有多大约束力,其实我之所以明知道没用还提出出来,为的就是让公公想方设法换着花样讨好我,缩短考察期。

这不仅能让我从中得到实际好处,还能让公公享受慢慢征服我的过程。

公公想了想,没有在考察期的时间上讨价还价,却在戴避孕套这事儿上扯起皮来,死活不愿意戴套戴避孕套,说戴避孕套不舒服,没感觉,经过一番掰扯,我们都各自退让了一步,约定安全期可以不带避孕套,但非安全期必须戴避孕套。

公公说:“我都退让这麽多,那每天都让我肏不会也变卦吧?”

我说:“不会,但不能吃药。只要不吃药,能自然硬起来,身体吃得消,我巴不得你能天天肏我呢!”

公公笑笑说:“那再答应我一个要求呗!”

我说:“什麽要求,你说说看!”

公公说:“在家里,要穿我挑选的衣服,而且只能由我来脱,不能自己脱。”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