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angsd黑手(李肃)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sangsd黑手(李肃)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驯妃筵图卷(落雁长歌) 驯妃筵图卷(落雁长歌)

    纵横四方,狩姬为妃。调教奴仆,驯化母畜。更以其丰乳肥臀,细腰长腿,貌美肤白之形,高位华贵之气,大摆色欲盛宴。  玄幻,猎奇调教(育奴,剑奴,膳奴,马奴,宠奴,犬奴,厕奴,榻奴)  宫廷斗争、疆场厮杀、游历冒险,法术抗衡。乱伦,ntr,调教,猎奇,性虐,游乐,杀戮,性爱,既有清新也有肉俗,这里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人性真实的写照。综合性极强!

    sangsd黑手(李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驯妃筵图卷(落雁长歌)》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驯妃筵图卷(落雁长歌)》,是作者sangsd黑手(李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纵横四方,狩姬为妃。调教奴仆,驯化母畜。更以其丰乳肥臀,细腰长腿,貌美肤白之形,高位华贵之气,大摆色欲盛宴。  玄幻,猎奇调教(育奴,剑奴,膳奴,马奴,宠奴,犬奴,厕奴,榻奴)  宫廷斗争、疆场厮杀、游历冒险,法术抗衡。乱伦,ntr,调教,猎奇,性虐,游乐,杀戮,性爱,既有清新也有肉俗,这里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人性真实的写照。综合性极强!

《驯妃筵图卷(落雁长歌)》 第十六章、主仆易位 免费试读

“嗯啊啊啊!好痛!”

“饶了我呀!饶了我!求求你了!”

秦娥趴在地上,一边痛哼,一边求饶。寐生却丝毫没有留情,鞭打的更卖力了!

“让你和儿子告密!让你告密!你再告密啊!”

“你再矜持啊!啊?!”

寐生一边打,一边骂道:“知道错了吗?啊?!”

秦娥一边哭,一边道:“大龙,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了!”

寐生停下鞭打,问:“以后我找你交欢,你还抵触吗?还敢再告密吗?!”

秦娥哭得脸红鬓,乱梨花带雨。泣声道:“呜呜呜……不抵触了!不敢告密了!”

“说!你是谁!?什么身份!?”寐生冷冷地道。

美妇撅着屁股承受着鞭打,却还是讨好似地道:“我……我是秦娥,斛律山将军的夫人。”

“嘿嘿嘿!”寐生心知力度还要加强,便道:“看你还没明白!”

他将草铺上的被褥卷成一堆,对秦娥道:“上身趴在上面,撅起你的屁股,双手靠在背后合拢!双脚并拢,快!”

秦娥庆幸大龙没有继续鞭打,她赶忙趴在被褥,顺从地撅起臀,背靠起双手来。

寐生从极乐宝盒里拿出两根绳索,将美妇的手脚捆绑得紧紧的。

秦娥因头伏在被褥上,屁股朝天,如此一来,显得屁股更大更圆了,那红白交映的美臀在金光的照耀下如一面铜镜,光可鉴人,诱人无比,似乎在呼唤着其他物事的侵犯。

寐生忍不住在美妇旁屁股上摸了摸,笑道:“夫人,我希望你今夜能明白你到底是谁。”

秦娥紧张地道:“大龙……你……你要做什么?”

“嘿嘿!”寐生并未再多言。扮开美妇的股沟,露出那一枚精致小巧的屁眼来。

屁眼呈淡褐色,由于美妇极其紧张,所以在不停地收缩着,像鱼儿吐泡般可爱动人。

寐生蹲下身,试探性地道:“夫人叫我声相公来听听!”

秦娥感觉有些不妙,身体不住地颤抖,低声吞吞吐吐地道:“相……公……”

声音犹如蚊哼。

“哼!叫得这么勉强,心不甘情不愿的!”寐生在美妇的屁眼上舔舐了一圈。

“嗯啊啊!”秦娥感觉屁眼一阵瘙痒,扰的心都乱了。她本以为,大龙还要和她做那羞人的事,可是这次她想错了。

寐生从盒子里又拿出一个漏斗来,便往美妇的屁眼里插了进去。

“那……那是什么?”秦娥害怕地问。

寐生猥琐地笑道:“小的要给夫人浣肠,洗洗你这脏屁股!洗洗你的脑子,让你明白明白!”

“不!我不要……饶了我吧!大龙!”秦娥泪眼未干,又吓得哭泣起来。

“这可由不得你!”

寐生拿出水壶,打开盖子,便往漏斗里开始倒水。

“咕咚咕咚!”

清水顺着漏斗往下灌去,径直入了美妇的屁眼里。

秦娥只觉得肚子里有阵阵凉意袭来,搅得她肠道内一阵翻腾。

“咕咚咕咚!”

水哗啦啦地不停地往下灌,秦娥的肚皮渐渐隆起,不一会便产生了一股便意。

她哀求道:“大龙!大龙!快别灌了!我肚子胀!要如厕!我不行了!”寐生道:“夫人莫急。”

一壶又一壶,接连灌了两壶,寐生又拿起一个了水壶,继续往里面灌。

此时,秦娥的肚皮胀得圆滚滚,看起来像是个怀孕六月的孕妇。她感觉肚内翻江倒海,又胀又痛。难受得不禁脸色惨白,冷汗如豆涌。她噙着泪虚弱地道:“大龙……饶了老身吧……我要如厕……我忍不住了……”

寐生在美妇那泛红的大屁股上又给了一巴掌,恶狠狠地道:“给我闭嘴!”

直吓得秦娥噤若寒蝉。

“我……我真的不行了!”秦娥闷哼道。

“忍不住了是吧,我有办法!”

寐生灌完第三壶水,从木盒里拿出一个木塞子,拔出漏斗的瞬间,迅速将木塞朝美妇的屁眼里塞,那屁眼一圈的褐色肛肉立刻被挤的翻卷起来。

木塞有些粗大,类似暖水瓶盖。塞进美妇那小巧的屁眼着实有些勉强,但却正好堵住美妇想要如厕的欲望。

秦娥感觉屁眼火辣辣的疼,便死命夹紧屁眼,想要阻止入侵者的攻击,但却如螳臂当车,须臾间便被木塞攻入肛门内,直捣得美妇肠壁痉挛,白眼直翻,“嗯啊啊”哼叫连连。

“啊!好痛!”美妇那娇嫩屁眼的周围有丝丝鲜血溢出,看来木塞确实太粗大了,已经磨破了美妇的那娇艳的肛肉。

不一会,木塞便几乎完全塞入了美妇的屁眼里,只有表面露出来,连带着翻卷的肛肉,看起来像是一张嘴唇含住了一根木塞,又像是美妇的粪便卡在屁眼里,拉不下来。滑稽无比。

秦娥只觉得肚内风起云涌,强烈的便意让她放弃了贵妇的矜持,不禁憋气收腹,想要将肚内的水齐齐拉出来。

“嗯……”她咬着牙,憋着气,屁眼使劲地用力!

可惜由于木塞的作用,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却还是无法动之分毫。

寐生一眼便看出秦娥的小动作,他淡淡地道:“有屎给我憋着!再有小动作,立刻让你出去尝尝僵尸的味道。”

秦娥立时放弃了冲击木塞的打算,只好闭眼咬牙忍着腹内的胀痛,任冷汗如珠般从额头滴落。

接着,寐生又拿出一个水壶来。走到秦娥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道:“张嘴,喝水!”

秦娥泪眼汪汪地看着寐生娇声道:“大龙……求求你……饶了老身吧……我一把年纪了……经不起折腾了!”

寐生冷笑道:“乖乖喝下一壶水,我自然会饶了你,否则的话,嘿嘿!”

秦娥忙道:“我喝……我喝……”

寐生拿起水壶便往美妇的口中倒去!

“咕咚!咕咚!咕咚!”

秦娥翻着白眼,忍着腹胀,任凭他将一壶水灌入了自己的肚内,直撑得她呼吸都有些难受。

接着,寐生又来到她的屁股后面。在盒子里拿出一根蜡烛点燃,接着又找出一根银针放在上面烧了一会。又扮开美妇的股沟,找到阴阜左下角位置,将银针对其猛扎了进去!

“啊!”秦娥顿时觉得私处一痛,发出一声惨叫。

这是极乐宝典上记载的封流术,意在封住她的尿道口穴道,让其无法排尿。

如此,大功告成!

寐生拍拍手掌道:“夫人,先辛苦一个晚上憋住屎尿,等你想出你是谁的时候,我再饶了你!”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憋不住了!肚子好痛!”

寐生根本不搭理她,直接走出阴阳图的范围。六只僵尸顿时就围攻了过来!

“阴阳逆乱!”

寐生低喝一声,身体犹如龙腾虎跃般腾挪,掌印如风雨雷电般疾驰!几掌拍完,紧接着他身子一闪,便攀着井壁上去了。

“大龙……别走……”秦娥疾呼道。

可惜寐生留下来的,只有六只狰狞可怖的僵尸。

几道掌印击中了六只僵尸后,它们被刺激得更加疯狂起来!见寐生消失,便只好又围住秦娥,张牙舞爪,尖厉地吼叫起来!

“嗷!”

水肿尸睁着猩红的鱼泡眼,凶狠地盯着秦娥的脸。它双臂挥舞,似乎想要将之撕碎。

眼睁睁望着那丑陋的怪物与自己面对面,此时秦娥虽然依然惊惧,然而她已经没有哭喊了。因为腹内的胀痛因为让她无法大声喊叫了。

前有僵尸!后有厕急!

她只能闭着眼,忍着腹痛,渴望着大龙能再次出现。可惜这里除非那些僵尸的鬼嚎和冰冷死寂的黑暗,便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她好后悔收了大龙进府,要不然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她可是将军夫人啊!做梦都不会料到自己会光着身体被家丁如此凌辱!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处呢?此时此刻,她不还是渴求着大龙能够回来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秦娥感觉尿意袭来。膀胱也逐渐胀痛起来!

她想要用力撒尿,可是忽然发现,私处竟然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任凭她如何憋气用力,那鼓胀的尿始终未能流出半滴!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刚刚……”秦娥马上想到了大龙肯定在自己私处做了手脚,让自己无法排泄了。手脚被捆,她连翻身做不到!

她又是一阵酸楚。

“好痛……好胀……好难受啊!太一神快救救我吧!”秦娥在心里哀嚎。

在尿意和便意,僵尸的三重折磨之下,让她精神和身体都已经不堪重负。此时又是深夜,她困意来袭,难受其扰,几乎陷入了绝望!

豆大的冷汗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滴落,因为长期的胀痛,使得她面色惨白无血,隐隐有青筋浮起,像是得了绝症,在奄奄一息的关头挣扎,这三重折磨比死还要难受啊!

再来说寐生这边,他倒是清闲了,弄了些酒菜一个人兰苑的卧房里一边吃酒一边看着极乐宝典,不一会便已沉沉睡去。

而那枯井底便是长夜漫漫,枯寂而寒冷。

渐渐地,两个时辰过去了!

长期的憋尿使膀胱已经撑到了极限,秦娥感觉膀胱几乎要炸裂开来。而肚子同样如此,胀痛交加,她像是被捏住了七寸,在痛苦的边缘挣扎。

这种感觉比死还有难受啊!

“哒哒哒……”秦娥牙齿上下打着寒颤,那惨白的脸泛其青来,眉头揪成了一堆,双眼布满血丝,眼中的泪透着绝望。那种肚内和膀胱里胀痛的痛苦深入骨髓,触及灵魂!痛得她眯眼纠眉,龇牙咧嘴。无论从心里还是姿态都无法再难保持贵妇的仪容了!

她全身瑟瑟发抖,龇牙咧嘴,痛苦无力的呢喃着:“大龙……大龙……我错了……你快来救救我……额啊……我不行了!”

“呜呜呜……额啊……来人啊……救命呀……大龙……大龙……我错了……你救救我呀!”

强烈的便意和尿意,加上膀胱和肚子的胀痛感,让她精神的几乎错乱!陷入崩溃!她的心理防线渐渐也趋于崩溃!

秦娥终于想通了,若是自己早点放下矜持,顺从大龙的话,他也就不会这么对待自己,自己现在也就不会遭受如此折磨了。

她好后悔,后悔没有温驯地顺从大龙!

自己若是再对他半推半就,或是抵触,可能远远不止今晚这个折磨。可怎么办呢?自己不仅把柄捏在对方的手里,而且还被这些恐怖的僵尸环伺,她根本无力反抗呀!稍一反抗,不仅会丢了命,成为一具腐烂的行尸走肉,还会使家族蒙羞!自己早上刚去找豹儿,大龙跟着后面便来了。所以才招来了今晚的折磨啊!对,就是因为这个啊!

顺从他吧,就因为顺从他啊!

下半夜,寐生终于酒醒了。

心道:“估计憋得差不多了!”

他又准备了几壶水和一个毛巾,便往西北角院落赶去。刚下了井,寐生便听到秦娥浅浅的呢喃。

“大龙……大龙”

寐生身法一动,便闪现至草铺上。见秦娥脸色青白交加,正左右翻滚着身子,好似临盘的孕妇一般痛苦!

心道:“脸色青白,这女人体质太差了,要是再来迟了!就出人命了!”

秦娥此时已有些恍惚,根本没有发现寐生的到来,还在那里呢喃着。

寐生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温柔地道:“夫人。”

秦娥一看到寐生,还楞了一会,眨了眨眼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像是在死寂的黑暗中看见一道光明,抓住了希望!她第一次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一股依赖感!心理防线顿时大部崩溃!

“呜呜呜!”她痛哭道:“大龙!大龙!你……你回来了……额啊!”

她刚一用力说话,便感觉小腹和膀胱一痛,不禁痛呼出来。

寐生抱起她,轻声问:“夫人,辛苦了。”

现在,秦娥对眼前这个男人又是恐惧又是依赖。她迫不及待地表忠心,道:“大龙……贱妾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那就好”

寐生问:“你是谁?”

秦娥答道:“我是秦娥,是你的女人。”

寐生正声道:“错!你是秦娥,但你是我的女奴!我是你的主人!”

秦娥只恍惚了一下,便应道:“是……我是您的女奴!您是我主人!”

他又问:“夫人的屁眼和屄穴现在憋得很难受吧?”

秦娥羞赧地道:“是……求求你……快帮帮我!”

寐生哈哈大笑,道:“以后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必须得完全听我的!”

“贱妾明白了。”秦娥答道。

“听话就好!听完就不惩罚你了!”

他将美妇呈把尿的姿势抱着,将其屁股对着一具黑干尸,然后快速拔出银针。

“噗!”接着又拔出了木塞!

“啪!”他在美妇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秦娥感觉被堵塞的屁眼和尿道口瞬间通了气,那便意和尿意齐齐没经过她的反应,便齐齐倾泻而出!

“滋滋滋!”金黄色的尿液从尿道激射而出!划出一道金色水柱!

“咕咕咕!”黄青色的粪便和浑浊的黄水从美妇的肛门里也喷涌出来!

谁能想到这个平时端庄优雅的贵妇竟然裸体被人把屎把尿呢?!

屎尿大都落在了干尸的身上,看起来滑稽又恶心!

顿时,一股腥臊味和恶臭味便弥漫开来。

她一个豪门贵妇,五旬妇人,连孙儿都有了。现在竟然光着屁股,被一个外人以这种羞耻的姿势把屎把尿!美妇那白皙的脸上顿时染上红霞。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只能捂着脸,听从身体的感觉,尽情地将体内的屎尿往外排!

“呜呜呜……!”她一边哭,一边排泄,这种强烈的羞耻使她的心理防线完全崩溃!

膀胱和肚子的胀痛逐渐消失殆尽,秦娥的感觉身体慢慢恢复了正常了,这种舒适感真是久违了啊!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现在想想,还是顺从大龙的结果要好很多啊!

寐生道:“夫人方便好了?”

秦娥又是委屈又是羞赧,她捂着脸道:“主人……好……好了。”这个年过四旬的女人就像一个刚刚私定终身的小女人那般羞赧可爱。

寐生将美妇放在地上,指了指地上的水壶和毛巾。道:“赶紧擦洗一下!”

待秦娥擦洗完,寐生便立即问:“那西北角院落里住的老妪到底是谁呢?”

这个问题他憋了好久了,他势必要突破这个疑问!

突然这么一问,让秦娥一楞,她没料到,大龙居然对这个问题如此穷追不舍。

她忽然想到斛律山的可怕,夫君若是知道会折磨死我的!他的手段很可怕!

可是一想到刚刚经历的痛苦,便什么都顾不上了。

她立刻道:“她……她是斛律山的第一任妻子——贺金兰。”

果然如此!那个竟然就是斛律山的婆娘!这在年龄上是对的上,结合之前种种迹象,再联想到那个老妇说的话,寐生判断秦娥应该没有说谎。

他心下大定,又道:“还有呢?她具体什么身份?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秦娥接着道:“据说贺金兰是武官世家,家道中落后在西北开了一间包子铺。结识了斛律山后两人一起从军,跟随在祖桓将军左右。但在四十年前她忽然发疯,杀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斛律山请了诸多名医修士也没治好,便放弃了她,将她囚养在西北院里,后来便又迎娶了我。”

“那你知道祖桓将军的冥盔现在在哪里吗!”寐生盯着她的眼睛问。

秦娥一楞,小心翼翼地道:“那东西贱妾连都没有听过啊!贱妾对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从不过问的呀!”

“当真!?”寐生突然爆喝一声。

秦娥吓得面色惨白,浑身发抖,抖抖索索地道:“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呀!”

见其表情不似在作假,寐生便指着僵尸对秦娥道:“刚刚它们吓着了夫人吧?”

秦娥委屈地道:“是的。”

明明是他带秦娥来这里的,他却无耻地道:“那我为夫人出了这口气!”

他左右抱起美妇,右手一招便撤去了阴阳图阵,顿时,那六只僵尸嘶吼着又冲了过来!

“啊!”秦娥吓得再次尖叫起来!紧紧着抱住了大龙!

“斩!”寐生低喝一声,身体跳闪出击!

“噗噗噗噗噗!”他身形如燕,掌风如电,须臾间便将三只水肿尸和一只干尸斩首毙命!

“镇!”寐生右手捏印,两道阴阳图印飞速进入最后一只水肿尸和干尸的眉心,顿时就倒了下去!

秦娥捂着嘴,瞪大了眼睛!她几乎惊呆了!她没想到大龙竟然这般厉害,将这些凶狠狰狞的僵尸瞬间斩灭!至此,她的心底对大龙的畏惧又增加了几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