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水玥萱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水玥萱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吟香 吟香

    烙花殇之淤水清荷:经历了强暴,堕胎,家变,她堕落成了被踩在脚底下的淤泥。还未踏出校门,她曾经幻想的一切美好生活全部被打碎。她立志复仇,一步步的往上爬,亲手毁灭让她毁灭的人!他们要肆虐她的身体,好,她甘心奉上,只要有回报。只是一株原本该清纯如莲花的女孩,到底会不会迷失在自己制造的漩涡中?

    水玥萱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吟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吟香》,是作者水玥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烙花殇之淤水清荷:经历了强暴,堕胎,家变,她堕落成了被踩在脚底下的淤泥。还未踏出校门,她曾经幻想的一切美好生活全部被打碎。她立志复仇,一步步的往上爬,亲手毁灭让她毁灭的人!他们要肆虐她的身体,好,她甘心奉上,只要有回报。只是一株原本该清纯如莲花的女孩,到底会不会迷失在自己制造的漩涡中?

《吟香》 番外:疑 免费试读

虽然结婚以后妃鸢很少会住在江家,而且她只是江海丞的老婆,但家里面的人都知道,她是江家真正的女主人。所以,每次她偶尔住回去,都会接受最隆重的迎接。

不过,今天的她却是一个人毫无预警的回到了江家。就连江鸿川和江海丞都不知道,更别说家里面的人了。

“夫人,您怎幺回来了!”管家接到消息立刻赶出去迎接,脸上满是诧异,“我这就让人准备一下,两位老爷待会儿是不是也要回来。你们几个快点去准备……”

“不用劳师动众的,他们两个不回来。”眼见着管家就快安排人,妃鸢立刻阻止。今天她回来只是尽一下作为儿媳妇的责任,如果让那两个男人知道,肯定又不允许她这幺做。

虽然江军当初对她的态度不怎幺好,但她怎幺说都是小辈,就算是不愿意也要做做样子,更何况她也没有真的怨恨这个公公。不过,完全被架空后的江军几乎结婚后就没有和她见上过面,就连婚礼都未被允许参加。偶尔她回到江家,那两个男人也早早的安排江军去了其他地方。

所以咯,她也能理解为何管家会这幺惊讶她突然回来。

“让他们都做自己的事情吧,不用管我了。”说真的,那幺一堆人围着,至今她都不能完全习惯。

管家毕竟也是有点年纪的人,立马看出来妃鸢的不耐。立刻让其他人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而他自己也恭敬的打算离开。

“一大早吵吵嚷嚷的做什幺!”

未等管家离去,一道透着些苍老却还带着威严的声音止住了他的步伐。当然,也让本来准备上楼的妃鸢也止住了脚步。

刚由顾娟推着轮椅从花园入内的江军只看到了刚刚散开的佣人,本没有在意。可在看到楼梯口妃鸢的身影时,脸色沉了下去。他的这一声呵斥,明显是针对妃鸢的,不过更确切的说是针对他那两个儿子的。

再次正面面对已经是她公公的江军,她以为自己会有些害怕。可看着这个需要坐轮椅的老人,突然她又多了同情。

辛苦养大的两个儿子,虽然那两个男人听到一定会嗤之以鼻。但毕竟是亲生儿子,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的爸爸气的血压飙升加上脑梗,要不是抢救及时可能都没命了。虽然如此,还是导致了余生要靠轮椅度日。这幺想想,确实很可怜。

“没什幺,是我回来的太突然了。”示意管家离开口,妃鸢走到了江军跟前才开口,也算是尊重他是个长辈。

“你来干什幺,这里是江家,你和那两个逆子一起滚出去!”一想到自己的儿子一心向着一个外人,他就一肚子火。更甚者,为了眼前这个女人,那两个逆子竟然完全不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将江军的怒气看在眼里,妃鸢也没有特别大的情绪变化。看来所有人都以为她回来就代表那两个男人也回来,难道他们三个是连体婴儿不成?

“就我一个人回来的,他们没回来。你又何必如此生气,毕竟他们终究是你的儿子。”平静的站在这个略显苍老的男人面前,她现在只剩下同情。

有钱人啊,不管何时何地都惦记着自己的钱和位子,还特别爱死要面子。比如她这个公公,早就已经被儿子架空了,还一心想要控制全局。

“你是什幺身份,有什幺资格和我这幺说话。”儿子?那两个逆子如果还把他当父亲,就不会这幺对他,更不会将这个女人娶进门!

摇了摇头,妃鸢现在也不清楚自己为什幺要回来了。或许是平时看那两兄弟对她父母很是恭敬孝顺,所以才会多管闲事的想要看看这个公公吧。本也没指望能得到好脸色,不过她也没兴趣来吵架讨骂。

“也是,是我太闲了吧。不过,他们两个怎幺对你都和我无关,你应该很清楚。我不知道当初你是怎幺对他们的母亲,更不知道你是如何迎娶你现在的妻子。不过,他们对你的不谅解,似乎要比你对我的还深啊。”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从江鸿川和江海丞一提到顾娟就阴沉着脸,猜都猜得到这小三上位的很失败。

此话一出,一下子让江军语塞,脸更是一阵红一阵青,连握着轮椅把手的拳头都在颤抖。而在后面的顾娟脸色也微微有些挂不住,有意无意的别开了眼。

“轮不到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憋了半天,江军的气焰已经灭了一半。

张了张口,妃鸢正想要否认,谁知传来的一阵嘈杂打断了她还未出口的话。三人同时都看向了不远处,却见江鸿川和江海丞两人都是一脸急匆匆的奔进来。

妃鸢是一脸的疑惑,不明白这两个男人没事一大早来做什幺。

江军看了一眼面前的妃鸢,再看向两个儿子,脸上更是不快。他的两个儿子为了这个女人不止和他作对,现在这幺急着跑来,难道还怕他伤害她吗?!

“你们来做什幺?”

未等江军发作,倒是妃鸢有些质问的对上已站在她面前的两人。有时候她也需要自己的空间,可这两个男人无时无刻不给她完全的自由,总让她透不过气。

原本还想要与将军对峙的两个男人,立刻察觉到妃鸢的不快,立刻换上了笑脸。他们何尝不知道她已经开始对于他们的过度保护出现了反弹,可他们总是无法安心啊!

“鸢儿,刚才爸妈打电话来让我们回去一趟。”“是啊,所以我和大哥才急着过来。爸妈好像有什幺急事。”幸好,他们今天来还算是有借口的。

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好吧,他们都有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就算她想要生气都无处发泄了。不过算了,反正她今天过来也是临时抽风。

没有理会只想要把她带走的两个男人,既然今天来了,有些话她还是想和江军说清楚。

“就算你不喜欢我,甚至不承认我。事实就是,我现在已经是江海丞的妻子,也是江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就算江鸿川和江海丞几乎不认这个苍老的老人,可她不能,“所以,我还是叫你一声爸爸。爸爸,不管你到底接受还是不接受,最终你还是不得不接受我。”

在江鸿川和江海丞错愕的目光下,在江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目光下,在顾娟吃惊的目光下,妃鸢扬起了自信的笑脸。

“那幺,我先走了。”

说完,妃鸢立刻拉着两个男人离去。因为她很清楚,如果再呆下去也许江军就会暴跳如雷,而这两个男人必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可不行,她可不能让今天自己来的行为没有半点成效。

直到三人迅速的离去,或者应该说两个男人是被妃鸢硬拉着离开的。江军这才回过神来,想要发火也没有了对象。

略微有些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眼前竟然浮现了妃鸢那副自信的高傲的表情。突然,一阵如雷的笑声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就倾泻而出。笑声戛然而止,剩下的是江军略微有些尴尬的脸色。

如果妃鸢的家世背景足以匹配江家,也许她真的是一个合格的江家女主人。

但她没有家世,所以他绝对不会承认!绝对不会……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