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契约法师》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契约法师》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契约法师 契约法师

    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前,创世母神在这里存在了亿万年。她在这期间想了很多的问题,在哲人看来是深奥的哲学,而一般人却当那是无稽之谈,创世母神就这么呆呆地傻傻地存在着。  在创世母神明白了那些深奥的问题,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知道了自己该干什么的时候,她开始建造这个世界。  首先诞生的是一个多次元纷繁复杂的世界出现了。创世母神让她的儿女们来掌管世界上不同的力量,在她进入沉睡之后由他们来建造和管理世界。

    梦想肥龙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契约法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契约法师》,是作者梦想肥龙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前,创世母神在这里存在了亿万年。她在这期间想了很多的问题,在哲人看来是深奥的哲学,而一般人却当那是无稽之谈,创世母神就这么呆呆地傻傻地存在着。  在创世母神明白了那些深奥的问题,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知道了自己该干什么的时候,她开始建造这个世界。  首先诞生的是一个多次元纷繁复杂的世界出现了。创世母神让她的儿女们来掌管世界上不同的力量,在她进入沉睡之后由他们来建造和管理世界。

《契约法师》 第二十五章 免费试读

恨!人类心中仅次于爱的情感。

它,可以是奋进的源泉,也可能是罪恶的源头。

天赐等人进入这座‘大平山’下的‘无名洞’已有半日,进来之前看那山体不是很宽厚,可进来之后就好像是来到另一个空间一样。洞内阴森恐怖,而且狭窄深长,各种怪石嶙峋,浓重的暗元素旋风犹为猛烈,带着幽幽的怨恨和邪恶扑面而来。如果不是天赐有‘光明女神之泪’的守护,众人早就和先前进来的人一样,变成一堆白骨。

天赐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异常的表情,他生活的世界中从来都是充满了光明,众多的美好从小就伴随着他,无时无刻的滋润着他——光明的宠儿“天之子”。

就算是在离家求学的一年多时间里,亲眼见过了不少的不公和丑陋,但在这个弱肉强吃的世界中,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

但,光明的普照下,必然有影子出现。

他的心中存在着一道恨,一道生死必报的仇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管,他多么的想尽快为父报仇,将这他不熟悉的情感从心中抹去,尽管有‘女神之泪’的光明之力不断浸淫着他的心,但恨就是恨,在还没有报仇了恨之前,它永远都是他心中的暗。

然而,这只是人心中被动的恨意,一种别人强加给天赐的恨!但,这里不同。

这洞中存在的恨是滔天大恨,是天地间生而就有的,是黑暗对光明的憎恨,是邪恶对正义的仇恨,是丑陋对美丽的嫉恨。

千般种种,皆由心生。

自从进来之后,天赐等人脸上就时不时的出现或怒、或恨、或邪的表情。在这纯粹的黑暗世界中,被其仇视怒恨的弱小的‘光之结界’是无法阻挡外界对天赐他们的影响的。疯狂的暗元素凝结成的触角,无声无息的侵入了结界中,不着痕迹的点点鞭打着众人,不断激发着他们心中深处的黑暗,诱导着他们走向深渊的方向。

兰尼尔和莎露娜自从进洞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天赐的身边,女孩天生对黑暗的惧怕使她们紧紧的搂抱着身边男人的虎腰,只有环抱着她们的强壮的手臂,才能让她们感觉到安全。

就连梅呤雪也是紧紧的贴在天赐的身边,甚至还忍不住伸手抓住他的衣服,期望能牢牢的抓住这个高大的支柱,来支撑那即将被心底深处的憎恨撕碎的心灵。

这时,她已经不在意这样是不是和这个‘臭男人’过于亲密了。被亲人背叛后,又被这人抢去了决定她终身的玉牌,起初这真象是在她愤怒无比的心中,狠狠的加了一把旺火。

可是,这一年来的相处,她心中的怨恨和怒火已经被天赐挑逗,发泄的干干净净。不管她怎么攻击、偷袭、讽刺和敌视,天赐总能在第二天想出新的法子来气她、逗她。在这精心的不经意之间,梅呤雪渐渐的放下了心中怨恨,怒火也不断的平息,变成了她冰晶的躯体内温暖的火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竟开始期待着天赐的花招,期待着他带来的‘恨的牙根痒痒’的快乐。

在这个她曾经惧怕的黑色的世界中,只有紧紧的抓住天赐,她才能避免再一次掉进那无底的深渊中。她,真的害怕!

与众人表情不同的,反而是平时胆小的安吉拉。波曼。在这暗的世界中,她显得兴奋异常,这里就像是她一年前心灵的写照。那双平时羞涩的眼睛,现在却灵动非凡,而且还洋溢着欣喜。虽然在这里她很兴奋和好奇,但她还是乖乖的没有离开天赐半步,也和梅呤雪一样紧抓着天赐的衣襟。

阴暗的充满了厌恶、憎恨和仇视的世界她并不陌生,因为那就是她一年前所生活的世界。

亲生兄长那邪恶而虚幻的思想,不择手段的想将一切都当成实现其欲望和野心的工具的性格,波曼极度的厌恶。如果不是她自我保护的好,可能她已经成了一具生硬的工具。还有那些围绕在她身边的,对她只有禽兽般淫欲的男人,憎恨是她对那些人唯一的感觉。还有她那‘性感女神’般的身材为她引来无穷麻烦,那些无聊的、只知道攀比庸华的所谓的‘上流’的贵妇小姐们对她的敌视。

从小就陪伴着她的这些外界负面的影响,无不滋养着她体内另一半‘魔女’的血统,所以她从小就很不爱说话,一切都隐藏在心底。如果不是还有位对她关怀备至的嫂子,也许她已经成为了罪恶的深渊中那毁灭一切的邪恶的魔怪。

然而,自从她来到‘圣龙学院’之后的一年里,是她迄今为止最快乐的一年。

亲密无间的姐妹,友爱善良的同学,如大姐般的老师,还有那个刚认识就霸道的夺走她的初吻的‘无耻’的男孩。不管是谁,她在这些人的身上体会到的猜疑,不是背叛、不是欲望,而是喜爱,一种她只能从嫂子身上体会到的真爱。

那个霸道的男孩时常对她的挑逗中,充满了对她的喜欢;姐妹为了维护她对那个男孩‘不屈’的抗争中,充满了对她的宠爱;还有同学们对她糗困时善意的嘻笑中,充满了对她的友爱。这都是在那个黑暗的世界中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受,一种烘烤心灵的温热,一种洗刷心灵的暖意,一种——家的温暖。

如果她亲爱的嫂子也能加入进来,那将是多么的完美;如果,那个男孩能再多注意她一点,再多爱她一点……遗憾的是他身边总是有那么多美女环绕,不过也没有办法,因为他的确太完美了!

如今,来到这个她无比熟悉的,仿佛就是她心灵深处那黑暗的地方,令她反尔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因为她从来就不害怕黑暗,以前的岁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而现在,她的心已经被诸多的快乐和美好包裹,她不再是孤独一人,她的心中亮起了她那期待以久的光亮。如果说来这里之前她不懂得要怎么回应大家对她的喜爱,来到这里后对比往昔的灰暗,她终于明白了快乐的感觉,她终于知道了怎么回报喜欢她的人,她不再用羞笑和腼腆面对他人。

她好想大叫,好想喊出她心中的快乐,就象对亲密的‘家人’大声的说——

喜欢。

雀跃不已的波曼一下子蹦到了天赐的面前,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我喜欢!”

众人原先寂静的前进气氛完全被她这句无头无尾的突然发言给打破了。

从一开始就承受着所有暗元素对光明仇恨的天赐,脸上时常挂着的微笑不见了,换上了他送来没有受过的冰冷。他心中被光明挤压成一丝黑线的仇恨,随着他不断的深入洞穴而膨胀和脉动着。就在‘恨’的波动将要与他矫健的心脏的跳动一致时,欢喜的波曼打断了这即将同步的跳动。

“什么?”

天赐的声音不再是平时温温柔柔的,而是有点冷冷的,更多的是无尽的迷茫。

“我喜欢!”波曼靠近天赐,大声的重复了一边。

天赐被她的声音唤回了心神,不过还是很呆呆的问道:“你喜欢?喜欢什么?”

波曼双手抓住天赐的衣服向他逼近,脸上红红的说道:“喜欢你!”

天赐脸上还是一片茫然,但波曼已经等不及他的回道,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与他的眼睛平时,坚定而兴奋的道:“波曼,喜欢,天赐……”

说完,就将粉嫩红润的香唇贴上了天赐微张的大嘴,深深的一吻!

天赐含住波曼那湿润、柔嫩、温软的双唇,就像是沙漠中独行的旅人扑进那希望的绿洲,那腻滑、香甜的津液如甘露般滋润着他的身心,心中燃起的希望冲淡了他的迷茫,赶跑了邪恶的躁动。松开环抱兰尼尔的手臂,将波曼娇小的身躯抱起,天赐激烈的拥吻着她,直到波曼不断的扭动身体躲避才放开她的珠唇。

“讨,讨厌鬼!你,你想憋死我是不是?”娇羞的波曼嗔怒的对天赐怪道。

意犹未尽的天赐舔了舔波曼留在他嘴上的香津,道:“我还要……!”

“啊……不要,我不给,放开我!唔嗯……!”

刚刚那赤裸的表白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当着众人,天赐又要强吻,她哪里还肯。但是她那有限的躲闪哪里避得开天赐的大嘴,结果又被天赐吻住了双唇,在她口中贪婪的吸食着。波曼全身发软,跌进天赐浓浓的情欲中……

“噗……咳咳!痛痛痛痛……”

就在天赐渐进佳境时,从他的右侧软肋处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痛楚,痛得他将积攒的气息猛的迸发出来,弄的波曼也是一阵气喘。不用问,肯定是有人吃醋了。

哈哈!

莎露娜与兰尼尔一起来‘圣龙学院’不是向她们说的,是为了逃避家里给她们定下的婚约,而是为了躲避一场本应属于她的爱情。一个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男孩,又和她家门当户对,而且人品也很不错。两家的家长也都很乐意她们能终成眷侣,可惜的是她还有一个娇生惯养的妹妹,平时她什么事都让着她,现在甚至就连那个男孩也让给了妹妹。

莎露娜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辜负了那个男孩,也不知道这样做自己是不是会后悔一生。她刻意的不想这些,只想着这样她的妹妹会很开心,她会过的很幸福。她不嫉妒妹妹,真的!她从来都没有嫉妒过妹妹!真的,从来就没有嫉妒过她!

与兰尼尔结伴来到圣龙后,她想是的好好的学习、努力修炼,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实力,希望能自己一个人过这一生。不知道是命中注定还是怎么的,她又遇到了天赐,这个打动了她心湖的‘罪魁祸首’,她不禁期望能和他相爱一生!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好姐妹再次夺走她的希望,她的喜爱?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就在兰尼尔一夜未归的那晚,莎露娜哭了,她默默的哭了!为什么?为什么世界这么的不公!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份独属于她的爱情!然而,莎露娜是个温柔的姑娘,她刚强的温柔将嫉妒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从来没有显露出来过。可是,今天,在这洞中,再刚强、坚韧的温柔也无法掩盖那份狠狠的嫉妒。只不过,会有时控制不住的给天赐捣捣乱。

兰尼尔对天赐有多亲密,她就也和天赐多亲热;兰尼尔抱着天赐多紧,她就抱的更紧。波曼赤裸的表白无疑是在她无边的嫉妒上,狠狠的加了一把心火,天赐的坦然接受和随后‘恬不知耻’的强蛮,刺激到莎露娜不得不使出惩戒的小动作,来破坏这个‘多情种’的好事。

波曼借故从天赐怀中跳开,躲到了一边笑嘻嘻的兰尼尔背后,不敢见人。

天赐被莎露娜破坏了好事,心中恨恨不已,凶悍的搂抱住莎露娜,盯着她的眼睛道:“你又坏我的好事,说吧!这次要怎么惩罚你!”

莎露娜把头一甩,小嘴一撅,表明了‘我就坏事了,你想怎样?我才不怕你呢!’。

不过,从她偷瞄天赐的媚眼中,流露出来的是无限的嫉妒和浓浓的柔情,还有一点淡淡的害怕!

莎露娜流露出的有点挑逗的媚态,对天赐诱惑是巨大的,尤其是对他心中那黑暗狂噪的诱惑力,更是无以复加,天赐一口咬住了那润湿的双唇。不同于波曼的滑腻,这双珠唇总能带给他心旷神怡的感觉,那淡淡的犹如芳草般的清香,仿佛置身与大自然中,虚幻般的回道了那片布满他童年欢笑的森林。

这深深的一吻,时间好长好长!两人心中的暗影消散了很多。

天赐喘息着贴近陷入半昏迷的莎露娜的耳边,用沙哑的、菲靡的声音深情的对她说道:“我,真想,一口将你吞下去……”,说完,衔住了口边圆圆的耳垂。

莎露娜被天赐刺激的喘息不止,将那从来没有人听过的淫荡的呻吟声,毫无保留的传入了天赐的耳中。骚动的娇躯本能的在男人怀中扭动,好像要挤进他的身体里去,才会有办法制住那份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酥痒。

温馨的春情驱散了环绕众人一路的压抑,女士们都沉浸在了这份真情中。不过,被人们忽略的那位男士却很是嫉妒天赐的艳福!

“喂喂喂!我说你们有完没完?亲亲我我能不能注意一下地方!当我是瞎子,还是不存在呀!”妒火攻心的雷诺出声打断了正无限扩张的温情,这样的环境让他很难受。

苏媚狐恨恨的瞪了这个不解风情的臭男人一眼,他从来就没有对自己有过这样的温情,虽然她也没有期望这个‘欲望男’能对她有多少情意。

天赐瞪视雷诺的眼神就厉害多了,甚至还有了一点点无名的杀意!莎露娜挣脱天赐,也跑向了兰尼尔,在这里也只有兰尼尔能为她当上一阵天赐赤裸的目光。

兰尼尔是众人中心里就平静的一个,她对以前的生活没有多少留恋,如今更有天赐做她的唯一,她的无怨无悔心中没有黑暗滋长的地方。

兰尼尔微笑的抱住莎露娜,向天赐柔柔的一笑,又向他身后笯了笯觜示意他还有一个呢,随后才对怀中的莎露娜轻轻的说道:“现在你不用嫉妒我啦,等着做新娘子吧!”

莎露娜被她说得身体一僵,然后就是撒娇般的嗔怪。

天赐回头看向紧抓着他衣服的冰美人,梅呤雪被看得一阵紧张,想起自己还抓着这个‘臭男人’的衣服,惊慌的松开玉手妄想逃离现场。天赐先一步,握住了她软软、凉凉的嫩手。梅呤雪害羞的抻了几下没有抽回‘沦陷’的小手,羞愤的她举起另一只手,就要打向讨厌的大手,天赐赶紧笑嘻嘻的松开了大手。

两人第一次牵手,天赐首次感受到了梅呤雪软嫩、纤滑的肌肤,梅呤雪得到的是一团将她雪白冰晶的俏脸烤红的温暖。

一段插曲之后,众人再次举步前进。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当众人又将被空中诡异的环境吞没时,他们终于走到了路的尽头。

天赐等人来到一个的岩洞中,洞的直径约莫百米,四周石壁陡峭光滑,在黑暗中看不到洞顶,但可以肯定一定很高,因为没有头上被盖住的压迫感。洞底距天赐他们所站底平台有十余米,血红色巨大的魔法阵覆盖在焦黑底地上,原本黑暗的世界被其映照的如邪恶的魔窟。

不过,天赐都不是很害怕这里,因为地上那个看似怪异的魔法阵已经荒废了,不再对闯入者有任何威胁。魔法阵的学识天赐非常的丰富,在家时夜雨曾专门传授过他各种魔法阵的知识。

所谓魔法阵,就是由特定的魔法咒纹组合变换形成的魔法阵列。

魔法阵的形式多种多样,最普遍的是芒星型魔法阵,尤其是六芒星魔法阵。

因为它的阵型映合六大魔法元素的互联关系,变化很有规律,学习和敷设相当简便,只要是能使用魔法的人都会对它有一定的研究。也就是因为芒星型魔法阵变化很有规律,只要懂得怎样寻找其中变化规律就将其破解,所以它的实战性能不强,但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被应用的相当广泛。

比如,各城镇都有布设的定向传送魔法阵,就是一个使用率非常高的魔法阵。

尤其是短途的临时传送魔法阵,只要有足够的魔法力就能在任何地方建立。

再比如,风系低级魔法防御阵——‘风翔’。这是一个防护力非常低的魔法阵,可是它却被各大运营车行所青睐。由于‘风翔’不但能减轻车身重量增加额外的装载量,还能加速车体的行进速度降低马匹的体力消耗缩短行驶时间,而且对与载客的马车还有避尘的功效。所以这种便宜、实惠且干净的车行大多都是各大商队和那些付不起传送魔法阵使用费的旅行者,首选的代步工具。

除了芒星型魔法阵,还有各种各样的魔法阵形式。

比如,以波浪线为基准的,主要施展水系魔法的‘海神法阵’,水系魔法师都对其有所研究,不过只有神秘的信奉‘海神’的人鱼族才能发挥这种魔法阵的全部力量。

还有其他的,例如:无固定形态的随风势变化的‘风神法阵’;只有在火焰上施展的‘烈火阵’;以各种岩石或金属为法阵基准的‘岩地法阵’;这些都是各大魔法元素的特定魔法阵。不过很多的精华都已经失传,现在人们所使用的多是自创和从古阵中演变出来的魔法阵。

光与暗的魔法阵是一种禁忌,就连精灵族中也没有多少记载,只大致描绘了这样两种法阵的基准都是一个奇特的坚固而绝对的‘等边形’。

洞中的魔法阵已经看不清它具体的样子了,断裂的基准线根本看不出来它们原始的走向,繁多而残破的魔语咒文,有好多天赐都认不出它们原来的形象。

这个神秘而奇怪的地方,引起了天赐的好奇心。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