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出差》小说全集阅读 鹰魔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出差 出差

    真是衰到家了!没事被要求来参加这个研讨会,却偏偏遇上今年最冷的一天!在最冷的地方!  打从一开始,指导教授要求我去参加这个研讨会,还要去发表论文,我就一直很不爽。又不是我写的论文,而且对我毕业一点帮助也没有,我为何要去?而且还要准备报告论文,只是身为学生的我除了默默接受,还能如何呢?

    鹰魔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出差》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出差》,是作者鹰魔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真是衰到家了!没事被要求来参加这个研讨会,却偏偏遇上今年最冷的一天!在最冷的地方!  打从一开始,指导教授要求我去参加这个研讨会,还要去发表论文,我就一直很不爽。又不是我写的论文,而且对我毕业一点帮助也没有,我为何要去?而且还要准备报告论文,只是身为学生的我除了默默接受,还能如何呢?

《出差》 第06章‘喂~’“喂~”我说。 免费试读

‘喂~’“喂~”我说。

‘是你..’“是我...”‘结婚的事..你..说了?’“嗯..说了..”我坐在医院门口,一边抽烟一边讲着电话。

‘那..结果呢?..’“我想..应该是没问题吧”‘还有人反对?’“嗯..”‘你妈妈还是你爸爸?’“全部...”‘全部....那你怎么办?’“能怎么办,就照实说了。”

‘那么现在应该是要结婚了吧。’“嗯...只是...”‘只是什么?’“我还是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

‘别傻了,你知道的,你本来就应该这样做。’“是吗?”

‘信我吧,这是唯一的办法..’我吐着烟圈,咪着眼,无言以对。这样的办法真的不是我所愿意的。

“你..还好吗?”我换个话题说。

‘还好..’“我想见你,你在哪里?”

‘你别问了...’“唉~~”‘新郎官,别叹气呀,这样不好..’“新娘不是你,你叫我如何不叹气..”我很讶异的发现,现在的我居然可以这么心平气和的说着电话,当然哀声叹气还是免不了,但是跟一个月前比起来,当时差点就把电话给吞下肚去,恨不得马上把她从天边海角给揪回来。现在的我,简直像是被水浇息的营火,只剩几丝白烟袅袅。

时间真的这么利害?不但可以淡化一切,还淡化得这么快!

不,我不承认!只是,当我的焦急、慌张转为怒气,接着又以快速度燃烧过后,一直找不到人的情况下,又还能有多少情绪剩下?我几乎可以明白何谓心死了。

唯一让我还不放弃的,就是这每天一通的电话,她每天下午都会开机一次,通过电话就关机。

只要还能跟她说上话,就还有希望吧!

‘别这样,这样对她不公平。’“你说的对,可是...唉..我还是忍不住。”

‘你别这样子...你愈是这样子只会让我愈为难、愈难过...’“现在你就不难过不为难?还有我,你有没有想过,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她..”

‘别这样..我要挂电话了,掰掰’“喂!等等..”‘嘟~嘟!嘟~嘟!...’唉~一个月了,一直都是这样,没有啥变化,我天天打电话给她,天天求她回来。从焦急的哀求慢慢变成绝望的对话,我几乎要放弃求她回来了。

同样而相近似的对话已经上演多次,今天唯一不同的是,我已经跟家里提出我要结婚的事情。

‘嘟~嘟~嘟~’我的手机响起。

“喂~”‘喂~你跟她在讲电话吗?’“嗯..”‘她还好吧?’“还好吧...”‘要结婚的事说了没?’“说了。”

‘那你家的人怎么说?’“除了同意还能怎样,弄得我妈都住院了。”我带点气的说。

我气不是别的,气我自己,捅出这样一个大蒌子,弄得宜静出走,老妈住院。

‘你妈住院!’“嗯,我正在医院门口。”

‘那我们过去看她。’“这样好吗?我怕你们来会又刺激到她。”

‘不会吧,反正丑媳妇早晚还是要见公婆的。’“可是这时候来...”‘就是这时候更该去。’“嗯,你说的对。你们过来好了。”

‘那好,明天早上我们过去你家,再一起过去吧。’“嗯,明天见。”

在医院的门口,我打了通电话,接了通电话,我的终生大事也在这两通电话中跟两个女人交代了。

两个都不是我即将要结婚的对象,但是却都是我希望可以结婚的对象。

事情事发生在今天接近中午时分,地点在家里的客厅中。

投下了炸弹之后,有三秒钟的沉默,除了窗外树上还有几只蝉,不知趣的发出‘知了知了’的鸣声。

“你要结婚?”

老妈率先开口。

“嗯。”

“结婚...宜静这么快就答应了?”小弟嘻笑问。

“没..没有...”“没有?”

老爸终于开口。

“没有...”我很心虚的回答。

“哪你要怎么结婚?”小弟说。

“公证结婚。”

我笨笨的回答。后来想想根本答非所问。

“宜静没说好,你跟谁结婚?”老妈大声说。

“喔..是跟..是跟..李洁...”“李洁?...谁呀?”小弟问。

“你们不认识,因为你们都没见过的....”“我们都没见过你就要娶人家,你是不是疯了?”

老爸口气不太好。

“是啊,还有你跟宜静是怎么了?不是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要娶别人?”老妈说。

“对呀,上次人家都为你自杀了。”小弟说。

“你跟宜静吵架了吗?”

老妈又说“年轻人吵吵架也不用胡乱找人结婚这么乱来吧,真是乱七八糟的。”

“你们在搞什么玩意儿?随随便便就说要结婚?你用什么养人家?”

“哪是谁呀?老哥你脚踏两条船吗?不然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李洁?”

“宜静呢?我要见她,问问她,你们到底是闹啥脾气?耍什么花枪。”

“就算要结婚也不用及在这时候吧?你还在唸书,先带回家来我们看看。”

“.....”还好家里人口不多,要不然一人一张嘴,我恐怕光听都来不及了。不过,我也没多少插嘴的余地。

“妈~~”我好不容易抓到空档说“我没跟宜静吵架...”“那..是怎么回是你说呀!”

“因为...因为..李洁..她...怀孕了...”我愈说愈心虚。

“怀孕!”

三人异口同声惊呼,果然是一家人,反应速度都可以同步。

“嗯..”我更心虚的应一声。

“是你的?”小弟问。

“废话!”我说。

“你怎么确定?”小弟不服气的说。

“因为...我是她唯一的一次...”“老哥你嘛帮帮忙,你怎么确定的啊?”

小弟说“都什么时代了,就算是把第一次给你了也不见得以后就是只有你一个啊,先去验验DNA吧。”

“是啊,阿雄...你怎么知道她...”老妈要问的很明白了。

其实我应该说,我家人的立场都很明白,通通都是站在宜静那边,根本怀疑我所说的一切,而不相信李洁。

“因为...因为..她是...”“她是什么?吞吞吐吐的。”老爸说。

“她是...同性恋...”“....”又是三秒钟的静默。我真担心老爸老妈的心脏受不受得了。

“你开什么玩笑!”

“你是不是头壳坏了啊?”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老哥啊!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这种玩笑开不得啊!”

“我没开玩笑。”

我说“她是同性恋,第一次就是被我...然后就怀孕了。”

“你是说..你要娶一个同性恋回家,因为她第一次就给了你,然后就怀了你的孩子?然后为了小孩你要娶她回家?”老爸说。

“对。”

说到这边,该知道是谁怀孕了吧!没错就是Jack!她怀孕了!

“事情怎么发生的?”

老爸严肃的说,老妈小弟都安静了。

“我...不知道怎么说...简单的说..她救过我,为了救我..她跟我..那个..然后就...”“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听都听不懂。”老爸骂道。

“天啊!老哥,你是不是秀逗了啊?武侠小说的情节你也拿来讲,你是被下了‘奇淫合欢散’还是‘我爱一个洞’,她为了解你的毒以身相许?拜讬一下好不好,我真的听不下去了。”

小弟夸张的表情说着。

“这..我真的不会说啦,当时真的很乱,我跟她就被逼着就..”我真不敢全部说出来,要是再扯出杨英这个黑帮寡妇,我看老爸老妈大概要送医急救了!

“我真不知道是怎么教你的!”

老爸气愤的说。“你老实说清楚!”

哎呀,就是不能说清楚也说不清楚,所以才这么麻烦呀!

“我...只是要结婚...”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开始乱说话了。其实我自己也很混乱。

“就是要结婚才要说清楚!”老爸说。

“反正这是事实,你们就不要问了嘛~~”我说。

“那至少也要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吧。”老弟说。

“她爸爸、妈妈已经过世很久,本来有一个哥哥叫李XX,前一阵子也死了,所以她家只剩她一个...”“等等!”

小弟说“那个李XX该不会事前一阵子刚死掉的那个黑道大哥吧?”

“是...”该死的小弟,对八卦新闻的记忆力那么好干嘛。反而唸书时啥都记不住,你这不是抢了宫雪花的专利‘选择性失忆’吗?

“这!这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跟黑道的女人结婚。我不同意!”老爸说。

“可是她怀孕了啊~~”我说。

“这...好!这点我可以不管。”

老爸说“但是宜静呢?你打算怎么办?”正所谓天大地大儿子最大!我是他儿子所以我大。而她怀的小孩是我的孩子,所以当然是她大。所以结论就是:‘我应该奉儿女之命成婚’。不过,事情可没这么简单,全家都喜欢的宜静还没搞定...“是呀!我可是已经把她当媳妇看了。”妈接着说。

“她,也知道了。”我说。

“她知道?”

老妈说“她怎么说?”

“她同意了...”我说。话有点奇怪,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宜静同意我跟Jack结婚。不但同意,我天天打电话去求她回来,她却天天叫我快快跟家里面提结婚的事。

“她同意?”

老妈说“你是说她知道了,而且同意你跟那个谁结婚?”

“嗯。就是她叫我跟她结婚的。”

“我...”老妈突然晕眩倒向一旁的老爸。

“你怎么了?”

“你们快开车,送你妈去医院!”

我火速开出车子,把老妈载往医院!

一个风暴暂时被压了下来,但是,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这事情到底是怎么演变的?

唉...还不就是洗温泉时惹的祸。

话说那天晚上,我跟宜静嘿休过后,我过去把窗帘拉上,没想到窗外的大藤椅上出现两个黑黑的身影。我想一定是刚刚偷窥我们的志明跟花花了。

说起他们两个也真是肆无忌惮,就算是急着找我过去玩3P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吧!这么样就坐在窗外,要是宜静看到了那可不得了了。

我才拉上窗帘,天空却飨起一阵雷鸣,接着倾盆大雨下了下来。

“嗯?”

雷声响起,宜静从床上跳起来,跑到我身后抱着我。她可还没穿衣服呢!

“怎么?怕雷声呀。”我说。

“嗯。”

“不怕不怕。”

我转过身来把宜静扶上床。

我犹豫着要不要再跟宜静来个爱的二连发,可是又想到志明在外面等着。男人的劣根性让我好想试试看3P的滋味,要是跟宜静再来一发,待会儿怕没力气来第三发了。

真是糟糕透了,我怎么会这么坏,老是想着3P,我不是拒绝了志明吗。可是,后来花花的那‘一手’,真的是‘一手’好功夫,迷死人的双峰,噢~~我该如何选择呢?

才刚刚爬上床,门口却响起了敲门声。

‘该死的志明,现在来敲门干嘛!’我偷偷的骂。

“等一等!”我大声说。

我跟宜静赶紧快手快脚的穿好衣服,整理一下床铺,还有整理仪容,然后才开门。

“志明你是要干...杨英?Jack?”

我开门一看,居然是杨英跟Jack。

门外一阵闪烁,雷声大作,杨英跟Jack的身影显得捉摸不定。

“大雄。”杨英冷冷的说。

“怎么是你们..”我说“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边?”

“这没什么,我一直有派人暗中保护你们。”杨英说。

“保护我们?”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的说。

“是啊,因为最近帮里面有点状况,我怕有人会对你们不利,所以一直派人暗中保护你们。”杨英看似轻松的说。

“哼,说的这么简单,其实就是有人反叛,要对你们一家不利,你这次才会匆匆忙忙的赶回去,这几天你不是忙着帮你爸摆平英哥那一票人,几次...”Jack说。

“不要说了,那件事跟他们无关,而且已经结束了。”

杨英打断Jack的话。

“我不是一再交代,要你们等我回来吗?”

杨英瞪着我说。我突然觉得有股强烈的压迫感,不过几天不见,杨英的眼光竟是变得如此的锐利,给我无比沉重的压力。

“是..你是有交代...”我说。

“哼..看来你们两个已经谈好了...”杨英慢慢转身面向窗外说。

“嗯..可以这么说。”我说。

“那...我肯定是被踢开的那一个了..”杨英稍稍抬起头,似乎是看着电电频闪的夜空。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可是我不知道接着该说什么才好。

“喔?那是怎样?”杨英问。

“我...”“我说好了”宜静见我难以开口,把话接过去说“我喜欢大雄,已经决定跟大雄在一起不分开了。”

“喔,那还不就是把我踢开了?哼哼...”杨英冷冷的说。

“不,事情不是那样子的。”

宜静说“大雄虽然喜欢我,但是他同样也喜欢你,他并没有做出选择...我相信他也无法做出选择。所以,我们谈过了之后决定,除非你不愿意,否则我可以跟你分享大雄的爱。”宜静说。

“大雄..宜静..你们是这样决定的吗?”杨英说。

“是的。”

我说“我无法分出我喜欢谁多一点,我也无法想像如果你们任何一个人离我而去,我会变得怎么样。那是我绝对无法忍受的..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接受我们的决定。”

“哼哼...要是我不接受,我是不是就得要离开?”杨英说。

“不!不可以!”

我急着说“我...你不可以扔下我跟宜静离开...”“或许我太贪心了,但是,要是你就这样走了,我跟宜静也绝对不会开心的。”

“嗯,你不要走好不好。”

宜静说“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我可以跟你分享大雄的爱,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跟我们一起,过着和谐的生活。你千万不要走...”

“老实说,从前的我相信爱情绝对是独占的,没有分享的可能,但是,最近跟大雄还有你在一起的日子,我不知不觉中渐渐的改变了想法。”

“我自己都可能同时接受着你跟大雄的关爱,同时也关心你们两个人,这不是脚踏两条船,而是三个人已经是一个共同体,其实彼此都已经是一体了,如何再能分开。”

“况且,我相信,你...不只是爱大雄,你...也爱上我了,是吗?”

我没想到宜静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我..我不能否认我是真的喜欢你们两个...我也很愿意接受三个人在一起生活,但是,现在问题不在于我身上...老实说,我原本就有意三人行,可是...”杨英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后面的话。

“那还有什么好可是的?”我说。

“是啊!那我们之间就没有问题了。”宜静也说。

“可是...Jack...”杨英看着Jack说。

“杨英,别说了...原本我就没这个打算。”Jack说。

奇怪了,Jack又有什么事?她又有何打算?

“别骗我,如果你没这个打算,那么你怎么会跟我过来?”杨英说。

“哼哼..”Jack苦笑“可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如我所预期的啊,原本我以为....算了,不说了,你也别提了吧!”

“不行!不能算了!这件事我有责任,大雄更有责任。”杨英说。

“我不想破坏你们呀!你们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

Jack说“也算了吧!”

“不行!”

杨英说“就算宜静反对也要说。”

“别这么冲动好不好,你明明知道的我原本就不打算让大雄知道,我自己可以搞定一切,现在不是刚好,你们可以三人同行,我也照计划离开,这样就好啦。”

Jack一派轻松的说,但是眉头微锁,眼光像是看着调皮的孩子在耍赖般的看着杨英。

“不是冲动,这事无论如何大雄都要知道,他也是主角。”

“到底是什么事?”

宜静说“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对呀,是什么是这么严重?”我说。

“你们!...”Jack说“好,要说你说,可别后会,出事了我管不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事?快点说吧。”我说。

“是呀。”宜静说。

“Jack怀孕了!”杨英冷冷的说。

“!”

“!”

我跟宜静都是一惊。

“她怀孕了?”我说。

“大雄的?”宜静颤抖着问。

“嗯,是大雄的。”杨英说。

“你们?...什么时候又...”“宜静,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我急着想安抚宜静。

“不是我想的那样子,那是怎样?”

“这个,是那天..我去医院看你...那个..嗯..”真是糟糕透了!好不容易我才刚刚看到未来三人同行的快乐景象,现在却突然间跟我说Jack怀孕了。天杀的!怎么那么准、那么强,不但是‘一炮见红’还直接‘强迫中奖’。买彩券都没这么好运气,怎么生小孩的事特别准。

宜静会怎么想?我无法想像。我真怕她立刻转身离开,所以赶紧抓着她的手,攀着她的肩膀。她的肩膀微微颤抖着。而我,却是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雄,你别说了,我来说。”杨英说。

接下来,杨英就把那天晚上的事情一一说出。我如何被抓,我跟Jack如何发生关系。她为何晚了一步来救我们。一切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没有半分保留。

“一切就是这样”杨英说“其实你应该了解,责任不在于大雄。”

“不是他,那又是谁的责任?”宜静喃喃的说。

“这该怪我,都是我不好。”杨英说。

“不!不怪你”Jack说“如果真的该你负责,那我绝不可能原谅你...这只能说是命吧!”

“命?还真是个好藉口呀。”宜静说。

“不,这一切责任还是该我负责。”我说。

“喔?你怎么负责?”Jack揶揄的口气说。

“我!”

我差点冲口说出我娶她,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说不出口,这样子我怎么对得起宜静?又怎么跟杨英交代?刚刚还在寡廉鲜耻的争取三人行,现在却豪不犹豫的要娶jack。这要的话我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了。至于什拿掉小孩的之类话,那就想都不用想了,这不但不符合我的做人原则,更不可能得到三位女性的认同的。

“你什么你?”

Jack一派轻松样“说不出来了吧。”

“你们全都说不出口了,那就换我说吧。嘿嘿”Jack干笑两声“你们还是把刚刚说的事全都忘记,快快乐乐的去过三人世界吧!我会自动消失,让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我,我自己为自己负责。反正当初也是我自己选择做这事情,既然如此,后果当然我自己承担,大雄当初并没有做任何选择的机会,他不用负责,当然更不需要拖着你们两个女人一起接受我。”

“不可以!你!..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知道,这样不对。

天啊!要是有什么魔法可以说句咒语挥挥棒子就把这一切抹去,我愿意用任何代价来换取。

‘老大加油啊!’黑小鬼出现‘我真是太佩服您了!如果需要我的帮忙,只管说一声,我就叫那老头去办。’‘你这臭小黑!’白老头现身‘最近戏份少就算了,你居然还要陷害我,我..’‘老头子呀~你消消气先,来!赏你一颗巧克力!’‘你!怎么可以!’老头气呼呼的说,不过巧克力却吃了下去。

‘还有,变个美女跳跳脱衣舞吧!我赏你十颗喔!’‘你!..拿..先拿来啦...’‘哇哈哈’黑小鬼笑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有巧克力能使天使脱’‘唉...要不是天堂不景气快饿死我了,我哪会受这种气..’老头喃喃的说。

“对!”

宜静突然说“你不可以走。”

“!”

“大雄应该娶你。”宜静又说。

“你说什么?”

我讶异的看着宜静,这话居然会出自宜静之口!

“没错,孩子是你的,你难道希望他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永远当个私生子?”宜静认真的说。

“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才带她过来。”

杨英说“我自己就算了,一直以来,我只是要跟大雄在一起,从没打算真的跟大雄结婚。所以我以为,只要你愿意接受我的存在,我们是可以共处的。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你说要大雄跟Jack结婚,那你怎么办?你难道可以接受嫁给大雄的不是你?”

不只是杨英,我也很怀疑,对于宜静我可不敢抱持这样的奢望。

我本来是整件事的主角,但是我现在却是茫茫不知该如何说,从道义上来说,我绝对该负责任把Jack娶回家,让小孩有个父亲。可是反过来说,我对宜静何尝没有责任?尤其在感情上,我对宜静的责任更大。不过,要是我选宜静不选小孩,宜静的个性大概也不会同意我这么作。而要我选小孩娶Jack,这样的话我无论如何是说不出口的。

我已经陷入两难的局面,一面是对于Jack跟孩子的责任,一边是对于宜静的承诺,我难以取舍,不知所措。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来个快乐大团圆结局,我既跟Jack结婚,而杨英和宜静也都留在我身边,我们四人快乐同行。

若要我不负宜静,又要负起对Jack跟小孩的责任,我唯有努力一搏,况且,宜静都已经松口,这四人新世界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能!四人同行耶,光想想就够诱人了。

“大雄有责任。”

沉默了一下后宜静说。“所以大雄一定要娶Jack。”

“那你呢?”我问。

“我..你就不必担心了,你放心的跟Jack结婚吧。”宜静说。

“那太好了!”杨英说。

“宜静,你真的这样想吗?你不是一直想嫁给大雄,跟大雄共度一生?”Jack说。

“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论怎么说,大雄都有责任,不论是对小孩或是对你,所以他应该要娶你。”宜静说。

“宜静..”我说不出话了。

“大雄,那你也该说点什么了吧!”杨英愉快的说。

“我...”我说“既然宜静同意,我就娶Jack...”真是没有魄力、没有说服力的话,我一直对自己的口才很无力,因为每次到的紧要关头,说出来的话总是不着边际,一点影响力都没有。让我好像是局外人,一切都是别人的决定,我只是顺应大家。真是够了...我事后想想都很受不了,不过,唉...个性使然呀...“你一定要娶Jack...”宜静又说。

“那就好了!”

杨英说“这样我们可以四个人一起了,真好!”

真是太感动了!宜静,我爱死你了!你不但促成我期待的三人新世界,现在连Jack都帮我抓着,四人同行一人免费..啊不对,是一人免插,嗯..好像太粗俗了..不管啦!反正就是天下太平,普天同庆啦!

“等等!”

Jack说“有件事情要先说清楚,我可以嫁给大雄,但是我嫁归嫁,以后你们过你们的我过我的,我只是挂名老婆,我不会干涉你们的生活,不过,你们也别来沾惹我,尤其是大雄!”

“啊?喔!不会不会!”

我说。可是,我却忍不住要开始幻想了。

‘恭喜老大贺喜老大!’黑小鬼又出来了,一个美丽的裸女黏在他身上,大跳钢管舞,看看那模样,跟白老头还有三分神似。

‘我就说嘛,我们这国的生意特好,连上帝都快要跟我们周转了,这都是因为我们比较符合人性嘛!’黑小鬼说。‘正所谓:邪恶始终来自于人性!那间卖手机的公司就是学了这句话,生意才会那么的好!’‘唉~~’美丽的裸女含住黑小鬼跨下的一根棒状巧克力却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呀,好好吸,要是吸得好又快,我等一下拿更大号的给你吸啊。’裸女突然加速吸吮!

‘真是爽呀!老大,加油呀!到时候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我一定帮你!

哈哈哈..快!用力吸!’“那一切都好办!”

杨英愉快的说“那我们可以准备婚礼了。”

“嗯。”宜静说。

Jack这回没再说什么,只是又多看了宜静几眼。

事后,我才知道,Jack为何会多看这几眼,只恨我自己太迟钝。

第二天醒来,宜静已经离开了。

当晚,等我们都熟睡之后,她冒着大雷雨,消失在雨夜中。

接下来一个月,我天天打电话给宜静,天天劝她回来,而她则是天天劝我结婚。直到Jack的肚子真的不能再拖了,我这才开口跟家里说。

上帝就是这么阴险,才给你一点就急着收回一点,表面上来说是公平,其实根本是太不符合人性了!

宜静,你真的就这样离我而去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