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三个火枪手佚名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三个火枪手 三个火枪手

    这三个个黑人留学生都很健壮高大。估摸着都在一米八以上,熊腰虎背的,加上一身纯黑的皮肤,给人一种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有一种非洲草原上的雄狮的霸气。本来就矮小的爸爸站在他们中间就更加渺小了。但这几个黑人对爸爸倒是很尊敬。  第一次当面三个纯种黑人,新奇是我最大的感受,好奇心让我不时向三个黑人研究生问一些在他们看来很好笑的问题,但他们毕竟都还是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童心未泯也很乐意回答我的问题,还和我开开玩笑,我们渐渐熟悉起来。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三个火枪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三个火枪手》,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三个个黑人留学生都很健壮高大。估摸着都在一米八以上,熊腰虎背的,加上一身纯黑的皮肤,给人一种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有一种非洲草原上的雄狮的霸气。本来就矮小的爸爸站在他们中间就更加渺小了。但这几个黑人对爸爸倒是很尊敬。  第一次当面三个纯种黑人,新奇是我最大的感受,好奇心让我不时向三个黑人研究生问一些在他们看来很好笑的问题,但他们毕竟都还是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童心未泯也很乐意回答我的问题,还和我开开玩笑,我们渐渐熟悉起来。

《三个火枪手》 (十) 免费试读

满脸都是Lucas黏稠而滚烫的精液,眼睛都睁不开,刺鼻的精臭味让呼吸也显得很困难。妈妈何尝经历过如此场面,不知所措地仰着脸,大口地喘息着。

Lucas又将射完精的大鸡巴塞进了妈妈的小嘴里,让妈妈舔食龟头上残余的精液,口中发出舒服的‘嘶嘶’声,更可恶的是,Lucas还用手指将妈妈脸上的精液一点一点划下来,喂到妈妈的小嘴里。

而妈妈则像一个婴儿一般顺从地吞下Lucas喂的精液,非但没有丝毫的厌恶,反而像在品尝美味一样,吃得津津有味。

「真是头淫贱的母狗,你看你吃的多香,哈哈……」Lucas用大鸡巴在妈妈的脸上拍打着,一脸得意。

妈妈满脸通红,羞道「不许嘲笑人家啦,人家还不都为了让你舒服。」

「我心爱的小母狗,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嘲笑你呢!哈哈……」

「哼!不理你了,脏死了,我去洗一下。」妈妈推开Lucas搭在自己脸上的大鸡巴,起身理了理凌乱的衣物,扭着被Lucas干得愈加肥硕的大屁股向卫生间走去。

看着一身香汗,头发蓬乱,大腿和脸上还残留着精液的妈妈,我的内心不由自主地升起一阵阵凄凉,这就是平日里端庄贤惠的妈妈吗?

一会儿Lucas也跟进了卫生间,门一关里面又传出嬉笑打闹的声音,很快淫靡的呻吟声就响了起来,我知道Lucas这头来自非洲的雄狮又在操妈妈了。

强壮而精力旺盛的黑人遇上欲求不满的熟女,除了最原始的交配又还能做什么呢!我心灰意冷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脑海里始终浮现着刚才一幕幕**的交欢场面。

第二天醒来时,爸爸和Lucas都已经回研究所了。只有妈妈在客厅里用吸尘器吸地。仔细看,沙发上还有一些水迹,不用想都知道那是妈妈的淫水和Lucas的精液留下来的痕迹。

妈妈今天的气色很不错,脸色红润,精神焕发。Lucas昨晚一定干的很卖力。

「妈妈今天气色不错啊!」我故意说道,心中充满了鄙视。

「是吗!呵呵……妈妈是不是老了啊……」妈妈摸着自己的俏脸问道。

「老!?妈妈怎么会老呢,妈妈年轻美貌的很啊……」我肚里有气。

「是嘛!呵呵……」妈妈心里有事听不出我话里有话,一脸的喜色。仿佛一个新婚燕尔的娇妻。

过了几日,爸爸下班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正方形的礼盒,递给妈妈说「这是David他们仨送你的礼物,说是感谢你的款待,呵呵。」

听道是三个黑人送的礼物,妈妈也是一脸兴奋,接过礼物直接回了卧室。

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还要躲到卧室里拆。怀着好奇我悄悄地跟了上去。

但妈妈进了卧室就把门关了,我什么也没看到。

过了很久妈妈才从卧室出来,脸色红润。这神秘的纸盒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呢?

吃饭的时候爸爸也问妈妈David他们送的是什么。

「就是几本书而已,没什么。不过也难得他们有这份心了。」妈妈回答道。

老实的爸爸不疑有他。「我们研究所又攻克了一个世界难题,为了表示庆祝要举行一个小型的自助晚宴,所有的家属也受到了邀请。」说到研究所爸爸总是一脸的自豪。

「我和小帆也要去吗?」

「当然了,我可是这项课题的主要负责人啊!你们都要去。」

很快周末到了,再过几个小时就是爸爸研究所的庆祝晚宴。妈妈很早就开始准备了。先是去美发店做了个漂亮时髦的发型,回来后又在梳妆台前仔细地画起妆来:

飘逸的刘海下是精心修剪过的柳叶眉,玫瑰色的眼影散发出迷幻的关泽,长而浓密的睫毛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性感而迷人,粉红色的水晶唇膏将将妈妈诱人的香唇包裹得娇艳欲滴,让人不禁有吸吮的冲动。雪白光滑的皮肤打上一点淡雅的胭脂,高贵中带出些许娇羞……

就连木讷的爸爸都对妈妈的美丽赞不绝口。

「我总不能给我们的杨大科学家丢脸吧!」妈妈一边带水晶耳坠一边开玩笑道。

「哼!说的好听,打扮的这么漂亮还不是为了勾引Lucas他们。」我生气的在心里嘀咕着。

晚宴的时间快到了,妈妈久久还不从卧室出来。我从卧室的门缝里往里望去,床上正放着三个黑人送的纸盒,纸盒是空的,里面的东西已被取出。

怀着好奇,我悄悄地将门缝推大一点,伸长了脖子。天哪!我看到妈妈正穿着一件粉色皮质的露乳装在镜子前搔首弄姿,下体也仅仅穿了一件网状的开裆丝袜。

原来Lucas他们送的礼物就是这一身淫荡的情趣内衣,就是为今天的晚宴准备的,看来今晚妈妈和三个黑人必将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了。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

镜子前,妈妈丰满的乳房从露乳装胸前的两个大洞中挤出来,硕大的乳头,粉色的乳晕一览无遗。露乳装的胸前还有三分之一个罩杯,裸露的乳房被高高托起,妈妈本来就高耸的胸部显得更加翘挺了。

底下肥熟的大屁股将网状开裆丝袜撑的紧紧的,丰满的阴部和迷人的肛门不知羞耻的裸露在空气中,修长的美腿在网袜的包裹下更加性感。

妈妈在镜子前面不断地变换着姿势,时而用双手将大奶子高高地托起,时而梳理下体浓密的阴毛将私处微微抬起,时而又背过身去翘起屁股用手将湿润的肛门扒开一窥芳泽……看得人热血沸腾。

最后妈妈穿上了一件海蓝色的露肩小礼服,还好礼服的前面有些花边褶皱,才没有露出乳头的痕迹。但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平坦的小腹下有一团黑色的影子,毫无疑问那是妈妈浓密的阴毛。

一家三口准时来到研究所,自助宴会设在二楼的宴会厅,豪华的宴会厅里人头攒动,主要以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为主,当中不乏像爸爸这样的学界精英,到场的还有市里的高层领导。而宴会厅的四周墙边摆放着丰盛可口的美食,手持托盘的侍者穿梭其间。很明显晚宴的档次不低。

当身着海蓝色礼服,脚穿银色水晶高跟鞋的妈妈入场时引来无数艳慕的眼光,大家被妈妈迷人的外表和高贵的气质所征服,众人的目光让妈妈有些不适应,俏脸微红。

不少西装革履的男士都上前来和爸爸打招呼,也借机一睹妈妈娇美的芳容,握一握妈妈细嫩的小手,这些男人当中自然少不了Lucas三个纯种的非洲黑人。

在某位领导的讲话过后,晚宴正式开始,大家边吃边聊,气氛随意而融洽。

爸爸和一群学界友人聊得起劲。妈妈则被三个黑人包围着,端着餐盘一边选取食物一边和三个黑人攀谈,一脸的妩媚。

看着妈妈和三个黑人亲密的样子,我心里不是滋味。也没有多少食欲,随便取了点食物放在餐盘上,站在不远处慢慢地吃着,我站的位置可以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

「Lucas,那天我和Sun在实验室里累死累活,你倒好一个人住在颖姐家里,连声招呼也不打。」David吃着沙拉。

「你们在实验室里做课题累,我在颖姐家里也没闲着啊~」Lucas一脸暧昧的看着妈妈说道。

「嘿嘿!你没闲着,都干了些什么啊?」一旁的Sun话里有话。

「这你就得问颖姐了,嘻嘻。」Lucas故意不说。

「哪……有……干……什么啊。就吃饭聊天而已。」妈妈有些不好意思。

「我才不信呢!颖姐一定给了Lucas什么好处,你看那小子一脸得意的样子。」David不依不饶地说。

「好处!?什么好处,我也要。颖姐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哈哈」Sun赶紧接嘴道。

「乱说,哪有……什么……好处啊!」想起那晚和Lucas的鱼水之欢妈妈的脸更红了。

「都别挣了,颖姐给了我什么好处,叫她也给点你们就是了。嘿嘿……」Lucas一脸坏笑。

「那可太好了,颖姐的好处,我都等不及了。呵呵……来,颖姐吃根香肠吧!」

David笑嘻嘻的夹起一根粗大的法国烤肠放到妈妈的餐盘上。

「颖姐也来吃吃我的这根吧!」Sun也夹了一根烤肠放到妈妈的餐盘上。

「还有我的呢!呵呵」Lucas也跟着学样。

被三个强壮的黑人围在中间,看着餐盘上三根粗大的烤肠,妈妈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羞涩中有兴奋,迷茫中又有期待。

「这么……多,我……吃不掉的。」妈妈娇滴滴地说道。

「对了,颖姐我们送你的礼物受到了吗?」

「啊……受到了」提到那一身情趣内衣,妈妈的脸又红了起来。

「喜欢吗?嘻嘻」Lucas问。

「这……,你们好坏啊,送人家这么羞人的东西。」妈妈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这有什么害羞的啊!只有像颖姐这么美丽的女人才配穿那样的衣服。」

「对啊,那身衣服就是为颖姐量身打造的,再合适不过了。呵呵」

「你们把人家想成什么样子的女人啦……讨厌,不理你们了。」妈妈故意撒娇。

「颖姐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美丽的女神,那身衣服是我们送给女神的礼物。」

Sun花言巧语的本事一点也不比Lucas差。

「颖姐今天有没有穿上我们送你的礼物啊?」David的一脸期待地问道。

「穿……了」妈妈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

听了妈妈的回答,三个黑人相视一笑,似乎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不久晚餐结束,一个小型的舞会就要开始了,音乐响起来,撤走食物,宴会厅很快变成了一个临时的舞池。

悠扬的舞曲,五彩的灯光,宴会厅的中心变成了一个临时的舞池。人们伴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

Lucas很绅士地向妈妈伸出左手「高贵的女士,我能有幸请您跳一只舞吗?」

妈妈当然不会拒绝Lucas的邀请,雪白的玉手搭在Lucas有力的臂弯上,面带娇羞,扭着肥熟的屁股,跟着Lucas步入舞池。

Lucas搂着妈妈纤细的腰肢,妈妈则将玉手搭在Lucas厚实的肩膀上。娇小的妈妈穿着高跟鞋也没有Lucas的下巴高,和Lucas黑人所特有的高大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强一弱,一猛一娇,一黑一白,妈妈和Lucas成了舞池里最显目的一对舞者。

妈妈和Lucas的舞技都很出色,再加之Lucas的阳刚之气和妈妈美艳的外表,很快吸引来许多双赞赏羡慕的眼光。

「老杨,那个和Lucas跳舞的美女就是你太太吧。」一位正在和爸爸聊天的同事忽然问道。

「是的。」爸爸看了一眼相拥而舞的妈妈和Lucas谈谈地说道,显然他对跳舞这事没什么兴趣。

「哈哈!真想不到老杨你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竟然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啊!好有服气啊!」一旁的同事玩笑道。

「呵呵。」爸爸谈谈一笑。继续和同事谈论一些学术界的趣闻轶事。

舞池里妈妈和Lucas越搂越紧,动作亲昵。两人四目相望,秋波荡漾,妈妈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痴情,仿佛一位热恋中的少女。Lucas还不时地将嘴贴在妈妈的耳边,窃窃私语。听得妈妈时而咯咯娇笑,时而又面露羞色。

Lucas原本搭在腰间的大手早已偷偷摸向了妈妈丰满翘挺的臀部。宽大的手掌在肥熟的屁股上肆意抚摸揉捏。单薄的连衣裙根本包不住妈妈的大屁股,丝质的面料熨帖地裹着妈妈丰满的下体。柔美的曲线,幽深的股沟让Lucas宽大的手掌忙得不亦乐乎。

伴随着舞步,Lucas还不停地用结实的胸肌磨蹭着妈妈没带胸罩的丰满的乳房。妈妈敏感的乳头早已禁不住刺激从衣服里凸显出来。每当迈出一个大步时,可恶的Lucas还有意地用自己有力的裆部去顶妈妈平坦的小腹,每顶一下,妈妈的大屁股都要情不自禁地一翘。只穿着开档裤袜的下体受着Lucas的前后夹击。

Lucas和妈妈暧昧的举动没有逃脱我的眼睛,同样也引起了几个眼尖的女职员的注意。

「小佳,你看那个和Lucas跳舞的女的就是杨教授的老婆吧。」休息区里,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妇模样的女人对一旁的女伴说道。

「应该是吧,去年的新年酒会我见过她。真想不到杨教授这样内向古板的人,能讨到这么漂亮的老婆。」

「他老婆和Lucas好像很熟的样子。」

「何止很熟啊,你看搂得多紧啊。我看这里面有戏,咯咯……」

「你可别乱说哦,小心叫杨教授听到,你的那份报告还得他签字同意呢!」

「我哪里乱说啊!你自己看,Lucas的大手一个劲地在杨教授的老婆的大屁股上摸。」

「啊!这两人真大胆,也不怕被人看到,嘿嘿。不过杨教授那双高度近视的眼睛一定看不到。他除了研究,别的什么事都不关心。」

「再怎么不关心,自己老婆红杏出墙也不关心嘛!你看那两人的亲热劲……」

「呵呵,杨教授的老婆还真是个大美女啊,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你看那屁股又翘又大,羡慕死人啰,哈哈.。」

「便宜了那黑鬼啊!哈哈」

……

两个女人谈话让我心如刀割,自己的妈妈……哎

舞曲的节奏渐渐放慢,妈妈和Lucas的舞步也跟着放缓了许多。妈妈在Lucas大的手的抚摸和强壮的身体的摩擦下渐渐动了情,俏脸贴在Lucas结识的胸肌上,雪白的肌肤和Lucas从领口露出来的乌黑茂密的胸毛磨蹭着。大屁股一翘一翘地迎合着Lucas大手的抚摸。胸前一对饱满的奶子也主动挤压着Lucas的身体。

如此的肌肤之亲自然让Lucas兴奋不已,下体渐渐有了反映,雄伟的阳具在裤子里慢慢勃起。硕大的龟头隔着裤子顶在妈妈的小腹和两腿之间。

妈妈当然知道顶在自己真空的下体的是什么东西,雪白的俏脸渐渐变红,眼睛里露出娇羞之色。大屁股不自然地扭动着。

Lucas的阳具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渐渐不满于足表面的磨蹭。Lucas用手微微将妈妈的大屁股一提,一送跨竟将粗大的阳具隔着裤子插进了妈妈的两腿间。

妈妈猛得一阵颤栗,黑人巨大的阳具了被自己的双腿夹在裆部,虽然没有插进阴道而且还是隔着裤子,但火热的阳具还是让没穿内裤的下体一阵荡漾。

虽然那天晚上Lucas的大鸡吧早就将妈妈操得高潮迭起,但大庭广众之下,阴户紧贴着雄性的阳物,还是让妈妈心跳加速。

因为两腿夹着黑人的大鸡吧,妈妈的步子不能迈得太大,看上去有些不自然。而且妈妈今天下身穿的是一条开档裤袜,每迈一步,硕大的龟头就会摩擦妈妈敏感而肥厚的阴唇。阵阵快感顺着阴道一直传到子宫。让妈妈不禁回忆起和Lucas翻云覆雨的那一晚。大量的淫水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湿了Lucas包裹着大鸡吧的裤子。

Lucas的鸡巴借着舞步,在妈妈的两腿间摩擦着,快感也让Lucas的胆子越来越大。原本抚摸妈妈大屁股的手更加肆无忌惮。竟用粗大的中指沿着妈妈幽深的股沟扣弄起妈妈娇嫩的菊花来。还好舞池里的人很多,不仔细看不大容易发现。

阴户被黑人的大鸡吧不断摩擦着,而未经人事的后庭也遭到了侵犯,妈妈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操!真恨不得冲上去把那骚货按在地上一顿猛干,看那骚样。妈的Lucas就知道独爽。他不够意思了!」一直看着Lucas和妈妈跳舞的Sun抱怨道。

「别急嘛!慢慢来才好玩,那骚货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嘿嘿。」一旁的David的安慰道。

偷听着Sun和David的对话,我的心头升起一阵恐惧,真替妈妈担心。但转念有觉得好笑,妈妈需要我担心吗?现在已经恨明白了,我的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荡妇,一个披着高贵外衣的荡妇,她要的就是这个。

一曲舞毕,妈妈满脸潮红,香汗淋漓。而Lucas也是面红耳赤。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休息区,妈妈故意用身体挡住Lucas依旧勃起的阳物,以防被别人看到而出糗,好像一位体贴的妻子。Lucas的大鸡吧顶着妈妈的翘臀,一脸的得意和淫荡。

「颖姐的舞跳得可真好啊!」一旁看的眼红的Sun迎了上去。

「哪里,很多年没跳了,咯咯!」妈妈心情大好。

「颖姐啊!你对Lucas可真好啊!都羡慕死我们了。」David的话里有话。

「啊?!哪里有啊……」妈妈满脸羞红,暧昧的看了一眼Lucas,而一旁的Lucas则是一脸的得意。

妈妈被三个黑人围绕着,开心的聊着天,根本不管我在哪里。

休息片刻,宴会厅里又响起了音乐,是一曲动感十足的迪斯科舞曲。

「这音乐好棒!颖姐来,也和我们跳一支吧!」Sun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身体,拉着妈妈往舞池里走。

妈妈来者不拒,欣然应邀,也扭动着性感的大屁股,晃动着丰满的乳房步入舞池,David也一脸淫笑的跟了过去。

由于是通俗的迪斯科,在场的又以年轻人为主,舞池里的人一下子多了许多,变得拥挤起来。我怀着一中说不清的心情也挤进了舞动的人群,心不在焉地扭动着身体,环顾四周,找寻妈妈和两个黑人的身影。

很快我就发现了妈妈、Sun和David。借着人群的掩护我小心的向他们靠近,但又不至于让他们发现。

一身性感连衣裙的妈妈正被Sun和David夹在当中,伴着动感的节奏,扭动着近乎完美的身形。

妈妈将修长的玉臂举过头顶,疯狂地扭动着身体,丰满的大奶子在胸前剧烈的甩动着,仿佛要挣脱连衣裙那点单薄的布料,奔涌而出。幽深的乳沟,敏感的乳头在胸前时隐时现。

妈妈两腿分开,纤细的腰肢带动着下面的大屁股风骚地摆动,猛烈的运动让本来就很短的连衣裙下摆更加包裹不住妈妈肥熟的大屁股,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从裙摆里露了出来,一直露到大腿根部,再往上就是妈妈裸露的私处了。

两个高大威猛的黑人也扭动着身体,将妈妈紧紧地夹在当中,用身体摩擦着妈妈的娇躯,三人越贴越紧,几乎黏在一起。两黑一白,妈妈仿佛夹心饼干里的馅料。但妈妈似乎很喜欢被强壮的黑人包围着,搔首弄姿,主动用身体挑逗着两头来自非洲的雄狮。

「颖姐的身材真是一级棒啊!前凸后翘,标准的S型。」紧贴着妈妈的David的用语言挑逗着跳的正high的妈妈。

「是啊!颖姐的屁股好性感啊,又大又翘。」贴着妈妈后背的Sun边说边用自己的裆部摩擦妈妈扭动的臀部,有意将妈妈的裙子撩得更高。

「颖姐的胸部也是丰满翘挺,看得人垂涎欲滴呢!」David说着蹩脚的成语,用结识的胸肌挤压妈妈肥硕的大奶子。

「你们好坏啊!跳舞就跳舞,还老占人家便宜……」妈妈撒娇似的说道,身体继续疯狂地扭动着。

趁着舞池里昏暗的光线,David用满是绒毛的手背磨蹭妈妈的大奶子,而身后的Sun也不甘示弱地用手抚摸妈妈性感的翘臀,对此妈妈没有一点拒意,身体反而扭动得更加卖力,仿佛是在迎合两个好色的黑人的抚摸和侵犯。

妈妈的纵容让两头来自非洲的雄狮更加大胆放肆,David竟用整只大手去揉捏妈妈巨大的奶子,用指缝夹妈妈凸起的乳头,妈妈胸前的布料渐渐被往下拉,几乎能看到妈妈粉红色的乳晕。

「David你……你……要被人看到的……」妈妈试图用手去阻止David揉捏自己的大奶子的手,但乳尖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妈妈的手显得很无力,这种象征性的拒绝显然是徒劳的。

「颖姐别怕啊!这里人这么挤,光线又暗,没人会看到的。嘿嘿。好东西为什么老要包着呢,要把它展示出来,让大家来欣赏才对啊。」身后的Sun一脸坏笑。

Sun一边说,一边竟大胆将妈妈的裙子一下子撩到腰间,妈妈穿着开裆裤袜的下体彻底裸露在空气中,浑圆肥硕的大屁股赤裸裸地在黑人的眼前扭动着。私处浓密的阴毛,肥大鲜红的阴唇也从丝袜的开档处露了出来。

暴露的快感和刺激让妈妈浑身颤抖,不知所措。好在Sun和David的身材高大,把妈妈紧紧包围身体当中,才不至于让周围跳舞的人群发现。

「颖姐的屁股太迷人了,来大屁股扭起来,对,摇摆起来,啊!太性感了。」Sun双手抱住妈妈的大屁股借着舞动,将自己的大鸡吧在妈妈翘臀上不断摩擦顶弄。

David更是色胆包天,抚摸妈妈乳房的同时还用另一直手伸进妈妈的两腿之间去侵犯妈妈暴露的私处,粗大的手掌划过妈妈茂密的阴毛,抚弄起妈妈敏感的阴蒂和柔嫩的阴唇。下流的中指还拨开阴唇向妈妈的阴道里探寻。

「啊……啊……你们别这样……」妈妈牙关紧咬,强忍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私处早已淫水横流,粘稠的汁液顺着David的手臂滴了下来。大腿内侧的黑色丝袜满是淫水,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玩弄了一会妈妈的私处,可恶的David取出沾满妈妈淫水的大手,举到妈妈的眼前「啊!好多水哦!颖姐真是个大骚货,哈哈!」

「啊……」妈妈看着Lucas沾满自己淫水的大手满脸通红,羞愧难当,但下体却传来撩人的空虚,让妈妈不知如何是好。

有点神志不清的妈妈在人群的拥挤下突然脚底一软,穿着高跟鞋的玉足扭了一下。「啊……」一阵疼痛让妈妈不禁低声叫到。

「颖姐,怎么了?」一直在玩弄妈妈大屁股的Sun问到。

「刚才脚扭了一下,有点疼。」妈妈脸带难色。

「那去休息一下吧。」David虽然很是意犹未尽,但也只好作罢。两个黑人帮妈妈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搀扶着妈妈走出舞池。

这是正在聊天的Lucas和爸爸急忙迎了上来,「怎么了?颖颖,扭到脚了吗?要送你去医院吗?」爸爸关心的问道。

看到爸爸,妈妈的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但很快恢复了正常「刚跳舞的时候不小心扭了一下,不过不严重,一点点疼而已,不用去医院。」

「哦。」见妈妈没什么大碍,爸爸舒了一口气。

「杨老师,让颖姐去我的宿舍休息一下吧,我那里正好有瓶红花油给颖姐擦擦会好些的。」正扶着妈妈的Sun说道。

「哦,那就麻烦你们了,谢谢啊!」爸爸说道。

于是三个黑人搀扶着有妈妈一起走出了宴会厅,四人神色暧昧,向Sun的宿舍走去。而神经大条的爸爸没有察觉出一点异样,继续和别的同事聊天。

我赶紧跟了出去,悄悄尾随其后。

「颖姐,你脚上有伤,我来抱你走把。」来到无人的走廊,原本搀扶着妈妈的Sun一把将妈妈抱了起来。

「啊……还不你们给害的啊,你们……人家被你们欺负死了.」被强壮的黑人抱在怀里的妈妈撒骄道。肥大的屁股扭动着坐在Sun有力的臂膀上,主动用手钩住Sun的脖子。

「是我们不好,到Sun的房间,我们一定加倍补偿你就是了,哈哈……」Lucas话里有话,一脸坏笑。一旁的David的眼里也满是兴奋和淫欲的神情。

啊!三头非洲雄狮带着他们捕获的猎物,回到巢穴要好好享用了。我的妈妈就是他们的猎物,一头发情的母羊,不!是一头发情的母狗,贱母狗!

真不知道,雄狮将会怎样对待他们的猎物。我紧紧跟着他们向Sun的宿舍走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