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家荣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家荣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那一锅麻油鸡 那一锅麻油鸡

    “麻油鸡”在台湾可说是一道平民的食补料理,它不仅是女人做月子必吃的调补料理,更是冬令进补名列前三的最佳选择。  每当寒流来袭,妈妈总会煮一锅麻油鸡,为我们全家驱寒进补,只不过,妈妈今天煮的麻油鸡,味道好像有些不同。  看着锅里红润饱满的枸杞,汤面上飘浮着大量老薑片,而捞到碗里的去骨鸡腿肉,还夹杂着大量的当归与黄耆等补气中药材……光看到这些药材,我就觉得这锅鸡汤,不仅足以补到满血状态,甚至有些满溢的血液会从鼻孔流出来。

    家荣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那一锅麻油鸡》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那一锅麻油鸡》,是作者家荣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麻油鸡”在台湾可说是一道平民的食补料理,它不仅是女人做月子必吃的调补料理,更是冬令进补名列前三的最佳选择。  每当寒流来袭,妈妈总会煮一锅麻油鸡,为我们全家驱寒进补,只不过,妈妈今天煮的麻油鸡,味道好像有些不同。  看着锅里红润饱满的枸杞,汤面上飘浮着大量老薑片,而捞到碗里的去骨鸡腿肉,还夹杂着大量的当归与黄耆等补气中药材……光看到这些药材,我就觉得这锅鸡汤,不仅足以补到满血状态,甚至有些满溢的血液会从鼻孔流出来。

《那一锅麻油鸡》 (二十四) 免费试读

农历除夕这天,我们一家四口,终于首尝了4P乱伦群交的荒淫性戏,而且出奇地,原本对此变态行径非常排斥的我,居然在爸爸高明的联谊技巧带动下,就这样不知不觉,完全没有一丝抵触心理地加入了这个特殊的家庭娱乐活动。

不仅是我,就连以往对性事上非常保守的女友,也彻底放下了女人的矜持与羞耻,在我们一家四口地玩弄下,不仅展现了最骚浪的一面,甚至还玩到虚脱失神,全身抽搐,让我不由得想到了妹妹之前跟她说的那句话。

“……我怎么觉得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虽然这一天大家都玩得很开心,不过还是发生了一件乐极生悲的事情。

──我跟爸爸一起得了重感冒。

这是因为妈妈要求我和爸爸,必须履行到公园裸奔的处罚。

试想,在凌晨三点的寒夜中,户外吹着冷冽的寒风,而我和爸爸全身光溜溜地,在不时出现放鞭炮庆祝新年的人群中,偷偷摸摸地在公园暗处裸奔,而妈妈和妹妹则是开心地咧着嘴瞎起哄,不停地对我们大声叫唤……这种处罚方式虽然很刺激,但出了一身汗又马上吹了冷风后,隔天起床,我和爸爸便出现了发高烧又流鼻水的症状。

于是乎,整个新年的年节,我和爸爸只能在吃药静养中度过。

等到感冒差不多快好,又到了学校开学的时候,就这么结束了大四的的荒淫假期。

至于女友嘛,由于除夕当晚我们先送她回家过年,之后又因重感冒在家中休养,所以除了偶而通电话外,我就没见过女友。

当我在开学前一天,开车来到她家楼下,准备载她一起回学校时,只见女友顶着那头染了金黄带些浅咖啡色的及肩长发,身上穿着及膝的羽绒外套,以及贴身的牛仔长裤,白色的帆布鞋,和她妈妈在社区门口等我。

不得不说,女友爸爸的眼光非常不错,她的妈妈除了眼角有些鱼尾纹之外,不论是身材及样貌,和女友有着七分的神似。尽管已经是四十多岁的熟妇,但她的靓丽姿色依旧不减当年。

而女友的妈妈见了我之后,就像丈母娘看女婿似地,漾着开心的笑意,拉着我的手说三道四,又拉着女友的手让我握住,然后仔仔细细地交待了许久,才依依不舍地放我们离去。

一上车,女友就关心地问道:“老公,感冒好一点了吗?”

“嗯。”我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女友纤细修长的柔荑,柔声问她:“这几天你爸没有再为难你吧?”

尽管这句话在和她通电话时问了许多次,但没有见到人,我始终不放心,直到女友神色平静地点头,我才完全放下心。

之所以担心她,是因为除夕那天送她回家时,她爸爸看到女友那性感火辣的打扮后,就忍不住对她发飙,而我和她妈妈则是赶紧出面打圆场,然后又被她爸爸留在她家灌了一肚子酒之后,我才强忍着头昏脑涨的醉意返回家里,然后半夜又被妈妈硬拖到公园玩裸奔……。

正因为约略了解她爸爸的脾气,所以我才会担心女友待在家里的日子,又被她爸爸的恶言恶语数落,伤害了她那看似坚强,实则脆弱不堪的心灵。

“老公……”

“嗯?”看到女友欲言又止的模样,我不由得好奇地问道:“怎么啦?”

“唔……我是不是一个不知检点的坏女人?”

我握着女友的手,稍微加重了一点力道:“为什么这么说?”

女友另一只手搭在我的手背上,凝视我片刻后,才期期艾艾地说:“唔……我昨天晚上……和启明……那个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蛤!?你又跟启明?”

女友带着歉意地低下头:“老公,对不起,我又背着你出轨了。”

“为什么?”

“唔……启明昨晚趁爸妈睡着后,偷偷跑来我房间。一开始是向我忏悔,然后说着说着,就说一直忘不了那天的事,加上又没女朋友,所以希望我……再跟他做一次,这样他才能专心读书……”

“你答应了?”

女友不答反问:“老公……你……你不会生气吧?”

我故意板起了脸孔,说:“你认为呢?”

“可是上次联谊时,你不是希望我跟你爸……”

我忍不住噗哧地笑出声,轻刮她的鼻尖说:“我是气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这样就能一起玩3P了。”

“吼!变态的老公!你很坏吶!”女友轻捶我的手臂,娇羞地说:“启明还没满十八岁耶!你不觉得如果找他玩3P,他以后会交不到女朋友?”

“唷~~你还知道他未满十八岁呀……淫荡的老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诱奸未成年少男吗?”

“还不是你们带坏我!自从那次联谊之后,我……我忽然觉得我的身体愈来愈淫荡,而且观念也变了好多。”

我摸摸女友的头发,柔声说:“唔……我的底线是我们两家的亲人,外面的野男人不行,知道吗?”

“啊!你……你真的……唔……小喵说的没错,你是个重度淫妻癖,竟然容许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呵呵,我的好老婆,你都容许我跟小喵了,我又怎么会介意你跟启明。不过话说回来,启明的胆子还真大呀,竟然还敢跟你要求这种事?他该不会又拿你身上的纹身做文章吧?”

“是没有啦,他这次就装可怜,我一时心软,又想到已经和你爸那个了,还有你的淫妻癖……所以……”

“小蝶,唔……下次他如果又有这个念头……你……你可不可以用手机偷偷录下来?”

“干嘛?你打算拿这威胁他?”

“没啦,我只想知道你跟弟弟做爱是什么感觉而已。”

“吼!你真的变态到没药救了!”

“小蝶,那……昨天启明的表现如何?”

女友听了之后,竟娇羞地说:“比第一次好多了。”

“那你跟他做了几次?”

“两次而已啦!第一次可能很紧张,没多久就出来了,然后我用嘴巴帮他弄到硬起来,就比较久一点。”

“哇!你竟然主动帮他口交!?啧啧,小蝶,你真的变了。”

“那你还喜欢我这个不知检点,主动帮弟弟口交的淫荡女人吗?”

“当然!你愈淫荡,愈不知检点,我就愈高兴。”

“嘻嘻,老公,你最好了。唔……那就麻烦你以后好好调教我啰。”

“噗~~哈哈……小蝶……你太可爱了,我爱死你了。”

和女友嘻嘻闹闹地开车回到学校的宿舍,帮她把行李搬到房间后,原本想和她温存一下,不过考量到我的感冒还没好,只好就此作罢;正当我准备开车返回我的宿舍时,女友忽然要我陪她穿环。

“咦?为什么不去阿德师傅那里?”

“这几天我被爸爸盯得死死的,加上又过年,所以找不到机会。既然今天有空,我……”

“可是,你有认识这里的店家吗?”

“阿德师傅说,他的师兄在这里开了一家纹身店,如果我有需要的话,可以去找他。”

“为什么不等下次回台北找阿德师傅?”

“因……因为穿环之后,要等伤口好才能……那个。既然你的感冒还没好,那我就想……”

我摇头轻笑:“呵呵,小蝶,你……嗯……你有地址吗?”

*********

由于两家已经说好了婚事,所以开学之后,女友虽然没有退掉她所租的宿舍,不过她待在我宿舍的时间愈来愈长,最后已经差不多到了经常‘夜不归营’的半同居状态,而和我同住的室友们,从一开始露出惊讶的夸张神色,最后已经见怪不怪;只不过,每次室友们看到我和女友搂搂抱抱时,他们若不是以言语调侃,就是对我们投以暧昧的目光。

室友们如此看待我们,全是因为女友和我做爱时,已经习惯了毫无顾忌地放声浪叫,而房间隔音效果又不好,所以只要我们办事时,室友们都能听到女友销魂的娇吟浪语。

女友对于室友们言语上的调侃,以及那猥琐暧昧的目光,一开始总是害羞地红着脸,但随着时间推移,她也渐渐适应了室友们的胡言乱语,甚至还能找机会反击回去,把那些只能看A片打手枪的宅男们,打击得体无完肤。

由于女友先前提过,对纹身有着特殊的狂热兴趣,所以正式拜阿德为师后,她都会利用课余时间开始写写画画,完成师父规定的作业后,用挂号信寄出让老师点评,然后再根据师父的意见修改图样,精进自己的绘画功力;除此之外,她也经常利用周休二日回台北,直接在纹身店里学习更专业的纹身知识及技巧,一步步实现她的梦想。

女友的爸爸自从答应了她的条件后,加上我也不反对她从事这行业,所以父女俩经过几次深入沟通之后,他对她干脆采取眼不见为净的放任态度。

正因为如此,当女友第一次穿着细肩带的T恤回家,故意让她爸爸看到肩胛上的刺青图案后,他只是稍微念了两句,就出门找朋友喝酒解闷,默然接受女友身上有纹身的事实。

有了这个开端,女友在她家的衣着尺度也愈来愈大,而这种衣着尺度的后遗症就是让她的弟弟启明,经常对她提出了非份之想的要求。

而女友也在我的默许之下,开始利用在台北学习纹身的闲暇时间,玩起了姐弟恋的乱伦戏码,而且还真的把每次和她弟弟做爱的过程,用我买的迷你DV拍摄下来,然后等收假时回到学校宿舍,和我边做爱边观赏她的浪荡淫态。

“老公,你真的很变态耶!每次都要我拍这个,害我现在和启明做的时候,如果不拍的话,反而觉得怪怪的。”

“那启明怎么说?”

“他是觉得很刺激啦。不过我怕这样下去,他以后真的交不到女朋友。”

“那妳呢?你觉得如何?”

“就……把他当固炮呀。唔……老公,经过你调教之后,我好像也觉得跟自己的弟弟做爱,真的很刺激,很兴奋耶。”

“那启德呢,会不会想跟他做?”

“嘻嘻,他呀,自从把人家搞大了肚子,被爸爸硬逼着娶回家后,就被那个大肚婆管得死死的,所以只能利用晚上他老婆睡着后,偷偷看我和启明的影片打手枪。”

“那……妳爸呢?”

“我不想对不起妈妈,更何况,他还有姑姑呢。唔……老公呀,你真的好变态耶,别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不要出轨,就只有你鼓励我跟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唔……你会不会哪天真的叫我陪你和陌生人联谊,或是要我假扮援交妹接客?”

经过调教之后,女友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单纯如白纸,所以有时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言行举止,连我都会感到尴尬不已。

“怎么可能!你是我最心爱的女人耶!”

女友全身赤裸地横坐在我的大腿上,搂着我的脖子,穿了鼻翼环的小巧琼鼻皱了皱,轻哼:“哼哼,最好是没有。”

看着女友身上的环饰,我总不由自主地想起陪她去穿环时的情景。

原本我以为,女友顶多穿乳环而已,但没想到她到了阿德师傅介绍的店家之后,一开始只是穿了耳环,然后隔几天,又要求我陪她去穿肚环,然后就像穿环穿上瘾似地,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穿环,以至于她现在身上的环饰,和妹妹身上的环饰几乎不相上下。

不仅如此,她有一天还不晓得哪根筋不对,竟然在阴唇上纹了和乳头相同颜色的色彩。

我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她居然回答:“听说那里如果经常使用,很容易变成又黑又丑的黑木耳,所以我想永远留下现在看起来还不错的颜色……”

听到这个答案,我只能无语凝噎。

于是乎,每次和女友做爱,望着那淡粉色泽的阴唇,总会想到纹身师傅上色时,不停地拉扯翻弄那两片小巧唇瓣的情景;虽然他刺绘时眼神专注,心无旁鹜,但我在一旁观看时,总觉得他在玩弄凌辱女友的私处。

不仅如此,就连我吸舔把玩女友穿了乳环的美胸时,也会想起师傅当初穿刺乳环前,不停地揉捏搓揉她的乳头的画面……尽管他的举止没有任何邪念,但仍让我没来由的涌起了浓烈的醋意。

每当想到这些情景,又不由自主想到女友背后的裸体肖像纹身,是由女友主动提出裸体让师傅拍照寻找灵感,那股浓烈的醋意,就不知不觉转为莫名地兴奋,而使得我在抽插女友时,总会不受控地粗暴起来。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女友对于我粗暴的行径非但不排斥,反而我表现得愈粗暴,她的情欲变得更加亢奋,很快就被我干得高潮连连,甚至还出现好几次连续潮吹的夸张情形,令我不禁怀疑,她是否真如爸爸所说,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极品性奴?

为了寻找问题的答案,我难得打电话向爸爸请益之后,我从要求女友上课时也不能穿内衣裤,要不然就是穿着薄透的细肩带上衣,搭配醒目的比基尼内衣,下半身则是要求穿超过大腿一半的短裙。

有时和女友逛街看电影或吃饭,我会要求她塞遥控跳蛋,然后就在人多的地方随意按下开关,享受女友紧抿着嘴唇,对我投来的幽怨目光。

虽然女友每次都会骂我变态,但只要调教游戏开始之后,她玩得比我还要投入,以至于游戏结束回到宿舍后,蜜穴早已泛滥成灾的她,更是舍弃以往的矜持,主动向我求欢。

经过几次的调教试探后,我终于确认,女友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性奴,也因此,我的调教尺度渐渐朝重口味的趋势发展。

随着调教尺度愈来愈大,女友的气质也有了显著的变化。以往的保守气质美女,如今表面上依然端庄优雅,然而若是仔细观察,便能感受到她举手投足间,自然散发出一股不甚明显的妖艳气场,让人看了之后,会不由自主地对她遐想连连。

这些无形的变化,女友自己感受不到,然而和他朝夕相处的我,则有深刻的体会。

就像现在,女友穿了一件长度只到屁股下缘五公分的前扣式细肩带,绿底白圆点碎花的连身短裙装,搭配三吋高的白色高跟凉鞋,亲密地挽着我的手在校园里闲逛着。

若从远处看过来,女友看上去就像端庄的气质美女,然而只要走到她面前两公尺,便能看到她胸前那对雪白的乳肉,以及衣服上明显的激突痕迹,如果再凑近一点,更可以隐约看到裙底里面的黑森林。

“老公,刚才好多人盯着我的咪咪和穴穴呢。”

“呵呵,你不是很喜欢吗?”

“哪有!我是配合你的变态癖好耶!全世界就只有你这种人,喜欢自己的女人露三点给陌生人看。”

“是吗?那我检查你的穴穴湿了没?”

“你很变态耶!这里人来人往的……”

我搂着女友的腰,趁她不注意时,迅速将手伸进了她的裙底,而她则是惊呼一声,然后便紧张地抱着我的腰,目光迅速在四周游移着。

“嘿嘿,还说没湿,你看这是什么?”

女友看着我指尖的透明津液,瞬间浮起两朵臊羞地红霞,但下一秒忽然张开了嘴,含住了那沾了淫水的手指,用她那穿了舌环的香舌一卷一吸,然后便若无其事地装傻说:“没有什么东西呀。”

“还跟我装傻!哼!你真的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唔……我们去厕所,我要打妳的屁股!”

“要戴项圈吗?”

“咦?你带了?”

“嗯嗯。”女友点点头,还把背在肩上的大包包拿下来,打开给我看,里面不但有项圈,还有绳子及口球……等SM道具。

“小蝶呀,你的口味愈来愈重了。”

“还不是被你调教开发出来的。”

“唔……有跳蛋吗,我们先玩跳蛋。”

“在这里?”

“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你要塞快一点,要不然被人发现就完了。”

“放心啦,你老公──我──的技术很棒。”

随着话落,我立即把手伸入女友的包包,翻找片刻之后,就拿出了粉红色的跳蛋,借着女友身形的阻挡,飞快将它塞入了女友的蜜穴,随后另一只手则是伸进了女友那件连身裙装腰际的口袋,摸索了一阵后,才将跳蛋的开关,从口袋内部割裂的缝隙拉出,就这样放在口袋里。如此一来,只要没人伸进女友的袋,就不会发现这个粉红色的怪异装置。

忙完了一切,抬头看女友,只见她臊红着脸捶了我的肩膀一下,微嗔地说了四个字。

“变态主人!”

“呵呵,如果我变态的话,当初是谁提议在口袋里割开,说这样就可以放跳蛋开关,而且还细心地把裂口缝上边线呀?”

“唔……是淫荡的小蝶奴奴。”

我摸摸她的头,轻笑道:“呵呵,不错,愈来愈有乖巧性奴的样子了。”

“那有没有奖励?”

我不答反问:“你想要什么奖励?”

“唔……我上次画了一幅图,阿德师傅看了之后说是我画得最好的一幅,所以我想……”

看到女友那怪异的言行,联想到她的嗜好,我不禁吞了口口水,试探性地问她:“呃……你该不会想把它……纹在身上吧?”

“我想当做纪念,可以吗?”

“唔……图案多大?”

“没有很大啦,我打算纹在小腿外侧。”

“什么图案?”

女友拿出新买的手机,打开图档后递给我。乍看之下,我以为是一朵普通的紫色的百合花,但把图放大之后,我才发现,那些花茎,花叶的线条,以及叶子上的脉络,竟然是一首英文的爱情诗。

由于女友的爸爸从小就想把她训练成才艺美少女,将来就有机会结识政商名流,进而藉此嫁入豪门,成为衣食无忧的高贵名媛贵妇,所以她可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为这个原因,她学这门人体艺术学得特别快;据说,阿德师傅除了让她没事就多练习绘画技巧,欣赏国内外的刺青作品外,已经同意她开始用猪皮练习基本功──割线。

其实我对绘画一窍不通,可是纹身师傅既然都难得称赞了,我相信她应该画得不错;不过话说回来,女友听到我随口称赞几句,就马上打蛇随棍上地提出想要奬励……先不提她的态度,单就她提出的奖励方案,我还得认真考虑。

如果女友要包包衣服鞋子这些外在事物做为奖励,我说不定心情好就答应了,可是她竟要求纹身……。

尽管我对她那异于常人的特殊兴趣没什么意见,可是她的背部已经有那么大的图案,再加上屁股上的彩蝶,我觉得如果再增加图案就太OVER了。问题是,对于一个已经纹身纹上瘾的人来说,如果身上没有偶而增加一些图案,就像毒瘾发作般地浑身觉得难受。

正因为如此,当我沉吟好一会儿,最后拒绝女友要求的奖励时,女友就立即扁起了嘴巴,不停地嘟囔着我听不清的碎语,而我冷眼看着她或流露幽怨的目光装可怜,或是嘟起了嘴巴装生气的拙劣演技好一会儿,冷不防地把手伸进了她的口袋,直接打开了跳蛋的开关,并且一下子就转到最大的强度,令女友就地蹲了下去。

“喔~~变态老公~~快关掉啦~~会……会受不了……”

“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叽叽歪歪的?”

“唔……不……不敢了……”

听到这句话,我才把调整强度的旋钮转到微弱,随后拉她起来。

“老公,不是说好关掉吗?这样一直振……穴穴很难受耶。”

“嘿嘿,谁叫你不听话。”

“那你要怎么样才原谅我?”

“唔……我好像还没看过你帮流浪汉口交……”

“不要啦!很恶心吶……换一个好不好?”

“那……绑八字缚,然后塞口球到公园,找几个流浪汉帮你舔穴?”

“喔~~黄政伟!你真的很变态耶!”女友把手伸进了口袋,想要关掉我又偷偷转到最强的旋钮开关,但我却紧紧抓住了开关,以至于她又在跳蛋的强烈振动攻势下,忽然紧搭着我的肩膀,气喘吁吁地哀求着:“不……不行……要……要到了……”

“嘿嘿,小蝶,你太淫荡了,我随便说说,你就兴奋到高潮了。看来,你并不排斥让陌生人玩弄嘛。”

话声未落,女友竟直接蹲下去,捂着脸嘤嘤啜泣起来:“呜呜……黄政伟,你是不是嫌我脏,所以要用这种方法羞辱我?”

“呃……你怎么会这样想?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我并不在意这些吗?”

“应该说你不在乎吧?”女友站起来,边捶打我的胸膛边咒骂:“因为你不在乎我被其他男人玩过,所以更不在乎把我送给更多男人玩。既然你有这种想法,干脆叫我去当援交妹算了!这样我可以帮你赚钱,又能满足你的变态癖好,这样你满意吗?”

“呃……老婆,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你别误会了。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最纯洁的性感女神。刚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情趣而已……”

“哼!你如果没有这种想法,怎么可能说那些话?你明明就不爱我,所以即使别的男人玩我,你才会完全不在意。”

“老婆,你别胡思乱想啦,根本没这回事。我……唔……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设定这种情境模拟剧情了。”

“这可是你说的唷。”女友嘟着嘴说道。

“嗯。”我点点头。

“那……纹身的奖励?”

我点了女友的额头一下,无奈地说道:“随便你啦!如果我不答应,说不定你就给我玩先斩后奏的把戏。”

“嘻嘻,老公,你最好了,我爱你。么么达。”

看着女友含泪带笑的得意神色,我才恍然大悟!

“靠!妳居然耍我!不行!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你好看!”

“老公,人家今天让你随便玩。”

“单尾鞭也行?”

“嗯。”女友竟然开心地点头。

“那滴蜡呢?”

女友摇摇头,说:“那不好玩啦!只有第一层会痛,之后就温温热热的,没什么感觉,而且事后还要清理冷却后的蜡块,真的很麻烦。”

“唉~~我该怎么说你才好呢?”

“嘻嘻,谁叫你把人家的身体调教得这么变态。”

想到女友竟然喜欢重口味的SM玩法,我就感到无奈。

当初只是抱着多尝试不同性戏的好玩心态,和女友玩了滴蜡,没想到就这样开启了她的受虐基因。然后和她看了几部SM类型的片子后,有一天和她做爱时,做着做着,她忽然要求我用力打她屁股。

一开始只是用手,后来她竟觉得不过瘾,然后就要求我用皮带,之后换成爱的小手,没多久就自在在网路上订了各种SM专用的皮鞭;而她尝试了许多不同类型款式后,她竟然最爱那种打了有清晰鞭痕的单尾鞭。

这种鞭子长得和藤条差不多,可是又细又有弹性,轻轻一挥就有令人胆寒的风切声,而稍微用力打在身上,立即浮现出红肿的细痕,假如再用力鞭打的话,这些鞭痕起码要一个礼拜才会慢慢消散。

我曾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喜欢这样?而她的回答是:“我觉得身体的疼痛,让我有洗涤心灵,有一种得到救赎、原谅的奇妙感受。”

对于女友这套诡异的说辞,我实在很难理解。

说来也奇怪,妹妹也曾要求我用散尾鞭打她,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下不了手,可是当女友提出这方面的要求时,我就觉得兴奋又刺激,而且下手毫不手软,尤其是看到女友泪涕俱下,痛苦哀号的可怜模样,更刺激了我那莫名地嗜血欲望。

每次打完之后,看到女友遍体鳞伤的清晰鞭痕,我又涌起了莫名地愧疚与歉意,然而女友知道后非但不以为意,反而还好声哄慰我说,她的身体虽然疼痛,可是心灵像得到解脱救赎般,觉得非常开心与快乐。

于是乎,每次我和女友玩这么重口味的性戏时,我和女友两人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痛并快乐着!

*********

转眼间,我和女友终于大学毕业了。

毕业之后,在当兵前,我和女友就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步入了结婚礼堂,成为拥有合法做爱及怀孕权的夫妻。

结婚之后,原本妹妹帮我们准备的新房尚未完工,而我考量到小蝶和爸妈同住会不习惯……其实主要是不想让爸爸每天和她搞在一起,所以两人商量之后,就决定在外面租房子。

虽然小蝶决定踏进人体艺术行业,可是她实际参与这行没多久,阿德师傅还不放心让她实际操作,这也意味着她未出师前,完全没有收入,于是我不得不把之前投资的基金股票全部清空出场,留了一笔生活费给她,我才放心地入伍。

等到退伍之后,我幸运考上了高普考,成了公职人员;这时,妹妹也大学毕业,只不过她毕业之后,竟然去考了一张代书执照,然后在代书事务所当了一阵子的代书,摸清楚各种游戏规则后,就利用那笔大乐透的奖金,发展她的包租婆事业。

妹妹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然后没事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四处看房子,买下具有投资潜力的物件后,就花笔小钱装潢后出租,靠那些可观的租金,过着低调的隐富生活。

当妹妹最初买下的预售屋交屋后,她也搬出去自己独住,并且邀请我和小蝶入住楼上的另一间新屋。

于是乎,我每天下班后,会先到妹妹住的楼层,陪她聊天做爱,等到小蝶工作结束回来,我们再一起吃饭,之后若不是玩3P,就是牵着两女的手在社区或公园散步,有时玩玩遛美女犬的游戏,在幽静的角落和她们打打野炮,满足了两女之后回家了社区,和妹妹道了声晚安后,才牵着小蝶的手回到我们的家。

就这样过了半年,在小蝶的要求下,我让她怀孕了,而妹妹知道这个喜讯后,自然要求我也要比照办理,于是在小蝶怀孕半年后,妹妹也有了我的小孩。

之后,小蝶为我生了一个女儿,而妹妹则是生了儿子,于是我们一家五口,就这样过着多元家庭的生活。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