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食熊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食熊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终不似少年游(与初恋的性事) 终不似少年游(与初恋的性事)

    我和陈盈是高中的同桌。那时她短发齐肩,双眸含水,我总是痴痴地看。她发现了就会背过脸去,头发一甩,清香扑鼻。我学习成绩好,给她辅导习题,手舞足蹈教她立体几何,每天考她二十个单词。  陈盈当然也喜欢我,我知道的。我和班花走得近她不理我,我碰了一下她的手她眼里是兴奋,双颊却如粉桃。

    食熊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终不似少年游(与初恋的性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终不似少年游(与初恋的性事)》,是作者食熊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陈盈是高中的同桌。那时她短发齐肩,双眸含水,我总是痴痴地看。她发现了就会背过脸去,头发一甩,清香扑鼻。我学习成绩好,给她辅导习题,手舞足蹈教她立体几何,每天考她二十个单词。  陈盈当然也喜欢我,我知道的。我和班花走得近她不理我,我碰了一下她的手她眼里是兴奋,双颊却如粉桃。

《终不似少年游(与初恋的性事)》 7、溺水 免费试读

在商场里,陈盈焕发了一些神采,脚力十足,逛得我两腿酸麻。我支持不住,拉着她找了一家星巴克。陈盈捧着一大杯拿铁,我捧着一大杯美式,聊了起来。

「你们的孩子还好吧,今年几岁了?」陈盈问我。微笑得有些生硬。

「十三了。」

「是闺女还是小子?」

陈盈这两个词用得颇有家乡话的神韵,我听到了笑了起来。

「闺女,大姑娘了。」

我其实有好要问陈盈的话:为什么不结婚?有没有男朋友?怎么一直待在北京?打算在我这里住久?

问题纠缠着问题,像打结的耳机线,反而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我好像被陈盈审问一样,给他讲我的生活和工作,讲我赚到了钱,又厌倦了赚钱,讲我吃山珍海味,却总也吃不饱,讲我买了许间房子,却再也睡不着。

我提到了赵蕙,陈盈眼睛里有委屈也有怜惜。也许她当我是攀附富家千金的穷小子,身不由己,和妻子同床异梦,惨兮兮地被关在婚姻牢笼里。

事实并非如此,我曾经深爱着赵蕙。

初次见到赵蕙是在大学游泳馆。

我现在并不游泳了,看一眼泳池都会恐惧。但在大学时,我还是流线型身材的游泳高手。晚上没课就去大学游泳馆来个三千米自由泳。

大一下半学期的一个晚上,我照常去游泳。泳池里三个学生在游,我游到一千五的时候,换气时看到侧面有一双白白的腿在乱蹬,我心里一沉,有人溺水了。

这时耳边响起了哨声,喊声,救生员的跳水声,乱作一团。

我本能般地吸了一口气扎下头去游到隔壁泳道。从背后抱起溺水的人。是个女孩儿,身材修长。我拖着她的腋下,大声喊着让她别动,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肩膀。救人要控制住被救者,我挺起腰腹,紧紧贴着姑娘的后背,让她动不得。之后反打蛙泳腿缓缓倒退着把她拖到池边。

姑娘叫赵蕙,并没有大碍,只是在深水区抽筋了。

赵蕙和我是一个学院的学院,不同专业,之前应该也见到过,但没在意。我上大课总是坐在后面,离第一排的女生远了些。

老套的英雄救美故事。之后我们约着一起游泳,我教她自由泳蝶泳,一起看电影,她对我表白,浅吻,深吻……

这个故事不老套的部分是,我没有告诉赵蕙陈盈的存在。

我被赵蕙迷住了。不同于陈盈的乖巧恬静,赵大小姐快人快语,两挑剑眉颇有英气,一米七五的身高,又直又长的腿高挑诱人。我无法舍弃她,当然也无法舍弃陈盈。

大二之前的暑假我回家晚了几周,赵蕙家在北京,她想让我留几日。我骗陈盈说要上一个暑期课程。

我们的第一次在我的宿舍里。

那时我很穷,我是很晚之后才知道赵蕙家境富有的。我们的娱乐,除了偶尔看一场电影之外,就是绕着学校的人工湖一圈圈地走,兴致来了她亲我一口。赵蕙好像从不害羞,只知道爱个痛快。

那天晚上我们走累了,我把她拉回宿舍。暑假时宿舍就我一人在。没什么留宿的学生,宿管不严,经常不在岗,赵蕙顺利地潜入,坐到了我宿舍的硬板床上。

我们接吻,我拉开她的衣服,把头埋在她胸里。赵蕙的胸比陈盈的大一些,像是白人一样上面有细细的绒毛。赵蕙回手解开胸罩扣子,一双雪白丰乳跳了出来。我含住乳头,比陈盈的小一些,却更硬。

我回身合上蚊帐。赵蕙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低声说「祥子,你爱我么?」

我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一会儿是赵蕙的,一会儿又变成了陈盈的。

我说我爱你。这话也是在心里对陈盈说的。

赵蕙笨手笨脚地帮我脱短裤,然后自己脱下内裤。我拿起那条黑色蕾丝的内裤,看到裆部有丝丝透明的液体。她见我盯着内裤上的体液看,一把抢过内裤仍在边上,粉拳锤在我头上。

我捧起她修长的腿,腿上的肌肉紧致饱满。顺着笔直的胫骨,我的嘴唇滑到赵蕙白皙的脚丫上。

淡淡的皮革味,汗酸味。脚底有些黏,我舔上去,很咸。赵蕙缩在床头,咯咯笑起来。

赵蕙的阴部只有淡淡的腥味,没什么尿骚味,和陈盈的味道略有不同。我熟练地用舌尖钩挑少女淡棕色的阴蒂,豆豆像是突地跳出豆荚。赵蕙阴毛茂密,阴毛撩拨着我的鼻子,伴着一点汗酸,我有些迷醉。

抽插时享受着身下少女紧致的阴道,却不可避免地想起陈盈,陈盈的阴道只是嫩滑,赵蕙的阴道里却重峦叠嶂,刮擦我的肉棒,很是舒服。

我动作变大,铁架床吱吱呀呀地发出声音,如果有人在走廊里经过应该会听到。我沉浸在赵蕙的肉体里,顾不得那么。

高潮要来临,赵蕙大喊大叫起来,她叫着我的名字,然后又把指甲抠进我的后背,抓了几下,好像还是不过瘾,就抬起上身伸着脖子咬上我的肩膀。在疼痛中我肉棒突突地跳着,射了。

射完后的肉棒酥麻敏感,赵蕙却正值巅峰,只觉得她阴道里收缩吮吸,然后一阵热流浇到了我的龟头上。

「啊……」赵蕙牙齿松开我的肩膀,叫了出来。

高潮后的女孩儿从额头到脖子都是粉红的。我抱着赵蕙不肯分开,她两条长腿在我腿上摩擦。我轻轻抽出肉棒,一大股液体从赵蕙鲜红的阴唇间流了出来,有我的精液,的是赵蕙的爱液。

我从床头抽了一张卫生纸,想要擦拭一下,突然门前有钥匙开门的声响,之后宿舍门吱呀一声,开了。

赵蕙立刻钻进薄薄的被子里,我把她的衣服往里塞。蚊帐不厚,我不知道从外面看进来是什么景色。

进来的人是我的室友,杜成。

我忽然想起杜成也是北京人,可能是回来取什么东西。后来回想,他一定看见了床前那双黑色女式皮鞋。

我套上外裤,跟杜成说我都要睡了。杜成愣了一下,说把gre单词书忘在了宿舍。

「装什么用功啊,大一就背gre。」我笑他,也是给自己壮胆,分散他注意力。

杜成好像察觉到了,为了避免尴尬,从书架上抽出书就走了。

我跟赵蕙等了几秒钟,然后飞快地穿衣服,赵蕙踩上那双皮鞋。我扒着门,确认看不到杜成的身影,领着赵蕙逃了出去。她后来说,那次打车回家时水浸得满屁股都是,估计还弄到了出租车座椅上。

我送赵蕙上车时,她伏在我耳朵上小声说「我把内裤落在你宿舍了。」

我莫名兴奋,想赶紧回去拿着那条沾满淫汁的黑色蕾丝内裤舔弄一番。

到了宿舍,我翻遍了被爱液打湿的床铺,掀开床单毯子,找遍了床下缝隙,就是找不见那条内裤的一丝踪影。

内裤哪儿去了呢?我怀疑是杜成后来折返回来,拿走了。

「想什么呢?」陈盈笑眯眯地看着我。仿佛能窥探到我正在回忆对她的初次背叛。

我摆摆手,说没什么,咱们走吧。

回到西山园,我累瘫在沙发上。陈盈倒是兴致颇高,试起了买来的几件衣服,她关起门来。一会儿出来让我看一下。

买这些衣服的时候我执意给她刷卡,她拗不过我,只好让我付钱。陈盈好像总是拗不过我。

我让她试试睡袍,她噘嘴说不。却闪身进去,一会儿,穿着纯白的丝质睡袍站到了我面前。

娇羞的脸颊红扑扑的,盈盈可握的双乳把睡袍胸前微微撑起来,窄腰包臀的剪裁画出精致的曲线,白白的小腿,粉嫩的小脚,脚趾还俏皮地上下动着。

我的阳具腾地硬起来,小腹里好像有一团热气顺着胸口冲进了脑子。脑子里嗡嗡响着。

我再也忍受不住这几天的憋闷,拉扯着陈盈的小臂把她摔进沙发里。

舌头撬开陈盈的嘴唇时她在闷哼,气息吹到我脸上,这熟悉的感觉让我鼻头一酸。

我接着撬开她的牙关,两片舌头久别重逢,分外热络,绕在一起。

睡袍滑滑的,舌吻时我能感觉到陈盈软软的身体在里面来回扭动。陈盈三十,身材却没有走样,仿佛岁月只是改变了她的灵魂,却凝固了她的肉体。

我顺着女人热热的脖颈向下吻着。陈盈高声呻吟,比年轻时声音大了不少。

我剥下睡袍的肩带,露出两个棕里透粉的乳头,我轮流含着它们,像是平衡两个女人的关系那样,不偏心,每个舔五下。乳头上好像有细小的肉芽,刮擦我的舌头,很是挑逗。

再往下,我略过了陈盈的下身,那是下个乐章的主题。

我亲吻着她的玉足,这是我亲过的第一双脚。终于故地重游,汗酸味比起陈盈少女时淡了一些。我含着脚尖,品尝着脚趾间复杂的咸味。陈盈扭动着屁股,哼哼嗯嗯地叫着。

一切都回到了开始时的样子,我和陈盈又要性器相交阴阳和合。

后来我回忆起在西山园的那个晚上,总是觉得一切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在这个故事里,我后悔许事情,却从来不后悔那晚和陈盈的缠绵。我和赵蕙梁薇她们做爱时会想到陈盈,但和陈盈只要开始亲吻,脑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造物主也许早就造好了这一对,平常的分离是迫不得已,只有我们彼此拥有对方的身体,体液浸润在一起,才回到这两个生命的本来面目。

我希望时间停在那晚。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