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后宫·大观园记》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后宫·大观园记》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后宫·大观园记 后宫·大观园记

    这部小作品,是一部意淫情色小说。写出来,纯粹是满足作者的一些意淫幻想,包括后宫幻想、红楼情结等一般屌丝男常有的意淫梦。在最初开始构思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自己要写多少,写多快,是否要写完。到了第八十一回,回头一看,居然也已经写了七、八十万字,质量是很一般,见不得人,更不好意思自称什么“经典情色小说”,但是至少,绝对没有一断章节是抄袭借鉴、或者复制黏贴改个人名什么的,因为作者要意淫,所以要就要意淫到爽,细磨功夫还是下了一些。只不过为了意淫,胡乱设定、瞎写背景、遣词荒唐、语句不畅、逻辑不清是很多的,读者来看这部书

    hmhjhc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后宫·大观园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后宫·大观园记》,是作者hmhjhc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部小作品,是一部意淫情色小说。写出来,纯粹是满足作者的一些意淫幻想,包括后宫幻想、红楼情结等一般屌丝男常有的意淫梦。在最初开始构思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自己要写多少,写多快,是否要写完。到了第八十一回,回头一看,居然也已经写了七、八十万字,质量是很一般,见不得人,更不好意思自称什么“经典情色小说”,但是至少,绝对没有一断章节是抄袭借鉴、或者复制黏贴改个人名什么的,因为作者要意淫,所以要就要意淫到爽,细磨功夫还是下了一些。只不过为了意淫,胡乱设定、瞎写背景、遣词荒唐、语句不畅、逻辑不清是很多的,读者来看这部书

《后宫·大观园记》 第一百零五回:优伶奉承贪生一念,小婢密语春思几分 免费试读

却说第二日,冯紫英起来,云儿伺候着洗漱,用过早点,他便整冠束带,唤家人常随跟了,离了云儿处,去詹事府点卯。

一时读了日常禀帖,又见了几个小吏,便叫下头“取了昔日里罪余的嫔妃家书来检阅,要查案子”,到了午间,见是个缝儿,便要出门去顺天府勾当。才到门上,可巧见是敬事房采办内宫文墨用度的小苏拉太监来取对牌,想起一事,叫住那小苏拉太监,只问道:“现如今瞧着你们内里办差,越来越不经心了,头回在园子外看到你们送到五爷园子里的内用书卷,都不用书格,只用个箱笼摞着,这成什么体统?可有另具形录名册?回头大内也要备着原本,弄混弄丢了,你们几个剥了皮也担罪不起。好好一座紫禁城,给你们这群没体统的奴才,弄得东拉一件西拉一件的。等爷空了,定要好好回了五爷和军机,整治你们一番。”

这小苏拉太监是伺候惯这些朝臣门奴的,俯仰之间,已是揣摩其意。原来其时天下文字笔墨皆有朝廷管制,一为管束人心、二为愚蒙子民、三为昌化圣教。

如有一等淫词艳赋、春宫图鉴、风月古记、小本传奇,乃至教养女儿家古怪淫行、别样妖娆、娇风奴德的传世书籍,本就为士大夫所不齿,更是断断不可流于外间。

偏偏那大内太监虽不能人道,却最能揣摩其主人性情,知道凭是那天子宗室、亲王阿哥、六部执宰、公侯大臣,明面上越是正经人家,其越有不肖子弟偏最好此道。更有那一等士大夫,最爱府中妻妾性奴,用尽了风月小意头来伺候,却偏偏道貌岸然、自持端正说不出口的,如此便更爱用此等书卷,教养宫中府上女儿奴婢。更不要说一些王侯子孙,不过是承着祖上功业,手不能提肩不能担,除了“风月云雨”一概不知……故此大内历来有惯例,收藏此类书卷,分门别类,造册入库,誊写抄本,却也不好明说,不过是睁眼说瞎话,只当是“收天下文卷”

“查验典籍”的名头入库罢了。除了供奉天子内宫用途,太监们也夹三带四的,给些侯门望族送去抄本当是孝敬。只是如今,偏有个和亲王五阿哥弘昼,却是个荒唐不羁的,竟丝毫也不忌讳,三天两头下条子,明目张胆的就叫内务府呈贡此类书卷入大观园中,给他的性奴“小主”薛氏宝钗检阅分发,竟是一副摆明了“本王就是要调教女奴”的模样儿。内务府咋舌之下,自然更只有小心巴结,四方搜罗……只这小苏拉太监寻思着:这等事情,无论如何好说不好听,这当官的个个好色,却个个都说自己不好色,才是规矩;这冯大人如今问起,想来也是府上有所需要,借着由头点拨自己顺着这个话题说话罢了。

这起子太监本就是宫油子,一时又有了主意,立刻转了巴结笑容道:“回大人,大人只管放心,敬事房管的内用书卷,都是有册子的……便是贡到五爷园子里,也是寻人抄录了的印刻本,一本刻五本,原本造册入库不得擅启,是大内的老规矩了。奴才岂敢疏忽……”说着,从靴筒里取出一个小册子里,打开念到:“历来送到五爷园子里的书卷,共六十五种,两百四十二卷……有《太真旧事》、《婵娟野语》、《罗衫弄玉》等各三卷、《百羞经》、《落珍珠》、《婵娟录》等小本各三卷……”

冯紫英本不过是出门时偶然想起,听着太监饶舌,一边跨出门,一边挥挥手笑骂道:“混账,难道还一卷卷念来?六十五种你爷我听到什么时辰去?回头送一本名册到我这里,我要清点的……”

那太监就腿儿陪走几步笑道:“是,是,里头还有几本孤本的抄本,送过来大人一并查验,算是个抽查检验呢……大人若发觉错了,只管打折了奴才的腿……”

冯紫英也是好笑,又啐骂两声,抛下那太监,出漏街,看看天色尚早,便叫了一顶小驮轿,去顺天府里见府台鲁务治,只说是要见见昔日里囚的那个“小颜生”。那鲁务治连声恭维之余,也知道是王府秘闻,不好打扰,自然由得冯紫英去。

说起来,这小颜生亦是个可怜的,他本是京中梨园名班“寿熙班”的小旦,虽是优伶,也是公侯名门进进出出,素常有些脸面的人物。阴差阳错被冯紫英误捕,还供出柳湘莲来,惹出和亲王行宫大观园里一场泼天大案;那尤三姐被处置、柳湘莲私逃乃至最后情妃秦氏可卿自缢天香楼上,说起来都因此而起。虽然于他本是个“误捕”,但是毕竟说到头,他也的确是个“贼”,偷过大观园里古董,冯紫英以贼名儿拿了他,也不算冤了去。那顺天府鲁务治却也聪明油滑,不肯轻判也不重罚,只稀里糊涂罚他个狱中苦役。这小颜生亦曾央求原本寿熙班的班主、并几个昔日里的恩客上下打点,素年积的金银梯己在顺天府里使了个干净,却也不过是换来狱中些许善待,并出不得大牢去。在狱中七、八个月,他是个优伶出生,又生得俊俏,自然少不得胁迫之间,供狱中营兵奸污淫乐、消遣男风。他也算是昔日里京中名伶,交识得不少京城里男女粉头,更不得已间,替几个狱卒、师爷、牢头拉拉皮条,哄骗些个幼年的男女小伶童来顺天府大牢里“出活”。说起来,那昔年风光时节,这小颜生也自认是个雅致伶人,不过是偶尔给王公贵族们玩玩身子罢了,如今才是污秽不堪、日夜煎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里头的悲苦形容不尽。

这寿熙班虽是戏班,王公贵族里跑得勤快、六部里人事通达,本来也算是京城梨园行里的一霸,有头有脸的班子,寻常衙门都不来招惹。漫说放账借贷、强沽幼伶、欺行霸市、逼奸女童,就是倒卖贼赃、关说官司甚或掮卖爵禄也是常有的。这一干戏子,攀龙附凤得意之时,自以为也算是“人上人”了,酒楼茶馆里每每耀武扬威、说尽天朝文武大事、戏谈王侯闺中秘闻,踢天弄井、吹牛拍马,一时也是别有一番风光。奈何寿熙班得罪当今五阿哥和亲王之事,京城上下无人不知,纵使弘昼自持身份尊贵未曾荼毒,又有哪个衙门、哪部府寺、哪方贵人、哪家公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为了个戏班子,冒风险惹这位天字第一号荒唐王爷不高兴?一时树倒猢狲散,飞鸟各投林,平日里奉承的那些“恩客”个个好似路人。如今班子早就没了,昔日繁华散尽,一众略有颜色的伶人都各自投人去了,柳湘莲下落不明,那寿熙班班主更是南遁两广另谋生路,算起来,只这个倒霉蛋小颜生死不死、活不活的困在顺天府狱中。到了此刻,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真正天家贵胄,点滴是非恩怨,也不是他们这等身份的人招惹得起的。他狱中每每也只能自叹,这所谓:贵人一俯仰,黎庶几年忙;王侯一交错,贵人皆荒唐;天子一颦笑,王侯也堪伤……却也无可奈何。只盼过两年风声淡了,再求求鲁府,寻个生路出去,离了此处南去,此生不再踏足京城了。

便是今儿冯紫英,到了牢里提见他。眼见这“小颜生”,昔日里也算是个俊俏粉头,如今被囚了已大半年,形容憔悴、泥垢污浊不成个体统,哪里还有半分粉头小生的模样,七分厌恶之余亦有三分嗟叹,却只端坐了,半日默然不言。那小颜生更不知这个活阎王来是祸是福,也只好怯生生跪着赔笑……

好半日,冯紫英倒似乎想透了什么心思,想想这不过是笼中一鸟,也没旁得值当的跟他废话,只呆着脸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官话,又道:“……本官是看你还有三分可用之才,又是个优伶,给你寻条生路。如今天子身子欠安,京中戏班都遣散了,可巧,有个要紧的会作诗的大官……他家里要给夫人办寿辰,还少一班内帷好戏,却夸口说熟戏不听,就要新奇的……本官麾下有几个不学好的小杂毛,说起有个传奇本子,你可寻几个昔日里梨园行的朋友,要好颜色的,来好好殷勤排来,赶明儿去伺候那门贵胄,伺候的好……将功折罪,鲁大人也有面子,抬抬手,说不定你能早些出去”。

那小颜生此刻但能出狱,便是做牛做马、做鸡做鸭也是欢天喜地,何况只是排戏,本来便是轻车熟路;便哭得稀里哗啦叩头道谢,又索要本子,又被冯紫英啐一脸骂道:“混账!若有本子,还用你做什么……只有一个故事,叫什么‘杨妃凌香’。也是你们梨园行的古记了,只是你年轻,未必就演习过,回头……你寻几个昔日里懂戏的夫子一起斟酌,排出本子来就是了……自然……这戏风流,要有些风月意头,怕犯了国家法度,外头找人演了更怕有人说有伤风化……如今你本来就是戴罪,只是试演,那大官本就是管着文字戏理的,给他瞧瞧,算是验看,若演的好,就罢了,若大人们说还是不妥当的……就只演一回也就是了。”

小颜生听得糊涂,也觉着似乎这会演戏别有玄机,只此刻他但能出去便好,心里琢磨也无非是哪家风雅王公,要看个风月戏码,于他此刻,亦不算什么。又听着冯紫英口吻,似乎要自己认承原本有这么本子,想来是这大人不肯担干系,又不知道是奉承哪家公侯的,自然满口子答应奉承:“《杨妃凌香》是听过,自然是本行老戏。不过小的才疏学浅,不曾扮演,总归还认识几个俊俏的女孩子,才学戏,口音清亮、条子也顺,再寻几个老夫子来教习,一并叫来排演奉承,供大人……娱乐”

那冯紫英知他满口子胡说只是求生,便笑笑也不再说旁的,只说回头让小厮送那传奇脚本草稿来,让小颜生出去寻人排戏就是了,他也不肯再去见那鲁府,只留了个话儿就是了,那鲁务治自然更无异议,差公差释了小颜生回家,只命邻里保甲好生看管也就是了。

冯紫英忙完这头,才又回府,却正好,有崇文门送来了两车盛京贡来初春用的柳叶梅花炭饼来,叫詹事府分派诸王公阿哥,崇文门送到他府上便是亲近贿赂的意思。他知道这定是“先给五王爷”的意思,见天色不早,思量再三,还是决定亲自押着炭车,再来大观园里,只想借机或可再见见弘昼,一则听听话头,探探风色,凭有的没的和弘昼再说说话,摸摸这主子心思;二则也是寻寻机会,看看能不能就着“要个奴儿”的话由,再和王爷接接话头;三则就是诸般都不妥,只怕也有机会再见见那晴雯一面也是好的。

哪知那炭车沉重,只能用马拉,凭怎么也不好在京城里一味鞭打吆喝催促快行,一路迤逦到了雀思门上,天色却也渐渐红日西沉……宫女太监都是他素日里贿赂遍的,自然也通传到二门上,晴雯也不曾出来,倒是怡红院里的小丫头碧痕堪堪来了。这碧痕一身碧色掐粉棉袄、一条素色百褶裙也是窈窕有致,却过来也见过冯紫英,笑着万福只说:“是冯大人,我们袭人姐姐说了,主子这会子有兴,只怕在园子里散步玩儿,我们做奴婢的也不好跟着打听。大人是要紧客人,若有要紧的事,就在雀思门上用一会子茶,我们就去寻了回主子,只不容易定的时刻;

若无太要紧的事,或者留个话,明儿再见也罢了。“冯紫英却知道这叫袭人的姑娘,其实也算是凤姐心腹,最是妥当的一个人,既然这般说,自然是揣摩着弘昼最近对自己冷淡了,有意劝自己,不要为了些芝麻绿豆的事打扰弘昼雅兴。

他便连声应道:“送点应用之物来,更没什么要紧的事,你们回了你们姑娘、妃子就是了,竟不必再回主子,过两日我再来请安就是了”,留下炭车,也就带着随人自去了。

碧痕年幼烂漫,哪里知道他这些心结,却也不放在心上,同几个小丫鬟、太监一起清点那些个梅花炭饼数额,才回怡红院来。却见袭人陪着王夫人、薛姨妈,正在前厅里坐着绞绒线,进去回了话,才笑道:“姐姐说那冯大人也是虔心,其实不过是烧炉子的炭饼,倒难为了他亲自巴巴的送来……”

袭人却和王夫人、薛姨妈只是闲暇绞着几团绒线。听碧痕进来回话依旧是奴婢口吻礼貌,那王夫人、薛姨妈姊妹二人如今也已经习惯,也就坐着,只是微笑略略欠身算是答礼。虽然哪怕碧痕年幼,也未曾侍奉过弘昼还是个处子,但是昔日分封,怡红院里晴雯、麝月、碧痕、秋纹四人皆有个奴儿身份,她姊妹二人哪怕一个嫡亲女儿是小主,一个嫡亲女儿是妃子,却是弘昼亲口叫的“无位贱奴”;

本来是惶恐的,见了怡红诸婢也要行礼,后来还是凤姐、袭人反复解说才渐渐安心。只是在袭人面前,却断然不敢拿大,如今听了碧痕说话,王夫人便无奈笑着摇头,看看袭人,薛姨妈更是不得插话。袭人便笑道:“你小蹄子懂什么,那炭饼叫柳叶梅花,是关外用黑松木合着梅花木烧的,然后就着模子里刻成梅花饼、月牙饼、松球饼……个儿也小巧,瞧着也好玩,烧起来有一股子梅香,也算是个精贵东西呢……春日里用最好。你只怕还没用过呢……我们不好做主的,这还回头要回了两位妃子,看怎么分派才好……”

碧痕便努嘴道:“即是精贵东西……姐姐怎么要我劝他回去。主子不过是在园子里散步,寻一寻就得,好歹回主子一声,主子要不要见他是主子的事……”

袭人却脸上略略变了变色,依旧笑道:“主子用过午膳就在枕霞居里没出来……云小主身子如今不好,主子也陪着,不定里头是什么风光呢。你这会子为点什么炭饼、煤饼的进去回话,就是我让你去了,鸳鸯她们就这么没眼色,能放你进去?”

薛姨妈笑道:“还是袭人姑娘想得周全。只是那冯大人来去辛苦了……”

王夫人却是心善,叹口气道:“其实要我说,虽是小节,还是瞧瞧主子便利不便利。若便利,瞅冷子还是回一句的好,也算是替那冯大人尽了份心了……唉,主子毕竟是皇子,那什么冯大人也好,马大人也罢,都好歹是外头办事的人,主子……也该多和他们在一处计议些正事,多往外头走动……男人们,总有正经事要办的。园子里的风流,又跑不了,倒也不急在一时……”

袭人听了忙敛容称是,心里头却知道这王夫人心意。

论起来,弘昼昨日莫名其妙忽不喇的封了元春做“妃子”。园子里如今情妃已逝,只有两个妃子,一个是王夫人嫡亲内侄女凤姐,昔年便是跟着王夫人打理家务;另一个更是她亲生长女,骨肉一体;论这份亲厚恩宠,左右得持,她自然也是宽慰安心。只是说来也是荒唐,弘昼虽封了元春,实则自元妃入园,大半个月了,却连面都没见上一见,更别提去蓼风轩里奸玩元春受用身子了;这元春也是大胆古怪,听闻了消息,也不去顾恩殿里谢恩,也不去见凤姐告述,自前日起,就窝在蓼风轩里不出来。昨儿夜里,王夫人还特地去蓼风轩瞧过她一次,却也不知母女两个说了些什么。袭人虽是安静性子,只是园子里也有三府太监往来,流言蜚语不断也有传到她耳朵里。前一阵有说元春进园,犯了皇帝忌讳,外头御史弹劾,若不是天子有恙,只怕连主子弘昼都要遭训斥责罚,这元春就有个“红颜祸水,坑害主子”的名头,园子里还有人呢胡说弘昼只怕是怕了,要送元春“回去”……哪知隔日就封了妃子。甚至前几日还有个小太监,喝醉了胡言乱语,说什么元春其实想着“为天子守身护贞”,虽然如今被废,却是自持昔年是嫔妃,绝不肯屈从弘昼,已经写下绝命书,待哪日弘昼去奸,就要自尽以谢天子……那小太监自然被凤姐回了内务府,拖到二门外乱棍打死。其实,以袭人这份玲珑心肝聪慧眼色,又眼见元春温婉端厚,和园中姊妹也有喜泣往来,自然知道这必是流言,这元春便是再骄傲,以如今身份,也只怕是心甘情愿为弘昼性奴,以身侍奉更是勿用待言的。只是只怕流言一多,三人成虎,旁人也就罢了,王夫人未免心头焦虑,自然希望弘昼“多往外头走动,暂搁园中是非”……至于元春为妃,少不得遭奸受辱,供弘昼淫玩身体,这份母女一并失身为奴的羞耻,也是题中难言之意,能推脱撇清两句也是自然的。

只是袭人向来温顺,听王夫人这么说,也就不犟,便依旧恭敬道:“也还太太说的是,我到底年轻了。既太太这么说,碧痕,你就去枕霞居外头,小心看看打听,若主子在,又没什么事,抽冷子回一声鸳鸯金钏儿她们,让鸳鸯姐姐做主回不回主子就是了。”

碧痕素常是去惯枕霞居的,却道:“这么空口白手的怎么去?那里毕竟是云小主的屋子,姐姐好歹说个事儿……翠墨、翠镂她们问起来,我也白说个话儿……”袭人笑道:“是我疏忽了,这么着,你取了那外头那一斤灰烟皮的杏仁去。”

碧痕无奈,只好答应了,眼见日近西山,便唤了一个小丫头陪着,取了那包油皮纸包得杏仁,两个人从怡红院后门往枕霞居去探看。哪知到了枕霞居,门口零落,并无弘昼随身侍女奴儿守门,她便知道弘昼已然去了。

碧痕踏门进去,命小丫头回了,一时翠墨迎出来。这翠墨虽然自小随着湘云,却和碧痕是一个老宅子将养的家生丫鬟,本来就要好,出来握着手笑见了。碧痕自然也不好先问弘昼去向,只问湘云的好,说带下个月杏仁来,好给湘云熬汤。

两个人亲亲热热到奴儿的厢房里坐了,碧痕才道:“云小主究竟是怎么了……老说身子不好?嗜睡。难道那么好的太医大夫也瞧不出个究竟来?”

翠墨叹道:“难为你们都想着……我们姑娘自打去年秋天就这幅模样,如今过了年,越发沉重了。每日都睡好几个时辰……”她却和碧痕要好,四下瞧瞧无人,才羞红了脸蛋,轻声道:“每每便是起来,除了吃点东西,看一会子书,旁的也懒懒的……要么就是……就是……要我们几个陪她……疏散……”

碧痕听了,也自然脸一红,如今园中,各房女主奉着弘昼之令,又是宫闺寂寞,女女欢好奸玩房中丫鬟也是常事。便不说旁人,就是袭人,本来和怡红诸婢同资同辈,却封了姑娘身份尊贵,一开始还碍于脸面羞于示意。后来却是凤姐来训斥过,说上位者奸辱淫弄下位者,非但是自个儿舒坦得意,也是园中规矩,怡红园里虽然是旧日同辈姊妹,也该一体遵循;袭人也就隔三差五,命麝月、秋纹、坠儿并自己,等几个容貌身子好的,到她屋子里陪她同歇,自然也少不得脱衣解怀,呈乳献阴和袭人“玩儿”。这碧痕虽也羞耻,一则年幼好奇,二则规矩所限,三则和袭人本来也要好,也就不过忍辱受着侍奉,其实心头里,偷偷也自欢愉于那份女儿家要紧处皮肉厮磨蹭弄时的快活。

如今听翠墨这么说,以湘云本来就是大家小姐身份,如今又是园中小主,翠墨、翠镂两个自小跟着她,拿身子取悦她自然是也是本分。她也只好脸红红,跟着问一句:“那又是什么不妥么?我们做奴儿的,给小主玩身子……算的了什么。

园子里模样儿周正的女孩子这么多……难道你还只想主子来……赏用你?“

翠墨听了一啐,她其实早已经失身于弘昼,不过自己也知道,那不过是主人某日玩弄湘云时,一时兴起,将自己做个“添头小菜”随意一奸。对自己来说,固然是女儿初红,此生童贞,委婉凄凉、羞耻苦痛,对主人来说,却不过是些些小事而已。只是相比起来,这碧痕的身子,弘昼都还没顾得上开苞赏用,也是可叹。只是这等事体,女儿家但是想来,也是可羞可痴,翠墨红了脸蛋,低了头,竟也是略略出了出神,才道:“你懂什么?我不是怕旁的,是怕大夫也诊出来不好,只是顾念着是女儿家太‘想要了’,说不出口,倒耽误了我们姑娘的身子……如今且不说这个……我知道你来,固然是袭人姐姐好意……必然也是瞧瞧主子在不在了?”

碧痕倒是一愣,才要说笑分辨两句“哪有?……”,翠墨却笑摆手道:“袭人那蹄子,惯会作智作张的,只一味撇清。其实园子里谁不知道她是凤姐姐的耳报神,今天打听这个,明天打听那个的……也难为了她四角周全,还要妥处两位太太。其实在我看来,说透了也是无用功的……凤姐姐……难道还当是昔日在府里挟制那琏二爷?主子的行踪好恶,也是轻易拿捏得的?回头别惹翻了主子,吃亏……”

碧痕听了也是点头叹道:“你说得很是,想开了就是如此……不过咱们终究都是卑微下人,主子也不在意,故此容易想透些。她们上头都是小姐奶奶……富贵尊荣久了,主子又疼爱,难免沉迷些个,反而乱了章法……还是我前几日听妙玉那古怪丫头说的好,什么……一入红尘五色迷……”

翠墨倒也跟着念一声“一入红尘五色迷……”沉吟片刻,才叹口气,笑道:“你别混想了,怎么着都不干我们事。我们要好,我自然告诉你,让你交差回话就是了。主子是吃过午饭过来的……你是知道我们这里的,如今我们姑娘午后就是要睡……主子来了,也不许我们叫醒姑娘,就去卧房里瞧……”

碧痕奇道:“那主子来了,你们小主倒睡着?岂不是失了礼数?”

翠墨“噗嗤”一笑,倒是羞红了两颊,弄了弄衣带,才道:“你个傻丫头……到底是年纪小,又没开脸,不懂。主子跟前,我们这些做性奴侍女的,‘礼数’值几个钱?主子才不稀罕呢。我们姑娘睡着……给主子瞧见了,就是礼数呢……”

碧痕略一想,脸也一红,跟着呢喃了一句,才啐道:“睡着有什么好瞧的?谁还不睡觉呢?”

翠墨倒也是声音越来越轻,脸颊越来越烫,竟是痴痴想了想,才道:“你是没瞧见我们小主睡觉……一是穿戴得可人意,温润细巧的;二是睡觉不老实,不是肩胛膀子露出来,就是脚丫小腿露出来,跟个小孩子似的,平日我服侍着,一晚上掖被也要好几回呢……今儿也是时候,主子进去,她憨憨的在那里呼吸梦呓的,想来是屋子里暖炉熏的烫了心,一整条白膀子都露出来了……上头……连兜儿的锁链带儿都挂斜了……被子里头自然也有些起伏,我们小主的……那里……本来就好有些意头的;那会子被子压着起伏,裸了上头一半,越发勾魂了……那模样,便是我们做奴婢的看了也要魂不守舍,何况男人……”

碧痕啐一口,也悠然一想湘云酣睡半裸的模样,腮红如桃,定了定神才道:“那主子呢?”

翠墨瞧了瞧她,咯咯一笑,用指头点了点她额头道:“你这蹄子,还真是傻了……主子还能怎么样,自然是叫我们出去,他……好受用呗……就不知道是先叫醒了,还是直接就……唉……我也说不清……”

这碧痕和翠墨却略略不同。论年纪,她十六岁,也到了情窦初开之时,于那男女之事,说不想不想,也是偷偷想过三五回。论昔日,她是服侍着贾府小一辈里的温润公子宝玉的,那宝玉本来便是个痴人,从小就不避讳,搂搂这个,摸摸那个,温柔体贴,谦恭礼让,却不涉淫秽,若说怡红诸婢没有想过将身子给了宝玉受用,好做房里人,又有谁信?论如今,她此生只能在园中为弘昼之奴,唯一的男人便是弘昼,再也不怕哪个老爷、少爷兴致起了来奸,却偏偏还未曾伺候过弘昼是个冰洁处子。只是以她这等身份、颜色,虽在常人堆里也算是出众的,但在这大观园中,却自视也是平庸……园子里未曾失身的女孩还有一堆,也不知哪天才轮到自己。此刻听翠墨说着,亦不由描画想那湘云娇憨裸睡,玉体横陈,眉目羞闭,便是身子不好在迷蒙之间,只怕又要被弘昼就这么迷奸亵玩、搓弄云雨,也算是别样旖旎,各意风流。那男女欢合、贴胸交股、云雨缠绵、呻吟喘息、举止挣动,她又似懂非懂,不知究竟,想一想,也不知究竟会耻辱到什么份上?又有何种钻心挠肺的好滋味……一时心头里,竟是一阵阵说不尽的羞愧茫然……

半日,才吞咽着,勉强说正事道:“那……主子怎么又走了?既然……倒不叫你们小主陪着晚膳?主子这会儿还去哪里呢?”

翠墨倒是加了小心,左右瞧瞧无人,才低声道:“主子说要走,难道我拦着?我是哪牌名上的人,如何敢过问主子去哪里?只是隐约听玉钏儿说……好像……主子竟是去了蓼风轩了。看这时辰,是怕在那里用晚膳,不定也就在那里歇了。”

碧痕听了也是一惊,这几日若论“园中大事”,唯有弘昼封元春为妃子。莫说凤姐、王夫人、宝钗、袭人等人自然悬心挂怀,便是园中一众婢女奴儿,也常议论。算来算去,自元春入园,弘昼和她连照面都没打过,却又特旨封为妃子;

谣言又多,说什么的都有。偏这元春也是古怪,也不来谢恩,也不走动各房,便是碧痕等小丫头,也未免疑心“大小姐终究是要被主子送回去”的古怪念想……听到弘昼终究去了蓼风轩,说起来竟总有些“云雨终来”的滋味,也不知是该松口气,还是该替元春担忧一二……抑或欢喜一二?实在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想头。

欲知弘昼如何又去了蓼风轩,见元春又当如何,请候下文书分解。

这真是:

宗族理社稷

冠带督明堂

优伶扮欢苦

差人似虎狼

门奴多计算

夫人描晚妆

偶偶思真意

切切女儿香

第105回后记:休更通知,以及彩蛋。

首先是:咳咳,又一次通知休更。其实原本“除夕夜宴”之后,秦可卿过世,就应该努力推进剧情的,一是湘云卧眠(这一个情节其实我铺垫的无数小细节,不过不是认真阅读很难发现),最后是要归结为“寒塘渡鹤影”;二是元春牵涉到的一些故事,引来的“抄检大观园”;但是湘云总是不忍去写,抄检大观园也写的不顺,感觉不好展开,为了自娱自乐或者说撸一管,干脆将早就想写的“白雪红梅”一口气写了N章,之后更觉得写作动力下降,一时有点不知道怎么续笔了。为了防止为了写而写,也为了“自己不跟自己过不去”,宣布休更。

是休更,不是断更,一定会再复更的,但是无具体期限。我休息一个阶段,下下A片,看看H小说,听听郭德纲,娱乐娱乐,恢复恢复。请不要催更,谢谢。

作为某种补偿,送出一个小彩蛋,下面这些文字写在4年前,是我最早计划写《后宫·大观园记》时,拟的第二稿“回目提纲”(第一稿太潦草,就不说了),这是一个80回的回目,这和今天的成书、未来的展开都“不一定吻合”,毕竟时过境迁是很久前的事了,但是从中,可以依旧有了大体的轮廓,也算是藏了不少“曾经想这么写”的剧透了……贴出来大家也随便这么一看,至少证明这个作者“曾经想写完这本书”……^_^

第一回:寡皇恩查抄荣国府第二回:贪美色议罪贾世族第三回:冯紫英献策后宫事第四回:月姝婢暂封大观园第五回:忠平儿慰侍王熙凤第六回:机袭人用权怡红院第七回:承恩宠枕霞落初红第八回:凭雪乳湘云封小主第九回:诱主上可卿侍弘昼第十回:享玉体情妃赐玉环第十一回:宴夜园宠戏王熙凤第十二回:理后宫词训众佳人第十三回:薛宝钗侍浴蘅芜苑第十四回:薛宝钗初奉淫王爷第十五回:曲径通幽失色花容第十六回:怡红快绿暂歇倦体第十七回:黄金莺巧织绫罗兜第十八回:香菱女细绑金丝结第十九回:繁花落地探春裸呈第二十回:细雨湿身黛玉迷情第二十一回:怡红院王爷戏四美第二十二回:稻香村李纨训双姝第二十三回:紫菱洲迎春初奉驾第二十四回:沁芳亭蚰烟野承恩第二十五回:舞香榭四官魅王爷第二十六回:唱晶馆双姊见才郎第二十七回:史湘云君事薛宝钗第二十八回:探春女主从情妃子第二十九回:淫意浓浓姐妹侍夫第三十回:夜幕沉沉黛玉窥秘第三十一回:病潇湘王爷享佳人第三十二回:奋威武弘昼用姊妹第三十三回:俏平儿重理花容色第三十四回:薛宝琴再舔满房香第三十五回:金钏玉钏共奉主妃第三十六回:四儿五儿裸绣身色第三十七回:用心计袭人上弹词第三十八回:惊巨变情妃归离恨第三十九回:奔宫禁探春求恩宠第四十回:献幼体惜春护长姐第四十一回:薛宝钗慰怨尤二姐第四十二回:史湘云献女弘王爷第四十三回:栊翠庵暴虐妙道女第四十四回:怡红院逼奸晴雯奴第四十五回:下淫药平儿用手段第四十六回:惊毒行鸳鸯失女贞第四十七回:贬潇湘黛玉遭玷污第四十八回:斥熙妃晴雯种祸根第四十九回:双玉慰藉柔情蜜意第五十回:智能用情佛心善缘第五十一回:薛宝钗夜访林黛玉第五十二回:史湘云失魂夏金桂第五十三回:慰主王钗黛双献乳第五十四回:遭奸污晴雯再失贞第五十五回:稻香村曲演春夏秋第五十六回:缀锦楼苞开棋书画第五十七回:无可奈何宝钗遭辱第五十八回:难言是非晴雯通奸第五十九回:献幼女母女双女色第六十回:慰迎春探春惜春光第六十一回:临承德王爷避大暑第六十二回:观池鱼弘昼幸小红第六十三回:烽火惊变承德遭叛第六十四回:古庙逃亡紫英摞美第六十五回:白雪红梅宝琴遭奸第六十六回:铁索紫婈玟琦被污第六十七回:铁槛寺奸虐众佳人第六十八回:风月井调教四美奴第六十九回:娴淑主义言救小妹第七十回:聪慧尼柔意慰主王第七十一回:多姑娘事发莽包勇第七十二回:尤三姐揭发柳湘莲第七十三回:品琴音王爷知雅意第七十四回:绣丝遮蚰烟漏消息第七十五回:林黛玉诗题十香词第七十六回:黄金莺戏说婚姻事第七十七回:诉熙妃晴雯烈撞柱第七十八回:讲奴事宝钗衷情肠第七十九回:品钗黛重修大观园第八十回:奠众美终结红楼梦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