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瑞龙和春香》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瑞龙和春香》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瑞龙和春香 瑞龙和春香

    李瑞龙的父亲李金宝是个酒鬼加赌鬼,家财大半输光,剩余换成酒精买醉,家庭一贫如洗。母亲纪春梅是个吃苦耐劳的农村妇女,常和李金宝吵架,被李金宝毒打。1986年一个秋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李金宝输了借来的钱,拎着喝掉大半的一瓶白酒摇摇晃晃地回来。纪春梅刚埋怨了李金宝几句,就被酒鬼拳打脚踢,亏得儿子死死护住她,不然春梅当场就要残废。

    西风壮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瑞龙和春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瑞龙和春香》,是作者西风壮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李瑞龙的父亲李金宝是个酒鬼加赌鬼,家财大半输光,剩余换成酒精买醉,家庭一贫如洗。母亲纪春梅是个吃苦耐劳的农村妇女,常和李金宝吵架,被李金宝毒打。1986年一个秋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李金宝输了借来的钱,拎着喝掉大半的一瓶白酒摇摇晃晃地回来。纪春梅刚埋怨了李金宝几句,就被酒鬼拳打脚踢,亏得儿子死死护住她,不然春梅当场就要残废。

《瑞龙和春香》 (4) 免费试读

春香村里有好些光棍、闲汉、鳏夫、无赖,早对春香诱人的身体和姣好的容颜垂涎三尺。但他们不敢真的在村里强奸春香,最多只是臊皮吃豆腐占点春香的便宜,或者对着她说些下流话,乘着没人看见甚至露阴猥亵。春香吓得落荒而逃,处处谨慎提防,到田里总是乘着人多,人少她就回来,叫她妈或者李瑞龙去陪着。她总是警惕性很高,那个男人无端靠近,她就握紧农具随时准备拼命,因此总是没有被人得逞。

时间长了春香有点忽视了安全,加上亲事初定非常开心,那天下午她放松了警惕,在玉米地里干活,没有留意到周围没有人,更没有留意到村里的鳏夫纪麻子,悄悄从她身后靠近,忽然乘她不备袭击,将她一拳打倒在地。

纪麻子的老婆死了十几年了。麻子50岁不到,最是性欲旺盛,平常靠手淫、跟寡妇或人妇通奸,甚至到镇上找娼妓泄欲。麻子垂涎纪春香好几年了,一直盯着春香,却没有机会下手,今天忽然得手,激动不已,心想要能搞了这么漂亮的女孩,被枪毙也值了。

春香一时大意,心中悔恨不已,见是令人讨厌的纪麻子死死压在她身上,便奋起反抗,二人在玉米地里翻滚起来。春香虽然常年做农活力气很大,但终究不是男人的对手,落于下风但麻子一时也奸污不了她。麻子气急败坏,双手恨恨掐住春香的脖子,差点将她掐晕,然后恶狠狠的说:“春香,你再动的话,老子马上把你掐死,然后奸尸。”

春香无奈,为了生存只好放弃反抗,被纪麻子解下她的裤腰带紧紧反绑了双手,撕烂衣服堵住了嘴巴。春香闭上眼睛流着泪水忍受强暴。麻子撕扯掉春香上身的所有衣物,贪婪的看着抚摸着春香饱满丰盈的乳房和洁白无暇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拼命地吮吸狂舔,然后迫不及待地胡乱扯破、扯掉春香的裤子和裤衩,看见那柔嫩的处女肉穴和肉唇上,只有一层细密幽美的茸毛,不由得头昏目眩,口渴得利害,只用手抠挖了几下,就脱掉自己所有的衣服,趴在春香身上,掰开白得发亮的双腿,颤抖着硬生生顶入,不顾春香死活地狠命抽插起来。

春香被突如其来的巨大疼痛和极大污辱击晕了,从被堵住的嘴里惨呼一声就失去知觉,但很快又被下体的强烈疼痛弄醒,感觉身体被尖锐地刺入,浑身疼得发抖,大汗淋漓,睁开眼看见那张丑恶的嘴脸淫笑着,在她嘴唇上、脸上死命亲吻,而他的身体尽可能地和她的身体前面接触,前后左右地摩擦,特别是乳房、下腹和大腿根,她又晕了过去。

可怜的春香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渐渐下体的疼痛才减弱消失,然后就感到一股热流高速地射向她的内部,她差点被烫着,而那道热流终于激发起她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下。而她身上的大麻子更是快活地胡乱叫唤,不顾一切地挤压她的身体,她的肋骨生疼几乎窒息,良久麻子在她的阴道里的悸动方才停止。

她想不顾怎样,总算是结束了。但她想错了。麻子知道犯下如此强奸大罪,不被枪毙也得做十几年大牢,怎么肯轻易放过她?麻子休息了一会儿,又迫不及待地硬邦邦顶入,变幻各种性交姿势,后插侧插,又将她仰卧,将春香的双腿挂在肩头,麻子便看见自己的鸡巴反反复复扑哧扑哧地进出春香的肉缝,那里早已粘稠湿润,温暖舒畅。麻子好色,床上功夫非常了得,不然以他的年纪和丑脸,如何勾引村里的女人?此刻麻子早没有第一次和春香性交时的急不可耐,只是展开浑身解数,翻来覆去地日春香,真正无比快活。

而从来没有性经历的春香,虽然没人奸污心中既痛又耻,但身体的快感由植物神经控制,没有办法拒绝,被那麻子弄得几次高潮,阴道阴唇一塌糊涂,从体内到体外颤抖抽搐起来。春香极度屈辱,其实她非常厌恶那被人强迫被人奸污的快感,但这样江海涛生似的剧烈快感一阵阵从她的阴道内壁和子宫口向着全身蔓延,灼烧,让她欲仙欲死。她真想去死,这样的污辱和快感像闪电一样,一遍遍经过她的身体和脑海——她觉得死是唯一的出路。

麻子还真想让她死,伸手掐住了春香的脖子。春香一瞬间清醒了,吓得哭起来,睁大美丽的眼睛看着他,近乎哀求。她年纪轻轻还不想死,她死了,李瑞龙怎么半?她为此非常害怕,因为嘴里不能说话,只好用眼神哀求。

大麻子笑道:“你被捆住双手时,就应该反抗到底,现在太迟了。我可不想蹲大牢、被枪毙。”麻子又淫笑道:“听说女人临死时高潮,阴道夹得特别紧,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春香一听,拼命反抗但毫无用处,一点点失去知觉,窒息得难受,麻子却又不让她在高潮之前死亡,一边使劲左右扭动身体抽插,让春香的阴道产生快感,同时又让她缓缓窒息,力争同步,让她既痛苦又快感异常,越接近死亡就阴道就越快活。如此几番,春香受尽折磨和屈辱,终于二者即将同时到来。春香闭上眼睛,流出最后一滴泪,呼出最后一口气,眼前一黑,下身却快感奔腾,阴道充血肿胀然后紧紧闭合,压迫得麻子如入云端如入仙境又如坠地域如坠火海。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