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坏哥哥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 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

    一个18岁的富家子弟,不仅获得了几千万的遗产,而且意外中了几亿的彩票,可是他的长相虽然没有缺欠,却不受美女们的欢迎,尽管他很有钱,却一直还是处男,交不到女朋友。为此,他很烦恼,决定不惜重金收养小美女,然后调教她们。从他买来六岁的小金发美女开始,一发而不可收,养在自己房间里的小美女们越来越多……

    坏哥哥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是作者坏哥哥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18岁的富家子弟,不仅获得了几千万的遗产,而且意外中了几亿的彩票,可是他的长相虽然没有缺欠,却不受美女们的欢迎,尽管他很有钱,却一直还是处男,交不到女朋友。为此,他很烦恼,决定不惜重金收养小美女,然后调教她们。从他买来六岁的小金发美女开始,一发而不可收,养在自己房间里的小美女们越来越多……

《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 03 我开火,你会痛 免费试读

这是一个奇妙的平行世界。

蛮荒西部,有个无法无天的小镇。

这个地方,无法无天到好像连点青草都不敢长出来,更不用说所谓的滚草球。

因此能被强风吹动的,真的只有无尽黄沙,人的痛苦唉叫,和死人的气味……

炙热阳光照耀下,一个沉默低头的落魄男人,戴着帽子,穿着遮阳的大风衣,带着一只猛吐舌头的巨大圣伯纳,和她一步又一步进入这个小镇。

小镇的中央道路,也是唯一的一条正式道路,道路上依然住在这个痛苦小镇的人们,不分男女,立刻转头看着这名不速之客。

女人赶紧躲到屋檐阴影下。

男人站出几步,双手叉腰,不带善意的露出腰际左轮。

牵着圣伯纳的男人,一眼都没有看他们,依然低着头,好像这个世界怎样都无所谓了……

圣伯纳就此跟着这个男人,挣扎着越过道路两旁所有人,直往一间商店走去。

商店的招牌本来写着:『女仆咖啡厅』,但是这五个字却被醒目的白油漆一笔划掉,由黄色油漆在旁边很粗鄙的写上『女仆夜总会』,再写上『兼孤儿院,哈哈』……

猛吐舌头的圣伯纳走到这间店门口,终於再走不下去的趴倒,激起不少尘砂。

「嗷呜……嗷呜……嗷呜……」

男人叹口气,蹲下来摸摸大狗头给予鼓励,终於让这只圣伯纳吐着舌头挣扎站起,用最後的力气跟男人一起走入阴暗凉爽的咖啡厅。

店老板,是个穿着女仆装的年轻女性,正用脏抹布擦柜台长桌。

她看到男人和这只立刻趴倒的圣伯纳出现,立刻讶异的:「唉呀?!女孩们,有客人上门了!」

四只穿着脏衣服的小动物立刻从店内跑出来。

原本要出来招待客人的她们,一看到眼前无力趴躺在地板上吐舌头的大狗,立刻如同受到磁铁的吸引,被吸引到大狗旁边站着。

第一只,是金发萌萌萝:「哇?!」

第二只,是短发聪明萝:「是大狗耶?」

第三只,是长发害羞萝:「…………!!」

最後一只,是傲娇粉红萝:「呣?!有没有狗跳蚤啊?!」

「女孩们,不可以没有礼貌!」

男人看着店老板说:「可以带她洗个凉澡,给她吃的喝的,让她休息降温一下,帮忙照顾她?」

女仆老板立刻举手拍响:「女孩们,你们听到了?」

四只小动物立刻激动又兴奋的摸着圣伯纳,带着依然猛吐舌头的这只虚弱大狗,一步又一步走进店内。

女孩们消失之後,站在柜台後面的老板赶紧开口:「真是抱歉,女孩们教养不好……」

男人什麽都没说,只是走向女仆老板,坐到她前方的老旧长椅上,把头上的帽子放到桌上,终於隔着柜台长桌有气无力的说:「只要不是热的,随便什麽都好。」

女仆老板满脸微笑的问:「柠檬水可以吗?」

男人默默点头。

几秒之後,一杯柠檬水被摆到面前。

男人立刻一口喝光。

女仆温柔的问:「还要一杯?」

男人默默点头。

女仆赶紧再倒一杯。

男人再次一口喝乾。

女仆看着男人。

男人把空杯稍微向前推,似乎还想再来一杯……

「那个……问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抱歉,不过……你有钱消费吗?」

男人沉默几秒,伸手进口袋,掏出一个小指尖大小的东西,放到桌上。

那个东西闪闪发亮,是个碎金块。

女仆老板发现这是真货,看傻眼:「哇……」

「请再给我一杯。」

「当然!抱歉!」

女仆老板开始一杯又一杯的倒。

男人也一杯又一杯的喝,直到终於不再口渴,直接用手掌盖着杯口……

女老板这才放下内装柠檬水的水壶,直盯着眼前的男人看。

男人却只是低着头,什麽反应都没有。

「请问……你还有需要什麽吗?」

「今天我会需要一个住的房间。」

「住的地方啊……」

女仆老板说着说着,越说越小声,明显很为难。

男人终於抬起头,安静看着她。

「我想你应该不是坏人吧?」

男人保持沉默,只是看着女仆老板。

「可以的话,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留下来过夜,才不会受伤。」

男人依然沉默。

女仆更小声的说着:「我们这个小镇,其实不太欢迎外地人……」

「…………」

「我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

男人终於再次开口:「不会。」

「如果你真的需要过夜的地方,可以住在我们店二楼,还有一个空客房。」

「…………」

「因为我们这个小镇不欢迎外人,也没有外人敢留下来,所以已经没有旅馆了……」

这时,有一个理着平头的不良男人迈步走进店内。

女仆老板看见这个不良男人,立刻露出恐惧不安的表情,向後退了一步:「副班仔……」

坐在柜台前的男人,看女仆老板这样,也不回头,只是沉默的低下头。

副班仔不怀好意的一步步向柜台走来:「女仆呆啊,你是不是忘记什麽了?」

阿呆老板略带恐慌的问:「我忘记什麽?」

「今天应该上缴给我们的治安维护费在那里?」

女仆老板恐惧的说:「昨天我不是已经交了?」

「昨天交的是昨天的份。」

「昨天我说的很清楚,我是连今天的份一起交了啊?!」

不良副班仔走到柜台前,站在唯一的顾客身边,不怀好意的看着呆老板沉默笑着。

女仆阿呆一脸恐惧的贴着酒柜,就像被猎食者追到无路可逃的小动物。

几秒之後,他慢慢转过头,打量一会:「好啊……原来大家说的生面孔就在这里?」

男人低着头说:「我只是路过。」

「我不管你是谁,要去哪,除非你是想来投靠我们老大,不然这里都不欢迎你留下来,吃完东西之後立刻滚,听懂没?」

男人只是低着头,没有反应。

副班仔正想继续对他说什麽,忽然发现到桌上的东西:「这是什麽?碎金?」

女仆阿呆赶紧伸手要拿:「那是我赚的!」

不良副班仔立刻伸手抢过:「已经变成今天的治安维护费。」

阿呆尖叫喊着:「不可以!我昨天已经付过了!再说也没有那麽贵!」

「不管怎样,老大都会感谢你的配合啦,哇哈哈哈~~~~~~」

他就此拿着碎金块,在手中抛甩着玩弄,什麽都不管的向店外走去了。

女仆呆一直对着他大喊,甚至哭了出来:「不可以!还给我!那是我好不容易赚到的!要是你都拿走,我们要怎麽生活?!我们要怎麽生活?!我们已经快要没饭吃了!!拜托你啦──────!!」

「那就用你的身体代偿治安维护费,到时我自然会给你好日子过,怎样啊?」

「我才不要!!!!!」

「蠢女人,随便你,哇哈哈哈哈~~~~~~」

「还给我───!拜托还给我啊──────!!!!!」

在店内的女孩们,都赶紧一身湿的跑出来。

全身香香泡沫的圣伯纳,也摇着尾巴跟在後面。

女孩们都不安围到哭泣的阿呆身边:「姊姊?」

阿呆老板弯腰环抱女孩们,终於慢慢蹲下来,一直无助哭着……

一直沉默坐着的男人,终於重新拿起桌上的帽子,戴在头上,站起来,向外走。

被萝莉们围绕的女仆老板,赶紧站起来,哭着问:「客人……?」

「她叫小咪。帮我把小咪照顾好,我去转一圈就回来。」

一身肥皂泡沫的圣伯纳小咪,高兴摇着尾巴:「汪!」

………………

…………

……

男人走在沙尘飞扬的道路上,住在这地的路人再次逐一停下脚步,看着他。

他完全不管,只是在大阵大道上一路向前走,直到小警局。

推开门,走进去,狭小的办公室内有两个人。

一个人是女人,留着一头银发,坐在轮椅上,靠在阴暗的墙边,表情冰冷的直看着这个男人。

至於另一个人,看起来似乎是警长,正坐倒在椅子内,双脚跨在桌上,悠哉的读书中,直到这个男人进入警局才放下遮着脸的书本……他同样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打量对方一会:「你就是大家说的那个外地人吧?」

「…………」

这个女人离开椅子,站起来:「我就是本镇的夏美副警长,有什麽可以服务的地方?」

男人直接问:「副警长?」

「没错,莉贝亚警长就坐在那里。」

男人转头看去:「…………」

莉贝亚警长只是沉默回望男人。

「如果你想知道发生什麽事,简单说,就是奉公守法的警长某天被小人放冷枪,就变成这样啦。至少没死就谢天谢地,我们不敢奢求更多,只能寄望凶手某天受到老天爷的报应。」

男人再次沉默看着夏美副警长。

「话说到这里,你有事吗?被抢劫,恐吓,威胁,还是伤害?不论到底发生什麽事,我都建议你放下所有事,离开本镇。这样说不是赶你,是为了你好,了解吗?」

男人沉默一会,再转过头,看着莉贝亚警长。

身为警长的她,只能小声的说:「抱歉……」

男人什麽都不再表示,转身拉开警局大门,向外走出去。

他继续在大路上走,并且不再像刚才那样低着头,而是抬起头左右探望。

他看着道路左右的建筑,寻找他要的目标。

好不容易,他终於找到想要的目标,手中拿着钞票,正要离开服饰店的副班仔。

老迈的店老板阿嬷,一直在後面苦苦哀求,但是没有任何作用,真正是小老百姓的悲歌。

副班仔眉开眼笑的推开阿嬷,把钞票放进口袋,正要迈开脚步向前走……

他注意到道路中央站定的那个男人:「干……?」

男人面无表情,直看着他。

副班仔走到他面前:「要离开本镇啊?要走就快滚。」

「…………」

「干!死聋子,听不懂啊?」

男人依然冰冷的直瞪着他。

「干!看三小啦?!」

「我付给老板的东西拿出来。」

「干!三小东西啦?!」

「付给老板的碎金块。」

副班仔立刻蹲低身子,右手剥开遮阳风衣,伸向腰际左轮:「干!!!!活腻了?!」

男人的双手也立刻伸进左右风衣内的腋下,明显也握着枪枝。

副班仔吓了一跳,只是让手继续搭在腰际左轮上,不敢再动:「?!」

看这样,路旁观望的行人们,尤其是妈妈和小姐们,都惊恐尖叫起来,并且向远处跑开。

副班仔发现自己踢到铁板,冷静的问:「外地人,报上名来,你叫什麽?!」

男人冰冷的回答:「不要问。」

「为什麽老子不能问?」

「知道我名字的人,都活不久。」

「你老师卡好!」

男人非常冰冷的直盯着他看:「最後警告,不要轻举妄动,东西交出来,我们就没事了。」

「你到底叫什麽名字?!」

「真的不要问,因为……」男人绝对冰冷的说出口,「让我开火,你会痛。不信可以试看看。」

「赛你娘──────」

副班仔怒骂着抽出左轮。

他的动作已经很快了。

可惜还不够快。

至少没有这个外地人快。

他眼前这个没有名字的外地男人,动作比他更快的双手从腋下枪套各掏出一把沙漠之鹰,向副班仔瞄过去。

左轮才举到一半的副班仔,看着两管枪已经对着自己胸口,立刻睁大双眼。

他没有恐惧的时间。

碰!碰!碰!碰!碰!碰!碰!……

火舌迎面喷出。

子弹迎面袭来。

左右左右的一枪枪击发。

子弹的强大冲击力,似乎使大地阻力消失於无形了。

副班仔的身体被子弹一发发击穿,立刻向後倒去,在沙尘地上翻滚,翻滚,翻滚,再翻滚……

害副班仔送命的那块碎金,也滚出他的口袋,在沾有他血液的沙尘地上翻滚,翻滚,翻滚,再翻滚……

十秒之後,枪声停息。

副班仔全身上下二十个冒烟枪孔,身边更是近成血海。

他摊躺在地上的身体抖着抖着,为自己的生命进行最後的挣扎。

不过几秒之後,还是没有办法再抖下去。

他死了……

旁观所有人看的瞪大双眼,说不出半句话。

就是胆小的妈妈或小姐,也惊讶的缩在一起,没有半声尖叫。

因为这整件事真的发生的太快,甚至他们都没有完全看清楚整个经过,一直对镇民作威作福的副班仔就喷着大量鲜血,开始在地球上打滚……

一切结束之後,这名外地人不看他们任何人一眼,重新站定,把双手还在冒烟的手枪重新放回大衣枪套,走去捡起碎金块,转身便向咖啡店的方向走回去。

众人都赶紧远远退开,惊恐看着他。

至於刚才曾对他露出腰际左轮威吓的男人们,更是完全像只斗败的腌狗,不敢再这样做了。

笑容满面的夏美副警长,忽然从角落跑出来,大叫着追上:「外地人!等一下!请你等一下!」

莉贝亚警长也推着轮椅,一直沉默追在後面。

男人低下头,继续向前走,什麽都不说:「…………」

「我们都看见了,身手很快喔?!」

「…………」

「偷偷跟你说,刚才亲眼看到,真是大快人心啊!」

「…………」

「你叫什麽?」

「…………」

「你总有个名字吧?」

「…………」

「你的身手这麽好,一定很有名气才对。」

男人终於开口。边走边说。非常认真严肃的说。

「你们什麽都没有看见。」

夏美副警长赶紧回头:「当然我们什麽都没有看见,只是想聊聊,交个朋友。对吧?警长?」

莉贝亚警长一直在後面推着轮椅,什麽都不说。

「首先,你应该有发现到镇民对你态度不友善吧?请你原谅,因为大家觉得你应该不是要前来加入那帮组织,只是路过或是单纯来参观,才会这样对你。其实大家都是好人,怕你留太久受到伤害,才会这样威胁你,希望你快点走,不是真的有意要赶你。毕竟我们自己想在这个小镇生存下去就不容易了……这本来是个温暖和平又善良的小镇啊……」

「…………」

副警长继续问:「你要去哪里?」

「…………」

「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

夏美安静一会,终於问出口:「你信不过我们,是吧?」

男人终於再次冰冷开口:「你们已经快要歪哥了。」

被这样说,追在後面的莉贝亚警长,无言露出失望又难过的表情。

夏美副警长也难掩难过的说:「我们身为执法人员,被你说歪哥也没办法。我们是怕事了,可是我们也没办法啊,对方太强悍,根本不是我们两人可以对付,尤其警长都被对方打成这样。」

「…………」

「如果只是单纯几名恶徒,我们还能对付。问题是现在我们要面对的,已经是个有组织的犯罪集团,尤其对方老大已经当上这个小镇的镇长,正式位置上我们只是他的下属,还能对他们怎样?」

「…………」

「再说我们已经向州警局申请支援好几次。每次支援警力不是在半路神秘消失,不然就是半路遇到来路不明的袭击出事,现在已经没有谁敢再来支援。」

「…………」

「这样我们还能怎麽办?真的要再申请支援,只有不怕死的军队才敢来。不过军队一来,这个小镇一定会被摧毁,到时很多人都会无家可归,很多人已经在这里居住好几代了啊……」

「…………」

「你既然这麽有能力,不要只会说我们歪哥,也说点具有帮助性的话,或是再做点什麽啊?」

男人冷酷的说:「你只是希望我和他们互相残杀。」

副警长赶紧说:「我是请你想办法帮点忙。」

「我只是路过,很快就离开,根本没资格插手你们的事。」

副警长叹口气:「也是啦……」

「…………」

「那好吧,我只说最後几句话。如果你要离开,最好快点离开,并且不要跟镇上任何人有牵扯。因为跟你有牵扯的人,等镇长老大和他的小弟回到镇上,一定会被报复的很惨。所以你就当做为镇民发好心,快离开吧……」

「…………」

「顶多两天,听到了吧,就这样,你好自为之。」

夏美副警长沉重说完,就停下脚步,和莉贝亚警长站一起,看着男人的背影离去,然後一起前往雅玲经营的电报局,探查情报……

男人也就此低着头,快步走回咖啡店。

双眼微红的阿呆,正安静的拿着旧拖把,擦拭被小咪和女孩们弄湿的地板。

「客人,你回来了?」

「嗯……」

阿呆女仆发自内心担心的问:「刚才外面好像有枪声,你没事吧?」

男人没有回答。

他只是默默掏出口袋中的碎金。

「这是……?」

「补给你的住宿费。」

女仆呆没有会意过来:「?」

「拿去吧,我明天一早就走。」

女仆呆赶紧伸出双手,非常感激的恭敬收下:「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有这笔钱,我们可以放心生活好一段日子了,真的谢谢你!」

………………

…………

……

这一天,这个不知来自何方的男人,只是坐在咖啡厅内的柜台长桌前,一个人背对外面喝着柠檬茶,什麽话都不说。

很多人聚在店外,交头接耳指指点点,满脸表情又敬又畏,但是又不敢靠近。

他们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如同救星忽然出现,把长期鱼肉镇民的副班仔轰死,才崇拜的聚集起来。

不过阿呆老板不懂他们为什麽这样,但是既然没有进来店内就不关她的事,再说这个客人还坐在店内,更是不好就这样放下他一个人去外面询问发生什麽事。

因此全小镇都知道发生什麽事了,阿呆女仆和她的女孩们都还不知道。

男人就这样安静坐在柜台前,背影随店外镇民观看。

全身洗香香的大狗小咪也恢复体力了,成功降温了,乖乖趴在脚边,一直被四只小萝莉们又摸又搓的逗弄。

终於,天黑下来,店外聚集围观的人终於散去,各自回家。

女仆阿呆煮好大盘蛋包饭,立刻递送到客人面前。

男人拿起汤匙,正想开动……

咕噜~~~~~~

四只乖乖站在一边的小萝莉,都含着口水,安静看着这盘香喷喷的蛋包饭,无法控制的任由肚子发出怪声。

正要重新回到厨房的阿呆赶紧说:「你们不可以这样!没有礼貌!姊姊现在就煮你们的晚餐!」

「呣?!今晚真的有吃的?!不是说一天有晚餐,一天没有?」

「今天有钱了,姊姊现在就煮!还不快离开?!」

短发小聪明立刻开心的说:「太好了,今晚真的有晚餐吃了!」

她的姊妹们也开心的跳起来。

「好了!快离开,回房间!不要打扰客人吃饭!」

「好~~~!」

女孩们一起应声,正要一起跑回店内房间……

男人平静的看着小动物们:「先给你们。」

阿呆女仆惊讶了:「客人?!」

「没关系,反正你还会煮。」

「客人?!绝对不可以这样!」

「我是客人,我说可以就可以。」

「但是……」

男人不再罗唆,只是拿起蛋包饭,递给身边的女孩们:「拿去。」

女孩们都愣愣看着。

「先拿去吃吧。」

脚边小咪也跟着一声:「汪!」

女孩们终於高兴的接过这个大盘的蛋包饭:「谢谢哥哥!!」

非常开心的一人一口吃起来……

阿呆女仆只能赶紧弯腰:「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都是我家女孩太没教养!」

男人正想开口说句话,忽然有人走进店内。

是轮椅上的莉贝亚警长,和夏美副警长。

夏美副警长开心的说:「吃晚餐啊?一起吃怎样?」

「…………」

夏美副警长对阿呆说:「老板,蛋包饭来两盘。」

虽然不明白她们为什麽出现,还是赶紧转身进入厨房:「马上来!」

莉贝亚和夏美,就此一左一右坐到这个男人两边。

女孩们则是开心的聚在一起,吃蛋包饭。

夏美副警长说:「把你的一些特徵回报之後,刚才总局总算传来电报资料,才让我们知道你是谁。」

男人只是低头看着桌面,没有反应:「…………」

「你杀的人多到如果没注意,根本会觉得这是某场战争发生的大屠杀名单,不是你的个人纪录。所以总局要我们立刻逮捕你,还死活不拘。」

「…………」

「这会我真是不晓得是你比较需要担心,或是勒索这个小镇的镇长和他的犯罪小弟们比较需要担心了。」

男人冷冷的问:「所以你们想逮捕我?」

「呵……」夏美副警长慢慢把手伸进怀里。

这个男人,也慢慢把双手伸进怀里。

看他们这样,莉贝亚警长更是同样慢慢把手伸进怀里……

夏美副警长慢慢掏出一张付饭钱的钞票。

莉贝亚掏出总局传来的电报。

男人却掏出两把枪……

但是他看到桌上的钞票和电报,赶紧重新把枪放回去。

周围的女孩们依然一无所查,开心的一起吃着蛋包饭。

夏美取笑他:「呵呵呵,立刻就掏危险物品出来,果然是死活不拘,需要立刻逮捕的危险人物啊……」

「…………」

「放心吧,你不是危险的杀人魔,更不是为了取乐才杀人,下午看过那件事之後,我们很清楚。你杀的,也八成都是死了算了的人吧?」

男人冷冷的问:「所以?」

沉默一会,夏美终於认真的开口:「我直接说了,这个小镇需要你帮忙,真的需要你帮忙,你绝对有能力帮助我们。」

「…………」

「这间店的好心老板,一个女人要带四个小孤儿,也是很辛苦的在过活,总是有一餐没一餐的,你应该知道了吧?更应该已经知道原因了吧?」

「我不是圣人或是什麽慈善家。小镇的问题,还是要由这个小镇自己解决。」

「那你一路走过,经过那麽多乡村镇,为什麽一直解决掉有案底,有组织,有背景,这类绝对不是正派的大哥和底下的小弟?」

「我也很想问,他们为什麽总是要挡我的路,逼我看不爽动手。」

「呼呼呼~~~挡你的路?让你看不爽?听你说的好像是碰巧发生,我绝不相信。」

男人继续冰冷的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才会一天到晚在跑路。因为仇人已经太多,想要我死的人无法计算。」

「没这回事,会敢找你报仇的人根本是不想活了。就是我们,说来丢脸,看到你这样的纪录,总部要我们不拘死活逮捕你,我们还真不敢。所以你根本可以不必继续这样的流浪生活。过去让你帮助过的那些乡镇村,人们一定会很乐意接纳你,让你展开新生活。」

「…………」

夏美副警长很认真的说:「帮助我们,在这个小镇留下来生活吧。不然你还想流浪多久?碰巧杀掉多少挡你路的人?」

沉默好一会,男人终於说:「好吧,你真的想知道我为什麽一直到处走?」

「请说。」

「因为我准备竞选总统,正在累积民众票源和支持度,所以需要四处走动。」

她们立刻被逗笑,夏美更是说:「真没想到你还会开玩笑……」

「明天一早我就离开,所以也请你们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男人说完,立刻站起来,向阿呆老板正在忙碌的店内走去。

小咪也跟着摇尾巴走去。

警长和副警长只能看着男人消失在店内。

厨房内,细微传来阿呆的声音:「你的房间?」阿呆大喊,「女孩们!快带哥哥去客房!」

「好!」

萝莉们就此捧着吃一半的蛋包饭,开心追在小咪後面,带他们前往二楼房间。

警长和副警长,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留下钞票在桌上,就此离开……

………………

…………

……

夜深了。

月亮高挂。

孤独一人的男人,只是脱下大风衣和鞋子,让腋下的双枪露出,衣着完整的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看着窗外。

因为本该陪在床边的小咪,经过主人的同意後,被带到女孩们的房间一起搂着睡觉。

说起来,除了吃东西和玩游戏,萝莉实在无法离开可爱大狗啊……

男人正想闭上双眼睡去……房门被轻轻敲响。

男人看去。

房门被缓缓推开……

女仆老板穿着洁白的连身式睡衣,小心看进室内。

他们的目光相碰。

阿呆女仆赶紧别开脸:「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吵你。」

「什麽事?」

阿呆犹豫一会,终於走进房间内,并且关上房门:「…………」

男人也沉默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她。

阿呆站到床边,低着头,红脸扭捏好一会,才看着他。

这一看,立刻看到腋下枪套内那两把枪,不安起来:「…………」

男人却再问:「什麽事?」

阿呆鼓起勇气:「客人……你需要人陪睡吗?」

「…………」

「其实我还是处女,真的还是……如果你不嫌弃,我的初夜可以高价卖给你。就是万一运气不好,真的有孩子了,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但是希望我生下来,我也可以为你生下来,独自扶养……」

男人没有说什麽:「…………」

一直低头的阿呆没有说什麽:「…………」

好一会的沉默过去。

阿呆明显失望又松了一口气的问:「不想要买我吗?」

男人终於开口:「你要卖多少?」

「你还有没有那样的碎金块?」

「你要多少?」

「十个!」

「…………」

女仆阿呆急了,直接说:「只要有那麽多钱,我就可以带妹妹们离开这里,去其他更好的地方开始新生活,不会有问题了!」

「…………」

「拜托你!我们真的非常需要钱离开这里!」

男人终於开口:「我根本没有那麽多碎金块。」

「那你有几个碎金块?」

「还有六个。」

「那你有没有钱?」

「只有一百多的钞票。」

「那我要六个碎金块,钱你留着。」

男人沉默看着阿呆一会,就掀开棉被:「上床吧。」

「先把碎金块给我。」

男人看着阿呆一会,终於面无表情的从胸前口袋拿出一个小皮袋,轻轻抛过去。

阿呆赶紧接过,打开来清数。

她再次双手把小皮袋紧握在手中,看着男人点头,向他确认是六个。

「没错就上床吧。」

阿呆犹豫一会,还是紧紧把小皮袋握在胸前,乖乖躺到床上,心情紧张等着即将发生的事。

男人也完全没有迟疑,双手把她的连身睡衣下摆拉到腰部位置,就顺势拉着内裤往下脱。

阿呆一直躺在床上,心情紧张的感觉到下体因为赤裸而发凉,并且一直看着眼前男人的脸。

男人开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向下拉到大腿,然後分开她的大腿,直接压上去……

阿呆一直看着他的脸,紧张到声音都发抖起来:「客人……拜托你……请不要跟我的妹妹们或是任何人说这件事……」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一手握着下体,寻找目标,然後用力向前一顶……

阿呆发出一声小叫:「啊?!」

男人什麽都不说,开始前後操她。

真正被这个男人破处的阿呆,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一直默默感受下体又热又痛的塞满感,咬着嘴唇,双手紧握装着碎金块的小皮袋,睁大双眼看着上方男人的脸。

看着他也一直看着自己。

看着他一直前後摆动身体。

更看着他伸出左手,隔着轻薄睡衣捏在丰满的右乳上……

「客人……如果有孩子了,你会希望我生下来吗?」

「生不生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男人就此简单无情的回答。

阿呆也不再询问。

他越动越快。

左手也开始对乳房又压又捏。

阿呆就这样一直忍耐第一次性交的不适和奇怪感觉,并且看着男人面孔的双眼慢慢转去,看着他腋下的那两把枪。

说起来,这样的地方随身配枪绝不是奇怪的事,但是这两把枪还是勾起阿呆的好奇。

男人却忽然一句:「别想摸。」

阿呆赶紧乖乖点头。

男人继续操着底下的女人。

从头到尾,大约十分钟之後,男人的下体终於狠狠一撞,全力捏着乳房,毫不保留的直看着底下阿呆喘气。

一开始,阿呆还不懂,不了解他为什麽忽然停下来,不久之後才会意到他已经开始射精。

之後,男人又跟阿呆做了三次,每次都体内射精,完全灌满,彻底发泄。

直到深夜一点,男人发泄完毕,阿呆才被准许一个人拿着碎金块回到自己的房间,用脸盆清水一边清洗沾有精液和少量处女血的下体,一边无声的哭了。

隔天早上六点,正在忙着为客人煮早餐的阿呆,让女孩们去客房叫醒客人,这才知道他和小咪似乎早在半夜四点或五点就安静离开……

………………

…………

……

荒野中,男人牵着小咪的狗绳,依靠自己的双腿,一直安静向前走。

他什麽都没有说,只是一直看着前方。

小咪也一直吐着舌头,乖乖跟着走。

他从白天走到黑夜。

在营火旁等待到天明。

再从白天走到黑夜。

重新坐到营火旁等待天明。

两天过去,他依然什麽都没有说。

再说,就是真想说句什麽,又能向谁说呢?

向小咪说?

对男人而言,显的太愚蠢了点吧?

但是虽然他什麽都没说,却不由得一直想起夏美副警长那段话:

帮助我们,在这个小镇留下来生活吧。

不然你还想流浪多久?

碰巧杀掉多少挡你路的人?

尤其,他更一直想起阿呆老板的脸孔……

一直想起女人身体的安慰和温暖……

有个女人陪着,的确是感觉不错啊……

终於,第三天的朝阳升起了。

他放下这些事,告诉自己,该是时候继续踏上旅途了。

就在这时,小咪忽然转过头,看着来时路:「汪!」

男人回头看去。

远远的砂尘风,有人骑着马快速过来。

这不是巧偶,是被有意的追踪。

男人站定不动,只是定睛望着。

半小时之後,马匹终於奔到面前。

有两匹马,一匹马没有人坐,另一匹马上坐着夏美副警长,和一只可爱的粉红萝。

粉红萝看到小咪和这个男人,立刻嚎啕大哭:「啊呜!啊呜!哥哥!哥哥!阿呆姊姊要被杀死了啦!要被杀死了啦…………」

………………

…………

……

小镇的中央大街,路段最中央,和老大一起从荒野回来的恶霸们三两零散聚集着。

镇民们完全不敢靠近,只敢远远看着,无奈的窃窃私语。

他们看着什麽?

他们无奈私语什麽?

路旁电报线的大木杆,上面垂吊下来一个女人,脚底距离地面大约两公尺高度,正是女仆阿呆……

因为『被碎金块收买,通敌害死盟友』,所以被判处双手紧绑的吊刑,必须悬挂至死。

她已经被悬吊整整一天。

她的三名萝莉妹妹们,在什麽都无法做的莉贝亚警长陪伴下,一直哭着待在木杆底下。

「姊姊……啊呜……姊姊……姊姊……」

阿呆只能这样安慰她们:「要乖喔……姊姊不会有事……要乖喔……」

女孩们却完全难以相信,只是依然抬头哭着:「啊呜……姊姊……啊呜……姊姊……」

阿呆看着底下的妹妹们,虽然想再说什麽安慰的话,但是她已经没有什麽力气了。

水份的大量流失,皮肤乾燥产生的疼痛感,还有双手被紧绑悬挂的剧痛……阿呆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去。

无辜吗?

当然她觉得自己万分无辜。

手握七块碎金的她,直到那个男人离开之後,才知道副班仔被他杀死。

自然她因为这七块碎金惹上麻烦。

但是事已至此,还能怎麽办呢?

镇民胆小,大家都怕遭殃受害,谁会愿意为阿呆的无辜辩解?

无能为力的警长和副警长更是不能依靠,司法公义已死,她又能寄望什麽?

阿呆真的只能希望自己死後,女孩们能有好心人照顾,平安长大,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

这样真的就够了……

她开始头晕。

无法控制的晕眩。

她闭上双眼。

她知道,自己如果就这样晕过去,就再也不会醒来了吧?

就解脱了吧?

不再有痛苦了吧?

然後真的只希望妹妹们能平安长大啊……

希望她们能平安长大啊……

即将昏过去的前几秒,他脑海中忽然想起那个男人的面孔。

虽然冷漠了点,无情了点,不过如果能终生跟着他,也是不错吧?

也会是不错的人生吧……

『碰──────!!!!!!!』

一声响亮枪声。

阿呆感觉自己向下摔落……

临死前的幻觉吗?

直到她感觉自己摔躺在地面上的疼痛,被妹妹们哭着抱起,才发现这不是幻觉。

阿呆睁开双眼,看到一个男人,背後躲着粉红萝,身边跟着猛摇尾巴的圣伯纳,右手握着枪口冒烟的手枪,无畏立足在道路中央。

恶霸们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向这个男人围上去。

「干?!」

「你冲三小?!」

「不想活了?!」

男人垂下双枪,无视这所有对准自己的枪管,迈步向前进。

恶霸们不敢相信自己会被如此无视,更不知应该如何回应被无视的这情况,只能傻愣看着。

男人一路向倒在地上的阿呆走去。

粉红萝更是哭喊着跑起来,让小咪追着一起去到姊姊身边。

「姊姊?!你没事吧?!姊姊?!」

阿呆虚弱的开口:「玛莉……」

「姊姊不必担心!我把那个勇敢杀死坏副班仔的哥哥和小咪带回来了!不必担心了!」

被女孩们一起哭抱着的阿呆,只能朦胧看着一直向自己走来的男人,并且被萝莉们赶紧用水壶喂水。

男人一直低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直站到她们身边,才再次环视周围所有直盯自己的恶霸。

被女孩们称为哥哥的男人,张口大喊:「放下武器!!」

只有风声。

哥哥真正无畏的大喊:「放下武器,大家都不会有事!!」

忽然有恶霸爆出一声:「你头壳坏去!!」

然後又一声:「如果我们不放下武器?!」

「到时场面会很难看。」沉默一会,哥哥终於阴沉又冰冷的说:「因为要是真让我开火,你们会痛……」

「干!」

「杀了他!」

「看他带的那条大狗,副班仔肯定是他杀的!把他打成蜂窝!」

恶霸们鼓噪起来,凶恶的鼓噪好一会,但是没有人先开火。

因为出於恶霸的直觉和生存本能,他们都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惹……

哥哥终於再次开口:「你们这里谁带头?!」

一个恶霸拿着散弹,踏上一步:「三小啦?!」

哥哥没有犹豫,立刻举起双枪,对他开火。

碰──────!!!!

碰──────!!!!

这名拿着散弹的恶霸,肚子被两颗子弹击中,挖出大大的伤口和肠子,惨叫着在空中翻了几圈,才趴在地上猛流鲜血,唉叫不停……

「呀啊啊啊啊──────!!打穿了!!他把我的肚子打穿了!!肠子跑出来了!!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哥哥的双枪再次向周围的恶霸对过去,放声大喊:「谁准备成为下一个?!」

看到带头的变成这样,唉叫成这样,恶霸们忽然无法发声。

完全被这个男人压制。

甚至惊恐起来。

因为很奇妙的,不过是这样一个男人,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其他帮助的孤独男人和他的双枪……

夏美副警长大声的说:「我劝你们最好打消蠢动的念头。」

恶霸们神经紧张听着,一边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冰冷的男人。

夏美副警长继续说:「你们有没有听过前阵子发生在西方小镇,某个组织全员被彻底血洗的事?另外,还有很多乡村镇发生的类似的事,有没有听过?」

几名反应比较快的恶霸终於发现,惊恐的念出声音:「该不会都是这家伙……?!」

「对!就是他!出身於军队特战部队的近战渗透精英,退役後走到哪里、屍体就出现到哪里的危险人物!也是目前警界大力通缉的人物!」

这群恶霸们,不由得因为不安与恐惧,而退了一步。

夏美副警长再次大喊:「杀人已经成为他的本能反应!谁想跟他做对,谁想被他杀害,就行动吧!不过你们在场所有人杀的人,恐怕都没有这个男人一个人杀的多。所以最好还是早点放弃!」

恶霸们再次恐惧的退了一步。

因为他们相信副警长说的是真的。

毕竟光是站在这个男人面前,就感觉的到一种无法言谕的冰冷,兵刃般的无情冰冷……

但是恶霸们没有再退却了。

因为他们忽然警觉到,要是再退却,尊严就荡然无存,真的不用再混了……

哥哥愤怒张口大喊:「如果不放下武器,还不上前来?!」

终於有一名恶霸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愤而举起冲锋枪:「呀啊啊啊啊啊──────」

哥哥的动作比他更快,真正如同反射动作。

碰──────!!!!

碰──────!!!!

他的鼻梁和额头各中一颗子弹。

後脑杓立刻暴开,混着雾状的脑浆和鲜血,向後转倒,趴到地上。

女孩们惨叫着缩进姊姊怀里,不敢再看:「呀!!!!」

其他还活着的恶霸,同样真的都恐惧了:「咿~~~~~~!!!!!!」

哥哥呐喊了:「我不在乎多杀几个!想跟我互相残杀就来吧!!!!!!!!!」

所有恶霸真的都恐惧的再退去好几步,甚至垂下手中的武器,不敢再对着这个男人了。

丢脸吗?

他们忽然了解到,只要能活下去,丢脸算的了什麽?

更何况,站在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好欺负的一般老百姓,真正是死神代言人……

此外,这群恶棍也不懂,明明这麽厉害,只要有意愿随时都能自立山头的打天下,却为什麽不开始纠集小弟,只是一个人走到哪里杀到哪里?

难道单纯的杀人真有这麽快乐?

不了解……

他们真的不了解……

不过他们却也因此了解,就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是恶霸,杀人魔才会是杀人魔啊……

哥哥把双枪瞄向其中一人:「下一个,你怎样?」

看着正对自己的漆黑双枪枪口,这个人惊恐的退了好几步:「咿──────?!」

哥哥再把枪口瞄过去:「还是你?」

他惊恐的坐倒在地:「不要!!不要!!不要!!……」

哥哥再次向着四周怒吼:「如果都没有人敢挑战我,就从我面前滚开!!」

沉默……

沉默……

真正惊恐的沉默……

终於,有谁出声了:「嘎啊──────!!」

完全被压制的恶霸们,听到这声音,如同见到救星出现:

「老大!!」

「是老大!!」

「镇长老大终於来了!!」

众人顺着声音转头看去,是只外表勇猛好斗的黄色胖狸猫,又黄又暴力,不知何时开始端坐在路中央。

她的背後,跟着嘻笑不止的狐狸妹妹,明显是副手。

恶霸们都狼狈的聚集过去:「老大!!这个男人危险!!真的危险啊!!」

哥哥垂下双枪,看着这只胖狸猫:「你就是老大?」

「嘎啊!!」(有什麽意见?)

「放手吧。」

「嘎啊?!」(放什麽手?!)

「带他们离开,不要再回来了。」

「嘎啊?!」(你以为我会同意?!)

「要是你不愿意退让,你们全得死在这里。」

「嘎啊!!嘎啊!!」(年轻人,说这种话很勇敢喔)

哥哥直瞪着胖狸猫:「做个决定吧。」

「嘎啊!!」(是你会退让吗?!)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双王只是直瞪彼此,暂时没有再言语。

好一会充满无形杀气的沉默,哥哥终於再次开口:「实在是听不懂你在说什麽,从头到尾沟通不能,你到底是怎麽当上这麽多人类的老大?」

胖狸猫身边的狐狸妹妹忍不住笑了:「噗~~~」

胖狸猫老大真正发火起来:「嘎啊!嘎啊!嘎啊!」(草泥马!王八蛋!你听不懂还跟我说那麽多?!)

一名站在胖狸猫背後的恶霸,却不好意思的回答哥哥的疑问:「反正镇长老大一般会说的也只有骂人笨蛋,打死他,拆了这里,全搜括走,不然就是把他杀了……」

胖狸猫立刻转身跳高,後脚踩在他的衣服上固定身体,前脚开始疯狂抓脸:「嘎啊?!嘎啊?!嘎啊?!」(要你多嘴吗?!要你多嘴吗?!要你多嘴吗?!)

「老大对不起!原谅我多嘴!对不起──────!」

狐狸妹妹笑着问胖狸猫:「怎麽样?这个男人好像不错,杀了可惜,可以交给我享用吗?」

胖狸猫老大放过小弟,跳回地面,忍不住打个很不爽的大喷嚏:「啾!!」

「就当做资源回收做好事,送给我嘛~~~」

「嘎啊!!」(给我杀了他!!)

杂鱼们都惊恐了:「老大?!」

胖狸猫左右叫喊:「嘎啊!!嘎啊!!嘎啊!!」(给我杀了他!!不然我就亲手杀了你!!听到没有!!)

杂鱼们都惊惧起来,好像不管哪条路都是死……

「嘎啊!!」(我亲手拆了你们喔!!)

知道胖狸猫本质上也是个疯狂杀手的小弟们,虽然万般不愿意,但还是万般绝望的赶紧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哥哥瞄准过来。

至於另一边,事情至此,虽然听不懂这只又黄又暴力的胖狸猫到底一直嘎啊些什麽,不过出於杀人的战斗本能,哥哥还是知道情况一触即发,立刻弯下腰,蹲低身子,双枪笔直瞄过去。

「嘎啊!!」(给我动手!!)

小弟们咬着牙,陷入最後的生死挣扎:「!!!!」

男人的双眼缓缓扫视他们所有人,完全冰冷无情:「千万不要……」

「嘎啊?!嘎啊?!」(怕了吗?!愿意投降?!)

哥哥非常认真的说:「我开火,你们真的会痛……」

胖狸猫老大终於凶狠的:「嘎啊──────!!」(给我上──────!!)

小弟们终於喷出绝望的眼泪呐喊了:「呀啊啊啊啊啊──────!!!!」

哥哥先一步奔跑起来,并且边跑边开枪。

小弟们逐一中弹,唉叫倒地,甚至头两个中弹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开枪……

至於其他小弟,虽然开了几枪,但是发现双方等级差太多,自己就像等级十的小兵要去挑战五十副本的大头目,立刻丧失所有战意,完全不管会不会被老大杀死,丢下武器就向外逃跑:「呀啊啊啊啊~~~~~~!!!!」

「嘎啊!!嘎啊!!」(一群废物!!我一定把你们找出来全杀光!!)

狐狸妹妹立刻舔着舌头冲向哥哥:「那就换我上吧!!」

哥哥和狐狸妹妹,立刻陷入奔跑追逐的热战。

哥哥一直左右射击。

狐狸妹妹一直开心的左右闪躲:「呀哈哈哈~~~~~~」

但是哥哥没有一发打中,一直被闪过。

狐狸妹妹更是一步步进逼,真正即将跟哥哥打起肉搏。

哥哥发现,自己真正即将被逼入险境:「!!!!!!」

这时,巨大的圣伯纳忽然吐着舌头闯入战场,拦路趴下:「汪!!」

狐狸妹妹被巨大路障绊倒:「唉呀~~~~~~?!」

哥哥立刻原地站定,放声大叫:「逮到你了!!!!」

子弹一颗颗冲去!!

还坐在地上的狐狸妹妹,衣服如同血肉:『波!波!波!』衣服一片片被子弹迅速打掉!!

她惊讶嘻笑着:「呀~~~!!有够色的双枪杀人魔!!怎麽专打掉人家衣服?!人家不依啦~~~!!」

虽然狐狸精这样尖叫,但是她却一脸欢喜重新爬起来,挂着两颗荷包蛋继续往哥哥跑去,完全不管自己全身已经赤裸了。

真的是无羞耻兼零道德的冲锋攻击……

哥哥也再次边跑边射击:「你已经阵亡了!!快出场啦!!」

全裸的狐狸妹妹依然开心的追上去:「呀!!呀!!呀!!」

胖狸猫再次看不下去的打个大喷嚏。

「嘎啊!!嘎啊!!嘎啊!!」(够了!!这样下去你们打不出结果,换我来吧!)

狐狸妹妹立刻停下脚步,很失望的含着手指,转头看回去:「咦?人家还想玩耶……」

胖狸猫直瞪着哥哥:「嘎啊?!」(敢向我挑战,你有必死的决心吧?!)

再次在大街上原地站定的哥哥,认真的说:「依然解读不能……说句人话是会怎样?」

胖狸猫恼怒的开始集气,全身狸猫毛都竖起来:「嘎啊啊啊啊──────!!!!」

他赶紧双腿站定,把双枪瞄去:「至少我看的懂这个预备动作!」

狸猫炮弹终於狂猛冲飞:「嘎啊啊啊啊──────!!!!!!」

哥哥也发出呐喊的扣下双枪板机:「呀啊啊啊啊──────!!!!!!」

男人和胖狸猫交会的瞬间,真正历史性的瞬间,爆发出任何人都无法直视的光芒。

一直被女孩们照顾的虚弱阿呆,亲眼看着曾和自己肌肤之亲的男人踏向真正决生死的战场,终於发出惊恐叫喊:「不要呀呀呀呀──────!!!!!!」

………………

…………

……

一年迅速过去了。

那场天地为之号泣的激战,多麽可歌可泣啊……

男人献出生命,倒下了。

虽然他是个杀人如麻的通缉犯,但是镇民们还是一起把他的棺木抬到墓地埋葬,感激他的牺牲。

至於警单位,知道这个危险的通缉犯和疯狂杀人魔已经死亡,终於就此松了一口气,正式把他的犯罪档案束之高阁。

但是这个男人的死亡和牺牲,绝不是毫无代价。

原本无法无天的这块大地,绿草终於有那个胆量开始生长,花儿开始冒出,开始像块万物都能安心生活的美妙大地。

因为又黄又暴力的胖狸猫镇长被彻底打败,已经无力也无心再起。

至於一直鱼肉镇民的恶霸们,如果没有死於那场激战,都不敢再出现,更不必说轻易靠近。

小镇终於恢复和平与繁荣。

绿叶和鲜花开始生长。

因此,小警局前被用铁链绑了一只胖狸猫。

左边地板,有个用来放置死老鼠和清水的宠物碗。

右边有块牌子,上面写着:请勿拍打喂食。

如果没有人理会,这只为警局看门的胖狸猫就会端坐着,眯上双眼,抬头看着有一头凡人看不见的中国母龙乱飞乱叫的蔚蓝天空,摆明世间一切都是浮云的目空一切。

如果有小正太或小萝莉想摸她,胖狸猫就会乖乖的被随意乱摸。

不过如果有大人靠近,胖狸猫就会很生气的一直鬼叫:「嘎啊!!嘎啊!!嘎啊!!」(想取笑我吗?我在休息,给我滚远一点!)

这就是胖狸猫的故事。

虽然同样很黄,但是已经不怎麽暴力了……

至於阿呆女仆老板,依然带着女孩们一起生活。

和一年前不同的是,阿呆已经当妈妈了,生下一个叫做小源的小宝宝。

没有镇民问她孩子的爸爸是谁,更没有任何保守的镇民因为未婚生子的事责难她,只是不时去到她的咖啡厅喝几杯,和常驻店内的『酒女』狐狸妹妹开心闲话家常。

这样的日子,多麽安稳又和平啊?

真的是人人安居乐业,小镇蓬勃发展。

但是如此美景,就像明摆在蜜蜂前的花蜜,还是持续引来不法之徒的觊觎……

这天下午,又有五名恶霸骑着马前来。

他们都全副武装,看来就不是善类。

善良和平的镇民们赶紧站到路旁,远远看着他们,不敢靠近。

他们五人嘻笑着左看右看,明显在窥伺机会,想着要做坏事。

他们就此骑着马,直来到女仆咖啡店的门口。

终於,有两个人走到他们面前的道路中央。

一个人手中拿着书,另一个人坐在轮椅上。

手中还拿着一本书的夏美副警长,微笑的说:「大爷们,我是本小镇的副警长。如果你们是想来本小镇作威作福,还是离开吧?」

咬着菸草的肌肉老大,不爽的转头吐了口水:「啥?!」

轮椅上的警长终於说了句:「我是本小镇的警长,请离开吧,为了你们的宝贵生命着想。」

「警长?!你这瘸子?!」

恶霸们打量她好一会,然後轻蔑的大笑起来。

夏美副警长转身就走:「唉,说不听,不要管了……走吧,去通知葬仪社准备收尾。」

莉贝亚警长也无奈摇着头,推着轮椅一起离开。

恶霸们继续大笑好一会,终於一起下马,摆明就要走进女仆咖啡厅内喝一杯。

忽然,店内有个女人担心的说:「小心一点!」

另一个女人嘻笑说:「出征了!万岁───!万岁───!」

然後是小萝莉们:「哥哥加油!!」

最後是:「汪!!」

终於有一个依然穿着大风衣的男人走出来,站到他们面前,摆明当面拦路。

这五名恶霸一愣。

带头的肌肉老大不爽的问:「你是三小?!」

男人冷冷环视这五个人:「离开这个小镇吧。」

老大开口就是一句:「干?!」

「不管是要让镇民抬出去种,还是你们自己活着走出去,我都要你们离开。」

「说三小?!」老大怒了,右手立刻摸向腰际左轮。

男人也立刻弯腰,摆出姿势,双手探进大衣内。

看他明显也要掏枪,老大一惊,只是摸着左轮不敢再动。

他的四名小弟们也惊讶的不敢动作。

一会的沉默之後,手掌一直搭在左轮上的老大终於开口:「你是谁?!」

「我是个死人。」

「死人?!」

「不要问原因。」

「干?!」

「因为如果真的要问我是谁,你们五人都得死。」

老大真的怒了,就要开始蠢动:「三小鬼啦?!」

这个男人大喊,吓阻他们:「最好不要!!」

恶霸们忽然发愣:「?!」

男人绝对冰冷无情的说:「要是逼我开火,你们会痛……」

恶霸老大终於真正怒到双眼白目,没有迟疑的掏出左轮:「干──────」

他背後的四名小弟,也伸手摸向自己的武器。

可惜,这个男人比他们任何人更快!!

他迅速掏出双枪──────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这就是发生在某个奇妙的平行世界,一段被传诵为:『我开火,你会痛』的西部传奇故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