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贱货母亲》饥饿的杰克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贱货母亲 贱货母亲

    最近闲着无聊,看了许多绿母文,都是这一年新更新的作品。读完之余,我不禁感叹,如今的绿母文作者真是水平一个比一个高,各种情节铺垫,草灰蛇线手法,看得我头晕乎乎,往往读了两三集,我还没看出个小说主角出来。或许在下口味独特,遥想当年几篇传世大作,《我家的女人》、《豪乳荡妇》、《伟大的妈妈》等,无比文风朴实,用词「幼稚」,但情节推进的快啊,人物虽然扁平了点,却毫不失鲜明。  我还是很怀念那个时代,绿母也好、乱伦也罢,看起来通顺自然,代入感十足,无论肉戏描写还是情节推进,都用一种水银泻地般地巨大快感。

    饥饿的杰克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贱货母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贱货母亲》,是作者饥饿的杰克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最近闲着无聊,看了许多绿母文,都是这一年新更新的作品。读完之余,我不禁感叹,如今的绿母文作者真是水平一个比一个高,各种情节铺垫,草灰蛇线手法,看得我头晕乎乎,往往读了两三集,我还没看出个小说主角出来。或许在下口味独特,遥想当年几篇传世大作,《我家的女人》、《豪乳荡妇》、《伟大的妈妈》等,无比文风朴实,用词「幼稚」,但情节推进的快啊,人物虽然扁平了点,却毫不失鲜明。  我还是很怀念那个时代,绿母也好、乱伦也罢,看起来通顺自然,代入感十足,无论肉戏描写还是情节推进,都用一种水银泻地般地巨大快感。

《贱货母亲》 第10章 在母亲与舅妈间徘徊·下篇 免费试读

当天晚上,因为舅舅不在家,我便在舅妈那里留宿了。

舅妈对我,比对她的亲丈夫还要好,她让我一个人在客厅看足球比赛,自己则回卧室里,仔细地收拾了一遍,还换上了全新的床单和枕头套。

收拾完后,舅妈又问我,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夜宵?

我点点头,说,确实有点饿了,但你先换一套性感的衣服,然后去厨房多弄点好吃的,陪我吃。

舅妈应声照办,她从衣柜里拿出一条低胸连衣裙、一条大红色丁字裤、一条灰色开档丝袜,然后又走到鞋柜旁,穿上一双11厘米高的高跟鞋。

穿戴完毕后,舅妈还在我眼前转了一圈,羞羞地问我,好不好看?喜不喜欢?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在舅妈的大屁股上摸了一把,说,赶紧去弄吃的吧,等下如果你表现好,我就肏你一次。

舅妈面带微笑地走向了厨房。

半个小时后,已经接近晚上10点钟,舅妈终于做好了夜宵。

我走到餐桌边一看,桌上有整整一盘饺子。接着,还未等我开口,舅妈便主动「请功」,说这饺子是她刚刚才擀的皮、现包现做的饺子哦。

呵呵,我心中暗自窃喜,舅妈对我真是太好了,简直是「视若己出」,看来她已经完全被我的大肉棒给征服了!转念一想,我自己妈妈那,还算是半推半就,舅妈这里,可谓是「主动求操」啊,哈哈哈哈哈……

吃饺子的时候,舅妈主动喂我,用筷子夹起饺子、蘸好醋,喂到我嘴里,因为我双手繁忙,一直在搓揉、把玩她的一对大乳房;吃完饺子,舅妈在厨房里洗碗,她弓着腰、撅起屁股,一边洗刷碗筷,一边让我从后面肏她的肉屄,最后我还把精液射在了她的灰色丝袜上。

吃完夜宵,收拾好碗筷,舅妈便领着我去浴室洗澡。她脱光衣服,只穿着开档丝袜,陪我坐在浴缸里。可舅妈自己却不洗,而是一直帮我洗澡:我让舅妈给我搓背,她便把沐浴乳挤在自己的乳房上,然后给我胸推,柔软的双峰一直滚动在我的后背上;我让舅妈给我洗洗大腿,她便把沐浴乳挤在自己的阴户上,然后坐在我的大腿上,前前后后滑动,用阴毛刮着我的大腿;接着,我又让舅妈给我把鸡巴洗干净,舅妈点点头,说她最擅长这个,她嘴里含一口清水,然后把我的鸡巴含进口中,一边「噗咚噗咚」吐水,一边用舌尖给我的龟头按摩;最后,舅妈主动提出来,要帮我清理屁眼,她钻到我的胯下,伸出舌头,将舌尖探进我的肛门里,毫无保留地舔舐着我的直肠内部,中途我甚至还因为太舒服,不小心放了个屁……

洗完澡,舅妈帮我擦拭着身子,我若有所思地问她:「舅妈,你怎么连这些都会啊?」

舅妈:「哪些?」

我:「什么毒龙啊,胸推啊……」

舅妈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帮我擦干身子,表情也明显变严肃起来,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直到我俩从浴室出来,回到客厅里,舅妈突然告诉了我一个惊天大秘密。

舅妈:「小伟,你知道的,我十几岁就嫁给了你舅舅,当时我还在上高中。」

我:「我知道啊,舅妈,家里人都知道,因为当年你有什么家庭原因。」

舅妈:「是的,但……但你知道是什么家庭原因吗?」

我:「不知道,我妈妈也没跟我说过。」

舅妈:「她当然不会跟你说,恐怕连你爸爸也不知道。」

我:「好吧,那你就直说吧,我还挺好奇的。」

舅妈:「其实……当时我必须嫁给你舅舅,因为……因为他那年强奸了我。」

我:「什……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我操,舅妈,我可从未听说过啊!」

接着,舅妈便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当时她正在上高三,准备高考,而我舅舅则在当地游手好闲,整天无所事事。然后某一天晚上,晚自习后,我舅舅那天酒喝多了,借着酒劲,就把独自放学回家的舅妈,给强奸了!!事发后,舅妈娘家的人,觉得自己家脸面丢尽,包括舅妈的父母双亲,不仅不关心舅妈的情绪,反而听信了街坊邻居的馊主意,强行让舅妈休学,逼着她嫁给了我舅舅。

我:「舅妈,我舅舅可真行啊,比我还好色,竟然是个强奸犯!」

舅妈:「小伟,你可别开玩笑了。」

后来,舅妈继续说道,我舅舅把她娶回家后,根本不拿她当自己老婆看待,不仅整天像使唤小丫鬟一样使唤她,做各种家务活,还拿舅妈当妓女「使用」,强迫舅妈给他做那些低贱下流的事……舅妈说,那些年,她真是欲哭无泪,舅舅竟然让自己的老婆,给他口交、胸推、毒龙,她当时觉得恶心极了!

说到这,我伸手捏了捏舅妈的奶头,问她:「那你现在给我做这些,就不恶心了?」

舅妈摇摇头,说道:「你不一样,我为你做这些,是我自己……自己愿意的。」

我:「然后呢?」

舅妈:「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你舅舅后来阳痿了。」

我:「啥?哈哈哈,舅舅竟然这么惨!」

舅妈努努嘴:「全是他自己的报应,活该!」

我:「怪不得你和舅舅这么多年,连个小孩儿都生不出来。」

舅妈:「不是我生不出来,我身体好得很呢,是你舅舅不行,他阳痿,他没用,他怂!」

我看舅妈情绪有点激动,赶忙一边安慰她,一边打趣地说道:「嗨,舅妈,你别生气啦,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要不……要不你给我生个小孩儿吧?哈哈哈」

舅妈摸了摸我的鸡巴,爱怜地说:「小伟啊,你可真是个坏孩子。」

我:「哈哈,我要是不坏,能把你肏得这么舒服嘛?!」

舅妈:「好啦好啦,别这样说了,难为情死了!不过,小伟,我告诉你的这些事情,可千万要保密啊,尤其是你舅舅阳痿的事,一定不能让你妈妈知道,听见了吗?」

我:「知道啦,我肯定守口如瓶,你就放心吧,舅妈。」

说罢,我和舅妈相拥着朝卧室里走去。

……

半夜,凌晨3点多钟,我正搂着舅妈酣睡,忽然手机铃声响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一看,是我妈妈发来的短信——我妈妈在信息里说,她已经回家了,但身体有些不舒服,希望我回去看看她。

哎,没办法,毕竟是自己亲生母亲。我赶紧起床,穿好衣服裤袜,亲了一口舅妈的阴唇,便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去。

十几分钟后,我来到家门口,但万万没想到,刚踏进自家大门,耳边竟传来一阵女人痛苦的哭泣呻吟,以及几个男人的淫笑和鬼叫声。这声音很熟悉,一听就是我妈妈的。

我脱了鞋子,拐过走道,瞧见客厅里一片热闹的景象:高原他爸,和他今晚请的那些领导、生意伙伴们,竟然全部在我家中。他们一个个只穿一条大裤衩,赤着上身,有的手里还端着啤酒瓶;客厅中央的茶几上,我妈妈四仰八叉地躺在上面,身上被麻绳捆得一道一道,手腕和脚踝处让人用手铐紧紧的拷着;我妈妈头发凌乱,双眼迷离,白花花的大乳房高高的耸立在胸前,下身穿着黑色的吊带袜,红通通的小穴不时地往外流着透明的液体。

高原他爸见我来了,满脸堆笑地点点头,并告诉我说,刚刚那条短信息,是他借我妈妈的手机发的,目的就是把我「骗」回家,跟他们一起看看好戏。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地走近茶几旁边,这时候,我才发现,何主任他们一伙人,竟然人手一只毛笔,在我妈妈身上画了好多图案,都是些不堪入目的淫秽东西,还给我妈妈那两个无比饱满的肥奶头穿上了一对奶环。

「求求你们了!不要再画了,这些东西如果洗不掉,明早我老公回来……让他发现了……我……我就完了!」

我妈妈近乎哀嚎地哭求着何主任,以及围在她身边的那群老色鬼们。

何主任并不理睬我妈妈,反而转过头来,望望我说道:「嘿嘿,你儿子都回来了,让他也好好欣赏一番呗。」

话音刚落,一旁的方处长已经掏出阳具,直接塞进了我妈妈嘴里,让我妈妈给他吹起了喇叭。估计是嫌我妈妈哭哭啼啼的,听着心烦吧!

我妈妈一脸无奈的侧过脑袋,无可奈何地将他那根乌黑锃亮的丑陋阳具,吞进了口腔里,开始吧唧吧唧的卖力吮吸舔弄起来。

我蹲下身子,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发现他们一共在我妈妈雪白柔滑的美丽肌肤上,用毛笔画了12根大小不一的男人阳具,还在她的屁股和大腿内侧写满了「婊子」,「老骚货」,「性奴」,「肏我」等无比下流的字眼。

接着,正把鸡巴插在我妈妈嘴里,愉快地享受着我妈妈口舌侍奉的方处长,又伸出双手,探向了我妈妈的胸部,他用大拇指和食指分别夹住我妈妈的翘奶头,用力地旋转搓揉,不断地拉长,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其他几个男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三、四个按摩棒,开始往我妈妈的屁眼和肉穴里插去。很快,我妈妈的下体就「嗡嗡嗡」直响。

「真他妈无聊,还把我骗回家!」

我心里暗暗骂道,然后看了一眼我妈妈,正想往外走去,忽然,我们母子俩目光相交,妈妈看见我了,她的目光中满是泪花,可能想叫我,但嘴巴里却被鸡巴塞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又想着舅妈还在温柔乡里等待我,于是对高原他爸说:「呵呵,你们玩得开心,我就不打扰各位叔叔了。」

接着便转身走人。

还没走出自家大门,我就听见一阵粗重的闷吼声,想必是方处长正在我妈妈的嘴里痛快爆浆了吧。

……

「小伟,你怎么又回来了?」

舅妈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一脸困意地给我开门。她觉得很奇怪,我说好的要回家了,怎么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就又回到她这里。

舅妈:「我还以为是你舅舅呢。」

我:「唉,别提我舅舅了,你不是说他今晚不回来吗?」

舅妈:「是啊,这个你可以放心。不过,你刚才去哪儿了?没回家吗?」

我:「我回过家了,但那条短信,根本不是我妈妈发的。」

舅妈:「哦?怎么会这样?」

接下来,我把刚刚回家后的亲眼所见,大致跟舅妈描述了一番。可惜我当时忘了拍照,否则一定把我妈妈身上那些下流字眼、淫荡图案,都拿给舅妈看看,让她瞅瞅这帮人有多么的过分!

可没想到,舅妈听我说完,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那些人固然可恶,但你妈妈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明白舅妈这是又泛起了醋意,便没有再搭她的话。

……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只要舅舅一不在家,舅妈便会主动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她家陪她。有时候,舅妈也会到我家来找我,毕竟她的工作是超市收银员,还算比较清闲。

舅妈对我越来越好,我们俩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再加上,我对她在性爱方面的调教,舅妈如今跟我在床上,是百依百顺、有求必应,几乎我想怎么玩她就怎么玩她,舅妈全部心甘情愿。

为了寻找更加刺激的玩法,我常常挖空心思地想主意。

比如说,某一天我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小男生正对着垃圾桶小便,我当下灵机一动,晚上去到舅舅家,我命令舅妈从墙上取下她和舅舅的结婚照,然后让舅妈坐在地上,张开双腿,一边手淫、一边朝舅舅的相片撒尿;

又比如说,我在小吃店里吃三鲜炒面,听见老板和老板娘吵架,他俩的对话令我若有所思,于是当天晚上,就让舅妈一边给我口交,一边说一些很下贱的话,而且全部跟我舅舅有关,「老板,您的鸡巴好大,比我老公的大多了」,「老板,等下您随便肏我哦,今晚我不会让我老公碰我的」,「还是老板您的鸡巴好吃,我老公的鸡巴软绵绵的,一点儿劲都没有」;

又又比如说,我看了几部人妻NTR的黄片,对里面的情节赞不绝口,大致记在自己脑海中,回到舅妈那里,我把舅妈扒光了衣服,用她自己的内裤套在她的脑袋上,然后一边从后面猛肏舅妈的骚屄,一边让舅妈打电话给舅舅,告诉舅舅家里下水道坏了,她正在疏通,但是下水道里「脏水」实在太多,棒子插进去根本拔不出来……

不过,虽然和舅妈玩得如火如荼,享尽鱼水之欢,但与此同时,我却没有忘记自己的亲生母亲,我可不想让自己的母奴独守空房,感到自己被冷落了。于是一直以来,我都竭力保持平衡,来来往往于自己家和舅舅家,在母亲和舅妈之间徘徊。

事实上,我妈妈并不反对我和舅妈做爱,一是因为她性格柔软懦弱,不敢与人冲突,二是因为她早已做了我的性奴隶,没资格对我提什么要求。但是,如果我一段时间内,过多的花时间在舅妈身上,我妈妈终究还是会吃醋的,毕竟女人的天性嘛!

另一方面,舅妈虽然气量小、爱吃醋,但她对我妈妈并无多大意见,更多的是憎恨我舅舅。况且,舅妈也明白,我毕竟是我妈妈唯一的亲生儿子,母子之情,是牢不可破的。

话说回来,我也乐意看到这两个骚娘们,为我而争风吃醋,因为我着实从中「获利」不少。

……

某一天晚上,舅舅准备出去跟他的狐朋狗友们,打一夜的麻将。于是当天下午,我就提前收到舅妈的短信,照例去她那里奸宿。临行前,我妈妈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嘱咐我,让舅妈夜里煮点夜宵给我吃,补补身子。

我简单应了两句,便出门了。

一到舅舅家,刚进大门,舅妈已经跪在客厅里迎接我了,她穿着粉红色的半透明睡衣,里边没穿内衣,脚上是一双金黄色的高跟拖鞋,下摆刚好到大腿,舅妈的阴毛在半透明的睡衣下若隐若现。

我故作惊讶地说:「哟!舅妈,今天穿这么性感?是不是又欠操了?」

舅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要这么说啊……唉……小伟,我还不都是为了你。」

我:「呵呵,不错,算你听话,起身吧!」

舅妈站起来后,我便搂着她,嘴对嘴的亲吻起来,舅妈十分主动,她不断地伸出香舌,让我咬住吮吸。亲着亲着,我俩就走到了卧室内。

我把舅妈整个人抱起来,往床上一扔,然后一边脱衣服、一边对她说:「舅妈,你自渎给我看。」

舅妈:「额……小伟,等一下行吗?要不我们还是先……」

我:「先什么?」

舅妈:「先……先做爱吧……」

我:「我靠!你还跟我扭扭捏捏的,到底是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

舅妈:「……」

我:「我看啊,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哎,要是我妈妈,别说让她自渎了,就是我让她出去给陌生人肏,她也一百个心甘情愿。」

我故意拿妈妈去刺激她,舅妈果然立刻中计。

舅妈脸色焦急地说:「不是啊,小伟,你误会我啦!我也听你的话,比你妈妈更听你的话!」

说罢,舅妈迅速地躺倒在床上,她将一边肩带拉下,睡衣下摆撩起,两腿打开,然后舅妈一手握住自己的大奶子,一手拼命地在私处摩擦。不一会儿,舅妈就像A片里的女主角一样,趴跪在床上,屁股翘得老高,她左手撑住身子,右手在阴户里抠抠弄弄。我看着舅妈一边「哼哼唧唧」的浪叫个不停,一边中指插入阴道里,不断进进出出摩擦,食指轻扣着阴蒂,无名指和小指则轻抚着会阴部。

自渎了半天,舅妈仰起头,右手还插在阴户里,左手塞进自己嘴里吸吮……

「欣赏」了一会儿,面对舅妈如此淫态,是个男人都忍不住了,我猛地将舅妈搂住,扯开她的睡衣,舅妈完美的胴体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眼前。

接着,舅妈要我先站起来,然后跪在我的面前,她温柔地含弄着我的肉棒。

我清晰感觉到,舅妈的舌头从我的龟头开始,舌尖轻轻滑过,直到我的肉棒根部,舅妈的舌头又慢慢地滑回龟头,她这样周而复始,直到整根肉都沾满了她的口水,显得水水发亮。

「小伟,舒服吗?我吹得比你妈妈更舒服吗?」

舅妈一边卖力地给我吹喇叭,一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我。

我:「还行吧,骚货,哈哈哈,你还得继续努力!」

说罢,舅妈自觉地吐出我的肉棒,改用手扶着,她主动引导我的龟头,抵住她的骚屄口,然后一点点用力,直到整支肉棒都插进舅妈的阴道里……我不紧不慢地抽送着阳具,时不时地俯下身,亲吻舅妈的嘴唇、吮吸她的乳头;舅妈也很享受这样缓缓地抽插,她「哼哼唧唧」地轻声娇吟,玉手温柔抚摸我的后背。

我和舅妈肉贴肉地紧密结合在一起,在这种慢节奏地速率下抽插了数十下,此时此刻,舅妈已经完全沉浸在这种温柔体贴的曼妙性爱中……

看着舅妈两眼微醺、气吐如兰的沉醉模样,我心中灵机一动,突然想使坏——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我一瞬间用尽全身力气,将整支鸡巴在舅妈的阴道里狠狠地一插到底……

「啊啊!好痛,插到底啦!」

舅妈痛苦地大声淫叫起来。

我不理会舅妈叫痛,眼看着我和她性器官结合的私处,不断地把鸡巴抽出来,再捅进舅妈的阴道里,一次性直插到底。我反反复复地重复着这一动作,龟头势如破竹般地一次次掠过舅妈的阴道壁,直抵她深处的子宫颈。

「啊……轻点……哎呀……啊……啊啊!」

舅妈虽然口口声声地喊疼,哀求我动作轻一点,但她的身体却实诚得很:舅妈双手一如既往地环在我脖子上,小脑袋大半贴着我的胸膛,她下身激烈扭动着,却不自主地迎合我的插入。我分明感受到,舅妈紧窄的蜜穴口一张一缩,像一只调皮的小嘴牢牢吸住我的肉棒,龟头上只觉得酥麻酥麻的,快感连连。

我的动作不断加快,插得舅妈娇喘连连,每一次强力冲击之下,舅妈的娇躯就象波浪一样随之起伏,尤其是她胸前那两团丰圆肥硕的豪乳,更是一荡一荡的,摇晃个不停。

在一阵持续了数十秒的狂抽猛插之后,终于,我和舅妈俩人同时高潮,精液像决堤的洪水,源源不断地喷射进舅妈的阴道深处。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