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刘雁儿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刘雁儿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我和岳母 我和岳母

    岳母穿着和我一样的内裤,岳母圆润的臀部被妈咪裤刚好的包裹着,不像那些中老年妇女穿的内裤松松垮垮的,难看死了,圆润的屁股看上去很性感,一点毛毛都没有露出来,阴部微微的隆起,我有点头晕了。  岳母用手抚摸着我的内裤,又把手衬到内裤里看,微微的透明,本来穿着岳母买的内裤,已经很兴奋,小鸡鸡已经硬硬的,加上岳母的手的接触,那东西就更硬了,我感觉到岳母的手在有意无意的接触我的鸡鸡,我感觉到岳母的想法,但那时我的岳母啊。

    刘雁儿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和岳母》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和岳母》,是作者刘雁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岳母穿着和我一样的内裤,岳母圆润的臀部被妈咪裤刚好的包裹着,不像那些中老年妇女穿的内裤松松垮垮的,难看死了,圆润的屁股看上去很性感,一点毛毛都没有露出来,阴部微微的隆起,我有点头晕了。  岳母用手抚摸着我的内裤,又把手衬到内裤里看,微微的透明,本来穿着岳母买的内裤,已经很兴奋,小鸡鸡已经硬硬的,加上岳母的手的接触,那东西就更硬了,我感觉到岳母的手在有意无意的接触我的鸡鸡,我感觉到岳母的想法,但那时我的岳母啊。

《我和岳母》 第四十五章:终成好事 免费试读

和岳母在外面风流完回到家,刚好又碰到女王生日和狂欢节,就在澳洲待多了一个星期,陪女儿到处玩玩,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从澳洲回来,在机场居然碰到了哪三个穷游澳洲的退休女人,四个人像久别的亲人一样高兴,旅途的相识其魅力是不可言喻的。

王芳还拉开裙子小声给我说:「雁子,我现在穿的就是你的内裤,超性感哦。」

四个人约好下次聚会的时间,然后就各奔前程了。

进到家门,艳芳刚好也要到外面去买菜,抱着小湘雁也不方便,我就说到:「艳芳,你把孩子放下,自己空着手上街,我看孩子。」

艳芳说道:「阿雁,我把湘雁放到里屋的小床上,你在卫生间洗澡,现在小傢伙会滚会趴了,旁边没有人不敢放大床上了,你一边洗,一边听着湘雁的声响。」

按规矩打开卫生间的门,一边洗澡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小床上儿子的声响,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洗一个热水澡是最好的享受。

洗完澡抱着小湘雁在厅里玩,过一会艳芳就回来了,艳芳放下菜说:「阿雁,坐那么久飞机骨头架子都快散啦,抱着小傢伙累啊,放到床上不好吗?小傢伙是看着长重呢。」

伸出一个手摸摸艳芳的乳房说:「哪要归功你的奶水好。」

艳芳羞羞的说:「那里,还要说奶奶寄来的澳洲奶粉好,要不是人家为啥一定要吃进口奶粉啊。」

艳芳接过湘雁一起进屋放到床上,艳芳把外出买菜的衣服脱了,准备换上家里的睡衣。

小傢伙见不抱他了,就呀呀的哭起来,艳芳顾不得没穿睡衣就弯腰逗着小湘雁。

我看艳芳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全透明的内裤,就像商家广告里说的:「连裆部都是透明的哦!」

宽宽松松的,不是她自己的,肯定是我的哪一件。

有时候朦朦胧胧的美和神秘,比毫无遮掩的摆在面前要吸引人的眼球和思想。

我摸着哪圆润的屁股说到:「艳芳,你不是反感我穿女内裤吗?怎么还穿起我的内裤起来?」

艳芳一边逗着儿子一边说:「这条内裤宽松凉快,大热天的穿那些紧身内裤不热吗?再说啦,老公不在身边,穿老公的内裤也是一种心灵的慰藉,思念啊。」

隔着内裤我摸着艳芳的下面,艳芳乾脆把腿岔开些翘着屁股由着我玩弄着。

过了一会艳芳说:「阿雁,现在还没有睡觉呢,你把我弄的兴奋了我可要的哦。」

我笑着说:「艳芳,你现在变了很多了,开始对这些事情不抗拒了,穿的内裤都娇媚啦。」

艳芳转过身搂着我说:「老公,跟你学的,受你感化啦。再说要是老公的内裤比我的内裤还漂亮哪成何体统?我肯定要穿的比老公的内裤还性感。」

这边刚温存一下,那边小湘雁就不干了,哇哇的哭起来,艳芳羞怒的说到:「真是小冤家,人家老公刚回来,你妈才温存一下你就吃醋,我真是前辈子欠你的么?」

我笑着说:「看来现在不是时候,人家抗议咱们了。」

两个人合作做饭,艳芳还倒了一杯红酒,我说道:「你还喂奶呢。」

艳芳说到:「现在小湘雁大部分都喝的奶奶寄来的奶粉了,再说就算到乳汁哪一点点红酒也让小傢伙尝尝啦。」

艳芳从来不喝酒的,这次喝了一点就红的像个关公似的,收拾完碗筷,艳芳一手抱着小湘雁,一手拉着我往里屋走。

我笑眯眯的说:「小傢伙还没有睡呢,你急什么?」

艳芳不知道是喝酒红的脸还是羞红的脸说道:「就让他在旁边看看吗,性教育从孩子抓起啊。」

艳芳把孩子放在大床的旁边,脱了外衣躺在中间望着我,我没有动,就站在床边陌陌的看着她。

艳芳见我不动就说到:「干啥?一个光溜溜的女人躺在眼前就不动心?」

我戏弄的说到:「那是光溜溜的,不还戴着文胸和穿着内裤的吗?」

艳芳撇了一下嘴说:「剩下的衣服肯定是留给老公脱的啦。」

我一边挑逗的说着,一边爬到床上:「哪老公我的衣服肯定是老婆帮我脱的了。」

艳芳一件一件的慢慢脱去我的衣服,揉揉的抚摸着我的鸡娃子,她没有像岳母和阿慧那样,亲吻我的茎茎,始终在心理对男性的这东西有一种受过伤害的印记。

我把她最后的内衣脱了,她第一次这么近光光的在我面前,我躺下让她骑在我的上面,这样对於一个受过伤害的女人来说,以前被伤害时都是被迫被男人压在身下,强迫经历那些创伤,现在让她骑在男人的身上,在心理上是一种转变。

艳芳似乎有些不适应这种主动,有些不自在。

我托着她的屁股,让她骑在我的脸上,她的整块自留地就贴在我的嘴上,女人下面特有的味道就充斥在我的嘴边,我吸吮着哪股泉眼。

艳芳呻吟道:「阿雁,哪里髒髒的,怎么可以用嘴亲的,你还是亲我的乳房和嘴啦。」

我没有出声,也无法出声,艳芳下面的两片嘴唇已经和我亲吻在了一起。阿慧和岳母每次爱爱前都会洗一洗下面,所以那股女性的味道没有那么强烈,艳芳可能没有主动给人亲吻下面的经历,所以也没有可以去洗哪个地方,但这恰恰留给了我这种没有沐浴液的女性味道。

艳芳的泉眼开始流出泉水了,她的呻吟也开始越来越大声,我改让她骑在我的下面,让她把我的茎茎插到她的泉眼里去,她笨拙的弄着,她说:「老公,还是我在下面吧,好难弄滴。」

我笑着说:「老婆,就是要你主导爱爱啊。」

艳芳望着我说:「阿雁,你叫我老婆啦。」

一边说着,吥叽一声,我的鸡脖子就捅进了那个泉眼,艳芳随即也啊了一声。

艳芳左右摆动着屁股,我附着她的屁股说到:「老婆,你把屁股上上下下的抽动,这样会兴奋好多。」

艳芳按我说的上上下下的抽动起来,但一下又把屁股抬的过高,鸡脖子又跑了出来,一下子又压在了我的茎茎上,不过好快就掌握了。泉眼里发出的叽叽声和两块自留地碰在一起的啪啪声交回在一起,又参合着艳芳的呻吟声,那是多么美妙的旋律啊。

旁边的小湘雁居然没有吵闹,溜溜着眼睛看着我们俩在那里水乳交融的玩弄着。

艳芳对着小湘雁说:「以后长大了,别学你爸爸那样有几个女人啊,要自此至终一个。」

我一边配合着艳芳的动作,一边喘着气说:「孩子,你爸也是碰到天时地利人和了,要不是哪有那么好命。」

正说着呢,就感到艳芳的泉眼里一阵阵的收缩,我的茎茎也被挤压的兴奋起来,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第一次居然可以配合的如此境界。

搂着艳芳过了好久,一直到旁边的小湘雁呀呀的叫了,才记得孩子就在身旁。

艳芳深深的吻了我一下说:「老公,我第一次尝到爱爱的滋味,这以前哪都是灾难,明天我还要!」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