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童话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童话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不要考验枕边人 不要考验枕边人

    终于还是要面对这里,周传福蓦然站立,七月酷暑不能驱散心中严寒,熙攘人群喧闹不住耳边寂静。如果不是自身原因就不会牵连身边这位漂亮女人,这个女人和他的青梅竹马相濡以沫,从有儿时认知就牵手长大,知心知底正明清白。  站在周传福身旁的这个端庄大方姿态伊人的美女是他的妻子周东琴,今天,因为他问题而不得不同心协力共克艰难。周传福颤抖着心房环顾四周,额头汗水顺着鬓角流进脖颈,他长长呼出一口沉沉浊气,像是做好了某种好决定,挺直腰板眼神坚毅抬脚踏步向前走去而不畏前途艰险。

    童话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不要考验枕边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不要考验枕边人》,是作者童话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终于还是要面对这里,周传福蓦然站立,七月酷暑不能驱散心中严寒,熙攘人群喧闹不住耳边寂静。如果不是自身原因就不会牵连身边这位漂亮女人,这个女人和他的青梅竹马相濡以沫,从有儿时认知就牵手长大,知心知底正明清白。  站在周传福身旁的这个端庄大方姿态伊人的美女是他的妻子周东琴,今天,因为他问题而不得不同心协力共克艰难。周传福颤抖着心房环顾四周,额头汗水顺着鬓角流进脖颈,他长长呼出一口沉沉浊气,像是做好了某种好决定,挺直腰板眼神坚毅抬脚踏步向前走去而不畏前途艰险。

《不要考验枕边人》 第22章:天术 免费试读

「老公,有件事情我要承认错误,我没听你的话,去曹大哥家帮忙收拾屋子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他们家那个脏乱,毕竟他们在咱们危难的时候出手相救,所以为了感谢他们,我给他们无偿收拾一下家务。」

周传福还能说些什么,自己的妻子都主动承认了:「他们家住着两个大男人,你去算什么,你都无偿几个月,可以停止了,咱们两个一起去还说的过去,你一个人进去叫什么事,从现在开始不许在去了。」要不是周传福没法说起,他一定追问给曹大买内裤的事情。

「老公,曹大哥过段时间回家给孩子准备喜事,他让我帮他挑几件衣服和裤子,我想这个要求不过份,所以同意了,和你打声招呼。」

「去吧去吧,这种事可以帮忙,但是要注意分寸,明白吗。」周传福本想告诉妻子曹家两个兄弟是收人好处才帮助自己,别被那个虚伪的色狼占了便宜,但转头一想还是算了,不相信曹大也要相信自己的妻子,她能把握好分寸,等这次回家就让刘馨爻逼曹家兄弟搬走。

「……」

敬老院从外面看去三层楼高、横平竖直、规规矩矩的建筑,进到里面走廊四通八达颇有风水气势。一路上半个人影都看不见,连夜间巡逻都没有。地下室内只有通道上一排似亮似不亮的单管荧光灯微微发光暗示着这里可以通行。

什么叫到了地下室就知道?父亲不直接说明非要打哑谜,到处都是库房、库房、库房。

「少主人,请这边走。」一声缥缈无韵的女声传来,平静安心带有柔和清神。顺着声音提示,周传福来到走廊尽头,他感觉整个过程并没有想电影里面演的那样阴森恐怖,就像一般的找出口一样,走着走着就到了。眼前是一面石墙,就是从墙体后面发出的声音,与其他石墙一样,墙面刮上大白,墙角处做上防水处理,清绿的环保颜色。

头顶灯光开始忽暗忽明,走廊地面升起淡淡白雾,白雾逐渐加浓,周传福扭头向身后望去,发现原来的走廊已经被白雾完全充实,就像一堵雾墙。他在扭回头来,面前已经不再是一堵白墙,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圆形拱门,朱金彩艳、雕龙秀凤,像是在迎接贵客到访,拱门内依旧是皑皑白雾看不清前路。

踏步迈入拱门,一道道蓝色电光由拱门内边框辐射而来,在他身上盘旋环绕。拱门发出宏亮高亢的声音:「周家嫡系血脉,可进。」蓝色电光消失即逝归于虚无。前方迷雾如风吹白云飘散开来形成云雾通道,五颜六色鸭蛋大小类似鹅卵石的发光石头铺路,顺路行走越发寒凉,小路尽头是几间联排的古朴房屋,建筑样式散发着悠远留长、恰似万古的感觉,屋顶烟囱向外正喷吐着阵阵炊烟,看来这里有人居住。

「少主,无相给您请安。」

「少主,无心给您请安。」

周传福眼前突然多出两人,一男一女单膝跪地,低头压肩卑躬谨慎。他没看错,这两个人都在给他行礼。对于现在人而言,跪拜礼是孩子给长辈的大利,同龄人之间或者年长者给年轻人行此礼节从来没有听说过,一时难以适应定在那里不知如何处置。

跪地二人对视一下,不明白少主什么意思,是故意不答应来羞辱他们的地位还是等待他们继续说些什么?

「少主,无相给您请安。」

「少主,无心给您请安。」

「哦,起来吧,你们好,我叫周传福,是周保国介绍来的,周保国是我父亲,我是他亲生儿子。」周传福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先使用现在人的招呼方法做个自我介绍,想必父亲应该和他们已经打过招呼。

「是,少主。」

二人起身抬头恭恭敬敬面向周传福聆听安排。男人看似四十左右,器宇轩昂、身材挺拔、眼神中带有一股傲气,颇有战场大将风范。女人看似三十往上,美人少妇成熟时,似笑非笑烂漫桃花,眼睨如星空周旋,瞳孔深奥直逼人心。

还是女人较懂人心,无心上前说道:「禀少主,主人,也就是您的父亲,在上个月时已经吩咐我们迎接您的到来,您可直接进入老祖宗的禅房,进去之后自然明白。」

周传福暗想:「又是一个打哑谜的,不直接说怎么做事,到了地下室就知道、进去之后自然明白,就不能把事情说清楚。」

「少主,我和无相在几千来从未踏入禅房半步,确实不知里面如何,只是受戒于老祖宗的训话,用此话告知每个有资格来此修得天术传承的子弟。」无心像是猜透周传福的心思,含笑将缘由说道出来。

眼前这两个人在这里已经几千年?他们是人是鬼?如果是人,早就应该变成白骨。如果是鬼,几千年下来该有多厉害,怎么会甘愿在这里为奴。

无相大步上前,恭敬颔首说道:「少主,此秘境是老祖宗摘九天星云所炼,阴冷之极寒气逼人,在得天术真体之前,不能久待。老祖宗定下规矩,来受传承者需尽快入禅房。有什么事等您出来后在细说。」

原来如此,周传福也感觉越往里走越是阴冷刺骨,快到禅房时,无心无相站立不动:「少主,前方请您自便,我们不能再向前踏入半步,我们受老祖宗之托,看护此地引领周家子弟,禅房为我们禁地,踏入半步灰飞烟灭。」

好吧,自己进去,他希望赶快完事,周东琴还在家里等着他,虽然客厅偷放了录音设备,但没有蛋用,如果妻子受到侵害,那设备是不会出来保护她的。

不就是一间很古朴的房子吗,木门苍老雕琢、屋檐乔木竖立、石渣灰墙坑坑洼洼,他轻而易举就走进来。屋内布置很简单,青石地面、一张禅桌、两把禅椅、圆单禅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就是天术传承的地方?不对,禅垫有问题,一般的禅垫都是棉布缝合松松软软适合久坐。这个禅垫外观白玉光滑、扁圆无棱角,给周传福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周传福身体不由自主向禅垫走去,自然而然坐在上面,像老朋友一样轻轻抚摸白玉禅垫。而后,闭眼入定仿佛睡去,房间内再次陷入寂静。

……

这是在那里?周围星空浩瀚银河旋转,一切都是万籁俱寂,宇宙是如此之美、如此之凄凉。这里没有太阳,光线是来自各个美轮美奂的银河照耀,周传福感觉自己像宇航员一样行走在宇宙之中。前一刻还坐在白玉禅垫上,就到此地,难道那是一个传送装置?不是,宇宙之中没有空气、充满对人体有害的辐射,如果是真的,自己一定活不了。

就在这时,远处深空中银光爆燃,一个由小不停变大,大到无法用语言衡量的虚空大门出现在周传福眼前,大门材质和外形就如同刚刚进来的那个拱门一样,十几道闪亮从大门中飞出直奔未知远方。闪光带起周围虚空物质一同飞行,周传福还没看清闪光为何物时,也被无形巨力夹带一起陪行。

周传福被夹带着与十几道闪光形成一个整体,如电光一样超速飞行。银河星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闪亮的电光隧道。前方道路像是气泡一样,随着他们向前飞行而凹进错位。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这应该叫曲速飞行。爱因斯坦说过曲速飞行原理,需要有足够的能量将前方空间进行压缩,达到一步万里的效果。如果要产生这种能量,需要用一个银河系的能量作为能量炉。

随着与闪光形成整体、飞行速度又保持协调一致,周传福慢慢能够看清十几道闪光的实质面目,这应该是十几艘宇宙飞船同步飞行。这些飞船各有特色,有的外观极具超科技形态、有的是一团光滑暗淡的球体、有的如同海上航行又带有异域风格的木船、有的如一团柔软飘动的黑雾、还有表情变化类似人形物种的大生物。

猛然间,这些飞船像是受到什么刺激,突然再次加速,条条银河星光已经变成白色幕布,瞬间就是一个银河远去。周传福感到身后传来极度阴冷带有毁灭万物的气息,他转头望去,内心震撼到心脏都要从口中跳出。一只巨大无边的黑色怪手,从那扇大门中探出向他们抓来。飞行了这么久,大门还是历历在目,好像是随着他们的飞行,大门在一直变大。这扇门到底有大多,这只手到底有多大。黑色怪手碰碎所有接触的银河星系,以这个速度马上就能抓住他们的飞船。

在最关键的时刻,古朴大门慢慢闭合,黑色怪兽不想断臂求生,在大门关闭前,它快速退回消失在门内,大门潇潇涩涩,像是门内怪物要在次尝试开门。

危险解除,飞船速度协调一致的减慢,周传福在不知不觉中被拉入其中一个异域风格的木船上。船头站着一个背对他的白衣老者,背手素服、并腿站立、簌簌白发随飞行而飘荡。

「孩子,你是第二个能到这里的人,只有周家正统血脉才能如此。」老者言语中既骄傲又带着悲凉,他没有转头看向周传福,仍然是面向前方,周身无形之气盘旋环绕,像是在防备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刚脱离危险就自相残杀,众界灭亡不冤,孩子看好,感受咱们周家的天术之力」老者说罢后,双脚离地悬浮,身边浮现淡淡白光,白光凝结成众多光球,内部似有无穷毁灭能量。

前方已经焦灼混战,高科技与超神秘、绝顶生物与机械之王的较量。超科技飞船发出串串死光射向身后所有飞船。白色光球弹开死光、人行生物被死光打穿后自行恢复、机械飞船硬抗死光没有损伤、老者飞船则是由身边一个光球抵消、其他飞船各有解决死光的方法。

就这样,其他飞船互相攻击。白衣老者控制周身白色光球既守又攻,攻击手法奇形怪状、神奇各异、叹为观止,光球形状任意变换,时而变为流水、时而变为护盾,周传福保证比最绚丽的科幻电影还要精彩百倍。

战斗总是有受伤,特别是单独个体更容易受伤。飞船由特征进行团体组合,科技类、生物类、机械类等,同类进行抱团。有一艘类似钟乳石形状,表皮如钻石闪耀的飞船,独自一个承受其他飞船的联手进攻。没用多久,钟乳石飞船坚固的表皮承受不住太多攻击,开始碎裂炸开,内部燃烧着脱离所有人视线。然后就是下一个单独的飞船。

老者得意的挥发:「天术传承的最无上法则是自我感悟,口述越多成就越差,所以我什么都不告诉你,你反而体会的越多,是吧?」

周传福很无奈,这么光怪陆离、科幻奇异的事情,看都看不过来,还提什么自我感悟。老者越耍越兴奋,好像忘记了在和别人生死搏斗。「也只有周家天术能够做到重观万古、真实既现。」

「天术不是一种法术,更不是写出来的文字符号,到底是什么,越是自我感觉越是明白,既然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有能力自行感悟无上天术,等你悟道后,就算我不解释你也能明白。」白衣老者自在在说话,就像万事都在心中一样。

又打哑谜,周传福这一会儿经历了三次哑谜,这种感觉就像喷嚏就在嘴边马上要打出的时候,让人无情打断憋回去。他发誓,以后也要让别人尝尝这种滋味。

「好了,别打扰我战斗,别说你什么都没体悟到,你现在能看到这里就说明一切,保护好周家,有朝一日天术复原,回到咱们自己的故乡。」白衣老者始终背对着周传福说话不曾转身。现在轮到周传福了,在他刚想说出第一句话时,星空变换、物是人非,眼前已经回到原先的那个老祖宗禅房,刚才的一切感觉像是一场梦境却又如此真实。

不对,事情还没有完,他看到了自己,应该说他的眼前有一个自己正枯坐在白玉禅垫上闭目沉思。如果坐着那个是自己,那自己又是谁?一切变得扑朔迷离。他低头向下看去,什么都没有,没有手、没有身体、没有脚,只有一双眼睛能观察四周,这是不是所谓的灵魂出窍。

需要有人帮助自己,只有无心和无相在这儿。周传福现在只是一双眼睛,面对紧闭的大门无手可下,但大门好像感知到他的要求自行打开。他像鸟儿一样飞出屋外,在空中盘旋,就是刚才那件冒着炊烟的屋子,他们说会在那里等候。

……

一阵阵女人的淫靡浪叫从屋子内传出,连续不断的啊啊之声逐渐升高,周传福知道里面正在进行盘肠性交大战,看来这两个人不仅是看家护卫还是一对恩爱夫妻。屋子大门紧闭根本进不去,自己飘到门前就无法在前进一步。他环绕一圈,发现白纸窗户半开半闭,将将可以从此飘进去查看究竟。

好一个漂亮的美少妇,无心赤身全裸跪在地下,头颅贴着地面,屁股撅的高高。无相在无心身后,双手死死掐住无心的臀瓣用力操弄。周传福发现问题,眼前两人全心全意投入性交,丝毫没有发现他在前面进行观看,或者说他们压根就没有看见他。

周传福飘到无心面前仔细观察这个少妇美女。大方之美不输于刘馨爻,性交潮韵让美人面颊腮红,似青春少女别样红润。他又飘到无心快要贴到地面的膨胀胸前,得体之形不弱于周东琴,奶头粉红如处子。又从无心的胸口沿着一起一伏的肚皮飘到两人交合处,从下向上望去颇为壮观,两片阴唇被男人阴茎带动的翩翩起舞,阴蒂如披上一层披风的小肉头在不停颤动。

「哗啦」不时的会有一股股透明尿液顺着阴毛长驱直下,透过周传福倾洒在地面。无心被操爽的一塌糊涂,嘴里说着胡话:「传福快干我,曹大哥快干我,刘小涛快干我,周大鹏快干我,你们都来干死我。」

无心的一句话惊醒周传福,她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名字?自己的信息什么时候到了他们手里?父亲不会告诉他们,因为父亲也不认识无心嘴里的那些人。

「啊,要死了。」无心趴在地上全身抖动不停。无相并没有放过无心,他卖力的在高潮中的无心身上疯狂抽查。不过一会儿,无相胯部紧紧贴着无心屁股一动不动,阴囊一紧一收的将精液送入无心阴道。无相慢慢抬起屁股而后站起,周传福被彻底震撼,他确定眼前两人绝对不是人,至少确定无相一定不是人,因为有两件事可以证明。

无相已经完全站直身体,但是他的阴茎还插在趴在地面的无心阴道内,阴茎如男人小臂粗细,如马鞭甚至比马鞭还要长,这是其一证明无相非人证据。其二,无相已经不在是无相,他的面貌和身材已经完全变成周传福的模样。他们两个人到底是谁?父亲让自己小心他们,一定是父亲发现了什么事情。

「无相别玩了,你快变回来,已经第十五天,不管天术传承多少,少主今天一定会醒。」周传福知道无心口中的少主就是说自己,原来自己已经在这里度过了十五天。

糟糕,十五天,我要赶快回去,老婆可要等急了。

周传福猛的惊醒,从禅垫上弹起,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元神归窍。经过十五天,自己身体除了有些饥饿并没有其他不良感觉。衣服上面一点尘土都没有,可见这里的确是一片福天秘境。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