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佚名的小说 作者佚名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大唐淫游记 大唐淫游记

    当我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沙滩中。时正夜深,凉风轻送,悄悄的卷起一些小沙粒滑过我的脚趾缝,痒痒的很是舒服。  嗯!等等……脚趾缝?我的鞋子呢?原来,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套古代的粗布长衣,但没有鞋子。哈,软体娃娃那傢伙还算照顾周到。  这里到底是哪里呢?我仔细回想小说中的情节,啊!难道是……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大唐淫游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大唐淫游记》,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我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沙滩中。时正夜深,凉风轻送,悄悄的卷起一些小沙粒滑过我的脚趾缝,痒痒的很是舒服。  嗯!等等……脚趾缝?我的鞋子呢?原来,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套古代的粗布长衣,但没有鞋子。哈,软体娃娃那傢伙还算照顾周到。  这里到底是哪里呢?我仔细回想小说中的情节,啊!难道是……

《大唐淫游记》 十四:洛阳之行 免费试读

用了近十天的时间,终于来到洛阳了。迎着中午火辣的骄阳,我和三女坐在华美的马车里慢慢向南城门驶去,后面则还跟着十数个牧场的人。

此时此刻,我的心中正被某种磅礴与博大所充溢着。在这跨越千年的历史名城的面前,人是显得多么的渺小,多么的浅薄。东都洛阳,它与西面的长安相互辉映,是中华大地历史上最耀眼的两颗明珠,时刻都发生着激动人心的故事,多少的豪情,多少的创伤,多少的辉煌,多少的落寞。

看它的城墙,高耸雄奇的墙壁无疑已经是翻新过无数次了,虽然还是有着岁月风霜的痕迹,但三国时董卓所遗留的硝烟味儿现在只怕是嗅不着了。其实心中一直在奇怪为何喜好历史的黄易不写三国,难道是因为《三国演义》的珠玉在前让他倍感压力吗?

洛阳城规模博大,即使是南门也开有三门,型制很是魁宏。而这时大批的士兵早已在城门口列队准备迎接我们的到来了。

人家来迎接你你总得下车客套一两句,但问题来了。我心知肚明王世充这么大的阵仗其实是看在秀珣与琬晶的面上的,而对我只怕没什么兴趣,不由得心中有点忐忑。

善解人意的秀珣似乎察觉到我的心思,虽然她那丰满挺拔的酥胸还被我肆意的揉弄着,但也勉强的道:“啊……好夫君……你先别使坏……啊……”

当我那搁在她衣服里的大手停下后,她的语调正常了:“你是我们的相公,所谓出嫁从夫,我们三姐妹自然听你调度,有事时你代表我们出面就是了。”

我感激的亲了她一下,这时马车恰好已经驶到城门前,我便笑别三女下了马车,准备交代几句场面话。

对面领头的是个似乎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国字口面,浓眉大眼,身体壮实,脸上总带着些真诚的味儿,让人心生好感。

他上前一步,抱拳道:“在下王玄恕,奉尚书之命特来迎接李公子与三位夫人。”

王玄恕?不就正是王世充的二子吗?看他绝口不提自己乃王世充之子不禁让我顿生结交之心,现实中不少人与人交谈时首先介绍的不是自己,而是介绍自己的老爸。相比而言王玄恕可说是相当的谦逊了。

我和他客套几句后,他道:“尚书已经在洛阳最有名的董家酒楼订了房间,请各位先住下,过些时候荣大老板会替各位接风洗尘。”

在他的领路下,我们一行人来到了董家酒楼。这座酒楼楼高四层,整体而言并不能算很富丽堂皇,但质朴而不寒酸,雅致而不奢华,给人的感觉甚是高雅脱俗。最让人欣赏的地方是横贯洛阳城的洛水河便在酒楼的旁边流过,坐在楼上便能全览沿江美景,换句现代卖楼的术语便是拥有着无敌海景……

楼的规模在这个时代应该算是相当大了,分前楼后楼,前楼是做酒席生意,后楼则是清幽洁净的厢房。我们被安排入住三楼,半层楼的十多个房间都安排给我们了,随便我们自由分配。最妙的是最大的那个客房放着一张大床,虽然没有牧场家里的那张那么夸张,却也足够睡四个人了,看来是特意准备的。三女看得面红耳赤,而我自然是心情大乐。

我和三女自然拣了最大那个客房,反正婚礼都举行了,住在一起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其余较小的房间便任由从牧场跟来的人自己选择了。

或许晚上便要出席洗尘的宴会了,三女都凑到铜镜前梳妆打扮,不时讨论一下应该用哪种水粉会比较适合,看着娇俏可人的三位娇妻,融融的家园之乐确实让我大感陶醉。

现在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三女似乎在客栈里呆得有点闷了,便叽叽喳喳的商议了一会,最后得出一个出去逛街的结论……果然……只要是女人,无论是什么女人,对于逛街购物这样无聊的行为都是天生就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在男人的角度,一般而言与女人呆在床上会比呆在商场里快活得多,也实惠得多……当然,如果与你躺在一起的是鸡则例外……

三女硬拖着我再带上五、六个下人便“冲”到洛阳的集市里,无可否认洛阳这样的大城连市集也是多姿多彩,店铺林立,各种中外商品琳琅满目。只是可惜没有烟卖,让我在一旁等得百无聊赖时连抽闷烟的权利都没有……

看着她们三个像是久旱逢甘露似的在饰品店里疯狂采购,我实在是闷得受不了了,偷偷的溜了开去,打算四处看看。

走了几步,居然发现了一间专卖奇技淫巧的小店!哇!这不就等于古代的性用品专门店吗!虽然说这时代胡风西来,但实在想不到在这样的古城里会有这样开放的玩意。顿时色心大起,里面是否有那种传说中的木制双头淫具呢?有的话一定得买上一根,回去教导三女为我表演一下同性恋。

刚走进去,让我更吃惊的事情出现了,里面居然走出来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单身的年轻女郎!只可惜她的脸上蒙着轻纱,看不清样子,但身材却是丰满火热,那物件要裂衣而出的大奶子一点不比秀珣差。

她也立刻看见了我,凤目立刻闪过异彩,突然问道:“如果妾身没猜错,先生一定就是李少杰公子,是吗?”

我呆了一下,然后点点头道:“是的,敢问姑娘是谁,为何会得知不才之名呢?”

她像是小女孩似的啪了一下手,喜道:“果然是你,太好了!我正想找公子呢!这里人多耳杂,李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晕,难道是艳遇吗?我的心被眼前这身材丰满的蒙面女子弄得痒痒的,连忙道:“这个自然没问题,有劳姑娘带路。”

她领着我来到附近的一家茶馆,这间茶馆有一个个的双人套间,格局就像是现代餐厅的情侣卡座,更妙的是每个套间都围着簾幕,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我们坐定,随便叫了壶茶,她便放下了簾幕并叫夥计不用再来招呼了。与这神秘的女子独处一室,让我也大感好奇与刺激。

随后她慢慢的把面纱解了下来,一张艳若桃李的俏脸便呈现在我的面前了。她绝对是那种男人一看见便立刻能联想起一张床的女子,细长的娥眉下是水汪汪的凤目,瓜子脸上总是带着一抹诱人的桃红,嫣红的小嘴很是丰润,更特别是她那宜嗔宜喜的娇靥总挂着庸懒而又性感的神情,让人立刻生出一种抱着她睡觉的冲动。

单以容貌而论,她或许还比不上我的三位娇妻,但却多了一种媚在骨子里的动人风情,加上那丰满迷人的性感身段,绝对会是大唐里有名有姓的美女!她是谁呢?

就在我猜度之时,她对我狐媚一笑,用性感而低沉的迷人声音自我介绍道:“妾身乃荣姣姣,十分感谢公子远道而来为我父亲祝寿。没想到会在街上碰到李公子呢,公子长得真俊。嘻嘻!”

怪不得!原来是洛阳双艳之一的荣姣姣,从小说上得知她名义上是洛阳首富荣凤祥之女,但实际身份却是波斯什么大明尊教在中原的卧底。想到在小说中她可是个相当滥交的美女,连安隆这样体重超过一百五十公斤的大胖子都与她有一腿呢。难道她看上我了!虽然说上她不会吃亏,但倒有点担心像她这样滥交的女子会有性病……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问道:“原来是荣大老板的宝贝千金,未知姑娘找在下有何贵干呢?”

荣姣姣认真的打量着我,那表情就像是想把我一口吃下去似的,口中则笑眯眯的应道:“因为人家很好奇啊。”

“好奇?”

“嗯,傅君瑜、商秀珣、单琬晶,无论哪一个都是人间绝色,娶到她们任何一个都是男人毕生的梦想,可是公子居然能把她们三个哄得共侍一夫,怎能让姣姣不好奇呢?说实话,公子在江湖中并没有什么名声,到底是凭什么吸引到这样出色的天之娇女呢?”

晕……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她顿了顿,横了我浪荡迷人的一眼,风骚入骨的笑道:“所以嘛,坊间传言都说公子在床上有过人之能,用床上功夫把三女弄得帖帖服服,不知道是这么回事吗?现在不少春宫画都把公子画成男主角,所以姣姣一看见公子便就认得了。嘻嘻!”

她那淫荡迷人的样子诱得我咽了一下口水,这淫妇居然连这么露骨的话都问得出来!靠!实在是他妈的够淫贱!淫贱得我喜欢!

既然她当荡妇,我也无谓装君子了,我也邪笑道:“其实真正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啊,或许等荣小姐试过我床上的功夫后我们再讨论这个吧?”

荣姣姣这浪妇却装出害怕的表情,白了我一眼,娇喘细细的道:“哎呀,公子说这样的话,奴家会……会害怕的……”

边说边把玉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瞟了我淫媚的一眼,用火热的声音继续道:“如果公子不信就摸摸人家的胸口啊,姣姣的心儿砰砰的跳得好厉害呢!”

这样的淫语立刻弄得我鸡巴发硬,这个浪女真是天生会迷惑男人狐狸精!算了!反正这个时代没有世纪绝症爱滋病,照上!

打定主意后我挤到她身旁,装出一脸关切的样子道:“心跳得急可不是好事啊!在下对医道略有研究,就让我帮荣姑娘看看吧!”

说罢,大手就往她那的大奶子捏去。

荣姣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凑到我耳边道:“公子怎么把人家叫得这么生分呀,叫我姣姣就是了……啊!公子……轻一点……”

我用力的揉着她丰满的乳房,只觉得触感十足充满弹力,似乎里面连肚兜都没有,那渐渐发硬的奶头的形象清晰的印在我的虎掌中。这荡妇则全身发软的偎依在我怀里,不时呻吟出声,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我嘿嘿笑道:“姣姣啊,怎么你的奶头越来越硬呢?是不是病了啊?快解开衣服等我这大夫帮你看看。”

荣姣姣露骨的嗯了一声,站起身来,双手齐动,竟当着我的面把全部衣服脱光了。她里面居然真的什么都没有,真空上阵。那充满诱惑力的曼妙裸体就这样暴露在我的眼前了。

我不禁笑骂道:“姣姣你真够淫荡,上街居然连亵衣都不穿,倘若春光外不就吃亏了。”

她嘻嘻一笑,坐到我的大腿上,毫不在乎的道:“女人的身体被看见有什么关系,别人偷看我还会觉得兴奋呢。只要脸不被看见就行了,所以奴家出门总戴着面纱呀!”

晕……这是什么逻辑……

这时她挪了挪屁股,用丰满的股肉摩擦着我本已经发硬的分身,小嘴惹人遐想的嗯了一声,低声笑问道:“怎么奴家觉得公子裤裆里面硬硬的?难道公子也病了?让姣姣帮公子查看一下吧。”

说罢她站起来,竟主动的帮我解开腰带,玉手一下子就潜入我的裤裆中,抓住我粗大的分身。她像是发现了宝藏似的惊喜道:“果然好大!公子你没让姣姣失望呢!”

边说边把我的棒棒掏了出来。

我心中暗骂花癡,更骂为什么这样的花癡不早点出现,心中突然想起一事,随口问道:“姣姣刚才去那奇技淫巧店买了些什么玩意呢?”

荣姣姣嘟起小嘴,摇摇头道:“什么都没买,那里很长时间都没有新货品到了,而它现在卖的姣姣都有了。亏人家还故意只穿一件外衣方便试货呢,哼!”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两眼发光的盯着我的肉棒,淫荡的道:“其实那些玩意又怎么比得上公子你的实物呀!”

这样的一句话绝对能让一个正常的男人大感自豪的同时大感兴奋,我那小兄弟更是激动的跳了跳。她嘻嘻一笑,低下螓首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主动的替我品起萧来。

她的口技相当的出色,小嘴高速的上下套动,香舌围绕着我龟头的敏感处不停的打转,舒服得我直想呻吟。虽然我也算久经战场,但在她的舔弄下也不过一会就有了射精的冲动了。

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时候,她突然把肉棒吐了出来,用最火热的眼神瞅着我,哀怨的道:“公子,姣姣忍不住了,快点干姣姣吧,人家都痒死了!”

我深吸一口气让情绪平服一下,嘿嘿笑道:“姣姣的小穴穴痒了?那快给我看看呀!”

这浪女嗯了一声,站起身来,张开双腿,浓密的阴毛与神秘的花瓣便展现出来。她为了让我看得更清楚,更伸出玉手,用食指与中指把自己的花瓣分开,晶莹的淫水顿时顺流而出,连地板都滴湿了。

我促狭的笑道:“倘若一会夥计进来,看见地板上湿湿的,怎么解释给他听呀?”

她白了我淫荡的一眼,凑道我耳边娇滴滴的道:“那……那就告诉他这些水是……是公子的大鸡巴从姣姣的小浪穴里操出来的……嘻嘻……”

我立刻欲火高升,猛的把她抱起来,“啪”的一声狠狠的扔在桌子上,低吼道:“我操死你这个小淫妇!”

她躺在茶桌上,大方的张开蜷曲的双腿,一手玩着奶子,一手按着花园上的小红豆,淫乱的应道:“快呀……快来操姣姣……被公子操死姣姣也认了……嗯嗯……”

“母狗,不用心急,我来了!”

我站在茶桌旁边,边说边把分身抵在她那湿得不像话的小穴上,架起她修长的美腿,腰一挺粗大的鸡巴便猛的撞了进去。

荣姣姣立刻“啊”的一声夸张的尖叫出来,呻吟道:“公子的鸡巴好大……爽……爽……好热……啊……”

她的小穴虽然不如琬晶这样的纯洁少女紧密,却也重门叠户,一层一层的把我的大棒摩擦得十分舒服。我一边操一边道:“姣姣叫得这么大声,一会被外面的人听到了怎么办啊?”

她毫无顾忌的高声呻吟着道:“啊……啊……听到……就听到……啊啊……越多人听到……姣姣越兴奋……啊……好舒服……”

我心中暗忖:古代的隔音设备绝对没有现代的KTV包房好,像她这样乱叫恐怕整个茶馆的人都听到了。靠!不管了,反正她都无所谓我还怕个鸟啊!

想到此处也不理被别人当作性交表演了,更卖力的干着身下这浪女。只见她那丰满的大奶子随着我一下一下的撞击不停的前后晃动,诱人无比。我用力的抓着她的大乳房,让那对温香软玉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我边摸边道:“小淫妇的奶子真是又大又弹手,给多少个人摸过啊?”

荣姣姣又“啊”的淫叫一声,娇喘吁吁的答道:“人家怎么记得呀,姣姣只知道公子摸得人家最舒服。”

说完她又瞄了我一眼,嘻嘻笑道:“如果公子不高兴,最多姣姣的大奶子以后就给你一个人摸就是了。”

明知她说谎,却也听得我大为受用。今天我不知怎的状态特别神勇,分身像是不知疲倦的永动机似的不停地进出,大量的液体从她小穴流出来,弄得满桌都是。

“啊……啊……姣姣到了……丢了……啊啊啊……”

她突然把玉手按到小穴上,快速的揉动着自己的小红豆,双腿猛的紧缠着我的腰。不一会就全身剧颤,小穴里一阵紧缩,到达高潮了。

“啊……好舒服……爽死了……啊……啊……”

高潮过后她还在语无伦次的乱嚷着。而我却还没发,见她缓过劲来还泡在她小穴里的分身便又开始活动起来。

荣姣姣的续战能力也是极强,虽然刚刚才过身,却立刻能回过气来热情的逢迎着我的鞭笞,她媚眼如丝的娇声道:“公子真是好强啊……每下都顶到姣姣的心窍儿上去了……啊……好舒服……”

我边喘气边笑道:“哈,好舒服吗?为什么会舒服啊?”

说罢更是用力的埋头苦干,两人交接处不停的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她白了我一眼,娇喘着道:“人家哪里知道为什么啊。反正只要公子的大鸡巴一进来,姣姣的小骚穴就舒服死了……嗯……”

我这时也快要到极限了,死命用力抓住她的乳房,抽插的速度提高到极限,连声道:“要射了,要射了……”

荣姣姣一听,连忙娇声道:“姣姣想吃公子的阳精,公子快射到姣姣的小嘴里。”

说罢抽身出来,跪到地上。玉手捧起大奶子夹着我那快要爆炸的分身,丰润性感的红唇一下便含住我的龟头。

“啊!射了!”

我紧按着她的头,把她的嘴巴当成是小穴般的连捅几下,大量的阳精“噗噗”的射满了她的小嘴。

脑中浮现出那个表格:获得经验7000,现在等级是40。本级经验值为24000/30000,下级还需经验值6000。商人知识技能习得!倒!这是什么,上次干完沈落雁学到了医学,这次居然连商学都学到了!难道是因为她是洛阳首富荣凤祥之女的关系吗?

射完后,身下这小淫妇好像回味无穷似的舔着我的分身帮我清理着,她闭着双目,吮着鸟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好吃……姣姣……嗯……最喜欢这个味道了……嗯……”

就在这时候,套间的门簾突然被揭起!

我大吃一惊转头一看,立刻呆住了。

君瑜、秀珣与琬晶呆呆的站在门外,而揭簾的琬晶似乎连脸都气绿了。

我心中大叫:“这次街啦!”

琬晶冷哼一声,那模样十足我刚认识她时那冰霜女王般,床上的娇憨与顽皮一扫而空,她气极反笑的道:“我的好夫君,原来你抛下我们姐妹,就是来这里干这种事情呀?”

捉奸在床,我真是神仙难辩,最要命的是含着我小鸟的荣姣姣似乎还沉浸在性的愉悦中,居然还神情恍惚的替我吸吮着,一点都不理三女足以杀人的可怕目光。

秀珣也冷笑道:“怪不得我在茶居外就听见有人在不知羞耻的呻吟,说什么李公子我好舒服啊!呸,真是不知廉耻!”

荣姣姣这时才施施然的吐出我的分身,还回味似的舔了舔性感的嘴唇。她站起身来,一点都不顾身无寸缕下体狼藉,向三女微一福身笑道:“小女子乃荣姣姣,向三位姐姐请安。”

三女顿时大吃一惊,琬晶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的“敌人”问道:“你……你就是荣大老板的女儿荣姣姣?”

荣姣姣眨眨眼睛,点了点头,还示威似的把丰满的奶子向琬晶挺了挺,让本来就挺在意这事的琬晶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君瑜皱起眉头道:“既然你是荣大老板的千金,那为何……”

说到这里却问不出口了。

最先冷静下来的是秀珣,她面无表情的向荣姣姣行了个礼,用不带感情的声音道:“原来是荣大小姐,我们夫君多有得罪,请小姐莫怪。”

荣姣姣嘻嘻一笑,一脸春意的扫了我一眼,摇摇头笑道:“李公子并没有得罪我,他刚才是在替我治病呢。只是因为牵涉到一些人体的窍穴,身体触碰下,姣姣情难自禁才一时出轨,姣姣在这向三位姐姐赔个不是。”

见她这样,三女倒也不好发作,秀珣哦了一声,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么荣姑娘请自便。”

说罢狠盯了我一眼,柔声道:“夫君,我们走吧!”

那声音温柔得让我心中发毛。

荣姣姣扑哧一声娇笑道:“李公子再见了,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请你替姣姣治病吧。嘻嘻!”

说完后又瞟了我淫媚的一眼,顿时让最温柔贤淑的君瑜都脸现怒意。

终于离开了那是非之地,坐在回程的马车上,三女的面都是冷冷的,一声不出,让我很不是滋味。我心道:“现在风头火势,暂时还是不要解释了,等到晚上大被同眠之际再设法挽回吧。”

傍晚时分下人传来消息,说荣大老板考虑到我们刚刚到步可能会很疲劳,所以推迟一天明天才为我们接风洗尘,并遣人送来了大量精美的食品以供我们晚饭之用。

终于熬到了睡觉的时候,三女一早就进入了房间,我则心怀忐忑的踌躇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来到房前。房门已经关上了,我悄悄的一推……嗯?推不开!再用力……嗯!还是推不开!晕,她们锁门了!那让我睡哪里啊?

没办法之下,我只好敲了敲门,低声下气的道:“为夫错了,请三位娘子原谅,可不可以先开门,让为夫详细解释一下?”

三女在里面异口同声的娇嗔道:“不可以!”

晕……难道要我破门进房不行?突然,里面传来脚步声,我心中一喜,难道有人愿意开门给我了吗?

果然,门“咿”的一声开了,开门的是秀珣。

我大喜道:“秀珣好娘子,谢谢你给为夫开门,为夫这就进……”

还没说完,秀珣便把手按在我胸口上不让我前进,她气鼓鼓的道:“根据我们三姐妹商议的结果,决定七天内不与夫君同床以示惩罚,请夫君你自己找地方睡吧。”

晕,我连忙柔声道:“秀珣啊,可以给为夫一次机会吗?”

她略略犹豫了一下,然后摇头道:“这是我们三姐妹共同决定的,我不能更改。”

她顿了顿继续道:“夫君啊,你知道吗,现在江湖上有许多对你不好的传言。你再不好好检点,只会落人口实啊!”

我一愣道:“传言?什么传言?”

秀珣可爱的脸蛋红了一下,支吾一会道:“我不知道啦……你自己看吧!”

说罢把几张纸塞到我手里,然后就“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我呆了好一会,然后拿起手中那几张纸一看。哇!原来是三张春宫画!等等……怎么回事!

只见第一张题目是是“李少杰暴奸尚秀芳”画功相当好,倘若尚秀芳真的是这个模样绝对是婠婠那个级数的绝代大美女。只见她双目含泪一脸哀怨的抱着琵琶坐在一个满面胡须的壮汉腿上,小穴则被那壮汉的大肉棒捅得满满的,看得人热血沸腾。等一下,这个男人横看竖看都不像我啊!

第二张的题目居然是“李少杰情挑碧秀心”倒,连死了这么多年的人都画出来让我干啊……上面还题了首歪诗:邪王练功忙,秀心心慌慌,少杰来顶上,榻上喜欲狂。靠!这样都行!嗯?碧秀心原来长成这样?真是气质出众的人间极品!为什么你还没等我干上你就死了啊?呜——呜——太可惜了!

第三张更离谱,竟然是“李少杰大干祝玉妍”仔细一看,这个男主角哪里是我啊……只怕那画师也没亲眼见过阴后,分明是乱画的……但很刺激的是画中的男人的大鸡巴竟是捅在女主角的屁股里,还细致的画了一点血丝。让我情不自禁的幻想出三代同床屁股开花的诱人景像……爽……爽……爽……

看完后,我不禁有了一个疑问。荣姣姣说她是从春宫画中认得我的样子的,但问题是这些画分明只是意淫者凭空想像的乱画,我看只有尚秀芳这样暴光率很高的美女或许会是真的之外,其余人的相貌大多是乱来的,那荣姣姣凭什么认出我呢?

难道,这次根本就不是恰好遇到,而是她故意找上我,其实早就调查过我的资讯了。又想起她那夸张的叫床声,心中一凛,莫非她是故意引来三女制造我和三女的不和!那她又有什么目的呢?又或许这一切都是化身荣凤祥的辟尘妖道的阴谋的一个部份?如果是这样,这天杀的傢伙又想干什么呢?

唉……无论怎么说都好,今天晚上只怕是孤枕难眠了。都是自己不好,明明有三位如花似玉的娇妻,还要出去打野食。这样还没什么,毕竟吃点野食才营养均衡,但居然低级得被老婆发现,那就真是死有余辜了……想到这里不禁牙痒痒的,下次再碰到荣姣姣这婆娘一定要把她操得连老爸是谁都不记得!

夜籁如风,繁星满天,只怕在污染严重的现代社会没有什么机会看到这么美丽的星空吧?人类在文明发展的同时是否也不断的忽略与抛弃着一些重要的东西呢?幸好今天总算发过了,否则在这样的广泛的夜空下鸡巴发痒可就真有点大杀风景了。到底是谁把星儿想像成眼睛的呢?那人真是天才,起码比我想像成黑裙子上的精斑要高明得多。哈哈!

胡思乱想中,不知不觉却已到了午夜时分,日间的烦嚣似乎已经消退,洛阳城也铅华尽洗,回复本来的面貌,只是增添了一层夜的朦胧。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回头一看,来人原来是琬晶。

我笑道:“小宝贝,这么晚了还不上床睡觉呀?来陪夫君看星星吗?”

琬晶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道:“人家不知怎的老是睡不着,便出来走走……没想到碰上你这大坏蛋了。”

边说边坐到我的身旁。

我哑然失笑道:“我怎么又成大坏蛋了?”

琬晶哼了一声,娇嗔道:“明明有着我们三姐妹侍侯你你还去碰那个下贱的坏女人,不是大坏蛋是什么!”

我装出一副做错事的孩子的样子,低着头道:“小人知错了,以后不敢了,请娘子原谅。”

看见我那有趣的模样,琬晶顿时“嘻”的笑了出来,但随即收住笑声,白了我一眼道:“无论如何,这个惩罚是一定要进行到底的。你这大坏蛋别想偷工减料哦!”

顿了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道:“那个贱女人实在太可恶了,不就是胸脯大一点吗!我呸!”

昏……原来她还在意胸脯大小这个问题啊,我连忙搂住她安慰道:“就是就是,虽然她胸脯比较大,但也没什么了不起啊。琬晶即使是小一点也比她可爱多了……”

还没说完,便发觉怀里佳人嘟起了小嘴,她用力捶了我一下,气鼓鼓的道:“人家知道自己比较小,但……但这不是人家可以决定的啊!”

说到后来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我连忙摸着她的头发又哄又骗,过了一会才把她弄笑。

我随口道:“其实那也是她勾引我的,她说她胸口痛,我便帮她看病了。哪里知道看着看着就……我也不想的……”

琬晶捏了我一下,不依的道:“你就知道占便宜,哼!等等……”

突然,她的脸色剧变,嘴唇颤抖着,不安的看着我。

我连忙问道:“好娘子,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嘴唇苍白,颤声问道:“我娘对你的态度似乎有点奇怪。难道……难道你当时帮我娘治病也……你老实告诉我!”

我立刻呆住了,没想到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公主居然联想起这样一件事来!糟糕!应该怎样回答她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