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特种兵学校密事dingxiaolian99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特种兵学校密事 特种兵学校密事

    这个文章讲述的是在一个培养特殊人才的军校里面发生的一些故事。  学校里面有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助教,她们为了国防事业,甘愿贡献自己的青春和肉体。担负教学任务的时候,她们是女助教;拿给刑事侦讯班做拷打训练的时候,她们是教学工具;给男老师们做各种极限虐待试验的时候,她们又成为实验品;平时生活当中她们还是男老师的性奴隶,以及发泄和娱乐的对象。  故事会描述一些残忍的酷刑,而女助教们会“半”自愿地接受。  纯属意淫幻想,只是为了减轻生活压力,放松头脑。与现实严重脱轨。不喜欢的朋友就不要看下去了。

    dingxiaolian99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特种兵学校密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特种兵学校密事》,是作者dingxiaolian99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文章讲述的是在一个培养特殊人才的军校里面发生的一些故事。  学校里面有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助教,她们为了国防事业,甘愿贡献自己的青春和肉体。担负教学任务的时候,她们是女助教;拿给刑事侦讯班做拷打训练的时候,她们是教学工具;给男老师们做各种极限虐待试验的时候,她们又成为实验品;平时生活当中她们还是男老师的性奴隶,以及发泄和娱乐的对象。  故事会描述一些残忍的酷刑,而女助教们会“半”自愿地接受。  纯属意淫幻想,只是为了减轻生活压力,放松头脑。与现实严重脱轨。不喜欢的朋友就不要看下去了。

《特种兵学校密事》 第十四章 第九节 免费试读

陈洁合上笔记本,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她记得在炽热的钢钎插入她的下体的时候,那种感觉可以说是震撼,也可以说是可怖,但是完全没有身体上的快感。,连小穴和阴道都被烙毁了,哪来的快感呢。唯一剩下的就是一股没来由的信念,强撑着自己配合,让男人快乐,男人发泄罢了。又或者连这一点点信念都会崩溃了,只能绝望的任由男人宰割。

那时候她曾经暗暗发誓,如果能活下来,就再也不当教具,再也不让男人虐待自己了,哪怕是自己的弟弟也不行。

可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旦恢复过来,开始回忆,开始幻想,小穴又变得湿淋淋的。“真是淫虫上脑!”陈洁骂了自己一句。她把所有笔记本都整理到一个纸箱里,用胶条封好,正准备出门,忽然想起冰箱里面还有一瓶警卫部队的战士送给她精液。“要是我没有想起来这东西,过几天弟弟回来,被他喝掉就搞笑了……恶心死他!”陈洁自己偷偷的笑一下。

她完全可以把这瓶脏东西倒进马桶里去,没人会知道。可一想到小战士们期待的目光,她又不忍心把他们的精液倒掉。在部队的日子里,几乎每天她都要当着全连战士的面,拿起一个个朔料杯子,念出杯子上的名字,“这是XXX的精液”,然后把里面的粘液喝下去。胆打的战士会跳起来喊道“我的,我的,味道怎么样?”,胆小的战士则会红着脸,怯生生的注视着她。很多战士都还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奢望着一个“间接性接吻”:某个女同学会不介意和自己共用一个水杯或把喝过的饮料递给自己。现在竟然有一个漂亮的女神,喝下自己手淫射出来的脏东西,足够让他们兴奋得不能自抑。

陈洁不想让他们失望,更不想违背诺言,她打开瓶盖,稍微闻了一下,苦着脸,皱着眉,把瓶子里的精液倒进了自己嘴里。好不容易咽下去。赶紧喝了点可乐压一压,又重新刷了个牙。抱着纸箱走出了弟弟的寝室。

她先把纸箱交给管物质仓库的李彦文,请他把纸箱寄给美国的Robertson教授。接着来到刑侦系办公室,崔副主任一脸严肃的让她在免责文件上签字,竟然没有像往常一下动手动脚,好像只是办公室的普通同事似的。末了让陈洁赶快去学生宿舍进行毕业实习的准备工作。

陈洁赶到学生宿舍,刑侦系高年级的学生住在男生公寓9号楼四层的东头。

公寓门口传达室的老太太把陈洁拦了下来,“异性探访,先过来登记!”

“我是老师,是助教!”陈洁解释说。

“助教也要登记,晚上11点之前出来,知道吗?”老太太疑惑的瞪了她一眼。

“好的,好的。”陈洁一边签字一边想,怎么管理这么严格,前一阵子李惠还在男生宿舍被狠狠折磨了一个晚上呢,这个小老太太怎么不去管管呢。她想象着李惠被大家虐待,又不敢大声叫喊的情景……暗自庆幸随身的小挎包里面带了一个塞口球,这次虽说是商量毕业实习的安排,不至于被学生们上大刑,可谁知道这些年轻人会想出什么花招来呢。

宿舍楼走道里过往的学生已经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好在陈洁早就习惯各种异样的目光,径直爬到四楼,刑侦系高年级的学生们果然都在等着她。

“陈助教,你怎么才来?!我们等了一下午了!”张海从402寝室探出头,大声喊道:“大家集合一下,都到我宿舍里来!”

十几个同学很快就挤进了张海的寝室,最近几年才把六人间改成了4人间,但里面还是摆着三张高低床。临近毕业,内务要求也降低了很多,寝室里面乱糟糟的,只有张海的床铺还算比较整洁。

“终于把陈助教等来了,大家欢迎一下吧!”有几个人跟着赵武拍了拍巴掌。

张海一本正经的说:“先说正事吧,陈助教过来是两个目的,一是和我们商量毕业实习的安排,第二是尽可能让我们了解掌握她的身体构造身体特征……”

“陈助教是我们的老师嘛,是她给我们上课,还是你给我们上课!”李冰打断了张海。

“嘿嘿,我是觉得让美女老师讲大家更愿意听,不好意思了,班长大人!”赵武出来打圆场。

“那就请陈助教给我们讲吧!”张海说。

“最好边讲解边示范!”赵武乐呵呵的对陈洁说。大家都会意的笑了起来,气氛越来越活跃。

“你们这分明是想让我难堪嘛,”说归说,陈洁倒也不怯场,“张海同学说得对,两件事情,咱们一件件说。”她很快就拿出来老师的气场。

“第一件事,刑讯课程毕业实习安排,以前已经说过了,毕业实验总共五天时间,要实践妇刑的五个级别,一天上一个台阶:五个级别说了很多次了,我就不再重复了……”

“我忘记了,老师能不能再说说?”李文军说到。

“忘记了话,你就不要毕业了!你们想让我说,我就再简单重复一次。

第一个级别是女性的凌辱和奸污;

第二是轻度虐待,要点是不留下永久性的伤害,这也是男女SM游戏的最高级别和适用于刑讯拷问;

第三是重度虐待,要点是不对女性的器官造成不可恢复破坏性的伤害,适合于对女囚进行惩罚。

第四是摧残和残虐,要点是不直接虐死女囚,但是女囚已经被虐成了废人。

第五是所谓的黑色阶段,也就是虐杀,这个我们后面再说。“

“陈老师,这几天的准备工作就是熟悉了解你的身体,就算是凌辱和奸污,轮奸都有了,实验第一天就不用继续了吧!”赵武说到。

“说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第一天第二天合并为拷问阶段吧!拷问拷问,问出有用的情报来是目标,这就要动用各种手段,给女囚施加忍受不了的痛苦,逼迫她招供。但是咱们这次不是真正的审讯,我没有什么可以招供的,为了实验的真实性,增加乐趣说,我建议在第一天和第二天,以谁能逼到我求饶,就算成功。大家注意啊,把我虐哭是很容易的,我叫喊呻吟都不算,一定是求饶才算数。”

“陈老师,能不能脱了衣服给我们讲?”李文军又来凑热闹!

“不行!现在是讲毕业实习安排,还用不着看我的身体。”

“那你给我们演示一下能用那些刑罚吧?”李文军继续说。

“这位同学,你都学了两年了!具体用哪些刑,你们自己看着办,我是女的,你们肯定想用妇刑,我也建议你们用妇刑。不过还要强调一点,这一阶段是拷问,也就是说一旦女囚招供甚至投降,就能为你们所用,为你们服务,所以拷问阶段使用的刑罚不能给女囚留下重大的伤害和伤疤。比如说……”

“能不能上烙刑?”有同学问。

“可以的,烙刑不能用大烙铁,小烙铁是可以的,烟头也没问题。很多同学喜欢的穿刺,不能用太粗的钢针,电刑时间不能太长,不能用金属鞭子,用东西包着也不行,总之尺度还是由你们自己掌握,五天毕业实验,虐待的对象就我一个人,头两天把我折磨得太厉害,后面几天你们就没得玩了。”

“陈老师,你的奶子能穿刺进去多少根钢针?!”

这事第一个让陈洁有点害怕的问题,她咬了咬嘴唇:“这主要还是看钢针的粗细,你们要是不担心把我的乳房弄坏的话,到时候可以试一试。”

“陈老师,你是刑讯教具,在受刑方面是有名的特别坚强,普通的虐待哪能让你屈服求饶啊?”李冰说。

陈洁看了一眼李冰:“问这个问题,就说明你没有学到审讯拷问的精髓。每个女性都是肉体凡胎,你们有的是力气,还有各种各样的刑具,有人数优势,有时间优势,只要用对了拷问方式,进行不同组合,稍加变化,就能让女性痛不欲生,丧失抵抗的意志。做为女体教具,需要特别坚强,是为了让你们能够尝试更多的拷打手段。当然如果女囚就失去了合作价值,就可以上升到重度虐待也就是真正的酷刑阶段。”

“我们说说第三天的酷刑阶段,这个阶段的目标不仅仅是逼问口供,更多是为了惩罚女囚。如果你们够变态的话,可能娱乐的价值更大。是在其刑讯中,出于人道的原则,用到的可能性不是很高,之所以让你们做这方面的实验,主要是进行实际体验,感受一下重度虐待能对女性造成的伤害。到第三天,你们的各种大招都可以使出来,那时候再求饶就没用了,你们完全可以不用理会。但是还有第四天和第五天的实验,你们还是要珍惜使用我的身体。所以每个同学只能使用一种酷刑手段来折磨我,每个人都要事先想好,而且要有备选方案。”

陈洁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你们的行刑顺序通过抽签决定。陈主任原本说按照平时考试成绩从高到低的顺序,但是我觉得考试成绩不能代表一切。现在考得好,将来未必能做一个好的刑讯官。还是按照抽签顺序来对我实施酷刑比较公平。如果你抽签的顺序考后,你喜欢的酷刑也许已经被前面的同学用过了。我身上比较柔弱部位,经历两个,三个酷刑,基本上就会被弄坏,甚至毁掉。你就要用你的备选方案。这并不是你的运气不好,也许适用不常用的酷刑来折磨我,你会有意外的收获也不一定。如果你的首选方案是针对我的乳头,阴唇,阴核,可能还有尿道。就一定需要一个备选方案。我猜到第三天中午,我的这些地方都会你们破坏掉了”

“这不是相当于残虐了吗?”有人问道。

“没错!可是你们人多嘛,虐待对象只有我一个人,针对我敏感柔弱的部位,反复使用酷刑,肯定会升级成残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考虑过,只要不是直接破坏,不是在一次酷刑总就毁掉我的这四个……嗯……也许是五个部位,就不算是残虐。具体说就是我的乳头,阴唇,阴核,尿道口,阴道口。这样好不好”

“什么叫直接破坏?”张海也问了个问题。

“比方说你想上来割掉我的乳头,这就是直接破坏。如果我的乳头已经经历了钢针穿刺,蜡烛烧灼,烟头烫,开水烫等酷刑,已经很脆弱了。下一个同学想用老虎钳拧720度,结果也许猜拧360度,就把我的乳头拧下来了,这就不算残虐。”

“明白了!”

陈洁深吸一口气:“到了第四天,不管你们叫摧残也好,叫残虐也好,都是在刑讯中不应该出现的折磨方式。这是专门为了惩罚女性,或者为了变态男人的娱乐而采用折磨方法。也就是要破坏我的女性器官。这个你们就不需要有太多顾虑了,只要是不直接把我虐死就行。刑侦系的领导希望每个同学都能在我身上尝试一种残虐的手段。不过我相信不是每个同学都喜欢这些手段,也不是每个同学都有这个勇气,我的精力有限,身上女性性器官也不够你们玩。上面两个乳房,下面阴道,肛门,尿道,你们可以分五个组,如果有人喜欢虐待看不见的子宫,卵巢也可以,反正虐待整个生殖系统,靠近生殖系统的部位都算是妇刑,如果喜欢虐待我的手,脚也可以的。作为女体教具我也只能贡献这么多了。”

这次没有人接话。

陈洁平静了一下心情:“接下来说说第五天,如果第四天你能都能玩得开心的话,第五天就顺理成章了……你们将会获得一次虐杀女囚的体验……虽然在学校签合同加入女体教具分队的时候,就知道有两种非常危险的可能性,一种可能性是做受虐实验的过程中,因为施虐人员的操作失误而因公殉职;第二种可能性就是在教学需要的前提下,学校校长和刑侦系主任一致同意,安排虐杀实验。但是作为女体教具我还真不希望这两种情况发生……不过这和你们没有关系,该怎么做实验就怎么做实验,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签署了免责协议,免除实验参与人员,相关人员的一切责任,所以即使你们真的把我虐杀了,也不用负任何责任。”

人群里发出了一阵低沉的欢呼声。

“另一种情况对你们来说会更加有利,那就是学校直接同意进行虐杀实验。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服从安排,接受最坏的结果。而且你们该有的福利,一分都不会少。”

“什么福利?”有人小声问了一句。

旁边的同学也是小声的说:“这还用问,给我们口交呗!”

“没错,你们是男人,不管是玩弄还是虐待一个女人,必然会造成相关荷尔蒙的强烈分泌,性欲高涨,想要发泄。这几天的实验准备期间,你们可以好好的肏我的小穴或者肛门,我的下体就成了你们的玩具和主要虐待目标,很快就不能用了。你们只能用我的嘴巴来发泄……”陈洁第二次咬了一下嘴唇:“我的口交技术还是不错的,我能给你们的福利就是让你们发泄得非常舒服,非常享受。”

大家再次短促的欢呼了一下。

“为了你们的福利,大家还是要遵守一下咱们刑侦系的拷问传统,就是虐待女性不虐待脖子以上部分,这样我才能尽可能的保持清醒,保持漂亮的面容也能激发你的进一步虐待的欲望,一个漂亮的女人给你们口交也能增强你们的满足感。”

“没问题!”大家都纷纷表示同意。

陈洁笑着说:“现在说没问题,到时实验开始,真虐待我的时候,肯定有不少同学会精虫上脑,所以大家要互相监督,头几天的虐待强度不要超过计划好的要求,我这纤弱的身体才能支持到第五天。你们记不记得上次课程实习,你们蜂拥而上,一天时间就把张瑛张助教差不多虐待废了……”

“我会看住李冰这小子的,别一上来就把美女下面的三个洞弄坏了!”赵武心领神会,巧妙的通过好朋友李冰来表态。

陈洁继续说:“作为你们的助教,你们叫我一声老师。我还是要帮助你们准备好虐杀方案。我听说你们已经提交了两份虐杀方案……”

赵武说:“改了,最近我们和系里的协商结果是,准备四份虐杀方案,以寝室为单位,每个寝室独立准备一份!”

“哦!这样啊!”陈洁心里一沉。原本她计划帮助赵武的虐杀方案战胜张海的虐杀方案,在赵武方案的细节上留下漏洞,在赵武和他的朋友执行和监督下,或许能获得一线生机。这下有了四个方案,到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执行……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

“好吧,我们会利用这几天的准备时间,进一步讨论。嗯……现在说说第二件事。也就是在实验之前,要让大家充分了解我的身体……俗话说,工欲利其事,必先利其器。你们既要了解各种刑具,也要了解受刑的女体教具。和你们将要使用的虐待工具相比,其实女人的身体非常脆弱。比如说用作烙刑的烙刑,最大的比你们男生的手掌还大,如果烧红了以后使劲按在我的乳房上……那其他同学就没得玩了。实验的头三天,你们一定要非常小心使用,到了第四天……如果你所在的小组确定要用这个烙铁来残虐我的乳房,才可以用。当然到了第五天,我想你们就可以随便用了……”

“还是觉得有点可惜!”下面有人说。

“到最有一天了有什么可惜的!”另一个人说。

“我想那个……你知道的。”他做了一个刀割的动作。

“到了第四天第五天,你们都是分组行动,可以回头再讨论。”陈洁说,“我们继续说了解我的身体的事情……再给你们举一个例子,比如说第三刑讯室里又粗又长的尖头的钢钎,你们会怎么使用?”

“当然是插到你的逼逼里去咯!”有人说。

“这是头两天就可以用,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每个阶段都可以使用的虐待手段,就看你插进去多深……如果你们不了解我的阴道长度,冲动之下就可能把我误伤致死。虽说学校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但是怎么实验就失败了!”

所以酷刑,尤其是妇刑,一定要把握好分寸。你嗯的目标是才能让受刑对象感受到最大的痛苦,又能控制刑讯节奏。这样在刑讯上,才能最大可能的问出口供……在工作上可以充分利用女体教具,用在娱乐上,也可以更长时间享受虐待女人的乐趣。这是题外话,总之,充分了解清楚女人的身体生理,不管你们想干什么,都是有好处的。张海,你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发给大家。”

“对,这是一张体检表!”张海拿出一摞纸,“别抢,人人都有份的!”

“大家听我说,”张海提高音量,“原计划是陈助教和每个同学都单独相处一天,不过因为毕业实验要提前,没有这么多时间了。陈助教会和每个宿舍待上一天,四天之后,就开始毕业实习。但是大家注意,表里的内容大家都要亲自测量,亲自填写,不能抄袭别人的数据,听清楚了啊!”

“这么毕业实习提前了?”陈洁吓了一跳,候校长和陈桐都在外面出差,按计划四天时间根本回不来,校长,系主任都不在,按理说很多决策都做不了,这就要搞毕业实习,难道这里面有阴谋?

“刑讯拷问不是我们唯一的课程,还有好几门课要毕业考试,崔主任说,这次刑讯拷问科目的毕业实习要占用5天时间,别的课程没法安排,也会耽误其他课程的考试,所以要提前进行。”张海说。

“陈主任同意了吗?”陈洁知道自己白问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这是系里面的决定。”

陈洁很快就冷静下来,翻开体检表,边看边说:“第一页主要是基础数据,身高,体重,三围,胸围,腰围,臀围,手臂长度,大腿长度,小腿长度,臂围,腿围,手长,脚长等等都有,大家注意,好多同学还不会测量女孩的胸围,这次要好好学习一下,不然以后给女朋友买内衣都不知道怎么买……”

“第二页是胸部数据:乳房底部的直径,周长,乳晕直径,乳头普通状态长度和直径,乳头勃起状态的长度和直径……大家知道的吧,用手指使劲弹几天女孩的乳头,就可以让乳头迅速充血勃起。还有乳房的高度,也就是乳头最高处和乳房底部的垂直距离,分为站姿距离,跪姿距离,躺姿距离,俯姿距离。站姿和跪姿稍有区别,俯姿和躺姿差别就很大……俯姿啊,俯姿就是……比方说把我驷马倒蹿蹄绑起来的时候,乳房向下的情况下,乳头和乳房底部的距离……不,测量的时候不用把我绑起来,我跪下,身体向前探就能测出来了……对就是像小狗站着那样……啊,还有乳房的重量……这个应该是估计值吧……”

“第三页是阴部数据:这里数据比较多,先看主要的,阴唇大小,阴核普通状态勃起状态的大小,阴道深度,阴道口和尿道口,肛门,肚脐之间的距离,尿道长度……对,尿道长度也可以测量的……我当然会很难受……不会吧,测量的时候,你如果不是故意弄疼我,我应该不会哭的……数据太多,我就不一一念了,你们有的是时间测量。”

“第四页是在人体示意图上画出我的主要器官在身体里的位置……当然很重要,出了女性器官,其他器官也很重要,比方说女性的左乳房和心脏就很近,你用钢针垂直扎我的乳房的时候要小心,当然还有肋骨保护着……你看,这你都不清楚?生理卫生课怎么学的?……《妇刑实践》的书里面也有简要说明,你们不能只看酷刑部分,不看理论部分啊……也不能到书里面抄袭,那没用的,知道吧……这一页数据比较多,我就不一一念出来了。”

“就四页纸,其实挺简单的,花不了太多时间,你们要认真一点。今天两件事情,我就讲到这里吧,下一步……”陈洁转头问张海,“下一步是不是就开始实验准备阶段了?”

张海说:“系里面是这样安排的,陈助教,你选一个宿舍吧,从哪个宿舍开始……”

“我就不选了吧,不好选。你们抽签吧……不抽签的话我就先选班长的宿舍了!张海,有件事麻烦你,今天我是洗过澡来的,在换下一个寝室之前还是要洗个澡,你们怎么安排一下……”

张海的室友喊道:“大家各回各家了,今天是我们宿舍的时间……不要耽误我们学习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