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风流花医》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风流花医》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风流花医 风流花医

    故事讲述一个大学毕业的少年,在医院中,步步升官,步步艳遇的故事。  其中有美女护花,美女医生,也有一些潜规则中的,美女医药代表的出现。  保香艳、保刺激。

    文傻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风流花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流花医》,是作者文傻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讲述一个大学毕业的少年,在医院中,步步升官,步步艳遇的故事。  其中有美女护花,美女医生,也有一些潜规则中的,美女医药代表的出现。  保香艳、保刺激。

《风流花医》 第140章 幸福生活 免费试读

“到底要什么啊?你不说清楚,那我可真走了。”眼前的林云,一个转身就能在张兰的视线中完全离开,面对着黑暗,此时的张兰太需要一个男人在身边了,虽然明白林云在故意玩他,可是面对着眼前的环境,张兰也只能是甘愿被林云玩弄了。

“求爷把我干了吧!”张兰略带哭泣的声音,在林云耳边回荡着。

“哦!求我干你!”林云一副来了兴趣的样子,走到张兰的身边,嘴里小声问道——要爷怎么干你呢?

此时的张兰,被双手双脚捆绑在一棵大树上,而林云则是跟她保持着一些距离,一副只要你答得不满意,我就马上开溜的样子,面对着如此的情况,张兰低下了头,嘴里说道——爷!求你用你的东西,刺破奴家的身体吧!

“哈哈……”一阵大笑后,林云说道——这可是你说得。

林云来到张兰的身边,伸手压撩起张兰的两只大、腿,让张兰的大、腿盘在自己的腰上,而他的身体,直接把张兰的身体顶在眼前的树上,林云的手,在张兰裙子里那么一扯,就把张兰的小扯了下来。

“小骚、货,爷可来了。”听着林云的话,张兰闭上了眼睛,脸上的泪水,早在心中一阵委屈的时候,挂满了。此时更是感受到了最为少女,最纯洁的部分,马上要给出去了,面对着这样的时刻,张兰心中更是激动,身形在林云的怀里,微微摆动着。

“小贱、货。”一句话后,张兰感觉一个重重的力量,刺破了自己的身体,同时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跟林云的身体,此时已经紧紧连在一起了。从来没有想到过,成为女人的这一时刻,竟然是这么痛苦的,张兰嘴里喊了一声后,眼中的泪水,开始疯狂的流了出来。

听着身下少女的哭泣声,感受着少女在自己侵、犯下,颤抖的身体,面对着这些,林云一点怜惜少女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操,狠狠的操。

黑暗的环境中,耳边都是森林中各种怪异的声音,还有森林中那凉风吹来的感觉,面对着这些,林云干张兰的感觉,显得更加的不同。

林中被捆绑住的张兰,就像一个不懂得任何反抗的小猫咪般,被林云干了一边又一边,在草丛中,在山地上,在林木中,甚至还把拉到了树上,狠狠的干着。

“靠!真他、妈不错啊!”完完全全把张兰的身体,拥有了后的周荣,对于张兰也显得不客气了,虽然张兰大概穿好了衣服,可林云的手,却是直接伸进了张兰衣服的里面,肆意揉捏着张兰的胸、部。

“妈的!虽然不大,但够坚、挺的。”说着一些流氓话,林云的手指更是捏弄着张兰胸前最敏感的两个点位上,不管张兰此时的感受如何,林云捏在那里的力度,一直显得很大。

“小骚、货,走吧!”将张兰从树上解下来后,提抱着张兰的小身体,林云带着她,朝着不远处的车内走去。此时的张兰,一副完全被林云搞坏了身体的样子,走路会痛,起身会痛,甚至站着也会痛。

“操!干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就是好,随便那么一干,就算是让她身体,彻底伤了十来天了。那种破坏感,根本不能从那些熟女身上获得。”心中思想着,在车内的胡蓝将车门打开后,张兰被林云推了进去。嘴里说道——老子要出趟远门,你们陪着老子,让老子再玩你们几天。

“是……”两女完全成了林云的女人后,也完全表现出对林云的一种臣服。

敦实的普桑车,带着车上的三个人,朝着出省的道路一直前行着。

一天过去了,车上的胡蓝和张兰,除了被林云调、戏,玩弄一翻外,至于问林云,她们这是去那里的问题,一个也没敢问。

第二天过去了,晚上住在汽车旅馆的时候,两女又被林云狠狠干了几回,连续的身体被侵、犯,使得少女的心神,有些恍惚,对于自己是林云女人的判断,显得更加的坚定了,也对于自己在林云面前的自尊,彻底放弃了。就任着林云,把她们当成了他的玩物一般,想玩就玩,想在那里玩,就在那里玩,想用什么样的方式玩,就用什么样的方式玩。

车子在路上的第三天过去了,已经跟着林云,出了省的胡蓝和张兰,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把心中的疑问,向林云提了出来。——爷!我们这是去那里啊?

也在两女问这样问题的时候,林云的目的地到了。

车子在一个偏僻的山脚下,停了下来,依着成行军给的地址,林云带着胡蓝和张兰,来到了一处山下的村子。

村子显得有些少数民族的感觉,里面的房子都是木制的,这些木制的房子中,住着一些身穿各种手工制造的粗布衣服的少数民族人士。

而在其中一间村中最大的屋子中,林云找到了此行要找的人。

“军哥!我没来晚吧?”看见成行军在木制房子的客厅中,林云客气了一句。

“你小子!又带了两个,你这是逃难,还是去度假啊。”成行军玩笑着。

“老小子说我,他自己可好,身边除了两个年轻的男性保镖外,剩下的都是一些提着大包小包的各色美女。而在其中,自己老婆的影子,却看不到。”林云心中暗暗想着,嘴里却说道——我那些骚、娘们呢。

“在里屋呢!去看看吧!”听着成行军的话,林云转身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爷!你终于来了。”

“爷太好了……”房间里,激动的声音,此起彼伏着,而林云则是一个个数着自己的女人,生怕少了一个的样子。

“也辛苦你们了,特别是你们几个,挺着大肚子,还跟着我去逃难。”林云关心的声音,在房间里发了出来。而在房间的外面,成行军嘴里冲着身前的两个保镖,嘴里淡淡说道——我要你们在路上对付的家伙,就是他。

“老大!这种家伙,就小白脸一个,好对付!”其中一个保镖呵呵笑着。

“我的意思你不明白啊!我是让你擒拿住他,可不许毁了他,我的老寒腿还指望着他呢?不过如果你们能从他身上拷问出,治疗我这双老寒腿上需要的药包配方的话,我也不介意你们,把他杀了。”被成行军这么一说,那保镖笑得更灿烂了。嘴里说道——老大!我们兄弟两办事,你还不放心,保你满意。

“呵呵……到时候事成之后,你们的佣金我多出五十万,他身边的女人,你们按自己的喜欢,各带走两个。”听着成行军的话,那两个保镖心领神会,脸上笑着,小声说道——老大!你就看好的吧!

正厅中,成行军的阴谋正在进行,正厅旁边的房间中,林云对于身边女人的思想教育也在进行着,除了安慰一下张兰和胡蓝,对于这种忽然要出国的心情变化外,一些敌我的关系,林云也跟身边的女人交代了清楚。

听着林云,把以前时常放在嘴边的军哥,当成了对手,面对着这样的事情,这些女人还是有些适应不了的,但是顾及到林云的安危,这些女人心中也默默决定了,一旦出现矛盾激烈的时候,不管他军哥不军哥的,一致对外。

眼前的女人,都是一心打算跟着林云一辈子的,如今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们自然会配合林云的行动,等到出了国,她们还指望着能继续和林云,过她们的好日子。

林云来到村子后,众人休整了一天,然后浩浩荡荡一大群人,就上路了。

出了村子不远,就有一条河,河面看上去不大,但是停着一条大船,看着船体吃水得深度,林云明白,这条河的水深还是有一些的。那条停在河面上的船,是成行军早在几天前,准备好的,众人上了船,朝着国界的方向,开了过去。

一路好走着,到了晚上七八点的时候,隐约着到了国界之间界河的地段,两处河段上的岗哨,一远一近,出现在林云的面前。岗哨上的探照灯显得强烈,照在林云所在的船体上。

“军哥!不会有问题吧。”林云不无担心着。

“呵呵……放心,该打通的关系,我都打通了。”成行军点点头。然后朝着身后说道——你们这些女人,先到船舱里躲好了。

成行军一句话后,成行军和林云所带的三十几个女人,晃晃荡荡的一行队伍,朝着船舱的位置,挤了进去。而成行军本人,一脸笑容着,带着林云还有那对男性保镖,朝着迎过来的一条武装检查船只,走了过去。

船上大概站着一排武警战士,他们身上带着冲锋枪,脸上的表情显得严肃。其中一个明显的带头的军官,往林云所在的船头方向看了一眼,见到了其中的成行军,他脸上马上灿烂一笑。朝着身后的这班武警战士说道——你们留在船上,我过去看看。

“是……”在武警战士的集体回答下,那带头的军官,跨了一步,来到了林云所在的船上。

“老兄啊!我可等了你好一段时间了,要是你再不来,这个巡岗的位置,我马上要被轮换掉了,要是那时候,你碰上了别人,可就完了。”带头军官朝成行军笑着。

“呵呵……我不是准时到了嘛!”成行军说着话,把两包早已准备好的信封塞给了这个带头的军官,嘴里轻声说道,两包各十万,一包你留着,另一包你打点那些兄弟们吧!

“呵呵……老行!那就不好意思了。”带头军官收了信封,微微掂量了一下,脸上满意着,又跟成行军闲扯了几句,也就放行了成行军的船。

出了自己国家的岗哨,船开了没有多久,就来到了对面国家的岗哨。

“小黑!你提供得情况靠谱嘛?对面国家的哨岗,平时没有打好关系的情况下,当面直接给钱,就可以通过了。”成行军朝着身边的一个保镖问着。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妈就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平时跟着我妈回家探亲,经过的岗哨情况,我心里明白的很。他们只认钱,不认人的。”那个脸色有点黑的保镖,拍得震天响着。

在成行军心中微微担忧下面,这个别国的岗哨到达了,一艘小的不能再小的渔船,朝着成行军的船,靠了过来,那小船上,站着几个脸色更加黝黑的男人,这些男人身上的军装显得并不整齐,手上的枪械,也各式各样。其中一个带头的军官,嘴里说着并不流利的中国话,嘴里说道——停船,停船,我们要检查。

听着下面军官的话,成行军示意了身边的这个黑脸保镖。

黑脸保镖走上前去,说了一些林云他们听不懂的话,并且将手上的手表,还有口袋里的一包烟,递了上去,得了这些东西后,这个本来打算爬上来的外国军官,脸上笑着,跟黑脸保镖又聊了几句,就带着小船上的手下,高兴的离开了。

“老大!搞定了,我们走吧!”听着黑脸保镖的话,成行军楞了一下,嘴里说着——就一包香烟,一块电子表,事情全都搞定了?

“老大!这个国家的军队穷,我们的一包烟,顶得上对方的十包烟,就是那电子表,在他们国家,也是件稀罕玩意。”听着黑脸保镖的话,林云和成行军庆幸着,同时也加快着船体的行进速度,朝着对方国家的内河中快速行进了过去。

一切明面上的危险,解除后,林云回到了自己的在船舱内的房间,里面呆着他那些女人。

“小林!我们是不是已经偷渡成功了?”叶龙月小心问着。

林云点点头。

“也……”船舱里的女人们,显得兴奋,而林云的目光,却用着透视的能力,看到了旁边不远处成行军房间里的情况。

“果然要动手了。”看着成行军房间里的两个保镖,从隐藏的角落中,拿出了枪,站在成行军的面前,听着一些指示。

“你们给我记住了,没得到配方前,绝不能杀死这个林云。”成行军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被林云用透视眼注意到了。

“呵呵……老大!我们兄弟两,要是把林云干了,那他身边的女人,能不能全部让我们得了。”听着黑脸保镖的话,成行军脸上一寒,想要发作,但是心中想到,此时的自己,已经身处国外,一些国内可以借用的势力,已经离他远去,所以再想使用自己的权威,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想到这里,成行军有心想软一下,抬头忽然看到眼前这对保镖眼中,留有的那种不安分变化。心中忽然一寒,知道两人要干什么。

“没想到,花了那么多钱,养的两条狗,到了最后,还是要反叛于我,估计两人的心中,早就打算,把林云干掉了以后,再干掉我,只是这两条狗,心中不够狠,不敢在我面前直接发作。”心中想到这里,成行军暗暗松了一口气,嘴里说道——哎!如今出了国,一些要放手的东西,我自然放手,所以林云身边的女人,你们兄弟两就分了吧!还有啊!你们兄弟两,这几年跟着我,为我卖命,也不容易,这次出了国,我也有心安定一下,所以给你们兄弟两准备了一些遣散费,你们拿着这些钱,也可以在这里安个家。

说着话,成行军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皮箱。成行军轻轻打开了这个皮箱,哒哒……打开皮箱带扣的声音,在船舱里显得刺耳,一时间,这对保镖还显得有些不安,怕成行军在那皮箱里,藏着什么武器,所以两人手中准备好的手枪,一直紧握着,当成行军把这个皮箱转了一个方向,把里面藏有的金钱,展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两人心中的警惕心,也在第一时间,化解了。

成行军脸上带着几分耻笑,看着眼前这对保镖,接过这个皮箱后,兴奋的表情。一手从身后轻轻一掏,将准备好的无声手枪,拿在了手中。然后朝前直接两枪。

嗡嗡……无声手枪发出了两声,眼前的一对保镖,眉心中弹,直挺挺着倒在地上,他们手中的钱币,散了一地,就像是送终用的纸钱一般,落在了两人的身上。

啊……屋子里成行军的女人,看见死了人,才开口喊出了第一句话,就在成行军手中黑洞洞的枪口下,全部闭上了嘴。

“谁要是再喊一句,我马上要了她的小命。”在成行军的威逼下,屋子里成行军的女人,只能是默默哭泣着,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我出去办点事!你们给我乖乖的呆在这里,那里也不许去。”一句话后,成行军带着手中的无声手枪,朝着林云的房间中走去了。

此时,林云的房间里面,林云低头藏在自己房间门口的边上。手中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手枪,打开了其中的保险,嘴里轻声对屋子里的女人说道——我们能不能在国外过上幸福的生活,就看这次了。

刚才成行军房间里,发生的事情,林云已经通过透视眼,看了个清楚,他此时透视的目光,正在跟寻着成行军的步伐,朝着自己房间门口转来。

成行军把无声手枪,藏在自己的腰后,脸上换了一副灿烂的笑容,伸手正要抢林云的房间,想要骗林云开门,然后就把对方直接一枪干了,那想忽然的一声。

嘭……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一颗子弹,穿过木制的门,直接从成行军的眉心处穿过,然后划入了远处黑暗的河水中。

林云一脚踏出门去,对准成行军的脑门又是一枪。

嘭……的一声后,本来在成行军眉心处的弹孔,增加到了两个。

拿过成行军手中的无声手枪,检查了一下成行军的身体,确定对方死得不能再死了。林云拿着手枪,朝着成行军的房间那边,走了过去,自己眼神中的透视能力,简单的看了一下成行军房间里的情况。

“娇滴滴的女人,就是怕这种血腥的场面,刚才一场在她们眼前完成的枪战,过去了几分钟的时间,还使得房间里的那些成行军的女人,个个呆若木鸡着。”带着几分得意,林云一脚踹开了成行军房间的大门。嘴里大喊了一声——不许动。

“啊……”也不知是那个女人,先喊了一声,剩下那些成行军的女人,个个跟得了瘟疫一般,也喊了起来。林云拿着从成行军那里得来的无声手枪,就是对着眼前的女人,来了一枪。

碰……的一声,一面船体的墙壁,被打穿了,看到这样的景象,房间里的女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你们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了,然后到旁边的厨房去。”一句话后,林云脸上露出恶狠狠的目光,手中两把枪得枪头,更是指在眼前的这些女人身上。

在威逼下,这些女人个个显得乖巧,脱光了身上的衣服,逃到了旁边的小屋中。林云特地检查了一下这个小屋,发现里面四壁做的很严实,应该不会出现有里面女人脱逃出来的现象,加上眼前这些女人,身上都没有穿衣服,她们要是真的脱逃,那光溜溜的出去,肯定也觉得脸上无光,所以也就不敢了。

林云给几个女人,扔了一些被子,然后就把房间给锁了起来。

“好了,该解决的都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处理船上的几具尸体,还有整理成行军携带的一些物品,看看有没有现金。”林云心中默默计划着,然后依次将那两具保镖的尸体,绑上了一些船上装载的重物,沉下了河水中,而成行军的尸体,林云在检查了一翻后,从他尸体身上,找到了一些钥匙,还有一些身份证明。

“我的娘啊!没想到成行军的准备,还真是齐全,竟然把一些在国外生活用的证件,全部准备好了,而且连带着身边的女人,身上需要的证件也准备好了,这样的话,他一旦出国,就可以在国外以另外一种身份,过正常的生活了,如今这些证件都到了我的手中,那我……”林云忽然想到了什么,心里呵呵笑着,嘴里更是说道——这些证件中,关于成行军的证件,就让我来使用吧!至于这些女子的证件,正好让我的女人使用,那样的话,我和我的女人,在国外合法生活证明不就有了嘛!

想到这里,林云看着成行军的尸体,心道一声——谢谢了。然后同样在成行军的身上,绑上了一些重物,将他的尸体,扔在了湖中。

“只是不知道,这个从成行军手中搜出来的钥匙,是那里用的?”一个小小的钥匙,摆在林云的手中,看着,看着,林云嘴里说道——哎!成行军的房间里,不是放着几个皮箱吗?而那些皮箱的上面,不是都挂着一具锁,难道是……

带着几分期待,林云进入了成行军的房间,将他随身携带的几个皮箱一一用手中的钥匙,试着开了一下。

“竟然真能开……”打开着这些皮箱,林云看着皮箱里的东西,脸上震惊中。一箱明显是美女现金,足足几百万。另一箱是一些身边女人的裸照,有了这些在,成行军的这些女人,就能被轻易控制住,还有一箱是一些想要偷渡国家的,房产和银行卡的证明。

“没想到!成行军已经在这个国家,买下了房产,而且为了让自己看懂这个国家一些证明书上的信息,他还请人特地翻译了一下这些证明。其中别墅是三栋,银行卡中的存款是对方国家几亿钱币,换成人民币至少是九千万。”林云的心中,不停震惊着,嘴里更是说道——真的太感谢军哥了,没想到你在国外的精心安排,到了最后,却便宜了我。

哈哈哈……仰天长笑中的林云,冲出了房间,站在船头,呼吸着这个异国的空气,嘴里大声呼喊着——我的新生活,就此要开始了。哈哈哈……

林云畅快的笑声,穿透了这个国家,晴朗的夜空,朝着天际,传送了过去。浩浩荡荡着。

一年后……某国的海边私人沙滩上。林云趟在躺椅上,身前遮盖了一个遮阳伞。避着阳光,嘴里喝着热带的清凉果汁,身前不远处,自己的几个女人,穿着比基尼,在海边嬉戏着,而在身边不远处,几个躺椅上,趟着几个自己大着肚子的女人。

“徐丽她们呢?”林云问着身边一个奴仆装扮的女人。林云看着她,心中想起了成行军,这个就是成行军从国内带出来的十几个女人中的一个,本来给她们准备的合法身份证明,被林云的女人使用了,使得她们到了国外,没有了合法的身份证明,为了生活,她们不得不寄宿在林云的家里,成了林云手边的女仆。这样的女仆,足足有十来个,而且都是成行军的那些女人。

“老爷!几位太太,正在别墅中,给小少爷们,喂奶呢?”女仆说着话,感受着林云无礼的双手,钻进了她的裙子里面,乱摸着,面对着这些,她只能是闭上了自己的目光,心道——如今身份没了,又不敢回国,一旦回国,自己跟着成行军出国逃跑的事情,就会被查出来,而自己做别人小老婆的事情,到时候,自然会传到老家,家里的父母,家里的亲戚,面对这样的事情,那不是要羞愧死了。如今的话,也只能让她们当我这个女儿死了。至于自己的以后生活,就跟着林云吧!毕竟他虽然很坏,但还是能给我们这些姐妹,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恩……”林云点点头,嘴里说道——你们三个,一块陪我去游游泳吧!

林云说着话,揉着身边,本来是成行军的三个女人,朝着远处已经在海水中嬉戏的张兰和胡蓝她们走去,嘴里更是大声说道——爷来了。

“快逃啊……色、狼来了。”

“看你们那里逃,这次爷一定要在海中,玩死你们……”

林云猖狂的声音,一时间在海滩上荡漾了开来,而跟着林云出来的这些女人们,也终于感受到了,林云曾经跟她们说过的——幸福生活。原来就是这样的。

(本书完,谢谢观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