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bulun(布伦)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bulun(布伦)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半世风流 半世风流

    小弟以前虽然写过不少文章,但情色作品还是第一次。这是小弟第一部情色作品,也许写得不尽人意,但这个故事大部分是真实的,希望诸位同好能喜欢。  如有意见,欢迎赐教,但不要骂人,否则小弟就无法写下去了。  本文涉及乱伦,对乱伦作品反感者、心理承受能力不佳者请跳过。

    bulun(布伦)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半世风流》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半世风流》,是作者bulun(布伦)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弟以前虽然写过不少文章,但情色作品还是第一次。这是小弟第一部情色作品,也许写得不尽人意,但这个故事大部分是真实的,希望诸位同好能喜欢。  如有意见,欢迎赐教,但不要骂人,否则小弟就无法写下去了。  本文涉及乱伦,对乱伦作品反感者、心理承受能力不佳者请跳过。

《半世风流》 第09章 冰雪美女也乐淫 免费试读

我虽然答应老师下次带一株菊花来,但没有立即付之行动,非但如此,而且还装作不记得此事一般,见到老师也不提起此事。这是我的策略之一,要老师或者她妹妹主动找我。

果然没过三天,陈老师便主动来找我,不,应该说是她妹妹冰美人。

放学回家时,陈老师叫住我。看着老师和她身后的冰美人,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仍装迷糊,说︰“老师,什么事?”

陈老师说︰“上次你那菊花是从哪里摘来的?”

“山上。”我装作恍然大悟地说道︰“对不起,陈老师,这几天我事情比较多,没有去;明天是星期天,没什么事,我去挖一株来。”

“没关系. 如果没空,过几天也没关系。”陈老师见我满脸愧疚,安慰道。

“不要把根弄伤了。”冰美人开口说。

“我尽量小心。”

“要不,哪天你有空,我陪你去。”冰美人又说。

这是接近的好机会,岂能放过,我说︰“那好,明天上午我来叫你们。”

第二天,我对父母说老师找我有事,吃过早饭便往学校走。来到学校,没想到冰美人竟已在学校门口等待,见到她,一时我不知如何称呼(那时没有现在开放,小姐、大姐之类的名字还没有流行),想了想最后还是叫老师。冰美人一听竟笑了,说︰“我不是老师,不要叫老师,叫姐姐吧!”

姐姐,证明关系进了一步,我求之不得,立刻叫了声‘姐姐’。冰美人又笑了,虽是浅浅的一笑,但很动人,令我不禁有些心动,下面的小弟弟竟胆大妄为地开始抬头致敬。但此刻我不敢有非份之想,她毕竟不是我最终的目标,在此以前我对她没有什么兴趣。

我见陈老师没有出来,问冰美人︰“姐姐,陈老师去不去?”

‘她要改作业、备课,不去。’

我一听不由感到几分失望,原想老师会一块去,这样可以多多亲近,现在老师不去,少了一次很好的亲近机会。但转念一想,很快又放开了怀,即使老师一起去,有冰美人在旁也很难单独亲近,只有先搞定冰美人才有希望。现在冰美人与我单独去,这是个好机会,只要想方设法让她对我有好感,以后就有机会了。

路上,我们话语不多,冰美人很少开口,我在没有摸清她的习性前也不敢多说,以免她反感。但进山后,冰美人话语多了,也许是第一次来山里,对山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不时兴奋地发出惊呼,时间越长,情绪越高亢,到后来简直像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兴奋雀跃,说过不停,再也看不到冰美人的痕迹了。

山里的一切我早已习惯,见怪不怪,她觉得新奇的东西在我看来很平常,不过看到她那兴奋的样子,我心里很高兴,对她的任何问题都是耐心问答,很快我们便相处十分融洽了。

也许太过兴奋,快到目的地时,她的脚扭了。见她倒在地上,我急忙上去搀扶,一手拉着胳膊,一手扶着后辈。她试着站起来,谁知刚站直,尚未松手,又‘哎!’的一声倒了下去,并将我拖到。我怕压在她身上,急忙伸手支撑,谁知忙中出错,无巧不巧手正按在她丰满的趐胸上(正确地说,应该是左边的的乳房上),使得她又是一声惊呼。

我难堪至极,爬起来后,连忙道歉︰“对不起,压着你了。”

开始也许没有意识到,我这一说,她反而粉脸通红,但没有生气,只是说︰“不,不怪你。”

她没有怪罪,我的心放下来了。我知道她红脸的原因,为了避免双方尴尬,只有赶快转移话题,指着她的脚说︰“是不是很痛?”

冰美人点了点头。我说︰“你坐好,我给你揉揉。”扭脚对乡下孩子来说,是很平常的事,见多了,自然知道怎么处理,只要不脱臼。

冰美人像一个乖巧的小女孩,闻言乖乖坐好。为了将功补过,我将她裤腿捋上,主动帮她脱下鞋袜(在此以前我只帮女人脱过裤子,从未脱过鞋袜),顿时一只美伦美涣的玉腿呈现在眼前。冰美人的脚是我见过的脚中最美的,皮肤光滑细腻与脸上一样白皙、幼嫩,我虽然没有恋物癖(那时尚不知道什么恋物癖),但见到这样的美腿,也不禁怦然心动。

我抓起脚看了看,发现并不很严重,于是安慰道︰“不要紧,没有脱臼,揉一揉,休息一下就会好。”接着开始给她揉搓按摩。

也许是美腿的诱惑,揉着揉着,下面的小弟弟竟开始抬头了。我侧目看了看冰美人,她正红着脸盯着我,我不禁满脸通红,好像心事被她看到一般,连忙低下头去,集中心神,专心揉推。

我低下头去,下面的小弟弟却不知羞,不但不低头,而且仍在顽固地挺身抬头,幸好在是蹲着,下面的变化她无法看到,否则不知会是什么难堪的局面。

尽管我想拚命克制,但小弟弟最后还是昂首挺胸地抬起头来,也许是受到小弟弟的影响,脑子里这时竟也出现了奇怪的念头︰“与冰美人亲热不知是什么味道?’接着另一个更古怪的念头在脑海里出现︰“如果与冰美人有了关系,以后要找老师岂不更方便……”

这念头一出现,下面的小弟弟就更加兴奋,同时也更难受。我的心思也很快转到了如何使冰美人就范这上面。冰美人不像小秀阿珠,对她我不甚了解,不敢造次,如果鸡飞蛋打那就不来了。

然后,下体的膨胀令我无法集中思想来寻找良策。要找到良策,达到目的,只有先让小弟弟冷静下来。这时候我突然想到,平时小便后小弟弟会渐渐萎缩下来,对了,就这样先去小便一泡,等小弟弟不那么兴奋了再来想办法。于是说︰“姐姐,等一下,我去撒泡尿(那时农村孩子说话没有现在斯文)。”为了不让冰美人看到我的窘态,不待回答便急急跑开了。

来到附近的隐蔽处,掏出小弟弟,可就是尿不出来,正在烦躁之际,身后传来冰美人的声音︰“小弟,你好了没有?”我答道︰“很快就好了,等一下。”

可又等了好一会,仍然无法尿出。冰美人不知是害怕还是别的原因,这时又叫唤起来︰“小弟°°”

越急越尿不出,我只有将小弟弟收回,道︰“就来了。”

回到冰美人身边,我问道︰“姐姐,什么事?”

冰美人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相反红着脸低下了头.

“姐姐,你是不是害怕?”

“我、我想小便。”

原来如此,难道她的脚还不能走,叫我搀扶?于是试探道︰“你的脚可不可以走了?”

“刚才我试了一下,仍然很痛。”

“那我扶你去。”

冰美人点了点头。

我扶着冰美人来到附近的隐蔽处,道︰“就这里吧。”

冰美人看了看周围,大概觉得比较隐蔽,点了点头,道︰“你……你到那边去,不要让人过来,我好了,再叫你。”

“你放心,这里很僻静,不会有人来。”我一边回答,一边往后走。

“你不要走得太远。”冰美人又嘱咐着。

本来我准备走到原来休息的地方等她,她这一吩咐反而提醒了我,‘她的腿这么白皙,不知屁股怎样?’偷窥冰美人的念头顿时在心中升起。

我走到冰美人身后不远的树丛后,放轻脚步,然后转过身从树叶缝隙中往前窥去。冰美人回头看看,见没有人,只道我已经离开,便开始解脱裤子,当她那白皙的臀部露出来时,我的心差不多跳了出来,刚才因心神转移而半软的小弟弟不禁又兴奋地昂首挺身起来。

冰美人的臀部比腿更光滑、更白皙,犹如刚出匣的嫩豆腐,特别是那圆浑的屁股,高高翘起,似乎在召唤男人去占有,我若不是见过世面,理智尚未完全消失,知道顾忌,也许冲了出去。

直待冰美人小便完毕站起身来,我才悄悄离开树丛往原来休息处走,才走几步,突然冰美人尖叫一声,接着惊叫︰“小弟!”

我急忙跑过去,发现冰美人两手提着裤子,浑身哆嗦地站在那里,她见到我后,一手指着不远处的草丛,惊恐地说︰“那……那里……”

我急忙扶住快要倒下的冰美人,说︰"那里有什么?"

倒在我怀中惊悸未定地说︰“那里有东西。”

“什么东西?”

“不知道。你来时跑走了,比老鼠大。”

我笑了,说︰“是只山鼠,不会伤人,不要怕。”

冰美人听我这么一说,这才渐渐平静下来。当她意识到自己的裤子尚未系好时,被吓白的粉脸登时变得通红,同时不知所措。

如此好机会怎能放过?我搂住倚在怀中的冰美人,故作不知她裤子未系好,说︰“姐姐,你好漂亮。”冰美人闻言脸更红了。

冰美人的脸离我很近,于是我将嘴贴近了冰美人的耳朵,说︰“你的耳朵更美。”以往的经验告诉我,有的女人的耳朵很敏感,一亲便会兴奋. 那时尚不知道什么性感区,只知道亲得女人兴奋,便会由你摆布。

冰美人似乎很怕痒,刚一亲,她便转过脸来想避开,谁知两人相隔太近,这一转脸,正好变成嘴对嘴,我顺势将嘴贴上冰美人的红唇,同时将她楼紧.

这样一来冰美人更加慌乱,想张开嘴说话,谁知嘴刚一张开,我的舌头便滑进了檀口,只是此刻尚不知她会如何反应,不敢太过放肆。谁知冰美人只是轻轻扭了几下头便不动了,既然如此,我便老实不客气地用嘴唇和舌头展开攻击。

出乎意外的是,冰美人的反应比以前与我有过关系的所有女人都快,而且热烈,不一会便用手勾住了我的脖子,热烈地回吻起来。(事后我才知道,冰美人其实是个敏感型女人,脚与嘴唇十分敏感,在我抚摩她的脚时,便已兴奋不已、春心荡漾了,只是没有想到我这个小弟竟会主动进攻,当我将嘴唇贴上她的嘴唇时,尚未平息的情欲被进一步激发,最后情不自禁地送怀投抱。)

这样一来我更加大胆、更加放肆,一手搂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试探着在她趐胸上抚摩起来。冰美人没有拒绝,相反更加兴奋,于是我一边抚摩,一边悄悄解开上衣钮扣,当手直接与那丰满的乳房接触时,冰美人已兴奋得瘫软下来。

我顺势将冰美人放倒在附近的草地上,说︰“姐姐,让我看看你的乳房好不好?”一边说,一边脱解乳罩。

冰美人此刻已完全迷茫,闭着眼睛,不但没有拒绝,而且还很配合。当乳房完全展现出来时,我又是一惊,冰美人那平常看似不大的乳房竟比阿珠还大,而且比阿珠的坚挺,躺在那里仍然高高耸立。

我很快脱下身上的衣裤,让压抑已久的小弟弟释放出来,然后躺在冰美人旁边,开始亲吻她的乳房。冰美人的乳房也十分敏感,才一会便呻吟起来,同时身子也开始不安份地扭动。

我分出一只手往下进发. 冰美人的外裤在前边亲吻时已掉落,此刻下身只有一条比较松敞的内裤(那时侯还没有现在的紧身内裤,即使女人的内裤也比较松敞),手很容易进去,当来到目的地时,冰美人全身颤抖了一下,但没有阻止。

然而,我的手只能触及到柔软的阴毛,无法进一步深入两腿间寻幽探密。冰美人的外裤虽然脱下,但仍套在脚上,致使双腿合得很拢. 为了清除障碍,我的嘴沿着冰美人胸腹渐渐往下移动,同时将手伸向她脚掌处。意乱情迷的冰美人似乎知道我的用意,竟配合地将光洁白皙的玉腿缩起来。

去掉裹住双腿的外裤,冰美人自然地将双腿分了开来,但分得不开,当我再一次将手探入密处时,她潜意识地想夹紧双腿,似乎想阻止我侵入,但很快又放弃了,最后竟顺从地将双腿张了开来。

冰美人的密处毛不多,稀稀的,软软的,估计不会比阿珠多,但十分丰满,实在难以想像,看似比较瘦弱的冰美人两腿间竟会这么丰满. 我的手指才滑入肉丘中,冰美人的身子开始扭动起来,同时发现肉丘中已经氾滥成灾。

此刻,我那鼓胀的小弟弟十分难捺了,不停地跳动着向我抗议. 没办法,不能让它太委屈,于是不再寻幽探胜,开始褪脱冰美人的内裤,冰美人很配合,没费什么力气便顺畅地将内裤脱了下来。

接着,分开冰美人的双腿,使那美妙的密处完全暴露出来。出人意外的是冰美人的密穴竟与小秀有些相似,十分窄小,只是比小秀的白皙,比我想像中的成人的密穴小得多,几乎只能看到一条深深的裂缝.

但此刻我已没有心思仔细欣赏,只想让小弟弟早点进入那奇妙的密穴,于是将进一步分开冰美人的双腿,让密穴口露出来。当我将粗胀的小弟弟抵住密穴入口时,地上的冰美人说话了︰“不要,小弟……”同时试图夹紧双腿。

已经剑拔弩张,如何能够停止?我伏在冰美人身上说︰“姐,你难道不想?你看,你这里这么湿了……”一边说,一边使劲将小弟弟挤入密穴。

也许是小弟弟已经钻入,冰美人不再拒绝,只说︰“小弟,你要轻一点。”

我点头说︰“姐,我会的。”于是继续将小弟往里推入。

当小弟弟进入小半时,竟被东西挡住了,我知道这是处女膜,但心底仍不免奇怪︰20出头了,竟会是处女?心里虽然奇怪,但没有影响行动,有过多次开处经验的我,将小弟弟抵紧障碍物,接着用力往前一冲,小弟弟便很快冲破阻碍进入向往已久的温柔之乡.

然后,身下冰美人发出了一声痛哼,同时全身一颤,将我紧紧抱住。我温柔地搂紧冰美人,轻声说︰“姐,是不是很痛?”

冰美人闭着眼睛没有说话,看来不是很痛。但是,我还是让小弟弟暂时停止活动,让初经人道的冰美人先适应一下再说,同时自己也想体味一下成熟女人的密穴与青涩女孩的究竟有何不同。

虽然小弟弟深深地陷在密穴中没有活动,但是我上面没有停止骚扰,嘴唇在冰美人的嘴唇、脸颊、脖子等处四处游走,吻得冰美人浑身颤抖不已,很快便忘了破瓜之痛。

我见冰美人眉目舒展开来,知道已经适应,不用催促,便开始抽动已经不安份的小弟弟。冰美人的密穴早已洪水氾滥,虽然是第一次,密穴比较紧,但抽动并不费力,为了让冰美人充份领略这美妙的滋味,我渐渐施展开以往从实战中得出的各种令女孩子高兴的手段和技巧。

不一会,冰美人便有了反应,不但身子开始扭动,双腿亦渐渐高举起来,同时口鼻间发出混浊的‘呜’、‘嗯’声……

又过片刻,冰美人竟将脚勾在我的背上,开始摇摆臀部配合我的冲杀,同时口里梦呓般地叫着︰“……弟……好……舒服……对……啊……我……死了……我……”根本看不到冰美人的踪影了。

到最后,冰美人竟拚命抬着屁股迎接我冲刺,口里一个劲地狂叫︰“……弟……用力……是这样……再用力……啊……”弄得我差点一泄如注,幸好我有这方面的经验,才得以控制住。当她发出最后一声惊叹后,搂在我背上的手渐渐松开了,同时双腿亦落了下来,而这时我也精闸大开,将那储藏了很久的精液(这是从书上得知的)毫无保留地注入她饥渴的密穴深处。

成熟女人与青涩女孩果然不同,冰美人最后的表现确实令我有些吃惊,那狂热的情形根本不像初次与男人亲热的女人,更不像一个外表冷冰冰的女人。为了不让她小看我,为了不让她失望,我只有竭尽全力对付。当体内久抑的精华喷射完毕时,我已是疲惫不堪,只觉得以往与小秀和阿珠两人亲热也没有这么累,因此喷射完毕,便趴在冰美人那柔软舒适的胴体上,没有再动,后来竟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冰美人叫我,才从她身上下来。

雨露滋润过的冰美人,显得比以前更加漂亮,原有几分苍白的脸庞变得红润了,并且充满光泽,两只丰满的乳房显得比以前更加硕大挺拔,特别是乳房上那小小的红豆,此刻竟凸现发亮,我忍不住在她坚挺的乳房上亲了一下,然后盯着那桃红的粉脸,由衷地说︰“姐,你越发漂亮了。”

冰美人如害羞的小女孩,急急拉过衣服盖住趐胸,坐直身子。看着她那娇羞的模样,我忍不住将她搂过来,在粉脸上亲了一下。

冰美人道︰“穿衣服吧,莫让别人看到了。”

“这里这么偏僻,不会有人来的。”

“万一有人来?”

我笑着说︰“姐,你刚才叫那么大声,难道不怕别人听到?”

冰美人粉脸通红,瞪了我一眼,娇嗔地说︰“还不是你!”

“怎么是因为我?”

“不跟你说了。”说罢开始穿衣。

不知是冰美人那娇羞的模样令我兴奋,还是其他原因,不久前才从密穴中垂头丧气出来的小弟弟,此刻竟又生龙活虎地抬起头来。有过一次后,我胆子大多了,将冰美人楼在怀中,说︰“姐,我还想来一次。”

冰美人惊异地看着我,说︰“你……”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快又有了兴趣。

我拉过她的手握住已经充满膨胀的小弟弟,说︰“你看,他又在想你了。”

冰美人没有拒绝,握住小弟弟后,说︰“你的怎么这么大?”

“我的很大?姐,你见过其他男人的?”

冰美人瞪了我一眼,说︰“你胡说什么!”

‘没见过别人的,怎么知道我的很大?”

‘书上说成年人的也只有这么大,你年纪这么小,就有这么大了,难道不算大?”

‘原来是这样。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小弟弟又有些难受了,特别是被冰美人温软的手握住后,膨胀得更厉害了。

冰美人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担心有人来?你放心,这里这么偏僻,不会有人来的。’

冰美人仍没有点头,但是开始用手轻轻套动我的小弟弟。我琢磨她在犹豫,于是用嘴封住她的樱唇,同时腾出一只手在她坚挺白皙的乳房上轻轻抚摩起来。

敏感的冰美人只扭动了一下便接受了现实,并且很快进入角色,身子紧贴过来,搂住我的脖子热烈地回吻起来。

当她再次被放倒在草地上时,已经性欲高涨、意乱情迷,我刚伏在她身上,便伸过玉手,抓住我的小弟弟往桃源洞口送入。小弟弟一入洞,她的双腿便举了起来,紧紧夹住我的腰部,同时口鼻中发出诱人的‘嗯’、‘喔’声,似在催促我冲杀……

我自然不能让她失望,挥动肉枪,毫不客气地冲杀起来。时而长抽短送,令她心儿痒痒,时而轻抽快进,让她心花怒放,不时还要使劲抵着她的密穴研磨几下。在我的无情冲杀下,她很快便狂乱起来,口里不停里喃喃叫着︰“小弟……用力……用力……是这样……好舒服……啊……”

当我第二次从快乐的顶峰跌落时,已是疲惫不堪。成熟女人果然不比青涩少女,疯狂起来实在令人难以抵挡。不过,当我第二次将精华注入她体内时,她也筋疲力尽、全身瘫软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