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如水淫殇》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如水淫殇》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如水淫殇 如水淫殇

    小女子的早期完本作品,希望大家喜欢…作品口味比较重,还是主要以虐心为主。风格有些类似女文工团的最后下落哟…但内容是以西方魔幻为主的,描述了突然失去魔法力量成为性奴的帝国女骑士奥黛丽是如何在蛮族和魔族统治的铁蹄下生存的故事……希望大家多多交流,喜欢我的作品可以给个红心哦…但请不要骚扰我正常的生活,比如给打电话或者在我工作的MSN上乱留一些让人看了会很不好意思的东西。

    玫瑰圣骑士(zyz1942)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如水淫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如水淫殇》,是作者玫瑰圣骑士(zyz1942)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女子的早期完本作品,希望大家喜欢…作品口味比较重,还是主要以虐心为主。风格有些类似女文工团的最后下落哟…但内容是以西方魔幻为主的,描述了突然失去魔法力量成为性奴的帝国女骑士奥黛丽是如何在蛮族和魔族统治的铁蹄下生存的故事……希望大家多多交流,喜欢我的作品可以给个红心哦…但请不要骚扰我正常的生活,比如给打电话或者在我工作的MSN上乱留一些让人看了会很不好意思的东西。

《如水淫殇》 第33章 光荣与淫荡(1) 免费试读

我仿佛做了一场噩梦,自己的灵魂在几个奇怪的世界里游历了一圈。我不知道姑苏丽娜的那种淫荡的经历是真是假,是我在被全身禁锢中发疯时的幻象还是魔族真的曾经放逐过这麽一个强大的女王。

不过我又在恐怖的试练酷刑中活了下来,我总是能在最危险的时候化险为夷,这种出奇的好运让我一直痛苦的活着,但却并没有能改变我是个永世为娼的性奴身份。

此时的我好像一只最淫荡的母狗,吐着香舌扭动这淫荡赤裸的屁股,流着淫水让铁哒牵着爬在通向乌维娅的大营里。让我意外的是,玛格丽特也一改平时的贞洁和我一样吐着小舌头好像一只小母狗一样爬着。我看到玛格丽特的目光没有了原来的镇定,反而在认命般的迷离中透出一丝执着的炙热。根据我一年来的性奴的淫荡经历,这种表情的女人绝对不是装出来的,那是需要真正在妓院里被千人骑万人挎的女人才能有的觉悟的表情。

乌维娅慵懒的坐在她粉色大营的宝座上,一丝不挂的精灵女奴跪在她的座椅旁边双手恭顺的举着装着葡萄的果盘。被改造成女人的艾尔文也以乌维娅宠物的身份,挺着硕大的乳房给乌维娅捏着赤足。乌骨邪穿着黑色盔甲站立在乌维娅不远的地方,一双虎目盯着裸体跪在营帐里正在媚笑的我和玛格丽特。

「乌维娅大人,那巨大的爆炸正发生在镜湖庄园。整个庄园几乎都被夷为平地,铁约翰和他的侍女们也不知所踪。按照我的经验如此的剧烈爆炸即使是学派长老也无法幸免,铁约翰很可能已经去拥抱克丽丝神了(死了)。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您看重的两个小淫奴居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和她们一同被发现的还有八名高等圣族女奴,她们都曾是血水晶学派的高阶祭祀,後来被贬成为了A 级性奴,不过那些女祭司可没有这两个小淫奴那麽幸运,她们都疯了,除了傻笑什麽都不知道了。」铁哒向乌维娅和乌骨邪简单的汇报着。

「好的,我知道了。把她们两个带下去吧,和其他的八个疯了的女人一样都送到军营里当最低等的军妓吧,记住把她们送到听不懂人话的军营里。」乌维娅继续慵懒的说道。她甚至都懒得问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乌维娅亲妈妈,我有话说呀—— 」玛格丽特突然开口说道,她的语调极其的甜腻,那种感觉就好像对着热恋的情人求欢的女子一样。

「咦,倔强的蓝色神使大人在当肉桶军妓前想说什麽呢?」乌维娅拉着长音,不屑的问道。魔族很重视信誉,特别瞧不起那些表面坚贞而内心淫荡的女人。可是他们恰恰喜欢将高贵的异族女子调教成荡妇,让她们在魔族面前尽显贱女本色後再鄙视审判她们。就好像1 年前她们将看似坚定的我调教成淫奴後,让我一边跳着羞人的光屁股艳舞,一边审判我成为一个永世为娼的性奴妓女一样。

「我愿意将蓝色神使的祈祷和运功方法全部招供。」玛格丽特严肃的说道,说完後又突然噗呲的淫荡一笑,整个营帐似乎因她嫣然笑容而亮了一下,乌骨邪和铁哒两个魔族男性更是狠狠的盯着玛格丽特那充满魅力的赤裸酮体。

「哦,很遗憾啊。你们的女主教已经把这些都告诉我了。」乌维娅伸出纤手,女精灵将一卷发着蓝光的卷轴放在她的手掌上。

「战斗技巧是无法写在卷轴上的。」玛格丽特有些不知所措的扭动上身让乳铃叮当辩解道。

「失去神力的你,还有什麽战斗技巧可言。你现在连一个兽人都打不过呢。」乌维娅坐直了身体饶有兴致的问道。

「S 级性奴玛格丽特,你还记得当初拒绝我姐姐乌维娅大人的邀请时你的坚贞吗?你能否告诉我你为什麽又变得如此的恭顺呢。」乌骨邪厌恶的问道,他最讨厌那种假装贞操的女子。

「我想通了。」玛格丽特恭顺的说道,但表情有些挣紮,然後撅起了淫荡的屁股给乌骨邪磕头,就好像最虔诚的女祭司给她的神礼拜一样。

「你想通了什麽呢?」乌维娅笑嘻嘻的说道。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只有顺从才能活着。」玛格丽特回答道,那一刻她的表情仿佛又变得圣洁而坚贞了,只是伸长的乳头和微微扭动的臀部告诉大家她现在正在发情。我感觉这个时候即使是让一只狗和玛格丽特交配她也会十分愿意的。

「是呀,在我们圣族的绝对力量下,你所谓的倔强仅仅是个有趣的游戏而已。不过你放心,你会在地行龙营地好好活着的,至少可以活1 个月呢。」乌维娅耐着性子说道,然後拿起一粒葡萄用檀口含住,显然不想再说话了。

「走吧,走吧。蛮兽军团的小动物们等着你俩的骚屄呢。」铁哒说着走了过来,拿起我和玛格丽特脖颈上的缰绳准备将我们两个熟性奴拉出营帐。我看到乌维娅的表情,那种表情就好像对她刚刚吐出的葡萄籽一样的表情,我知道当我们离开她的营帐後,可能将永远在军营里最低级的营地中和不能说话的动物交配了,直到被肏死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个魔族远征军最高的领导者了。

「求你饶了我吧,乌维娅亲妈妈啊—— 」玛格丽特突然爬到乌维娅赤足旁,用手托住乌维娅标致的小腿,香舌在她的脚背舔舐着,她一脸媚笑的哀求着说道。因为玛格丽特也知道乌维娅灭口的想法,对於我们这样的低等性奴隶,直接杀了我们都是不配的,扔到兽交军营里在野兽巨大畸形的肉棒下被肏烂才是我们最後的归宿。

「看来我要亲自惩罚你了,你这个虚伪的性奴神官!」乌骨邪看到玛格丽特在至高主人前如此无礼,而且加上他对玛格丽特的失望,於是准备走到乌维娅身边,对这个舔着乌维娅美足的失礼性奴进行教训。

「等等!」乌维娅美睦睁开俏脸阴晴不定的突然说道,此时乌骨邪已经走到玛格丽特身边擡起右脚准备将她跪爬的美腿踢断了。

「你……,你和铁哒都出去,快!」乌维娅绷直了被玛格丽特舔舐的美足,然後命令道。乌骨邪不明所以的和铁哒退出了粉红营帐,他和铁哒交换了一下眼神,对这个性格奇怪的姐姐也毫无办法。此时我才仔细看到,玛格丽特一直用舌尖在乌维娅美足的脚背上画这一个重复的图形。

乌骨邪和铁哒走後,粉红营帐里就变得淫荡起来。乌维娅兴奋的脱光自己的丝绸内衣,就在沙发上和玛格丽特互相亲吻起来,艾尔文也没闲着,她挺着粗红的肉棒不停的抽插着玛格丽特的肛门……

此时我突然想起绿树世界里生命之树对我的要求,我看到那个女精灵还举着水果托盘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眼前三个女人已经用嘴巴和性器连接在了一起。

我在乌维娅和玛格丽特的呻吟中慢慢的爬到女精灵身边,然後挺起身子一只手抱住女精灵赤裸的美臀,另一只手抢下女精灵手里的水果托盘慢慢的放在地上,香舌伸进女精灵的肉穴里舔着她肥大的肉粒。

「哦,是你这个小骚屄呀—— 」女精灵似乎也被粉红帐内的淫乱场面挑起了淫欲,作为乌维娅的侍女,除了只有一个主人以外和A 级性奴也没有什麽区别,时不时的乌维娅也会让女精灵进入驯妓营里接受调教。所以女精灵每天不和十几个人交欢也憋得难受。

我们互拥在一起,我的美丽足够挑起女精灵的性欲,她的小腹贴着我的小腹然後我们互相扭动着。时而她骑坐在我的美腿上,肉穴不停的在我大腿白皙的肌肤上滑动;时而我舔着她挺起的乳头,香舌伸进乳环里轻轻的拉扯着;最後我们两腿交叉,肉穴对着肉穴拼命的扭动着。和女人做爱的确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它不同於男人肉棒的炽烈,但是那种细腻的缠绵也让人回味。

就在我和女精灵肉穴互磨淫水四溅的时候,我轻轻的念起了秘法。一瞬间我们两个女人身边的粉红营帐以及红色的地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碧绿的草地和摇曳着树枝的巨树。

「哦,我的天啊。不啊—— 」女精灵见到这个宁静的世界後,仿佛进入噩梦一样绷直了身体嘶喊着。

作为女骑士的我,几下就制服了女精灵并把她拽到巨树旁。此时女精灵更是喊差了声音,那美丽的绿树好像一只喷火龙一样让她恐惧。没有办法进入深度冥想,也就失去了与生命树对话的能力,但是我能看到绿树欢乐的摇曳着树枝。

刚把女精灵拽到树边,十几条绿色的藤条就伸了过来,牢牢的抓住了女精灵的四肢和脖颈,然後整个树干裂开了一道渗人的口子,将挣紮的女精灵吞了下去。那绿色的藤条以及戴着吸盘的绿树内部让我不得不想起在淫世界里见到的扭曲植物……

「亲爱的守护者,我们又可以对话了。」绿树突然开始说话,而声音正是女精灵的声音。

「很好,你完成了我给你的第一个任务,你的祭品我十分的满意。作为奖励你可以使用秘法阻断你自身的诅咒5 分钟。」绿树说道,然後一根银色的果子掉了下来,一个新的秘法需要消耗全部魔法值的阻断术被我学会了。

离开了绿树的世界,肉穴上的摩擦刺激又涌了过来。我和女精灵依然缠绵在一起,我好奇的看着女精灵,我本以为她的灵魂在绿树世界被祭献,那麽在现实世界中她应该已经死去了。可是女精灵依然在和我磨着豆腐,只是在我好奇的看着她的时候,她俏皮的冲我眨了一只眼睛。我视乎感觉到这个女精灵已经被绿树控制了,在向我传递消息但又不敢那麽肯定。

淫乱的交欢持续了很长时间,四个女性和一个改造的女性在营帐里抛弃了地位与力量,就好像四个吃了足量春药的母性奴一样,互相的舔舐摩擦着。我甚至记得和乌维娅拥抱在一起亲吻,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似乎玛格丽特还舔了我的屁眼,乌维娅也好像一个女性奴一样的舔着我的肉穴,这些举动让我感觉是在做梦一样。

当淫乱结束後,秩序重新占据了整个营帐。乌维娅依然是主人,我和玛格丽特依然是卑贱的女性奴。

「哎呀,好舒服—— 」乌维娅穿上丝绸的睡袍,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而我和玛格丽特双腿叉跪着双手抱在脑後,以性奴的礼仪等待着主人下一步的惩罚。

「玛格丽特你有什麽打算吗?」乌维娅问道,她问得似乎很不合理,哪里有主人问奴隶你想做什麽的?

「我……,我不知道。这里一切都变了,我也不是我了。」玛格丽特说道,她说得也很奇怪,好像在和乌维娅打着哑谜。

「是啊,那你就在我的护卫营里当个军妓吧。」乌维娅想了想说道,她的俏脸上涌出一丝丝的红晕。

「对了,你们玫瑰骑士团剩下的三朵玫瑰都调到我的护卫营里当军妓吧。」乌维娅有说道,她把玫瑰骑士团的四朵玫瑰都调入护卫营当军妓,比起只让玛格丽特带在身边更能掩人耳目吧。

乌维娅的护卫营里有大概三百个勇士,勇士中不仅有高等魔族军官而且也有长毛人和兽人甚至还有一些其他稀有的种族,他们都是各个种族里最强壮的雄性勇士。而护卫营的十几个军妓也都是地位超然的人族美人,几乎每个护卫营的女性奴都是侯爵夫人级别的人类女贵族。

三百个强壮的雄性护卫,为什麽只有十几个人类军妓呢,其目的就是让每个人族女军妓都要超负荷的肏屄,在无尽的肉棒抽插中苦苦哀嚎。

乌维娅护卫营的军妓与普通的军妓还是有所不同的,她们不用戴着那种黑皮面罩,每个女人都以真实的面孔受到羞辱。当我和玛格丽特被押进军妓的营房时,我羞得捂住俏脸。

护卫营的军妓营房里装饰得和我们人类女贵族的沙龙格局一模一样,营房中间挂着水晶吊灯,四周放着华丽的金色陶瓷瓶子,彩绸的吊花,温红色的地毯罗马式的古典镶金家具。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一年前同样在卫斯马屈的出征沙龙舞会,在那个舞会里我骄傲的昂着俏脸,和英俊的护卫骑士跳了一支又一支的舞蹈,每个舞曲结束时,大家都围着我鼓掌以示尊敬。

而在这个同样布局的营房里,我见到了大多数那次出席舞会的女贵族们。只是这次我们都失去了丝绸华丽的舞服,全都变得赤身裸体。高贵的首饰也变成了乳头上阴唇上的黄金穿环和铃铛,原本显示地位的姓氏也都以烙印的方式烙在各自的美臀上,只是後面还增加了例如永世为娼、生性淫荡那样的评语。

所有的女贵族都好像母狗一样跪趴在地上,每个女人的肛门都被插入了彩色的上翘的尾巴。这些女人同样看到了我和玛格丽特,她们都媚笑着,迎接着新的同伴。

作为乌维娅护卫营的性奴军妓自然还是与其他性奴不同的,那就是我们戴着的乳环和阴环全部都是黄金打造的,包括那拴在乳环和阴环上叮当乱响的铃铛也是黄金制成的。不过我并没有因为我昂贵的金属饰品而开心,那黄金的乳环实在太重了,拽的我挺立的乳头更加被拉长,原本肥大的阴唇也被沈重的黄金阴环拉扯着。

我躺在一张华丽的金丝楠木大床上,楠木床华丽至极,即使在不起眼的床柱上也雕刻着法恩王征服大陆的画卷。床上的丝绸来自於东方的神秘国度,丝滑而冰凉让赤裸肌肤十分的舒服。而此时的我没有丝毫欣赏这华丽大床的心情,因为我的肉穴和肛门正在被一只无比强壮的兽人抽插着……

与这昂贵的大床和床上金发绝美女人相违和的是,一只两米高浑身长着浓重白色体毛的兽人正在床上耕耘着这个女子,丑陋的长着獠牙的满脸刀疤的兽人与在兽人肉棒下浪叫的精致女人同样是如此的违和。

我看着这个巨大的兽人,它无比的强壮。即使在我还是女骑士团长的时候,也不那麽容易杀死它。更让我羞耻的是这个畸形的家夥居然长着两根肉棒,正好一根插在我的阴道里,一根插在我的屁眼里。随着兽人巨力的插入,我感觉那两个肉棒分别从肉穴和肛门进入,然後粗大的肉棒在我体内挤压碰撞着。

在被俘的一年来,作为一个性奴妓女和多个雄性交配这种事是家常便饭,但是这种畸形的兽人却是我第一次遇到。以往的两穴抽插很少能这麽默契的同时插入,而且还那麽的火热和巨大。很快我就淫水连连,浪叫不已。

由於肛门和阴道都被塞满了,所以当两根肉棒插入的时候,阴道和肛门都显得狭窄,巨力的抽插让阴道的媚肉常常被挤压。果然不一会我就挺直了娇躯,肉穴不停的抽搐起来。当我的高潮结束後,我疲惫的身体沈重的摔倒在华美的大床上。这个时候,我美颈上的黄金项圈里的一颗水晶石上的15数字变成了16……

没错,每个乌维娅护卫队的军妓都要在脖子上戴上一根黄金项圈,项圈也是经过能工巧匠打造的。上面全是精致的雕花,只是那些雕花全是赤裸女人受刑的淫荡样子。项圈中间也就是我咽喉的部位是一颗白色范光的水晶,水晶质地极好,即使在我还是贵族的时候也算是贵重珍爱的饰品了。可是在着美丽的水晶上却显示着魔法的数字,那数字就是我高潮的次数,每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就会清零。

现在这个项圈的水晶上显示16,表示我已经高潮潮吹16次了,这个水晶是十分精准的,只有那种连子宫都抽搐的大高潮才能计数,其他的稍微泻身的小确幸根本就不算。

这个计数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十几个军妓中高潮数最少的女人,将要坐那种黄金木驴,那个奇怪的刑具就放在华丽大厅的中央,那狰狞的带着倒刺的肉棒让每个贵妇都不敢直视。

虽然水晶已经显示16,可是巨大兽人的抽插还在继续,我仿佛就像在丝绸海洋上漂浮的小船被肉棒的风暴颠簸着。我轻轻的用手捂住乳头,那新的黄金的乳铃实在是太沈重了,即使是躺着也会向两侧拉扯,黄金的乳铃足足有大拇指那麽大,而重量要比拳头大的实心铁还有重上一些。多亏我这一年来每天都戴着或轻或重的乳铃,如果我刚刚被俘就戴上这个娇嫩的乳头肯定会被豁开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肛门和阴道的抽插还在继续。兽人连续几下的抽插让我再一次处於巅峰。潮红俏脸下项圈的数字变成了17……

当项圈变成20的时候,那巨大的兽人终於喷出了它积攒的精液,两个肉棒同时喷出,那灼热的白浆从内而外烫得我哇哇浪叫。

「快起来,不肏屄的时候你没资格躺着。」过了一会,一个高等魔族侍女拿着鞭子走了进来,将已经快被肏得昏厥的我赶出大床的房屋。

或许是为了照顾乌维娅勇士们的面子,我们这些穿金戴银的裸体性奴的交配地方被分配到一个个华丽的小屋,而不是统一在大厅里就肏屄。

当我疲惫的爬出屋子的时候,大厅里还有几个女人在吃东西。虽然旁边就高档华丽的餐桌,餐桌上也永远摆着美味的食物,可是我们这些曾经高贵的女人却永远不能坐在沙发上吃东西,我们甚至不能直立行走。在这个规矩森严的地方,性奴军妓只能好像母狗一样爬行,而且还要求我们戴着黄金的乳环、阴环和项圈。

而正在吃东西的女人正好像猪狗一样,吃着地上银碗里的类似猪食的东西。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也爬了过去,这些女人在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见我爬过来都好奇中带着鄙视的看着我。

「未来的皇後殿下驾到!」一个一头金发长得好像洋娃娃般的女孩假惺惺的喊道,我仔细一看原来是色雷斯公爵的女儿,具有继承权的色雷斯女侯爵。记得一年前在君士坦的沙龙酒会中,她每次看到我也是说得这句话。可是现在大家都光着身子,戴着沈重的乳环刑具,好像母狗一样吃东西的时候再说这种话就是明显的鄙视了。

「闭嘴,你这个母狗。」我低声咆哮着说道,就好像另一只卑贱的母狗。

「哟—— ,我们的皇後殿下生气了。是不是今天皇後殿下接客时肏屄得不够爽快呀?」说话的是另外一个金发成熟的女子,这个女人是阿斯卡纳自由市的领主,也是前帝国皇帝最小的妹妹,今年三十出头,从王子妻子的角度上来说她算是我的姑姑。

「你们都疯了!」疲惫不堪的我心情确实不好,特别是看到以前曾经高贵的女人都变得和我一样下贱与放荡,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面对镜子一样更是让我羞愧难当。

「听说你是第一批被俘的女人,怎麽样?骚屄是不是快被肏熟啦?」另一个女贵族问道。

我厌恶的闭上眼睛,爬到银碗旁边底下头开始吃着那「美味」的午餐。

「哎呀,你看看她的骚屄,都黑了呀!我要是奥黛丽呀就去死呢。」色雷斯女侯爵爬到我的身後看到我因为进食而撅起的美臀间那深红的肉穴,感慨的说道。

「她可舍不得死呢,她的心里还想着王子殿下的肉棒呢!是不是被狗肏的时候,你也想着是王子殿下呀?」阿斯卡纳女侯爵说道。我感觉这些女人都疯了,是啊,从高贵的女人突然变成卑贱的军妓,这种压力如果不发泄到我的身上可能才会真的逼疯了呢。不过让我心酸的是,这些女人已经变得毫无教养了,我们可以在鞭子下变得顺从;可以在肉棒下变得淫荡;也可以在酷刑下变得下贱。可是我们应该一直保持一颗高贵的心呀。这些女人在魔族的淫刑下,变得淫词浪语,比帝国时码头区最下贱的婊子也不如了。

「我听说,乌维娅大人很快就要进入君士坦了。」女贵族们见我沈默後,很快就失去了对我嘲讽谩骂的性趣,开始重新聊起话题来。

「我的天,我就这样回到君士坦?以圣族勇士的全裸军妓的身份,我宁可在其他地方被肏死。」一个女贵族说。

「或许那个时候她们也都变成光屁股妓女了呢?」

「是啊,是啊。我们是A 级性奴,但是我们来得早啊,或许会被特赦成B 级性奴呢。而那些在城里的女人,肯定要被惩罚,就给她们S 级性奴吧。到时候变成豚女,舌头也会被割掉,看她们还怎麽瞧不起我,嘻嘻—— 」

「我有最权威的消息,就在刚才,我在给乌维娅大人当垫脚肉凳的时候。乌维娅大人已经和帝国签订完协议啦。很快大人就会以圣族大使的身份进驻君士坦。乌维娅大人已经批准可以特赦我们,只要我们的家族可以出钱出人替换我们,我们就自由啦。」这个时候玛格丽特爬了过来兴奋的说道,一个月的性奴调教以及一周的军妓生活,让玛格丽特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她也会抢一些客人让自己不被惩罚,而且圣女一旦淫荡起来,要比一般女人更加的下贱。乌维娅经常叫她去侍寝,偶尔也给她一些特殊的照顾,比如可以免受黄金木驴的折磨,所以玛格丽特的地位自然就在我们这些普通性奴之上。

「是吗,是吗。太好啦。」女贵族们高兴得肉穴里纷纷流出了淫水。而我也一样,眼泪和淫水一同流了下来。驯妓营里的女奴只要有情绪波动就一定会流下淫水。

「而且只带着我们去,其他营地的烂婊子们将会和圣族去其他地方征伐啦。」玛格丽特高傲的说道,仿佛成为护卫营的军妓是个十分荣耀的事,仿佛我们都是打赢了战争返回首都的英雄。

「她们会去哪啊?」这个时候米丽雅扭动着完美桃心形的美臀爬过来问道,她的美腿内侧还留着淫水和白浆,朱红的唇边还有着兽人勇士精液的残羹……

「好像是极北的地方。在我伺候黑暗精灵大爷的时候,他们说正在研制新的抗寒魔法,好用来对付极北地区的高寒和寒冰龙族。」我媚眼看了一眼玛格丽特讨好般的说道。她冲着我眨了眨眼睛,我们脸上都挂着淫贱的笑容。

「太好了,希望这些看到我受刑的女人都死光,在北方冻死她们,嘻嘻」前阿斯卡纳自由市的女领主笑嘻嘻的说道,好像那些在其他营地充当军妓的人类女人就是她最大的敌人一样。不过其实我也一样,我也希望那些看到我卑贱低下讨好求欢的人类全都死去。

「对了,我们要是自由了,可不能把这里的事说出去,姐妹们一定要闭嘴呀。」米丽雅说道,她红着俏脸说道。

我听到这些女贵族的谈话,心里五味杂陈。即使我们回到了人类帝国,即使我们重新获得了自由,我们还能和以前一样的生活吗?在驯妓营和各种妓院里,当我被肏得肉穴翻开浑身汗水淋漓的时候,我经常在想以前的贵族生活是不是一场梦,是我被肏得发狂时的梦幻,而原本我天生就是魔族的性奴。

可是从玛格丽特最终得到的信息依然让我雀跃不已,很快我就又被一头巨大的长毛人挑中,扭动着美臀爬到一间屋子里接客肏屄去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们十三个曾经人类高阶女贵族就在魔族的核心营地里充当接客的军妓。偶尔也有人类的信使过来享用我们,一开始他们都十分的拘谨。我还记得一个中年的骑士一直叫着我奥黛丽殿下,当他的肉棒在我阴道里抽插的时候,他依然恭敬的握着我的蛮腰双手一丝不敢移动,仿佛在做着一件十分虔诚的事。後来我才知道,那些信使都是被魔族要求和我们交欢的,以示对魔族的尊重。

不过再後来,这些信使就渐渐的放开了性情。就说第一次和我虔诚做爱的那个中年骑士吧,现在他每次进来都要求我爬过去舔他的脚趾,然後用鞭子抽打我,直到我对他说你是我见到最威猛的男人,比安德烈强太多之类的话他才满意。最後让我用新学的高难度姿势和他交欢,稍微不满意就殴打我。这个时候我在他心里已经不再是殿下而是连站街妓女都不如的母狗而已。人的心都是会变的,特别是当他们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竟然是人尽可夫的行军军妓的时候更是如此。

在严冬到来之前,乌维娅的护卫军营搬到了卫斯马屈要塞中。而其他的营地魔族已经开始征召粮饷准备拔营向极北远征了。这个事情几乎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了,特别是各个营地的人类行军军妓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了这个让人绝望的消息。

在最为寒冷的一天,所有的行军军妓都在卫斯马屈那洁白的要塞前集合。今天是测试黑暗精灵研发的抗寒新精油的日子,我们所有的行军军妓要求全部参加测试,即使我们这些不需要去极北地区远征的营妓也一样。

帝国的气候比较温和,但那冬季的寒冷也是赤身裸体的女人无法承受的。在淩冽的寒风中,我的身体从温暖的营帐中剥离,湿润滑腻的阴道也离开了火热的肉棒。我们几千个赤裸的女人被带到一口口冒着泡的铁锅面前,一个个戴着围裙的长毛人妇女,咧着大嘴露着黄板牙,哼哼唧唧的一边咒骂着我们下贱,一边将铁锅里的费油涂抹在我们这些被冻得嘴唇发紫的可怜女人身上。

「过来,A102!」

「趴下,婊子!」

「大黑屄,把屁股擡高,就想你想男人时一样。」

「把屄扒开,快点!」

「伸腿,把脚底板露出来!」

在长毛人妇女粗暴的喊话中,我就好像一只母狗,不停的摆着各种姿势任由长毛人用粗糙的刷子将热油刷到身子上。

「啊—— ,烫啊—— 」我哀嚎着,那油的热量虽然不能将肌肤烫坏,但也到了我忍耐的极限了。我不停的哀嚎着,和其他行军军妓的哀嚎混成一片。

黑暗精灵研发的御寒精油确实将寒冷抵御住了,当我浑身都涂满了精油後果然不那麽寒冷了。我们十三个美丽女人和几千个戴着黑皮面罩的标准行军军妓混在了一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大家同样是赤身裸体,同样戴着乳环和阴环,同样是被肏得熟透了的大黑屄。

「今天的拉练目标是红山镇,後到的300 名奴隶,发配去座狼营地当肉便器,现在开始!」兽人军官一声令下所有的行军军妓都向着北方跑去。一时间乳铃的叮当声和手铐脚镣的哗啦声响成一片。

美颈上戴着铁质项圈,项圈上有着细细的铁链连着手脚镣铐,那链子很短让我没有办法迈开大步奔跑,只能一步步的挪动。

天气似乎也在和我们这些一丝不挂戴着镣铐的行军军妓们作对,一片片鹅毛般的雪花飘落了下来,流落在我们这些油光闪闪赤裸的肌肤上,被我们的体温融化成一条条水流和我们的汗水淫水融合不分彼此。

很快大地就变成了白色,赤足踩在雪地里,那种紮心的寒冷让我痛苦不已。可是我却只能奔跑,红山镇里卫斯马屈二十公里,一个戴着镣铐的女人如果不在天黑前抵达那里就会被严酷的惩罚,轻则被鞭打,重则取消护卫营军妓资格真的要和那些普通的行军军妓到极北之地了。所以我们十三个不戴黑皮面具的女人更是奋力奔跑,即使没有後面骑兵的皮鞭我们也在为了我们可悲的自由而奋力着。

没跑多久,我就感觉浑身燥热。在飘着雪花寒冷的森林小路上,光着身子踩着刚下的雪花时,是不应该有这种燥热的感觉的。可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吃了春药一样的燥热,心里一阵阵的发慌。可是我还是不敢停下脚步,只是跑着跑着我感觉自己大腿内侧发凉,原来是不自觉的流出了淫水。我这是怎麽了,我有些害怕起来,但是当我看到所有的光屁股女人都流出淫水後,我才暗暗咒骂黑暗精灵的耐寒精油是怎麽回事。学习过炼金术的我,大概了解了这个东西的原理,除了有一定的防寒功能外,就是让军妓极度发情,导致体内血液流到加快,不至於被冻僵……

虽然不再感到寒冷,但是一阵阵淫欲却让我喘息得更厉害。我看到自己呼出的白气都能想到男人的白色的精液,然後就不能自控的流出淫水。我一边奔跑一边用手捂着肉穴,一边摩擦阴蒂让自己愉悦,一边引流淫水,让淫水不至於顺着大腿流下,因为大腿上粘着淫水十分的寒冷。背上背着的两个陶罐(一个装水,一个装尿)也早已经被我喝光,我不得不抓起雪水痛饮起来。

当我手脚都被镣铐磨得通红时,乳头也不黄金的乳铃拉扯得发胀时。我们终於到了中途的休息站,与其说是个休息站,倒不如说是一个巨大交欢的营地。我们这些行军军妓还没有在奔跑中回复过来,就被成队的改造地精驱赶着进入了露天的木床上。

一只地精们拖着长长的肉棒抓住我脖子上的链子向一个由树皮堆成的「木床」走去。我看到地精肉棒上冒着白气,显然刚刚从另一个行军军妓的肉穴里拔出来,上面还湿漉漉的。

倒在掺杂着冰雪的木皮床上,地精的肉棒一下插入到我阴道的最深处。我剧烈的喘息着,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奔跑的疲惫还是因为淫欲而兴奋。只是那灰蒙蒙的天,和漫天的鹅毛大雪,让我紧绷的精神稍稍松弛了一点。我第一次在漫天的大雪中光着身子做爱,那雪很美。要比正在抽插我,流着口水,变脸全身肉瘤尖嘴猴腮的地精美得多……

很快我就开始没心情欣赏美丽的雪花,改造地精是专门「收拾」我们这些女人的生物,他们的存在除了肏女人外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们的肉棒足够让我这样已经淫水连连的熟性奴疯狂了。才抽插了几下,我就有了剧烈的感觉,淫水好像天上的雪花一样无止境的流淌着。

不一会我就浪叫着泄了身,但是地精的肉棒依然如铁棒一样抽插着我。

「饶了我吧,让我休息一会呀—— 」我开始哀求这个不如我身高一半的小家夥。可是回复却是深深的抽插了几次,让我浪得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第二次的泻身持续了很久才到,我感觉自己的肉穴都要被插烂了。那地精的肉棒才变得更粗大,而我也一下有了感觉,我们和地精同时高潮起来。可是这次高潮来的不是很尽兴,我依然扭动着屁股希望梅开三度,可是那只地精却走开了,然後是一只长毛人女人,挥着鞭子将我从满是雪花的树皮床上赶走。

「A102骚屄,去吃饭,十分钟後离开!」长毛女人对我喊道。

我吃着猪食般无味的粥饭,回味着刚才交欢的快感。我红着俏脸蹲在营地边上,光着身子拿着破碗吃着里面的东西。我的周围横七竖八的坐着很多戴着黑皮头套的行军军妓,大家都吃着碗里的猪食,发出了和猪吃饭一样的咕噜噜的声音。

「奥黛丽团长—— 」一个声音轻轻的对我说道。

「你认错人了。」我擡头看了一眼这个行军军妓,她戴着黑皮头套,身材很匀称,一双乳房丰满而有弹性,不过我不知道她是谁,我也不想和任何人聊天,於是说道。

「我求你一件事。团长!」黑皮头套的女人坐到我身边说道。

「别叫我团长,我现在只是一条母狗。」我不知所措的喝完了粥饭说道,现在我的光着身子戴着镣铐,我能帮一个性奴做什麽呢?帮她扶着屁股肏屄吗?

「我知道我们这些行军军妓就要去北方了……」黑皮头套女人说道。

「你应该不会去北方。」女人接着说道。

「不一定,或许我也要去的。」我辩解道,虽然我知道我会随着乌维娅大人回到君士坦,但是我却不敢和这些戴着黑皮头套的行军军妓说,我知道如果我说了,我就会成为这些女人公共的敌人,她们可能会掐死我或者诬陷我什麽,让我和她们一样绝望的前往极北。

「不,请听我说!」女人用唯一露出的美睦坚定的看着我说道。

「我没有别的要求,我也认命了。不过我希望有人能记住我们,我知道我们肯定回不去了。我的家族的人都死光了,就剩下我一个女人。现在我也要死了,没人会记得康尔特家族和奥斯维辛家族了。」女人眼圈一红说道。经过几个月的行军军妓生活,我们都知道,我们只是消耗品而已,没有一个行军军妓觉得会从极北之地活着回来。不够即使回来又能如何,等待我们将是又一个远征,我们是永远也不能被特赦的性奴隶呀。

「我知道,团长你也记不住这些名字,那麽我把和我一起受难的姐妹们的家族都写在这个陶瓶上了,希望你如果有一天回到人类的地方,找的有祭司的地方,把这些名字告诉他,请他祭祀我们这些消失的家族,求求你。」说着黑皮头套行军军妓将她喝水或者接尿的瓦罐给了我,我看到瓦罐上面刻满了姓氏。我也把我身後背着的瓦罐拿下来和她交换,我不知道她是谁,她也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我只知道她姓康尔特或奥斯维辛,而且我或许再也见不到她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