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寒天行侠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alcomc(杀不死的蟑螂)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寒天行侠传 寒天行侠传

    我的名字叫寒天行。  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  我的名字也是由那在我小的时候捡到我的师父取的。

    alcomc(杀不死的蟑螂)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寒天行侠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寒天行侠传》,是作者alcomc(杀不死的蟑螂)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的名字叫寒天行。  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  我的名字也是由那在我小的时候捡到我的师父取的。

《寒天行侠传》 第30章、斗剑 免费试读

抱着观察与偷师的心态,一招一招稳稳的接着剑云的剑招,虽然我自身武功远胜此人,但内心却不住暗赞‘御情剑法’的奥妙。

高手间的决斗,如不是实力相差悬殊,谁胜谁负,常在对招之前就已定下。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气势,往往决定了你出的这一招——是胜,是负。

‘御情剑法’之所以精妙,便在于它能巧妙的控制对手的心境、情绪;振奋自身气势,让平凡无奇的剑招,令对手感到毫无破绽、无从着手;时慢时快,无一定的特性。剑招中真气的运用,简直匪夷所思,叹为观止。

就拿我方才接的那招来说吧……他奶奶的熊,明明是直来直往的突刺,只听那小子大喊一声:“怒长城!”到了我眼中,忽然变得霸气十足,几乎让我有种无法匹敌的无力感。

好在我天旋真气雄厚无比,在警急时刻真气一转,静下心来,才狼狈的闪过那一招夺命凶剑。

御情剑法,御己御敌;御情二字,当之无愧。

转眼接了数十招,就算明知剑云这小子有暗藏绝招不发,但御情剑法的招数特性,也终于被我抓个十十八八。

御情剑法,极为讲究出招者的内心心境与出招时自身的七情六欲。

剑家老二这小子把招数练的滚瓜烂熟,真气也运用无可挑剔,但他实在过于年轻,摆明儿没经过人生大经大历、大悲大喜,剑法再熟,也难将‘御情剑法’最高深的境界——完完全全的掌握一切敌我之情绪——显现而出。仗着我自身内力比他高、定性比他强,不管他再怎么耍,我也不会因此而被他出一招“悲剑追阳”或“乐悦枫云”就被他逗哭逗笑,连接招都忘了接。

除了偷师观察对手外,本少爷不正面迎敌、采取游斗的另一原因——还是因为老子我在兵器上吃了大亏。

虽说岳清山借我的长剑颇为锐利,但本少爷的真气中夹带的蚀劲毕竟过于霸道,导致剑柄本身持久力不佳,出招时碍手碍脚,真是气人。

这时,场外观战的众人议论纷纷……

“二公子的武功果然高强,可……这姓寒的到底从那儿蹦出来的,怎么以前都没听过那门那派有这等高手?”

“这可不是吗,看来今年武论会又有得瞧了……”

匆匆数十招,我始终仗着上等身法,不欲与其正面接招;表面上我被剑云砍的毫无还手之力,但在场的众人皆无庸手,在明眼人里,高低一见便知。剑云内力也不差,旁人的风凉话自是句句听在耳里。

城府颇深的他,并没拿出真本事大绝招,但与我这等无名小卒大战数十回合不果,不由得让向来自傲的他又急又怒,只见他面色越显低沉,手中使出的剑招所暗藏的杀机也越来越深。

(华南英雄会,蓝烟白家准备与洗剑山庄结盟,共商天武论会之事;而结的盟……是剑家老二和白家丫头的联姻盟……小淫虫,这下你绿帽带定了,早早告诉你这情报,别说我不够意思啊!)

想起当日罗酒鬼说给我知的情报,我不禁冷笑几下。

敢跟我抢女人,我操你老母!

今日不挫挫这小子的锐气未免也太对不起我自己;匆匆又过了数十招,我准备一见时机成熟,便将将这小子给了结掉。

在那儿之前,我连忙运起神识探查,发现岳清山那贼小子……果真不愧是剑神高徒啊,不会像场中我俩笨蛋一般,在天武论会前于众人面前吃亏露招,他早就早早退出场外,摆明坐山观虎斗,目不斜视的在旁偷师。

久战之下,剑云也终于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只见他阴沉的表情带有一丝丝杀机,忽然停下连绵攻势,蓄积储力,一看就知道准备架出大绝招。

剑云修拔的虎躯猛然呈弓状向后仰立,只道他在那一瞬间储蓄了全身内力,不消几息,接着他整个人如出舺之箭,来势汹汹地朝我袭来。

‘御情第九剑——灭绝杀!’刺颜的剑风!

魄人的真气!完完全全将我周遭的一切空间限制在他誓杀灭绝的强大杀气下!!

(真气外放!?)

想不到我千算万算,也没料到剑云暗藏的实力居然不见得亚于我多少,光是这手真气外放的剑招,剑家二少便足以列入超级高手的境界。

慌忙地狂运天旋真气,艰难的举起手中摇摇欲碎的长剑,暗骂自己轻敌,内心叫苦连天。

马的,耍出查克拉这么高强的大绝招之前也不先提醒一下,这下子我不硬接都不行,难道非得拼个大伙儿内伤吐血,同归于尽你才爽是不是?

长剑划圆,以天旋真气运起一圈小型的太极——七剑中防守力最高的‘天海式’,我神色严峻的等待剑云那灭绝一切的‘灭绝杀’。

“二哥,别伤他!”

就在两剑几乎要硬碰硬的那一刹那间,一声如银铃般的清脆嗓音传出,虽不大声,但在众人皆憋紧气息观战的沉默里,显得特别明显。

一个柔弱的娇躯,从人群中冲出,活生生的踏进我与剑云之间。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早先负气离开的剑欣萍!

本来,凭她那身微薄功力,光是想介入我与剑云对招的气场内都不甚可能,可……她恰好踏入了我俩蓄招间那最强的一点,正所谓刚极致柔,最强的一点偏偏正是俩者内气比拼最少的气场。

两者剑式正紧绷到极点。

此时此刻,若我与剑云同时收招,结果会是我俩各自承受强行收招的内伤;但如果单单只是其中一人独自收招,那他便得将两招相碰的威力照单全收……倘若是无人收招……废话,那么夹在中间的萍儿妹妹自然是香销玉损、成为本故事第二位壮烈牺牲的女性角色。

脑海匆匆转过数个念头,想起当日我绝脉发病,萍儿尽心尽力照顾的救命之恩,我只能暗叹一声,强行收剑。

一瞬间,一股窒人的真气反扑至我体内,令我真气陡然反转,一口甜血卡在喉间不吐不快。

然而,颜面上一道道煞气,并没有随着我收招而停止,我抚着疼痛的胸膛,仔细睁眼一瞧……靠,正所谓无毒不丈夫,剑云那小子似乎杀红的眼,明知自己的亲妹卡在我俩之间,居然毫不犹豫的继续持剑杀来,凭着这股威势,剑招势必会穿透剑欣萍的娇躯,同时将我与她斩于剑下。

操你奶奶的,她可是你亲妹妹呀!!

“不!!!!”

就在剑云的夺命宝剑要穿透萍儿的后背之时,萍儿和我面对着面,露出甜甜的微笑,望着我的目光,带有万分爱恋柔情。略带稚气的娇容,有着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爱人的情操、义无反顾的神情,和某位在我内心刻下刻骨铭心的痕迹的姑娘……是何等的相似。

难道历史又要重演,我寒天行注定一生带赛,爱我的女人通通得为我而死?

我双目通红,狂气大发,冲着走火入魔的可能,重新运起天旋劲,摆出‘天劫式’的起手式。

若是萍儿伤在剑云一招一式下,我便要他陪葬!!

“阿密陀佛,二公子剑下留人!”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威严的声音朝空传来。

一位不知从那儿冒出的光头和尚,踏着鬼魅般身法现身,只见他轻轻挥出一掌,一股柔劲便将萍儿推离剑招上的道,接着,老和尚脸色严峻,双掌合并,内劲一吐,大喝一声,连接地暴出一道道刚猛无比的黑色气劲,一下子,硬是把我与剑云比拼的真气场完完全全的推散开。

见萍儿无事,我紧蹦的心松懈下来,顿时浑身发软,软坐在地,原本卡在喉中的甜血也就咳了出来。

“萍儿,你没事吧?”

调息一会后,我硬撑起内伤发作的身体,连忙前去查看萍儿;方才她不顾一切的介入我与剑云的比试之间,只道她事后才知害怕,此时娇颜泛白,也不知伤着了哪里。

“阿密陀佛,这位女施主只是受了惊吓,歇息一会儿便无事,这位公子无需担忧。”

老和尚转身朝着刚调息完毕的剑云一躬,歉然说道:“方才老衲只道情况危急,救人要紧,这才介入二公子与这位公子的比试,有违江湖规矩之处,这还请二公子恕罪。”

“率呆大师您这那里话,方才剑云出手不之轻重,差点将舍妹伤之于手下,好在有大师您出手相救,才不致于导致悲剧。”剑云抱拳回礼,连忙答道。

我在一旁观听,暗自冷笑,这剑云小子为了取胜,居然连亲妹都能牺牲,果真是毒辣至极,现在还腥腥做态未免太迟。

转头望向这位面露慈祥微笑的老和尚,刚刚他露出那一手刚猛无比的绝世内劲,想必便是少林派驰名天下的易筋神功。这老和尚法号率呆,“率、圆、了、晦”,没想到他竟是在少林辈份里排名最高的率字辈,比十大高手中的圆心和尚还高,也难怪他武功如此惊人了得。

(率呆……率呆……少林寺的和尚们也不知在想啥儿,什么四大皆空、痴呆空明,取法号一向奇怪无比,真是逗人发笑)

“阿密陀佛,二位公子好俊的剑法,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老衲那群徒子徒孙可是万万比之不上,真令人好生羡慕。”

“大师您藐赞了。”

剑云面无表情的朝我说道:“寒公子剑法傲妙无比,让剑云大开眼界,这场比试,咱们便算打平如何?”

“如此这番正好。”

率呆大师的介入,为我俩做足台阶,终于平息这场无谓的纠纷。

比试结束,这时在场外早就急的不知什么似的夜枫急忙跑来,柔声问道:“老公,你没事吧?!”

我内心一暖,面露微笑,紧握住夜枫柔软的小手表示一切安好。

“各位,小弟还有一些家务事要处理,先行告退。”剑云朗声朝众人说道。

接着他铁青着脸,厉声朝萍儿低声道:“萍儿,你跟我回房!”

看着恢复神色的萍儿,她幽怨的朝我和夜枫望了一眼,随着兄长离去……

观眼一望,场外另一旁的方萱、柳慧慧,也是神色复杂的望着我。

唉最难消受美人恩。

“枫儿,咱们回家吧!”

我轻声叹口气,顿时只觉一切乏味无比,把长剑交还岳清山,朝众人抱拳施礼,伴着夜枫离开洗剑山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