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HDN先生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HDN先生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云川争霸 云川争霸

    夜白也和其他人一样,大部分时候都离不开手机。一头长长的略带卷曲的棕色头发,双眸大而黑亮,面容粉嫩,看起来有一股让人忍不住咬下去的感觉。她穿了一身黑色包臀连衣短裙,高耸的胸膛包裹在里面,下来露着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让她170 的身高看起来更加高挑。  夜白正将自己的手机高高举起,微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画面。她正在用手机软件直播,和很多女主播一样,夜白喜欢走到哪播到哪。手机屏幕上观众不断地给夜白刷着礼物,或是称赞着夜白的样貌,以及吵着说要看腿的,而夜白都简单地将他们打发了,大概在她的粉丝心中,夜白是个温柔的御姐

    HDN先生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云川争霸》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云川争霸》,是作者HDN先生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夜白也和其他人一样,大部分时候都离不开手机。一头长长的略带卷曲的棕色头发,双眸大而黑亮,面容粉嫩,看起来有一股让人忍不住咬下去的感觉。她穿了一身黑色包臀连衣短裙,高耸的胸膛包裹在里面,下来露着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让她170 的身高看起来更加高挑。  夜白正将自己的手机高高举起,微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画面。她正在用手机软件直播,和很多女主播一样,夜白喜欢走到哪播到哪。手机屏幕上观众不断地给夜白刷着礼物,或是称赞着夜白的样貌,以及吵着说要看腿的,而夜白都简单地将他们打发了,大概在她的粉丝心中,夜白是个温柔的御姐

《云川争霸》 第16章 女警拍卖 免费试读

「是啊!胸口都被人用手掌贯穿了,这人下手真狠呐!」

「能看出来是被什么息技杀的么?」

「嗯……不清楚,不过看样子是硫岩刀或者钿魄掌,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杀梅大夫这一整个医馆的人?」

「这个……你去问头儿吧!」

路未白穿着一身改良黑色皂隶巾服,头戴斗笠,手里提着一把近三尺长的刀。刀刃收在鞘里,斗笠遮着双眼,但没有完全收进鞘里的那丝刀刃的寒光依旧让人有些背脊发凉,似乎随时会钉在自己的脖子上。持刀的手上布满茧和疤痕,看得出他是个久经大战的高手。

「头儿!」

刚刚在诊所里调查的两个穿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跑出来了其中一个:「大部分是被强大掌力贯穿了胸口,有个护士是被拗断了脖子,还有一个肠子都被扯出来。可能是被人用硫岩刀或者钿魄掌杀的。」

「嗯!」

路未白转过身,面朝这个蒙面人,呲起牙哼哼笑了笑:「连硫岩刀还是钿魄掌都不能确定?」

「这……还不能确定。」

那蒙面人似乎被路未白吓到了,朝后退了一两步。

路未白把斗笠微微朝上抬起一点点,露出了一双碧蓝色的双瞳,眼神中满是老虎般的野性:「这话你和我说可以,但是和城主说的话,你早就身首异处了!」

他朝诊所里走进去,指了指地面的一具尸体。

「硫岩刀这种息技,现在竟然还有人用。这种息技想梅开二度简直和自杀差不多。」

路未白翻了翻自己手袖里的暗兜,从里面拿出了一支黑硬的东西。

雪茄!

「硫岩刀的梅开二度方式是开‘金锁硫岩刀’,但这种息技使用的时候会热气灼身,控制不好的话使用者会在20分钟后暴毙,除非有人阻止。但金锁硫岩刀的杀伤力太强,而且在使用期间使用者会失去理智,见人就劈,最热的时候连钢铁都能溶掉,我知道的用硫岩刀开梅开二度的有19人,死的有17人。」

「那,不是还是有成功的么?」那蒙面人追问道。

「是啊!成功的话,用金锁硫岩刀解锁后,就很容易可以使出谈笑冥火刀,泣血炎魔刀,每一个都比硫岩刀强,最后威力最强的是火神祝融刀,穿透力堪比残影剑指。」

路未白把雪茄叼在嘴里。

穿着类似戏服的汉服,头戴斗笠,嘴里叼着雪茄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刚刚的那股煞气瞬间一扫而空。

「总之,这个伤口对比普通的硫岩刀来讲明显重了,如果是金锁硫岩刀的话,这一屋子的人根本就没得全尸,调查起来相当麻烦,大家这下有活儿干喽!」

路未白突然转向刚刚那个蒙面的小弟:「有火没?」

「我有!」

路未白朝门口瞧了一眼,一个身着黑色外套,黑色靴子,背着一口长刀,绑着头巾的男人走了进来。

看起来和路未白岁数差不多,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不过路未白胡子剃得很干净,而这人则是满面胡须。

「你先出去一下!」

路未白和那蒙面人摆了摆手,他很识时务地和另一个伙伴走出了诊所。

「出什么大案子了?师弟。」这人平静地调侃道。

「别叫我师弟!」

路未白坚决地回应道:「不过……有火的话你帮我点一下也行。」

这人噗嗤笑了:「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傲娇?师弟。」

他从身上拿出一个zippo 递到路未白手里:「可能打不出来。」

路未白点了雪茄,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烟雾:「你当年和我说你是哪里有太阳就奔向哪里,如今怎么又回这儿了?」

这人轻笑道:「如果永夜城也有一个太阳的话,我或许无论在哪都必须得回来。」

「你说的是日飨君?宗离?」

路未白微笑道:「苍穹会都解散那么久了竟然又集中起来,我说,你之前只是苍穹会天纵的代理人,现在没有天纵了,你是什么?」

「我是你师兄风未吟!」

「我勒个!」

路未白差点跌了个趔趄:「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开后门,不追查这间杀人案吧?给姚城主办事你不会不知道代表什么吧?我要是给你开后门的话,别说是我了,我这帮老弟都得倒霉。」

「开你nia 的后门!」

风未吟气得笑出来了,一巴掌拍在路未白后脑勺:「只是麻烦你稍微帮一把,放心,城主不会找你麻烦。」

「什么忙?」

宗离拖着被水浸透的身体从河中间,一步步朝岸上走着。虽然肋骨没有断裂,但是头部的重击险些毁了他一只眼睛。脸上的血被水冲刷过后在脸颊抹晕了,双眼布满血丝,之前和简残鸣的一战恐怕是他至今为止最艰难也是最惨的一次。从入会之前到现在宗离和娄昭这样的菜鸟打过,也遇到过鲛皇孙这样的敌人,但简残鸣这样硬的对手却是第一次。

「咳!」

宗离咳出了一口血水,依在树边。

「燕冉,对了!燕冉……」

宗离全身弹了一下,回想起燕冉在自己落水之前正被简残鸣紧紧攥在手里。

「净给我扯后腿!笨女人!」

宗离骂出了声来,但回想到她抱着自己到梅山权的诊所救治,在病房陪了自己几个小时,又忍不住笑了。

「不行,我得去救她!」

宗离想到这,又回想起,已经好久没联系到女帝了,这让他一时间又陷入了艰难抉择。

「女帝还是燕冉?」

宗离这次来永夜城就是冲着女帝来的,但他现在更想保护的不是女帝而是燕冉。回想一下,女帝刚进永夜城就当自己的面处决了两个叛徒,他明白当时女帝那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现在宗离只是后悔当年一时冲动把柳幻念打成了下肢全瘫,否则根本也不用混进这些烂事里,不用混进卧龙阁,不用和女帝扯上关系,不用绑架师语绯,不用连累四个好友,也不用「得罪」女警察。

宗离走进了北城,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人影,他赶紧躲进了墙后。

「鲛皇孙!」

当然不仅仅是鲛皇孙,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黑色乌鸦服的,一个带着恐怖面具穿着无袖斗篷大衣的长发男,以及一个光着腿抽着旱烟的长发美女。

「糟了!」

宗离转过头四处瞄了几眼,最后他选择躲在了超市门后面。

「喂!那假洋鬼子和那大块头哪去了?」

鲛皇孙摆着一股不信任的眼神问丑夜叉。

「请你注意一点!」

银月红吸了一口旱烟,然后朝鲛皇孙吐了一大口雾气,瞪着极具魅惑的双眼对鲛皇孙说:「尤其是对夜叉讲话的时候,要注意你的口气。」

「哼!」

鲛皇孙清了一下嗓子:「夜叉能替我们找到女帝的踪迹吗?」

「嗯?」

丑夜叉转过头,那双面具覆盖下的瞳孔似乎正瞪着鲛皇孙,但鲛皇孙看起来毫不动容。在云海会,只要丑夜叉这样一个眼神就足以把一个手下吓到窒息,但这个对鲛皇孙这个大胆的热血青年明显不管用。

「别闹了!」

乌鸦说道:「假洋鬼子?你说两面针是吧!他和狼织秋被葛稣叫走了,估计还有别的任务。」

「我们已经走遍了十几个街区了,连女帝的影子都没见到!诶?」

鲛皇孙突然站住了,并朝正前方招了招手。

「太子!」

一个穿着高叉紧身衣的银发美女朝鲛皇孙跑过来一把扑到了他怀里。

「电狐。」

鲛皇孙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我都说了别那么称呼我。」

「怎么?害羞了?太子。」

看着打闹的两人,银月红和丑夜叉一言不发,不过他们倒是认得出,鲛皇孙和电狐就是卧龙阁所指的「白毛组」,一男一女,都是银白色的头发。而且最特别的,就是这两人都是混血儿。

「那个。」

鲛皇孙双手搭在电狐肩膀上:「云海会的人呢?」

「在这呢!」

雷力和谢羽白小跑着跟了过来。

「啊!夜叉先生!」

两人看到丑夜叉后赶忙低头寒暄了一句。

「找到人没有?」

丑夜叉说这句话的声音比之前更加凌厉,谢羽白和雷力已经被这声音完全镇住,只能哆哆嗦嗦地回答他的问题。

「震,震组组长娄震十分钟前私自跑开了,恐怕是跑去和女帝接头。」

「娄震?果然他是内奸」丑夜叉说道。

「那么,从现在起,大家分头,十分钟之内找到震组组长娄震怎么样?」乌鸦问道。

「那不行!」

丑夜叉托着面具下巴说:「我不能确定女帝还有没有其他眼线在我身边,因此……」

「你怀疑我们?」

鲛皇孙似乎有些急了,但立刻被电狐按住。

「怀疑啊!所以我才说不能分头行动!」

丑夜叉大义凛然地说了这句话,鲛皇孙当时就傻眼了。

「都2017年了,我居然还能见到这么耿直不二的反派……」

鲛皇孙在内心吐槽着。

宗离在一旁窃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知道出事了,而且是很严重的事。女帝是很难找到了,但如果要对抗他们的话,他等同于要独自面对七个鲛皇孙级别的敌人,而且看样子丑夜叉和银月红这两人要比鲛皇孙难对付得多,因此形式更加严峻了。

「喂!」

「卧槽!」

宗离感到背后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一巴掌打过去,被那人抓在手里。

「乐合?」

不错,站在他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友,那个墨镜大叔,落雷君乐合。

「差点特么把我的Amani 打破了。」

乐合推了推墨镜:「话说我去河边没看到你,不过……」

乐合打量了一下宗离:「你这是被谁打的?打成这熊样了?」

「别提了。」

宗离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哎呀疼死了!是卧龙阁的人,真是恐怖,他竟然全身都覆盖着金属。」

「哦?」

乐合想了想,最后说道:「话说宗离,女帝呢?」

「我也不知道,大概……和娄震在一起吧!」

「我说,你放弃女帝好了。」

「什么?」

「宗离,听我说,你为女帝那么个女人被打成这样,值吗?我不管你为了什么理由,总之,最好放弃!」

「可是,我不救她恐怕不行。」宗离低头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

「不是女帝,而是……」

宗离苦笑着说:「一个倒霉的笨女人。」

「喔哦哦哦!……」

燕冉嘴里被塞着红色的中空塞口球,双手被反吊在后脑勺捆着,穿着白丝袜的双腿交叠着被捆了好几层,高耸的双峰被勒住根部,依旧被手铐分别拷住乳房中间处,把双乳都勒成了数字「8 」型,上面还流淌着几滴乳白色汁液。简残鸣此时正将她面朝自己,双手握住她的腰畔放在自己两腿之间火热的钻头上,疯狂上下套弄着。燕冉甩动着秀发,身上的香汗与乳汁一起流淌着,胯下水流如注,每一次简残鸣将她按下都直顶在子宫最里面,恨不得将她洞穿一般。

到现在为止,燕冉已经被简残鸣用这个姿势足足奸了两个小时,之前简残鸣给自己灌了一小瓶药,虽然量不大,但是药效极强,整整两个小时内燕冉全身的敏感度比往常加强了好几倍。加上简残鸣的超强攻势,燕冉被干得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哈啊!……」

简残鸣突然用手拉了一下拷住燕冉双乳的手铐中间链子。燕冉突然仰头娇叫一声,随后,一股乳汁瞬间喷溅而出,喷在了简残鸣的面罩上。

「随便一弄就出水了,哼哼!淫荡的女警,爽吗?」

简残鸣说着,同时又用力转了一下手中的链子。

「呜哦哦!……」

燕冉被勒住的乳房在简残鸣的重度拉扯之下强制性地被拉过了,左乳被强制拉至右侧,右乳被拉至左侧同时一大股乳汁再次被挤压出来。

「呜呜……又,又要高潮了,没有力气……」

燕冉觉得自己似乎被套在了一根永远不会降温的烧火棍上,而且一次比一次热,也一次比一次更加坚挺。随着高潮过后,简残鸣也把一大股精液猛力射进了自己的子宫里。燕冉下体似乎被霰弹枪猛击了一般,全身在被射入的瞬间剧烈颤抖了一下,随后就是一股贯穿全身的快感。

「呜……不行,子宫,要,被射满了。」

燕冉试试去动手上的绳子,可手指都在握拳的状态被黑胶布捆得死死的,胶布都凝固成块儿了,根本没办法动。

「继续吧!警花小姐。」

简残鸣停了一分钟以后,胯下那支「烧火棍」再次硬了起来。燕冉能清晰地感觉到简残鸣勃起的肉搏缓缓地发硬胀大,并且她能感到滚烫的龟头直接顶在了子宫里。

简残鸣轻轻捏了一下燕冉被勒得充血的乳头:「竟然流了这么多奶水,看来直接把你肏到怀孕比较合适。」

随后,简残鸣便抱起燕冉准备开始他的第三轮进攻,而就在此时,旁边的电话座机响了。简残鸣不情愿地把燕冉拔起放在床上,然后去接通了电话。

「喂?黑龙啊!」

电话那边正是黑龙,简残鸣知道,这个电话表示黑龙一会儿就要到这边来了。

「好,没问题,我已经把她带来了,你四十分钟后到?好的。」

简残鸣放下了电话,点了一支香烟,回头看看趴在床上呻吟的燕冉,暗忖:「四十分钟?还有时间,那我就抓紧时间吧!」

燕冉正趴在床上微微挣扎着,被捅得红肿的蜜穴敞开朝外流淌着乳白色的液体。

「时间不多了,警花小姐,谢谢你陪我过了这段时间。剩下的一点时间我决定给你留下一点东西,保证让你印象深刻。」

简残鸣走到燕冉身后,用手拍了一下她雪白圆翘的大屁股:「不过……这里竟然没有烙铁,真是美中不足啊!不如……」

简残鸣坏笑着把嘴里叼着的香烟拿在手里,另一只手去捏住了燕冉的屁股。

「烙铁?他要做什么?」

燕冉轻轻扭了扭自己被简残鸣抓在手里的臀部,而就在这时,一股滚烫的感觉刺在了自己右边的臀肉上。

「呜呜?……」

简残鸣把吸了一半的烟头直接戳在了燕冉白皙的屁股上,燕冉原本雪白柔嫩的臀部就这样多了一块明显的烫痕。

「感觉如何?温度还好吧?别急,还没完呢!」

简残鸣在燕冉被烫伤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支手电筒电棍。他把燕冉翻过来,然后在她眼前扣动了一下电棍的开关。

随着「滋滋」的几声震动,燕冉立刻傻眼了,这东西如果插到自己跨下的话,想想都可怕。

简残鸣又亮出了自己那根毒龙蟒,对准了燕冉胯下,先是在燕冉的玉蚌四周来回摩擦了几下,将整根肉棒弄湿以后,伸手掰开了燕冉的臀部,露出了微微张开的菊花孔,对准那里一下子插了进去。

「呜呜呜……」

几小时前简残鸣已经给燕冉做过数次灌肠,此时燕冉的后庭已经完全大开,很容易就插进去了。但是简残鸣那根大得恐怖的肉搏刚一浸入就直直顶在燕冉的肠壁上,几乎撞在了燕冉肚脐的位置。

简残鸣看已经整个没入了,把电棍插进燕冉因几个小时的强奸而被捅得胀大的阴道里,随后就是抱着燕冉被捆住的双腿,挺起腰板,在燕冉的直肠里狂插猛干起来。

「呜呜呜呜!……」

燕冉之前已经被简残鸣肛奸过几次了,但是因为之前被简残鸣灌了一点那种药水,此时此刻燕冉菊穴的敏感度也加强了很多倍,加上阴道里还夹着那支电棍,不到三分钟,燕冉就被插高潮了。

简残鸣看到燕冉高潮时愉悦的表情,突然打开了电棍开关。燕冉还在高潮中没反应过来,这时候突然阴道里被一道强力的电流直击子宫,把燕冉电得翻了白眼。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燕冉扭动着香汗淋漓的胴体,雪白的奶子来回甩出小股乳汁。简残鸣突然又用力抓住了拷住燕冉双乳的手铐链子,在强力拉扯下,竟像水龙头般活生生挤出了两大股乳汁出来,直射到天花板上。

简残鸣就这样继续在燕冉菊花里抽插着,直到过了三分钟后才关掉电棍开关。

「呜……呜……」

燕冉被电击得几乎失去知觉,简残鸣的巨棒依旧在自己阴道里抽送着,她双眼无神地一边抽搐一遍呻吟着,不知道有没有真的感觉到。

三十多分钟后,简残鸣终于放开了燕冉。

燕冉跪在地上,小股淡黄色液体顺着大腿内侧流淌在地面上,被爆得肿大得菊穴也流淌着一股股精液。她微微低头,美目半睁着在那里呻吟。而简残鸣早已穿好衣服,随后将她抱起来,朝外面客厅走去。

黑龙面色凝重地站在门外,看样子他也是刚到,而且手里还拧动着那乌黑的戒指,看来戒指是找回来了。

「抱歉,黑龙,不过人我已经给你找来了,虽说是耽误了一点时间。」

简残鸣把燕冉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一只手搭在燕冉的头顶。

燕冉此时脸上,头发上,胸前,还有白丝双腿上的精液大部分都已经干了,不过塞口球上的洞还不断渗出一股股口水,身体还在微微抽搐,每一次抽搐,那对被手铐勒住的乳房就会跟着抖一下。

黑龙走到燕冉面前看了看,原本凝重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了。

「简残鸣,你能听懂我的话么?」

黑龙似乎有点生气:「你把她剥光了放在我这有什么用么?」

「你不是让我把她带来……」

「她的衣服呢?我要的是完整的,完整的一个人,没穿衣服能叫完整的?」黑龙气急败坏地吼道。

「行行行!别生气了龙头!」

简残鸣连忙推手道:「衣服我还留着呢!」

他从身上拿出了之前燕冉穿着的百褶裙和衣服,递给了黑龙。

黑龙摸索了一阵子后,终于在燕冉衣服上的几个晶莹透亮的扣子上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他把那几颗扣子用力拔下之后,就把燕冉的衣服丢到一边。

「找到了,看来她这件衣服是找人订做的,才会有这种材质的纽扣。」

黑龙转过身要走,回头看了看简残鸣,说道:「你打算把她怎么处理?」

「暂时没想好呢!」

简残鸣邪邪地瞪着燕冉:「她那个男友已经被我打到水里了,我还能再玩一段时间。」

「呜!」

燕冉用力挣扎着身子,但是没有用。回想到自己被抓来前,宗离就是被他一脚踢进水里的,这让她更加烦躁了。

「蝎子,我们最近有不少事情要忙,你能保证带着个玩具能来去自如你就留着,你想奸,想虐,想杀,想卖我都不管,但前提是别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说到这,黑龙头也不回地开门出去了。

「哼!那没办法了。」

简残鸣摸了摸燕冉的脸颊:「警花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没办法随时随地带着你,所以我就只好……」

他扼住了燕冉的脖子。

「啊?他是要?」

燕冉用力摇动着头,想要挣脱开简残鸣的手。

简残鸣笑道:「别怕!我同你开玩笑呢!这么漂亮的女警察,杀了的话简直就是一种罪过,所以,我决定把你……在红灯区的性奴卖场,卖!掉!」

红灯区的拍卖街依旧热闹着,不过不巧的是,这个时间比较拥挤。

简残鸣把箱子打开,拉一拉手里的链子,那根链子是连接拴住燕冉双乳手铐的,因此燕冉被拉动被迫站起的时候还被硬生生挤出了一小股乳汁来。此时燕冉是被改成了双手反剪在背后捆成「W 」型,嘴巴的塞口球被换成了胶带,里面塞了不知是丝袜还是内裤,双腿没有被捆住。但是菊穴里是被塞了四五个跳蛋,而蜜穴里则是被插入了一根超大的震动棒,那根震动棒一直在不断震动着,蜜汁不断顺着大腿内侧流到白丝袜上。不过那根震动棒比较特别的是它的尾部还有一根长长的管子连接在了燕冉的左腿小腿位置并在那牢牢地固定着,而另外有几根电线样的线顺着燕冉的右腿连接在膝盖处一个黑色的类似遥控器的东西上。

「呜呜呜……」

燕冉走路的样子十分吃力,被简残鸣像牵马一样牵着。

「走快点!」

简残鸣命令着,拉动手里的链子,将她的乳房强制拉长了一大截,燕冉突然脚下一滑跌倒在地上,左腿瞬间折弯在地,与此同时,燕冉突然氧气头大声浪叫了一声,然后闪电般站了起来却又跌倒,这次是折弯的是右膝,燕冉感到一大股电流滋啦啦地贯穿了自己的阴道,就在被电击了五秒之后,才停下来。

「笨女人!起来!」

简残鸣又用力拉了一下链子,燕冉就在还来不及喘口气的状态下再次被迫站起身,一步步机械式吃力地跟着走着,那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

原来燕冉左腿是一根震动棒加长装置,当她左腿折弯时候那根连接震动棒的管子里会瞬间将她胯下震动棒龟头朝上加长顶出2CM.而右边则是电击装置,一旦膝盖上的黑色装置重击地面,就会持续放电五秒。而如果燕冉双腿同时折弯跪倒在地上的话,两个装置就会同时生效,那效果,可想而知了。

不一会儿,简残鸣终于停了下来,燕冉也终于可以停止走动,刚刚走动过程中燕冉每迈出一步,阴道里就是更强的刺激,这让她险些在走动过程中就高潮出来。站着对她来讲相当吃力,但是一旦坐下或者跪下的话,反而更加艰难。

「呜呜……」

像燕冉这样被捆绑着的尤物,固然是很能够吸引过往的路人,没多久,就有不少路人围过来了。看着燕冉被手铐勒变了形的乳房,还是袖长白皙的白丝美腿,无论哪一个都足以令路过得人感到窒息。

简残鸣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就开始要价了。

这时来了一个二十多岁,头发蓬乱,穿着朋克风的男子,他一看到燕冉就兴趣大生,连忙问简残鸣价格。

「你看着给吧!钱多少无所谓。」

简残鸣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弟。」

那人说道:「你卖这个女人,不会是为了尽快销赃吧?就这货色,你问人家要20万人家也得给,什么叫钱多少无所谓?」

「你买不买?不买我转给别人了!」

「好好,我买,不过是你说的,钱多少无所谓是不是?」

那人掏了掏衣兜:「两千块钱,你看怎么样?」

「好,成交!」

简残鸣收了钱,然后在那人耳边轻声说:「好好玩吧!」

然后转过身,一脚踏在燕冉小腿上,将她踩倒并让她一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面上。

「呜呜?呜呜呜呜呜……」

燕冉跪下的同时,身上的两个机关同时触发了,加长的龟头把子宫都给顶变了形,而且还伴着高电压的发电。燕冉被电得疯狂甩动娇躯,乳汁四溅,最后她侧躺在地上,一股尿液从胯下流淌在地面上,燕冉就这样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高潮失禁了。

「钱我拿走了,再见!」

简残鸣和那买家握了握手,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那人一把拉起链子,燕冉又一次被乳房上拴着的手铐强制拉起来,看着眼前用两千块买下自己的那个人,感觉十分不适,甚至有些害怕。

「不认识我了吗?也对,我们并没有正式见过面,燕语警官。」

「啊?这人,竟然知道我是……」

燕冉有些慌了。

「你把我的兄弟们都送进了监狱,那么我就要把你送到我的' 地狱' 里去,准备好了吗?警!官!小!姐!」

「呜呜!……」

燕冉挣扎着想逃跑,而那人已经一拳将自己打倒在地,随后,燕冉眼前便是一片漆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