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瑞龙和春香》小说全集阅读 西风壮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瑞龙和春香 瑞龙和春香

    李瑞龙的父亲李金宝是个酒鬼加赌鬼,家财大半输光,剩余换成酒精买醉,家庭一贫如洗。母亲纪春梅是个吃苦耐劳的农村妇女,常和李金宝吵架,被李金宝毒打。1986年一个秋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李金宝输了借来的钱,拎着喝掉大半的一瓶白酒摇摇晃晃地回来。纪春梅刚埋怨了李金宝几句,就被酒鬼拳打脚踢,亏得儿子死死护住她,不然春梅当场就要残废。

    西风壮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瑞龙和春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瑞龙和春香》,是作者西风壮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李瑞龙的父亲李金宝是个酒鬼加赌鬼,家财大半输光,剩余换成酒精买醉,家庭一贫如洗。母亲纪春梅是个吃苦耐劳的农村妇女,常和李金宝吵架,被李金宝毒打。1986年一个秋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李金宝输了借来的钱,拎着喝掉大半的一瓶白酒摇摇晃晃地回来。纪春梅刚埋怨了李金宝几句,就被酒鬼拳打脚踢,亏得儿子死死护住她,不然春梅当场就要残废。

《瑞龙和春香》 (24) 免费试读

半年后王杏花生了儿子,成为身价亿万的李瑞龙的正式妻子。然而自从春香走后,李瑞龙的产业一落千丈,产品逐渐失去市场。李瑞龙不太会管理,手忙脚乱地应付了一阵,见没有起色就很消沉,和王杏花时常发生矛盾争执。他非常失落,异常想念春香母女,内疚自己做了如此愚蠢的事情,而他的产业大幅度滑坡,李瑞龙无法挽,便消沉颓废,变成了赌鬼加酒鬼。

王杏花悄悄将不动产和流动资金都转移了到了自己名下,当李瑞龙的企业破产倒闭之后,她却成了亿万富婆。王杏花请律师与李瑞龙在财产上分割之后,便将离婚书送到李瑞龙手里。鬼鬼李瑞龙一看傻了眼,忙开车回到别墅,要赶走这个无耻的女人。王杏花却已经提前下手,在门口站了警卫和保镖,不让李瑞龙的人进来,只允许他一个人到房子里签协议书。李瑞龙发现除了倒闭的香辰食品后香辰制衣,他现在身无分文,净资产是负值,他又成为不名一文的穷光蛋。

李瑞龙当然拒绝签字。王杏花道:“刘董事长,你的底细我完全打探清楚了,你要是不签字,明天你就要被抓去枪毙!”

“我犯了什么法?”李瑞龙奇怪地问。

“呵呵,你在北京时跟黒五爷做的案子,你难道忘记啦?黒五爷的人还没有死光,有人认识你。你在北京时叫作沈天明,跟黒五爷干的时候,绰号“武松”。我只要一检举,你死路一条!看在我们夫妻情分,你只要签了字,赶紧给我滚蛋,我不会去告发你的。”

李瑞龙吓出一身冷汗,想了想,说:“好,杏花,我签字!你为什么这么绝情,弄走我所有的财产!”

“我绝情?怪就怪你自己不争气!你要是有本事打理企业,我自然不会跟你离婚。但我发现你一点用也没有,原来你的香辰集团,全靠你那个老女人经营,离开了她,你屁都不懂,屁都不是!怪不得那天他打了你好几个耳光,你都不敢还手,哈哈!你还是去找你的那个老女人吧。”

李瑞龙气得浑身发抖,说:“那儿子归我,我明天就走。”

“儿子可不是你的,是我和我男朋友的,我开始也不知道是谁的,后来做了亲子鉴定,你要不信自己去做一个!”

李瑞龙五雷轰顶,半天说不出话。

杏花得意洋洋地说:“我男朋友给你的老女人送去一个信封,让她来捉奸,然后跟你离婚,你们两个太冲动,我们都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反目成仇了,她还是你的亲姨妈呢。”

李瑞龙惊呆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几年前你们给一个叫作纪兰的,转过一大笔钱。我们从纪兰嘴里,没有得到什么,但你的两个刑满释放的舅舅,呵呵,应该是你的两个舅大爷了,都跟我们说了,你们村里人也这么说。这两个家伙去敲诈你的姨妈兼前妻去了。”

李瑞龙心惊胆战,他最担心春香和女儿的安危,知道王杏花不会放过自己和她们。他想了想,就签了字走了。他到黑市买来一把手枪,半夜潜进自己的别墅,开枪打死了王杏花和她的男朋友。他不忍心杀那个当作儿子一年多的男孩,连夜驾车赶向北京,找到春香母女。

半年钱春香被她两个哥哥骚扰,非常烦恼。两个家伙毫无兄妹之情,死命敲诈春香,说不给钱就把她和她的外甥乱伦的事情告发,告诉明丽她的爸爸也是她的表哥。她见李瑞龙跑来,非常惊讶。李瑞龙没有对她说他的婚变和凶杀,只是说来看看女儿,并且听说他两个舅舅前来敲诈勒索。春香说这事儿她已经摆平了,半年一个人给了50万。他们说不会再来了。

可是当天李瑞龙正和春香在家说话,他两个舅舅又来了,看见春香和李瑞龙,哈哈大笑,问李瑞龙,你是叫我们舅舅,还是舅大爷啊。春香羞得满脸通红,李瑞龙虽然生气,但没有发作,问他们来干什么。两个家伙说钱都花光了,这次轮到你李瑞龙一人给我们50万了。春香打骂他们无耻,不守信用。李瑞龙连忙拦住春香,说:“舅舅,有话好说,你们不要再难为姨妈,我给你们钱,但你们要答应,今后有事都来找我。”两个家伙连忙点头答应。

春香心想,这两个畜生的话,你能听吗?但她毫无办法。李瑞龙道:“舅舅,现在我就带你们拿钱,拿了钱你们赶紧走,好吗?”二人同意,跟着李瑞龙下了楼,坐他的车走了。春香又气又急,却不好报警,坐在家里流泪,心里恨透了两个哥哥,打算下次他们再来,就撕破脸皮报警。

李瑞龙驾车带两个舅舅来到荒郊,二人奇怪,问这里拿来的钱。李瑞龙从口袋里掏出手枪,一枪一个打死了。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被抓,尸体也懒得埋掉,连忙开车回到春香那里,说他已经打发了两个舅舅。春香很感激,隐隐觉得李瑞龙出了大事,问他他说没事,只是思念春香和女儿。一会儿明丽放学回家,三人团聚,春香亲自下厨房,和保姆一起做了一桌子菜,而李瑞龙和女儿在客厅里玩游戏。

晚上李瑞龙睡不着,知道今晚可能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夜了。他不想被抓去审理,连累春香的清白。他想去春香的房间,但不知道春香原谅他没有。半夜起来上厕所,顺便朝春香房间一看,她的房间是虚掩的,顿时明白了,轻手轻脚走进去,关上房间。

春香睡在床上朝向里面,性感的屁股露在薄被子外面,被淡淡的灯光照着。李瑞龙躺在春香身旁,两只手抚摸她的臀和她的乳房。春香好像睡得很死似的,一动不动,任凭李瑞龙的手深入裤衩抚摸她的阴唇和阴蒂,然后手指轻轻插入春香的阴道,一会儿那里春潮泛滥。李瑞龙就脱光衣服,将硬邦邦的鸡巴捅进去,春香便轻声呻吟起来。

李瑞龙忽然觉得已经略显衰老的春香,比他这些年日过的所有年轻的女人都要漂亮许多,插在她阴道里的阴茎也感到了久违的酥麻爽利,很快就喷射了一腔浓浓的精液。他兴致旺盛,将春香翻过来褪去所有衣服,一遍遍亲吻,一次次抽插,嘴里喊着“春香啊我的好春香,我是多么爱你!”

他在春香的正面和背面都射了两次,精疲力竭还是疯狂地抽插着,直到射不出一点液体。李瑞龙满脸都是泪痕,伏在春香怀里,像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颤声喊道:“姨妈,姨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