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幸福家庭俱乐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微风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幸福家庭俱乐部 幸福家庭俱乐部

    约舒亚是个十五岁的棕发少年,他身高普通,精力充沛,爱好刺激,就读於柳丁市上的市立学校九年级。  从两个月前开始,约舒亚心中涌现出了一个全新的,令他烦心不已的强烈欲望。  他想要干他的母亲,乔安娜。

    微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幸福家庭俱乐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幸福家庭俱乐部》,是作者微风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约舒亚是个十五岁的棕发少年,他身高普通,精力充沛,爱好刺激,就读於柳丁市上的市立学校九年级。  从两个月前开始,约舒亚心中涌现出了一个全新的,令他烦心不已的强烈欲望。  他想要干他的母亲,乔安娜。

《幸福家庭俱乐部》 06 免费试读

约舒亚等人下车的月台,比他们上车的月台要大上许多,而且月台的数目不止一个。

在明亮的纯白灯光下,所有人身上的白色斗蓬都像是会闪闪发亮似的,白的刺眼。

约舒亚牵着母亲,左右张望,这儿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央车站,有大概七八条轨道平行排列,末端直直往远方延伸,但是因为灯光只有在月台附近才有,较远的地方就是一片黑暗,所以约舒亚没办法确认那些轨道有没有另外的分枝。

在其他的轨道上,停靠着几列看起来像是运货用的列车。

在约舒亚的前方,有大约七八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白斗蓬,正往他们三人走来,除此之外,其他的月台上只有几个零星的白点在移动而已。

「海琳娜,」其中一人伸出手,和海琳娜握手致意,「好久不见了,欧珊娜还好吗?」他问道。

「他很好,只是不想我离开他而已。」海琳娜笑道,她的脸被头罩遮住大半,只露出那对鲜艳的嘴唇。

「这两位就是铎那西家族?」那人转过头来,望着约舒亚和乔安娜,问道。

「是的,先生。」约舒亚回答。

「你好,约舒亚,我叫做法格,」法格将他的头罩往后推,露出自己的面孔,「未来大概两个半月,将由我负责照顾两位在大浴缸里面的生活。」笑道。

法格是个有一头黑色卷发的男子,年纪大概比海琳娜还要大上一些,应该接近三十。

「大浴缸?」约舒亚奇道。

「这真是难听的名字,」海琳娜也露出自己的面孔,「你为什么要那样称呼新生之池?」皱眉道。

「因为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大浴缸而已,」法格笑道,「只是它是一个可以让人在里面睡上一觉的大浴缸。」

海琳娜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

「哈哈,别管她,我和这个小妹妹向来不合。」法格对约舒亚笑道,「不过从你们两位的样子看来,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海琳娜要把你们的案子送交家长会了,这还真是………偏激哪。」他一边抚摸自己的下巴,一边看着乔安娜的鼻环,以及上面那条细皮带。

「他只是个喜欢议论别人是非的笨蛋,别理他。」海琳娜立刻接口道,「我们先走吧,我带你们去坐电梯。」

「好。」约舒亚点点头,三人立刻往月台的出口走去。

「喂喂,你别乱说,我只是发表我身为家族一员的个人感想罢了。」法格道,一边招呼他的部下,一边从后方赶上。

月台的末端是楼梯,爬上楼梯后,是一个类似广场的开放空间,屋顶是架高的歌德教堂式穹顶,地面贴着柔和的黄色磁砖,不过没什么人,看起来空荡荡的。

法格赶到三人面前,「电梯在那呀!」指着约舒亚等人的左首道。

「少胡说,明明就在那边。」海琳娜啐道,指着右方。

「你那是每一层楼都停的电梯,我带你们去坐直达的。」法格苦笑道。

海琳娜只好点了点头,一群人跟着法格,往广场的左方走去。

广场左方的墙壁上,并列着六座电梯,法格和海琳娜等人共乘一座,他的部下则搭上另一座。

约舒亚看着电梯的楼层显示,红色的数字很快地爬升到十五。

「这里不是地下吗?」约舒亚惊道,「怎么会有十五层楼?」

「约舒亚,你知道中部沙漠的红色巨岩吗?」法格反问道。

「我知道。」约舒亚点头。

红色巨岩是一块孤立在沙漠西部的巨大岩块,体积有如一座小山,有海拔一百多公尺高。

「你现在就在那里面。」法格道,「我们很快就会到顶了。」

「什么?」约舒亚惊道,「你是说红色巨岩里面是空的吗?」

「也不是全部都空的,」法格道,「有些地方是空的,大部分不是,然后红色巨岩里面的空洞跟下面的大空洞又连接在一起,所以你们才可以坐地下铁直接进入枢院。」

「真神奇……你们怎么发现这里的?」约舒亚奇道。

「嗯………」法格皱眉道,「大概是因为那个大浴缸的关系吧?」

「法格………你可以少说一点,没人会嫌你太安静。」海琳娜道。

法格苦笑起来,约舒亚此时却发现电梯的楼层显示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在跳动了,但是电梯却还是在不断上升。

过了好一阵子,楼层显示终於跳到了十六。

叮的一声,一群人马同时从两座电梯中走出。

约舒亚眼前,展开的是一座巨大的环形走廊,走廊的中间是巨大的空洞,走廊上头是凹凸不平的圆盖形岩顶,映着一道道萤绿的水光波纹。

「欢迎来到俱乐部的福利设施,幸福的大澡堂。」法格走到众人面前,转身对着约舒亚等人道。

他的下属们一阵窃笑。海琳娜则怒气沖沖地瞪着他。

「我会和家长会报告你对新生之池所採取的轻浮态度。」海琳娜冷冷道。

「别这样嘛,小妹妹,」法格苦笑道,「你可是马上就可以到外面见太阳了,我们却得在这边守着这个绿色的大浴缸好几个月哪。」

「到底什么是那个大浴缸?」约舒亚不禁开口问道。

「问得好呀,小弟弟,你带你妈妈到前面去观赏一下吧!」法格笑道,「那可是你们要花上未来两个多月时光的好地方。」

约舒亚牵着乔安娜,母子俩一块往前,来到走廊腰高的护栏旁。

从上往下看,在环形走廊下方约十几公尺深处,是一潭清澈的碧绿色池泊,池泊底部有一个白色的光球,池面上则载浮载沈着几颗灰色的点。

「这就是新生之池,」海琳娜来到母子身旁,「在里面,你们的身体会自我蜕变,以达成对幸福的追求。」

「但我以为,」约舒亚惊道,「你会把我们送去医院或什么地方,接受一些手术之类的………」

「放心吧,新生之池的力量比任何医疗仪器都要来的完美,」海琳娜笑道,「我看着欧珊娜浸泡在里面的,不用害怕。」

「不,我是说,」约舒亚道,「你们只是要我们泡在水里面?那样有用吗?」

「你何不自己确认一下?约舒亚小弟弟?」法格笑道,不知何时他也靠在走廊护栏上了,「我记得你好像和雷欧是朋友吧?他早你一个月,已经在下头了。」法格边说,边用手指着下头的绿色池水。

「真的吗?」约舒亚惊道,「快带我去看他!」

一夥人接着站在环形走廊的电扶梯上,往下又走了七八层楼的高度。

到了下头,约舒亚才发现,池的四周原来是被玻璃围住的,池面已经比他们的所在位置还要高了。

好不容易抵达最底部,法格带着约舒亚等人来到一个看起来像是某种监控室的地方,在玻璃墙的前方,佈满了各种仪器以及萤幕,穿着白斗蓬的人们悠哉悠哉地在各个仪器之间来回穿梭。

新生之池的下方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缸,难怪法格会把它叫做浴缸了,约舒亚心想。

透过透明玻璃,约舒亚等人可以看见碧绿的池水在缓缓地上下荡漾,从上方看见的那些个灰点,原来是一些大小等同人身的布囊,黏在玻璃上面,随着池水摇摆。

法格的下属们各自散开,可能是回到自己的工作冈位上去了,约舒亚也不太在意。

不过法格却是带着他们绕着新生之池,走了好一阵子,最后才在一个灰色布囊前面停下来。

「这个就是雷欧了。」法格指着那个布囊道,「虽然他比你早来一个月,可是他的变化工程浩大,可能得花上四个月才行。」

「那是雷欧?」约舒亚大惊,「你们怎么把他装在那个袋子里面?」

「那个不是袋子,」海琳娜道,「那个是茧,雷欧在里面一点问题也不会有。」

「说那是袋子其实也没什么错,」法格笑道,「看起来也的确很像袋子。」

「我要怎么跟他说话?」约舒亚问道。

「你没法跟他说话,他在睡觉。」法格道,「不过你还是可以试着叫叫看,有些人还是会有反应。」

约舒亚於是走到弧形的玻璃墙边,仰头看着池面上那个灰色布囊。

「嘿!雷欧!我是约舒亚!」约舒亚喊道。

灰色布囊没有反应,约舒亚於是又叫了两声。

这一次,灰色布囊晃了晃。

「啊,有反应了,」法格道,「再叫几次,说不定他就会跑出来让你看看了。」

「雷欧!雷欧!」约舒亚喊道,「你在里面吗?」

灰色布囊黏在玻璃的那一端,颜色逐渐变浅,隐约的光亮从茧中透了出来,表面也转成白色的半透明胶质。

一双手掌碰地一下,隔着茧的外层,贴在玻璃上。

然后雷欧的面孔模糊难辨地从茧中浮现出来,约舒亚只能勉强看见他的五官。

「雷欧!」约舒亚惊道,「你真的在这里,你怎么进去的?」

但是雷欧的脸孔又慢慢地隐入茧中,里头的光亮也消失了,茧的表面很快地变成灰色,恢复成之前的模样。

「啊………」约舒亚敲了敲玻璃墙,不过雷欧都没有再次回应。

「等他从里面出来,雷欧就会变成女的?」约舒亚转头问道。

「没错,」法格点头,「等你们都完成变化了,他还得在里面多待上一个月哩。」

「光泡在这里面就可以了吗?」约舒亚还是不太相信。

「你何不自己下去试试?」法格笑道,「和你的母亲一块。」

「你们也差不多该进去了,」海琳娜也道,「早点进去,就可以早点出来。」

约舒亚看看母亲,他温顺而服从的畜母正满心期待地等待着他的命令。

「好吧,我们进去吧,」约舒亚对着母亲道,「等我们出来了,我就用新的阴茎干你,再让你喝我的精液。」

「啊……那真是太美了,主人。」乔安娜欢喜道,「奴已经迫不及待了。」

法格见两人已做好心理准备,便将约舒亚母子俩带至上方一个有点像跳水台的地方。

他们在那儿脱下斗蓬,约舒亚卸下母亲鼻环上的细皮带,法格则对乔安娜充满诱惑力的艳丽肉体讚不绝口。

从向外突出的方形板子上,他们距离池面只有大概几十公分的距离。

「我们跳下去以后要做什么?」约舒亚问道。

「什么都不用做,啊!」法格道,「你们可以先用鼻子吸几口水,习惯一下肺被液体充满的感觉。」

「什么!」约舒亚大惊,「那样会窒息的!」

「这边的水不会,」法格道,「而且等茧包好之后,你们反正也是浸在湖水里头,早点习惯比较好,不会很难过的,只是从鼻子一直到肺都会觉得冰冰凉凉的而已。」

约舒亚看了看母亲,不禁露出苦笑,「那你们在旁边做什么?」

「看着你们,如果有人发生异常,就把他给捞上来。」法格道,「不过听说没有家族成员发生过意外,每个人都很满意地离开这里。」

「好吧,」约舒亚点点头,「我要下去了,我想早点喂我妈喝精液。」

「主人……」乔安娜一听,高兴地搂着约舒亚。

约舒亚搂住母亲的腰,两人一块跳下池中。

滋地一声,池水看起来非常的清澈,但是掉下去之后才发现那些碧绿的液体感觉像浆糊一样黏,约舒亚和乔安娜只有下半身沈下去而已,浮力就已经把他们撑了起来。

两人身边的绿色透明黏液缓缓涌升,把约舒亚和乔安娜分别隔开。

「呜……嗯嗯………」冰凉的液体侵入两人的嘴巴和鼻子里面,尤有甚着,他们身上所有开放的孔道都遭到了入侵。

约舒亚挣扎了一会,但是这些冷冰冰的液体似乎有着令人昏昏欲睡的作用,他很快地便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主人……」乔安娜低声呼唤着约舒亚,眼前是一片碧绿。

法格和海琳娜站在台上,望着下方,新生之池里头,两颗白色的茧正在缓缓成形。

「每次看都觉得很神奇,那些液体是怎么变成白丝的?」法格不解道。

「下一次你也下去不就知道了?」海琳娜道。

「我可没有你们那种特殊嗜好,得动用到大浴缸才能达成。」法格笑道,「他们这次的变化可真是激烈,可是因为你的关系?」

「你有什么意见?」海琳娜充满敌意地瞪着法格,「从进来你就一直对我们的幸福定义表现出不赞同的态度。」

「我哪有不赞同?」法格连忙道,「我只是表达出我个人的好奇而已,只要是家族成员的愿望,我一定会尽力帮他们达成。」

「那就好了。」海琳娜点头道。

「可是我还是不能理解,」法格问道,「让自己的母亲变成只能喝精液和尿液的人形肉屄,再用两根特制的阴茎干她,真的会让他们幸福?」

「那是当然的,」海琳娜骄傲地道,「这是连家族成员都难以理解的幸福境界,你们不会懂完全而彻底的佔有,会带给那对母子多大的快乐和满足的。」

###

在茧的里面,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约舒亚,泡在被他的体温烘的发热的液体之中,感到无比的舒适自在。

肺部被池水入侵的不快感在大约十五分钟后便消失了,那之后约舒亚就和平常一样地呼吸。

茧的表皮似乎会自己发光,白白亮亮地让想要倒头大睡的约舒亚一直睡不着。

约舒亚转了个身。

一个黑色的影子在表皮内侧扩散开来,逐渐把光亮给遮掩住。

「嗯……嗯………」约舒亚闭上了眼睛,周围的光亮减少了许多,他可以安稳的睡了。

在他完全睡着的前一刻,约舒亚又睁开了一下双眼,瞥见有许多细小的黑色丝线,从茧的表皮中游出,集中在他的股间。

约舒亚感到轻微的麻痒感顺着阴茎,钻入了体内,不过他非常地睏,已经懒得去想那是什么了。

闭上眼睛,约舒亚陷入了梦乡。

###八个月后###

下午七点,柳丁市的葛罗利亚饭店里面,约舒亚正在新郎的准备室里头,对着镜子调整他的领带。

他穿着黑色的燕尾礼服,绑着鲜红的蝴蝶领带,白色的合身衬衫,以及展露那对雄伟阴茎的开裆礼裤。

今天是他和苏珊的婚礼,虽然两个人都只有十六岁,不过由於双方的家长都已同意,所以他们决定先提前举行两家人在俱乐部的内部婚礼,等两人达法定年龄后,再举行实际社会的结婚典礼。

乔安娜走到约舒亚身边,动手替主人调整领带。

畜母的红发飘逸在肩膀上,穿着黑色的连身长裙礼服,胸口开成u字形,露出深邃的乳沟,以及白嫩的半边乳房。乔安娜的脖子上系着一圈黑皮颈环,颈环上的金属坠炼就被双乳夹着,其下端隐藏在黑色礼服之中。

和八个月前相比,乔安娜的腹部显得十分大,她的肚中怀有主人的孩子,这个月已是第六个月。

在调整完主人的领带后,乔安娜跪了下去,在约舒亚的双腿间,开始殷勤地舔舐那对半梦半醒的肉棒。

透过全身镜,约舒亚欣赏着母亲的背影,她妖艳的背部曲线在舔着肉棒的时候也那般摇曳生姿,尤其是她挺着大肚子,却还孜孜不倦吸吮阴茎的模样,更让约舒亚兴奋。

乔安娜小口小口地用舌头舔舐着阴茎,不放过任何一吋肌肤,让那对阴茎猛烈地膨胀。

约舒亚的两根阴茎,一大一小,大的约有乔安娜前臂的同样粗细,一半长短,小的则细了些,有八吋多长,大的在上,小的在下,两根阴茎的根部相连,小的那一根或可当作是主阴茎的分枝。

主人的睾丸收到了体内,乔安娜因此无法亲吻主人的阴囊,是一个小小的遗憾。

在乔安娜的舔舐下,约舒亚的一对阴茎闪闪发亮,紫黑色的龟头昂扬,肉冠暴张,阴茎的根部,围着一圈黑珍珠样的小球。

乔安娜满心欢喜地亲吻着主人的龟头,今天是主人大喜的日子,对象是苏珊,苏珊父亲所经营的超市就是乔安娜打工的地方。

从枢院回来后,苏珊来过家中很多次,乔安娜总是在主人干那个女孩的时候观察她。

苏珊很容易就会高潮,尤其当主人的两根阴茎一块进入她的时候,苏珊总是要主人用大的那根干她的肛门,小的肏穴。肛门附近的肉被约舒亚的肉棒撑开,像是一圈粉红色的美丽花朵。

然后苏珊便会陷入狂喜,在约舒亚的胯下颤抖抽搐,喷着爱液,不断的高潮。

乔安娜很喜欢苏珊这个小女孩,一个原因是由於苏珊和自己一样深爱着主人,另一个原因,则是她有体会终极之爱的潜力。

约舒亚曾让苏珊进入他和乔安娜的密室,在那儿惩罚乔安娜给她看。

苏珊一开始感到十分不适,尤其是乔安娜被电击的时候,身上的金属装饰品所发出的刺耳霹啪声响,令她十分害怕,但逐渐地,苏珊的蜜穴会因为乔安娜的挣扎和呻吟,而渗出爱液。

随着苏珊逐渐适应,最后她终於在乔安娜的引诱下,让约舒亚将她的手脚捆绑在金属架上,接受了一些初级的教导。

他们很快找到苏珊的性向,她喜欢人玩弄她的肛门,她可以接受长时间的浣肠,那柔软的肛门甚至可以让约舒亚用拳头插入。

乔安娜兴奋极了,她看着主人用手干苏珊的肛门,然后在那个被扩张开来的粉红色肉质隧道中射满了精,主人的精液是很浓稠而且丰富的,乔安娜现在以主人的精液和尿液为食为饮,她很清楚主人的精液是多么的美味。

约舒亚让乔安娜吸吮苏珊肛门中的精液,乔安娜把舌头探入女孩的肛门,贪婪地吸吮,而苏珊竟在不断的高潮。三人从此之后便常在密室中一起度过欢爱的时光。

乔安娜从那时起便对苏珊有很大的好感,她也看得出来苏珊深爱着约舒亚,若是让主人和她结婚的话,乔安娜相信,苏珊可以成为主人忠实的淫奴,她可以和这个女儿一块服侍主人,当其中一人怀孕,另一人也可以替代对方,继续完成主人的命令。

所以当苏珊的父母来和他们谈婚事时,乔安娜立刻答应了,苏珊的父母本来想要苏珊同她哥哥结婚的,不过苏珊却说她比较喜欢约舒亚。

约舒亚摸了摸乔安娜的头发,命她停止。

乔安娜慢慢站了起来,怀孕令她动作不敢太快。

这是她和约舒亚的第一胎,俱乐部并不鼓励过度生育,因为这会让家族的孩子无法获得充足的爱,所以约舒亚只打算和她生两个孩子。

但是海琳娜告诉他们,他们可以多生一些孩子,让那些已经无法生育的家族成员来领养,因为有一些拥有古老传统的家族,经过数代的近亲生殖,有繁衍下一代的困难,需要加入新血。

事实上,在他们获得有关约舒亚和乔安娜的身体资讯后,已经有六个家族来电和他们讨论领养下一代的事情了。

而家族成员的需要,其他的成员有义务要助其完成。约舒亚决定要多生六个孩子,造福其他的家族,而乔安娜知道未来的六年内,她也将不断的为主人怀孕。

约舒亚扶住母亲,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轻抚她的腹部。

乔安娜感到一阵欢愉的电流窜过体内,主人的爱抚现在已经变成名符其实的快乐泉源。

「你肚子饿了吗?」约舒亚问道,由於怀孕的关系,乔安娜进食的次数越来越多。

「还好,」乔安娜笑道,「奴想要主人在大家面前喂奴。」

约舒亚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乔安娜的身体经过新生之池的洗礼,现在纯粹只以约舒亚的精液为食,她腹中的胎儿则透过母亲,间接的以精液为营养来源。

约舒亚为了让畜母成为名符其实的畜母,也接受了新生之池的洗礼,将一部份的肠子拿去扩张睾丸的组织,使自己可以制造大量充满营养的精液,用来喂哺自己的母亲和孩子。

约舒亚从一边的桌上拿起乔安娜的鼻环,今天的客人都是家族成员,乔安娜不需再掩饰她真正的身份。

随着鼻环喀地一声扣上,乔安娜只感到一阵压倒性的幸福感,约舒亚把皮带扣上鼻环,牵着母亲,走出新郎准备室。

葛罗利亚饭店的十楼,今天已经被苏珊和约舒亚两家给包下了,包括礼堂、餐厅、以及大约二十间房间,在基金会的资助下,约舒亚等人只花费了相当少的金钱,便租用到了这间饭店的第十层楼。

而俱乐部甚至提供了大量人力,以替换饭店本来的服务人员,因为柳丁市的家族成员几乎都会到场,而婚礼更将持续一整夜,直到黎明为止,各家族将可以尽情相爱,而俱乐部的立场,并不希望他们被外人打扰。

在明天早上十点之前,电梯将不会在第十层楼停下,就算有任何事情需要和饭店协调,也都会由俱乐部的人处理,约舒亚等人要做的只是把他们的喜悦和其他的家族分享而已。

踏上红色的地毯,乔安娜跟在主人身边,搂着他的手臂,高跟鞋在地上喀喀作响。

他们一同步入礼堂,在柔和的金黄烛光中,礼堂里面设了约十余席,海琳娜和欧珊娜(约舒亚第一次看见他穿着正常的服装)、加史汀和他另外几位家族、珊可丝母子、苏珊的哥哥和母亲、珠利亚和她的许多家族成员(他们的脸型十分具有异国情调,看起来像是印度人和高加索人的混血)、校长梅狄兹一家人(约舒亚发现不止校医罗兰,篮球队教练和啦啦队队长也是他的家人)、亚兰和安妮父女、以及卢克和雷欧娜父女等约六十余人。

众人看见约舒亚和乔安娜进入礼堂,都露出灿烂的笑容,一块鼓掌欢迎他们。

约舒亚母子对着四周的家族成员挥手致意,一边走向礼堂中央的讲坛。

在宴席前方,设立着一张小型讲坛,讲坛前另外摆着一张四方形的短床。

讲坛上,俱乐部的神父穿着白色的长袍,带着鏽有金色十字架的高帽,一脸祥和地望着母子俩逐渐接近。

另一头,苏珊也由父亲搀扶,慢慢地走近。

苏珊一身雪白,头上戴着闪亮的银色发冠,披着薄纱,上半身穿着镶有珍珠的束腹,露出半边娇乳,下半身则是白色的丝袜和吊带,绑绳式蕾丝内裤,腰上斜斜系着一道透明薄纱裙,微翘的臀部和纤细的美腿优雅地扭动。

她的内裤上有一些水渍,显然她已经在流汁了。

苏珊满面嫣红,满心欢喜地走至讲坛前,站在约舒亚身边。乔安娜和苏珊的父亲则站在他们的子女身后。

「约舒亚?铎那西,」神父开口道,四周立刻安静下来,「以及苏珊?罗斯特,你们愿意成为彼此的伴侣,对彼此付出无限的爱,直到永远吗?」

约舒亚握住苏珊的手,两人一块点头。

「你们愿意对自己的家族付出同样的爱吗?」神父再问。

两人再次点头。

「最后,你们也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享受这样的爱吗?」神父问道。

约舒亚和苏珊同时点头。

「我们愿意。」两人同声道。

「那么,我宣布你们两位成为夫妻,」神父微笑道,「并代表俱乐部和所有家族成员祝福你们两位。」

四周响起一阵欢呼和鼓掌声。

约舒亚开心地看着苏珊,她已经喜极而泣,泪珠滚在涂着薄粉的美丽面孔上,那对红唇显得娇艳多汁。

「现在,你可以在大家的面前干你的妻子了,约舒亚。」神父笑道。

约舒亚於是轻轻抱起苏珊,将她置放在讲坛前的小床上,苏珊则用手爱抚着那对坚硬的粗大肉棒。

位子在约舒亚背后的人纷纷站起,走到讲坛的两侧,想要看清楚约舒亚插入苏珊的瞬间。

约舒亚用手指拉下苏珊的三角裤,让那件诱人的小布悬挂在她的右脚脚踝上。

苏珊股间的花朵绽放,花瓣是鲜艳的亮粉红色,蜜肉湿润而温暖的颤抖着。

几颗摄影球飘至约舒亚肩膀上方,婚礼的所有细节都将被拍摄纪录,日后发给每个参加的家族一份複制以为留念。

约舒亚的阴茎脉动着,龟头沾取苏珊的汁液,在她的耻丘上滑动,嫩丘上的金色绒毛带给约舒亚一阵愉悦的触感。

苏珊张开双腿,两手爱抚着阴茎,「约舒亚……」口中叫唤,脸上充满了爱意,娇红的双颊透过薄纱,显得万分抚媚。

「我要干你了,苏珊。」约舒亚道。

「干我,约舒亚,」苏珊欢喜地道,「让大家看你爱我的样子,哥哥。」

约舒亚缓缓挺腰,把龟头挤入苏珊紧緻的嫩穴里头,推进一会儿,再用第二根阴茎的龟头撑开苏珊柔若无骨的肛门。

「啊啊………」苏珊抓住约舒亚的肩膀,「哥哥!干我!干苏珊!」

约舒亚抱住苏珊,一手在她的后臀上一压,两边的龟头同时将阴道和肛门顶开,又深又重地插入了她。

「噫………噫……」苏珊欢地浑身发颤,约舒亚的龟头不断地前进,她的子宫很快地就被约舒亚进入了,无上的快乐在她雪白的身子里头舞动,苏珊立刻高潮起来。

温暖的液体淌了出来,约舒亚亲吻苏珊的唇,同时感到她口中有股精液的气味。

「你嘴里怎么会有精液的味道?」约舒亚奇道。

「爸爸他舍不得我……」苏珊笑道,双手抚摸着约舒亚的脸庞,「所以我替他吸吮阴茎,让他在我嘴里射精,因为今天苏珊的蜜穴和肛门都要给哥哥的。」

「那我等一下也要在你嘴里面射精。」约舒亚笑道,「让你喝我的精液。」

「苏珊要喝!」苏珊道,「苏珊以后每天都要喝哥哥的精!」

约舒亚高兴地挺送起来,让龟头在苏珊的子宫和肠子里面前后顶撞。苏珊欢喜地放声高喊,让所有人都看见她幸福的模样。

乔安娜注视着儿子有力的腰肢扭摆,将阴茎重重擣入苏珊的体内,心中充满柔情,苏珊已经成为他们家中的一份子了,乔安娜迫不及待地想要教导她何谓终极之爱,让她成为主人新的忠实淫奴。

苏珊的金发在约舒亚猛烈地抽送下,逐渐散乱,银色发冠滑落到了肩上,她看来已经高潮数次,双眼恍惚地在约舒亚脸上飘移,满脸潮红,下体发出响亮地滋滋声。

然后约舒亚射精了,丰沛的精液很快地填满了苏珊的子宫,逆流出来。

白色的黏液骨碌骨碌地,在小床上淌开,苏珊的双腿滑动,白色的丝袜上,沾了许多不同的白。

在新生之池洗礼后,约舒亚的精液量出奇的多,当他停止射精时,苏珊的下体已经完全被精液覆盖。

观礼的家族们欢声雷动,约舒亚拔出阴茎,站到床上,让苏珊吸食阴茎上的残精。

此时,俱乐部的服务人员们推着餐车,将婚宴的菜餚送上。

他们有男有女,男的只有在腰上系着一条黑色的布遮掩他们因为观礼,而高高勃起的阴茎,女的则只在乳房上多了一条,黑布下缘都没有固定,只要他们稍一走动,性器官和乳房便会忽隐乍现。

这些身为家族成员,又同时在俱乐部服务的青年男女们,在今晚的喜宴结束后,也可以分享约舒亚和苏珊的喜悦。

约舒亚搀起苏珊,同乔安娜和苏珊的父亲四人,一同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开始享用菜餚。

在婚礼的交合仪式结束后,礼堂内的人早已无心於食,有的人已经在自己的家人身上爱抚起来,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将菜餚享用完毕。

在大夥都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服务人员们又推了几个装满了新鲜牛乳的大水桶进入礼堂,每个水桶上都放有一个奇怪的仪器。约舒亚一眼便看出,那些是苏珊常用来浣肠的手压式空气帮浦。

苏珊的爸爸站了起来,对着家族成员们,表示这些牛奶是他送给在场女士们的礼物,希望她们可以将这些温热的牛乳注入其柔软的菊花之内。

此言一出,有些女性家人的脸上便露出难色,因为部分人之前并没参加过俱乐部的活动,不知道她们的肛门在宴会上都将受到较之平常五六倍以上的关爱。

而有些有经验的女性家人,则显得跃跃欲试,因为苏珊一家发明的牛奶浣肠在家族之中是十分有名的。

乔安娜在约舒亚的牵引下,来到了装牛奶的水桶前,约舒亚命乔安娜四肢着地,跪在水桶前方的地毯上,掀起她的礼服下摆。

乔安娜在礼服下,穿着诱人的黑色镂空丝袜,配合红色的吊带,没有三角裤,一道铁炼系在她的阴蒂上,花瓣上的金属环则绑满了黑色的流苏缎带,吸满了淫汁,颇有重量地往下垂,她高隆的腹部则散发出另一股异常的淫乱气息。

「淫兽,我要让你的肠子里面都是牛奶。」约舒亚笑道,捏了乔安娜的臀部一把。

「奴很高兴,主人。」乔安娜欢喜道,褐色的双瞳透着期待和淫乱的光彩。

约舒亚伸手,探至母亲的肛门前,由於乔安娜已经不再取用精液之外的食物,肛门已无排泄的功能,而成为畜母第二个取悦主人用的性器,约舒亚便在她的肛门上又穿了四个金属环。

在粉红色的肌肉上,扣着一个黑色的器物,约舒亚把那东西的四个扣环都解开,慢慢将其抽出。

其他的家族成员们惊讶地看着,约舒亚从母亲的肛门里面,取了一根约有四十公分长的柔软橡胶制品,看起来像是许多黑色小球连接而成。

苏珊此时走近,她取下水桶上的手压式帮浦,将一端插入乔安娜的肛门中。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围绕在约舒亚三人身边,注视着他们。

苏珊握住看起来像是小孩玩具的帮浦,一压一放,从乔安娜肛门上的地方,空气噗噗噗地被抽出,牛奶则从另一端的塑胶管中滑入。

「啊……啊……」乔安娜颤声道,「暖呼呼地………」

苏珊熟练地操作着,让更多的牛奶进入乔安娜的肛门之中。

约舒亚抬起母亲的下颏,将阴茎插入,巨大的肉棒毫无阻碍地滑入了乔安娜的喉咙里面,她的喉咙甚至涨开了。

在众多女性家人的惊讚下,约舒亚的阴茎把母亲的嘴巴塞满,另一根较小的肉棒则在乔安娜的颈子上摩擦。

约舒亚抽送起来,乔安娜前后摇动身体,配合儿子的抽送,而苏珊的手更是配合着乔安娜的动作,不断地将牛奶灌入她的肛门内。三人美妙的默契让在场众人都不禁为之讚叹。

几名女性家人也在乔安娜附近趴了下来,挺起了臀部,由她们的家人撩起她们的裙摆,露出被各种款式、颜色的三角裤、丁字裤等,装饰地美轮美奂的嫩臀。

今年七岁的安妮也趴在她们的身边,露出那小小的臀部,由父亲亚兰为她浣肠。

苏珊的母亲让苏珊的哥哥和父亲为她浣肠,他们一次用两组帮浦,苏珊母亲的肚子很快地高耸起来。

有一些不敢尝试浣肠的女性,在会场热烈的气氛下,也纷纷趴在地毯上,抬起了自己的臀部,让家人为她们浣肠。

雷欧娜由父亲卢克为她浣肠,她的肌肤本就十分白嫩,在变化成女性后,那浑圆的桃形臀部更像是多汁的布丁一样,夹着帮浦的塑胶管,轻轻晃动。在她微隆的耻丘上,生着根和她的大腿一般白净的阴茎,尖端的龟头粉红而细长,蜜穴中的爱液在浣肠时,便顺着那根象牙白的肉茎缓缓留下,制造出一股异常的淫糜之感。

而在众人之中,最特殊的,则是海琳娜和欧珊娜,是由姊姊为弟弟浣肠,海琳娜一边浣肠,欧珊娜的巨大阴茎一边在股间抽动,他的衣服被褪去,裸体趴在地上,龟头上被塞了拴,让精液无法射出,那根像是马鞭的肉棒顶着地毯痉挛,让附近的人都大开眼界。

约舒亚兴奋地在乔安娜口中射精,抽搐的快感持续了将近十五秒,大量的精液一滴不漏地注入了母亲的胃袋中。

服务人员将许多玻璃容器递给为家人浣肠的成员,准备让他们装呈家人体内的秽物。不过约舒亚和苏珊两家人都婉拒了。

乔安娜以精液为食,自然不会有所谓秽物之存在,而苏珊的母亲爱好浣肠,肠内随时保持着乾净的状态。

两家人一块拔出帮浦,两朵淌着牛奶的菊花散发乳香,苏珊的哥哥和父亲蹲下身子,交替吸食苏珊母亲肛门中被体温烘热的牛奶。

苏珊的母亲异常兴奋,浑身散发红潮,让她的儿子将手指插入蜜穴中搅拌,嘴里不断呻吟。

几名女性家人开始排出体内的牛乳,牛乳哗哗哗地喷入她们肛门外的玻璃容器中,肛门大张开来,体内的秽物随着白色的液体,一块落入容器内。

几乎所有浣场过的女性家人都湿透了,她们的花瓣都滴着蜜,而菊花也缓缓开合,露出里面的粉红色肉壁。

她们的男性家人们,则争相把阴茎插入那刚洗完牛奶浴的肛门中,使他们的姊妹、母亲和女儿发出欢喜地呻吟。

剩下不敢尝试的女性家人见到她们欢喜的表情,也纷纷丢下心中的顾虑,开始第一次的浣肠。

约舒亚插入母亲满是牛奶的肛门,苏珊则躺在两人跨下,吸食乔安娜体内涌出的牛乳,顺便用舌头爱抚约舒亚外露的第二根阴茎。

大家的衣服都或多或少被牛奶溅湿,开始有人把衣服脱下,其他人也纷纷跟进,很快地所有人身上都只剩下几件难以蔽体的薄布而已。

约舒亚扯破母亲身上的礼服,畜母充满丰沛奶水的双乳立刻展露出来,高耸的乳头上,穿着三条银白色的金属长炼,和乔安娜颈子以及阴蒂上的铁炼互相连结,跨越高耸的腹部,在她的身上形成一个弯曲的十字形,随着约舒亚的抽插,铁炼不断发出规律而悦耳的轻鸣。

女人的欢喜呻吟和男人的喘息厚重而湿热地在礼堂中交相氤氲,偶而还可以听见小孩的嘻笑声。

空气中充满了家族成员对彼此的浓浓爱意,高潮的欢呼此起彼落,滚热的精液不断地注入女性家人的口和肛门之中。

在牛奶浣肠的兴奋之中,礼堂内残余的餐盘器皿等都被服务人员趁机收拾一空,只留下乾净的桌椅。

各个家族於是便展开了交流活动,女性家人们站了起来,大腿内侧淌满了不知是牛奶还是精液的白色液体,大家纷纷走向那些属於不同家庭的成员,用手抚摸彼此的身体,表达心中的家族之爱。

苏珊的爸爸和哥哥围住了苏珊,一前一后地插入她的蜜穴和肛门,在苏珊的新婚之夜,用浓稠的精液给予她最深刻的祝福。苏珊穿着白色丝袜的双腿在父兄之间欢喜地摇动,她轮流和他们接吻,然后高潮。

约舒亚牵着乔安娜,在礼堂中缓步前进,想要去和雷欧娜叙旧,她在新生之池的变化似乎发生了一些问题,导致她多花了两个月泡在那绿色液体之中。

他转头一瞥,看见珠利亚两手撑在一张桌子上,蓄着一头黑色短发的克理斯正从后方干着她,他白色的大腿撞击着珠利亚巧克力色的臀部。

克理斯的母亲,珊可丝则在和两名服务人员调情,她一手握着一根阴茎,一边和那两个男子接吻,一边让他们轮流爱抚她的乳房和蜜穴。

珠利亚看见约舒亚,和他挥了挥手,约舒亚也笑着挥了回去。

往前再走几步,雷欧娜和卢克父女俩正互相爱抚着彼此的阴茎,见到约舒亚靠近,卢克便识趣地暂时离开,让雷欧娜和约舒亚单独谈话。

「嗨,雷欧……雷欧娜。」约舒亚笑道,「你变成女生以后,好像和以前没差多少。」

「你是说我本来就像个女生吗?」雷欧娜笑道。

她的金发又细又长,垂在后背,纤细的身躯,娇小玲珑的乳房,四肢修长依旧,肌肤上却多了几分柔嫩之感,生着金色绒毛的耻丘上,那根白嫩的阴茎缓缓软缩。

约舒亚伸出手,握住雷欧娜的阴茎,她的身子晃了一下。

「啊……」雷欧娜轻声叹道。

温暖的肉茎又在约舒亚手中勃起,阴茎的前端比根部要细,粉红色的龟头沾满了晶莹的透明黏液。

「你怎么还把阴茎留着?」约舒亚奇道。

「爸爸他喜欢我有阴茎的模样,」雷欧娜满脸潮红,「他说我不但是他的女人,也是他的儿子。」

「我和你爸爸有同样的感觉,」约舒亚笑道,「我也觉得你把这根东西留下来是对的。」

他贴近雷欧娜,雷欧娜身上有一股香味,她伸出手,柔软的手掌握住了约舒亚粗大的肉棒。

两人拥吻,雷欧娜的身体软绵绵的,他已经完全成了一个女孩。

看见两个孩子的阴茎彼此紧贴,乔安娜不禁忆起她在妓院里面第一次看见约舒亚干雷欧的情景,约舒亚健壮的阴茎好像是要将雷欧贯穿似地,不断在他窄小的臀部上撞击着。

在结束短暂的亲吻后,约舒亚让雷欧娜转身,从后方插入她的肛门和蜜穴,雷欧娜的肛门触感美妙如故,蜜穴却非常的紧,显然是因为那个嫩屄是全新打造的关系。

雷欧娜让约舒亚全部插入,他粗大的阴茎撑开她的肛门,份量较小的另一根则在她的子宫入口处徘徊,两个洞穴里面都有卢克的精液。

约舒亚开始抽插,雷欧娜的阴茎滴着蜜汁,在她的股间晃动,白晰无暇的肉茎痉挛了起来,喷出乳白色的汁液。

「啊啊!」雷欧娜欢喜地呻吟,「约舒亚!啊啊!」

「你泄了吗?」约舒亚握住雷欧娜的阴茎,套弄着那根充满女性气息的阳具,「你爱我干你吗?」问道。

「啊啊……」雷欧娜的阴道和肛门都猛烈抽搐,「干我……我爱你干我……」颤声道。

约舒亚命乔安娜含住雷欧娜的龟头,吸吮她的液体,乔安娜遵照主人的命令,含住了雷欧娜,她鹹涩的精液没有什么黏性,喝起来十分稀薄。

然后乔安娜慢慢地将头部往前,趴在雷欧娜的股间,嘴唇往她的蜜处推进,那双纤细而白嫩的大腿在眼前颤抖,主人阴茎的热气近在咫尺。

雷欧娜不断地呻吟,她欢喜地淌下泪,下体喷着蜜,高潮一波波地涌来。

约舒亚握着雷欧娜小巧的乳房,让龟头顶撞肛门里面柔软的肉,感到一股贪婪的力道在吸吮着龟头。

听着雷欧娜高亢的呻吟和喘息,乔安娜高潮了,她深深含着雷欧娜那根形状易於吮含的玉茎,让龟头在喉咙上打颤,一边享受着股间的美妙颤抖,湿润的感触从两边乳头里溢出,乔安娜知道她在泄乳了。

「雷欧娜……」约舒亚用力顶着雷欧娜的娇躯,让她几乎无法站稳,「我要射了!」喊道。

「射给我!」雷欧娜脸上充满狂喜,「都射给我!」喊道。

约舒亚用力一顶,身子僵硬,两根阴茎在雷欧娜体内猛烈地抽搐,大量的浓稠液体泄洪般地注入了雷欧娜,她的股间很快地被白霜黏浆所覆盖。

乔安娜放开雷欧娜的阴茎,将唇埋入她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飢渴地舔食上头的精液。

约舒亚亲吻雷欧娜,放慢抽插的速度,他持续射精了好一会,当那对阴茎被抽出时,大量的精液便从雷欧娜的两个洞穴中滚落,被下面的乔安娜接个正着。

然后雷欧娜也跪了下来,和乔安娜一起吸吮约舒亚的阴茎,一人一根,把那对雄伟的肉棒舔的乾乾净净。

待乔安娜把雷欧娜身上的精液也舔乾净后,三人坐在桌边,略事休息,同时观赏其余家族成员的交合过程。

海琳娜正在干欧珊娜,她们附近围着一些人,一边看着欧珊娜癡狂的表情,一边拿着杯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海琳娜挺着腰,把腰上那条橡胶阳具插入欧珊娜的肛门中,一边用手指捏住他龟头上的拴子,用力拔出。

「呜呜呜呜!」欧珊娜睁大眼睛,泪如泉涌,他嘴中绑着一条细金属棒,只能呻吟。

巨量的精液从那根野兽般的阴茎里面喷出,附近的女性家人纷纷用杯子去接取,玻璃杯中很快地满是白稠的黏液。

她们将杯子送到唇边,慢慢地将精液喝下,舌头还意犹未尽地在玻璃杯中舔食残精。

雷欧娜坐在约舒亚身边,爱抚着他的阴茎,乔安娜则跪在主人两腿间,吸吮另一根。

「你让母亲变成你专属的淫奴了,约舒亚,」雷欧娜道,注视着乔安娜,「你每天干她吗?」

「不,只有我想干她的时候才干她,不是每天。」约舒亚道,「但我每天玩她,电击这头淫兽的乳房和肉穴,让她不断高潮,再让她喝我的精液和尿。她已经完全成为我的东西,身体和心灵都只属於我。」

乔安娜一脸欢喜地亲吻约舒亚的龟头,慢慢将其吞入至根,再慢慢让其滑出。

「她看起来很幸福,」雷欧娜道,「自从身体变化之后,我也似乎能够体会那种需要被佔有的感觉。」

约舒亚一听,便道:「如果你想做我的淫奴,我可是不会拒绝的。」

「不行,我马上就要和爸爸结婚了,」雷欧娜笑道,「两个月后,就换你们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雷欧娜和卢克现在已经搬离柳丁市,住在榛果市内,婚礼也会在那边举办。

约舒亚不禁面露失望,雷欧娜见状,便补了一句:「不过,有空的时候我还是会回来找你的,虽然时间不会很长,不过,在柳丁市的时候,你就让我做你的淫奴吧。」

「真的吗?」约舒亚喜道,「那我要把你和苏珊还有妈妈绑在一起,轮流干你们三个。」

「随便你,」雷欧娜笑道,「别忘了你说过要让我怀孕的。」

约舒亚开心极了,把雷欧娜压在桌子上,又将她干上高潮好几次。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晚了,基金会的服务人员招呼大家停止欢爱,坐回位子上。

地上佈满了牛奶、精液、翻倒的饮料等,看起来凌乱不堪。

神父取出了今晚的房间钥匙,让大家自由选择,基本上,同一个家庭的成员要睡在同一间房间。

约舒亚抽好房间钥匙后,牵着母亲,拉着苏珊的手,三人一块踏入他们新婚之夜的闺房。

进入房间后,三人一起在浴室淋浴,洗去身上的体液。

房间里面是柔软宽大的双人床,约舒亚抱起苏珊,将她扔到床上,苏珊嘻嘻哈哈地尖叫起来。她雪白香软的身子到处散佈着红潮,可见刚才高潮了许多次。

约舒亚解下畜母鼻环上的皮带,让她也爬上床。

苏珊抱住乔安娜,她涨大的丰满乳房滴着奶水,穿过乳头的银白铁炼让她的肉体倍显淫乱,肚脐上银白色的金属球闪闪发光。

一边抚摸乔安娜的腹部,苏珊一边把腿搁在畜母的身上,两只美穴靠的紧紧地。畜母的耻丘上生着浓密的黑毛,苏珊则是一丛柔软金毛。

约舒亚笑嘻嘻地坐在床边,看着畜母和苏珊互相爱抚。

乔安娜摸上了苏珊的肛门,把一根手指伸了进去。苏珊轻轻呻吟,肛门放开,让乔安娜进入。

一根手指变成两根、三根,很快地,乔安娜的手掌进入了苏珊的肛门,这是她们最喜欢的过程,由乔安娜拳交苏珊的肛门。

肛门肌肉在极度扩张下,变成了半透明的鲜红色,湿黏的肠子贴附在乔安娜的手掌上。

乔安娜缓缓地将手掌在苏珊的肛门中一开一合,然后前后缓缓抽动,苏珊张大了嘴喘息,欢喜地几乎要晕眩过去。

约舒亚此时来到畜母身旁,从侧面插入她的两个洞穴。

苏珊和乔安娜很快地高潮,一边呻吟,一边颤抖。

约舒亚拔出阴茎,取出乔安娜的手,把两根肉棒都插到苏珊的肛门之中,又沈又重地插了下去。

「啊啊!」苏珊紧抓着床单,疯狂地喊叫起来,「哥哥!哥哥!啊啊!」

乔安娜喘息着,搂住苏珊的上半身,右手手指往她蜜穴中钻去,抽送起来。

「啊啊啊啊!」苏珊猛烈地高潮,爱液喷泉般涌出。

「苏珊,你爱主人这样干你吗?」乔安娜问道。

「嗯……嗯嗯!」苏珊点头,脸上全是狂喜的泪水和汗水。

「如果你和我一样,」乔安娜柔声道,「成为主人的淫奴的话,主人会让你感受更强烈的快乐的。」

「哈……哈………」苏珊颤声道,「苏珊……淫奴………」

约舒亚变换用力方向,让一对阴茎在肛门中上下搅动,苏珊只感到身体完全被填满。乔安娜趁势捏住她的阴蒂,用沾满爱液的手指搓揉起来。

「啊啊!」苏珊浑身痉挛,床单被她的体液弄湿了一大块。

「苏珊,」乔安娜道,「和我一块服侍主人吧,成为主人的淫奴,让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成为主人的东西,心里也只想着主人,让主人完全的佔有你。」

「噫噫~~~」苏珊欢喜地几乎要晕眩过去,她敏感的肛门狂乱地在约舒亚的阴茎下蠕动,「我要当……让苏珊当……当哥哥的淫奴!」她喘息着道。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苏珊,」乔安娜满意的笑道,「我的好女儿。」

乔安娜捧着苏珊的脸,亲吻她,苏珊无力地用舌尖缓缓回应。

然后,乔安娜挪动身子,将脸埋到苏珊的腿间,含住她膨胀的花蕾,配合着约舒亚的抽送,激烈地舔舐起来。

苏珊激烈地高潮,右脚和左脚分别被约舒亚和乔安娜握在手里,快乐一波波将她淹没,苏珊欢喜地喊叫着,抽泣着。

约舒亚拔出阴茎,大小两根肉棒同时猛烈痉挛,大量的白色黏液喷出。

精液厚厚地洒在苏珊的脸上,背上,臀部和大腿上,将她的肌肤给遮掩住。

苏珊无法动弹,在床上瘫软过去。肛门大张,像是个深不见底的洞穴。

乔安娜的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她的家庭成员现在扩张至三个人,心爱的主人以及两只忠诚的淫奴。

「很好,淫兽,」约舒亚笑道,「我明天晚上就可以一块调教你和苏珊了。」

乔安娜爬到约舒亚身边,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主人。

「把嘴张开,」约舒亚握住他那根较大的阴茎,「为了奖励你,我今晚要让你吃饱。」

「谢谢主人,」乔安娜欢喜道,「奴好爱喝主人的精液。」

约舒亚站立至母亲的脸上,将阴茎由上而下插入乔安娜早已开发完毕的喉咙。

乔安娜让主人的阴茎滑入,欢喜地让主人干起自己的嘴巴来。

约舒亚开心极了,他现在有一只淫乱的畜母,和一只喜爱肛交的小母狗。

而这一切,都得感谢俱乐部对他们的帮助。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