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空姐的故事》ardiro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空姐的故事 空姐的故事

    公司一上来就明确天使航空公司接下来要走性感路线,通过空姐的性感服务把顾客再吸引回来。这一下子就热闹了,空姐们一个个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有的强烈反对,声称绝不卖身。有的觉得也有道理,只要不过分就可以了。有的就认命了,反正现在世道艰难,哪里都不好做,露点肉总比下岗没肉吃好。于是公司就把100名空姐分成了赞成和反对的两部分。赞成的开始训练,反对的拉走了,就没有看见过。纪嫣然家庭比较困难,只好勉为其难的站在了赞成的一组。

    ardiro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空姐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空姐的故事》,是作者ardiro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公司一上来就明确天使航空公司接下来要走性感路线,通过空姐的性感服务把顾客再吸引回来。这一下子就热闹了,空姐们一个个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有的强烈反对,声称绝不卖身。有的觉得也有道理,只要不过分就可以了。有的就认命了,反正现在世道艰难,哪里都不好做,露点肉总比下岗没肉吃好。于是公司就把100名空姐分成了赞成和反对的两部分。赞成的开始训练,反对的拉走了,就没有看见过。纪嫣然家庭比较困难,只好勉为其难的站在了赞成的一组。

《空姐的故事》 第08章 免费试读

刘安晚上喝了不少酒,现在躺在浴室的躺椅上有点晕,赤露的身体被周围的水汽包围着,感觉有些不真实。

刘安喝酒有一斤的量,可是今天,既是因为酒比较好喝,又难得,更是因为许雪的舌头味道好。所以,刘安好像喝了不到半斤就有点到位。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饭局开始时是好奇,是刺激,最后却是折磨。因为他的小弟弟硬挺挺的半个钟头了,都没有发射,实在是憋的难受。虽然吃饭的时候也没少在许雪的手掌中,丝袜美腿上,甚至臀缝中摩擦,可是剑未及履实在不够味。

这里的陈设充满了女人味,外面一间完全是女生的闺房,一片粉红的天地,硕大的大衣柜,秀气的梳妆台,挂着粉色床幔的闺床,闺床上还摆着一只足有一人高的毛绒玩具熊。里间是巨大的卫生间,简直是比卧室的两倍。刘安现在就躺在躺椅上看着许雪忙碌。

其实刘安一进门就把许雪挤在门后的墙上,一边用力吻她,一边摸索着她的内裤。刘安也知道有点急色,但是欲望冲击着他的脑袋,让他不管不顾起来。许雪和他激吻了几分钟,可是就是紧紧夹住双腿,不停摇摆着细腰,就是不让刘安的手得逞。

刘安本来有点恼火,准备用强把女人就地正法,但是许雪的一滴眼泪就把刘安的欲火浇没了。

「怎么啦?」

「别用强,让我慢慢伺候你。不然我会被惩罚的。」许雪的梨花带雨让刘安的小弟弟更加硬挺,把西裤都顶起了一个包。

许雪从刘安身下转出来,浅浅的一笑,让刘安的心里一荡,突然许雪一把攥住了刘安的小弟弟,又让刘安的心里一跳。

许雪就这样牵着刘安的小弟弟来到浴室,扶着刘安躺倒在尼龙的躺椅上。许雪跪在刘安身前,慢慢的,把刘安的衣服裤子都脱下来,一件一件叠好,放在旁边一个藤制的小箱子里,时不时看刘安一眼,就像一个新婚妻子在服侍自己的丈夫。在脱内裤的时候,许雪特别小心的把裤沿拉倒最大,慢慢地往下拉,避免把直挺挺的小弟弟弄痛。刚刚把小弟弟露出来,许雪低下头在紫红紫红的龟头上亲了一口,用猩红的舌头在上面转了两圈,才把内裤脱下去。

刘安舒服的哼哼了两声。

许雪看着刘安,「老公,我给你先亲一遍,再给你洗,好吗?」刘安傻傻地点点头。

许雪俯下身去,慢慢含住龟头,一边用舌头在上面打转,一边慢慢深入,一直含到底。

刘安感觉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滑的所在,舌头温柔的走位带给刘安巨大的舒适感和满足感。当龟头顶到软软的部位时,给刘安带来一种顶到女人花心的不真实感,刘安忍不住挺了两下腰,巨大的快感冲入脑部,让刘安再次呻吟出声。

许雪用力忍着龟头顶着前颚引发的恶心,同时闭紧嘴巴,一次次用嘴唇给阴茎以压力,给男人更多舒适。半分钟后,许雪把阴茎从嘴里退出来,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把嘴覆上了男人的蛋蛋,用力吸,把一个蛋蛋吸到嘴里,用舌头慢慢的拨弄着。

男人再次哼哼起来。

许雪细细地品尝着两个蛋蛋,然后把蛋蛋吐出来,又用舌头把蛋蛋表面扫了一遍。许雪头越来越低,直到全部埋进了刘安的胯下。舌头也越来越往下。刘安不自觉地把屁股往上抬了抬。

许雪飞了刘安一眼,再次埋下头去。可是舌头并没有进攻重点,而是在周围打起了包围,在四周不停画着圈圈,就是一碰都不碰那个重要部位,而男人的那个敏感部位都忍不住蠕动起来。突然,舌头一下子向中心位置发起突击,火力很猛,在被挡回来以后,一次次地发起更猛烈的冲击,就像要把整条舌头挤入男人那最肮脏的地方。

刘安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发出嘶嘶的声音。

许雪感觉到了男人的反应,更加热烈地刺激着那个地方,舌头不知疲倦的变化着各种图形,在那个细小的洞口来回画画,时轻时重,时急时缓。有几次舌尖真的就攻破了男人的防守,深入到洞内,一个旋转直接让男人意识里炸开了礼花。

许雪从男人胯下抬起头来,对男人笑笑,「老公,我们现在洗澡好吗?一会再给你舔。」刘安闭着眼感受着余韵,躺在躺椅上感觉有些不真实。

许雪站起来,把透明的和服从肩上捋下来,转身开始准备沐浴液等一系列东西。

刘安睁开眼,看着赤裸的许雪忙碌着,回味着刚才的舒爽,忖道,「我哥真没说错,这里果然与众不同,这口活,回味无穷啊。不过奇怪的是,这口活这么刺激,为什么一点射的感觉都没有,这不符合常理啊。」想到这,刘安开口问道,「小雪,嗯,那个,刚才好舒服啊!」

「呵呵,舒服就好。」许雪笑着说,「一会再给你做。」

「我是想问,为什么这么舒服刺激,我一点射的感觉都没有。要是说是那酒的功能,也不合理啊。照理说,要么会麻,没这么刺激,要么就会想射。」

许雪再次在刘安面前跪下,往刘安身上冲着热水,「一半是因为酒,这个酒能给男人固精壮阳,但是不像西药那样减少敏感度,而是增强男人肾力。另一半是因为,我用舔为主,主要是让老公你爽,而不是为了让你射。」

「这也有差别吗?不都是口活。」

许雪开始往自己身上打沐浴露,「当然有,我们可不像外面一般的小姐,一心只想男人快点射,好早点结束战斗。我们俱乐部一切都是为了男人爽设计的,其中让男人爽更长时间是我们很重要的一项任务。所以口交就会分不同的技巧,比如刚才主要用舌头舔,会让男人觉得很舒服,但不会有太大的刺激,不会让男人很快就想射。」

「那要是想要男人射怎么办呢?」刘安虚心地请教。

「那就要用嘴巴模拟阴道,增加包裹感和吸力,同时快速吞吐,男人就会觉得很刺激。」许雪跨坐到男人身上,用乳房在男人身上画着圈。

刘安觉得滑腻腻的,还挺舒服,看着美女一丝不挂,用乳房主动为你服务,很有心理满足感。这时的阴茎被许雪夹在臀缝中,来回摩擦着,刘安有些意动,双手抓住许雪的两瓣雪股,开始挺动起腰部来。

「啊,老公,嗯……别急老公,我……让我服务。」许雪也有点意乱情迷,因为阴茎一下下的在她娇嫩的阴唇上滑动,一下一下刺在她已经突出的阴蒂上。许雪一下爬在男人身上,咬住男人的耳坠,轻声道,「老公,不行啊,让我伺候你,我完不成任务,要受惩罚的。」

刘安抓住女人的屁股,用力的刺了一下,然后保持不动,好奇地问道,「又是惩罚,为什么要惩罚。」

许雪嘤了一声,喘了口气,「这是俱乐部的规定,老公先别动,听我讲。我们必须乖乖地服侍你们洗澡,脱了衣服在洗之前,先要用舌头把你的三角区舔干净。然后用胸部给你洗全身,再用阴部洗手指,再给你舔一遍重点部位,然后才可以冲干净后上床。在服侍你洗完澡之前,不能让你射精的,不然我会受到惩罚的。」

「这么多要求,听着倒是不错,不过什么叫用阴部洗手指啊?」

「就是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放在我嘴里亲一遍,然后插到我的那里,每根手指10下,拿出来后再放到我嘴里舔干净。」

「你的哪里?」刘安突然想捉弄她一下。

「讨厌,就是逼逼里啦」

「哦,哈哈哈。对了,那重点部位是哪里啊?」

「就是,就是你的鸡巴,蛋蛋,和屁眼。」许雪突然大胆起来。「而且我们必须在洗之前就给男人舔,不管男人身上有什么味道,洗的时候男人的这些地方也是不打沐浴液的,而是全靠女人的舌头舔干净。」刘安忍不住用力地耸动腰肢,摩擦起来。

许雪咬着嘴唇,媚眼如丝起来,「老公,我知道你想要,求你放我一马吧,要是插进去了,你不射肯定不会甘休的。我快点洗,一会上床让你好好操,好不好老公。要是没洗完就让你射精,我……我……哦……」许雪长吟一声,「我会被罚伺候其他男人洗澡的。」

刘安挺动了几下,又停了下来,「这是为什么啊?这是我俩的事,要惩罚也得我来啊,我可舍不得让你伺候其他人。」

「那说明我伺候技能不够好,男人想要我的身体比想要我伺候更强烈,所以要惩罚,加强熟练度训练。老公,稍等一下,马上好。」许雪乘机拜托男人双手的掌握,从男人身上下来,开始麻利地用乳房蹭着男人的腿,同时不忘用手抚着男根。

「啊呀,你们俱乐部有些规矩还不错,有些规矩也是够没道理的。」刘安有些同情心泛滥。「都还有什么规矩,一并说来听听,一会得和宋总说道说道。」

「别别,我和你说可以,你可千万别和宋总说,到时候我会很惨很惨的。除了浴室的伺候呢,一会上了床,都是性爱的服侍了,你就可以尽情享受了。」许雪把男人双脚拿起来隔着胸前,用丰满的乳房按摩着男人粗糙的脚底。「我们有性爱18式,不过现在时间来不及,也不是全套,所以我会让你选最喜欢的3个姿势,每个姿势干100下,我保证你一动都不用动,我不但腰会动,屁股会动,阴道内也会动,让你快乐至死。而我还不能让你在这300下内射精,必须让你爽完这300下后,用随便什么姿势狠狠干我,再射给我。当然你想射哪都可以。」

「哇,这听着好爽啊。一会我一定要试试你们的那个律动率。」

「嗯,一定。虽然我的律动赶不上飞嫣姐,但也是很出众的哦。」许雪开始按住男人的手指在自己的蜜壶里进出。

刘安觉得手指进入了紧致而柔软的洞洞中,温暖和湿润,触觉完美,有时促狭地弯弯手指,引得女人一直娇喘,但是手部动作却一点都不迟缓。等到最后一根大拇指出来的时候,女人的洞口溪水飞溅,娇艳不可方物。

许雪再次钻到男人胯下,这次却是从屁眼开始舔起,一上来就是火力全开,把男人爽的直吸气。当女人含住阴茎的时候,也明显加快了头部动作,男人明显感到了和头次口交的不同,嘴唇的摩擦和舌部动作配合默契,给男人带来一浪接着一浪的快感。

许雪再次站起身来,用热水冲着男人的身体,然后把男人领到浴室门口,用一块巨大的白毛巾把男人包裹起来,一点点的帮男人擦乾身体。

刘安看着美丽温柔的许雪,探头向许雪的嘴亲去。许雪突然蹲下身子,轻轻道,「脏,一会我刷牙。」

女人低着头,一边给男人擦着腿,一边用嘴亲了龟头两下。女人跪倒在地,把男人的脚抬起来,慢慢地擦着,擦得特别认真,每根脚趾都擦到了。然后把拖鞋给男人穿上。

「老公,你先上床,床头有一个沙漏,你把它翻过来,它走完之前我就出来。那是2分钟。」

刘安躺倒床上,果然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同样是粉色的沙漏,正要翻过来,转头看了一眼浴室里麻利地冲洗自己身体的女人,手转向了旁边的一瓶矿泉水,拿起来灌了半瓶,感觉把欲火浇下去一些。

刘安看着女人快速地刷着牙,又倒了漱口水漱了漱口,最后含了个什么东西,感叹着,「这的老板真厉害,把女人收拾成这样。不容易啊!」

女人在门口擦乾身子,来到男人身边,看了一眼沙漏,脸上就有些变色,「啊?时间这么快就到了?」

「对啊,你是不是该接受惩罚啊?」刘安逗她。

「我动作很快,应该不会啊!」许雪嘀咕着,看着刘安,认命道,「嗯,请你惩罚。」

「骗你啦,我就没翻过来。」刘安看着许雪脸色不对,只好承认恶作剧。

「啊?讨厌,吓死我了。讨厌死了。」许雪用小拳头轻轻敲着男人胸膛,撒娇道,「你想我再给你舔个全身,还是直接操我。」

「当然是直接操了,都等到花儿也谢了。」许雪在刘安轻轻嘴上琢了一下,跨坐到男人身上,正好用肥美的屁股压着男人的阴茎,「老公,你想怎么玩,我这有各种情趣服,各式各样的按摩器。要是你想带套的话,从超薄的,浮点的,螺纹的,到刺激女人的狼牙套都有?」

刘安半靠在粉红的床上,搂着温婉的女人,感觉很温馨,有种和女朋友做爱的感觉,突然也就不想玩平时最期待的那么些花样了,就想着和女人融为一体。刘安探头吻了一下许雪,「可以不带套吗?我想好好爱你。」

「当然可以!我们每周都检查的,很干净。」许雪试探性的伸出舌头在男人的嘴唇上撩了一下,立即就被男人的大嘴捕获了,被吸进去一顿缠绵。女人的脸也慢慢红起来了,下体再次开始丝丝的往外冒水。

许雪把舌头从男人嘴里缩回来,轻轻抬起雪臀,慢慢的小心的挪动着位置,把男人的阴茎对准自己的洞口,慢慢的研磨着,充分润滑后,缓缓地坐了下去。

「哦……」男人和女人同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许雪搂着男人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着气,「老公,闭上眼睛,慢慢享受。」

刘安听话地闭上眼睛,感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阴茎进入了极为紧致又很有弹性的洞穴,温暖而湿润,阴茎挤开周围的软肉,慢慢向前挺进,一直到全部插进去。洞穴开始摇晃,左右碰撞着龟头,带来强烈的舒麻感。

一会洞穴开始往里坍塌,整个洞穴中的软肉拼命的往里挤压蠕动,就像一只小手在轻轻的捏着男人的阴茎。一紧一松,一紧一松,挤压极富韵律感,简直像是在做韵律操。突然洞穴一松,阴茎往洞口滑出去,当龟头来到洞口的时候,洞口突然收缩,紧紧卡住龟头的下沿,加速往里顶进去。

刘安不禁发出「嗷」的一声,太他妈的刺激了。

许雪不停的耸动着翘臀,用自己的阴道按摩着男人的阴茎,100来下以后,女人身上渗出一层细细的汗,脸色更加潮红。

许雪主动和刘安用力舌吻了一番,轻声道,「老公,换个姿势好吗?」刘安点点头,刚想把阴茎把出来就被女人一屁股坐到底。

「别动,我来,你配合我,争取不让大鸡巴溜出来。」许雪略微抬起一点屁股,往桌上够那瓶矿产水,喝了一大口,又含了一口,嘴对嘴渡给男人。「我们侧身玩吧。」女人直起身子,慢慢地转身,以体内的阴茎为轴转了180度,慢慢躺下,躺在男人的胸膛上。

刘安感觉这不同体位给阴茎带来的不同刺激感,快感阵阵。

「老公,搂着我,慢慢侧过来,变成侧着睡。」许雪嘤吟着。

刘安用力搂着女人,抱着她慢慢变成了侧躺,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性器还连着。

许雪把上面一条腿蜷起来,把屁股往下沉,让男人的阴茎插得更深一点,一边把男人的手从腰上挪到自己的乳房上。「老公,这个姿势适合慢玩,特别考验女人阴道的收缩力。因为女人在这个姿势很难摆动腰,也很难主导抽插,所以必须得加倍用力收缩阴道,才能让男人爽到。另外,这个姿势当然是男人揉乳房很舒服的姿势。」

刘安下身往前顶了顶,右手用力揉着女人白嫩的乳房,「嗯,果然是摸起来方便多了,而且手感很好。」许雪闭上眼睛,开始努力收缩阴道肌肉,一边不规则的抖动屁股。

刘安更加清晰地感受到阴道的握力,感受到腔内软肉对龟头的挤压,富有韵律的挤压,令快感如潮水般涌入大脑。慢慢地,刘安揉乳房的节奏也开始和女人阴道收缩的节奏靠拢,一下一下,同步起来,两人有了一种奇妙的心灵同步的感觉。

50余下,许雪有点气喘吁吁了,停下了阴道的收缩,「老公,下面有点酸,让我稍微歇口气。」

刘安把按在乳房上的手也停了下来,「嗯,歇会歇会,好老婆,我来动。」说着刘安就准备挺腰大肆鞑伐一番。

许雪及时制止了他,「别,老公,你不能动,一切都得我来动,300下以后就是你的活了。」说着,许雪再次沉下屁股,让两人的性器贴的严丝合缝,然后努力转过头来索吻。

两人缠吻了一会,许雪回过头去,闭上眼睛,再次催动阴道肌肉。

刘安这次开始重点进攻女人粉红的乳头,根据女人下面的律动一下一下捏着女人的乳头,下面夹得紧,刘安捏的也用力,下面夹得放松些,刘安捏的也轻些。一会功夫,女人下面的律动被打破了,夹得越来越乱,呼吸也开始乱。

「老公,我受不了了,你轻点捏,不然我实在夹不动了。」刘安突然恶作剧地用力捏住女人的乳头不放,下体猛地往前一窜,顶到底,顶死在那里。

许雪再也忍不住,发出很大一声呻吟,「啊……」下体死命地夹紧着,一动不动,但是刘安能清晰地感到龟头顶端的软肉在高速的颤抖着,一瞬间,洞穴松懈下来,龟头上被淋了一阵雨。

刘安紧紧抱着许雪一动不动,等着她品味着高潮的余韵。

许雪慢慢苏醒过来,转头吻住男人的嘴唇,呢喃道,「真美。」吻完之后,许雪仿佛又得到了新生,阴道又有力地律动起来,男人的快感又开始潮水般袭来。

刘安享受了一阵,对女人说道,「我们换成老汉推车把,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许雪点点头,「还有10下,马上好。」女人的阴道加快了收缩的频率。「这个姿势没法不拔出来就换成老汉推车了。你先别动,我来。」

许雪完成了最后10下律动,把阴道放松下来,慢慢让男人的阴茎退出身体,立即跪起身子,转身一口就把男人的阴茎含在了嘴里,细细的舔弄着,把男人阴茎上的汁水全部舔了个干净。女人转身跪好,把屁股翘的高高的,转头冲着刘安媚笑道,「请老公上马。」刘安一跃而起,扶着女人的屁股跪好,把越发硕大的阴茎顶在女人的洞口。

许雪慢慢往后送着屁股,把男人的阴茎纳入到泥泞的阴道中。「老公,你先不用动,扶着我的屁股就好。我会用摇、耸、夹让你的鸡巴舒服,另外看着你的鸡巴在我白色屁股中间出入,也是不错的美景。」说罢女人就大动起来,放佛压抑已久之后的释放,和刚才侧身位轻摇慢动带来的舒爽相比,现在简直就是狂风暴雨的刺激。

刘安感到,随着快感像巨浪一样拍打过来,热气开始往下体聚集,今晚第一次有了射精的冲动,情不自禁地抓住女人的屁股,开始挺动起来,以期获得更大的快感。

女人赶紧抓住男人的手,艰难地转头道,「老公,别动,别动,你是想要射了吗?先忍一下,求你了老公。」

刘安觉得眼睛都要红了,「为什么还要忍,我要冲锋了。今晚我忍的够久了,不能忍了。」说着又大力抽插了几下。

女人赶忙放松阴道,避免给男人太大刺激,「老公,你今晚很棒,特别体贴我。你知道的,要是你在我动的300下内射了,说明我没伺候好,我要受到惩罚的。求你了,还有50下了,再忍一下。不对,你主动动了,我还得再加50下。」

「唉,我是不忍心让你受惩罚,可是这不上不下也太遭罪了。」刘安叹气道。

「老公,这样,你想快就拍拍我屁股,我就加快速度,你要慢,就拍拍我腰,我就把速度慢下来。关键是你别动,你别射就行。」

「要是我想射了呢,我就拔出来透口气?」刘安问道。

「不行不行,要是你拔出来了,我整个姿势100下都要重做的。你要是有射精感觉了,告诉我,我有办法帮你忍住。」许雪着急地说道。

「那好吧。规矩太多也不好。」刘安无奈地说。

许雪把男人安抚住,接着开始动起来,摇摆腰部,耸动屁股,夹紧阴道轮换进行,给男人带来了无比享受。

「嗯……嗯……嗯……」刘安开始呻吟起来,一边拍着女人的屁股。

女人乖乖地加快了速度,男人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啊呀,我要射了。」刘安哼唧道。

许雪赶紧放松阴道,下半身一动都不敢动,上身转过来,芊芊细手摸到男人的袋袋附近,对着一个部位用力按了下去。女人感觉男人的阴茎在自己身体里跳了两跳,总算平静下来,没有最终爆发。

女人暗暗叹了口气,「还好赶上了。」回头看了男人一眼,看着男人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眼睛慢慢睁开,女人微微一笑,把手收回来,抹了一把汗。

刘安笑道,「你真厉害,真能帮我忍住。」

许雪笑道,「一次两次一般没问题的,不难受吧。」

「嗯,还行。我觉得今天特别强。这都有1个小时了吧。」

「嘿嘿,老公就是棒。我可以动了吗?」

「嗯,动吧,最好快点。」

「好叻!」

女人白花花的屁股又一次摇动起来。刘安咬牙忍着那醉人的快感,忍着想抓住女人屁股猛干的欲望,任由女人施为。

一阵摇晃后,女人转头望着男人媚笑道,「老公,我完成了,接下去我就任你摆弄了。你要怜惜我哦。」

刘安心里一阵激动,俯下身子,一只手抓住了女人的一只乳房,一只手撑在床上,下体开始大幅度地摆动,撞在女人屁股上,引起一阵阵肉浪。

刘安操弄的越来越快,可是这时射精的感觉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虽然阴茎上还是会传来阵阵快感,可是也觉得有些麻了。「现在我可以拔出来了吗?我觉得似乎有点麻,你再给我舔舔好吗?」

女人「嗯」了一声,直接转身过来,伸出舌头在龟头上打着圈,然后一下一下的含到底,小手轻轻地揉着袋袋。男人舒服地吸着气。

女人亲了一会,又趴到男人胯下,给男人后面的小洞洞舔了半天,男人觉得阴茎不自觉地跳动着,活力又回来了。

刘安再次把许雪摆成跪趴的姿势,从后面再次攻入,又是一阵狂风暴雨。女人被操的有点失神了,突然感觉男人的鸡巴在身体里跳动,不自觉地跳动。女人知道男人要射了,咬牙用力夹紧有点发酸的阴道肌肉,给男人更多快感。

刘安觉得自己要发射了,死命的往前顶,简直想把整个的鸡巴都顶到女人身体里,突然觉得顶到了女人最深处的一个东西,一下下的扫在龟头上,刘安精关一松,开始射精。

许雪突然被男人顶到了最深处的花心,不禁一阵颤抖,磨着男人的龟头,一下子也到了高潮,阴道一阵一阵律动着,收缩着。男人明显感受到了这种收缩,随着女人收缩一下,男人的阴茎里就挤压出一股热精,收缩一下,就射一下。

男人觉得保持同女人一样的射精频率,简直是一种生命的律动,是水乳交融,感觉彼此的心跳都是一个频率,实在是很奇妙的感受。

久久以后,男人摊到在床上,四仰八叉,动都懒得动一下。女人挣扎起来,伏在男人身下,用嘴巴把男人的阴茎打扫干净,然后一声不响地窝在男人的怀里,把男人的手抓过来覆盖在自己乳房上。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躺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