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超模的小说 作者超模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超级名模 超级名模

    九月十八日中秋节当天报纸除了报道明月、报道月饼,还有一则台北与赌城拉斯韦加斯的联机报道:“第一名模林芷翎月初受邀前往拉斯韦加斯担任著名情色俱乐部嘉宾,却传出服务未能让该俱乐部邢姓老板满意,不准其返国,最终是靠居间安排这项活动的邱姓知名经纪人协调,才让她返国与家人共度中秋……”

    超模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超级名模》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超级名模》,是作者超模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九月十八日中秋节当天报纸除了报道明月、报道月饼,还有一则台北与赌城拉斯韦加斯的联机报道:“第一名模林芷翎月初受邀前往拉斯韦加斯担任著名情色俱乐部嘉宾,却传出服务未能让该俱乐部邢姓老板满意,不准其返国,最终是靠居间安排这项活动的邱姓知名经纪人协调,才让她返国与家人共度中秋……”

《超级名模》 第18章 免费试读

九月十八日PM1:00

“我可以抱新娘子进洞房吗?”

脸上还带着泪珠的林芷翎娇羞的圈起双手搂着她新婚丈夫脖子,娇滴滴的轻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Judas郑一手扶着林芷翎的背,一手抄起她的膝盖窝,将身高比他还高的长腿名模捧进了卧室。

将全身软绵绵的林芷翎往床上一放,双唇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

林芷翎也用最大的热情回应:先用湿润的舌头舔遍情郎的唇,再轻轻顶开情郎的唇将灵蛇般的舌头主动的探进情郎的口中,舌尖像弹钢琴似的由左至右,又由右至左的磨擦着情郎的牙齿。

当林芷翎的舌头扫过Judas郑的牙龈时,Judas郑忍不住舒服的喘息,林芷翎趁机让舌头闯过了情郎的两排牙齿,用舌尖温柔的搓揉着情郎的上下内牙龈及上颚,然后才让情郎早已蠢蠢欲动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口腔,在自己的领地上用自己的舌,抚慰着爱人的舌。

Judas郑右手已经不安分的解开了林芷翎牛仔裤头上的铜扣,林芷翎主动的扭动丰臀像蛇脱皮似的让贴身的牛仔裤由自己的美腿上褪下。

Judas郑放开了美丽娇妻的唇,跪到床下,俏皮的用嘴咬开了妻子丁字裤上的活结,顺势咬住了林芷翎已经勃起的阴蒂,两排牙齿像锯子似的左右搓磨着女人最娇嫩的圣地。林芷翎不但没有逃避,反而双脚夹紧情郎的躯干、双手压着他的脑袋,让情郎能更肆无忌惮的吸吮、咬噬自己的肉芽。

已经欲火高涨的Judas郑双手褪下了自己的裤子,拨开林芷翎的手脚,跳上床垫,准备好好的享用自己娇妻。

“Judas,”

林芷翎挺起上半身,环抱着Judas郑,双手爱抚着他的双臀,柔声的问道:“今天让我用嘴服侍你好不好?”

Judas郑诡异的淫笑着看着他的小妻子。

只见斗大的泪珠从满腹委屈的林芷翎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冒了出来。

“人家不是淫荡、不知羞耻,只是我全身都被臭男人玩过了,不要说屄跟屁眼不知装过多少肮脏的精液,连手、脸、乳沟、奶子、小腹、肚脐眼、背部、臀部,甚至连脚掌心都被男人的精液沾污过。”

已经是泣不成声的林芷翎哽咽道:“只有嘴巴,我一直不让人在里面射精;这是我唯一还算干净,可以的留给我丈夫使用的地方…”

Judas郑被感动的也流下了热泪,激动的说道:“你想太多了,全国的男人,有谁不幻想着能得到第一名模委身下嫁。我能获得你的青睐就已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再说我也不是处男啊…甚至连肛门都……”

林芷翎泪眼汪汪深情的看着Judas郑,轻吻他的唇,阻止他再往下说,低声下气的请求道:“请允许您让我用嘴巴,在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服侍您好不好?”

Judas郑有点儿做贼心虚的红着脸,点了点头。

林芷翎扶着Judas郑,让他在软绵绵的床上躺下,双腿并拢的在他身边面向已经一柱擎天的阳具跪坐了下来。

林芷翎弯下身子让小腿、大腿、上身一层一层的堆积在一起,然后情深款款的用双手扶住Judas郑已涨得通红的阳具,樱桃小口微张,含住已经泌出爱液的马眼,像在使用一只巨型吸管似的吸吮龟头及马眼内的爱液。

当林芷翎用红唇轻刮他的龟头,为他清理残存的爱液时,Judas郑已忍不住快乐的轻哼起来,右手也不规矩的探进林芷翎被白色衬衫下摆遮住的股沟。

林芷翎顺从着夫婿的暗示,抬起贴在丈夫身侧的左腿,跨过他的身躯,让迭坐的双腿分置于丈夫身体的左右两侧,紧实迷人的俏臀就悬在情人的眼前。林芷翎怕这样他的情郎还不满意,将原本轻握着他的宝贝的双手自动的移到自己双臀上,用力的将紧俏的蜜桃形臀部用力的向左右扒开。

Judas郑望着全国男人都幻想着能一亲芳泽的神秘谷在自己眼前展开,兴奋的让充血的阳具又涨大了一圈。

林芷翎似乎也感觉到嘴中宝贝的变化,放开了小嘴,用伸长了的舌头,拨开了情郎的包皮,以舌尖在龟头下方充满男人体臭的沟渠中绕行。

被美若天仙的娇妻这样搞法,要不是像Judas郑这样训练有素的牛郎,配上那已被各种偏方抹剂、喷剂摧残的灵敏度大降的龟头,一般的男人大概都已经精关不固了。

Judas郑也技巧的赶紧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拨开娇妻阴蒂的包皮,用食指、拇指捏着她那已经肿胀充血的阴蒂,一边捏、一边转、一边扭,还一边拉。

虽然林芷翎被情郎整的难受的左右摇晃着坚挺的双臀,可是双手还是乖乖的掰着两片雪白的臀肉。Judas郑看到爱妻这股骚劲,忍不住将另一手的食指猛力的搓入林芷翎被自己拉的微微张开的屁眼。

看到屁眼被强制插入的林芷翎,竟从阴户中滴出了淫液的淫荡表现,Judas郑思绪回到自己第一次与林芷翎性交的场景:这个现在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努力用她迷人的小屄套弄着主人那根丑陋恶心的阳具,而自己却只能像只公狗似的,捡拾主人用剩的屁眼。

一股不平的怒气让Judas郑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大拇指抠进了林芷翎的阴户,让拇指与直肠里的食指强力的磨擦夹击林芷翎那娇柔的私处,就像那一夜自己被邢青洪当成性交机器一起折磨林芷翎一样。原本是用手指肚搓揉林芷翎的阴蒂的左手,也粗暴的改用食指及拇指指甲,像要掐断她的阴蒂似的猛力施暴。

受到新婚丈夫暴虐对待的林芷翎,却不知爱人的心情变化,依然双手捧着自己的臀部,让情郎尽情的享受。一方面低头将爱人的阳具完全融入自己的口腔,直到龟头已经顶到了自己的咽喉,林芷翎还怕丈夫不够舒服,努力的想让丈夫的阳具能再更深入自己的身体,但咽喉的肌肉却不是可以用人的意识主动控制的,被异物侵入的咽喉发生了激烈的痉挛。

卡在咽喉的整个龟头被痉挛的肌肉强烈的搓揉挤压,让Judas郑尝到有生以来最愉悦、最强烈的口交。

Judas郑兴奋的抬头张口咬住被自己拇指挤出窄小的阴户,不断在自己眼前晃动的小阴唇。

像火山爆发般喷出的浓稠腥臭精液喷进林芷翎的食道及气管。原本被阳具堵住咽喉,已让林芷翎难过的喘不过气来,但为了取悦情郎她拚命的忍耐着,现在气管被精液呛到,再也忍不住咳了起来。

咳的眼泪、鼻涕、口水直流,浑身颤动的林芷翎,像是被钓离水面的鱼儿,痛苦的扭动着娇躯,而鱼钩就是他爱人的牙,钩的是她娇嫩的小阴唇。

好不容易喘过了气的林芷翎,汗水淋漓的软瘫在她的新婚夫婿身上。两片紧闭的大阴唇好似护卫着受了伤的小阴唇,在可怕的敌人面前颤抖着,而受不了引诱的敌人伸出了火红的舌头,挤开了担任护卫的大阴唇追寻着小阴唇的踪迹。

还没恢复力气的林芷翎,见情人才刚泄了精就又有“性”趣了,体贴的配合着小情人的需索,赶紧将还残留在嘴里的精液咕噜的吞咽下去,以便张口问她的爱人:“让我先帮你把小坏坏舔硬了,让你方便玩阴户跟屁眼好吗?”

“可爱的老婆,可不可以先让我的小弟弟跟全国最贵的奶子亲近亲近?”

林芷翎委屈的低声抱怨:“人家已经是你的妻子,全身上下随便你爱玩哪里就玩哪里。我以前出卖奶子让别人玩,是我对不起你,你能不能原谅人家?”

边说边将身上的白衬衫褪下,挪动着分跨在男人左右的双膝,向男人的下体爬行。

Judas郑轻拍正颤动着向前挪动的臀肉,笑道:“老婆你别误会,我说最贵的奶子是说你的双峰保了五千万元的意外险。糟糕…”

“怎么了?”

“我要是把你的奶子玩软了、玩松了,保险公司会不会来向我索赔啊?我可干一辈子都陪不出五千万元。”

被Judas郑惹得破涕为笑的林芷翎,娇笑道:“你讨厌!我被马踩伤了奶子,也没叫马赔啊!我们来看看是我的奶子硬,还是你的小弟弟硬,还是马蹄硬。”

双手分别抓着自己的双乳,就要往Judas郑的命根子夹去。

Judas郑也不甘示弱,一把将林芷翎推倒,翻身跨坐到她的小肚肚上。

林芷翎顺从乖巧的将自己价值五千万,像两座连绵小山峦一样的乳房向左右拨开,露出乳沟等着她的丈夫来享用。

Judas郑也不客气,将小弟弟直驶入山沟般的乳沟中,双手摆出捻花微笑的手势,捏着林芷翎两粒鲜红的乳头,好像是要把两坨丰满的胸头肉拔出来似的,用力高高提起。

Judas郑并不喜欢乳交,因为总觉得不如直接插入阴道或是直肠中来的舒服,但他现在才知道那是因为没碰过像林芷翎这么棒的奶子。跟乳房太小的女人乳交那就不用提了,根本没有乳沟可以玩;但奶子够大的女人,乳房却又都是脂肪没有肌肉,抓着软趴趴的奶子贴着阳具磨擦,还不如自己打手枪算了。

银矿皇朝俱乐部的黑美人Monica算是不错的乳交对象,硕大的40寸胸围,又勤练健美、胸肌发达,可是和林芷翎这对价值千万元的双峰比起来,Monica的奶型外扩,双乳之间的乳沟是V字型的,鸡巴插进去顶多只能磨擦到三面;可是林芷翎的双峰从小腹看去却是)(型,鸡巴插进双乳与身体构成的三角形空间中,那种完全被充满弹性的乳房包覆的全新体验,让Judas郑的阳具享受到有点像插穴却又非常新鲜的感觉。而且,虽然Monica的40寸结实大奶子,的确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货色,可惜西方人的皮肤非常的粗糙,实在无法与林芷翎吹弹可破的肌肤相比拟。

“喔…老公,人家的乳头是人家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你把人家的乳头当小珠珠这样转、这样拉,人家真的受不了了,喔…小穴痒的受不了了…”

林芷翎难过的双脚乱蹬,原本环抱着Judas郑协助他抽插自己乳沟的双手,也伸到了自己的小穴上。修长的玉指在门口犹豫徘徊着,不知是否该深入幽径,以减焚身的欲火。

“喔…老公,求求你插插人家的小穴好不好?”

虽然Judas郑正在享受前所未有的美妙乳交,可是全世界大概没有哪一个男人能抗拒的了第一名模的这种要求。

Judas郑依依不舍的让小弟弟离开了迷人的谷地,温柔的用手替林芷翎拨开已流到了眼睛里的满头汗珠,笑道:“想挨插得自己摆好姿势啊!”

林芷翎娇羞的嗯了一声作为响应,双手扶着还跨坐在自己腰上的Judas郑的腰部,帮他跨坐起来,然后屈起修长的双腿从老公的胯下往上半身缩,当脚掌通过情郎的胯下时,还调皮的用十只脚趾轻拨着老公的卵蛋。

最后在紧抓双脚脚踝的双手帮忙下,将迷死全国男人的双腿分别往自己身体的左上方及右上方伸的笔直,直到屁股悬空、反弓的脚趾头触到脑袋上方的床垫为止。

在成V字型双腿根部的小穴,朝天直立,让Judas郑想起了汪竺娴那个已经被玩滥了的屄,不禁有一点倒胃口。

但当林芷翎用嗲死人的淫声,喘息的恳求:“喔…老公,我要…”

时,就算是柳下惠也忍受不了这种致命的吸引力。

Judas郑已经无法坚守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一深的手法,雄伟的肉棒像打桩似的垂直进出着林芷翎已泛滥成灾的水井,钻入时是一箭穿心、直抵花心,巨大的冲力每次都让林芷翎难受的高喊:“……好痛……人家不要了……”

抽出时是完全撤出饥渴的小穴,不到林芷翎骚痒难耐的尖叫:“……好痒……人家还要……”

不肯再次插入。

“……人家不要……”

及“……人家还要……”

奇妙的循环着。直到第一名模用她那迷死全国男人的44寸长腿夹着她老公的脖子,用没有人听得懂的语言高叫着,才划上了休止符。

夕阳从林芷翎豪华别墅的大片落地窗洒了进来,洒在床上那几乎是完美无暇的,像丝缎般的光滑胴体上。

正在享受着情郎温柔抚摸的林芷翎,轻声的问道:“老公,我刚刚太投入,你会不会嫌我太淫贱?”

Judas郑用他的亲吻和抚摸做为回答。经过了一下午的缠绵,Judas郑还是片刻都舍不得让林芷翎离开他的怀抱。

“老公,这真的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的性高潮。”

Judas郑无法体会林芷翎要解释些什么,都已经被近百个男人玩过了,如果自己还会存着要享有她的第一次的幻觉,那自己就是个大白痴了;不过还是信口安慰她道:“有性高潮没什么可耻的啊?”

听到自己的新婚夫婿这样敷衍她,林芷翎委屈的哽咽道:“请你相信我:从一年多前被男人强暴到今天之前,我是跟很多人上过床,每次为了满足客户,也都会假装被他们干的达到高潮,可是那都是演戏。老公,我想让你跟我洞房时,能够分享到我的第一次性高潮,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

Judas郑用手捂住了林芷翎的嘴,不让她再说下去。深情款款的望着林芷翎美丽的眼眸,问道:“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其实你才认识了我五天,你怎么知道我值不值得你付出这样多的爱?”

“五天很多了,耶和华六天就造出了全世界。我相信上帝的神秘安排,既然我们阴错阳差的结了婚,我相信上帝就是要我成为你的妻子。”

“如果真有上帝?那为什么会有像邱黎、邢青洪这种人来欺负你……”

这次换林芷翎用手捂住Judas郑的嘴:“乱说话,那是上帝在考验我,有过那样不堪的经验,我才会更珍惜一份纯真的爱。事实上当你三天前向我诉说起你未婚妻背叛了你时,所展现出的那种椎心之痛,我就知道你也是一个深情的人,是我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是不会背弃我的好丈夫……”

Judas郑忽然暴躁的大叫:“不要再说了!我未婚妻向我说过一千次、一万次永远不会背弃我,可是……”

粗暴的拉起床上的林芷翎,把她拖到客厅的角落,指着客厅角落上一个半个人高的大箱子吼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像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似的林芷翎,小心翼翼的摇着头:“这不是我们家的东西……”

“这是我让人趁我们早上开记者会宣布我们结婚的时候送来的。你知道这箱子是干什么的吗?”

Judas郑不等林芷翎回答,一边掀开了箱盖,一边就用哽咽的声音继续自言自语的说了下去:“这是用来装你的,邢青洪跟凌晴霞已经从香港开出他们的游艇在公海上等你了。”

Judas郑一边用哽咽的声音继续自言自语的说,一边取出箱子中的手铐将林芷翎的右手从背后铐到左脚踝上,完全被吓呆了的林芷翎根本就不知道要反抗。

“我马上得把你送到海边的渔船上,已经安排好的渔船会把你运出国界,交给在公海上等你的老板跟老板娘。”

另一只手将已经被按趴在地上的林芷翎的左手从背后铐到右脚踝上。

“老板娘说,汪竺娴她已经玩腻了,就让给牧场里的狼犬、獒犬、马啊、驴的去玩。她要改玩你这个第一名模。”

当Judas郑取出阻口器给林芷翎带上时,林芷翎依旧震惊的说不出一言半字,只是泪眼汪汪的望着她打算托付终身的新婚夫婿。

“你想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待你?那是因为老板答应帮我把未婚妻也绑架到牧场,让她也尝尝做一只人尽可夫的母狗的滋味。”

Judas郑将地上的林芷翎像货物似的提起来,放进箱中。抚摸着超级名模动人的肉体,心中升起想背叛邢青洪带着林芷翎逃走的想法。

望着林芷翎纯真的脸孔,心中五味杂陈、天人交战,像是在为自己辩解似的喃喃自语道:“老板也答应要放我自由。我没有笨到会去相信他,其实我也不在乎,我会在牧场陪着你……我向你承诺过:我虽然无法改变什么,但我会生生世世守护在你身边。”

Judas郑闭上眼睛,眼角泌出泪珠。但终究是狠下心来,砰的一声,使劲的盖上了箱盖。

当落地窗外红的像血一样的落日余晖,被箱盖隔离。林芷翎知道:她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灿烂的阳光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