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羽泠墨色为作者的小说 羽泠墨色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白雪子岑 白雪子岑

    亲们,泠墨开新文了,《白雪子岑》,为父女限文,因为泠墨写文一向慢热,还要备足感情料,估计那篇《柳儿依依》里的小叔叔还要慢慢调教和诱惑小侄女,才可能吃掉她,而只有小侄女先被小叔叔吃掉之後,泠墨才会安排新的男主出现去吃小柳儿,估计……不少亲们会著急的。  所以就先开了这篇《白雪子岑》父女文,满足大家看新人的想法吧。

    羽泠墨色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白雪子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白雪子岑》,是作者羽泠墨色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亲们,泠墨开新文了,《白雪子岑》,为父女限文,因为泠墨写文一向慢热,还要备足感情料,估计那篇《柳儿依依》里的小叔叔还要慢慢调教和诱惑小侄女,才可能吃掉她,而只有小侄女先被小叔叔吃掉之後,泠墨才会安排新的男主出现去吃小柳儿,估计……不少亲们会著急的。  所以就先开了这篇《白雪子岑》父女文,满足大家看新人的想法吧。

《白雪子岑》 第40章 白爸爸的酒精诱惑 免费试读

小姑娘依偎在我怀里,这让我突然有些口渴,这时候才想起酒柜里的那瓶珍藏的82年的拉菲,突然有了想要饮酒的冲动。於是我站起身,走到酒柜边,抽出两只用金粉描绘著玫瑰图案的透明高脚杯,斟上两杯酒,端到客厅前,递给雪儿一杯。

结果宝贝小雪居然还有些嫌弃地看了看酒说:“老爸,这酒的颜色真难看,我跟我同学喝的饮料颜色可漂亮了呢。”

我忍不住徽徽挑起一边的眉毛,问雪儿:“是吗?你说说你们喝的那是什麽饮料?”

“哦,名字叫做长岛冰茶,虽然味道有些怪怪的,可是颜色可好看了呢。”

我听了雪儿的话,再次忍不住眉毛挑了起来,这个小丫头,才多大的人了,居然就喝长岛冰茶,这明明是只有酒吧才会卖的,可乐与各种烈性酒搀和在一起的酒啊,长岛冰茶这个名字也就骗骗她这个无知单纯的小丫头吧。究竟是哪个小混蛋把我的宝贝雪儿骗到酒吧去的?

我有些慌张的问:“丫头,那你就把那饮料都喝了吗?後来没出什麽事情吧?”

“才没有呢,我觉得那杯饮料的味道好奇怪哦,而且一点儿都不好喝,所以就尝了一下口就吐掉了,只是觉得颜色还蛮漂亮的。”

小丫头摇头晃脑,略带得意地跟我说著 我松了口气,摸摸雪儿的头发说:“傻孩子,那可不是什麽冰茶,而是一种烈性酒,以後可绝对不能再喝了哦。还有,老实告诉爸爸,你是不是跟什麽不三不四的人去酒吧了?”

“才没有呢,我是跟一个女孩子一起,我们好奇才去玩儿的,而且都不敢点酒,才点了那个长岛冰茶的。”雪儿呐呐地说。

我心里有些愤愤地想,现在的酒吧也太不正经了,居然明明看到对方是两个未成年的女孩子,还卖酒给她们,就不怕会出什麽乱子吗?还好,我家女儿是个聪明的孩子。

雪儿交代完毕她曾经的“犯罪行径”後,就伸出小手,学著我室杯的样子,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高脚杯支撑的部分,麽指和其余两指技巧的圈住杯身。并不拿回身前,转手向外,轻轻摇动。

雪儿的这个姿态无意中流露出成熟女性的妩媚和娇豔,我忍不住一时看愣了神儿。

“爸爸,如果这麽仔细看的话,你说的拉菲其实还是蛮漂亮的呢,颜色真美,好像透明的红色玫瑰呢。”

雪儿欣喜地小声嘟囔著。

我柔声地劝慰著雪儿:“乖,你先小口地尝一下,如果觉得不好喝,就不要喝了。”

我心里明白,我此刻是在赤裸裸地诱惑著雪儿。

雪儿把她小巧白皙的鼻翼凑近酒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沈醉地闭上眼睛片刻,然後对我说:“爸爸,好香好香的味道哦,比蔷薇花还好闻,我真喜欢。”

然後小丫头就低下头,像平时喝饮料似的,喝下一大口。可是看著雪儿喝下酒之後的神情,我立刻就知道,在她心里,这酒的味道可绝对没有她想象的那麽好。

雪儿显然是强忍著要把酒吐出来的冲动才努力咽下去了这口酒,然後就吐著舌头,跑到冰箱里,从里面拿出一瓶鲜橙多猛喝,一边喝还一边抱怨:“臭老爸,这是什麽酒嘛,看起来那麽漂亮,闻起来那麽香,可是喝起来怎麽会这麽难喝呢?比中药还难喝,我再也不要了。”

看著雪儿的这副小模样,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心情好极了。

“傻丫头,有些酒是要慢慢品才能品出它的美味来的,像你刚刚的那种喝法,可是糟蹋了酒呢。”

我慢条靳理地讲解著。

“那是不是还有些酒就应该像我刚才那样猛喝呢?”

雪儿的好奇心又被我勾起来了。

“没错。”我再次不动声色地设下了套儿。

“老爸,那又是什麽样的酒呢?我想尝尝嘛,爸爸拿出来给我看好不好?”

雪儿果然上钩了。

我欺负小丫头对酒一无所知,就想要用鸡尾酒来糊弄她。

於是我走到酒柜旁边,一边思索著下一步该如何进行,一边从里面挑出一款色泽豔丽,但是酒精度极高的烈性酒,然後室到吧台边上,开始准备.然後她又抬起头,眼神纯真地看著我,问:“爸爸,我也可以尝尝这杯酒吗?”

我的心念一动,恍然想起刚刚自己倒酒的时候,无意识地也给女儿小雪倒了一杯,明明知道雪儿她并不会饮酒,可是我却还是为她斟了酒。或许,在潜意识里,我其实是很希望雪儿会喝醉,或者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我们之间的关系能够发生什麽质的改变。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