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伐纣》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伐纣》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伐纣 伐纣

    纣王虽然号称殷商第一勇士,少年时就能生擒熊罴,托梁换柱,但身形和袁洪比起来却有所不如。更何况这袁洪已经修炼了千年之久,乃不入十类的灵兽,真所谓左道之术加天生异禀,别的不说,只说胯下一根阳物,真是粗比儿臂天下无朋,壮如象鼻世间不二。  妲己双手握住袁洪的阳根轻揉慢捻,又伸出舌头舔舐其余的一截。但袁洪哪能就此知足,又叫过旁边的常昊为他吞蛋舔肛,同时享受起了两个美人的口舌功夫。

    思無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伐纣》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伐纣》,是作者思無邪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纣王虽然号称殷商第一勇士,少年时就能生擒熊罴,托梁换柱,但身形和袁洪比起来却有所不如。更何况这袁洪已经修炼了千年之久,乃不入十类的灵兽,真所谓左道之术加天生异禀,别的不说,只说胯下一根阳物,真是粗比儿臂天下无朋,壮如象鼻世间不二。  妲己双手握住袁洪的阳根轻揉慢捻,又伸出舌头舔舐其余的一截。但袁洪哪能就此知足,又叫过旁边的常昊为他吞蛋舔肛,同时享受起了两个美人的口舌功夫。

《伐纣》 三十三 免费试读

自从打了那一场败战回来之后,纣王一直没有说话,他静静坐在这张象征自己无上地位的龙榻上,宫女为他送上了美酒,可他望着酒爵里光色,却觉得那酒像血一样鲜红。

他不想喝酒,他没有心情喝酒,可他还是机械的拿起了面前的酒器,把里面的东西灌进了嘴里,可他的嘴里没有一丝感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喝酒。

就这样,纣王不知道坐了多少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些疲惫,或者我真的老了,再不是当年托梁换柱的殷商第一力士,以至于这些小小的诸侯也敢犯上作乱,而我却竟然无力回抗。

从来被人围绕被人捧奉的纣王,突然有一些害怕的感觉,觉得自己很处在一个无人的荒野,于是他赶紧起身四处看了看,竟然真的是一个人也没有了。这里是那个夜夜笙歌的鹿台吗?

纣王猛的站起身,从主殿中跑了出来,偏殿,侧殿,回廊,耳房,纣王跑遍了鹿台上每一个地方,可是这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那些卫士呢,那些奴仆呢,那些女宫奴呢,那些舞伎歌姬呢,这些整天围在自己身边的打转的人呢,还有王后和胡贵妃,她们又在哪里。

纣王一边奔跑一边呼喊,可是除了自己的回声在宫墙之间回荡,消失之外,什么别的声音也没有。这时的天已经快黑了,可竟然连一个出来点灯的都没有,黄昏时阴暗的天光,照在这些建筑上,把地上到处投下斑驳如同鬼影一样的阴暗。

当纣王绕了一圈回到主殿时,他突然一跤扑倒在大厅中央,不知道是之前坐的太久,还是后来跑的太快,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都不见了。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趴在厅中,又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终于站了起来,他走到几边拿过剩余的酒,一气喝完。

纣王觉得有些烦燥有些热,于是他走到围栏边。当他扶栏下望时,竟然发现整个王宫都是一片漆黑,而最不该发出光亮的地方竟然透着微光,那里就是昔日姜王后的枕云宫。

*******

看着胯下被自己操弄着的王后,感受着屁眼上贵妃湿滑的香舌,尤浑突然觉得自己无比强大。这并非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感觉,而是一种生理上的成就,从他进到这间寝宫,将两位心目中的女神征服在胯下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整个时辰了,自己已经在两具美体身上发泄过四次,除了精液之外,还有把尿液灌入了两个女人的嘴里,现在他不但不觉得疲惫,反而越来越觉得浑身是劲。

尤浑兴奋的大笑一声,挥掌在妲己的丰乳上打了一记,他发现那声音是如此动听,如此悦耳。于是,第二记,第三记,更多更密更有力的巴掌打在了妲己的胸前,整个宫殿里发出连串轻脆的肉响,中间夹杂着妲己浪荡的呻吟以及胡喜妹舔食屁眼的水声。

几十巴掌过后,妲己的玉乳上已经满是红痕,有的地方甚至被指甲刮出了血丝。尤浑当然不会因此停止,这样的画面只让他更加得意,胯下挺动的更加快速。终于他马上就要第五次喷射了,而且他感觉这次将喷射的更多。

尤浑又在妲己的淫穴里猛干几下,一转身扯起胡喜妹的头发,这一扯实在太用力,又太突然,胡喜妹贱美的俏脸几乎被扯的变了型,这妖孽冷不防吃疼,也忍不住衰叫一声,尤浑乘势把肉棒贯入喜妹咽喉。几个快速的挺送之后,尤浑只觉阳关一懈,一股热流从肉棒顶上喷出,直直射进了胡喜妹的胃里。

从尤浑插进妲己身体的时候,胡喜妹就开始在尤浑的身上舔着,她先是从尤浑的耳朵开始,接着是他的胸,然后是腰,再是腿和脚,最终她把舌头停留在了尤浑的屁股上。那里并没有什么异味,因为从一开始这个地方已经被她们舔过无数遍了。即便有什么气味,胡喜妹也不会介意,可她没想到尤浑突然抽身离开,还抓着自己的头发,强硬的把满是淫水的阴茎插进了自己嘴里。

还来不及反抗或者适应,胡喜妹感到嘴里的肉棒一阵抽搐,一股热流射进了自己的嘴里。那味道并不是精液的味道,也不是尿水的味道,而是血的味道。胡喜妹心中蔑笑,想不到这家伙才四炮就顶不住了,比刚才那些王宫武士差远了,看来这家伙很快就会油尽灯枯,也没多长时间好玩了。胡喜妹想到这里,更是大口吞落一股股浓血。

看胡喜妹吃的那么开心,妲己马上明白过来,于是马上翻身抢过来分享“琼浆”。可笑那尤浑早已淫魔攻心,连自己行将就木也浑然无知。

尤浑虽然不知道,但却有人知道。当尤浑和二妖玩的火热的时候,一个黑影来到了窗外,很明显这个黑影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人,而且他的眼睛正冒火一样的看着厅内的一切。

他看见自己最宠爱的两个女人全身赤裸,本应该包裹在她们身上,象征高贵和尊崇的华服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张扬淫荡与下贱的精斑和鞭痕。不仅如此,这两个貌比天仙的美女正像狗一样,跪在一个丑陋的男人胯下,摇摆着翘翘的屁股,昂着头舔食着男人的下处。而这个丑陋的男人,竟然是自己最亲信的大臣。看那个男人的表情,他应该正朝女人的嘴里喷射着什么,从持续时间上判断,应该不是射精。难道是在排溺?看那两个贱女人吃的高兴劲,简直像狗一样。

纣王的手紧紧抓着窗格,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到了腰刀的柄上。正当他要冲进去撞破的时候,一幕他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他首先看见,自己王后光光的身体上好像多了一件东西,并且那东西随着她屁股的扭动越来越大,很显然那不是一件衣服,倒更像是一只狗尾。不对,不是一条,是两条、三条、四条……怎么越来越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纣王还来不及想明白,旁边胡喜妹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不过她屁股上多出来的不是狗尾巴,却像是什么鸟的羽毛!

这究竟是怎么了,这是真的还是做梦?纣王突然想起一些回忆,一些关于这两位宠女的回忆。曾经有无数大臣向自己进言,说这两位美人是妖孽,说王后是九尾狐成精,胡贵妃是什么雉鸡精。自己曾经因为这些话,杀了很多人,可难道这都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两位美人真的是妖?为什么,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纣王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星辰,他想到了大商国自成汤以来历代先王,还有那些曾经陪伴他治理国家的臣子。当他低下头的时候,才突然想起,自己身处的正是以前姜王后的寝宫,这些年来,有关姜王后的记忆早已经被自己刻意封存,可是此时此刻,却又一下子全都涌到了面前。

在那边的秋千架旁,他们夫妻嬉闹调笑;在那边的槐柳荫下,他和姜王后一起,看着两个王儿斗棋;在这座后宫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爱妻和王儿一边品尝着御厨献上的佳肴,一边听自己讲着朝堂上发生的笑话。

可如今——如今自己竟成了全天下最大的笑话。那么多忠臣的良言你只当耳旁风,那么多诤臣的死谏,你只当是居心叵测。现如今果然轮落到国破家亡,祖宗基业被毁,子受啊子受(笔者按:纣王姓子名受。),你真是自作自受。

纣王回头又看了一眼殿内,那两个妖精还趴在尤浑的跨下吞食着,这一回她们没有把嘴直接包在那根丑物上,所以纣王终于看清了她们喝的那么享受的到底是什么——那是一股股鲜红的血液。纣王看了看一眼尤浑,此时的他已经面如白纸,两颊凹陷,眼中无神,而且整个人都像是变得干瘪了。可是他的脸上竟还挂着陶醉的笑容。

纣王知道这个家伙已经命丧妖手了,他不禁嘴角发出一声冷笑,但他笑的不是尤浑,而是自己。因为自己也已经“命丧妖手”了。想到这里,纣王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也再顾忌是否被里面的人发现,他朝着鹿台的方向看了一眼,抬起头朝天空发出一声怒吼,然后一边狂笑着一边朝这冷宫的门外走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