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神的生活jeff01123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神的生活 神的生活

    中午十二点,孙怡洁刚刚赶完专题,正下楼要去买中餐,她是在国内知名的新闻台里上班,由於外形亮丽,一双汪汪的眼睛搭在一张瓜子脸上,再加上尖挺的鼻梁以及樱桃一般的小嘴,口红不必画的多浓就已经鲜红的令人感觉红的如用了半支口红一般。浓纤合度的身材,增一分则太多,减一分则太少,一对C cup的酥胸每每藏在合身的衬衫里,“挺挺”玉立,或者一件洋装便让她添了一份甜美、多了一份可爱。

    jeff01123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神的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神的生活》,是作者jeff01123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中午十二点,孙怡洁刚刚赶完专题,正下楼要去买中餐,她是在国内知名的新闻台里上班,由於外形亮丽,一双汪汪的眼睛搭在一张瓜子脸上,再加上尖挺的鼻梁以及樱桃一般的小嘴,口红不必画的多浓就已经鲜红的令人感觉红的如用了半支口红一般。浓纤合度的身材,增一分则太多,减一分则太少,一对C cup的酥胸每每藏在合身的衬衫里,“挺挺”玉立,或者一件洋装便让她添了一份甜美、多了一份可爱。

《神的生活》 第91章 更爱她 免费试读

蒋圣轩挽着孙怡洁的手,后头的其他九人也跟着蒋圣轩一同走进会场。

吴天佑一身铁银色的西装,打着一条黑色的领带,旁边站的是陈宇茵,陈宇茵一袭白色礼服,在左胸反折出一片黑色,为整件雪白礼服点缀,一条深邃的乳沟更是在陈宇茵白皙的肌肤上明显。

“圣轩,欢迎你们”吴天佑说。

蒋圣轩微微一笑,说:“恭喜你啊!终於将政权抢了过去!”

孙怡洁走向陈宇茵,轻声地笑了笑,说:“我说宇茵,这种场合,你还是依然故我地展现你那讨人厌的性感魅力吗?”

陈宇茵也轻轻一笑,回敬孙怡洁说:“你还有资格数落我吗?孙怡洁,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把我们南斗放在眼里啊?竟敢穿的那么普通就来参加我们南斗的加冕典礼!”

“我才不管南斗还是北斗呢!我只要管得住我身边这一位大情圣,我就觉得够了!神仙娘娘,你说是不是?”孙怡洁边说边搓了蒋圣轩一下,道。

陈宇茵一听,连忙转过身子,向吴天佑撒娇:“佑,你看啦!我被他们欺负了啦!”

孙怡洁这下也不甘示弱,身子靠向了蒋圣轩,嘟起嘴,娇声的说:“轩,保护人家!人家怕怕!”

蒋圣轩和吴天佑互相看了一眼,吴天佑问:“我说圣轩,他们以前会这样吗?”

“我才要问你吧!他们两个真的那么唯恐天下不乱吗?”蒋圣轩笑着问。

“我觉得我们最应该问的是”

“我们到底招惹到了谁?”蒋圣轩接过吴天佑的话。

这下子,两位女人可就有话说了,孙怡洁转过头去,看向蒋圣轩,奸诈的一笑,说:“真是抱歉,你招惹了一个天下最难搞的女人,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我亲爱的轩”

陈宇茵向吴天佑露出一抹妖艳的微笑,说道:“不好意思,佑,你招惹到的是天底下唯一一个能让你头疼的女人,已经由不得你反悔了!”

这个时候,辛敏月快步的走了出来,说:“佑儿,时间差不多了!快请客人进来吧!”

吴天佑向蒋圣轩微微一笑道:“那还请北斗的各位,随我一道进来吧!”

进到会场后,蒋圣轩一行人便坐在吴天佑安排的位子了,吴天佑临走前,还向蒋圣轩使了个意有所指眼神,蒋圣轩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反倒是在一旁的孙怡洁不解地望着两人。

“他们两个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孙怡洁心里暗暗思量着。

十二点整,会场的中间出现了一道金光,接着紫衣男子便出现在场中央,蒋圣轩和吴天佑都站起身,向紫衣男子行了个礼,紫衣男子先向吴天佑点了点头,接着往蒋圣轩这边一瞧,冷冷的讽刺说:“你还真有风度,身为输家,竟然还敢来赢家的场子”

在蒋圣轩身边的孙怡洁微微的抿起下嘴唇,却说蒋圣轩仍不改恭敬有礼的态度和不愠不怒的语气说:“过奖了,这是臣应该的”

“坐下吧!你就静静的看着这么多年的北斗政权在你手上败掉,被南斗抢走”紫衣男子说完,转回身子,面向吴天佑。

蒋圣轩坐了下来,握起孙怡洁的手,轻声的安抚说道:“没什么事情的,你不用生气”

“他怎么可以那么瞧不起人?又不是你的错!”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输了这件事却是事实啊!怡洁,这就是现实世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不管是人间或是地狱,抑或是天国,都是这样子的”蒋圣轩淡淡的说。

紫衣男子朗声的说:“第五百代南斗的传人”

吴天佑站起身,单膝跪地:“在!”

“根据天条第三百三十条规定,掌管人间男女之事的“眉仲之神”,将由南斗与北斗双方竞争下的获胜者出任,在这里,我将依照大帝的圣旨,任命第五百代的南斗传人出任第五百代的“眉仲之神””

“谢大地之恩赐,微臣必定尽心尽力、鞠躬尽瘁的为大帝效劳,以不辜负大帝对微臣的期望”

紫衣男子点点头,又转过头去,看向李兰兰,朗声说:“第五百代的南斗神女”

李兰兰急忙到吴天佑的旁边,也跪了下来,说:“妾在”

“由於初代的战争让许多有关此一职的文献都遗失,大帝有鉴於此,特别命令你,今后要把身为“眉仲之神”的要事给记录下来,已流传给下一代与之后的后裔”

“是,妾必定会赴汤蹈火的完成大帝所交代的命令”

紫衣男子再一次地点了点头,像其他南斗的人说:“其他人听命!”

剩余的九位女子都在吴天佑或李兰兰的身边,跟着跪了下来,紫衣男子说:“你们身为第五百代“眉仲之神”身边的嫔妃,你们的义务就是要与眉仲之神一同齐心协力的为大帝管理好人间的男女之事,不可有所反抗!”

在蒋圣轩身边的孙怡洁轻轻一笑,心里想:“爱就爱,竟把我们之间的爱情给贬的那么低,他说的好像一切都是因为命运的关系”

紫衣男子继续说道:“第五百代“眉仲之神””

“微臣在!”吴天佑答道。

“你真正要成为第五百代的“眉仲之神”的时间是在六天以后,请切记”

“是的!微臣必定牢记於心”

“那么,接下来,终於来到了重头戏”

紫衣人阴沈的笑了笑,转过身子,往蒋圣轩这边看来,紫衣男子说:“第五百代“眉仲之神”,由於你在竞争中胜出,大帝特别赋予你有可以指唤你的手下败将北斗阵营,的权力,请你说出你对他们的要求”

不仅孙怡洁,北斗的其他人除了梅妙清和吴丽妍之外,都望向蒋圣轩,蒋圣轩缓缓地站起身,说:“天佑,你不用客气,就说吧!说你对我们的要求,既然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定义到哪里都说得通,你就要好好展现的王者的风姿!”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说大话!你这个欺天之罪人!”紫衣人轻声地说。

吴天佑看向蒋圣轩,蒋圣轩迎向吴天佑的目光,点点头,吴天佑说:“我以第五百代“眉仲之神”的身份对你们隶属北斗阵营十一人下令……”

回到玄宝殿,吴丽妍冷冷的向蒋圣轩说:“轩儿,去庙堂等我”

“妈”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快去!”

蒋圣轩缓缓的走了出去,吴丽妍向梅妙清说:“妙清,我要去跟圣轩说几句话,我不准任何人来打扰我,你帮我控制一下”

“我会的,但是”

“妙清,你是知道的,不要让我也对你生气”说完,吴丽妍转身走出大厅。

徐贤玲走到梅妙清身边,问:“妙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能说”梅妙清摇摇头说。

然而正当其他人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焦急的时候,只有孙怡洁靠着窗,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

“砰!”

只见蒋圣轩躺在地上,嘴角流着血,而蒋正峰则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手紧握拳头,愤怒的瞪着蒋圣轩,吴丽妍边走到庙堂边说:“正峰,够了!”

“丽妍,你这叫我怎么可能忍得住?我为什么生了一个这么笨的儿子?明明就已经逃过了那该死的命运会对你造成的结果,你为什么还要再将自己带入火坑中?”蒋正峰咆哮着。

蒋圣轩坐起身,蒋正峰两只手突然紧抓蒋圣轩的衣领,大吼:“你给我交代清楚!不然老子我今天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话说吴天佑看向蒋圣轩,蒋圣轩迎向吴天佑的目光,点点头,吴天佑说:“我以第五百代“眉仲之神”的身份对你们隶属北斗阵营十一人下令,由蒋圣轩率领的北斗,与我率领的南斗一同治理人间的男女之事,北斗负责奇数月份,南斗负责偶数月份!”

会场里是一片鸦雀无声,紫衣男子瞪大了双眼,瞪向吴天佑,只说蒋圣轩单膝跪地,说:“遵旨领命!”

“吴天佑,你疯了吗?你知道这是在违抗天条吗?”紫衣男子说。

“我当然知道,但是这是大帝赋予微臣的权力,微臣以为这是可行的”

“你……你……好!我这就去跟大帝禀告去!”

紫衣男子咆哮了声后,便再次化作一道金光消失而去。

吴天佑走到蒋圣轩面前,说:“圣轩,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相信会的”蒋圣轩微笑着说。

孙怡洁走到蒋圣轩身边,牵起蒋圣轩的手,问:“意思是,我们又从百姓变回了神了吗?轩”

“是的,亲爱的,你们要求的那些房子,我都会给你们的!”蒋圣轩笑着说。

孙怡洁的脸上泛起了比花朵还要漂亮的笑容,就连吴天佑也不觉看得入迷,这个时候,一双手从后头摀住陈宇茵的眼睛,说:“不准看!”

吴天佑笑着说:“好!好!好!我的好宇茵,我不看!我不看!”

陈宇茵笑着走到吴天佑旁边,握起孙怡洁的手,说:“太好了!怡洁!我们可以不用分开了!”

“是啊!真的太好了!”孙怡洁淡淡的说。

蒋圣轩再次被蒋正峰摔在地上,蒋正峰怒吼:“你这王八蛋!难道你就不懂得要多珍惜你自己一点吗?你为什么要让自己受那么多苦?你以为这样很伟大吗?”

蒋圣轩轻声地说:“爸,对不起,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唯一能做的?你给我说清楚!”

“吴天佑跟我说,他的爸爸有托梦给他,他说他爸爸告诉他,除非我接受这件事情,不然大帝绝对会找我的麻烦”

“找你麻烦?找你麻烦会比你自己每一年的特定时候的心痛还要让你难过吗?”蒋正峰怒叫。

吴丽妍蹲下身子,说:“轩儿,告诉三妈,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你会宁愿要失去怡洁也要避开吴昱舜所说的麻烦?”

蒋圣轩低下头,眼泪慢慢地滴了下来,吴丽妍将蒋圣轩抱紧,温柔的说:“轩,没关系,跟妈说”

“我……我不愿……我不愿意……再……再跟……跟怡洁……怡洁分开……”

“轩,妈听不懂”

“他……他说……如果……如果……我不接受……我跟……我跟怡洁……一定……一定会被……会被拆……拆散……”

“可是你就算接受了,你也避不了要和怡洁”

“但是……但是这样……至少……至少……至少和怡洁分开……是……是因为我……因为我的关系……而不是……不是因为……因为……被……被命运……命运……操弄……”

“轩儿”

“妈……我……我拜托你……跟爸爸……就让我……就让我承受……承受……这一切……毕竟……毕竟……这是……这是我的……我的选择……我也……我也相信……这会是……会是……怡洁的……怡洁的……选……选……择……”

蒋正峰听完,紧握的拳头狠狠地往柱子捶下,悲愤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到了现在?我的儿子还要受这个苦?为什么他不能像我一样,爱自己胜於一切?为什么他会宁可为一个心爱的女人而让自己受伤?为什么?若竹,你告诉我啊!为什么圣轩会要承受这些?”

吴丽妍看向蒋圣轩,说:“轩儿,你有心理准备吗?”

“我不知道,也许我会痛死吧!但是只要是怡洁希望的,我不会有第二句话,因为那是我欠他的,一路走来,我已经亏欠他太多了,爸,妈,对不起,孩儿不孝,孩儿静不顾身体发肤受之於父母,仍旧爱怡洁比爱我自己更多”

吴丽妍抱住蒋圣轩,温柔的说:“你妈会以你为荣的,你这一点真像极他了!”

蒋正峰在一旁,看得既是无奈又满是伤感,他自责的喃喃自语的说:“为什么?当我想要尽我当父亲责任的时候,却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受苦?若竹,你告诉我啊!”

当月夜再次当空,蒋圣轩从花园要走进玄宝殿,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这么晚了,还有心情自个儿赏花啊!”

蒋圣轩转过头去,看见徐贤玲倚着门柱说,蒋圣轩微微一笑,走向前,说:“玲,都这个时候,你还是对我说话那么酸啊!”

“比起撒娇,我是永远比不上其他位姊姊的,倒不如反其道而行,就是要给你没好脸色看!”

蒋圣轩搂起徐贤玲的腰,闻了闻徐贤玲的发香,说:“玲,高兴吗?再一次成为了神”

“你说呢?”

“我可以不动头脑吗?”

徐贤玲摇了摇头,说:“是不是神,我徐贤玲根本就不在乎,我只在乎你,蒋圣轩,只要你快乐,我是谁都没关系”

蒋圣轩轻轻的亲了徐贤玲的额头一下,说:“谢谢你,玲儿”

徐贤玲淡淡的一笑,说:“今儿个是圆月呢!”

“是啊!又大又美的月圆!”

“可以再陪我到花园里一下吗?我想去赏赏月”

“当然,荣幸之至”

蒋圣轩搂着徐贤玲的柳腰,两人一同再次走进了花园中。

“春天的时候,这里会有很多花,对吗?”徐贤玲问。

“嗯”蒋圣轩点点头。

“不过说实在的,现在这种枯枝落叶,别有一番情调!”

“真的吗?”

“是啊,有时候繁花郁叶看久了,就得换换口味,要不然,繁花就不繁了,郁叶也就不郁了!”

两人在喷水池前的白色长椅上坐了下来,徐贤玲将头枕在蒋圣轩的肩上,让蒋圣轩握着她的手,听着身后喷水池发出的声音,徐贤玲说:“姊姊终於又回到你身边了”

“贤玲”

“他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像是失去了你的心一般,虽然你用力的在做伪装,但是我们所有人心中都一清二楚,轩,你真是一个大笨蛋,你怎么会认为我们都不知道呢?”

“我以为只要我不提,你们自然就不会有所反应”

“有反应的话,你才惨呢!说真的,我好几次都想去找姊姊说,但是转念想一想,应该是让你们自个儿解决才好”

“真的很不好意思,玲儿,让你操心了”

徐贤玲忽然微微一笑,说:“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你就乖乖地给我坐好!”

“坐好?”蒋圣轩不解地问。

徐贤玲忽然一个翻身,就跨坐到蒋圣轩的腿上,低声但妩媚的说:“没错,乖乖地给本姑娘坐好!这是我要你做的赎罪!”

说完,徐贤玲那一对红唇便吻住了蒋圣轩的唇,双手缠绕着蒋圣轩的脖子,蒋圣轩对徐贤玲的举动是吃惊不已,然而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蒋圣轩变回应了徐贤玲。

徐贤玲吻了蒋圣轩的脖子,轻轻地咬了蒋圣轩的耳垂,蒋圣轩两手抱住徐贤玲的纤腰,让徐贤玲更靠近自己。

徐贤玲将蒋圣轩的衣服脱去,用红红的舌头舔弄蒋圣轩的胸膛,不多久,徐贤玲便将粉红色的T-shirt拉起,露出了一对用俏丽的胸罩包着的B cup美乳,徐贤玲微微一笑,蒋圣轩低声的说:“玲儿,你确定要这么大胆吗?”

“不行吗?好歹我也是你的妻子之一,不是吗?还是姊姊没做过的事,你就不能做?任何的第一次都要让给他吗?”

蒋圣轩摇了摇头,说:“我真败给你了!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不听话!”

说完,蒋圣轩一手便拉起徐贤玲的胸罩,两粒粉嫩的乳头挺立着,徐贤玲故意的将身子往前倾,蒋圣轩也就顺理成章地含住徐贤玲的乳头。

“嗯……轩……别……别这样……好……你好……好坏喔……嗯……”

徐贤玲轻声的呻吟,只说蒋圣轩双手玩弄着徐贤玲的酥胸,舌头舔弄着徐贤玲的锁骨,徐贤玲下颚微抬,红唇开,眼睛轻轻的闭上。

蒋圣轩撩起了徐贤玲的裙子,摸着徐贤玲的臀部,徐贤玲白了蒋圣轩一眼,右手便向蒋圣轩的胯下摸去,这一摸,徐贤玲奸诈的一笑,说:“你这死不正经的,竟然已经肿成这样了!”

“好歹我也是神,玲儿,有这种反应应该算是正常的吧!”

徐贤玲咬了蒋圣轩的脖子一口,在蒋圣轩的耳边,娇媚地说:“那你想要我替你解解愁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求之不得!”

徐贤玲又咬了蒋圣轩另一边脖子一口后,便替蒋圣轩将裤子解开,蒋圣轩想要脱徐贤玲的裙子,却被徐贤玲制止了,徐贤玲说:“今天你不能把我的裙子给脱掉!”

徐贤玲的话一说完,便自个儿将内裤退下,将内裤放在一旁,手持着蒋圣轩挺立的肉棒,徐贤玲说:“蒋圣轩,今晚你就只能这么跟我做!我要好好的测试一下你真正的实力!”

说着,徐贤玲缓缓地将蒋圣轩的肉棒放入自己的小穴中,就在放进去的一刹那,徐贤玲不由自主地叫了声:“啊!”

“怎么了?疼吗?”蒋圣轩关切地问。

“好像……好像……比……比昨天……昨天……还要……还要……大……”徐贤玲边轻微的摆动腰边说。

蒋圣轩抱起徐贤玲的腰,接着开始用肉棒向上做活塞运动,徐贤玲一双纤手紧紧抱着蒋圣轩的脖子。

“啊!啊!啊!轩……轩……轩……小……小力……小力……一……一点……啊!啊!嗯……嗯……好……好疼……疼……”

徐贤玲清楚地感觉到由下体一阵接着一阵传来的痛楚,然而每一次的疼痛,却带给徐贤玲无数的快乐和无尽的享受,蒋圣轩肉棒的抽插并没有变慢,持续着一定的速度和力道。

“恶……恶……呃!呃!轩……啊!啊!好……好痛……痛……嗯……嗯……太……太大……太大了……啊!啊!”

徐贤玲将自己整个人都贴到蒋圣轩的身上,紧紧的抱住蒋圣轩,感受着蒋圣轩的每一下的抽插,蒋圣轩的双手从徐贤玲的腰滑下至徐贤玲的一对翘臀,探进徐贤玲的裙子里头,托起徐贤玲的臀,让抽插更加的容易。

“不……不行……要……要……要不行……了……啊!啊!轩!轩!嗯……哼……哼……轩!轩!啊!啊!爽!爽!好……好……好舒服……嗯……嗯哼!”

徐贤玲紧搂着蒋圣轩的脖子,且让自己的身子向后倒,紧锁的眉头配上水汪汪的眼睛,真是叫人心醉,听着徐贤玲的浪叫声以及看着徐贤玲那一对正因为抽插而激烈晃动的俏乳,更是让人忘情,蒋圣轩在大饱眼福和耳福之际,肉棒的抽插力道和速度逐渐的增快。

“要……要……要去了……去了……啊!啊!轩!轩!嗯哼!嗯哼!好爽!好爽!嗯……嗯……哼……哼……啊!啊!轩!忍不住了!啊!啊!要去了!”

徐贤玲挺直了腰杆,让蒋圣轩好将脸埋在自己的胸部间,徐贤玲享受着蒋圣轩用那偌大的肉柱对自己小穴的冲撞,而蒋圣轩则是感觉到徐贤玲的花穴中的肉壁正死命的要掐住他的肉柱。

在十余下的用力抽插后,蒋圣轩跟着徐贤玲一块高潮,满满的精液喷洒在徐贤玲满是淫蜜的小穴中。

徐贤玲趴在蒋圣轩的身上,喘着气,说道:“坏……坏死了……把人家……把人家用的……用的好……爽……”

“玲儿,你知道嘛,你又变成处女了!”蒋圣轩笑着说。

“你……你少在……少在那边……那边说……说三……道四……我……我怎么会……会是呢……都跟你……跟你多少次了……”

“是真的!一旦你成为神的妻子,就算是松到不行的妓女,都会变成紧的宛如圣女一般!玲儿!”

徐贤玲咬了蒋圣轩的肩膀一下,说:“怪不得我今天那么痛!你这个大坏蛋!”

另一方面,岫木心音靠在吴天佑的怀中,吴天佑说:“岫木,你确定明天要带圣轩去找你妹妹吗?”

“嗯,我想他其实也很想要去,而且我答应过凛”岫木心音点点头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