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灵欲江湖》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灵欲江湖》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灵欲江湖 灵欲江湖

    一代强人南宫一心死于阳河谷阴谋之后,由于家族精英大量散失,而家族唯一的男丁年龄尚幼,面对武林各大势力的倾轧南宫世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与南宫世家的势力范围紧邻的洞庭李家暗下黑手,南宫一心的妻子中了暗算,只得假死。  南宫天麟为报母仇,将南宫世家带入了武林这个充满了权利争斗的欲海之中。

    毒眼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灵欲江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灵欲江湖》,是作者毒眼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代强人南宫一心死于阳河谷阴谋之后,由于家族精英大量散失,而家族唯一的男丁年龄尚幼,面对武林各大势力的倾轧南宫世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与南宫世家的势力范围紧邻的洞庭李家暗下黑手,南宫一心的妻子中了暗算,只得假死。  南宫天麟为报母仇,将南宫世家带入了武林这个充满了权利争斗的欲海之中。

《灵欲江湖》 第六十回 免费试读

李家堡虽非龙潭虎穴,就南宫天麟、李云峰两个人这么进去也是很危险的。行踪败露以后的对策南宫天麟自然也有想过,未及进,先思退嘛。

南宫天麟安排云海舟等二十多个高手早早潜近李家堡的城墙,让他们在自己行踪败露被追杀时趁乱发难,务要使顾此失彼!

城墙上“毕驳毕驳”燃着火把,却照不到墙根处一团团的阴影,他们就安安静静地蜷伏在那里一动不动。

此时,李家堡内喧闹声一起,云海舟立即一挥手率先往城墙上跃去。

由于在空中无从借力,空中闪避也十分困难,如果此时有一排李家堡的弓箭手拿弓箭指着他们,要想好无损伤地登上城墙是十分困难的,但是现在就没有关系了。

警哨一响,住在城墙附近的李家堡堡丁全都从房间里钻出来了,有的稀里糊涂就往城墙上跑,有的却发现了警讯来自内院,正犹疑不定地望向内院灯火通明的方向,不知道何去何从。有个头目模样的喝道:“发什么呆呀?赶紧上城墙!大家不要乱……”

守夜的岗哨警觉地拿出哨子衔在嘴里,往城墙下看了看,却什么也没发现。于是,他也呆呆地望向内院。

突然,感觉身后光线一暗,他猛地回过头,发现一大群彪形大汉正阴笑着围过来,他惊骇万分地没命狂吹口中警哨,凄厉的哨声划破夜空,与内院遥相呼应。

云海舟待他报警已毕,飞起一脚,把他踢了下去。这时,旁边别的岗哨也被惊动了,顿时哨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数百名李家堡堡丁从房间里冲出来,乱糟糟向着城墙方向冲去,而云海舟等人也毫不示弱地往下冲杀,火光下,无数人影晃动,惨叫声不断响起,夜,已经乱了。

听到响动,又有数十名高手风驰电掣从双峰圩赶来,他们是六大门派的那些耐不住寂寞的人。

他们站在城墙上,看着南宫世家的人如虎入羊群,杀得李家堡的人哭爹喊娘,明空等刚要上前,却被石智拦住了。

“别急!”石智摇摇头,以目示意。

明空等回头一看,福禄寿喜面无表情地带着一群人正慢慢行来。他们自然早就察觉到了这些人的存在,不过,此刻这些人杀气腾腾,箭已在弦!

明空摇摇头,“阿弥陀佛!方果,你去看看。”

很快,方果来回报,“大部分重伤,拖久了恐怕难以救治!”

明空又宣了一句佛号,命令他的两个弟子尽量施治,其他人也纷纷命令随行弟子去救治伤者。明空、玄机子、石智等站在城墙上,目注战场,却没有行动。

福禄寿喜微一商议,南宫喜跃上城墙一看,原来如此。他向下打了个手势,让南宫福等不要妄动,也不与明空等人招呼,就这样站在上面看起戏来。

如果六大门派的人不出手的话,他们自然也不能率先挑衅不是?

此刻,李家堡的高手已经赶来,而南宫世家的高手在压力大增时相应慢慢聚集在一处,与他们战成一团。

李家堡的高手中称得上一流高手的只有八人,但是他们还有二百来普通堡丁助阵,虽然由于地形的关系同时出手的也只有几十人,却也能勉强维持不落下风。

那边南宫天麟还在夺命狂奔。

突然惊动了敌人并没有让他们惊慌失措,对于这种情况应该说也时早有预料的。毕竟南宫天麟来到双峰圩必定会使李家堡加强警戒。现在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最好的结果了,李映雪已经在掌握之中,虽然后面有李翙追赶,前面只有慌乱之中的松散包围。

在各种喝叱声中,少数人拥有暗器,大部分随手捡起石头、土块等各种物什扔了上去。但是这些准头太差、力量不够射击对于高速移动中的两人没有任何作用,偶尔有几个有能力跃上屋脊的从前面拦截也都被李云峰随手打发掉了。

但是这些对于两人的速度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影响最大的当然是南宫天麟怀里还抱着一个人,虽然他只负责全力往前冲,所有的防护责任全都交给了李云峰,却还是慢慢被李翙赶上来了。

李翙不愧是开宗立派的大高手,他的速度非常快,只几个起落就把跻身一流高手的李霸、马兴抛在了身后,而另三个李家堡的高手又被他们抛在了身后,虽然距离渐渐拉开,相互间也不过十余步,这点距离无论谁都是瞬息可至,倒也不算太远。

前后照应奔走的李云峰突然闷哼一声,他不小心触动机关中了暗算,一支幽蓝的弩箭从他右臂上擦过,带走一溜血光。

原来已经到了悬崖边了,这里的机关陷阱李云峰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不过现在情急奔命,却是一个大障碍!

南宫天麟:“李叔没事吧?”

从手臂上传来的麻木感觉李云峰知道弩箭上的毒药可能很厉害,但是现在功夫管那些?他脚下加快,又抢先解决了前面来袭的一名岗哨,“我没事!”

这一耽搁,李翙又追近了不少,只是前后脚的距离了!

“不必管我!你先上去拉我!”南宫天麟狂呼,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回头察敌的余暇,只是逼出身体潜力不断加速。不过,从清楚听到后面的喘息声可知,李翙已经很接近了!

“是!”李云峰答应一声,率先冲到来时留下的麻绳处。

李云峰脚下发力一蹬地面,身子穿云箭般向上窜起,转瞬间上升到三丈多高的距离。他左手一探,已经准确地抓住了麻绳。可是手上传来的麻木不仁的感觉令他心中一个楞囤。虽然因为左手完全使不上力身体已经开始往下滑,随之而来的右手却没有问题。随着麻绳水波一般地荡漾,他又上升了两丈有余……如是这般几个起落,李云峰终于在力竭前登上了悬崖!

上去后,李云峰总算松了口气,刚才他的神经紧绷得象是马上就要断裂了似的。但是他马上想到之前并没有和南宫天麟就使用麻绳问题达成任何默契,这麻绳却是拉不得的!

如果这边一拉,那边又放了手再也抓不到该如何是好?冷汗顿时冒了出来,虽然感觉到手中麻绳已经紧绷,他却不敢有任何行动,只好紧张地探头往下望去,感觉中,夜风冰凉!

就在李云峰成功登上悬崖时,南宫天麟也抓住了麻绳,可是由于怀里抱了一个人的原因,李翙已经追上来了。

南宫天麟不敢怠慢,一抓住麻绳就赶紧往上跳起,感觉到从脚底呼啸而过的掌风南宫天麟捏了一把冷汗,真得很近了!

南宫天麟再次抓住麻绳时脚顺便一勾,想把麻绳荡起来,让李翙够不着,但是那沉重的分量让他的心一沉,坏了!

不需要低头,他知道李翙一定也已经吊在麻绳上了!

手上毫不犹豫地借力上跃,心念电转之下,无数李翙的进攻及怎么应付的方略浮现在脑海中。但是还好,再次落在麻绳上时李翙并没有出现在他的上方,也没有到达可以进攻他的距离。

匆忙之中南宫天麟低头望去,李翙与他的距离还有一丈多。

原来,南宫天麟用脚一勾麻绳,虽然李翙的手正好抓在麻绳上,却也把他吓了一跳。而且经他这么一勾,麻绳便动荡起来,越是下端就越动荡的厉害,让李翙变得谨慎多了/南宫天麟每次借力大约上升一丈五、六的样子,李翙采取稳扎稳打的办法,每次只比南宫天麟多升高四、五尺的高度。这样他行有余力,不仅容易控制落点,甚至还可以做到与南宫天麟同步借力,他就这样急速与南宫天麟的身形相接近。

算算距离,再借力两次就可以够得着南宫天麟了!

此时,南宫天麟已经是第四次借力,上升了十丈左右了!

此时李霸、马兴等也赶到了悬崖下,但是却完全插不上手,十丈的高度,细小暗器早已无能为力了。

李翙刚刚跃起,突然听到南宫天麟大喝一声,“拉!”

不好!李翙大惊,在悬崖上面南宫天麟可是有人的!

李翙暴叱一声,招化“怒龙出海”,双掌卷起呼啸罡风向上击去!此时,李翙已经升到南宫天麟脚踝的高度。而南宫天麟的双腿正死死绞着麻绳。

南宫天麟朗笑一声,突然身子倒挂,空着的手一掌击出,李翙双掌连续击在南宫天麟手掌上。掌风激荡之中,南宫天麟闷哼一声,口角血丝少少。虽然如此,李翙却知道,南宫天麟所受之伤十分轻微,因为他也只不过用出了四、五成内劲。

南宫天麟翻滚上升,而李翙却急速下降。而在这时,悬崖上的李云峰已经在全力拉动麻绳了,由于南宫天麟并没有放手倒也无碍,而李翙身悬半空,却是危机万分,如果不能抓住麻绳从十多丈的高空摔下去不死也要重伤了!

李翙临危不乱,连使分化拂柳手,终于在最后时刻抓住了动荡不已的麻绳末端!

“小心,堡主!”李霸、马兴等的惊呼声这才传到。

麻绳一紧,南宫天麟就知道一定是李翙再次回到了麻绳上,他再次大喝:“快拉,李叔!”

李翙刚想再次追赶南宫天麟,闻言惊出一身冷汗,此时南宫天麟离他已经有六、七丈的距离,离崖顶也不过六、七丈,如果追不上,南宫天麟上去后他们再斩断麻绳,自己岂不是死五葬身之地?

李云峰早已把拉动麻绳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闻言再次催发潜力,南宫天麟上升的速度再度加快小许。

李翙瞅准一个落脚点,大喝一声,果断地一跃而下!

这个落脚点距离地面还有七丈多高,李翙脚尖在上面轻轻一点,如同一只灰褐色的大鸟,轻飘飘往下落去。

武林中谁也没有蹑云步虚这种传说中的神奇轻功,虽然李翙已经尽全力提气轻身了,下落的速度还是越来越快。李霸、马兴等早已张开双臂来接他了。

李翙苦笑,这么快的落势岂是他们接的住的?

好个李翙!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还能向下拍出轻飘飘一掌,“轰”然做响的掌劲交击之中凌空翻转两周,虽然被震的血气浮动,到也成功化解了下落的冲力安然落地。

而李霸、马兴等虽然是合力接下这一掌,由于猝不及防,全身功力使不到三成,个个脚步虚浮,连连后退。除了李霸、马兴,其余三人由于底子较薄,最后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才化去那股巨大的冲力!

悬崖顶上的李云峰也不比他们轻松,由于看不见下面的情形,他还在拼命地催发潜力收绳。南宫天麟看看离悬崖上只有一丈来高,微一借力就一跃而上,而本来已处在崩溃边缘的李云峰突然被这点力拉了一下竟然张口就喷了一口血雾。

“李叔,你受伤了?”南宫天麟惊问道。他随手把锦被包裹的李映雪放在地上,就要过去检查李云峰的伤势。

李云峰摆摆手哑声说:“我没事,刚才用力有点猛了……快发讯号罢。”

城墙这边正是杀的热闹。云海舟等犹如虎入羊群,在李家堡往来驰骋攻势如潮。他们人数虽少,却个个是高手,他们汇聚在一起夹裹着往来冲杀,处处势如破竹。李家堡这边的高手数量本来就有点少了,李翙又带走了五个,处处捉襟见肘,连稍稍阻滞一下云海舟等人的脚步亦不可得。

不单李家堡的人被杀的胆战心惊,就连观战的六大门派高手也看的眉头紧锁,为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震惊!

看到西面升空的讯号火箭,云海舟知道是功成身退的时候了,他带领南宫世家的高手往城墙杀去。

目下南宫世家大占上风,自然是要走就走。

而李家堡的人看出了他们的退意后连上前稍作追赶的念头都不敢有。你几时见过绵羊追赶老虎?他们在后面慢慢跟着。

待众人安全退出后,云海舟还留在城墙上。

云海舟大声喝道:“你们告诉李翙,让最好他乖乖出来受死!不然以后我们每天来一趟。你们这些龟孙子也最好考虑清楚了,留在李家堡只有死路一条,下回我们决不会再手下留情!从今天起,李家堡除了李氏族人,许出不许进!”

云海舟看着下面畏缩不前的李家堡众人纵声大笑,扬长去了!

六大门派的人看完了全过程,此时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南宫天麟不就势占领李家堡呢?

他们带着满肚子疑问也徐徐退去。只留下现场的一片狼籍和恐惧、怨愤的李家堡众人。

淡只一痕的残月终于升上来了,清冷。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