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美女、权力与金钱》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美女、权力与金钱》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美女、权力与金钱 美女、权力与金钱

    一个平民家庭出身的青年人,丛学校毕业后,走上了工作岗位。他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各种手段,混迹于女人、权力和金钱之间,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刻苦地钻营,他终于走上了领导岗位。由于他的腐化堕落,跑官卖官,身边已是美女成群,金钱近亿。。。。。。

    中樨 状态:已完结 类型:历史军事
    立即阅读

《美女、权力与金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美女、权力与金钱》,是作者中樨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平民家庭出身的青年人,丛学校毕业后,走上了工作岗位。他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各种手段,混迹于女人、权力和金钱之间,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刻苦地钻营,他终于走上了领导岗位。由于他的腐化堕落,跑官卖官,身边已是美女成群,金钱近亿。。。。。。

《美女、权力与金钱》 第103章 尾声 免费试读

李剑生回到家门口,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

这是一栋工程局盖的十二层的干部住宅楼,有资格住在这里的,都是局机关各部门的处长和各个工程公司的领导干部。

李剑生乘电梯来到十二楼自家门前,按响了门铃:“铃……”

“谁呀?”屋里传来一声温柔的问话声。

“我,是我,老婆,开,开门。”李剑生舌头打着卷,嘴中含混不清地说道。

李剑生虽然已是醉意十足,背但他还是轻声地回答了老婆的问话,以免惊动邻居们,造成不好的影响。

李剑生老婆涂春香打开了家门。

李剑生手中拎着一套名牌西装,摇摇晃晃地走进家门,在客厅一张木质三人沙发上坐下。他头无力地靠在沙发上,嘴中喘着粗气。房间内立刻弥漫着一股呛人的酒气。

这是一套四室二厅的大套房,大约一百六十来个平方米,室内装修豪华,一色的红木家具。这是五年前,新房盖成的时候,李剑生让肖勇强用公家的钱,为他装修好了之后,才搬进来住的。

“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醉死了你,我才省心了呢!”涂春香看着一副醉态的李剑生,满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用手拧着李剑生的耳朵,嘴中没好气地骂道。

涂春香现在也有四十多岁了,在省建筑公司当基建处长。别看她年纪这么大了,而且还长着一脸的雀斑,可在穿着和保养上却很注意。

平时,涂春香身上穿的都是高档流行的名牌,并且在著名的养颜会所包年,定期做面膜。当然,这些都是李剑生手下的包工头,投其所好为涂春香办好了的。

由于平时很注意保养,涂春香的脸上还看不到什么皱纹。长期吃减肥茶和节食,使她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远看背影就像个小姑娘似的。

她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花钱弄到美国留学去了。丈夫早、中、晚三餐都在外面吃,她也是早上、中午都在单位食堂吃,晚上在家吃一餐。

自从李剑生当上工程局长后,因工作忙,每天不到晚上十点钟以后是不会回家的。而且,他每次回家都是醉醺醺的,好像上辈子没喝过酒似的,涂春香看着他那醉死梦生的样子就心烦!

“老,老婆,别,别这样了!”李剑生用手抓着妻子拧自己耳朵的手,可怜巴巴地说道:“我,我的耳朵都快被你拧掉了。”

对李剑生这个家庭来说,算得上是“老夫少妻”,所以李剑生特别怕老婆,是远近闻名的“妻管严”。

“你醉得还知道痛啊?”涂春香看着丈夫那熊样,觉得好气又好笑。她放开手,将李剑生丢在沙发上的那套名牌西装收起,挂进卧室的衣柜里,然后泡了杯浓茶放在李剑生面前的茶几上。

“我,我没醉!”李剑生打了个饱嗝,从公文包里掏出二万块钱往茶几上一放,洋洋得意地说道:“有吃、有喝、又有拿,这样的生活,你有吗?”

古语说得好“瞎子见钱眼也光。”涂春香看着茶几上的钱,眼中立刻发出一种贪婪的光芒。她快速地把钱抓到手里,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笑着柔声说道:“你出去吃饭要多吃菜,少喝酒,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

对于涂春香来讲,李剑生就是她的摇钱树,有吃、有喝还有拿,这当然是件大好事。除了钱,李剑生还能给她什么呢?

近五、六年来,李剑生和她已经没有性生活了,这对于四十出头的年纪,步入“如狼似虎”阶段的涂春香来讲,是件残酷的事情。每当涂春香有性要求时,李剑生总是借口工作太忙太累,没有精力做这种事情而拒绝她。

开始,涂春香还为这事跟李剑生吵过几次架,后来,时间一长,她也就习惯了,无所谓了,只要李剑生这个人还在家,他赚的钱拿回家来,涂春香也就满足了。

对于李剑生在外面有没有女人,涂春香凭着女人的直觉,得到的回答是:有!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自己和他离婚吗?不行,自己已是半老徐娘了,想要找李剑生这样条件的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再说,小孩也大了,在国外也需要用钱,只要李剑生拿钱回家给她就行了。至于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她也不管,确实的说,这种事,她就是想管也管不了,只好开只眼,闭只眼了。不管怎么说,李剑生还是她的丈夫。

在这栋大楼里,涂春香看到因丈夫有外遇,造成夫妻之间吵架而闹离婚的还少吗?

家住五楼的工程局后勤处的高处长,今年才四十来岁,手中有权、有钱了,日子过得潇洒起来,在单位上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好上了,时间一长,被他老婆发现了。他老婆一气之下,跑到丈夫单位上大闹了一场,弄得高处长下不来台。

回家后,高处长闹着要和老婆离婚,老婆不肯,气急败坏地跑到高副处长的情妇家里,用准备好的菜刀将那情妇砍死,然后自己也跳楼自杀了。

现在,这个高处长还不是另娶新欢,过着快快乐乐的日子,而他死去的老婆,还不是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不值得!

八楼的材料处金处长,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女儿都参加工作了,还在外面“包二奶”。后来,这事被他妻子知道后,讲了他几句。金处长一怒之下,搬到单位上去住了。

金处长现在只是休息日才回家,并警告他妻子,如果再管他的事,他就和她离婚,吓得他妻子再也不敢多金处长在外面“包二奶”的事,每天一个人在家,抱着只猫睡觉。

涂春香也看出来了,李剑生自当上工程局长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他身上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不管怎样,他每天还是照常回家,赚的钱也是给老婆,有这二点,涂春香也就满足了。她可不想像高处长和金处长的家庭那样,把事情闹到那种地步。

李剑生见涂春香气消了,立刻来了精神,得意地想到:“女人都***一个德行,‘见钱眼开’!只要一拿到钱,一天的云都散了,好打发!”

他端起浓茶喝了一口,一股清香味直入心田。这种清明前的茅尖茶,味道就是好。

李剑生闭目细细地品尝着,品尝着权利给他带来的种种好处:烟,他抽人家送来的软包中华,而且是‘3’字头的;酒,他喝的是茅台酒;茶,当然是市场上高档的;吃饭,最少是三星级以上的饭店;送礼,少于五千块钱的东西,他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等于白送!

涂春香见李剑生正在闭目养神,于是在他身边坐下,想了想轻声说道:“今天晚上,你局里第五工程公司的副经理周利益到家来了,他送了二条软中华烟、二瓶茅台酒,还有二万块钱。他等了很久,见你没回来就走了。”

“唔!”李剑生眼睛都没睁开,只是鼻中轻轻地“哼”了一声,心想:“下属到家里来送礼,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收了礼,就是给了他的面子。再说,他来送礼,肯定是有求于我。”

想到这,李剑生随口问道:“周利益没说有什么事吗?”

涂春香说道:“周经理说,最近,他们第五工程公司的贾经理出事了,想让你在调整时,把他安排到那个位置上去。”

“哼!花这一点点钱,打发叫花子呀?”李剑生冷笑了一声,睁开眼睛说道:“现在,找我想要到这个位置上去的人多得很,我看他没有十万、八万的送钱,门都没有!”

“可是……可是……”涂春香有些急了,不太高兴地说道:“人家这几年下来,陆陆续续送给咱们的已不下十几万了,我看这个位置干脆给他算了。”

涂春香对这个周利益印象一直很好。此人四十来岁,高大壮实,一表人才,为找李剑生帮忙,经常来她家送礼,而十次就有八次李剑生不在家,由涂春香接待。

时间一长,俩人眉来眼去的,一个是干柴,一个是烈火,二人一碰就着,勾搭上了。

今天晚上,涂春香打电话给李剑生,证实他一下子不会回家后,便把周利益约到家里,二人便放心大胆的亲热起来。

周利益身强力壮,精力旺盛,人高“家伙”大,十几分钟的工作后,一点也不见有泄气的现象,就像不倒翁似的,持久耐力。经过半个钟头的激烈运动,把正处在性煎熬中的涂春香弄得是“嗷嗷!”直叫,真是心花怒放,欲死欲仙,舒服之极……

正当她要达到高潮之际,周经理提出了这一要求,当时,她二话没说,满口就答应了。

周利益离开后,涂春香思来想去,觉得这事要怎样向李剑生开口才合适呢?她知道李剑生心眼小,很爱财,于是从家里拿了烟、酒及二万块钱,谎称是周经理送来的礼物,反正家里的钱和物都是自己管,到底有多少,李剑生详细的数目是不知道的。

涂春香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让李剑生答应这事,自己也好向“情弟弟”有个交代。现在一听丈夫不答应,她当然急了。

“哎呀!你不懂。”李剑生见妻子有些不高兴,忙耐心地解释道:“现在找我要求到这个位置上去的人很多,如果不趁此机会多捞点,事情办完后谁理你呀?”

“只要你在局长这个位置上,大权在握,就是事情办完之后,人家也不会少你的钱!”涂春香气呼呼地说道。

“你呀!真是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李剑生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眼看都是个快五十的人了,在这个单位干得年头也不短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上级一纸命令下来,我就调离了,到那个时候,人家就不会理你这个无职无权的人了!”

“事情有这么严重吗?”涂春香听丈夫这样一说,心就有点慌了,心想:“现在,丈夫当这个局长,工资、奖金的收入,一年下来不说多,一百多万是踢都踢不动的。另外,还有局里干部和手下包工头们的送礼,一年少说也有几千万。现在,她家中的存款,已经陆陆续续通过不同的渠道,汇到在美国留学的儿子那里,有人民币十几个亿,在美国还买了几栋别墅。丈夫还有十多年的时间可干,等到退休的时候,家中存款人民币可达几十个亿,那是没有问题的。到那时,儿子在美国已经定居了,老俩口再飞往美国去养老。吃香的、喝辣的钱都有了,别提有多滋润哪!”

可是,现在听李剑生这样一说,涂春香心中的如意算盘打破了,她心中当然急了,嘴中连连说道:“这、这可怎么办哪?”

“怎么拌(办)?凉拌!”李剑生看着老婆一脸傻样,“哈哈”一笑说道:“现在,我们要抓住身边的每一次机会,不放过任何一次捞钱的机会,只有这样,我们退休之后,才能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

“那周利益提拔的事就没有希望了?”涂春香见丈夫还是没松口,心有不甘,继续追问道。

“唉!这事以后再说吧!”李剑生重重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李剑生是这样打算的,在周利益的事情上,他即要得钱,又要得人。明天上班,顾红英肯定会来找李剑生的,到那时,再跟她美美地睡上一觉,再答应顾红英的要求,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涂春香见李剑生不再说话了,也不好再追问“情弟弟”提拔的事情,以免使李剑生产生怀疑,那可就不好办了。

李剑生此刻,哪有心情注意涂春香的神情,一个心思只想着趁着自己当权时,怎样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在干部的提拔上,在与包工头打交道当中去捞钱。

这时,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一声惊雷在李剑生头顶炸响……

(本文全部结束,关于李剑生和刘丰智如何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在工程局所作所为的事情,咱们将在下篇网络小说中再见!谢谢广大读者朋友们的支持,谢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