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伊凡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伊凡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班兵的美艳妈妈 班兵的美艳妈妈

    讲述的是新兵阿生的美艳母亲来看望自己的儿子时,被儿子同班的新兵风流成性相貌英俊又工于心计的小包猥亵,强奸。后小包在玩弄美艳母亲时又对其产生异样心情,拒绝将其交给想强暴她的其他三人,并与之发生冲突,最后美艳母亲慧茹又从别处得知意外消息似乎玩弄自己的小包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儿子。  情节确实值得玩味,首先是新兵玩弄战友母亲,破坏道德伦理的快感让人大爽,紧接着小包与美艳人母慧茹产生异样情愫,在人们觉得有可能走向姐弟恋的俗套情节时,笔锋一转,又吐露慧茹是小包的母亲,再度转回乱伦的美感。本文在肯定良知与感情的时候不断地

    伊凡 状态:已完结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班兵的美艳妈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班兵的美艳妈妈》,是作者伊凡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讲述的是新兵阿生的美艳母亲来看望自己的儿子时,被儿子同班的新兵风流成性相貌英俊又工于心计的小包猥亵,强奸。后小包在玩弄美艳母亲时又对其产生异样心情,拒绝将其交给想强暴她的其他三人,并与之发生冲突,最后美艳母亲慧茹又从别处得知意外消息似乎玩弄自己的小包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儿子。  情节确实值得玩味,首先是新兵玩弄战友母亲,破坏道德伦理的快感让人大爽,紧接着小包与美艳人母慧茹产生异样情愫,在人们觉得有可能走向姐弟恋的俗套情节时,笔锋一转,又吐露慧茹是小包的母亲,再度转回乱伦的美感。本文在肯定良知与感情的时候不断地

《班兵的美艳妈妈》 第20章 免费试读

至今十多年,与道格已没再见过面了,道格会突然回来?慧茹抬起脸,用她疑惑的美目看着眼前这曾经追求自己的男人。

“道格……你什麽时候来的呢?”

慧茹看着道格那热情的眼神,美目不自主的移开,她深怕道格又燃起情慾。

道格俊朗的笑容,忽然变的平淡起来,他将双手搭在慧茹的薄肩上,面容有些难过。

“茹,我刚回来几天,这趟回来,我打算跟你求婚的,不过……我大概没受到老天的眷顾,这次不死心都不行了。”

听到道格深情的表示,慧茹不感到意外,但她无法了解道格那话中的涵义。

“你知道的,我一直很爱你,至今都未曾改变过,自从你离开那天,我独自喝酒麻醉自己。那几天我醉的不醒人事,错将美琪当成了你的影子。”

道格说着,那眼眶随即泛着不舍的眼泪,他牵起慧茹白玉般的小手,忍不住将它深情贴往自己的唇边吻着,如不是造化这样弄人,又怎会如此安排。

慧茹知道,道格是深深的喜欢自己的,当时男女结合的瞬间,缠水於欢,如不是脑海里突然出现丈夫的身影,那自己或许和道格是一对恋人的。

“道格……”

见道格深情,慧茹也不禁低下泪珠。

道格擦拭着慧茹滴落的泪珠,温柔道:“美丽的人不该流泪的,我背叛了你,不值得你为我流泪的,去美琪的办公室吧,那边有你的幸福。我保证,我爱的女人此生永远会是最快乐的。”

道格松开了慧茹的玉手,从后退开了几步,他潇洒的转过身,只留下那淡淡的笑容,他想让慧茹留下最好的印象,一个让此生最爱的女人,最美的,最无法忘怀……道格温柔的神情转眼消逝,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越来越模糊,直被大楼的人潮给掩没,慧茹才停止看他离去的身影。

她知道,道格的温柔是留给自己的,他的温柔,并不会消失,道格说的这些话语,是给自己最后一次的回忆,永远……永远……离开后,慧茹来到七楼美琪办公室的门外,远远的,就已经看到美琪守候在门外,一脸的神秘样。

“美琪!”

“小茹大小姐~你终於来了,你知道吗,道格刚才来过,而且给了你一份特别的惊喜!你赶紧自己开门进去看看!”

慧茹不明白美琪的意思,但还是照着美琪的话,转手将办公室的门给打开。

慧茹轻轻推开门把,后走了进去。

在办公室,一个男子背着她在看着窗外,那男子留着一头黑发,身上穿着一身闲适的运动服,从后面看来,那男子相当年轻,他应该是个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男子,看着窗外,他看来正在想事情,当慧茹开门进入,慢慢走近他,这时男子才知道有人在后,而转过身来。

“俊龙!”

两人对望,看到男子的第一眼,慧茹不由得惊奇,在眼前的人竟然是自己深爱的丈夫,那十多年前就已经车祸身亡的俊龙!到底是怎麽回事?慧茹摇摇头,无法相信这眼前看到的人,对丈夫突然的出现,她感到意外,也感到无法理解,眼前的人给自己尽是一团迷雾。

俊龙没死……他为什麽要隐瞒自己的死,为什麽非要现在才出现,慧茹捧着脸,那眼眶的泪珠如洒花般直直墬落。

这麽多年来,受了许多委屈,自己都能默默承受,为了丈夫,为了爱自己的儿子,多年以来,她不断拒绝许多男子的追求,难道俊龙一直在辜负自己?抛弃自己?慧茹心里想着,脚步越往倒退。

慧茹想夺门而出,却被俊龙从后紧紧抱着,他有许多话想说,不想让心爱的女人就此离去。

俊龙将慧茹缓缓转过身,他看着慧茹,深族款,用他那长廊般的轮廓,如剑般挺直的眉,豪情般温热的眼神,不断想让慧茹回忆以往,慧茹该相信丈夫?

她该相信自己爱的情人,自己相信的男人。

两人眼神看望许久,慧茹樱咽的声,那身子终於软倒在俊龙的怀里,她卧在丈夫胸膛上放声的哭泣,泪水如梨花散叶,片片都湿落在俊龙的衣襟上,俊龙那安抚的臂膀,对慧茹来臧像是海中的孤舟浮木,她只想把多年的委屈和思念,告诉自己的丈夫。

“老婆……这些年来,让你受委屈了。”

俊龙爱怜般抚着慧茹柔顺的长发,他心里知道,这些年来,慧茹过的是多麽寂寞、多麽无助的生活。

看到慧茹与俊龙团聚,美琪将门把给轻轻带上,随后悄悄的离去。

慧茹哭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有些不太得体,她心情已经平复了些,从俊龙怀里离开,她发觉,原来俊龙一直在看着自己,慧茹脸刷的一下子都红透了,就像颗小苹果。

她想着,自己都是这麽大的一个人了,怎麽哭的像个小孩,俊龙笑了笑,温柔的抬起慧茹的额,深深的吻着……两人坐着地板上,俊龙亲密的搂着慧茹,解释着一切原由。

原来,俊龙的大哥为人贪财好权,他为了争夺属於俊龙的财产,竟不惜隐瞒弟弟的死讯,而后他串通医生告知慧茹丈夫的死讯,慧茹本性因为善良纯真,因此便相信俊龙大哥的话,也带着阿生离开。

后来事情被俊龙的父亲给知晓,他父亲懊悔不已,当下将大儿子给扫地出门,虽然俊龙的父亲有想过将慧茹给接回家里,但苦於无法将老颜面给拉下,心病淤积,导致老年苦闷,抑郁而终。

后来失去记忆的俊龙便乏人照顾,几天前逃出家里流落街头,让人给撞上,是老天安排,还是造化弄人,撞上他的人竟是当天回到国内,那想向慧茹表白求婚的约翰道格,到这时,俊龙清醒过来,约翰道格才知道俊龙与慧茹的关系,因此他默默退出,选择了离开。

大理石的地板上,俊龙与慧茹就像两个小孩,就那样坐着述说起往事,俊龙从后搂抱起慧茹,让慧茹心里感到一丝丝的甜蜜。

在那温馨的气氛中,慧茹颈上传来洗发精的香,淡淡的,那发丝如春风般拂在俊龙的鼻梁上,像春天的露水,那样的淡雅和芬芳。

俊龙只感觉自己如置身在雨后的阳光底下,见到那久违的天际划过一道虹霞,那红霞化身为眼前的女子,她像天使,可以感受到她体内的馨香和温暖。

俊龙感觉天地间已没人比自己更幸福的了,他宁可一生只有这一辈子,只有她一个,就这样抱着她,就这样守着她。

天崩地裂算什麽!海枯石烂又有何妨!只要能把握现有的一分一秒,已足够了。

随着C组与B组的相继到达,A组的班兵已经是最后的队伍。

从刚开始两千公尺的调节步伐,五千公尺的调整呼吸,渐渐地,一些从未离队的班兵已渴止不住想停下的念头,A组队伍里面,目前仅剩不到十人撑着。

“呼……哈……呼……哈……呼……哈……”

“阿生……老弟啊……呼!……呼……我……跑不动……别……在理……我……呼呼……自己……跑吧……”

阿生从旁搀伏着南瓜跑着,他的脸色其实比南瓜也好不到哪里,但为了鼓励南瓜,还是显出了自信的笑脸。

“南瓜老哥……这可不像你……还剩下三千公尺……别放弃……你看……这上坡是最后了……现在……”

阿生已经是拼了最后的气力,他之所以能撑着,完全是那不服输的个性,阿生感觉自己已跑了好远,脚步渐渐不听使唤,连视线也开始模糊,上坡的路虽只有一千五百公尺,但是他却觉得像有几万里的路程,每踏上这麽一步,永远是这麽辛苦。

“南瓜……别放弃!”

阿生咬紧牙根,搀着南瓜上坡。

要不是阿生的支持,南瓜早已失去信心。

看着眼前已有几个人爬上,那些人显然都已疲惫,但是对比起阿生两人,那其实是微不足道。

阿生忽然感到眼前的路途好远,真的好遥远,路的面前看不见尽头,汗水已从自己额头滴下,让衣服湿透了。

最后!撑到最后!一定要撑到最后!

就在两人刚上坡不久,阿生感觉自己的臂膀压力大减,那脚步也不知何时轻松许多,阿生看着南瓜,他的另一边竟多出一个人来,那人看着上坡路段,眼神显出淡淡的笑。

“小包!”

在自己几乎绝望的情形下,小包竟帮助起自己来!阿生心里不明白为什麽,在如此窘迫的状态下,一般人早已经自顾不暇,又怎麽可能来帮助别人的道理。

“呜……小包老弟……好兄弟啊……呜呜啊……”

南瓜鼻涕眼泪一把抓,忍不住大哭起来,三人一时间似乎忘了疲累,阿生与小包对看一会,两人几乎同时大笑起来。

看着眼前陡斜的坡顶,阿生此时已不在感到无力,他感觉小包的毅力与执着,那是与自己很久以前就有的默契,虽然阿生无法承认,但他心里对小包开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彼此都拥有的,彼此也默许承认,其实在小包心里,又何尝不是有着这种想法。

“眼前就一千公尺!兄弟!直往下坡冲吧!”小包道。

“兄弟!我听你的!”

阿生不知不觉泪在眼眶打转,同笑着道。

新兵第一营区─第六周。

星期日,也是最后一周的面会日,营区里依然少不了许多辣妹路过,许多连上班长执勤的同时,当然也少不了看着来来往往的美妹路过,坐在那棚布架好的阴凉座椅上傻笑,终究这差事还是比拿着领路牌的士兵还爽。

班长阿丸,今天被排在休假日,他带着一袋行李,正准备坐车回家,走到一处地方,他停了下来,看着隔壁几个礼拜前,那自己坐过的椅上,那时,自己正在执勤,一个美丽的少妇,也是一位班兵的美艳母亲,她正来到自己面前。

虽然只是几个周末,但对那位女性的思念却还是无法忘怀,阿丸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的。

“先生!你好,我是林子叙的母亲。”

“啊!好的……请……请稍等。”

看着眼前那一名打扮时髦的少妇,那熟悉的一幕,都冲击着阿丸的心底深处,阿丸心里突然掠过一阵心寒,一种思念。

“是自己想太多了,呵呵……”

阿丸自嘲般的一阵苦笑,叹了口气。

“丸哥。”

“小茹……小茹小姐……”

“嗯?是我……你怎麽在这里发呆呢?阿生和阿荣还在会客厅,我也带了些吃的东西给你们,要不要呢?”

“要……要!我要去!我要吃!”

“嗯~~”在营门前,慧茹笑着亲昵挽起阿丸的臂膀,两人直往会客厅而去,直到消失了身影。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