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玄阳永夜子龙翼德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玄阳永夜 玄阳永夜

    本是苦等碧海之余的随性而作,本意也是在一本比较喜欢的《乱世红颜劫》中扩写和续写,结果却也渐渐做了些大纲处理,慢慢的开始学会写肉戏,从一昧的抄袭到抄一点写一点,从抄得不露痕迹到可以自己原创肉戏,这都是血与泪的进步啊。  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写得不尽人意,剧情结构太过简单,剧情节奏太快,也是因为自己笔力有限,细的东西写不出来的缘故,而从整篇节奏来看,人物性格也没有特别出彩的人设,有些追求速度和追求原本的大纲,姑且算作当初大纲搭设格局太小的原因吧。

    子龙翼德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玄阳永夜》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玄阳永夜》,是作者子龙翼德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是苦等碧海之余的随性而作,本意也是在一本比较喜欢的《乱世红颜劫》中扩写和续写,结果却也渐渐做了些大纲处理,慢慢的开始学会写肉戏,从一昧的抄袭到抄一点写一点,从抄得不露痕迹到可以自己原创肉戏,这都是血与泪的进步啊。  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写得不尽人意,剧情结构太过简单,剧情节奏太快,也是因为自己笔力有限,细的东西写不出来的缘故,而从整篇节奏来看,人物性格也没有特别出彩的人设,有些追求速度和追求原本的大纲,姑且算作当初大纲搭设格局太小的原因吧。

《玄阳永夜》 第八章:玄阳永夜(下) 免费试读

“欧阳公子,这好东西可不能独享啊!”欧阳恒立兴致盎然之际,一道粗喝传来,却是那五大三粗的鹰兀看了过来,他兽性大发丝毫不怜香惜玉,这会儿功夫,已是将怀中娇滴滴的小剑灵给肏得晕了过去。这会儿他看到欧阳恒立朝宁夜讨来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一时间又是色心大动,忍不住过来讨要起来。可这欧阳恒立期盼多时,哪里肯让,当下为难起来。

“我看鹰兄喜欢身材娇小的女子,恒立兄不是恰巧有着一位师妹吗?”一旁的刘惊涛出声解围,这倒让欧阳立时醒悟,连声道:“对对对,我那师妹亦是国色天香,且身怀软骨,玲珑可人,正适合鹰兄享用。”

鹰兀倒也随性,听闻有美人儿相赠,也不多做纠缠,而一旁的刘惊涛却是临时起意,放开胯下已是泥泞瘫软的宁雪,朝着宁夜拜道:“教主,小王近日极夜心法似是有所突破,不知是否有幸能求得两位圣女垂青?”

“哦?”宁夜诧异望去,目光如炬一般在这小王爷身上扫视一番,果然,刘惊涛本是四人中修为最低,可偏偏从头修习魔功之后却又天赋最高,这短短数日,竟是已然过了超凡一境,倒是令他惊异起来。而众人均是目光炽热起来,几人之前常见舞女在宁夜身前服侍,宁夜却又偏偏以修为不济为由,令他等望得见却吃不着,而今刘惊涛这厮居然先行突破,显然是有备而来。

“也罢,这次设计他们,你的假死之计当是首功,今日就让两位圣女好好款待于你。”宁夜有些忍痛割爱,但终究是要招揽人心,一声暗语直传舞韵音,随后,婷婷袅袅的舞韵音便携着被禁锢住的萧女以及那娇娇柔柔的柳依依出现在临仙阁的阁门之外。

“达宗喇嘛可还有甚要求?”宁夜却是抢先问道。

达宗依旧沉浸于身下青竹的冷艳凄绝之中,闻得宁夜相询,急忙回道:“多谢教主美意,这青竹仙师太过美艳,老夫从未如此畅快淋漓,今日但求能多肏几次便也满足了!”

“哈哈哈哈,达宗好眼力,这么多女子之中,我亦是觉得干我这师叔最为舒爽,师叔,你说是吧?”

“但求一死!”青竹依旧是紧咬牙关,无视这眼前无耻之人的淫词调戏。

“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可是足足做了四十九夜的夫妻?师叔可还记得?”

“狗贼,放开我师叔!”一声怒斥传来,倒是让宁夜欣喜过来,多般羞辱宁尘,殊不知这柱上挂着的还有那害的自己被弃入深渊的师弟宁痴。险些错过好戏,宁夜转过身来:“妙,玉郎师弟醒来得真妙。”

宁痴经师门罹难,早已没了昔日的风采,眼下的他嫉恶如仇,见到宁夜这般惺惺作态,破口大骂:“你这堕身魔道的杂碎,也配叫我师弟?”

宁夜也不反驳,只是朝着宁痴咧嘴一笑:“是,玉郎师弟教训得是,只是听闻你爱上了我极夜坛的两位圣女,是也不是?”

“韵琴、韵音?你把她们怎么样了?”宁痴骤然听闻二女之名,一时间方寸大乱,而宁夜则是哈哈大笑,朝着刘惊涛方向一指:“你看,她们正要快活呢。”

“琴儿、音…姐姐”宁痴顺目望去,比之宁尘更为愤怒,心爱的女子此刻正被那淫邪小王爷一左一右抱在怀中,刘惊涛顺目望来,亦是心有所应,大笑道:“既是教主的朋友,那我必然好好款待这两位圣女,哈哈,断不叫教主失望。”

“好,音儿,你和你妹妹可要好生服侍着。”宁夜亦是心怀大畅,时而看看那边的春宫画面,时而又望一望柱上的宁痴,颇感欣慰,不断言语刺激着宁痴。

“教主,我…”舞韵音欲言又止,强忍着刘惊涛在她的玉腿之上作怪,不好发作,唯有眨着一双媚眼对着宁夜,楚楚可怜。宁夜心知这妮子不愿再侍奉他人,但此刻羞辱宁痴之心更甚,哪还顾得上舞女的感受,当下大手一挥:“音儿不必多言,尽情服侍便是。”

闻得宁夜这般态度,舞女心下虽是难受,也只得从命,刘惊涛一手将她抱入怀中,抚弄着她修长的美腿,一手便是搂住那娇憨动人的萧韵琴,绕过细腰在她挺拔的右乳上轻微揉捏,当真是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舞萧二女正穿着上好的连体长裙,下身裙口有分叉之处,随着刘惊涛的尽情抚弄,纤细嫩白的玉腿便春光尽泄,直将那禁地风情也稍稍显露,而这紧身细致的长裙正将二女的身躯线条勾勒得更加完美,萧女娇乳挺拔之处,更是伴着衣绸的顺滑,更让刘惊涛爱不释手。

“放,放开他们,你这杂碎!”宁痴在柱上哪里忍得,一时间不断破口大骂起来。

“聒噪!”宁夜振臂一挥,一道黑气便直冲宁痴肺腑,宁痴瞬间鲜血直流,再无力气挣扎大骂。

“玉郎!”萧韵琴急得尖叫起来,一时间竟是甩开了刘惊涛的恶手意欲扑向宁痴,刘惊涛哪里肯放,一个挥手便再度将萧韵琴拢于怀中,双手一合,将二女直直推到中间,二女为避娇首相撞顺势抱在一起,而刘惊涛作恶之手却是同时一拍。

“啪!”的一声两响,两女同时娇呼出声,原来是刘惊涛双手齐出,两掌同时拍在二女娇臀之上,二女紧紧抱做一团,面露委屈之色,可偏偏令刘惊涛乐此不疲的将二女双臀抱起,胯下控制自如将自己的分身挺立,直凑到二女嘴边。二女被弓成一团,无可奈何的接受着刘惊涛的淫辱戏法。

“若是再不听话,你的玉郎怕是受不住教主的第二掌了。”刘惊涛出声威胁着极不情愿的二女,舞萧二姬回过头去,但见宁痴满嘴鲜血模糊,体态狼狈不堪,双眼更是怒目圆睁,这般情景在眼前,二女竟是同时哭了出来,“玉郎,对不起!”

脑中残念闪过,萧女默默放下身段,轻启玉唇,强忍着悲痛小心翼翼的将刘惊涛的肉棒含入口中。

“哈哈,哈哈哈!”一旁的宁夜看着刘惊涛沉浸于舞萧二姬的服侍之下,心中豪情再起,眼望着四周几人均是各自紧凑不舍的驰骋在这些仙子身上,大感满足,轻轻朝角落之中的观月一撇,淫光又起:“观月,蓬莱仙子,到你了!”

观月静默不语,温驯的看着宁夜大摇大摆的走来,也不躲避,也不挣扎,直至宁夜走至近前,将她拦腰抱起,亦是心如止水,面色淡然。

宁夜见她这幅态度,咧嘴一笑,眼中淫光闪过,当即大手一盖,瞬时将观月胸前覆满,缓缓揉动挤压,抬头一看,却见观月依然一脸淡然无事,双眼也不闭合,只是眼波平静,仿佛置身事外一般任由宁夜施为。

“哼?我看你能忍到何时?”宁夜心道,手中力道不断加据,同时一双恶手伸至观月胯下双腿之间,自腿根缓缓向上,渐渐靠近那伴着杂草蜜泉的幽深洞口,宁夜再抬头观之,只见观月依旧毫无波澜,即便下身春光隐现,即使宁夜魔手肆虐无度,她依然是清高自我,淡然若定。宁夜颇感好奇,当下也不逞强,手中淫媚之气翻腾而现,自观月傲乳胸口与圣地蜜穴同时涌入。

望着观月那高不可攀,不以为意的淡淡神采,眉宇之间似是还有着一抹嘲笑,宁夜不由认真起来,他所淫辱的一众仙子之中,或反抗挣扎、或无奈顺从,从未有一人像观月这般即使用上魔门魅魔之术依然泰然处之,当下出言调笑道:“观月仙子好耐力,切不知你欲坚持多久。”

本以为这蓬莱仙子会忍声不答,却不料观月却是樱唇微张,宛若慧光闪耀,一时间殿上众人纷纷停下征伐的身躯,纷纷望来,观月虽身陷于宁夜之手,然谈吐自得,完全不见丝毫怯意:“魔门淫技,不过尔尔。”

“哦?可而今你们上清四派均已覆灭,我极夜魔门一统上清,你又作何解释?”

宁夜听得观月嘲笑,放下作恶之手,似是要好好辩上一辩。

观月却是镇定淡然,肃穆之气尽显:“眼下虽是你道消魔长,但今日之耻,他日定是你魔教覆灭之根。”

“他日变数自有玄机,岂可预料,而我极夜教义之重便是活在当下!”宁夜此言颇为自信,他苦练极夜功法之下,已是对极夜教义深有认同,“活在当下”四字一出,眼中淫光又盛,恶手伸出,一把扯下观月身上锦绣宫装。

观月依旧纹丝不动,任凭着宁夜的龌龊之举,冷声道:“我道中人自信天道循环,当下你虽逞凶,然知一年后,五年后,五百年后又是怎样一副光明,你师极夜老祖当年亦是不可一世,最终却依旧成了玄阳先祖的剑下枯骨,而今你得意一时,却又岂止下一刻,不是你堕身猪狗之日。”

“堕身猪狗?哈,仙子好恶毒的诅咒啊,我宁夜没有多大向往,若是能将尔等这群清高仙子按在身下肏上个五百年,即便堕身猪狗,亦是不枉此生。”

“哼,对牛弹琴!奇淫巧技不过一时欲望熏心,有违天道!”

宁夜一时无言,这蓬莱仙子太过牙尖嘴利,加之此刻她表现出来的全无畏惧,当下心中不免疑虑暗生:“管你巧舌如簧,清心寡欲,先破了你的身子,看看你又能如何?”说完再不多言,恶手再现,这一次却是直奔观月的圣地幽谷之处,那一抹鲜艳赤红的亵裤好似轻纱般顺柔,宁夜双指一挑便莹然解下,露出这洁白仙子的最为隐私神秘之地。

宁夜再度抬头,似是要在观月脸上找到一丝波澜,即使是眉间的一丝羞涩或者眼中的一丝惶恐都足以让他有机可乘,可他依旧没能得逞,观月似是静穆女神一般傲然挺立,丝毫不受外物影响,仿佛赤身成佛一般,让人全无杂念。

“呸!老子不信了!”宁夜忍不住爆出粗口,自极夜功大成之后,他很久没有像此刻这般失态起来,但观月给予他的压力与羞辱却是叫他极为难堪,他恼怒的一手盘起观月的翘臀,已是无心把玩这令无数人垂青的冰肌雪臀,而是紧紧向前一拉,将巨大的龙根顶在观月的阴户之上,双眼再抬,他依然幻想着能在观月脸上寻出一丝丝胆怯之意。

凝视许久,宁夜终是放弃了叫观月服软的想法,不由哼道:“不管你多冰心淡然,你终究是我的胯下之奴,玄阳气运自你而终,这上清一界,今日起,唯我独尊!”说完胯下猛地向后一抬,卯足了力,奋勇一冲!没有丝毫激情前戏,没有丝毫水润爱抚,若是寻常女子经受这番破瓜冲击,必然香消玉殒,而宁夜知道,观月不是寻常人!

“啊!”的一声惨叫传出,本应是佳人蹙眉怒目,不忍红丸出落之痛,可殿上众人望来,却是不由睁大了眼睛,宁夜紧紧捂住下身,蜷缩在地,而观月,傲然挺立当场,宛若月宫仙子,虽是一身坦露无疑,但依旧叫人望而却步。

“哼!这是什么功法,好生厉害!”宁夜极夜之体恢复极快,不多时已是站起身来,冷冷的盯着观月。

观月淡然道:“此为我蓬莱秘术‘清心锁玉’!”

宁夜冷笑一声,心中不断寻思破解之法,这殿上之人均是修为被制,然观月依旧体内能孕育出这等功法,显然是早有准备,或是功法驻于身心,或是功法源于本体,若要以蛮力强行破功,佳人必然香消玉殒,那宁夜又岂能甘心!

“我可自破此功!”一声轻吟,却是震颤了场上所有人的心,宁夜侧目之下,却见观月依旧无喜无忧,面色肃然,但她话犹在耳,不似有假。

“观月姐,不可啊!”却是宁尘最先反应过来,他望着观月那清新淡然的目光,脑中不由浮现决战前夜的那一番告白,本是绝望的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希望,但是,希望又似瞬间破碎,比刚刚的绝望还要痛苦!

“观月仙子可是要交换什么?”宁夜不是傻子,观月放言之下却又纹丝不动,显然是在等待着什么。

“换宁尘!”

“不可啊!观月姐!”

“不可啊!教主!”

殿上众人纷纷侧目,宁尘感念观月之德,已是满脸泪痕,眼下正道衰颓,观月姐能守得最后一丝贞洁已属不易,然而她却为了自己而甘愿舍身伺贼,这般情义叫他怎能消受。而殿上一众妖魔均是觉得观月诡计多端,宁尘又是玄阳之子,多次绝处逢生,这次若再让他逃掉,谁敢断定他日不会气运流转,否极泰来。

宁夜冷眼而视,看着观月那清淡无物的容颜绝色,虽是心中恼火,但终究是要细细考量,玄阳气运微妙,自己多次夺取他心爱女子的初夜,毁他山门辱他爱侣依旧让他多次逃走,这次好不容易再将其擒拿,就此放掉却是会增加许多变数,可这观月乃蓬莱神女,智慧过人,若是破了她处子之身,加之以魔门心法长期灌溉,将其调教为一介女奴,届时上清一界必能完全臣服于他脚下。

“好!我答应你!”宁夜终是思虑完毕,虎啸一声,魔手翻腾,宁尘身上锁链就此消失,径直摔在大殿地上。

“宁尘师弟,观月最后能做的便是送你离开,上清无穷界,天涯海角,必有我正道复兴之日!”观月望着地上的宁尘,脸上终是出现了一丝波澜,那是关切与希冀,她知道,能击败宁夜的最后一丝希望依旧是这个百战不殆的玄阳传人。

“不!不要!”宁尘痛哭不止,宁夜却是不担心观月食言,双手一推,一道黑烟卷起,猛地将宁尘包裹其中,径直向西飞去。

“观月仙子,我已遵守诺言,他一路向西,飘至何处那是他自己的造化了!”

宁夜淫邪一笑,朝着观月望来。

“观月自不会食言!”观月双眼一闭,口中念念有词,单手胸前佛拜之状,而胯间蜜穴之处竟是发出淡淡白光。只一会儿工夫,白光消退,那紧闭的肉穴之处却是忽然分出两瓣,极为鲜艳诱人,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那蜜穴之中不断泛出些许水渍,顺着观月嫩白的腿弯,径直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我道是多气质清高,原来还是淫娃一个,若不是这劳什子功法,你怕是早已成了个淫娃荡妇了。”宁夜一声嗤笑,当即双手盘住娇美的肉臀,再度提枪上马,也不多言,肉棒再度顶在玉穴之间,这一次,有着水渍的润滑妙处,宁夜颇为受用,终是不愿多等,朝着那神秘幽穴最深处,慢慢探去。

一层嫩滑的薄膜出现在巨龙近前,宁夜知道这便是象征着仙子最后的贞洁所在,宁夜瞥了一眼依旧昂首的观月,但见观月终是不再淡定,双眼紧闭,眼角的泪痕微微泛出,看得宁夜心下狂喜,欲哭无泪,一直是宁夜最喜欢的画面,满足之余再无顾忌,雄臀微抬,双手紧握住佳人后臀,双脚微微岔开已适应着观月的身躯,终于,牙关一咬,巨龙猛地向里冲去!

“啊!”一声轻吟娇斥,观月泪如雨下,贞洁不再,幻梦破碎!宁夜见状大为欢喜,哈哈大笑起来:“哈哈,观月,我说过我要肏得你欲仙欲死的,我说过的,哈哈哈!”话音未落,大屌猛地冲刺而入,直冲娇嫩花芯。

“咦?”花芯美妙,但却令一时狂喜无比的宁夜停滞下来,巨龙刚刚接触花芯的一瞬之间,只觉一股吸力顿生,体内无边的极夜魔气竟是沿着自己的肉棒不断涌出。

“这是?”转瞬之间,宁夜已经意识到不妙,功法不受自我控制而外泄,这竟似是极夜魅魔功的采阴补阳之术,自己连抽出巨屌的办法也无,只能眼睁睁的任凭功法流逝。

观月望着宁夜狰狞恐惧的面容,沾满泪痕的面容终是有了些许色彩,她强忍着破瓜新痛,斥声道:“我说过,这上清世道,终究邪不胜正!”

“贱人!你哪里习得的魅魔功?”宁夜狰狞喊道,却是更为不解:“不对,这不是单纯的魅魔功。”若是一般的极夜魅魔功,即使是修习得如舞萧二姬一般造化,亦是只能对他有益无害,而且魅魔之术讲究进补之道,而此刻观月体内并无魔功气息,似是,似是要与他同归于尽一般。

观月微微闭眼,心中想着昔日紫云山第一次见到宁夜实力的情景,那一夜她便辗转反侧,忧心忡忡,几经琢磨之下竟是想起了新任紫云门主宁痴身边的那位前魔门圣女,本是打算多多研究一番魔门秘术,可这魅魔之术却又只是极夜功法的皮毛而已。可观月终是观月,在萧韵琴的倾授之下,观月却是另辟蹊径,以自身蓬莱阁仙术作基,以处子贞洁作引,竟是预埋好了这一杀机。决战前夜,她道心动摇,此本欲将贞洁献予宁尘,然宁尘的一番告白终是让她坚定下来,道消魔长,天下不得安宁,哪里还有她儿女情长之地,于是,以蓬莱清心诀为饵勾起宁夜的欲火,换得宁尘一线生机,又以自身贞洁为饵,只愿毕其功于一役,与这暗夜之源同归于尽。

“可恶!”宁夜奋力挣扎,只觉这观月面色又渐渐清冷下来,已然知道自己中计,可此局却是无懈可击,自己此刻更是无能为力,四周众人纷纷察觉到宁夜的危机,当下起身围了过去。

“教主,这是?”几人探手过去,观月却是早有准备,不知何时被禁制的体内灵力陡然间爆发而出,随手一划,便在二人之外形成一层气膜,将他四人阻在外围。

“今日你我,不死不休!”观月布置许多,已是顾不得宁夜的巨龙依旧在她胯下圣地久驻之耻,银牙紧咬,芳唇轻吐,脸色不由得红润许多,显是有些激动。

而宁夜,一幅怒目之状死死的盯着观月,仿佛眼神便能将她吃掉一般,狰狞满目,似是最后的挣扎。观月亦是毫无畏惧,紧紧的盯着宁夜,不怒自威,四目相对,火光闪烁。

而就在所有人心悬不定之时,宁夜狰狞的面孔突然间垮了下去,瞬间变出一幅嬉笑之态,令所有人惊异莫名,观月心中更是泛出一丝不祥之感。

宁夜瞬间变脸,咧嘴大笑,一下子将殿上紧绷的气氛打破:“观月啊观月,你斗不过我的!”忽然间,被观月以私处禁锢住的肉体猛地一震,一道残影竟是从宁夜体内走出。

“这是?”所有人都被这等前所未闻的画面震惊,观月双目圆瞪,似是极为不可思议:“元神出窍,你,你修成了魔神境界?”

“很不巧,就在昨夜月圆之时,我入了魔神一境!”残影宁夜一声狂笑,慢慢行至观月身后。

“你,你要干什么?”观月心知不妙,心中千般不甘,然而娇躯已是锁住宁夜的肉体,而宁夜的残影之躯竟是从身后大手环来,大喇喇的握住观月胸前那团美肉。

“你不是很爱吸吗?却是不知你的小屁眼儿是否也能吸?”宁夜淫笑不止,残影之下露出一根与本体一样硕大无比的巨龙,沿着那勾勒有致的臀缝划过,轻轻抵在观月的柔臀之上。

“哈哈,教主果然威武!我等就不打扰了!”刘惊涛却是机灵无比,见此状无碍,拍过一声马屁便又转头回到原位,众人纷纷露出淫光,久居宁夜淫威之下,只觉宁夜修为愈大,他等愈能尽情享受眼前仙子。

“噗嗤”一声响起,观月痛的直打哆嗦,后臀这一重击涵盖着宁夜的无上魔功,观月所施之术瞬间破灭,身躯一下瘫软下来,被这肉体灵体双重覆盖之下,已然毫无斗志。

而宁夜却是能轻松驾驭这双重躯体,肉体继续大开大合的冲击着那幽径小穴,刚猛有力,重创不休,而灵体残影却是九浅一深的探索者观月的柔臀后穴,温柔却又不失雄风,每一次发力便叫观月呻吟不休,高潮迭起。

道心破碎,修为尽失,观月只觉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心神,在宁夜的前后冲击浪潮中,耻辱与仇恨、羞愤与绝望都渐渐散去,随着一波又一波的轻顶重肏,观月双眼渐渐迷失,双腿不自然间已是岔了开去,绵软无力,靠着宁夜作恶的魔手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殿上烛光摇曳,在火红的灯烛照射之下的观月全身无一处不是散发着迷人的芬芳,而她全身无一处不被宁夜覆盖,香津樱唇、波涛豪乳、处子幽穴以及那身后的柔臀美缝,尽皆被宁夜上下其实,前后夹击着,而更为耀眼的,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圣洁光芒渐渐衰落,渐渐消散,最终,随着宁夜的一声闷哼,两股浓精奋勇而出,直将观月的前后两穴灌得胀溢而出,虚脱无力,而此刻的观月,身上萦绕着一层粉色气蕴,随着胸前那一对巨耸起伏喘息,浑身上下却是散发着更为迷人的魅力。

而就在这一刻,观月的头上渐渐飘出一股黑色青烟,宛若游丝一般渐渐凝聚成一团,宁夜见状大喜,胯下巨龙却是再度膨胀起来:“哈哈,气运之力,玄阳气运就此终结,这上清一界,再无玄阳!”言罢再度托起观月的后臀,坚挺的肉棒再次发起第二轮冲击。观月痛呼之下,再度被宁夜压在身下,又一次陷入了无边无止的欲望深渊,而她的眼睛,始终盯着那盘旋在空中的那抹黑烟。

黑烟渐渐凝聚,最终却是化作一把利剑模样,“咻”的一声,朝着殿外飞去,不见踪影。

万里之外,宁尘无力的躺倒在乱石丛中,他被宁夜击落于此,修为尽失,已是没有丝毫气力行走,临仙阁中的一切还历历在目,那种极度愤怒之后的挫败感已将他斗志摧毁,他累了,即使是作为与极夜对抗的玄阳传人,他亦是对宁夜所作所为毫无办法,突然,眼角一道黑烟渐渐涌入他的视野之中,已入化境的他悚然一惊,强撑着无力的身躯爬了起来,奋力的向前奔去,但他太慢了,黑烟剑气剑破长空,飞速而来,“噗”的一下,自后心处穿肠而过,宁尘终是倒下,带着不可置信,带着不甘与仇恨,缓缓倒下。

时光荏苒,五百年转瞬即过,蓬莱仙岛依旧芬芳无比,只是比起曾经的仙镜飘渺亦或是之后的群魔乱舞,又多了几丝仙音绕梁。

一身白衣仙裙的青竹跪坐在长琴之后,缓缓的弹奏着美妙动人的仙境乐章,虽是好曲,可琴声之中却是有些杂乱,定睛看去,却是仙子身后竟是那裸身魔头作祟。宁夜一脸淫笑,卷起仙子下身裙摆,就地而入,嘴上又叫青竹继续弹奏,可下身却是毫不留情地不断抽送不止,直叫青竹羞愤难当,满目委屈。

“啊!你又欺负师傅!”一声娇斥传来,却是那旖旎动人的宁烟与宁雪伴着昔日的剑灵小玄徐徐而入,她三人各着一套围裙,各自端着美食佳酿,眉目之间却是没有半点恼怒之意,笑颜初开,万物倾倒。

“烟儿,你师尊还是这么害羞敏感,可不及你啊!”宁夜展颜一笑,却是依旧在青竹体内奋力冲击,每一次冲击都将青竹肏得气息紊乱,节奏全无,琴声忽而悠远忽而飘渺,直将那小玄逗得捂嘴大笑:“哈哈,青竹师尊的琴可真难听,哈哈。”

谈笑之间,一红一黄两道倩影步入庭院之中,却是那窈窕动人的舞萧二姬,二姬款款一拜,笑意盈盈道:“主人,刘教主传讯道今日极夜盛会,不知您是否有意前往。”

“哈哈,不去不去,叫他管好教中事物就可,我在这与你们快活得很。”

“他可是说给您安排了几位绝色仙淑,等您享用的。”萧女努了努嘴,似是有些醋意。

宁夜倒是不以为意,大喇喇道:“这上清一界的仙子早被我包揽此中了,这些年出来的不过都是东施效颦,被他们几个略施手段便成了淫娃荡妇,无趣得紧。哪里比得上…”话音未落,宁夜只觉眉眼之处一道剑光闪烁,三道剑气汹涌而至,两道自左右分击而来,一道自上而下,一剑贯顶。

“魔头!受死!”

“哼!”宁夜微微一笑,身形一晃,连带着怀中的青竹,一同消失在原地。

“啊!”三声异口同声的娇呼响起,宁夜的身形再度回到原处,青竹依然在他胯下承受着巨龙的冲击,而宁夜的怀中却是多了三道窈窕的丽影。

“魔头,你不得好死!”三道倩影之中,观月最是愤怒。

“观月姐姐,这都是你第七百多次刺杀了,你还不放弃啊!”一旁的小玄捂嘴偷笑,显是对观月此举的毫不在意。宁夜将满目怒火的水柔清与柳依依放置一旁,手指微微朝着观月的俏脸勾去:“怕是她知道她每次刺杀我之后都会被我狠狠肏上一遍,乐此不疲了吧。”

“观月姐姐,待会儿可要忍住别叫哦?”萧女跟着小玄一同起哄,闹作一团。

而宁夜却是渐渐掀开观月那精致的宫装长裙,不断在她身上游走抚弄,大嘴亦是跟着手上节奏朝她耳畔吻去,轻咬一口,淫笑道:“刺杀我?还不如把我榨干来得实在,哈哈哈!”言罢朝外双手一挥,舞萧二姬与那宁烟小玄尽皆娇羞一笑,纷纷朝着那小亭中缓缓走去,行进之间更是将衣物不断褪去,尽是诱人风情!

完本感言:人生第一部二十多万字作品,七个月时间,完本不易!

本是苦等碧海之余的随性而作,本意也是在一本比较喜欢的《乱世红颜劫》中扩写和续写,结果却也渐渐做了些大纲处理,慢慢的开始学会写肉戏,从一昧的抄袭到抄一点写一点,从抄得不露痕迹到可以自己原创肉戏,这都是血与泪的进步啊。

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写得不尽人意,剧情结构太过简单,剧情节奏太快,也是因为自己笔力有限,细的东西写不出来的缘故,而从整篇节奏来看,人物性格也没有特别出彩的人设,有些追求速度和追求原本的大纲,姑且算作当初大纲搭设格局太小的原因吧。

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新开的《烽火烟波楼》,以后也会为了追求质量而慢下速度来,希望新篇写得好一点,至少在剧情或是人物上有一点点改进吧。

最后,谢谢有你们这些喜欢我这类风格的书友。

PS:忘了说了,最后的五百年后借鉴了经典《我欲成魔》的结局,嗯,喜欢代入宁夜向的朋友估计很喜欢。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