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云的那边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云的那边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艳影迷情 艳影迷情

    这是个轻H文,口味重的喜欢看那些象声词的朋友就不用费神了。  全文已经结束了,大家不需要担心太监什么的,一口气用了一周左右时间敲出来的,有很多不通顺的地方和错别字,还请大家多包涵,我等级不够,每更新一贴要间隔20分钟左右(1024秒?30多个章节,恐怕今晚就搞不定了,大家耐心点哈。

    云的那边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艳影迷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艳影迷情》,是作者云的那边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个轻H文,口味重的喜欢看那些象声词的朋友就不用费神了。  全文已经结束了,大家不需要担心太监什么的,一口气用了一周左右时间敲出来的,有很多不通顺的地方和错别字,还请大家多包涵,我等级不够,每更新一贴要间隔20分钟左右(1024秒?30多个章节,恐怕今晚就搞不定了,大家耐心点哈。

《艳影迷情》 三十六、团圆的结局 免费试读

吃饭时娜告诉我,石家庄的项目已经做下来了,欠的帐都还完了,以后每年至少能保证几百万的收入,又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大鹅,说感谢他为我的事帮了这么大的忙,卡里有50万,先还给他一部分,过了节后再还他其余的。

大鹅笑着又把那张卡塞进我的口袋说:“你们两夫妻一年辛辛苦苦赚的这点汗珠子钱,我几个案子就搞定了,现在正是你们最难的时候,钱还是留着急用吧,再说,我现在风光,但是没准哪天就要过来跟着你混饭吃,到时候你再还也不晚。”

我了解大鹅的脾气,也不过多推辞,我也知道,兄弟的感情,这点钱是换不来的。

咧着嘴哈哈的笑着说:“不过我这回可以心安理得的来北京蹭酒喝啦!”

娜笑眯眯的急忙表态说:“你放心,海涛以后就是你专门的酒陪……”说着又急忙补充道“……不过不可以拐着我家海涛陪你别的!哈哈哈哈”

“那不行……一会我还要领海涛去洗个脚,找个小姐做个一条龙呢。”大鹅挤眉弄眼的说。

“你敢……我这就打电话给你老婆”

“靠……”

“哈哈哈……”满桌子人都笑了。

家我实在没有什么词汇来形容我从鬼门关回到这个温馨的小窝时候的心情,激动?慌张?幸福?兴奋?

都有,但都不是。

在门口娜抱着小梦没亲手开门,而是把钥匙递给了我,让我自己开门回家。

我居然哆嗦着废了好半天劲才打得开我家的防盗门。

家里被娜收拾的一尘不染,依旧是那股醉人的香水味。

安顿好父母和小鬼头,娜扯着我的衣服把我拉进卫生间。

“我知道你洗过澡了,不过我还是要再帮你洗一次”她像是在帮小梦洗澡一样,细心的帮我洗净我身体的每个角落。

我安静的看着脸上身上到处沾满泡沫的娜,心里说不出的心疼和难受。

突然搂过她不停的亲吻她,手忙脚乱扒她的衣服。

“好好洗澡……回房间的……”娜轻声呢喃。

我陪着爸妈和丈母娘在北京玩了几天,春节后三个老人才回东北老家。

娜现在对公司的业务已经得心应手,公司里的人也早就认可和服从于她的管理了。

小梦也上小学了。

我春节后重新振作起精神,再次回到了公司,不过我说我坚决不做老板了,娜这个女老板很受大家欢迎,我就做个副手吧。

娜拗不过我,只得勉强同意下来。

公司一天比一天好转起来,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运作。

我和娜之间经历了生离死别,似乎更加难舍难分。

我甚至一个小时没见到娜,就会坐立不安,立刻打电话给她。

娜很沉醉于我对她的依恋,渐渐适应了她的新角色。

春节后一个多月,大鹅又来了次北京,他告诉我,他侧面打听了一下永丰那个碎尸的案子,说我走运,我们埋的尸体本来没被发现,是之前在附近发现了一具尸体,也是碎尸,在搜索现场时才发现了这两具,结果被并案了,DNA比对查出这三个受害人的身份毫无关联,居然被解释为完全符合变态杀人那种随机性,而且前不久案子刚破了,那个嫌疑犯拒捕被当场打死了。

死无对证,都算在那个人头上了,几个参与破案的人都立了功,做成铁案了,即使有人怀疑想翻案,那几个立了功的人都不会答应。

这还真是交到了狗屎运。

娜之前说我被关起来的时候,已经有警察找到她了解谢非失踪的事,她都吓坏了,我还担心早晚会暴露,结果居然这么侥幸就把这事给解决了。

世上巧合的事还真是稀奇古怪呀。

生活再次充满了希望和光明。

娜说她偶尔会有些良心不安,他们虽然该死,可毕竟还是三条生命,总是觉得心里很受折磨。

我告诉她,如果那三个畜生在欺负你的时候也想到你也是个人,他们就不用丢掉小命了,我告诉娜,我一点都不后悔杀了他们几个,我也睡得安稳,他们每个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的确没有权力夺走他们的生命,但我有权利发泄我自己的愤怒,我不是好人,但我绝不欺负好人,如果上天觉得我做错了,一样要惩罚我的所作所为。

提到谢非,娜始终很困惑,为什么他会对自己做出那么残忍变态的事,她始终认为谢非是爱她的。

我没有告诉她我在谢非电脑里看到的东西,我没有告诉她谢非其实纯粹就是在玩弄她,谢非已经散播出去的视频我已经没办法追回来,如果那些散播出去的东西继续对娜以后的生活产生伤害,我更后悔的将是当时让他死的太痛快了。

那个高个死的也不冤,他在视频里看的确没有成功进入娜的身体,但他仍然是帮凶,仍然殴打了娜,他没成功,是因为他的生理问题,他实际上也很努力的去尝试了,只是由于他那时候无法勃起才不得不放弃,而且娜根本记不起这个人有没有成功侵犯她,娜那时候已经完全被打糊涂了。

那么,在娜的痛苦回忆中,就实际上已经被他成功侵犯了。

我和娜也经常能够毫不讳涩的谈论彼此的心情,娜变得开朗很多,并且,居然可以时常的和我开一些充满挑逗色彩的玩笑。

不过我俩最终还是放弃了再要个孩子的想法,我担心她已经34岁了,生孩子会有危险,娜也坏笑着说,她之所以放弃要孩子的想法,并不是担心能不能生的问题,而是因为如果再怀孕,就要有一年多不能和我做爱,她会受不了。

初春,一个迷离的夜晚。

我拥着娜光溜溜的身体,竭力的挑逗她的兴奋。

看着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的娜,我神神秘秘的向床对面的墙角方向指去。

她望过去,立刻用手捂住脸,急声说:“……呀……你坏死了你……”那个昏暗的角落里,一点红色的光点在微微闪烁着。

我摸向她的下边,果然开始洪水泛滥了。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