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Foxgg的小说 作者Foxgg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百花故事 百花故事

    静静坐在草地上双腿分开,将短裙撩起,让我的头舒服的枕在她那柔嫩光滑的大腿内侧。我仰面观看了一会儿蓝天白云,就将脸朝向静静这边。这样我的脸就正好朝着静静那白白净净的小可爱内裤。静静的腿根部肌肤分外白腻光滑,不像有的人胯部总是颜色深了一块。内裤下微微鼓起两块小丘。我将鼻尖顶在那两块小丘中间下凹的地方,呼吸着静静那里甜甜的少女体香。一会儿,那里也渐渐有了一股湿气。

    Foxgg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百花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百花故事》,是作者Foxgg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静静坐在草地上双腿分开,将短裙撩起,让我的头舒服的枕在她那柔嫩光滑的大腿内侧。我仰面观看了一会儿蓝天白云,就将脸朝向静静这边。这样我的脸就正好朝着静静那白白净净的小可爱内裤。静静的腿根部肌肤分外白腻光滑,不像有的人胯部总是颜色深了一块。内裤下微微鼓起两块小丘。我将鼻尖顶在那两块小丘中间下凹的地方,呼吸着静静那里甜甜的少女体香。一会儿,那里也渐渐有了一股湿气。

《百花故事》 第二十五章 荒诞酒令 免费试读

天色黑了下来,凤凰逐渐从打坐中醒了过来,林枫看了眼凤凰,点了点头,看起来凤凰已经成功到了第八重,离大成的九重只差一重了。

凤凰见林枫和钰卿微笑着看着她连连点头,顾不上浑身赤裸,翻身跪倒在床上磕头道:“凤凰谢过少爷和三少奶奶的大力栽培。”

钰卿轻轻披上一件纱裙,点头道:“你既然为少爷的女奴,我和少爷如此对你当然也在情理之中,你这次的任务,如果利用家族的力量那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你身为本届学生中成绩最佳者,自然需要一点考验来证明自己,如果你能三年内达到目标,就算正式完成学业,届时少爷将对你做出奖励。”

林枫取出一个金黄色的项圈道:“你顺利完成考验后,就将此物奖励给你。”

“难道是传说中的那东西?”

凤凰接过将信将疑地接过项圈一看,入手是一个打造的相当精细的黄金项圈,花纹雕凿精美绝伦,内面还垫有黑色的柔软皮革,用以保护戴者的脖子,项圈的式样明显是一个狗圈的式样,留有连接铁链的环口,更让凤凰激动地浑身发抖的是项圈上一行小字:林枫少爷的贱犬凤凰。

在凤凰印象中,少爷发出的狗圈至今也不过三个,被视为全家族女奴中最大的荣耀象征,戴上它,意味着成为少爷最下贱、最淫荡的玩物;只要不伤害其他姐妹,无论多么不要脸地索爱、争媚都会被原谅;犯了错误,会被少爷轻易地鞭笞、驯打,却再也不会被少爷抛弃,因为,这些都是一只宠物狗的本性。

玉手摩挲着项圈的纹路,臆想着自己浑身赤裸,四肢着地,被少爷牵着散步,双腿间似乎有些湿了……这突然到来的惊喜令凤凰有点眩晕,刚才因为功力提升一重带来的喜悦已经显得微不足道。

林枫笑道:“别以为项圈做好了你就一定能戴上,在这幅之前我共做过五副项圈,最终只有三人戴上了它。”

凤凰一双莹白玉手紧紧捏着项圈,玉齿紧紧咬着樱红下唇,迟迟不舍得将项圈交还。

林枫赞赏道:“好倔强的性子,难怪能有今日成绩,将来这个性子也很适合对你的定位。既然如此不舍得,就先给你保管,等到完成任务,再为你戴上。”

凤凰大喜,连连磕头相谢。

钰卿肃下脸道:“这是少爷对你的特别疼爱,但你要记住,如果你胆敢私下提前戴上,等待你的将是逐出家门!”

凤凰大惊失色,本来她确实有在人后偷偷戴上,人前再悄悄取下的打算,想不到三少奶奶竟然预先警告,可这么个宝贝放在身边又不能戴,那岂不是难过之极?一时颇为委屈,眼眶含泪,直欲滴落。

林枫笑着拍拍凤凰的脑袋道:“这么一会儿工夫,你又喜又惊,刚欢喜又落泪,这可不像一个将来要叱咤江湖的火凤凰形象。”

钰卿也转作温颜道:“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达,可以作为你这次发展的起源之地,正好可以和少爷相邻,少爷那边人少,我刚才已经言明,准你经常前去伺候。”

见凤凰破涕为笑,林枫挥手道:“好了,我和你三少奶奶商量一下事情,你先退下吧,有空多练习一下宠物犬的行为习惯,芸儿事务繁忙,你不要去烦她,星儿相对空闲很多,你可以找她帮你。”

看着凤凰欣喜离去的背影,林枫叹道:“三姐姐,凤凰这丫头可要被你折磨苦了。”

钰卿斜觑了林枫一眼道:“心疼了?”

林枫道:“既然不许她戴,又为何要这么早就给她这样东西?何况,凤凰虽然天资卓绝,但毕竟还未立寸功,不像星儿等人都是再各自领域拥有极大成就后才发给的。这样,别人说不定会心有不服。”

钰卿道:“我自己的宝贝学生不比你疼爱?凤儿以后要走的道路必然是一条从满血腥残暴的黑暗道路,加上她的特殊功法,在达到大成的还朴归真之前,会一直比较凶险。这项圈正可以警醒她的身份,压制她的狂性,又可培养她的黑暗本性,同时还能以宠物犬的极端奴性刺激她的统治欲反常发展,这么多理由只要有一条就值得去做了。”

林枫呆看着钰卿:“想不到你对我们人类的本性竟然研究的这么透彻。”

钰卿嗔道:“什么叫你们人类?树立对立关系,用心险恶!”

林枫岔开话题道:“至于这么早就给她,自然是让刺激她全力以赴去完成任务吧。不过我们又不是赶时间,用的着这么紧张吗?”

钰卿白了林枫一眼:“你还真是木瓜脑袋,我们是时间充裕,芸儿可是有任期的,如果慢腾腾发展,等芸儿下来才达成,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钰卿看了看天色慢慢黑了下来,说道:“快要吃晚饭了,你快点过去大姐那里和大姐二姐一起吃吧,你这么长时间不在家,多去陪几个人吧。”

林枫先去了自己的住处。看见自己的屋子亮着灯,隔着窗户可以看到屋内人影晃动,心内一动,悄悄立在窗旁往内看去。里面正是被自己打发回来“休假”的小兰和小蝉、小莺,以及一直留在这里的馨儿和玉儿五个丫头,此时正好听到小蝉噘着嘴说道:“少爷太偏心了啦!好不容易少奶奶指派我们去那边伺候少爷,谁知道伺候了不到一个月,少爷一个休假的借口就让我们回来了。”

青青不在,五个人中小兰就充当了领头的角色,带着一贯的娴静笑容道:“少爷和青妹妹难得有单独相处一段时间的机会,我们也该体谅他,反正也不用多久,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又可以过去了。”

小莺道:“那怎么金兰就能特殊啊!”

小兰解释道:“跟随少爷去学校总要一个人的,也不可能换来换去,即使要换,也是静妹妹回来后换过去,金兰妹妹虽然现在跟着少爷,但是她还有自己的事情,很快就要离开,相比起来,我们分在少爷房内,伺候少爷地机会多着呢。”

林枫推门而入道:“好啊!背后说我坏话,该不该打屁股啊!”

五个人见到林枫进来,都很欣喜,小兰上前道:“少爷,你回来啦?吃饭了吗?”

林枫说道:“还没,先过来看看你们,这就去云秀姐姐那边,小兰,你和我一起去。”

见到另外四女脸上露出希冀的神色,道:“那边肯定人也挺多的,也不宜去太多人,让小兰去吧,你们去了也是站在一旁,晚上我们五人同床而眠。”

小莺四个听了,心知林枫说的不假,又得了林枫的保证,也就心安,只等林枫回来。

林枫和小兰来到云秀的屋外,远远就看到一片灯火通明,阵阵莺声燕语传来,走进屋内,一片欢乐即扑面而来,云秀见林枫两人走入,高兴道:“你们一来,这张桌子正好坐满了。”

大厅内的一张圆桌上,已经坐了好多人。除了云秀、慕容秋雨、夜星之外,还有云秀的大丫头紫月,慕容秋雨的大丫头慕容红豆,令林枫高兴的是,潇潇那边的谢婉琴也在座。

在座的几个丫头虽然身份很高,与主母情同姐妹,常与同桌共食,见到林枫进来,却不敢造次,纷纷起立请安,这也是云秀和慕容家训严格守礼的缘故,换作后来的几位少奶奶,不是时装就是牛仔裤运动衫,也分不清楚谁是少奶奶谁是丫头了,只要不是云秀在场,看到了林枫,不大喊大叫迟到罚酒三杯就是好的了。

林枫对谢婉琴道:“琴儿,你也来啦?我好想你呢!”

婉琴看了一眼云秀,答道:“琴儿今天正好在附近,听到少爷回家的消息,就赶过来了。”

紫月取笑道:“当着那么多人,少爷就开始偏心起来,放着那么多姐妹,单问琴妹妹一人。”

最怕天下不乱的慕容红豆附和道:“恐怕在想你后面加的屁股三字才更贴切呢!”

顿时惹得众人一阵大笑,谢婉琴则羞得抬不起头来。

桌上多是些时鲜瓜果,五颜六色,水灵鲜嫩,倒也养眼,林枫坐下后,一旁的小兰就乖巧地为他拿起一个苹果削起皮来。

这时紫月出声提议道:“如此甚为枯燥,不如我们来行酒令玩乐可好?”

夏芸赞同道:“好啊!那就请姐姐说明玩法吧。”

云秀和秋雨相视一眼,皆口不出声,由得这些丫头们去闹。

紫月道:“就来猜谜可好?”

婉琴笑道:“在座几位哪个不是饱读诗书,等闲谜语恐怕难不住人了。”

紫月指着侍立在旁的小丫鬟们道:“那不如就让这些妹妹们帮忙,我们一人对应以为妹妹,由我们轮番做庄出题,这些妹妹们代为回答,不许提示。”

小兰将一片苹果放入林枫的口中问道:“那该怎样赏罚呢?”

婉琴笑嘻嘻地说道:“既然少爷在这里,不如就玩得刺激些,这些妹妹服饰相同,只是颜色有异,她们身上的衣服就是各位姐姐的筹码,哪位姐姐的筹码输光了,就罚哪位姐姐当众和少爷云雨一番让大家欣赏。”

性格直爽的慕容红豆听了大声称好,一张俏脸兴奋的有些发红,紫月也觉得此法甚是有趣。

夜星和小兰都是脸色通红,连声直道荒唐。云秀和慕容秋雨却是含笑观看不语。紫月笑道:“都是自家姐妹怕什么,图的就是个热闹,你们还不知道咱家这个荒诞帝王最喜欢这么做么?”

云秀拉着慕容秋雨站起来道:“我们两个在这里你们定会感到拘谨,这里就让给你们了,反正只要少爷高兴,随便你们怎么闹。”

夜星羞红着脸只想跟着云秀逃开,却被众女紧拉不放,小兰也是胀红着脸,但是少爷在这里,她也不敢独自回去。

于是众人的眼光就在身边的几个小丫鬟身上扫来扫去,领头的红衣俏婢走出来鞠礼道:“几位姐姐有所差遣奴婢们甚愿效劳,只是奴婢们月初才开始入学,所学甚为粗鄙,怕连累的姐姐们输了酒令,坏了兴致。”

慕容红豆拍手笑道:“如此正妙!妹妹们不必担心,输赢无妨,大家图的都是高兴。你一身红衣,正好我的名字里面也有个红字,不如就算我这边吧!”

紫月笑道:“红豆妹妹你好会耍赖,轻轻巧巧便将领头的妹妹给先抢了过去,也罢,那这位紫衣妹妹就跟我喽!”

小兰也笑道:“如此说来,我也只好挑这位蓝衣妹妹了。”

婉琴道:“我的名字里面可么有颜色,那该如何才好?”

慕容红豆忍住笑意道:“少爷最爱你那嫩嫩的雪白屁股,你不如就挑这位白衣妹妹吧。”

众人大笑,婉琴羞得抓住红豆就是一阵不依地捶打,直到红豆连连求饶方才罢休,接着万琴当真选了白衣丫环。

最后剩下的的青衣丫环自然就归了夜星。

紫月道:“既然是我提出,就由我先开始出题吧,红豆妹妹,你们听好了,我这题是依然故我,猜《楚辞》中的一个句子。”

慕容红豆紧张地看着红衣丫头,恨不得替她回答,红衣丫头灵巧的眼眸一转,笑道:“紫月姐姐,可是而吾尤未变?”

紫月赞叹道:“红豆妹妹,果然被你抢了宝去,这位妹妹好机敏的反应。”

当下便让自己的紫衣丫头脱去外面罩衫,露出内里被饱满胸部顶得胀鼓鼓的无袖小衣,一双雪白的藕壁和胸前莹白的肌肤映得林枫眼前一亮,直把人家看得低下头去。

慕容红豆喜得拉过红衣俏婢亲了一口道:“好妹妹,首开战功,待你拿下头名,姐姐一定好好赏你。”

慕容红豆对夜星的青衣丫头道:“现在该我出题,妹妹听好了:佳人佯醉索人扶,露出胸前白玉肤,走入帐中寻不见,任他风水满江湖。猜四位诗人名。”

青衣丫头垂目细想一番后道:“前三人应该是贾岛、李白、罗隐,第四人为何人却猜不出了。”

夜星央求道:“四中其三,应该算过了吧?”

众女一阵笑道:“不算不算!”

慕容红豆和红衣丫鬟击掌相庆,战役轩昂。林枫想道:星儿最是脸薄,能当众与她欢好,定会刺激之极。当下便暗使眼色与众女,众女心灵神会,纷纷私下串通,没几次便将青衣小婢脱得只剩下一件亵裤,羞臊地抱着胳臂缩在座上。

紫月笑着对夜星道:“星儿妹妹,又到你们了呢!”

这个游戏的紧张刺激令每个人都感到兴奋不已,夜星更是俏脸酡红,紧张地看着青衣小婢。赛点即到,林枫也略为松开了抱着小兰的手。

紫月暗暗一笑,出题道:“体面是:无边落木萧萧下,请妹妹猜一个字。”

青衣小婢思索许久,无奈地看了一眼夜星道:“夜星姐姐,对不起,我答不出。”

夜星并不责怪,温声道:“这道题对你来说太难了,让姐姐给你解释,你看,宋齐梁陈中的梁、齐之皇皆姓萧,正扣萧萧二字,萧萧之下,则为陳,陳字去边则为東,再去木,最后剩下一个日字。即使是我,也是想了一下才有了答案,你是在一个人对她们四个人,姐姐不怪你。”

看来夜星早已看出四女联手对她,却并不说破。

林枫抚掌大笑道:“妙哉妙哉!此题甚妙!最后的答案日字更是妙上加妙!”

夜星一边走向林枫,一边褪尽身上衣裙,烛光下,如玉似缎的肌肤闪烁着荧荧光泽,鬼斧神工的曼妙身段随着夜星的柳步变幻着迷人曲线。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脖颈上一圈银色的精致狗环,在夜星雪白的娇嫩身躯的衬托下更是显得璀璨淫糜,引来众女羡慕的目光。

夜星走到林枫大马金刀分开的双腿间跪俯,酥胸贴近地面,一张雪白丰美的美臀高高翘起,恭声道:“星狗儿恳请主人。”

夜星心知身后正有就双美丽的眼睛盯着自己双腿之间的妙处,羞涩间,明知不可,阴道内的液体还是慢慢流了出来,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光亮晶莹。

林枫抚摸着夜星的头道:“为了让大家看清楚,你就用观音坐莲吧。”

心下想道:还好云秀姐姐走开了,否则看到星儿被我如此当众“欺负”定要狠狠责罚与我了。当众暴露正是驯犬必经之路,之前苦无机会,今天终于得偿所愿。

夜星跪起身体道:“让星狗儿伺候主人脱衣。”

夜星脱去林枫一身衣物,见到那剑拔弩张的雄伟肉棒,心内一阵荡漾。爬上林枫座椅,双足蹲立于坐椅扶手背对着林枫缓缓下坐,少女下体间一切隐秘之处皆随着臀分腿开暴露无遗。

林枫手顺着夜星赤裸的背部光滑曲线而下,插入夜星分开的双臀之间,温柔灵巧的手指与娇嫩粘膜的接触令夜星浑身一阵痉挛颤抖,口唇间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声。

一旁已经浑身赤裸的青衣美婢道:“少爷,由于奴婢无能才致星姐姐有此败,奴婢恳请配合星姐姐服侍少爷。”

见林枫点头答应,忙走上前跪下,一手剥开夜星花唇,一手扶持林枫肉棒对准洞口插入。

众女视线被挡,纷纷上前,紧密围绕,目光距离两人交合处最远不过尺许,夜星何曾被人如此围观羞人之事?不得不紧闭双眼逃避羞臊。身体却仍缓缓下坐,直到臀尖与林枫大腿相触,林枫一根火热肉棒已经被夜星尽数吞没,夜星一声长长娇吟:“好涨好舒服哦!”

这一声舒爽地林枫差点没有一泻涂地,当众出丑。夜星却不由自主地上下起伏起来。一身雪白肌肤随着情欲高涨而渐渐透出粉红。

夜星嗓音柔美动听为林家之冠,声如天籁仙乐,雀鹂归谷。此时为情而发,更是嘤嘤咽咽,娇嫩婉转,惹人怜爱,激人欲火。四周众女早已听得心神驰眩,霞红烧面。

林枫怕夜星劳累,便将她一双美腿腿弯置于座椅扶手,手托夜星嫩臀,由被动转为主动,夜星的洞口更是因此被林枫向前向上抬起,加上双腿大开,两人交合部的一切细节再无遗漏,完整暴露于在场所有人的睽睽目光之下。

林枫的肉棒犹如粗陋野蛮的凶猛野兽凶狠地在夜星柔嫩的阴道内横冲直撞,尽情肆虐蹂躏,将两片粉红肉唇粗暴地翻进翻出。夜星却欢笑着,歌唱着,哀求着更粗暴的对待:“啊!啊!……好舒服……插死我吧……少爷……少爷!你……干得星儿……少爷……你干得星儿……星儿好舒服……好涨哦……好涨好涨……少爷……干死星儿啊!……啊!……”

夜星花枝一阵抖颤,林枫只感到洞内一阵激流涌来,心知夜星又来了一波高潮,便爱怜地将夜星放下,交给青衣美婢照料。

紫月看着林枫从夜星阴道内拔出的湿淋淋的粗硬肉棒,笑道:“我们快快继续,少爷下面的这头野兽还没有被驯服呢!”

此时众女心中早已被情欲充塞,哪里还会用心出题猜题?不多时便又有了结果。

这次却是婉琴。有了最怕羞的夜星在先,本就落落大方的婉琴更加没有估计,毫不避忌地脱光衣服,将一张令自己自豪,令所有女人嫉妒的浑圆丰腴的大屁股在林枫眼前晃动。

一旁几个丫头议论着,紫衣美婢道:“琴姐姐的屁股好美啊!又白又滑,又大又圆,难怪少爷那么喜欢。”

白衣美婢羡慕道:“我要也有这么好看的屁股就好了,那时候,少爷一定天天抱着我的屁股睡觉,连青青姐也忘记了。”

红衣美婢奚落道:“哪有这样的美事?你以为做少爷的丫头只有张好看的屁股就够了?琴琴姐也没见的就顶替了谁的位置。”

白衣美婢反驳道:“那是因为琴琴姐不会或者说不好意思利用自己的长处,换作是我一定就两样了。”

只见琴琴一边晃动美臀,一边眼中露出挑逗的神色道:“少爷,琴琴的两个洞洞都好想被插哦,少爷快来嘛!”

林枫大笑道:“大家想先看我干琴琴的哪个洞洞呢?”

众女嘻嘻哈哈地笑着,齐声道:“屁股洞!”

林枫握住婉琴的腰肢往自己这边一拉,下体前探。婉琴立刻配合的分开双腿,放松菊门,迎接少爷驾临。

一群女人脸红心跳地看着狭小紧窄的菊门不可思议的将少爷硕长粗壮的肉棒尽根吞入,只觉得心潮澎湃。

慕容红豆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着林枫的肉棒在婉琴屁股内自如出入,赞叹道:“琴妹妹果然名不虚传,换作是我,虽能勉强吞入,却绝不能做到如此自如。”

紫月也道:“更难得的是这么多年来,琴妹妹的菊道竟然还能紧窄如初,真是少爷的好福气。”

小兰笑道:“琴妹妹自是有一套绝学在内,小妹日前略微讨教一二,已是感到获益匪浅呢。”

众女果然大为心动,心内暗暗盘算如何能够讨好婉琴,将这比任何武学都要重要的绝学学到手。

众女各有所思,林家花少则毫不多想,只管尽情享受婉琴美妙双洞带来的无尽欢愉,最后更是将滚烫精液完全射入婉琴直肠内,这才罢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