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为作者的小说 佚名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短发少女 短发少女

    小修的妈妈是在我跟小修四岁的时候不幸过世的。  死因是交通意外事故,在她买完晚餐要回家的途中,由於开车的卡车司机打瞌睡,竟然冲进了人行步道而撞上她,听说好像是当场死亡。  小修是在我念幼稚园的时候,住在我家附近的同年龄男孩子。在他柔顺平直的短发下,我看到他的眼泪像雨滴一样不住地流,可以看出他深切的难过。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短发少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短发少女》,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修的妈妈是在我跟小修四岁的时候不幸过世的。  死因是交通意外事故,在她买完晚餐要回家的途中,由於开车的卡车司机打瞌睡,竟然冲进了人行步道而撞上她,听说好像是当场死亡。  小修是在我念幼稚园的时候,住在我家附近的同年龄男孩子。在他柔顺平直的短发下,我看到他的眼泪像雨滴一样不住地流,可以看出他深切的难过。

《短发少女》 尾声 「再见了 小修」 免费试读

这之後,又过了近六年的时光。

虽然有过许许多多的事,但最大的变化则是我和修作都进了大学。

我上的是可以通学的本地大学,而小修则是东京的私立大学。

修作就近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而我和小修的同居生活也画上了休止符。虽说是不得已,但在家 头举行送别会的时候,还是哭得跟泪人儿似地。

虽然只有一年的同居生活,但我还是因为可以填满我们分开十年的空白时光,而十分高兴地渡过「和小修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日子。

在考试的压力下,还是偷闲在高三时一起到海边去。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庆幸可以上得了大学。

海边、电影、野餐、夜晚的公园等这些琐碎的事说也说不尽,总之,这些都为我们已经所剩无几的高中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特别是在记忆中所渡过的最後一个夏天。

就因为如此,离别时的苦楚也更加深刻。

就这样,从那年的春天起,我和小修便开始了各自的生活。住的地方虽然又隔远了,但两人的心意却从未远离过。

确实,一起的时间是减少了,但却也因为距离的关系,而更清楚了彼此的重要性。

其实每个月都有两次会约在某处见面的。

但是,还是有着想见却没办法立刻见到的不便性,此外,也曾因意见不合吵过几次架,还曾有过认为「已经完了」的时候。但是,由於渡过这些危机,也使我自己更加确信了对小修的感情。

那年的年底,调派期间结束,小修的父亲从澳洲回国了。

那般正经的感觉还是跟记忆中的一样,只是像刚打完高尔夫球的黝黑皮肤,看起来比以往健康多了。

隔年的夏天,爸爸妈妈从非洲回国,就像是安排好的一样,姊姊也要结婚了。对方是当地公立小学的一位男老师,和姊姊似乎是同年。是个身材高,人又和善的帅哥,想法也和傻大姐的姊姊很相配。两个人站在一起还蛮登对的。

这位即将成为姊夫的人,竟是以前常来家 游玩的《宪一》,我真是惊讶得讲不出话来。知道後再看看他,果然还留着昔日的模样。

姊姊和《宪一》的结婚典礼,是在十月的一个晴朗日子 举行的。

穿着纯白结婚礼服的姊姊,真的是好漂亮。

这一天的来临充满了喜悦,化为柔和幸福的钟声,将美丽的姊姊团团包围住。

而和姊姊的新娘姿态一样记忆深刻的,便是婚礼中爸爸的那张脸了。被称做「大胡子不倒翁」的爸爸,有着大胡子的脸变得红通通的,拼命忍着快哭出来的表情,让我实在想要笑出来,但又想到若是我要结婚,爸爸也是同样的一张脸时,便又忍不住地红了眼眶。

相较之下,妈妈就显得没那麽难过,她一直说:「好在可以在三十岁前嫁掉」,也三不五时地对我念道:「奶也快点准备,好报答一下父母吧」之类的玩笑话。

不过,即便是精明的妈妈,可能也不知道我早已决定了「出路对象」,只不过在等机会公开罢了。

结果,等到两人都大学毕业,和姊姊差了三年的时间,我和青梅竹马的《小修》高梨修作结婚了。只是,我们两人只去登记结婚,并没有举行婚礼。因为,我和小修的结婚典礼,已经在以前的神社那个秘密场所举行过了,而且,总觉得光是形式这种表面的东西,会破坏掉那时候两人纯真无邪的心意。

但是关於这件事,姊姊却很反对。她认为结婚是一生一次的大事,还是要举行典礼较好。姊姊似乎对她结婚时,全身穿着纯白的新娘服感受很深似的,因此希望妹妹也能体验看看。

而妈妈却认为只要我们高兴就行了,因而对我们的决定毫无意见。

但是她却直嚷着要把省下来的钱拿去吃些好东西。

争论的焦点最後放在婚礼的举行与否,对於我结婚这件事很想提出看法的爸爸,却因始终插不上嘴而一个人生着闷气。再加上妈妈似真似假地说着:「再等奈奈也嫁出去了,我们俩乾脆就到非洲永久居住算了」,更是叫他浮现出一脸无法言喻的复杂表情。

经过些许的意见争执後,最後还是如我们所愿,不再举行典礼了。

於是,我和小修一起向户政机构提出结婚证明。

现在的我於休息室忙着做准备的工作。一看时间,是下午两点零五分。已稍微过了预定的开场时间。

我现在身穿的是一件纯白长礼服。

我实在不适合穿这种像是公主模样的礼服,这让我不禁感到有点别扭,因此直到时间快到时才开始准备。

爸爸和妈妈早已先前往会场了。

静静地坐在化妆台前的我,任由姊姊为我梳理着一头垂肩的黑发。

最後,由姊姊为我梳齐了前额的浏海。

「这模样感觉如何?」

确认过镜中她为我整理的发型後,我点点头说:「嗯,OK!」便从椅子上起身。

「果林,真的好漂亮喔┅」

我往镜中一看。

嗯,美人、美人。小修会喜欢上也不是没道理的,是吧┅

一切准备都已经就绪,不快点不行了。

会场上被招待的宾客们,一定都在等着主角的登场了。

对着往门口走的我,姊姊搓着两只手说道:「真的这样就好吗?一生只有一次而已,还是好好举行个典礼较好,不是吗?」

姊姊也真是的┅

从今早开始便一直重复着这些话,真是耳朵都要长茧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转身面向姊姊。

「果林┅」

「这样就好了。我和小修的婚礼老早就举行过了。」

「但是┅」

就在姊姊又想说些什麽时,房门被打开了,是奈奈。

奈奈今年也十九岁了。身高稍微长高了些,脸庞也少了点孩子气。

奈奈用着卡通人物的语调说着。

「林姊,准备好了吗?大家都在等着喔!」

大概是看我还不出现,被妈妈叫来看看情形的吧。

真是碰巧了。

刚好可以藉机结束和姊姊的对话。

虽是个任性、自以为是又不可爱的妹妹,但有时候还是有派上用场的好处。

「嗯,现在就出去了。」

说完,我走过站在房门旁的奈奈身边时,奈奈目光停在我的右手上。右手中指上,充满了回忆的戒指正闪闪发着亮光。

「 ?」

「什麽?」

对着停下脚步的我,奈奈一脸更像笨蛋地说:「好奇怪喔。结婚戒指不是都该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吗?」

要是在平常,我一定会捏住她那张自以为是的小嘴,但今天我只是用自信满满的笑容回敬她。

「这样就行了。」

「 ?什麽?为什麽?」

这是我和小修重要的秘密。才不要浪费唇舌去跟奈奈说呢。

「小孩子不懂的啦!」

「 ?说什麽啊!又把我当小孩子看了~」对小孩子,当然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罗。

丢下噘着嘴的奈奈,我从旅馆的走廊往宴会会场前进着。穿着不太习惯的高跟鞋和长礼服,走起来还真是吃力。

会场就在下一楼。要等着不知何时才要来的电梯,不如走楼梯比较快。

本来应该是要在姊姊的陪同下,缓缓地步入会场才是,但一等准备完毕,我便等不及要以新娘的姿态和小修见面了,而我的脚步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小跑步。

下了楼梯,一直往走廊走去,便看到了位於前方的宴会会场。门口立着「高梨。夏川两家结婚宴会」的牌子。

似乎所有的宾客都已到齐了,桌面上铺着白布的招待处上,看不见一个人影。就在要打开大门时,因使用电梯而反倒慢了的姊姊和奈奈,终於追了上来。

「慢点,果林┅」

不理会制止我的姊姊,我走进会场之中。察觉到主角登场的几个人开始鼓起掌来,不一会儿,会场中便充满了欢迎我的掌声。

真是盛大,不过这让我感到有点害羞。

会场之中,有许多都是认识的面孔。

姊姊的先生宪一,因工作关系住大坂的小修父亲,国中时的导师,高中的同班同学,大学社团的前辈们┅

当然,还有一些完全不认识的人。大概是小修东京大学 的朋友或远房亲戚之类的吧。

会场的人群中,我搜寻着另一位主角。

在那 ┅

西式礼服装扮的小修,正在高中同班同学的包围下背对着这边。经其中一人的提醒,小修才转身面向我,浅浅地微笑着。

一看到小修,我便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

再见了,小修┅

和《青梅竹马的小修》,在此要说再见了。过了今天,高梨修作不再是《我的儿时玩伴》,而是《我的另一半》了。

面对着飞奔入怀的我,小修┅不,我的另一半,温柔地把我抱起。

再见,小修。以後请多指教了,我的另一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