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九叔林笑天 九叔林笑天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江山云罗 江山云罗

    秦歷元起六年,大秦西陲边界一座不知名的小山村突然杀进了一群披著袈裟的喇嘛。小山村被这伙凶神恶煞般的杀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地血洗,鸡犬不留。——除了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幸运地为路过的崑崙派高手救下。  传说之中,那个孩子面临如此惨剧居然没有放声大哭,甚至悲愤之色都远远盖过了惊恐。只是由于过分悲痛身心难以承受而昏迷过去,他紧咬著下唇,咬出了鲜血,由此强忍著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九叔林笑天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江山云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江山云罗》,是作者九叔林笑天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歷元起六年,大秦西陲边界一座不知名的小山村突然杀进了一群披著袈裟的喇嘛。小山村被这伙凶神恶煞般的杀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地血洗,鸡犬不留。——除了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幸运地为路过的崑崙派高手救下。  传说之中,那个孩子面临如此惨剧居然没有放声大哭,甚至悲愤之色都远远盖过了惊恐。只是由于过分悲痛身心难以承受而昏迷过去,他紧咬著下唇,咬出了鲜血,由此强忍著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江山云罗》 第一章、月落水痕收 免费试读

月朗星稀。已到了月上柳梢头的时分,京都守备府才闭了衙门。终于忙完了手头事务,韩归雁疲倦间脚步仍轻盈欢快。

能坐在这座府衙里居高临下,多赖吴征劳心劳力,又亲犯险境。韩归雁担任此职可谓东山再起,她分外地珍惜,也分外地上心。

不过比起吴征来,京都守备又不是那麽重要。因雨霁山上的种种因由,吴征在朝堂上四面楚歌,还是韩归雁挺身做保,才得以转危为安。

每每想到这里,英气勃勃,在府衙里威严的女郎都不由撅起红唇。那是女儿家为爱郎情丝百转,又爱又恼时最动人的模样。

第一次闹别扭,第一次神伤,却总为他担忧。谁能想得到他大胆到这等地步,不仅把师门长辈收入房中,连燕国的准太子妃都没放过。

韩归雁幽幽叹了口气,木已成舟,过去无法改变。有时候连她也搞不懂吴征,像他这样的出身,又是一表人才文武双全,身边就算成日围绕着莺莺燕燕也不为过。可他偏偏没有,家里连侍妾都没一个,青楼都不去,简直堪称自律之典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不是有什麽隐疾。

可不做便罢,一做就惊天动地。从自己这个外人唾弃连连的【破鞋】开始,吴征就在事不惊人死不休的路上义无反顾地走了下去。陆菲嫣,冷月玦……我的天……好吧好吧,做都做了,自己将来可是要做吴府女主人的,郎君要做的事情,自己只好陪着他,还得有容人之量。

一边安慰着给自己打气,一边又十分头疼于吴征的出格。若是正常人家的女儿,她哪里会这般左右为难?偏生是两位特殊到不能再特殊的女子。

但转念一想,以吴征的眼光,寻常人家的女儿又哪里入的了眼。且不论如何,两人争吵过后重归于好,情意还更进一步,也是件大好事。韩归雁嘴角忍不住扬起微笑,今夜吴征会等在自家府里,就像郎君等待妻子归来。自己和陆菲嫣,冷月玦不同,京师里盯着的人太多,夜不归宿指不定哪天就成了朝堂上被人挑三拣四的理由。皇城里也不能保证半夜没有旨意来到。加之自己的名声已经够坏,可不能再坏下去,韩家还是要脸面的。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年轻男女初尝情爱滋味,总是蜜里调油腻得难以分离。两人现今常常夜半幽会,颇有番偷尝禁果的刺激。比之在京都守备府的公案上的感觉,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倍觉期待,便让归心越发迫切,入府时便觉脚步发飘,可又不得不端着架子有板有眼地行步。好容易转进自己的闺阁院落,便见吴征已笑吟吟地在等候。

韩归雁心中一甜,又一暖。两人其实并非每次幽会都要欢好,有时也仅是相拥到天明。也或许是从前得孤独滋味已尝得太多,太烦,只需他陪伴在身旁便已全是快活的滋味。韩归雁回以妩媚大胆又羞涩的一笑,也张开怀抱,与爱郎深情相拥在一起。

被爱郎回环着柳腰抱起一旋,胸前隆起的山峰里被他的脸庞深深埋在沟壑里,热热的呼吸即使隔着厚厚的官袍都喷得双乳痒痒的。亲昵之间,韩归雁还是立时发现情郎与平日的不同。在最亲近的人面前,吴征的克制力会骤然降低,也会把心情写在脸上。现下的他,说不上担忧或是难过,可是心情却分外地低沉,所以他埋首在自己胸前久久不愿起来。

女子的胸乳十分神奇,尤其是像韩归雁这般挺硕的胸脯,埋首其间时有着极佳抚慰之力。韩归雁也深知这一点,更知道在此时她需要做些什麽。于是她任由吴征闷在自己胸前,反以双臂抱紧了他的脑后,听他一点一点地诉说心中的烦闷。

美人的温柔,知心友人的善解人意,还有清晰的头脑与眼光,韩归雁全都具备。而且她对吴征有着深深地了解与认同。吴征将心中苦水诉说,她一边倾听品味着其中的苦与乐,一边开解,很快吴征阴郁的心境便抒朗了许多。

自与暗香零落开始对决以来,吴征近期接连遭到挫败。他敬之重之的孟永淑在雨霁山惨死,被定为奸细的索雨珊又在今日坐化。一位有道女尼居然会是贼党奸细,看上去还有不得已的苦衷,也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幸好在自家的宽慰之下,本就开朗又不畏艰难的吴征也略微驱散心中的阴霾,从一对美乳间抬起头来。

帅气又阳光的脸庞,眯着眼展露笑容,韩归雁心念忽动。他对自己是真心相爱,否则不会一下山就义无反顾地追求自己。既然相爱,当然也对自己的娇躯颇为迷恋。从他埋首于自己胸前开始,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也唯有这一刻,他才会将脆弱的一面展露出来。

他年岁很轻,还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韩归雁柔情顿起,自己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这种时候,当然是由自己来陪伴,宽慰于他。

“人家累了……”想要宽慰一名男子,在他面前示弱是绝好的办法。没有男子能抵受这样的【示弱】,越是厉害的女子示弱起来,诱惑力越大。与吴征相处日久,韩归雁早已深谙此道,她知道何时最适合示弱,又该怎样示弱。

“香汗也是汗,洗干净了才睡得踏实。”吴征深嗅了一口,女郎身上的幽幽体香带着潮糯微甜的汗味。又耳听她的撒娇声中带着求欢之意,也不由心头大动。

“有热水麽?”

“我帮你洗。”

“嘻嘻,不准放我下来。”韩归雁的一双长腿原本就盘紧了吴征的腰杆,娇躯却是挺着,才刚好将一对豪乳送在他面前。如今顺势向后一【坐】,弯折了长腿,让他手臂卡着膝弯,双掌却正巧托举着后撅的臀儿,又能恰巧地俯首在他肩头。

“雁儿辛苦了一日,当然要我抱着你去。”

两人如胶似漆地前行,韩归雁娇躯结实有力,放松了身子之后重量全落在吴征的一双手掌上。撅起的臀儿更是首当其冲,丰美的臀肉令十指都陷了进去,嫩软香脂从指缝里满溢出来。

韩归雁放松身心地闭上了眼,只觉吴征一个跨步之后停下,又踢上了房门。室内自有股温热的水汽,熏人欲醉,想是浴池里装满了热水,温暖宜人。那一双大手就此解开了自家腰带,又去松脱衣扣。女郎微撅着唇瓣,软趴趴地靠在情郎身上任他施为。

身体感知着情郎的动作,脑子里想象着接下来令人耳热的亲昵。韩归雁嘴角翘起一抹漂亮的弯弧,两个人欢好无论有过多少回,每一回仍是无比的期待。正是这样的期待与激情,让她对自己的魅力格外自信,对身体也格外地满意。

即使放松了全身缓缓沉入水里,这一副娇躯最动人之处也没有丝毫改变。女郎全身都浮现出自然的线条,紧致,有力,充斥着健康当然魅力。这样一匹胭脂烈马,尤其是那是笔直,长及常人腰际的美腿,谁又不想尝一尝被她紧紧盘在身上时的快意呢?

吴征没有着急,韩归雁虽性情不让须眉,可女儿家爱的事情也没有一件不喜的。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宠爱,温柔又细致的调情,这些于她而言一样不可或缺。

官服威整严肃,可也一样厚重,穿在身上一整天下来让女郎不仅一身香汗,更是四肢酸疼。虽被脱得一丝不挂,她仍然树袋熊似地挂在吴征身上。吴征下水时动作奇慢,似是小心在意莫要惊扰了正迷迷糊糊的佳人。可这样缓慢的动作,也让感官分外地敏感。

温热的水先触及玉足。纤长的玉足白里透红,被热水一烫瞬间便布满了艳粉的血色,更让足趾不由自主地一缩,又渐渐舒张开来。再碰至臀尖,丰满挺翘的臀儿像一颗熟透的蜜桃,高撅着依然圆润非常。最突出的瓣顶刚刚入水,酥麻之感便钻心而至。

吴征的动作至此便越发慢了。这般姿势让幽谷与后庭大开全不设防,只消入了水,身上最私密的两处禁地第一时刻便将被热水润透。比起旁的东西,无孔不入的水流会让人有一种彻底被侵犯之感,偏又不会引起任何不适。

韩归雁虽任吴征施为,对他的盘算可是了然于心,见状不由发出吃吃的娇笑声。她耸了耸肩,又紧了紧双臂,再长舒了一口气彻底将全身放松下来。一紧又一松,可盘着的双腿一夹,已有了十足的销魂滋味。

整只臀儿都沉入了水里,流水抚过幽谷后庭,无处不在,又若有若无。温柔到极点的触感令人沉醉,吴征还调皮地旋了个身,让原本平静的浴桶骤然激烈,快速地抚过两处禁地。

韩归雁再度吃吃一笑睁开眼眸,又是嗔怪,又是甜蜜地抬眼望着情郎。

“帮你洗干净,洗得白白的好安歇。”吴征回以一笑,将韩归雁压在池边,终于腾出双手向上一滑,擦洗着爱侣的肩颈。

“好痒……咯咯……”情郎的手太过轻柔,软得更甚于温水,掌面却又粗糙而结实。轻柔与粗糙交织,轻而易举地让人麻痒难当。女郎的香肩依然光洁如玉,脖颈却已开始滚起嫣红,泛起细密的小粒儿。

稀蜜一样健康的肌肤色彩,在朦胧的水汽里,情欲的熏蒸里变得更加迷人。吴征的手顺势滑向背脊,以指腹发力依着脊柱的方向按揉。推挤的力道袭来,韩归雁舒服得呻吟出声。这股力道透入肌肤里,让后背每一处肌理畅快地呼吸放松,又把已经胶粘在他胸前的奶儿不住地挤扁。乳峰顶端的蕊珠早已高高挺立,敏感非常,被这麽两端挤着轻轻揉搓,过电般的滋味居然让幽谷间渗出点点花蜜来。

吴征洗得甚是细致。帮着女郎将背脊清洗干净,又彻底放松之后便扎了个马步,两人只剩下脖颈之上露出水面。韩归雁呻吟一声睁开眼来,贝齿轻咬着唇瓣,似乎十分难熬。原来吴征正顺着她的两胁缓缓向上,这两处本就十分易感,韩归雁也不例外。难以抵受的麻痒感袭来,韩归雁只能死死忍住,忍得一身都几要脱力。

可吴征压根没打算放过她,坏笑着将手钻入女郎腋下。

与冷月玦不同,韩归雁自幼就在军营里,时常忙得不可开交。因此步入青春少艾之龄后,便将腋下打理得清洁溜溜,以免出汗时粘腻难受。女郎的天生丽质,让这一处神秘地带的肌肤像削了皮的水梨一样透净清爽。

吴征轻柔适中地以掌面摩挲着女郎腋下,逗得她一边咯咯娇笑,本能想要缩起,又舍不得这般体贴的温情,更躲不开那双魔手。

“呼呼……好痒……对了,我那日见玦儿腋下有道伤痕,似乎是个牙印,是不是你的?”女郎喘着难耐麻痒的粗气问道。

“嗯,我咬的。她当时想的是放纵一回,今后回了燕国永不相见。怎麽可能?”吴征手腕一转,已攀上了胸前两座桃乳山峰,顺着乳廓旋转揉搓,尤其是下沿。沉甸甸的豪硕美乳又大又重,下沿每日将它们托举得高高,形似两只甜美蜜桃,可谓功不可没,又最是劳苦功高,何当好好爱抚慰劳。

“所以你就给人留个印记麽?坏死了。”韩归雁凤目滴溜溜直转,道:“若是我呢?我若是也有了什麽婚约,又跑来与你偷情,你要怎麽给人留个印记?”

“你说呢?”吴征揶揄地笑着,朝着她上下打量,手中的力道却更重了。仿佛掌握着的是两只饱实的熟果,多揉上一揉好将香甜果汁榨出,以美美地喝上一顿。

“哼……唔……你当人不知道麽?”情郎最爱自己身上哪一处岂有不知?韩归雁忽觉今日想法甚多,又道:“我没有亵渎或是不敬的意思,单说索前辈那件事。瞿姐姐说她,说她尿将出来……到底怎生一个尿将法?既然修行有成当心静如止水,又怎会如此?”

“不奇怪,每个人身上都有特别敏感之处,只看你找不找得着。这种地方一般隐秘得很,等闲自己碰不着,修行有成平日里自不会起情欲。但若碰见深谙此道者被寻着这些点位,那便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与是否修行有成全无干系。”吴征按着韩归雁嫩嫩的小腹皮,感受着其间线条肌束的弹性与力道,略有些黯然道。

“咦,你说的倒是有理。不过这个我虽解释不清,倒也懂得,我说的是,尿将……怎麽地会这样……”韩归雁越说声音越低,似是也感到十分害羞。

“那有什麽奇怪了?你又哪一回不是。”

“你怎麽胡说,人家哪里有那麽肮脏……”

“额,哈哈。你想到哪里去了?”吴征恍然大悟笑了起来道:“平日里快活到了顶,花浆一泄如注,可不就是了麽?”

“啊?那就是了?那……那怎麽瞿姐姐要这麽说……”

“她懂个什麽,她连喜欢的都是女人,看见男子就怕,还以为泄身时全是控制不住的呢……”

“我都晕了……”韩归雁悻悻地不好意思道:“我确实没有侮辱索前辈的意思,也不是想勾起你的伤心事,纯是好奇……”

“空口无凭呀,我就觉得你非要与我为难。所以不得不略施薄惩……”

“怎生个惩戒法。”韩归雁一缩香肩,仿佛弱不禁风地闺阁秀女,怯生生又无力抵抗般问道。

英武的韩大人娇怯不堪,任由处置,这般模样极易激起男子深潜的欲望。吴征露出一口白牙嘿嘿笑道:“自然要让韩大人好好地尿将一回了。”

“啊哟……”无力的双手虚弱不堪地阻挡着,被轻易地挡开。男儿粗糙的大手一只在前,一只在后,分袭前花后庭。幽谷花肉仿佛已和萋萋芳草一同被热水泡的酥软,两片肥嫩的肉脂被手指轻易地分开,内里两片细薄的嫩唇便张了开来。

手指嵌在大小两张肉唇的连接处,细细清洗着每一分柔嫩,每一分褶皱。粘腻的唇肉被清洗得干净爽利,但很快又被浆汁润得滑腻,更不要说幽谷口像泉眼之心,汁流不断,仿佛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老是这般欺负人,有时候真想狠狠咬你一口,却又舍不得。”韩归雁鼻息渐浓,目光里全是盈盈春水。她性子直爽,对前戏调情也是又爱又恨。既爱这种循序渐进,火苗渐旺的过程,又恨不得能直捣黄龙,奋力抽送。

“是麽?那这样算不算欺负?”吴征抓揉着股肉的另一只手忽然钻进紧密的沟缝里点着后庭,似小鸡啄米,若有若无。

“我……我不和你说……”异样的爽快感,加之爱侣对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都没半点嫌弃,韩归雁越发觉得快活,想板着脸再倔强一两回,又哪里撑得下去?

两人都已不是在亭城时的雏儿,吴征的调情手法越发高明。即使反复揉搓洗涤之后只借着浆滑向幽谷里探入两根手指,仍一下子就准确地抵在一颗粗硬的小肉粒上。韩归雁全身上下,敏感之处无过于此,正是依约要让她【尿将】的关键点。

肉龙塞满了抽送固然通体舒泰,手指虽不够深,也不够粗壮,但直达关键点,也只对此处发起攻势也别有一番滋味。韩归雁俱爱!何况吴征手法娴熟,手指灵活远胜肉龙,那颗敏感的肉粒被他按揉着拨弄,时而还打着旋儿,揉得她骨酥筋麻。

不仅是幽谷里被逗弄得淋漓不堪,吴征还以拇指的指腹压着幽谷上方那颗小肉珠。两颗肉珠一硬一软,一大一小,一粗一滑,一内一外,彼此呼应着,一同催发着身体里的欲望,将快感推向高峰。

韩归雁难耐地扭动着玉胯,也不知是想要甩脱吴征的手指,还是迎合着他灵巧的按揉。那三根手指如此恼人,里外夹攻,时轻时重,每每两相一同发力将两颗肉珠向相隔的壁肉挤压时,略有差异又同根同源的快意便齐齐发作。韩归雁只觉通体脱力,神魂飘荡得不知云里雾里,双腿却夹得紧紧的,直比跨上骏马飞驰时还要更加落力,几乎咬牙切齿使出了全身的劲道。

旋扭的腰肢细若扶柳,发力时却又鼓起条条肌束。吴征记忆里曼妙到极点的人鱼线,在女郎的身上彰显得淋漓尽致。更妙的是,快意勃发之下,后庭小菊也忘记了本能的抗拒,微微开合,任由粗糙的手指刮弄着洞口丰富的褶皱。

若说肉花里一片快美难当,后庭里便是若有如无的麻。吴征虽未侵入其内,可这一处也起了敏感的反应,与幽谷内外三处联系在一起。

“哈……哈……哈……”韩归雁重重地抽着呼吸,仿佛即将断气一样地短促。她凤目一片迷离,双手不由自主地在吴征身上乱抓。

吴征见微知着,不断增强按揉小肉珠的指腹力道,探在幽谷半道的两指扣紧了肉粒,仿佛要将它给挖出来似地抠弄着。韩归雁失控地尖叫一声,小腰全然失去扭动的节奏,就像她牙关打冷颤一样地胡乱抖动着。幽谷里像是一潭酥泥,粘腻得一塌糊涂。花肉就像小腰一样震颤着,抖动着,死命地咬合着手指。

不知何时韩归雁已被吴征托起坐在池子边缘,腿心大开,乌黑油亮的绒毛里艳红花肉若隐若现,更散发出淫靡又诱人的气味,与咕咕唧唧的汁液搅动声。敏感点被反反复复地侵袭,一刻不停,韩归雁很快就到了快意巅峰的边缘,只差那麽遥远又近在咫尺的一步。

吴征与韩归雁对视着,看着女郎难耐地张开樱唇深深地呼吸了几大口,又死死紧咬起牙关。她忍得辛苦,吴征也知时机已到。情欲之潮奔涌积蓄,此时正恰到好处,若是继续这般不轻不重,反为不美。

他忽然快速地将手指在幽谷中抽插起来,大幅度的动作下手指并未离开那颗敏感的粗糙肉粒。这样一来,抽插,按揉,摩挲,抠弄一齐使开,花肉蠕动着收缩,像要将手指绞断一般。

韩归雁上身向后一扬,再止不住尖叫一声:“来了……来了……不要停……不要停……”

情潮不止,吴征不会停。欢好的男女最快美便是巅峰抵达的那一刻,直恨不得天长地久。吴征的手指抽插不停,韩归雁的花汁便倾斜不停。直到女郎似乎终于将全身气力都发泄得一干二净,再也使不出半点力道,连花肉都变得绵软时,吴征才轻轻将手指抽了出来。

高潮过后的花肉异常敏感,甚至因为激烈的动作而刺痛。吴征的温柔让女郎饱尝了一回完美的快意,一脸满足地瘫软在情郎怀里,享受着余韵之甜。晕乎乎之间,只觉爱郎刚刚带给自己巨大快意的魔手,已捏住了修长浑圆的小腿肚子,下滑着将纤足抓在掌心。

足底的穴位被揉压,酸疼之间又让通体舒泰。足趾间的缝隙被清洗,仿佛全身上下一丁点都不肯漏过。韩归雁感念之余睁开凤目,甜甜笑道:“你一点都不嫌弃麽?”

“这麽漂亮的脚,嫌弃什麽?我还想亲一亲呢。”

“哼!”韩归雁骄傲地一扬下颌,推开吴征,双手连扬将热水泼在浴池边的青石板上,道:“坐上去。”

“干什麽?”吴征目光一亮,非要刨根问底一番,大有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意思。

“你弄得人家这般舒服,人家投桃报李,可以麽?”韩归雁在水中半曲着身姿,将俏脸伏在吴征胯间,柔荑握住肉龙左右摇摆着道:“它一定很辛苦,对麽?”

男子对女子的欲望,归根结底出自喜爱,喜爱越深,欲望越多。吴征忙不叠地点头道:“从来之前便忍到现在,辛苦得狠了。”

“那人家犒劳它一下。”韩归雁妩媚一笑,异常顺从又卑微地在龟菇上嗅了一嗅,对它的气味十分满意道:“干干净净,又有男子的味道,人家很喜欢。”

女郎吐出香舌一卷,缠着龟菇轻启檀口将她纳入唇中。温暖又柔软的包裹感袭来,吴征舒爽地吐了口长气。略有些遗憾的便是没能多看一会儿爱侣舔舐肉龙的模样,被含在口中的龟菇异常敏感,女郎的香舌正绕着沟壑舔洗,又从底部的裂口向上一勾,直抵马眼。只可惜仅能看见她深陷的双颊将龟菇吸紧,两颊不时一鼓一鼓的,正是香舌经过时撑起的弧线。

“舒服麽?”韩归雁舔吸了一阵松开龟菇,含混不清问道。

“越发厉害了。”吴征由衷地赞道,她含吮吞吐之际早已纯熟无比,除了精神上的愉悦之外,肉体的快意也是如浪涛涛,连绵不绝,且越升越高。

“嘻嘻。”韩归雁得意地一笑,又卖力地含吮起来。在口中将龟菇细细地舔洗了数遍,又前后摇摆着螓首吞吐肉龙。那丰润的唇瓣与灵巧的舌尖在棒身上摩挲缠绕,在越发激烈的吞吐动作下与密闭的檀口里翻搅着香唾,咕唧声的淫靡之处甚至比抽插幽谷时还要震慑心魄。

感受着肉龙在口中更加坚硬,温度不断地升高,韩归雁越发得意,情欲也复上心头。爱郎浓密的耻毛来来回回地扫上自己的脸颊,视线中是他线条流畅的腹肌,若是目光上抬,便能见他的目光里全是火热,仿佛想把自己一口吞下的燥热难耐。

韩归雁含入大半根肉龙,收拢双颊吸得丝发难容,这才奋力地将肉龙抽出口中。吸与拉之力两相拉扯,俱都大得不可思议。肉棒抽离得缓慢又艰难,却全数变作了棒身上的快意。越艰难便是越大力,越缓慢便享受得越久。

这一下让吴征如登仙境,待龟菇啵儿一声脱离了丰满双唇,吴征才从窒息中喘过一口气来。刚想再大加赞赏两句,只见韩归雁已然起身,看模样分明是【我还用得着你夸】的得意。

不会就这样停了吧?吴征被掉在半空中煎熬不堪,险些大声叫起屈来。女郎已背身相对,单腿站立,另一条美腿抬起架在池边,上身半俯,扭着撅起的臀儿道:“我要和你一起。”

“呃……”吴征嘶吼出声,修长笔直的美腿,挺翘又优美的翘臀,还有两颗塌下的豪乳,玲珑之处尽显无疑。尤其是那只臀儿,弧瓣圆润若蜜桃,挺翘得仿佛藏了只小枕头。且那细腻的肌肤滑润如玉,偏又在柔软厚实之间藏匿着无穷的力量与弹性。

吴征最爱从后进入她的身体,韩归雁主动摆出这般姿势,挑逗与迎合的意味让他无法忍耐。同样跨出一条腿踏在池子边,两人的姿势几乎相同。龟菇抵住花穴洞口之时,两人看上去,就像更加高大的吴征骑在韩归雁身上。

正是要征服这匹胭脂烈马!吴征腰杆发力一突,钝尖破开汁水滑溜的花穴,讲那紧窄的肉圈撑做一个圆圆的洞口。龟菇砥砺前行,在层层肥满的花肉中巡着那一丝缝隙,乘风破浪般推开那紧窄逼仄,硬生生地开垦出一条道路,直抵深宫。

“哈啊……”两人一同发出极为满足的呻吟声。分开的双腿,撅起的翘臀令幽谷大展大放,长驱直入的肉龙像在里头嵌得实了,撑得丰满花唇贲起。

女郎只觉身体像被剖开,这姿势十分淫荡,但快感的确强烈,她羞臊中又暗暗欣喜。被爱侣紧紧地压在身下,她所能做的不多,唯有将小腰弓得更深,臀儿敲得更高,以让幽谷全然暴露在肉龙的冲突下。这第一下进入便如此畅美,现下两人似都在享受胶合在一起的触感,可韩归雁已做好了迎接激情四射的冲锋。

吴征将胯骨抵在韩归雁高翘的臀儿上,其丰厚结实的触感已然绝佳,但他同样更期待于接下来的连续冲锋。相比起触感,这样的一只美臀更具备绝顶爽快的撞击感。他的胸口也贴在爱侣的背脊上,双手一环便捧住了她塌雪般垂落的美乳。韩归雁及时回首献上香吻,眼中的粼粼波光简直要滴落出春水来。

这样的亲密姿势,谁人能忍?

幽谷花肉在不停地蠕动,从四面八方挤压按摩着肉龙。强劲的力道仿佛在拼了命要将肉龙挤扁,推出体外。但肉龙巍然不动,淅淅沥沥的花汁却从每一丝缝隙里沁出,将主人的心意暴露得一乾二净。

吴征闷吼一声扭起腰杆,发热发硬到极点的肉棒像是深渊中忽然暴起的怒龙,在花汁泛滥的幽谷里翻起惊涛骇浪。棒身上盘根错节的虬筋像是片片怒张的龙鳞,刮过颗颗花肉,女郎吻住他的檀口里深深地抽起了冷气。龟菇沟壑仿佛长得四面八方的龙角,险些要将崎岖的花径刨平。女郎香甜的气息由此忽然停顿,连抽气都已停止!

仿佛大石堵在胸口,难受无比,又有强大的力量正在积蓄,等待着彻底炸裂。吴征密密频频地抽送着肉龙,这般姿势不能全根拔出,可半根地进出让花径里永不空虚,被填满的时刻也更多。女郎的小嘴被堵得死死的,香舌早被吸走品尝,奶儿还落在一双魔掌里被大力揉捏,连峰顶的蕊珠都被卡在指缝里又拈又揉,不停地把玩。

快意到了极点,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爽快,又无一处不难熬。幽谷里的花汁被抽送的肉龙自肉壁里挤出,再像瓢泼一样被排出洞口。敏感的粗糙肉粒被肉龙碾磨了无数次,次次都在被强烈摩擦感激得浑身发颤时,龟菇又点中最深处的柔嫩花心,又是一顿碾磨……若不是吴征以托举她的豪乳助力,女郎或许早已软得支撑不住。

咕唧的搅拌汁液声虽大,也远不及啪啪的撞击声。插入的力道如此强烈,有去无回一般,每一下都让男儿的胯骨重重地撞上翘臀。幽谷里龟菇探采着花心一阵碾磨,胯骨也将翘臀压扁了旋磨。待肉龙抽出时,翘臀又神奇地弹回了原本完美的形状。那弹力之佳,似是并非吴征抬腰抽出肉龙,而是被这只臀儿生生给弹了开去。

韩归雁双手在吴征捧在胸前的手臂上乱抓。强烈的抽送撞击不仅让花径里酥麻如泥,连臀儿都已麻木。被封死的香口只能发出吚吚呜呜的如泣如诉声,花径里越发响亮的咕唧搅拌声似乎替代了她的呼喊。只见她忽然开始剧烈地抽搐,绷紧的全身哪一处都在使力,哪一处都在发泄,樱唇激烈地回吻着爱郎,花汁更像暴雨过后的山溪一样一沽一沽地泄了出来。

吴征越来越快地抽插,韩归雁已登临快意的巅峰,大泄特泄,他还差了那麽一点点。爱侣之间若能一同高潮,其畅美滋味犹如琴瑟和谐,足以怀念久久。于是他加大了力道奋力抽送,死命地逼近那点咫尺天涯。

可韩归雁泄身后瘫软的身体忽然来了气力,她松开吸紧了的小嘴,娇躯向前一扑躲开肉龙的穿刺,一推吴征急急道:“坐下!”

只见女郎将满头散发向后一拨,半跪在吴征身前,两只小手一前一后握紧了棒身反复旋转,檀口一下子就将龟菇吸进了口中快速吞吐。

吴征已不及分辨韩归雁的用意,只知道高潮距离只在一线,巨大的快意又袭来,韩归雁口中的强劲吸力,仿佛在一瞬间就要穿透肉龙,直透春囊要将阳精直接吸了出去。

吴征呵呵地虎吼声中,肉龙暴涨一圈,憋了许久的阳精炸了出来。巅峰终于来到,女郎两只柔荑旋转更紧更急,吸紧了的檀口却忽然松开吐出龟菇。吴征正焦急间,只见女郎凤目上抬,香舌吐出,绕着龟菇马眼周围快速打着小圈。

黝黑的肉龙,古怪的龟菇,与女郎绝美的容颜,艳丽的香舌贴在一起。红润的舌儿上被一波一波的白浊染上,更飞溅在她的唇瓣上。女郎缠绕不停,目中妩媚之色随着阳精射出,越发深浓……那香舌就这麽绕着,绕着,舔在最敏感之处,令爱郎一股一股地射得更久,更多……

吴征终于从断气般的憋闷里喘息过来。肉体的欢愉与视觉的刺激并行,这一回射得分外地多,分外地爽快。正不知要如何说些心爱又心疼的话,女郎便沉入池中洗干净面庞,芙蓉般探出水面,微仰着头像只骄傲的小凤凰般问道:“怎麽样?比你那位贪嘴的冰娃娃如何?”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