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爱无界》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爱无界》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爱无界 爱无界

    长安盛世,歌舞升平,繁华的都市却孕育了无数的不满足和欲望。  欲望使得人们的爱在变形,变得肆无忌惮,变得无底线,变得的无界线。  故事就基于这种无界的爱开始了,,,

    我不吃葱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爱无界》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无界》,是作者我不吃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长安盛世,歌舞升平,繁华的都市却孕育了无数的不满足和欲望。  欲望使得人们的爱在变形,变得肆无忌惮,变得无底线,变得的无界线。  故事就基于这种无界的爱开始了,,,

《爱无界》 二十二、母女犬 免费试读

婉蓉母女是叶星辰在这世上唯一的情感寄托。

人是一种感情动物,无论你多么富有,理想多么伟大,都无法逃脱对真爱的追求。

人更是一种情欲动物,无论你在外边是如何的呼风唤雨,叱吒风云,都不可能不迷恋婉蓉母女俩香香的被窝和那白花花的性感肉体。

叶星辰一天都无心工作,婉蓉跨坐在十楼窗户上的情景,只要他回想起来,就难免心中一紧。

他暗暗发誓,绝不再让她们经历任何危险。

最近的工作虽然忙碌,叶星辰也都暂且放缓,花费三十亿投资的「星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选址在云南开工建设,如此重要的节骨眼儿上,由于自己后院起火,今天的董事会也没有通过任何相关程序。

婉蓉在叶星辰心里占据着何等重要的地位,直到今天茫然跪倒认错的那一刻他才真正了解,如果失去那个傻傻爱他的婉蓉和新婚燕尔的美娇妻,这世界还有什么意思?一屋不扫,安扫天下?「妈的?核聚变也大不过老子家庭和睦,先把我蓉姐搞定再说吧!不然我还不得三天两头提心吊胆。」

叶星辰想着心事儿,打开家门。

这个新家是他的最爱,虽然只是个千万级别的复式洋房,却比汉唐苑的别墅要更像个家。

因为他每天工作完,头晕脑胀的时候,只要一打开家门就会闻到两种味道,一是如他儿时妈妈做的饭菜香味儿,二是女人的体香味儿,暖暖的,柔柔的。

饭桌上早已摆好叶星辰最爱吃的菜,香气扑鼻,昕妍高兴地跑过来接过皮包,拉着他坐下。

「老公,你是闻着了味儿才回的家吧?刚摆好就听见你开门呢?呵呵!我和妈妈忙了两个多小时了。」

「这么多菜呀?咱们吃不完吧?浪费了多可惜!」叶星辰看着桌上的十几个精致菜肴,大多都是他爱吃的。

昕妍的心情很好,对她来说,自己是个穷学生,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千亿豪门的阔太太,如果刚结婚就想把丈夫锁在床上,以自己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她自知难以做到,甚至可能会适得其反。

可万没想到,她妈可不管什么富豪不富豪,今天一闹,竟然把这个女婿吓得跪地起誓。

这样的结果,昕妍已经很满意了。

婉蓉从厨房端着汤走出来,扭着翘臀,却不失端庄大方,「吃不完,要冰箱干嘛用?」叶星辰一看见丈母娘,赶紧站起来,想去接过婉蓉手上的汤碗。

「走开,走开,献什么殷勤?小心烫着你了,快坐下吧!」

「嘿嘿!蓉姐,你做的饭真香!」叶星辰看见婉蓉没有继续下午的不愉快,当然要顺势再拍一下马屁。

「饿了吧?快吃吧!奖励你这个臭男人,乱搞女人还有功劳了你?」叶星辰刚夹了口菜放进嘴里,一听婉蓉话锋一转,又酸讽自己,差点儿没把菜吐出来。

「蓉姐,我……嘿嘿!我再也不会了,真的,我要再犯,你……你就不给我做饭,饿死我算了,咋样?」

「饿死你?我们母女咋办?」

婉蓉秀目一翻,嘴上说着,手上却夹了菜放在叶星辰碗里。

「妈……他吃饭呢?你别再提了,人家都知道错了,你这样让他咋吃饭吗?」昕妍和叶星辰坐在一起,和对面的妈妈理论。

「哎呀!你们夫妻俩……好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管你了……」婉蓉笑着说。

「蓉姐,吃饭吧!吃完饭咱们赶紧睡觉去,哈哈!」

「吃完就睡?不怕撑死你呀?」婉蓉笑骂道。

「就是呀!老公,吃完饭要散步运动,帮助消化呢!」叶星辰却不以为然,边吃边说,「运动?当然要运动,咱们到床上运动,两不耽误,这样有效率,蓉姐,是不是?」

「你咋不死去?」婉蓉气的又骂。

「老公,你流氓!」昕妍也噘着嘴说。

一顿饭吃得有说有笑,期间,叶星辰也时不时说些挑逗母女俩的流氓话。

婉蓉听着女婿有些性暗示的玩笑,再想想自己和女儿一会儿要做的事情,竟然坐在饭桌前都感觉到腿间迅速地湿润,隐隐地有些迫不及待,心想,「我完了……这辈子都离不开这个男人了,我原来……是这么骚的女人。」

其实婉蓉不知道,昕妍现在和她一样,饭桌上早已心猿意马地想着一会儿要发生的事。

母女俩都是性欲极强的女人,她们一旦被喜欢的人征服,而这个人如果还有着一根儿尺寸让她们满意的肉棒,母女俩的潘多拉被打开后,性欲根本就是说来就来。

「老公,累吗?我给你松松肩。」

昕妍吃完饭跪在沙发上讨好老公。

婉蓉坐在对面,腿间只要一湿,女人说话就会温柔里透着骚劲儿。

「星辰,今天吓着你了吗?」婉蓉突然心疼起男人。

叶星辰靠在沙发上,正在享受昕妍的按摩,听见丈母娘的口气挺软,马上蹬鼻子上脸,「当然吓着我了,蓉姐,我觉得我最少要短十年的命,你怎么赔?」

「能呀你!背着我们乱搞女人,还有理了?今天我拿咖啡泼你,是以你丈母娘的身份教训你。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蓉姐。」

「不过,你已经承认错误了,还下跪发誓绝不再犯,我们母女还是……还是想给你机会,而且想安慰一下你,怕把你吓坏了呢!」

「安慰我?是呀!我确实吓坏了……我的宝贝蓉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法活了!」叶星辰说话像个癞子,但却是实话。

「是吗?算你有良心!」婉蓉心里一暖,爱欲加性欲让她股缝儿里都热乎乎的。

「那……昕妍,你先去洗澡吧!我来给他按摩,一会儿我再去洗。」

昕妍听后,俏脸一红,把位置让给了妈妈。

「蓉姐,你好香。」

叶星辰一边享受着按摩,一只手却不老实地伸进丈母娘的衣服里摸奶,但是由于有胸罩隔着,挺不方便的。

「蓉姐,奶罩脱了让我摸吧!」

「不行,你想摸,一会才让你摸。我们母女俩今天要让你疯个够。」

「真的?」叶星辰犯了错,却还有这样的待遇,不禁追问。

「真的呢!我们今晚想彻底断了你对其他女人的念想。」婉蓉答道。

叶星辰一听要断了念想,脑海里马上脑补了许多电影镜头,男主角在睡梦中捂着下体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眼睛也再不敢闭上享受按摩,而是偷偷四处寻找着剪刀的踪迹。

「啊?断了?怎么……怎么断?」

「好了,昕妍快洗完了,我也要去洗澡了。星辰,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爱我们,才不枉我们母女费尽心机,不知廉耻的讨你欢心,知道吗?」

「蓉姐,我会的,我对你们至死不渝,我发誓!」

「不用了,乖乖在这儿等着,我们洗香香的伺候你。」

叶星辰听到这样的话才稍稍放心,心想「看来是不会有剪刀了。」

浴室只有一个花洒,婉蓉进去后,昕妍已经洗好了,正裹着浴巾等她。

昕妍在北影的几年里,她都尽量去校外有单间的浴池洗澡,很少去学校的公共浴室,因为女人看她的裸体也忍不住多盯几眼。

北京电影学院的女浴室本来就是美女如云,但即便这样,只要昕妍一脱衣服,一定是引来众多女同学的窃窃私语,让昕妍觉得难以接受,只因为她的身材太完美,太性感。

今天她裹着浴巾看妈妈在冲着淋浴,却也忍不住一直盯着看,婉蓉的身材同样是精凋细琢般的完美。

「昕妍,你怎么这样看着妈妈?」

「妈……你好美!」

「呵呵!是吗?」婉蓉美人儿出浴,擦拭着头发。

叶星辰闭着眼睛懒洋洋地靠在客厅沙发上,心里正在盘算着一会儿怎么玩儿这一对出浴的母女。

听见脚步声,睁眼一看,眼珠子差点儿就掉下来了。

婉蓉和昕妍虽然裹着浴巾,春光未泄。

但是母女俩脖子上都戴着一副狗项圈,狗绳更是拖掉在她们膝盖处晃荡着。

红色的项圈,边缘处用波浪形的粉色修饰,这种相邻色的搭配使得视觉效果极佳,菱形的水钻把眼扣包围,项圈和狗绳的连接处挂有一个金色的小铃铛,做工也十分讲究。

「这是……你们……怎么……」叶星辰语无伦次,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母女俩也没说话,只是走到他的正前方,并排跪倒,然后慢慢地解开浴巾。

绝色的容颜,完美的身材,一丝不挂的两具性感裸体,跪在叶星辰面前。

母女俩把浴巾扔在沙发上的轻微动作,都让她们高耸的乳峰摇摆颤动,弹性十足。

细腰以下的轮廓陡然增大,完美的流线勾勒出她们圆翘的白屁股,白皙紧致的小腹下,一丛黑亮的阴毛夹在圆润的腿间。

由于母女俩是跪着,所以阴毛以下,那最诱人的潮湿地带,被夹在腹下腿间。

就这样,叶星辰张着嘴,发呆期间,一共咽了三次吐沫。

「这……蓉姐,昕妍,你们戴这个……怎么能这样啊?」母女俩昨天才跪在他胯下一起舔他的肉棒,让女人跪舔是每个男人的愿望,那代表着对女人的绝对征服,可是今天她们脖子上的狗项圈,还是让叶星辰一时间无法接受。

「星辰,今天我吓着你了,还……还逼你赶走了你那只小母狗珊珊……我们……我们母女还你两只,你喜欢吗?」婉蓉说完羞得脸都红了。

「蓉姐,这怎么行?你们……」

「老公,你要是以后只爱我们母女,我们关起门就是……就是你的小母狗……怎么折腾都随你。」

「母狗?你们?不行……这绝对不行……你们一个是我老婆,一个是我妈……这样算什么啊?」叶星辰看着这两具性感的美肉,眼睛就没离开过她们脖子上的项圈和乳房,这种刺激让他的肉棒已经勃起了,自己竟都毫无察觉。

婉蓉一看男人的裤裆都撑起了帐篷,会心一笑,「这样呀?昕妍,看来星辰他不喜欢咱们的样子,那就算了吧?」

「老公,那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吗?」

「我……这就不是喜欢不喜欢的事儿,」叶星辰还撑着帐篷嘴硬。

「昕妍,那我们摘了吧!咱们俩可能戴着这个,不如别的女人有吸引力呢!」婉蓉说完伸手要摘下项圈。

「不是的,蓉姐,不是……」叶星辰头一低,竟然不再看这母女俩。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到底喜欢不喜欢吗?」昕妍追问。

叶星辰没说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又微微点头。

昕妍的目光追着叶星辰的脸观察,她是表演系出身,她老公刚才明显是一种男人不好意思时的面部表情。

「天哪?妈……你看……星辰他……他竟然脸红了,哈哈!老公,你喜欢就说喜欢吗,还不好意思!」

「谁不好意思了,我喜欢,行了吧?」叶星辰刚才点头承认的时候,的确一瞬间有些不好意思,把自己的老婆和妈当母狗一样牵着走,就是再好色的男人,也要掩饰一二。

就这样的一掩饰,使得这个沙场,商场,情场,都无所畏惧的男人有些不自然了。

婉蓉经过女儿的提醒也发现了,这样一来,这场面瞬间变得欢乐轻松起来,倒像是两个痴女在调戏小鲜肉。

「星辰,没关系,我是你妈……但也是你的女人,我永远都愿意讨你开心,你要是喜欢,我们……关起门就变成你的乖母狗,随你开心。」

「是啊!老公,那个蒋珊哪能和我们比,以后别再犯错了,不管你想怎么玩,我们……我们都愿意的。」

叶星辰的惊讶已经缓缓过去,加上这母女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导,这母女犬,谁能真不喜欢?「星辰,帐篷支久了,对身体不好!要不你……你现在就牵我们进房子吧?」婉蓉问道。

叶星辰一低头才发现自己一直勃起着,再也忍耐不住了。

「那我……那我就牵这一次,嘿嘿!」

「好!你说几次就几次!」母女俩同时把狗绳递到叶星辰面前。

叶星辰一把接过,既然要了,他也不再做作。

用力一拉,绳头的铃铛「叮铃!」一响,共振传在两对儿大奶子上,乳肉荡漾。

「趴下呀!」母女俩一看这色狼本性已经发作,无奈地对视一眼,四肢着地慢慢朝卧室爬行。

「你们屁股翘高点儿,要让主人从站着的角度也能看到屁眼儿才算合格。」

叶星辰牵着绳子跟在后面教导着。

「妈……你看他!过分不?」昕妍对老公的不满,已经习惯性地向她妈投诉。

「他爱看,我们就噘高点儿算了,反正……又不是没看过。让他……看好了!」婉蓉宣布,抗议无效。

母女俩又听话地噘高了屁股。

叶星辰一看自己的丈母娘没有袒护女儿,更是得寸进尺,眼看俩人已经爬到了卧室门口,一拉绳子。

「停!我检查一下,你们哪个比较骚?」

「好过分啊!」昕妍这次只是自己嘟囔一句,根本就放弃了抵抗。

叶星辰居高临下欣赏着母女俩的爬姿。

四颗大奶子沉沉地吊在胸前。

两个大圆屁股白得让人眼花缭乱。

忽然,叶星辰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按说母女俩的屁股已经翘得很高了,这样的姿势如果是蒋珊的话,从这个角度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女人的屁股眼儿了,为什么婉蓉和昕妍的却还是隐约藏在股缝里?「咦?」叶星辰再仔细看,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母女俩的屁股太完美,股肉丰满圆翘,爬行时又不比挨肏时是分着腿,所以小屁眼儿只是时隐时现。

「好漂亮的屁股!还会藏屁眼儿呀!哈哈!」婉蓉也实在忍不住了,「你……你好了没?有你这样夸女人的吗?太不像话了。」

叶星辰已经不再装样子了,照着婉蓉屁股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屁股被打地荡起肉浪。

「蓉姐,你说谁不像话?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忘了吗?」

「讨厌……我……我不说了,可以了吧?你看吧!」

「这还差不多,是你们要陪我玩的,既然被我牵着就要乖乖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母女俩一起回答,羞羞地对视了一下,都觉得自己是没事儿找事儿。

叶星辰干脆蹲在两个白屁股后面降低视线。

用手按住昕妍的屁股,朝两边儿一分,昕妍肉红色的小屁眼儿立刻就藏不住了。

「看你往哪里藏,哈哈!」叶星辰用手指按着羞羞的屁眼儿玩了一会,又去翻看婉蓉的屁股。

「再看看我蓉姐的小屁眼儿。」

「啊……星辰……轻点……」婉蓉股肉被分开后,屁眼儿就被狠狠抠了一下。

「老公,女人屁股眼儿有那么好看吗?」昕妍趴着问道。

「啪!」昕妍屁股上也狠狠挨了一巴掌。

「呀!干嘛打我?」

「干嘛打你?因为你乱说话,什么叫女人的屁眼儿,好像我谁的都爱看一样。蒋珊的我就从来不看,你们母女俩的长得精致我才爱看,你们的屁眼儿一看就知道附带其他功能,哈哈!」

「其他功能?什么呀?」昕妍不解。

「昕妍,你……你快别问了。」

婉蓉心知肚明是什么功能,赶紧劝阻女儿自取其辱。

叶星辰一看婉蓉打断话题,手指狠狠地插到婉蓉屁眼里搅动,「蓉姐,你不让昕妍问,那你是知道了?」

「呀!我疼了……啊啊……轻点插!」

「说呀!还有什么功能?」

「讨厌死了,还能让你肏……啊啊……你就会让我丢脸……嗯嗯……」婉蓉屁眼儿里酸酸地,开始适应了手指,觉得有点儿舒服了。

「老公……到床上玩吧!我膝盖疼得很。」

叶星辰一听老婆喊膝盖疼了,很是心疼,一拉狗绳。

「好吧!到床上再看看你们谁骚?」两个圆翘的大白屁股并排翘在床边,母女俩也都自觉地把跪着的美腿微分,让两穴都可以全部被后边的人看到。

叶星辰把卧室的大吊灯开的通亮后,不知道为什么,一转身又跑回客厅。

「妈……那家伙怎么出去了?」

「我也不知道呢!他……他坏点子特多。」

婉蓉知道反正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那我们就这么噘着屁股等他吗?,好丢人呀!不然我们先起来,他回来再说,好不好?」昕妍不敢自作主张。

结果,昕妍问完等了半天,她妈什么都没说,反而好像还把屁股翘得比刚才还高了。

「哼!你就……就向着他吧!」昕妍头一埋,就这样母女俩跪在床边,噘着屁股等着叶星辰。

片刻后,叶星辰拿了个小竹椅跑回卧室。

「哎呀!不错嘛?一直噘着没偷懒,我好不容易在阳台才找到一个高度合适的椅子,坐着看,腰就不疼了!」

这椅子的高度还正合适,叶星辰坐在床边,眼睛的高度刚好就对着母女俩的屁股。

两个美穴,两个屁眼儿都近在眼前。

「你讨厌,还搬凳子,你当是看电影吗?」

「就是,老公,你也太过分了!」婉蓉带头抗议,昕妍也随之附和。

叶星辰坐在小竹椅上,灯光下泛着水光的美穴近在咫尺,甚至连阴唇上的皮肤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听到母女俩抗议,有些扫兴,一抬手先在婉蓉的屄上拍了一巴掌。

「呀!你又打我的……」婉蓉因为女儿在旁边,「屄」字没说出口。

「狗项圈是谁买的?」叶星辰打完就问。

「我……我……」婉蓉答道。

叶星辰反手又在昕妍屄上拍了一下,问道,「那又是谁给你们戴上的?」

「我们自己戴的……老公,别打我了!」昕妍的屄还是第一次被扇,羞得不敢抬头。

「是谁说关上门就愿意当我的母狗?」叶星辰又问。

「我……」母女俩一起回答。

「狗绳又是谁交到我手上的?」

「我……」

「既然都是你们,现在又扭扭捏捏,不情不愿的,就这样,还说什么要让我断了对其他女人的念想,一点儿诚意都没有。珊珊还学狗叫呢!我让你们学狗叫了吗?」

婉蓉没想到戴上狗绳后,还有这么多复杂的程序,用惊讶地眼神询问旁边的女儿。

昕妍没听珊珊说过她要学狗叫的事,但想来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只好朝妈妈点点头,表示认可老公的话。

「星辰,你别生气了,随你玩儿好了!」婉蓉只好语气放软,又和女儿一起摇了摇大屁股,请男人继续。

叶星辰一看,阴谋得逞。反而得寸进尺,「刚才在客厅就说随我玩儿,现在又说,不相信了,扫兴了,睡觉吧!」

「啊?」母女俩噘着屁股都没讨到好,婉蓉赶紧说,「星辰,都这样了……你开心就好,我们真的听话了。」

「真的?那你们母女现在是什么?」

「我们是……是母狗!」昕妍抢答道,她想主动点儿讨好老公,这毕竟是自己的事。

「谁的母狗?」

「你的,你的,我们都是你的母狗,可以了吧?」

叶星辰这才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抚摸着母女俩的白屁股说道,「这还差不多,你们都把屄掰开,我要看看谁的屄发骚了?」

这下母女俩都乖了,再也没有不情愿的气氛,两人把手从胯下伸过来,两指按住肉嘟嘟的阴唇,朝两侧一分,露出里面的嫩嫩的穴肉。

「这才乖嘛?蓉姐,你来回答我,你们现在是在干什么?」

「我们……请你看看我们母女的屄,哪个比较骚?」婉蓉答道。

昕妍眉头一皱,又觉得自己老公点名让她妈回答,是照顾自己的面子,其实她想多了,因为叶星辰马上就又点了她来回答问题。

「昕妍,你说,你的屄里这么多水,是啥时候流的。」

「我……哼……我吃饭的时候就……就发骚了……呜……丢死人了。」

昕妍一负气,干脆实话实说。

「你呢?蓉姐,你不会也是吃饭的时候就想着要挨肏了吧?」

「我……我也是呢!」这些回答显然让叶星辰十分满意,他一探头,一口亲住了昕妍穴里的粉肉,舌头伸进去舔着里面的淫水。

「啊啊……老公……嗯嗯!我好舒服……啊啊」叶星辰发现自己老婆的身体和一个月前相比,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是用舌头舔一下小穴,昕妍就浑身颤抖,爽得浪叫。

「好!我现在要看看到底谁最爱我,最想要我的鸡巴!你们一起手淫给我看,谁先高潮,我今晚就肏谁,这样最公平不过了。」

婉蓉噘着屁股,听到如此的要求,已经开始后悔今天扮母狗讨他欢心了。

可已经这样了,难不成半途而废?「蓉姐,你可是慢了!」

「什么?」婉蓉被提醒,一转脸才看到昕妍已经闭着眼睛,投入地开始手淫,呼吸已经急促起来了。

昕妍之所以这次没有等待妈妈的行动,是因为她刚才已经被舔地情欲焚身,阴道里淫水不停地流出,她这会儿早已忘记羞耻,只想着高潮的快感和肉棒的肏弄。

婉蓉的身体其实比昕妍更容易高潮,她手淫的经验技巧也更丰富。

只是羞于和女儿争男人的肉棒,才失了先机。

既然女儿现在已经开始了,婉蓉随后也伸手在穴口沾了些淫水,按住了自己敏感的阴蒂,开始轻轻磨着。

不一会儿,母女俩的淫水就大量流出,打湿了她们黑亮的阴毛,喘气声也越来越大了。

叶星辰的肉棒在裤子里已经有些胀痛了,他看着眼前母女一起手淫的景色,更无法忍耐,一下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对着母女俩,自己撸着肉棒。

「你们母女回头看着我!」婉蓉和昕妍的手淫已入佳境,听到招呼,同时用香肩支撑身体,一回过头来就看见男人的粗大阳具朝她们耀武扬威,母女俩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淫欲的渴望,眼睛再也离不开那根儿大鸡巴。

「哪条母狗想要大鸡巴!快说……」叶星辰撸着肉棒,看着眼前的情景,两眼都发红了。

「我……我要……」昕妍还是第一次这么渴望插入,其中也有这种3p乱伦的刺激因素助推。

「我也要……肏我吧!」婉蓉本来只是想让叶星辰满意,谁知她的身体总是那么不听话,为了先达到高潮,竟然放弃按摩阴蒂,手指插进阴道里,抠着自己的g点,竟然后来居上,眼看就要高潮了,也争着要鸡巴。

叶星辰肉棒胀得比平时更加粗长,看个两只流着淫水的美鲍,拉着狗绳喊道,「哪条母狗先高潮,我就给她插进去。」

由于昕妍刚才已经被叶星辰的舌头舔弄了许久,男人话音刚落,竟是昕妍先叫了起来,噘着屁股浑身颤抖着。

「啊啊……我……我先了……给我……肏我呀?」叶星辰说到做到,扶着粗大的肉棒,对准昕妍湿淋淋的穴口,狠狠一插到底,正在高潮的美穴,被勐然充实,一下子紧紧地吸住肉棒颤抖,爽得男人也浑身一震。

「嘶……这只屄每次都想要吸死我!爽……」昕妍夹着肉棒足足高潮了两分钟才缓缓停下。

在昕妍高潮的时间,叶星辰一边缓缓地抽插着,还残忍地把旁边婉蓉的手拉开,不让她继续手淫。

婉蓉急得扭着大屁股,马上就要高潮的肉体极度地不满,可惜她的穴口已经被叶星辰的大手完全盖住,没留一丝缝隙。

「蓉姐,你输了。」

「呜……你讨厌……你欺负人……」婉蓉扭着屁股,高潮的快感却越来越远了。

「过来亲我一下。」

婉蓉虽然高潮被打断,但她觉得只要男人还在,她乖乖地听话,总会轮到的。

所以赶紧起来抱着叶星辰就送上舌吻。

「唔唔……滋滋……」婉蓉的吻其实就算不上吻,她更像是在用舌头伴着口水清洗男人的口腔,吸食男人的口水,她现在就像一头发情的母兽。

叶星辰一边慢慢肏着昕妍,让她缓缓恢复。

另一边把口水喂给婉蓉喝,手也开始慢慢地安慰着婉蓉的阴唇。

「唔……星辰……里面……抠里面,嗯嗯……我要……」婉蓉扶着叶星辰的手,想让他往里面深入些,急得小腹朝前乱拱。

噘着屁股挨肏的昕妍,高潮退却,被粗大的肉棒填满了阴道,子宫也被龟头轻轻地磨着,又渐渐地进入了情欲状态,开始轻叫着,屁股也朝后送着,让龟头撞得更重一些。

「啊啊……鸡巴好粗……用力肏……好舒服……嗯嗯……肏我!」这一叫可急坏了婉蓉,她停下了亲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星辰的大肉棒,咽着口水,听着女儿的淫叫声,她再也忍不住了,趴在男人耳边轻道,「星辰,你肏完我女儿就肏我好不好?求你了,那个协议就算了,好不好?别折磨我了!」

「不行,君子一言,绝不作废,答应你的事必须做到。」

叶星辰说完,开始狠狠地加速肏弄,插得昕妍美穴里的嫩肉直翻,带出淫水后「吧唧吧唧」响着。

婉蓉想排队挨肏的提议被残忍拒绝,但情欲焚身,看着男人的大肉棒还是不死心。

又请求道,「我都这样了,你摸摸我的屄,我好难受,一会儿就肏我吧,肏我屁眼儿也行!」

「这样呀!蓉姐,一会儿我让你高潮就行了。」

婉蓉听到这样的回答,也不知如何是好,男人说的模棱两可,只能又乖乖地让他揉奶摸屄,弄得自己还是不上不下。

昕妍的叫声越来越大,被肏地服服帖帖,正在慢慢地准备第二次高潮,却感到阴道里一阵空虚,肉棒抽了出去。

叶星辰翻身躺在床上,抱着昕妍趴在自己身上,嘴上却指挥着婉蓉,「蓉姐,吃呀!」叶星辰抱着昕妍,含着奶头,一阵舔吸,他躺着吃奶看不见婉蓉,只感到自己的肉棒已经被温热的口腔包裹撸动,舌尖还在不地挑逗龟头。

婉蓉讨好地舔着肉棒,昕妍流在上面的骚水儿都被她吃进嘴里。

叶星辰的屁股一抬。

他这个动作婉蓉再熟悉不过了,红唇轻吻了一口男人的屁眼儿,开始毒龙钻。

「昕妍,你可以开始了。」

叶星辰松开昕妍的大奶子,让她骑乘位坐在自己肉棒上。

由于这个动作昕妍只试过一次,握着肉棒却急得找不到角度插入,反而磨在她阴蒂上一阵麻痒,大屁股更是慌得乱扭。

婉蓉舔着男人的屁眼儿,抬头看着女儿的嫩穴,近在眼前,里面还在挤出股股的淫水,肉棒却急忙对不准,插不进去。

「笨死了!」婉蓉骂了一句,抬手抢过肉棒,对准昕妍的穴口。

「好了……昕妍……你……你可以坐了。」

昕妍穴里痒痒的,妈妈帮她瞄准,虽然不好意思,但情欲催促下,先插进来再说。

白屁股朝下一坐,就急不可耐的一插到底。

「啊啊……好深……嗯……舒服」婉蓉又近距离观看肏屄,自己又想要,又委屈,还不敢发火,因为她还期待叶星辰刚才答应给她的高潮。

「蓉姐,过来呀!看你女儿看上瘾了吗?」婉蓉被说破,急忙爬上男人的胸膛,这个角度,看不到男女的交合处,却可以看见女儿摇着奶子骑马的样子。

婉蓉急得趴在叶星辰耳朵上亲吻讨好,「你刚答应的呢?我难受……也想要你肏。」

「我的鸡巴每天只肏一个屄,这是你提出的协议,不过……还有这里,来吧!蓉姐。」

叶星辰说完一伸舌头。

婉蓉虽然更需要粗大肉棒的插入,但是男人的舌头舔出的快感,曾经最早打开了自己肉体的秘密。

那种舒服的感觉算起来也好久没有享受过了。

婉蓉急得翻身上马,跨坐在男人脸上,刚想把自己的肉缝喂在男人的舌头上,大屁股就被一拍,「蓉姐,转过去,和昕妍面对面!」

「讨厌……你欺负人,」叶星辰的脸一歪,送到嘴边的嫩屄也闭嘴不舔。

婉蓉没办法,只能扭着屁股转过身,和自己女儿面对面跨坐在男人身上。

听话的结果就是自己的阴蒂马上被吸住挑逗。

婉蓉爽得一哆嗦,身体向前一趴,双手也本能地为了保持平衡随手一扶,正好抓住昕妍跳动的双乳,手感极好。

「呀!妈……你抓我奶干嘛,不要……」

「对不起……啊啊……都是他吸我了,」母女俩一对视,俏脸都是羞得通红,女儿屄里插着肉棒,妈妈屄里有热滑的舌头。

爽得母女俩顾不得羞愧,矜持片刻后,就又开始晃动着奶子,淫叫起来。

「啊啊……别吸那么用力……嗯……好舒服。」

「大鸡巴好硬……啊啊……插死我了。」

母女俩四乳相对,上下翻飞。

胯下淫水像开了闸一样,这种母女面对面性交的刺激,让婉蓉和昕妍爽得头皮发麻,阴道里都是如触电一般酥麻。

叶星辰掰着婉蓉的大屁股舔着她肉屄,手指抠着屁眼儿玩弄,鸡巴又被昕妍的紧致阴道吸着套弄,他感觉精关已经难受。

「你们母女俩要一起高潮,不然的话,我就牵你们进电梯熘熘,哈哈!」

婉蓉知道自己家是一梯一户的房型,这二货玩急了也许真敢牵着她们出去熘。吓得赶忙两指掰着自己的屄,把阴蒂朝男人嘴里狠送,「啊啊……吸住舔我的……」同时又抬头询问女儿,「昕妍,你……你还要多久?」

「妈~我……我随时都可以……啊啊……老公……老公射进来吧……」

「你们母女快互相摸奶,我就射了!」

「好……我摸……啊啊」昕妍答道。

母女俩的肉体已近崩溃,根本顾不得羞耻,开始互相揉着对方的奶子。

「老公,我们已经听话了……啊啊,我和妈妈在互相摸奶……你满意了,就射进来吧……我……要高潮了……妈……老公……」昕妍从没有这么爽,这么放肆过,感到穴里的肉棒一热,子宫紧接着被浓精浇灌,浑身颤抖不止,开始了生命中最强烈的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这次不一样……我要死了……啊啊啊……不行……受不了了。」

这种角度的插弄,高潮时龟头又狠狠地刮着g点,昕妍从没经历过,身体再也无法承受,只能勐地抬起屁股,拔出肉棒,挺着小腹向前缓解亢奋,人生中的第一股潮吹对着妈妈就泄了出去,婉蓉此时屁眼儿被指甲狠狠一扣抠,阴蒂已经被舔地红红翘起,浑身一抖,也抬起小腹,开始高潮喷射。

「啊啊啊……我也来了……呜呜呜呜……妈妈和你一起了……」母女俩都是单手撑着床,另一只手分开阴唇,亮出骚屄,互相对着喷射,「妈……妈你躲开……我好舒服……这次好舒服……」

「昕妍……我……我也是……啊啊啊……爽死我了!」昕妍连喷了了五六下,最后一下无力地浇在婉蓉的穴口。

婉蓉更为敏感,本来就抖动着身体停不下来,被女儿的潮水一激,心里感觉不好,「呜……我……要……呜呜呜呜。」

婉蓉尿道口又和往常一样,只要刺激过头儿了,就忍不住尿关。

她又不想对着女儿尿,腿软的也翻不起身,只好收回小腹,却苦了下边的叶星辰。

一泡热尿打在叶星辰的下巴上,顺着脖子流下。

「呜呜呜呜……我……我爽尿了……星辰……呜呜……对不起……对不起……我动不了……呜呜。」

婉蓉哭着,尿着,虽然量不大,但也浇湿了男人的下巴和脖子。

半个小时后,婉蓉穿着睡衣,一个人噘着嘴从储物间抱来了新的床单被罩,给女儿的床换上新的。

然后来到浴室门口,思索片刻,还是主动推开了门。

夫妻俩正在浴缸里洗着鸳鸯浴,昕妍趴在叶星辰怀里,把奶子压在男人胸膛撒娇,看到妈妈进来了,只是稍作收敛,却也没有了最初母女同床时的羞臊难堪。

「我……我已经把床单被罩都换好了,刚才都怪我不好……」婉蓉万分歉意,女人爽得潮吹可以理解,但快乐到尿人家夫妻一床,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妈……我刚才就说了,我一会儿去换,你非要去,谁怪你了?」昕妍安慰着妈妈,她今天也是第一次潮吹,总算体会到了性快乐的极限,刚还在被老公取笑着。

「是啊!蓉姐,快来一起洗吧!」叶星辰邀请婉蓉入浴,却也不想想,这里不是他在汉唐苑的别墅里的浴池,十个人进去一起洗都没问题。

林湖苑虽是高档洋房社区,但这小浴缸两个人进去都有些紧张,哪里有空间让他怀拥母女俩一起洗澡。

婉蓉穿着睡衣傻傻地站在浴缸前,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昕妍心想,「这是啥意思?赶我走呀?」这小人妻的确有些不情愿,但又看妈妈刚才那歉意的表情,为了让她不要在自责尿床的事,昕妍还是决定让出位置。

「妈……你进来洗吧!」昕妍说完站起身,美人出浴,站在浴缸里更显修长性感,双峰高耸,圆股挺翘,水顺着s型的身段流下,汇集在黑亮的一撮阴毛上滴落,看的叶星辰这个色狼恨不能张嘴去接。

婉蓉本想如果实在没有地方,自己就去旁边淋浴一下就好了,但女儿已经裹着浴巾出去了,并且关门时还朝她调皮一笑。

自己只好也脱得精光,顿时性感的肉光四射,跨进浴缸,温柔地趴在叶星辰胸口,母女俩的姿势竟出奇地一致。

叶星辰刚帮昕妍洗完奶子,这会儿又送来一对更大的,高兴地抓住就揉了起来。

「蓉姐,我给你洗洗奶,哈哈!」婉蓉并没有反对,而是把她e罩杯的大白奶挺的更高,让男人搓揉。

「星辰,对不起……我刚才……刚才尿你脸上了,我忍不住了。」

婉蓉越说越委屈,那毕竟是尿,不是自己潮吹的淫水。

叶星辰一看婉蓉还真把这当回事儿了,赶紧松开揉奶的手,把婉蓉轻轻搂在怀里,说道,「傻瓜蓉姐,我愿意得很呢,你尿完了没?不行的话,你现在再往我身上尿,干脆尿我嘴里吧!蓉姐的尿我喜欢,根本不会嫌弃。」

叶星辰说完,还作势把嘴一张,好像是等着婉蓉往他嘴里尿尿一样。

「讨厌死了,谁要朝你嘴里尿,快合上吧!傻样子!」

「嘿嘿!蓉姐的尿也是香的,我愿意,谁管得着?」

「星辰,你……你真的那么喜欢我?一点儿都不嫌弃我吗?」

「当然了,你是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你和昕妍都是我的家人,我要一辈子呵护你们,直到……直到我死了都不会改变。」

婉蓉看他说的认真,心里暖哄哄的,眼泪差点儿都被感动出来了。

只好把男人抱的更紧些,温柔道,「幸好……幸好你爱我,谢谢你呢!」

「蓉姐,这浴缸太小了,你都把昕妍挤出去了。过几天咱们就搬到我家去,那里的浴缸大,咱们可以一起边泡澡,边看星星呢!」

「那这里的房子呢?」婉蓉问道。

「这里让你爸你妈住,我把你们老家宅基地的设计图纸已经给建筑公司,二百万的预算,我要给你爸妈在村里盖别墅。马上就开工。」

婉蓉在叶星辰怀里一愣,一时根本没反应过来。

「什么?你说什么?我爸妈?宅基地?」

「是啊!让他们也好好享享福,养老用呀!你们老家不是富平县康庄的吗?」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婉蓉惊的从叶星辰怀里挣脱出来,眼睛睁得老大,一脸的疑惑。

「哈哈!那你别管了,这世上哪有什么秘密,下个礼拜吧!到时你接二老过来住,我请人伺候他们,直到老家的别墅盖好再回去。」

婉蓉的父母退休后就搬回了老家居住,老家的宅基地已经有些破旧,又由于婉蓉工作太忙,一年才回去一次,她无暇照顾父母,每每想起,都感到自己身为独女,却不能尽孝而万分羞愧。

难怪前几天父母还打来电话,说昨天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绕着家里的宅基地转悠,有些担心。

现在婉蓉全明白了,这几个人肯定是给她家的庄子量面积,最后要设计出建筑图纸。

「你……你太有心了……呜呜呜呜……我该怎么报答你……呜,谢谢你……我好爱你!」婉蓉在浴缸里抱着叶星辰感动地抽泣,父母的问题是她人生的一个大遗憾,自己无能为力,却被叶星辰闷不吭声地偷偷解决掉了。

「傻瓜!咱们是一家人,我占了二老两个心头肉,养老送终自然是我的事。」

「你还好意思说呢!讨厌……」婉蓉开心地挺着奶在男人怀里乱拱。

「蓉姐,所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对他们好,报答她们。反之,所有伤害你的人,我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后悔一辈子!哈哈!我叶星辰说到做到。」

「那……那我一个女人家,以后要怎么报答你对我的好呢?我……身上能让你弄的地方都让你弄了,还能怎么让你开心,你告诉我,好不好?」婉蓉的温柔能融化了任何男人的心。

叶星辰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又一本正经地说,「怎么报答我?蓉姐明天不许再输给昕妍,我明天想肏你。」

婉蓉知道男人是故意找着情趣玩她们母女。

不然他想肏哪个,扶着屁股插进去就行了,根本不用什么手淫比赛。

识趣的女人就是那么可爱,婉蓉羞羞地一笑,趴在叶星辰耳边轻道,「其实今天……我是让她的,明天……我……我肯定能抢到你的大鸡巴!你开心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