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榨卵还含》小说全集阅读 哀轮独渡(aaron123dodo)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榨卵还含 榨卵还含

    女人那叉开的双腿中央,那可怜的淫穴早被抽插得变了形。阴唇因为兴奋而肿胀充血自然不说,那穴内的淫肉竟然也活生生被拉扯得外翻。粘稠的淫液不知已流了多少,沾满了女人整个下体,甚至如同小河般顺著她光滑浑圆的打屁股不停滑落在床沿上,地板上。淫穴周围的肉早已成了深褐色,并且看得出来十分鬆弛。然而此刻,这久经沙场的肉洞却被撑得几乎要绷裂!

    哀轮独渡(aaron123dodo)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榨卵还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榨卵还含》,是作者哀轮独渡(aaron123dodo)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那叉开的双腿中央,那可怜的淫穴早被抽插得变了形。阴唇因为兴奋而肿胀充血自然不说,那穴内的淫肉竟然也活生生被拉扯得外翻。粘稠的淫液不知已流了多少,沾满了女人整个下体,甚至如同小河般顺著她光滑浑圆的打屁股不停滑落在床沿上,地板上。淫穴周围的肉早已成了深褐色,并且看得出来十分鬆弛。然而此刻,这久经沙场的肉洞却被撑得几乎要绷裂!

《榨卵还含》 第五章:五花大绑 免费试读

又一次到密室视察的时候,张常侍忽然觉得只有一面牆上嵌著这几头肌肉壮汉感觉不协调。密室正对的牆壁上满是枷锁和手铐,用来禁锢虐待受刑的壮汉,然而进门右边的牆却是空空如也。这自然不好。还是把这面牆也装扮装扮整个密室的佈置才平衡,而让两面牆的壮汉能看到彼此淫荡的姿势也会让他们性欲更加旺盛,不能洩欲的折磨也更加痛苦,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一次,张常侍决定试试不同的姿势。五个肌肉大汉被砌入了牆中,最下排的两个壮汉凹著壮躯翘起大屁股的样子和对面牆上的那四个壮汉类似,张常侍甚至开恩让其中一个的手臂也露了出来,反正手陷在牆中还是无法解决他自己的性欲。最上排的两个壮汉则是反转了过来,头颈和宽厚的背部被露了出来,手臂和腿依然在牆中。他们俩壮硕的大屁股撅在外面,肥大的鸡巴和卵蛋被向后掰,垂挂在壮臀下方。其中一个壮汉的腰身也露在外面,让他还有一丝移动的自由,而另一个壮汉的厚硕胸肌以及公狗腰都陷入牆中,令他只能保持淫荡的撅臀姿势。由于这两头壮汉是面朝牆壁,因此砌他们进去的时候乾脆也破例没剃光他们的头髮 ?壁最中间的那个壮汉姿势最特别:他就如同站立一般,只是背部臀部以及手臂双腿都镶入了牆壁。他的两条半露在外的健壮大腿中央,那根肿胀的大鸡巴和两颗肥卵的下方,赫然从牆壁中伸出了一条鲜红色的充满皱摺和弹性的柔软管子,就如同插入牆中的水管一般。没错,这条管子正是这个肌肉壮汉的肠子,被活活从屁眼中扯了出来当作疏通粪便的管道使用。

又到了被喂食的时候了,牆上的壮汉们都飢渴万分,不断地乞求哀嚎地让公公们手下不要留情,狠狠地塞爆自己的屁眼。小太监们轮流上场,将各种粗大的物件塞入了那一个个壮硕臀间早已被用到肠肉外翻的肉穴,眼睁睁看著这一个个肌肉大汉的淫荡肉洞被撑开撑大,直至括约肌几欲崩裂!壮汉们的惨叫和浪叫声夹杂在一起,低沉雄壮的声音嘶哑而频频破音,十分动听。

牆壁中间的那个壮汉由于姿势特殊而被特殊对待。他那陷在牆裡的肠子被塞入了一根物件,然而由于牆上的洞大小有限,并不能如同其他壮汉一般拼命撑大。这个壮汉意犹未尽地呻吟著,期待著另一个玩弄自己壮躯的方法:只见小太监们再次拿出了一些物件,而这次竟是直接塞入了肌肉壮汉的尿道口,瞬间撑得壮汉的马眼就要崩裂,原本就粗大肥硕的鸡巴整整粗了一大圈!壮汉终于爽到极致了,失声浪叫起来。

不一会儿,这一个个肌肉壮汉都放浪地哼唧著,浑身肌肉不住地猛烈颤抖,一次次地在屁眼中塞满了物件的情况下疯狂洩精!由于括约肌的受控,他们不能抽搐喷射,导致大量白花花的精液从他们的鸡巴中倾泻而出滴落而下!中间那个壮汉欲仙欲死的表情极乐而痛苦,因为他的精液被堵在了鸡巴中出不来,反而让他自己的大屌被撑得更加肥大!

这时,其中一个小太监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将那根物件从中间壮汉的肠肉中抽出,忽然抓住了那抽动著流汁的淫荡肠肉,向外面狠狠地拉扯!随著肌肉壮汉的放声惨叫,更长一截的肠肉被扯出了他的身体,赫然挂落在牆外!这头肌肉壮汉在剧烈的刺激下更加猛烈地达到高潮,而肠道中的物件被抽出更是让他能顺利射精,大量的精液终于将塞入他马眼中的物件伴随著大量粘稠白浆活活给喷射了出来!

~~~~

“等等。”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让捕快们稍微停了下手,没有当下就解决了这个小太监。卢尚书走了进来,皱著眉头看了看地上的三具雄壮躯体,又看了看小太监满脸的精液,大概地猜出了个经过。再怎麽厉害的小孩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干掉三个身怀武艺并且全神贯注的捕快,从被爆蛋的捕头褪到脚踝的裤子和那根虽然被扯下来却很明显地由于亢奋而充血的大鸡巴来看,这三人明显是想要肏这个小太监,却由于精虫衝脑竟是在分神并且要害完全暴露的情况下被惨烈地爆蛋身亡。往往在这种抄家的时候,飢渴难耐的捕快们做出这种事情也不是奇闻了。这些迅速的推理卢尚书并没有说出口,但是确实也不能留这个小太监活口:万一他把事情说出去,人都死了却又坏了这几个捕快的名声,那本来就悲痛欲绝的家人岂不是要找他卢尚书拼命?坏名声倒不是因为他们想在小太监这裡找乐子,更丢脸的是居然被一个小孩子虐杀,而且死无全尸连鸡巴和卵蛋都没保住。何况本来今日就是来抄家,满院的太监都已经身首异处,这小太监也非死不可。

“把他们三人抬出去,焚在火裡,今日之事谁也不许告诉他们家里人,记住,他们是在抄家时遇到恶贼的反抗英勇抵抗不幸身亡的。”卢尚书冷静地吩咐道。这也不算谎话,他们的确就是在执行任务中遇到抵抗被本该断头的人所杀。“还有,把这小子绑起来,领走时再一起丢入火中。”

说完,卢尚书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径自走出了地窖,而捕快们则是骂骂咧咧地听命,将小太监绑了起来。

小太监在被绑的过程中并没有反抗。他神情恍惚,开始有些懊恼。早知道他刚才就该乖乖地让那几个壮汉肏,那样说不定还能指望著他们能说几句好话饶自己一命,甚至由于觉得够舒服把他养起来。在张常侍这裡待了三年,他看过不少壮汉被大鸡巴抽插得欲仙欲死的画面,说不定感觉极好极舒服呢,说实话他自己也有好几次想要尝试。怎麽就本能地反抗了呢。这几个捕快肌肉发达又鸡巴硕大,不正是每个小太监最最嚮往的雄性肉体吗。若是从此能保命跟在他们身边,一辈子和这几个壮汉鱼水交欢,不是很美的事吗。作为一个太监,一辈子就是做跟班的命了,也是早已选择了这条路,那为什麽不就乾脆跟了这几个男人味十足的肌肉猛男呢。为什麽,为什麽会反抗?除了本能之外小太监再找不出理由,而这样的本能反应说到底还是在张常侍这裡对于凌虐壮汉下体习以为常而造成的结果。尊严?尊严早在自己被卖到张常侍这裡来,切掉了鸡巴后就没了。年纪?十几岁已是成人了,没什麽好讲的。父母?当初是自己吵著闹著要淨身进宫的,因为看到小小年纪的太监都天天有鸡鸭鱼肉可以吃,也因为当初根本就不知道鸡巴这东西有多美好。职责?小太监自己明白,短短一个时辰前的他和现在不一样,当时的他纯粹只是在慌乱中选择做一件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以此获得安全感。而现在,他感觉忽然一下长大了,忽然一下发现自己刚才很蠢。道义?张常侍这裡发生的违背道义的事情还少吗,还瞎扯什麽道义他自己都羞得说,等这些捕快开了密室的门看到裡面的人牆时就会发现,这负责密室的小太监就是被他们轮番肏死过去都是咎由自取。小太监在眼看生命还没开始就要落幕的时候,在浑身溅满了壮汉的鲜血精液以及卵汁之后,才忽然想睡醒了一般一夕长大,不断检视自己。

终于,他浑身都被绑得像粽子,捕快们也再次打开了刚才被小太监再次关上的们。当他们看到裡面一个个嵌入牆中姿势淫荡表情痴呆的壮汉后,无不发出惊呼声。小太监背对著门跪在地上,听到了捕快们的痛骂声,只得闭上了眼睛。

是的,活著很好啊,活著太美好了。然而当他终于领悟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错失了活著的最佳机会。也许刚才就该尽情享用那三个壮汉的大鸡巴。也许这三年间早该弃暗投明。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进宫。

终章:六道轮迴

密室中的壮汉们在不断祈求后,一个个被心有不忍却又觉得他们噁心下贱的捕快们肏得放声浪叫。有的屁眼和嘴巴中被塞入了捕快的大鸡巴,有的甚至肉穴中被插入了整根手臂。他们疯狂地被肏到高潮射精,然后在他们最愉悦最欲仙欲死的时候,捕快们手起刀落,将他们不停喷射出精液的鸡巴和卵蛋无一例外地砍了下来,试图结果了他们癫狂淫欲的根基。然而已经被肏到精神崩溃的肌肉壮汉们在看到自己的粗大鸡巴和肥大卵蛋被活活切下时,依然狂笑著没了鸡巴卵蛋也继续高潮,不断说著“好样的,废了我的鸡巴,废了我的大鸡巴啊!”。很明显,被干爆屁眼达到高潮已经在多年裡变成了他们淫乐的唯一方式,身体也随之适应,他们的淫欲已经跟他们的鸡巴和卵蛋无关了。

捕快们震惊了,却由于这种震惊更加亢奋。他们一面异常兴奋地继续干著这些壮汉的屁眼和嘴,将精液噗赤扑赤地喷射进他们的体内,另一面又觉得这些因为性欲而疯狂的壮汉是那麽噁心,下贱得令人害怕。也算是帮他们解脱,最后这些捕快再次提起刀,在鸡巴还在肏著壮汉屁眼,肏得他们高潮迭起的情况下,一刀砍下了他们伸出牆外的人头。一颗颗人头落地,脸上的表情永远定格在了欲仙欲死的疯狂淫笑上。然后,捕快们抽出各自的大鸡巴,对准了那一个个被撑爆撑裂永久变形并且此刻还疯狂外洩著精液的肉穴,狠狠地一刀刺了进去,彻底解决了这一个个可怜又可怖的肌肉壮汉。

被绑在门口的小太监闭著眼睛皱著眉头一直颤抖。他听著声音,知道发生了什麽,最后甚至有些感动:他实在是太清楚了,这些壮汉如果没有被满足是会多麽痛苦无助,简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捕快们最后满足了他们又结果了他们,实在是善举。而自己呢?等待自己的是千刀万剐还是五马分尸?都不是,卢尚书已经吩咐了,最终会在离开时把自己扔进火里。

捕快们一个个将沾满精液的大鸡巴塞回裤中,走出了血肉横飞的密室。经过小太监身边,他们都鄙夷地呸地吐了一口口水在他身上。若不是纪律使然,可能他们早就一刀结果了这助纣为虐的小子。一想到一会儿等待这小子的是活活被烧死的火刑,捕快们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刀:岂能给他个痛快便宜了他。

然而这时,地窖的门砰地被撞开了,一个捕快神色慌张地衝了进来,大声嚷嚷著:“你们还在干嘛啊!快出来集合!那姓董的恶贼带兵攻进城了!妈的,快上来!”

捕快们一个个顿时脸色大变,根本将其他事情都抛诸脑后,立刻衝出了地窖。张常侍府中的一切固然都令人震惊噁心,这座密室尤其令人髮指,然而和家国将亡比起来霎那件全都是小事。

小太监呆呆地继续跪在密室前,眼神呆滞,还反应不过来发生什麽了。渐渐的,楼上的喧闹声逐渐平息,捕快们都赶往战场了。一切是那麽安静,整个张常侍府上的活人就只有小太监一个。他又呆坐了整整几个时辰之后,忽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连忙开始挣扎,将反绑的双手不停在地上蹭,直蹭到麻绳断开。

小太监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跌跌撞撞地仓皇逃出宅邸的。楼上到处都是火光,而出了张常侍的宅邸依旧到处都是火光和打杀声。他拼命地逃,拼命地逃,想跑得越远越好。似乎逃离的不仅是自己的死刑,更是这三年来荒诞的人生。摸出了洛阳城的大门,他继续不断前进,脑海裡混杂一片。几乎没有目的地,他累了就睡在路边,饿了就沿路乞讨,竟是就这样一路走了好几个月。

有一天,一睁眼,他忽然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山脚下。抬头看著巍峨的华山,瞬间他似乎终于清醒了,是这几个月来经历了生死之后第一次真正地清醒。泪水刹那间迷糊了他的双眼,他也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接下来的几十年,他一直躲在华山上。躲谁?天下大乱,没有哪个捕快还要来抓他。可能躲的就是天下吧。一辈子的时间很长,除了耕耘打猎之外,小太监总要找些事做。那三年在张常侍的府中的日子,让小太监学到了如何调製出一个个肌肉壮奴。閒来无事,他照著此法练功,几十年下来竟是无意中成了绝世高手。山上没有人,他虽不知道和其他人对比自己的武艺怎样,但是从不小心一掌就拍死了一头巨虎的打猎经历来看,他也明白了自己练到了什麽境界。一个没了鸡巴卵蛋的小太监能够练出一身肌肉,也多亏了这神功。多年下来他也总结出了经验:之所以自己没有如同那一个个肌肉壮汉一般无脑纵欲,可能多亏了自己年少被阉,倒是意外地平衡了这炽阳神功过剩的阳气。

人到中年以后,孤独感越发浓烈。当年的小太监在华山脚下拾到了一个弃婴,于心不忍带到山上养了起来。养子长大后,缠著他要学炽阳神功。在他将要传授炽阳神功给养子的时候,脑海中忽然蹦出了密室牆上那一个个被性欲折磨到疯狂的肌肉壮汉,紧紧皱起了眉头。接著,一挥手之间,他亲自先废了养子那尚未发育的鸡巴和卵蛋。

也许这对养子来说并不是最好的事情。不过从一开始收养他,就不过是为了一己之私派遣寂寞。想到自己当时为了吃到鸡鸭鱼肉央求父母给自己淨身,小太监希嘘不已。

临死之前,小太监告诉养子三件事:第一,不到非不得已不得下华山,下山了也要尽快回来。第二,不得和江湖有任何牵扯,更不得行走江湖。第三,若要传授炽阳神功,必先让弟子自宫,代代单传。

小太监不会想到,自己临死前立下的嘱咐就此变成了门规。这门规一立就是千年。直到前年之后,规矩已鬆动,在怜悯之下炽阳神功被传给了一个尚未淨身的可怜孩子,这才终于掀起了武林中一番腥风血雨。

闭上眼睛那一刻,小太监的思绪再次回到那间密室前面。他终是一辈子也再没接触过雄体,握住捕快那根粗大鸡巴准备扯下的时刻是此生唯一一次。也许下辈子自己应该转世做红尘中的女人,理所当然地被各种大鸡巴干个够。也许下辈子应该继续做男人,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丢掉命根子,想什麽时候自己动手玩就什麽时候自己动手玩。也许下辈子根本不该转世做人,看那一个个有卵蛋有鸡巴的肌肉壮汉落得什麽下场,这人世间多少男男女女在乱世中如何挣扎。

六道轮迴,转世成什麽都会经历生死。而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似乎只有人世间才有。当然,人世间也有那种令人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璀璨,然而可惜啊,可惜。小太监这辈子是见不到了。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