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百里青阳》小说全集阅读 l552199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百里青阳 百里青阳

    百里青阳一把抱住银华的腰身,向怀里一拉,丰满的身躯在百里青阳的臂力下,丝毫动弹不了,只能张开娇唇吁吁呻吟,这更激发了老人的淫心,双手不停的在银华圆臀上四下活动,胯下的阳具也隔着长裤狠狠的顶着她的小腹来回摩擦,因为身型差太多,银华的头只能够到百里青阳的胸口部分,百里青阳一手按着银华把她的头他在自己胸毛上来回擦弄,另一手一把把金玉拉到脸前,粗糙的舌头在她脸上来回舔弄,不消片刻,两女都已香汗淋漓,失了方寸。

    l552199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典文学
    立即阅读

《百里青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百里青阳》,是作者l552199倾心创作的一本古典文学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百里青阳一把抱住银华的腰身,向怀里一拉,丰满的身躯在百里青阳的臂力下,丝毫动弹不了,只能张开娇唇吁吁呻吟,这更激发了老人的淫心,双手不停的在银华圆臀上四下活动,胯下的阳具也隔着长裤狠狠的顶着她的小腹来回摩擦,因为身型差太多,银华的头只能够到百里青阳的胸口部分,百里青阳一手按着银华把她的头他在自己胸毛上来回擦弄,另一手一把把金玉拉到脸前,粗糙的舌头在她脸上来回舔弄,不消片刻,两女都已香汗淋漓,失了方寸。

《百里青阳》 第29章 免费试读

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里,在海棠与百里青阳的帮助下红玉顺利的接管了青玉阁的工作,成为京城最大青楼的老板以及百里青阳手下重要的情报头子。

自从红玉正式接管青玉楼工作后,就搬离开了百里府上,只有每月固定的几天换装回来与百里青阳共享鱼水之欢,并且报告过去日子里收集的情报。

红玉虽然离开了,但老人每日有华鸿雁,金玉,银华轮流做陪,每日寻欢作乐,日子过得也不算寂寞。

时节已经进入夏天了,天气燥热的很。午后,百里青阳只穿一件白色及膝的宽松短裤,赤脚套着一双秀有金银花纹的轻布鞋,鞋后延已经被踩的黏在了鞋底。老人躺在花园中树荫下的躺椅里,脚搭在跪在前方的家仆背上,左手抱一紫砂茶壶,右手手指敲打着躺椅扶手,眯着眼嘴里哼着调子,一副富家翁的样子。在百里青阳身侧还有一富态家仆正陪着笑给老人打着蒲扇。

仔细一看正一脸谄媚的给老人扇风的不正是捐毒的国王拉尔烈,在老人脚下充当脚凳的挂着一脸比快还难看的笑容的也是熟悉的面孔兀火罗的国王黑邙。

原来百里青阳班师回朝时,把两人也押解回来交给秦风处置了,前几天才被人送到这里充当家仆。按秦风的话来说,有两个原来的国王当下人,您老面上也有光,他们要是服侍得好就罢了,服侍不好您就跟我说,我把他俩召回来当太监。

这可是吓坏了两人,虽然不知道百里青阳会怎么对待他们,但是当太监却是不能接受的了得了,于是两人没有丝毫介怀的甘心当起了百里青阳的奴才。百里青阳也乐的两位原来的国王鞍前马后的当奴才伺候自己。

「老爷子,这风还行吗?要不要再大点?」拉尔烈的大胖脸上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百里青阳年纪估计比他父亲还大,再加上现在身份地位的差异,这个称呼是绝对当得起的。拉尔烈现在可是混的如鱼得水,仗着自己的女儿金玉银华是老人宠爱的小妾,原来的妻子是百里府现在明面上当权人百里蓝啸的妾侍,时常以此跟百里青阳套近乎,装熟络,实际上几天也见不了金玉银华一次,拉乌尔与百里蓝啸住在西院,一心相夫教子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在百里府了。相比之下黑邙就惨多了,本以为以自己和红玉的关系,最起码不会太悲惨,但谁知红玉已经不在府里了,百里青阳一看见他就想起当初自己重伤差点一命呜呼,现在可是劲情的报复黑邙。

百里青阳听了拉尔烈的话,稍稍睁开眼,瞥了他一下,说道:「不必了,刚刚好。」

「哎,行!要是热了您就招呼小人。」拉尔烈用衣袖胡乱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百里青阳脚后跟用力磕了磕跪趴着的黑邙的后背,冲着拉尔烈说道:「小胖,老夫脚心有点热,给老夫把鞋子脱了放好。」小胖是百里青阳对拉尔烈的称呼。

「哎,遵命。」拉尔烈赶忙放下蒲扇,跪在黑邙脚边,恭敬地给老人除下布鞋,露出老人宽大的脚掌。啧啧两声说道:「老爷子,您看金玉银华两位小姐的手艺多好,给您秀的这双鞋最合您的脚了。」

虽说是谄媚的话,但老人确实对这双鞋很满意,想到那几天金玉银华两个宝贝孙女天天晚上抱着自己的脚掌比对,百里青阳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弧度,笑骂道:「就你会说,还不放好。」

现在金玉银华正在跟青玉阁请来的大师傅学习针线活做各种衣物,一时间是腾不出手来再给老人做一双鞋了,因此百里青阳十分珍惜这双金丝银线镶边的鞋,为此还专门找了一个「鞋架」。

「快,小黑子,张嘴,把老爷子的鞋叼住了。」拉尔烈狐假虎威,冲着黑邙喝道。

「哎。」黑邙知道老人是故意羞辱自己,虽说心中又是屈辱又是愤怒但也是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强基础一个微笑,就恭恭敬敬叼起两只鞋的鞋拔,还不敢让口水流出到鞋子上。

百里青阳十分满意,又仰躺在摇椅上,美美的哼起调子。

天气正适合午睡,老人不知不觉中就这样睡了过去,但拉尔烈两人仍是不敢懈怠,坚持着自己的工作。这一觉儿就过了半个下午,太阳已经渐渐西斜。

拉尔烈两人见老人根本没有要醒的意思,心下着急,再一会天气就凉了,老人这样赤膊光脚的万一伤个风什么的,自己两人的命根子不就没了吗!

这时华鸿雁身后跟着两个侍女款款走来,见老人只穿一件短裤花白的胸毛腿毛都清晰可见当时就变了脸色,赶紧吩咐侍女去拿衣物,自己则走上前来,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蹲在躺椅边轻轻地拍打老人宽大的肩膀,道:「老爷,老爷醒醒……」

百里青阳轻轻动了动,揉揉惺忪的睡眼入目的是华鸿雁关切的眼神,笑道:「夫人怎么来了,莫不是想为夫了。」

华鸿雁看看四周娇声道:「老爷,有下人在呢。」缓和一下情绪「您穿的这么少要是着凉了怎么办?快随我回去,我让他们去拿衣服了。」

百里青阳见天色也是不早了,摆摆手道:「行,回屋歇会儿。」

听百里青阳发话后,华鸿雁赶忙帮老人套上鞋子,披上外衣,让拉尔烈两人收拾好桌椅,一起回去。

是夜,百里府西屋大床上的厚厚的帷幕里一阵阵高亢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其中夹杂着一个沉重的呼吸声还有扑哧扑哧的肉体碰撞声,与击水声。

黑邙与拉尔烈两人侍奉在床边低垂着头,眼睛偷偷的看着床帐后若隐若现的人影,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床上的人似乎是故意逗弄两人,时不时的一只或几只精致的小脚丫纠缠着一对粗壮多毛的小腿会露出床帐来,两人想到床上两个绝色的美人一起服侍一个糟老头子的场景,两人就血脉膨胀,刚要伸手去自己下身,却想到什么似得不禁涨红了脸。

床帐内,百里青阳赤裸着身躯露出像狗熊一般浓密花白的毛发,黑亮的肌肤与两女妙曼白璧般的肤色有明显的比对。

6年纪渐长,对情欲之事的兴趣消减的厉害,怕扫老人的性,每日除了见见面之外,其余的时间都让金玉银华两个孙女服侍老人。

金玉四肢像八爪鱼般缠绕着那赤裸老人的身躯,百里青阳的屁股像锤头一般大力凿打似乎要把金玉小穴打穿一样,金玉窄窄的阴户捱受着老人强而有力连绵暴雨般的抽插,使劲夹紧七窍玲珑穴,乌黑的阴毛给泄出来的淫水浸成白濛濛一片。银华则倒趴在老人背上,迷醉的用身体磨蹭着老人坚实的背脊,看着老人耸动的屁股、时隐时现的粗黑肉棒、前晃后摇的大阴囊…

金玉摇晃着腰肢上下挺动着屁股,顺着老人的抽插动作而迎迎送送,似乎是知道外面自己的父亲正在看着自己一样,激动地不能自已,故意刺激他一样淫声浪语不断:「啊!……啊……嗯……嗯……嗯……爷爷……您的粗棒棒……大宝贝……就快把人家插爆了!……嗯……嗯……爽死了!……嗯……嗯……人家又要泄了……泄了……啊!啊!啊!……今晚我都要您这样插着我啊!……嗯……嗯……」

银华转过身来,主动献上香吻,舌头伸进老人嘴中舔舐着老人厚厚的舌苔,吞下老人的口水,也是不甘示弱的争宠道:「不行,姐姐你太坏了,爷爷也要肏人家一晚才行。」

百里青阳见两女争着享受自己的恩宠不禁开怀大笑,「都有,都有,两个都是爷爷的宝贝,爷爷当然得平分雨露,哈哈哈…」

床边两人听着老人张狂的笑声心中更是苦涩。

时间过得飞快,三人翻云覆雨已经一个多时辰了,百里青阳一点也没觉着累,反而越干越兴奋!金玉银华今天的状态也很好,被那老人硕大的阳物干得叫床声越叫越大,老人抽送的频率亦越来越快,大阴茎火热的犹如一根烧火棍,努力地向着银华的八方风雨穴拉出挺进,好像嫌不过瘾一样,老人拔出了湿淋淋的大肉棒,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银华的细腰,一下子就把她整个反了过来,变成一个象小狗的趴着的姿势,接着两手一提,银华挺翘的小屁股一下子就凸了起来。

「啊!爷爷!我的好爷爷,您慢点!」银华发出一声惊叫。

伴随着「噗唧」一声,大肉棒有五分之四就不见了踪影,一下子冲进了银华的后庭里。

「啊啊啊啊啊……好爷爷,亲爷爷」银华在老人的猛力冲击下,怯生生的叫喊着。

金玉刚刚接受了老人的灌溉,此时正跪在老人身后双手手托着老人的大屁股,跟随着老人腰身的挺动使劲推送。

「啊啊……不要……受不了了…爷爷……饶了我吧……孙儿服输了……好爷爷……你越来越厉害了……快……快射给孙儿吧……!……」

此刻百里青阳也是渐入佳境大阴囊往上提了几提,扯动着两颗睾丸跟着跳跃几下,阳具便深埋在孙女后庭中不断抽搐,银华后庭一张一缩,两团臀肉拚命颤抖,似是要让老人阳具再深一些,后庭和阳具的缝隙间冒出几滴白色液体然后汇聚成一滩白浆,汨汨往下淌去。老人正将大量滚烫的阳精喷洒在女孩后庭中,一股接一股地往深处输送。

百里青阳也是耗尽了力气喘着粗气压着银华就趴在了床上,阳具还插在银华后庭中没有拔出。

百里青阳恢复了些力气,下身压着银华屁股蠕动两下,想把阳具中残存的阳精全部挤出去,金玉明白老人的想法,笑着帮着老人翻过身来,阳具拔出银华后庭卟的一声带出无数花白的淫液。

银华也感受着后庭中不断流出的液体起身在银华腰下放了两个软垫。两女经过百里青阳无数次的开发早已经不是当时交欢后不是晕倒就是倒头就睡的小姑娘了。

金玉分开老人大腿趴在爷爷的两腿间,玉手抓着老人软绵绵的阳具,颔首翘臀像一只小母狗一样吮吸老人阳具,一点点的把老人尿道中残存的阳精吸到口中咽下肚里。银华双腿盘着老人一支大腿,手搭在老人胸膛,像只小猫似得用香舌舔舐着老人的脸庞胡须。

百里青阳享受着双胞胎孙女的细心服侍,心头又是一阵火热,但下身阳具却像一只死蛇一样无论金玉怎么刺激都毫无生色。百里青阳心中不仅一声长叹,「果真是上了年纪了,才干了一个多时辰就不行了。」要是让别人听见还不得惭愧死,就算是一般年轻小伙子都不可能弄这么长时间啊。怎么说百里青阳也已经七十岁了,在床上能力消退也是必然的,要是对一般的女子百里青阳也不至于会有如此感叹,但金玉银华两女都不是凡物,虽然现在还能整治地两女服服帖帖的,但两女才刚刚十八岁,随着百里青阳身体机能的衰退,老人要想在床上彻底满足两女怎么想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百里青阳手捉着金玉的椒乳,开始琢磨怎么能再次加强自己的御女能力。

金玉银华却不知老人的心思,一脸幸福的用自己年轻充满活力的身躯全力伺候床上的老人。

拉尔烈两人听床上的动静渐渐消停了,不禁长舒一口气,煎熬终于结束了,赶忙恭敬地低下头,生怕百里青阳怪罪自己什么。

「小黑子,给老爷子把夜壶拿来。」突然就听见床帐中传出一阵响动,银华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黑邙赶紧双手托着夜壶低头走到床前跪下,只见一只玉手从床帐中缓缓伸出,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让远处偷看的的拉尔烈眼睛都直了,透过缝隙,还看到了趴在老人两腿阴毛间清理老人阳具的金玉,绝色的脸庞与银华浓密的白毛形成强烈的反差,拉尔烈发誓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是如此诱人。

金玉似是注意到了什么,接过银华递过来的夜壶,帮老人扶正阳具,百里青阳就当着两女的面肆无忌惮的排泄起来,金玉银华两女自是司空见惯毫不在意,毕竟以前老人还经常在两人嘴中排尿呢。

银华见老人打了个机灵,俯身抓住老人阳具根部把阳具含进口中,把残余的尿液吸进自己嘴中,咋打两下舌头香艳无比。

老人就淡淡的享受两人的伺候,一切都是无比的符合老人心意。

金玉把夜壶放回依然跪在床边的黑邙手上,瞥了远处直愣愣的拉尔烈一眼,挥挥手让黑邙退下。

「爷爷……」金玉娇滴滴趴在老人胸口。

「恩,怎么了?」百里青阳睁开眼睛笑问道。

「下次能不能不让他们两个在一边服侍了,人家老是感觉他们偷看我。」金玉声音中似乎带有无限委屈。

「他们敢!!」百里青阳大喝一声,手拍床榻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拉尔烈两人刚一听到金玉的话就心知大事不好,不出意料的百里青阳发起了大火,这个怒火自然就由自己两人承受了。两人啪的一声跪在地板上,哭喊道:「老爷子,小人冤枉啊,我们怎么敢冒犯两位小姐啊。」

「你冤枉什么,难道金玉还会骗老夫吗?老子都给你们两个带上铁裤裆了,你俩眼睛还敢不老实,给老………。」百里青阳越说越怒,翻身就要下床拿刀。

原来百里青阳身边这么多女人敢把两人带在身边羞辱也是有原因的,带上特制的铁裤衩后,只要一勃起就会被里面的夹缝夹得剧痛,老人就是为了整治两人,才让他们听活春宫的,想不到两人真的色胆包天。

金玉本意也只是让老人赶走两人,见爷爷动了真火金玉赶忙劝阻,「爷爷息怒,别气坏了身子。」

「就是就是,惩罚他们一下就是了。」银华也抚摸着老人的胸膛劝阻道。毕竟其中有一个是他们的生父,虽说没有感情,但血脉总是没法改变的。

见两女为他们求情,百里青阳也平复一下心情,道「既然两位小姐给你俩求情了,就饶了你俩的狗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跪着不断磕头的两人听道饶了他们的性命赶忙感恩戴德,:「谢谢老爷子不杀之恩,谢谢小姐不杀之恩。」

百里青阳沉吟片刻道:「你俩以后就去找总管去…恩…对……去猪圈报道,专门负责给它们配种,还要光着身子干,就跟总管说是我吩咐的。」

百里青阳说着自己就笑了出来,金玉银华也是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两个国主去给猪配种,哈哈哈。

两人一听当时就变得面无血色,光天化日之下光着身子伺候畜生配种,这……。

「恩,现在就下去吧,老夫要歇息了。」百里青阳不给两人乞求机会,立马把两人赶了出去。

「哈哈,爷爷,您真坏,让他俩光着身子去给猪配种,哈哈。」银华抱着老人笑声不停。

「活该。」金玉清理完老人身上交欢的痕迹,掀开被子把自己三人盖住,百里青阳笑着抱住两个小娇妻在胸口,,脑袋里想着怎么让自己精力更加旺盛,缓缓睡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