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不伦舞台》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不伦舞台》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不伦舞台 不伦舞台

    魏子扬在歌台舞榭脂粉丛中玩过一、二年后,总觉得风尘女子为了是钱,毫无情趣可言。  有一日,听了朋友老刘一席谈话之后,于是改变了玩乐的方向,开始以良家妇女为猎色对象,心想:“人生在世也不过数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多玩几个女人,尤其是要尝尝不同年龄的女人,各种不同风味的阴户,否则,等到七、八十岁,人已老化性机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动了,那才丧气要命呢!更何况凭自己现在的条件,还怕找不到下手的对象吗?”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不伦舞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不伦舞台》,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魏子扬在歌台舞榭脂粉丛中玩过一、二年后,总觉得风尘女子为了是钱,毫无情趣可言。  有一日,听了朋友老刘一席谈话之后,于是改变了玩乐的方向,开始以良家妇女为猎色对象,心想:“人生在世也不过数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多玩几个女人,尤其是要尝尝不同年龄的女人,各种不同风味的阴户,否则,等到七、八十岁,人已老化性机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动了,那才丧气要命呢!更何况凭自己现在的条件,还怕找不到下手的对象吗?”

《不伦舞台》 第06章 免费试读

第二天是星期日,子扬因昨夜连战秀娟婆媳二人,虽然他年轻力壮,但一夜没睡,早上回到家中,便一直睡到下午方才醒转过来。

吃过点心,回房躺在床上,拿枝香烟边抽边想,像秀娟的婆婆都已五十三岁的妇人,做起爱来她还真风骚淫荡,那个大肥穴真似个会吃人的嘴,内功又棒、浪水又多,虽觉宽松一点,但是还蛮过瘾的,以后有机会再尝尝别的像她一样年纪的妇人,看看又是何种滋味!于是脑子里在思想着,所玩过的女人:二十五岁的林美娜;三十二岁的蔡秀娟;四十二岁的王师母;四十七岁的洪阿姨;五十三岁的白太太,真是个人有个人的妙妹和情趣,使人回味无穷。

※※※※※

又是一个星期六的上午,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子扬拿起话筒:“喂!我是魏子扬,请问是哪一位?”

耳边传来一阵娇嫩的声音:“子扬,小宝贝!我是师母啊!”

子扬一听心中一震,和她分手已近半个多月了,把她几乎忘了,想起了她那雪白细嫩光滑的肌肤,丰满肥大的乳房,桃红色的大奶头,小腹下一大片浓密乌黑寸余长短的阴毛及那个紧小肥肥的小肥穴,不觉大鸡巴又亢奋起来了。

“啊!师母你好!”

“小宝贝!十二点下班后,马上来上次XX大饭店餐厅吃饭,我先去等你,顺便介绍我一位最知己的朋友马太太和你做朋友,见了面再谈啦!快点来哇!再见!”

“好的!再见!”

子扬下班后,驾车到达XX大饭店餐厅,走到王太太和另一位美妇人所坐之桌边,道:“师母,对不起!我来晚了!”

“来!先坐下来!不晚不晚!子扬,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太太。恬妹,这位是魏子扬先生,他是我丈夫的学生。”

“魏先生!你好!”马太太看一看子扬,就爱煞他的英俊,健壮风度。

“马太太!你好!”子扬一见眼前的这位少妇马太太长得是娇艳抚媚,眼波流韵,笑靥迷人,雪肤花貌,玉骨冰肌,胴体丰腴,乳隆腰细,肥大的粉臀下配有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樱桃小嘴鲜艳诱人,眉宇间满含春意,二人一见彼此钟情。

三人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中间,子扬和马太太(沈恬恬女士)彼此眉来眼去的相互挑逗。

本来马太太已是个有夫之妇,还有一双读小学的儿女,丈夫是一家大公司的中级干部,物质生活尚称小康,应该好好的安份守己的在家中,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才对,但是她却偏偏静极思动,欲作红杏出墙的野花,尝尝别的男人是何滋味!

因为她的丈夫身体懦弱,每次在进行房事时,不是早泄这是半途而废,弄得她辗转反测无法入眠,饱受精神肉体及性欲得不到满足的煎熬。

因为马太太和王太太相交多年情同姐妹,王大太的丈夫是老弱体衰,马太太的丈夫是中年虚亏,她二人颇有同病相怜之感。

故此二人是无话不谈,连那夫妻床第间之之隐密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她二人都据实相诉。并且互相约定,谁觅得了阳具硬大而能征惯战的如意郎君,定要彼此守密,瞒着丈夫二人同亨,不可独占享用。

故此,今天中午,王太太皆同马太太邀约子扬,就是完成她二人私下之约,使马太太也分一杯羹,尝尝子扬的异味。

在郎有心妾有意的情况下,餐后辟室欢聚,三人脱得赤身裸体,子扬在中,二美妇分左右躺在两边。

子扬左拥右抱,热情的吻、任意的摸,亲怜密爱。二美妇亦情意缠绵的抚吻爱郎的全身健壮的肌肉。

“恬妹!你来看看子扬的大宝贝,是又粗又长、又硬又翘、又热又烫,真是爱死人了!”王太太手握着大鸡巴叫马太太看。

马太太一看,芳心吓了一跳,“哇!我的妈呀!好大啊!”,这也难怪她会大吃一惊,活到现在二十八岁了,结婚近十年,除了丈夫以外,还没有看过别的男人阳具生得是怎么个样子。

今天一见子扬的大阳具,火辣辣的又粗又长,足有七寸多长,两寸左右粗,紫红发亮的大龟头,就像三、四岁小孩的拳头那么大,一柱擎天的又硬又翘的挺直在他的胯下,青筋暴露,好不威风。

若拿自己丈夫的那条短小软弱的阳具跟他相比,真似大巫见小巫,一个是又软又小,一个是又硬又大,只看得马太太心跳气喘喘,肉缝里不由自主的流出骚水来了。

王太太看得她目瞪口呆,知道她已爱上子扬的大鸡巴了。

“恬妹,美玉姐没有骗你吧!他的大鸡巴是不是很棒?来!去摸摸看,够不够硬!够不够烫!”

马太太娇羞怯怯的伸出玉手一握,“哇!”好硬好烫,真像烧红的铁棒一样的烫手,使她爱不择手,慢慢套弄抚摸起来。

子扬已玩过、看过王太太的胴体,故先去欣赏马太太,见她全身肌肤白皙丰满,美艳的粉脸含羞带媚,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满含春意,鲜红微厚的樱唇,好像要将男人吞似的,丰满洁白的乳房,胀卜卜的好似两个大皮球,粉红色的乳晕上,顶着两颗如草莓般大鲜红的奶头,还有那凹凸匀称优美的曲线,微凸生有灰黑色的腹纹,小腹上生满了一大片乌黑浓密的阴毛,因为太浓密、太广扩把整个阴阜及阴户都盖住了。

马太太婀娜多姿的胴体平躺在床上,微微的翘起肥臀,分开两腿成“大”字型,媚眼半开半闭,樱唇微开的娇喘着,一对胀卜卜的像大皮球似乳房,随着娇喘而不停的起伏着。粉脸跟出一副性饥渴的表情来。

子扬压在马太太的胴体上,一阵猛吻,再用嘴含住一粒鲜红如草莓的奶头,是又吸又吮、又舔又咬,一手握着另一颗肥奶,是又摸又搓、又磨又捏,弄得马太太的乳房发胀,奶头发硬浑身颤抖。

子扬再顺序而下,双手拨开了盖在阴户口的阴毛,才能看到她桃源春洞的春光。“嘿!真棒!”除了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略现紫红色外,阴核及小阴唇都呈粉红色,尤其那粒阴蒂特别肥大。

子扬听其友老刘曾经说过:“阴毛浓密,生得范国广扩,从小腹到阴阜,及阴户大阴唇一直延伸到臀沟肛门四周,再加上阴蒂特别肥大,突出得连小阴唇都包不住的这种女人,是性欲特别强、特别淫、特别荡的粹征,老无粗长壮硕的大鸡巴,狂抽猛插的操她,是不能满足的!”

子扬思忖一阵之后,先用嘴舌舔吸吮咬她那粒肥大如樱桃的阴蒂和阴户,不停的来回舔着、吸着、吮着、咬着。

这一招舌功,把马太太弄得浑身酥麻酸痒,娇躯颤抖,淫水有如缺堤的江河不停的流出,子扬一口一口的全喝了下肚。

“哎唷!子扬,好弟弟……你不要再舔了……我的小穴好难受……水流了好多……啊……你别……别苒……啊……别咬我的那粒……阴蒂……姐姐……受不了啦……”

马太太用双腿紧紧的挟住子扬的脖子,不让他再舔咬。

子扬用手拨开她的双腿继续舔咬吸吮,双手伸到她的酥胸上面猛搓狠揉,又按又捏着她那两粒鲜红如草莓般大的奶头。

“啊!亲弟弟……亲丈夫……你要弄死我了……小穴痒得……难受死了……求求你……快……快插……插小穴吧……”

子扬看她那副娇媚浪荡、饥渴难受的模样,心中打定主意,非要狠狠的操她一顿,握住大鸡巴腰干用力屁股一挺。

“滋!”的一声,大鸡巴插入马太太的小穴三寸多。

“哎呀!”马太太一声大叫,她感觉到一根粗大而又滚烫的肉棒,插操小肥穴里,是又痛又涨,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

“亲弟弟……你的大鸡巴太大了……姐姐的穴小……真痛得受不了啦……”

“亲姐姐!你忍耐一下,我慢慢的插就不会弄痛你了!男人的鸡巴越粗大,你们女人就越痛快嘛!你怎么反而怕呢?”

“亲弟弟!我怎么不知道男人的鸡巴粗大,操得才痛快!可是姐姐除了我丈夫的那条短小的鸡巴外,从来也没有跟别的男人玩过,怎么知道还有像你那么粗大的东西呢?更何况我的穴生得就小,被你这样猛的一下操进去,当然痛地受不了嘛!小宝贝……拜托!你轻轻的插好吗?求求你……小心肝……”

子扬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于心不忍的说道:“亲姐姐,你再忍耐一点,我会轻轻的插,慢慢的抽,不会弄痛你,弟弟会好好疼你,爱你的!”

“嗯!这才是我亲爱的妤弟弟、好丈夫!姐姐……姐姐……现在小穴里面好痒……心肝蜜贝……你慢慢的动吧……哦……”

于是子扬屁股一上一下,慢慢的抽出来,再慢慢插进去。

马太太浑身扭动,肥臀左右摇晃,全身发烧粉脸发烫,小腹发热小穴发胀,淫水潺潺而出。

“亲弟弟……啊……好美……小穴好舒服……你再插深点……姐姐现在……不怎么痛了……反而痒了……由你……插……吧……”

子扬知道她已尝到了甜头了,于是一捣到底,大龟头直顶到花心深处。捣得马太太是龇牙咧嘴,浑身乱扭直打喀嗦,头上直冒冷汗的大叫一声:

“哎唷喂……好狠心的小冤家……还说疼爱我……一下子就忘了……顶的人家的花心都……都快破了……你呀……真……”

子扬微笑一下,也不管她的生死,挺起他那条七寸半长的大鸡巴,是狠抽猛插一顿,“滋!滋!”大鸡巴抽插小穴的淫水声不绝于耳,实在动人心弦。

子扬改用多种的抽插方式,三浅一深、六浅一深、声九浅一深,左插花、右插柳,旋转、研磨,直操得马太太的骚水像自来水一般的流个不停,流得床单上是一大片。

“哎呀!小丈夫……小弟弟……小亲亲……我……我的小穴好舒服……好爽快……好美……你的大龟头……碰得我的……花心……爽快……死了……嗯……喔……”

一股热滚滚的淫液一泄而出,花心紧紧咬住子扬的大龟头,一吸一吮的,美得子扬也浪叫:“亲恬姐……亲妹妹……啊……你的穴心咬吮得我……我的大鸡巴头……好舒服……好过瘾啊……你真是我的亲太太……”

“啊……小宝贝……你的大鸡巴操……操得我……好痛快……痛快……得要飞上天了……快用力……重一点……深一点……操死姐姐吧……”

马太太的淫声浪叫,床声、淫水声及弹簧床被压动的“吱!吱!”声,有如一曲优美动听的交响乐曲,在不停的演奏着。

此时,子扬耳听马太太那扣人心弦的浪叫声,欲火更加亢奋,于是就像一只出闸的猛虎,兽性大发,狂抽猛插,就像个不怕死的战士,不顾生死拼命攻打既定的目标,若攻不下来,死不甘休。

“哎呀……小宝贝……小心肝……我要被你操死了……你真厉害……我的小穴要……要被你操破了……我不行了……我又泄了……”

马太太配合他的猛抽狠干,已达到了高潮,滚热的淫液在猛泄的一刹那,阴户里的子宫口,猛的一阵收缩,紧紧咬住大龟头,两片嫩润的小阴唇及两片胞厚多毛的大阴唇,紧紧包住大鸡巴。

子扬的大龟头一阵酸痒,背脊一阵酸麻,滚热的浓精一射而出,全都射入马太太的子宫深处。

二人浑身一阵颤抖,紧紧的相搂相抱,魂飞魄散,像是云游太空而不知身在何方。一场地动山摇天昏地暗的战争,暂时归于平静了。

在一旁观战的王太太,张着一双水汪汪、火辣辣的大眼睛,粉脸含着满眼饥渴、神淫气荡的从头看到尾,从、开始看到终场,将近半小时,使她看得到而吃不到,全身酸痒难过死了,躺在房间的长沙发上面,一面看他二人做爱,一只手揉着自己肥大的乳房和奶头,一只手揉捏着挑源春洞,来发泄情欲。

※※※※※

休息了好一阵子之后、二人悠悠醒了过来。

王太太走到床边道:“恬妹,恭喜你啦!子扬侍候得你还舒服吗?”

“啊!美玉姐……谢谢你啦……子扬他……”马太太娇羞得难以启齿。

“怎么啦!自己姐妹,还怕羞呀!”王太太逗弄着她。

“人家不来了嘛!美玉姐你是尝过的,还要问我!坏死人……”

“好啊!你这个丫头!过河拆桥!吃饭忘了种田人的,吃饱了喝足就不管姐姐了,还说我坏死了,看我来骚你的痒。”

说罢作势要去骚她的痒。

马太太把头钻进子扬的怀里,口里嚷道:“好姐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嘿!这次饶了你,你们可知道,你们舒服了,可知我都苦死了!”

“子扬,听到没有,美玉姐苦死了,快去安慰安慰她吧!不然美玉姐会饥渴而死的!”

“死丫头!又来取笑美玉姐了!”

“好了!两位姐姐别在闹了,都是我不好!美玉姐,亲妈妈!我来替你顺顺气,保证把你侍候的舒舒服服,如登仙境,好吗?”

“哼!这还差不多,小宝贝!我和你老师谈过了,准备把女儿稼给你,你老师也同意了,反正小蓓(王太太的女儿)你也认识,改天来我家去见见你已多年不见的老师,让他知道你长得这么英俊健壮又有出息,再和小蓓陪养陪养感情,我想小蓓一定会接受你的,等你俩感情成熟就可以论及婚姻了,不知你的意思如何呢?”

“好吧!小蓓也蛮漂亮的,我也是该结婚的年龄了!但是我们……”

王太太知道他想说什么,于是打断他的话题说道:“小心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和我还有恬姐的关系决不能公开的。你若是和小蓓结婚,我就是你的岳母,我们以后来往走动,不会有人来猜疑。照现在这样进出大饭店的房间,万一被熟人看到这麻烦了。有机会时、我和恬姐一同和你欢好,你除了可以得到正式夫妻的性爱外,还可以尝到丈母娘及恬姐偷情的滋味,保证你左右逢源,艳福不浅!说不定我和恬姐再介绍两、三位性饥渴的美太太给你玩玩也说不定呢!”

“好吧!我一切听你安排,我那末来的岳母,现在的师母,快把你那个多毛的肥穴打开,用我的大鸡巴好好的侍候你吧!”

“来!我的好学生、好女婿、好儿子,妈妈早就等急了,快点插进来吧!”

第二回合的生死鏖战又展开了。

※※※※※

不久子扬和小蓓在双方家长的同意下,亲友的祝贺声中,完成结婚大典,双双进入洞房。

子扬为了应付娇妻和丈母娘的需求外,还有恬姐、林美娜、秀娟婆媳,偶而过个三月五月,洪阿姨特地从国外回来,找子扬欢聚半月或一月,再返侨居地。她并非有什么要事回国,而是念念不忘子扬的大阳具给予她难忘的欢娱,而专程的回来,和他叙叙旧情。

而其他的情妇,都是拜倒在他的大鸡巴下,舍不得离开他,没有他还真活不下去,甘心情愿有乖人伦,而和他偷情缠绵。

※※※※※

朋友:你若生有一条粗长硕大的阳具,床功好、耐力强,那你是攻无不克、战不胜无,也能和书中的男主角一样,享尽艳服而不虚此生了。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