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李闲鱼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李闲鱼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偷花小神医 偷花小神医

    喵了个呜的,我是小神医!  我不赚钱钱满仓,我不娶妻儿孙也满堂!  大蜜蜂,大花朵。  不花心,不乱来。  卡哇伊,呀买喋。  要低调,不押韵。  好,不要动,笑一笑——香蕉!

    李闲鱼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偷花小神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偷花小神医》,是作者李闲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喵了个呜的,我是小神医!  我不赚钱钱满仓,我不娶妻儿孙也满堂!  大蜜蜂,大花朵。  不花心,不乱来。  卡哇伊,呀买喋。  要低调,不押韵。  好,不要动,笑一笑——香蕉!

《偷花小神医》 0066章 沙场大决斗 免费试读

一天的时间,除了鲁大爷家,凌霄在苗小花的带领下还拜访了别的人家。一些正常的人家,他只是简单地询问一下情况便告辞,一些怀疑感染了“鬼烧身”病毒的人员,他便会通过诊断来确认,记录下他所了解到的情况。这么一来,他的效率也提高了,所掌握的情况也更多了。

最有收获的是拜访了金华寨村长的家,村长也姓苗,名叫苗刚,还是苗小花的本家,他感谢凌霄给予金华寨村民们的帮助,还主动提出剩下的人家他会主动去了解情况,登记造册,然后给凌霄送过来。这就意味着,凌霄不再需要一家一家去拜访,去询问情况了。

夕阳西下,一朵朵火烧云如血涂染,瑰丽无比。

凌霄和苗小花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路上,凌霄接到了何月娥打来的电话,她问长问短,言语里充满了关切。和何月娥通了电话,没过几分钟又接到了余晴美的电话,她也同样是嘘寒问暖,言语里充满了关切。

一个男人在外面做事,有女人牵挂,嘘寒问暖地关心着,那种感觉是很好的。凌霄的沉重的心情也因为两个电话而好转了一些。

他想给胡琳打一个电话,想想还是放弃了,现在胡琳正在带着一个高三的班,忙得很,就不要去打扰人家了。回去,去她家坐坐就好。

他也想给张雪儿打个电话,可惜,张雪儿连手机都没有。但愿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还能赶上她去大学报到的ri子,他曾经许诺给张雪儿送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是个讲信用的人,说到就要做到。嗯,还要加上一部手机,要送就送苹果5s,大气一回!

“凌医生,村长会替你调查剩下的村民,我们就不需要去挨家挨户登门拜访了,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呢?”这两天苗小花跟着凌霄东跑西跑,她很喜欢和凌霄在一起做事的感觉。

“明天?”凌霄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想给金华寨的村民们发放小病丸,增强他们的免疫力,这样的话,就算有病毒,他们也不容易被感染。先将感染的人数控制下来,然后找出病毒的源头,想办法消灭它。”

“好啊,那我明天就陪着你去发药。”苗小花高兴地道。

凌霄却说道:“我带的小病丸不多,我需要一些药材来炼制小病丸,我想明天去山里采药。”

“好啊,那我明天就陪着你去山里采药。”苗小花更加高兴了。

“我去解个手。”

“好啊,我陪你去解手。”苗小花的脑筋连个弯也不打,脱口就说出来了。

凌霄促狭地看着她。

苗小花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她被凌霄戏弄了,她的脸蛋顿时泛红了,但嘴上却还是不认输,她大大方方地道:“好啊,你去,你去尿,我和你一起尿,走啊!”

凌霄,“……”

“走啊,凌医生,不要说你不敢!你可是男子汉,敢说出来就敢做,我一个女人家都不怕,你却怕了吗?哈哈,你是个胆小鬼哦。”苗小花洋洋得意,嘴角也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

凌霄这次发现他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对苗小花这种骚到了骨头里,一心想给她男人戴绿帽子的女人,你去招惹她干什么呢?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胆小鬼哦。”苗小花的嘴巴真的很贱啊!

“去就去,谁怕谁啊?”凌霄也被激起了火气,他四下瞧了瞧,大步走进了路旁的树林里。

“谁怕谁!”苗小花也果敢地进了树林。

树林茂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草地上,草叶儿仿佛镀了一层金粉。

凌霄解开了腰带,却在拉下裤头的关键时候犹豫了,后悔了,他心里暗暗地笑道:“这是干什么啊?我是三岁小孩吗,她也是三岁小孩吗?我们一起来尿尿,这算什么事啊?”

然而,苗小花却完全没有凌霄的这种想法,凌霄还有一些理智,她却没有半点理智的存在了。她就像是角斗场的敌方勇士,神情庄重肃穆地走到了凌霄的对面,双手叉腰,两眼直视着凌霄,杀气毕露。

一股风息吹过树梢,树叶摇动,沙沙作响。

风吹过凌霄的短发,微微摇动。

风吹过苗小花的长头发,也微微飘扬。

一股肃杀的气氛在树林之中蔓延开来,两人的眼神交织着,电花四射。

对视,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噗嗤!”凌霄最先笑了起来,他摆了摆手,“苗姐,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啊?开个玩笑,你别当真,我们还是算了——”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苗小花忽然双手下落,一眨眼就将她的松紧棉裤脱到了腿弯上。雪白的小腹,雪白的大腿,还有腿间的一丛乌黑野草以及被野草覆盖的丘壑地带都毫无遮掩地曝露在凌霄的视线之中。

凌霄的眼珠子一下子就凸了起来。

那被茂密野草覆盖的玉丘上,一条缝隙儿细细窄窄,有些儿濡湿了,有些儿粉,也有些儿翻卷。不过方寸之地,但却足以迷倒众生。它有它的魔力,强烈如斯。凌霄腿间的物件一下子就受到了召唤,举起了战斗的旗帜。

“开玩笑?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我不管,我尿先,你看着办吧。”苗小花一下子蹲了下去,一股水流嘘嘘地从她的一双**之间喷射了出来,打湿了一片草地。

欢快的水花啊,亮晶晶!

玩笑开到这种程度,凌霄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不尿吧,苗小花肯定不依,多半会生气,没准还会把他和文婷婷撵出她家。尿吧,他又觉得难为情。眼前这种事情,好难为情啊。犯贱的是,他思考这和问题的时候,两只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人家苗小花尿尿的地方,看那水花儿飞溅,看那野草儿湿润,一点都没遗漏。

“凌医生,你该不是那玩意儿小,不敢拿出来见人吧?咯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理解你的难处,你就不要拿出来了。”苗小花轻蔑地道。

男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人家说他那玩意不行,那玩意小。苗小花这一激,凌霄果然就怒了,哗啦一下拉下裤头,露出了他的神鸟。那怒挺的大将军的姿态,那狰狞的样子,谁敢说它小!谁敢说它不行!

但凡见过凌霄鸟的女人,都被吓过一跳。

苗小花也不例外,凌霄亮了的一瞬间,她的嘴巴就张成了一个“0”字形,合不上了。

淅沥沥,哗啦啦,凌霄也尿出了一道水箭,笔直地飞出大约两米远的地方才落地。那位置,刚好离苗小花两三步远,顿时一些水花溅射到了苗小花的鞋上,裤管上。

无论是气势,还是攻击力,苗小花都是完败!

尿完,凌霄收枪入库。他的脸也窘红一片,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苗小花了。

苗小花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张俏脸红扑扑的,满脸都是羞意。

也倒是的,这件事从一个玩笑开始,现在结束了,大家都回到了成年人的位置上,都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我先出去了。”凌霄转身开逃。

“哎哟……”身后忽然传来苗小花的痛呼声。

凌霄跟着又转过身来,却发现苗小花坐在草地上,裤子都还没有穿上,正抱着一只腿哀嚎。他赶紧走了过去,关切地道:“苗姐,你怎么啦?”

“哎哟……腿抽筋,好疼,疼死了呀……哎哟……”苗小花继续叫。

“你忍着一点,我给你揉揉。”凌霄伸手去给苗小花揉腿。

她的大腿又白又嫩,皮肤又滑又腻,摸着柔软舒适,还带点而绵软的弹性。凌霄的心中不禁一片荡漾,心猿意马了。他的视线偷偷地落在了苗小花的腿间,那一朵桃花微微绽放,花瓣含露,开得是三分羞涩,七分瑰丽,迷死人了。

“对了,肌肉绵软,并不僵硬,这哪里是腿抽筋的症状啊?”凌霄忽然发觉有诈。

就在这时,苗小花忽然伸手抓住了凌霄腿间的梆硬的东西,媚眼如丝,喘咻咻地道:“凌医生,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你要了我吧……”

被她抓住,凌霄硬的地方就不止那一处了,全身都僵硬了。

“求求你了,我男人快两年没碰过我了,我想……他在外面玩女人,把我扔在家里守活寡,我凭什么为他守妇道啊,我要给他戴绿帽子!”苗小花莫名地激动了起来。

“苗姐,你冷静一点。”凌霄嘴上说一套,身体却是另一套,他已经被苗小花刺激得血脉喷张了。

“你干我,我就冷静。”

凌霄,“……”

苗小花忽然发力,一下子扑进了凌霄的怀中。凌霄无法保持平衡,跌坐在了地上。苗小花压在凌霄的身上,一张嘴一下子堵住了凌霄的嘴巴,然后用舌头撬开了凌霄的牙关,纠缠在了一起。

纠缠,滚动,一大片青青绿草地被苗小花的大白臀给压扁了。混乱之子,凌霄的裤子也被她给扒了,然后鸟也被她吞了。

“我从来不给我男人来这个……呼噜……我给你搞这个……吸……哗……”嘴里含着一个东西,苗小花说话的声音含混得很。

“嗯……嘶……谢谢。”凌霄皱着眉头,轻轻压着她的头,说话也不是很清楚。

“嘻嘻,你们做医生的,搞这事也客气啊?”苗小花抬起头,水汪汪地看着凌霄。

凌霄一把又把她的脑袋压了下去,你个骚货,这个时候废什么话啊!

酥酥麻麻,飘飘欲仙……

噗噗噗!

噗噗噗!

“咳咳……咳咳……”苗小花被呛到了,不乐意了,“小凌,我都还没有……”

凌霄一把将她掀翻在地,架起她的一双粉雕玉琢的美腿,粗鲁而凶悍地进入了她那早就湿润不堪的身体里,冲击,冲击,狠狠地冲击!

苗小花的身体快乐地颠簸着,她愉悦地觉得她的身体快要被凌霄给撞散架了,她的灵魂也要被撞散架了。快乐的cháo水将她淹没了,她彻底迷失了。

噗噗噗!

噗噗噗!

花儿谢了,香蕉也被煨耙了,软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