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佚名 佚名小说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我的写真风波 我的写真风波

    时间过的很快,又是一年秋来到,天气开始慢慢凉了起来,冷风吹过,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然后一下子呆住了。前面不远的地方,那个曾经非常熟悉的背影紧紧的搂住身边的女孩,幸福的偎依在一起。那个曾经让我感觉特别温暖,特别安全的怀抱里,再也没有了我的位置。这是我自己一手酿成的苦果,当他打开房门,看到我在三个男人的夹击中疯狂的呻吟时,我知道我一生的幸福就这样断送了。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的写真风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写真风波》,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时间过的很快,又是一年秋来到,天气开始慢慢凉了起来,冷风吹过,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然后一下子呆住了。前面不远的地方,那个曾经非常熟悉的背影紧紧的搂住身边的女孩,幸福的偎依在一起。那个曾经让我感觉特别温暖,特别安全的怀抱里,再也没有了我的位置。这是我自己一手酿成的苦果,当他打开房门,看到我在三个男人的夹击中疯狂的呻吟时,我知道我一生的幸福就这样断送了。

《我的写真风波》 第七章 写真后记 免费试读

两个家伙一左一右,懒懒的躺在床上抽着烟。在之前大半个小时里,他们两个在我身体里发泄着无穷的精力。从沙发里再回到床上,两个人在我全身上下,嘴巴里、阴道里、肛门中不停轮换着,直到我又一次达到快乐的顶峰。高潮来临的时候,我的阴道在强烈的抽搐中喷出一大堆的爱液,弄的床单全湿了。当时把他们两个都看傻了,说是第一次看到女人潮吹,还不断的抱怨对方为什么刚刚不拍下来。

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潮吹,在我的母狗生活中,我经常被他们两个用各种方式弄的喷出来,我记得第一次喷水的时候,我哭着说:「我要尿了,我要尿了。」把他们两个笑坏了,后来我在他们两个的怀抱中一起看A片的时候,也就知道了这个叫做潮吹,这是做爱过程中,女生达到快乐极点时的正常反应,只不过,很多女人没有体会过。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插的喷出水来了,真的真的好快乐。谢谢两根大鸡巴把我又一次带回了极乐之颠。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已经二次达到高潮并且达到潮吹,我真的是没有一点力气了。我瘫软在房东身上,可还没有休息二分钟,东子就又一次用他那超大的龟头猛的插进我大鸡吧里,和房东一起在我身体里开始新一轮的征服和蹂躏。终于,在快速的抽动和强烈的吼声中,房东猛的顶了上来停住,在我的阴道深处射出他今天的第二轮精液。

随后,东子一把我按倒在床上,在我肛门里以极快的速度抽动了差不多一分钟后,猛的拔了出来,「小骚货,张嘴,我要来了。啊……射了,射了。」我无力的翻过身,张开嘴巴,让他在里面射的满满的,我故意吐出来让他看清楚以后,然后一滴不剩,全部吞了下去,这让房东后悔的要死。我轻轻的抚摸着他已经疲软的大鸡吧,对他说:「傻瓜,呆会可以让你射个够。」

两个该死的坏蛋,让他们舒坦完了反而就不管我了。过了一会,我觉得我的灵魂终于回归了我的身体,有了一丝力气。我挣扎着爬起来,把自己一片狼藉的下身简单做了清理,再用湿巾先把他们那里稍微擦拭了一下,(现在想想真是奇怪,他们刚刚从我肛门里拔出来后插我在嘴里,我想也没想就会舔起来,做完了以后反而又嫌鸡巴插过大鸡吧,觉得好脏了。我老板这点很好的,他干过我肛门以后,虽然也会再插进我的阴道,但是没有洗澡前都不会再让我舔的)

然后又开始用嘴巴帮他们做深度的清洁。床单上湿乎乎的一大片,有我自己的一大片淫水,房东射在我阴道里又淌出来的精液,还有东子射精时,第一下子喷在床上的一些。不过,懒得管了,我吐出嘴里的鸡巴,慵懒的躺在他们的怀里睡了过去。

我是在他们的抽动中渐渐清醒过来的,房间里又一次响起我淫荡的叫床声,直到又一次的高潮。这一次房东终于痛快的喷在我嘴里,而东子则在我的肛门里射了个够。他们两个把我抬到浴室里,里里外外帮我洗的干干净净。他们把我抱起来,像小孩子撒尿一样的分开大腿,然后用热水对准我的下体喷洗,并用热水灌进我的阴道,弄的我娇喘连连。等我当着他们的面,让他们拍了一组尿尿的照片后,这二个家伙又在我嘴里尿了一次。

洗完澡以后,大家好像都饿了,我打电话叫了必胜客。他们实在是太坏,外卖送来时,尽然挑了件低胸的吊带睡衣让我穿着去付钱。短短的一会功夫,我感觉那个送货员的眼睛都直了,一直盯着我的睡衣往里看,那种非常透明的面料根本遮挡不住我诱人的身体,这可是我老板送给我的情趣睡衣哦,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就是穿了等于没穿。

不过我老公不太喜欢这件衣服,因为我告诉他是前男友送的,所以平时穿的比较少,只是和我老板在一起的时候才穿。衣服的胸口很低,我的大半个乳房都在外面,堪堪遮住乳头。当然那两颗早就坚硬的乳头在睡衣里也早就原形毕露了。超短的裙摆下,乌黑浓密的阴毛虽然挡住我身体最神秘的部位,但那一丛黝黑在衣服中却显得更加刺眼,更是时不时在走动间显露出来。

这一切都在告诉他,我里面是完完全全真空的。还有那两条圆润雪白的大腿笔直的矗立着,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硬了,肯定想上来好好摸上一把。因为不管是以前或是以后,他都不太可能再看见如此性感的女客人吧。我叫他把东西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弯下腰去检查食物是否齐全时,他应该透过我敞开的领口,把我两个挺拔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头看个精光了吧。

因为他们两个在里面偷看的关系,我更是坐到沙发上去故意分开大腿叫他过来拿钱,他的目光有些躲闪,但我知道他还是一直在往下看,现在能够清楚的透过我那茂密的森林看清我阴部了吧。呵呵,男人都是这么色。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火热的目光一下子又让我湿润了,当我付好钱,闭上大腿站起来告诉他,没有问题可以走了的时候,他反而磨磨唧唧的在那不愿意动了,还问我为什么一个人要订这么多吃的,家里人哪里去了?直到他们两个从房间里赤裸裸的走出来,他才一脸或是惊讶或是羡慕的落荒而逃。

真是个大笨蛋,要是我一个人在家,能叫这么多吃的吗?不过这两个家伙,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跑出来呢,气的我满屋子追着他们一阵乱打。我后来和他做过一次,那天正在小区里走着,一辆助动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他正好送完外卖,我很尴尬的和他聊了两句,看的出来,他也蛮尴尬的。问过以后,知道他是山东人,今年才十八岁,不读书了,所以出来打工。

本来不会发生什么的,但是临走的时候他说了声:「一直蛮想你的,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那样不太好。」然后骑着车子就跑,我突然回头喊了他一声,然后走过去,对他说,今天晚上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要是他没什么事,可以过来聊聊天。

那晚,他来的时候,我还是穿着那天的睡衣在门口迎接他的,然后慢慢的撩起睡衣,分开大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他一直盯着我的下体,我跪在地上爬过去,拉开他裤子的拉链,后来的事情也就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说真的,所有和我上过床的男人中,他是长的最普通的,或者说是难看的,鸡巴也就一般,但是年纪青,体力好,射完了都还硬着,能马上再插进来。一夜七次达不到,但是五六次总是有的。能和他上床,只不过他最后的那一句话,因为那些和我上过床的男人每一个都希望我越淫荡越好,而他至少会和我说,那样不好。我们只发生过这么一次,他说,以后不会再找我,因为我有老公了。

大家都饿狠了,闹过以后赶紧坐下来吃东西。他们让我紧紧的闭起大腿,然后把饮料倒在我的三角区里轮着喝着,也在我的抗议中,把湿漉漉的阴部和逼毛舔干净。这样的就餐让大家都吃的没了心思,所以,在沙发上,我们三个人又一起相互口交起来。我负责他们的鸡巴,卵蛋,肛门,而他们则在我的乳头,阴部,肛门,脚趾上吸吮。口交,性交,肛交,再到射精,高潮。不过我后来一直没有再次潮吹,让他们两个失望不已。

等他们离开我家的时候,两个人都射出来了五次,而我的高潮更是有七八次之多。他们没有在我家里过夜,说是第二天早上还有事要做,让我感觉特别的失望。走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也根本没有把录像删除,连着所有的照片全都带走了。

那天晚上,我睡的特别香,好久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激情燃烧的感觉了,虽然又是被轮奸,但我心甘情愿。这种感觉一下子勾起了我沉静已久的欲望,欲火又一次熊熊燃烧,虽然可能会引火烧身,但却让我再次欲罢不能了。

大半个月后,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我挂掉老公的电话以后,想了一会,拨通了东子的电话。这二个人很有意思,尽然都没有主动联系我,让我感觉又是失望,又很安心。电话很快就通了,感觉很吵。

「喂,东子吗?」

「HI,美女,等我一下……HI,美女,想我啦?」

「想的美,你在干吗呢?」

「哦,和几个兄弟一起喝酒呢。你呢,又一个人在家吗?」

「嗯。房东呢,怎么刚刚打他电话关机了。」

「那不是又一个人寂寞难耐了,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我去陪你呀。房东这几天忙的很,也没碰着他。」

「哦,没事,就随便问问的。」

「呵呵,你这到底是找我还是找房东?」

「都可以,不行呀!」

「行,真是只是随便问问呀,没其它什么想说的?」

「那还能有什么想说的,真是的。」

「呵呵,我本来还以为你想说,你的小骚货想让我的大鸡巴操了呢。」

「你啊,嘴坏死了。本来是想问问你们,照片不打算给我了呀?」

「当然要给呀,但是又不知道你老公回来没有,不敢打电话呀!」

「少来了呢,就算是这样,晚上不能打,白天也能打吧!」

「呵呵,打什么,打炮呀!」

「真是的,不理你了。」

「呵呵,小骚货,想不想我?」

「……」

「说呀,小骚货,是不是又想被我们干了?」

「……」

「小骚货,怎么不说话呀,这样吧,要是想的话,你就嗯一声。」

「……嗯。」

「就知道你耐不住的,是不是特别想被我的大鸡巴干了?」

「嗯,想你。」

「小骚货,那你现在在家吗?」

「嗯。」

「那你乖乖在家等着我,我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我呆会迟点过去找你,好不好?」

「哦,好。你来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让隔壁的看到了。」

「嗯,我知道的。我差不多十点多能到,等着我,一会就来。」

「呦,那你少喝点酒,呆会路上慢点。」

「呵呵,好的。挂了。一会见。」

挂完电话,我突然一下感觉好冲动。洗完澡,换了套暴露的内衣,披上性感的睡裙,躺在床上看着电视。电视上在讲什么我根本看不进去,脑子里想来想去的总是东子那根特大号的大鸡吧。再等一会,再等一会,东子就会来把我扒光了。我不禁的有些潮湿起来。哦,对了,我爬下床,从柜子底下翻出我今天下午新买的润滑油放在床头明显的位置上,上次的那瓶他们已经全用完了。还有,还有,避孕套,呆会记得叫他戴套。上次又忘记这个了,真是不长记性。

十点一刻了,怎么还不来?我有些烦躁起来。又过了一会,门铃响了,我一下了跳下床,跑了出去,这个死家伙,怎么这么久。

门开了,东子一下子闪进来搂着我,然后对着目瞪口呆的我说:「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门外另外三个陌生的男人也快速的窜进我的家门。「砰!」的一声,大门紧紧的关上了。

「小骚货,这是我的三个朋友,我叫他们晚上一起来干死你。」东子一下子拉起我的睡衣,把手伸进我的丁字裤里摸起来,「呵呵,小骚货,都已经湿了。就是这个小骚货了,漂亮吧,说了你们还不信,还说是老女人,看看,多水灵,没骗你们吧,说了24岁你们还不信,你们自己问她……小骚货,我没记错吧,你上次是说二十四的对吧。这个小骚货下面还会喷水呢,上次我和我一个朋友干的时候喷过。」说着说着,一下子扒下了我的内裤,分开我的阴唇,让对面的三个男人欣赏。

我眼前的三个男人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脱衣服了,东子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你不是很喜欢被轮奸吗,我们四个人说好了,明后天可以轮上你二天,干死你个骚货。我还给房东发了短信,叫他明天有空的话也过来。嘿嘿,我对你好吧?」

望着眼前这三根坚挺的鸡巴,我慢慢的蹲下来,靠了过去,双手各握一根,然后张开嘴巴,把另一根含进了嘴里。东子一边脱衣服一边大叫:「我靠,怎么不是先舔老子的。」

在他们痛快的呻吟中,我知道,在这个双休里,我新一轮的母狗生活已经开始了。

又是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

「啊,要被你的大鸡巴干死啦,啊……要死啦!不要再弄我了,啊……啊……让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会。」淫荡的声音不绝于耳,只不过,这不是一个人的声音。如果你的眼睛能够穿过重重阻碍透进我的房间,那么你就会看见,二具雪白的胴体正一丝不挂的跪在床上。我雪白的屁股上用红色的大字写着「烂逼!」而另一个女孩的屁股上面则写着「小骚货!」二个不断呻吟的女人在三个大男人的奸淫下显得淫乱无比。

房东的鸡巴深深的插在我的阴道里快速抽动,而我的嘴里,则含着一根湿漉漉的大鸡吧,它刚刚从我身边女孩的阴道中抽出来。东子从我肛门中抽身出来,迅速的补充进这个女孩的阴道,开始新一轮的抽动,那颗特大号龟头撞击子宫时所带来的快感,快要让她幸福的晕过去了吧。

在我的床头柜上,一本厚厚的影册被翻开着,这本相册里所有的女主人公都是现在我身边这个非常熟悉,此时却又感觉陌生的女孩。两张被翻开的照片上,一张是她只穿着诱人的开档内裤瘫软在床上,从微微张开的嘴角边流出来的精液配上她那红扑扑的可爱脸庞,显得份外动人。另外的一张,不大的乳房上,两个衣服夹子夹住她的两颗乳头,雪白的大腿被绳子死死的绑在椅子两个扶手上,淫荡的分开着。

整个阴户上非常干净,一根阴毛也没有,有些发黑的大阴唇敞开着,露出那充血的阴蒂,而此时的阴道中,正缓缓流出浓浓的精液,沾在她还没有闭合的肛门上。

这些淫荡的照片拍的如此清晰,让我相信,如果她男朋友能够欣赏到这些,一定会发疯的。在照片里出现的男人只有一个,并不是我的东子和房东,更不是她的男朋友,而是现在正在让我口交的死家伙。相比更坏的是东子,今天设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局,把她也轻易的带进了我们的游戏里。我转头看去,矗立在床边的三角架上,摄像机正在替我们把这些快乐如实的记录下来。

「房东,你去操会黄郁婷吧!让我操会她的大鸡吧。」阿军举起他的鸡巴,淫笑着对准了我的肛门。微微一挺,龟头很轻松的顶了进来。

「黄郁婷,过来,先把我鸡巴舔干净,我们再来玩一次汉堡包。」房东躺下来,看着黄郁婷辛苦的爬过来张开小嘴,有些困难的吞下他的大鸡吧,慢慢舔了起来。东子喘息了一会后,调整好角度,开始在黄郁婷的求饶声中,用他的龟头分开黄郁婷的肛门,在她的肛门中凶猛的进攻起来。

「啊……好棒!」说真的,阿军的鸡巴也不错,只是比起他们两个来在长度上要差一些,不过,他有一个特点,就是鸡巴非常非常的硬。东子他们的也很硬,但是摸在手里总是还能感觉这是肉体,但是我第一次抚摸阿军的鸡巴时,觉得那根本不是块肉做的,而是真正的铁棍子。

其实这样的大鸡吧插在身体里不是非常舒服的,我之前在酒吧里就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人。那天晚上我们只做了三次,其实不算多,那个时候我早就身经百战了,做母狗的时候,有时候一晚上被干四五次是非常正常的。但是第二天早上我清洗下体时,沐浴露刚抹到下身,就觉得钻心的疼,后来一看,尽然都破皮了。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会找这样的人做爱。而且阿军的卵袋特别的大,鼓鼓囊囊的垂下来一大块,做爱的时候总是会一下一下的打在屁股上,很有意思。房东和我说,阿军特别的持久,连着做一个小时没有问题,比起当时我的那个网友都差不了多少了。「阿军,啊……用力,你好厉害,鸡巴怎么这么硬呀,啊……问你哦,你什么时候把我们的黄郁婷也干了呀?」

「嘿嘿,你问黄郁婷自己呀!」

「你说吗,说吗,啊……好猛,我的大鸡吧都要被你插坏了。」我说着好听的,等着他说出来。

「猛吧!你们两个都他妈的骚,黄郁婷早就被我干过了。就是那次去拿照片的时候,我说那些照片在家里,叫她陪我一起回去看看。在我家里,三两下我就把她给干了,是吧,黄郁婷。我那天干了她二次,第二次干了她一个多小时,干完了她都不舍得放开我,她男朋友时间太短,每次才十来分钟,我最快最快都要半个小时。我跟你说,那天拍照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很好上的,只是那天人多,她可能不好意思,不然那天就把她办了。那天拍照的时候,她还吃过我鸡巴呢,对对对,就是你来敲门的时候,黄郁婷正在舔着呢,只是我答应黄郁婷要保密,才一直没说。要不是你敲那一下门,我当时就想干她了,那天气死我了,今天好好干死了,坏了我好事。爽吧,小骚货。」阿军在我肛门中用力挺了几下。

「啊?不是吧,哦……小,小……郁婷,他说的是真的吗?」我其实并不怀疑,他根本没有说慌的必要,怪不得那天他们那么长时间才开门。

「你还好意思说呢!」黄郁婷终于吐出嘴里的鸡巴,抬头很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家,「那天是他突然一下子插到我嘴里来的,我都没反应过来。」

「嘿嘿,没反应过来,那我把鸡巴掏出来的时候你还不是没拒绝,舔的时候怎么没看你说不愿意了?」

「反正是你强迫的。」黄郁婷还在嘴硬,但是一下子又被房东按下头去。

「别理他,黄郁婷,继续舔,你小嘴可真软呀!」房东按住黄郁婷的头,让她卷起嘴唇,紧紧的包裹着他,然后舔的更快起来。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黄郁婷,你晚上到我这来,你男朋友不会怀疑什么吧?」

黄郁婷停顿了一下,可是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摆了摆头,又继续舔了起来。

「呵呵,我哪会怀疑什么,我都在这里。」

「别捣乱,没问你。要是黄郁婷男朋友怀疑起来就不好了。啊……轻点吗。」

「我现在不就是黄郁婷的临时男朋友呀,黄郁婷和他男朋友分开十来天了,你不知道吗?这些天她都住在我那的。」

我一下子真的惊讶住了,但是从黄郁婷没有反应的举动来看,这是事实,怎么这样呀?

「我和黄郁婷的聊天记录叫她男朋友看到了,谁叫她忘记把聊天记录删干净?」阿军继续说到,「不过,这吊男的,尽然看我们在QQ上的聊天记录,真是没道德。」

这是什么人呀,干了别人的女朋友,还说别人没有道德。我连忙对东子他们两个说:「那你们以后也要注意呀,别乱和我聊天了。」我老公也是知道我的QQ密码的,东子他们最近老是给我发信息,不过还好,我都有记得删除。话说回来,他们两个算是不错的了,从来不主动给我打电话,也怕给我惹上麻烦。

「我跟你说,别看着黄郁婷看起来好像很可爱,不懂事似的,聊天的时候可骚了,都陪我裸聊了好几次。她自己说初中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初三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社会上的小痞子,有一次他约黄郁婷出去玩的时候,和他的朋友一起把黄郁婷给轮了。黄郁婷,你那次说好像前前后后有三四个月吧,就是被他们轮奸这事,对,没记错。之前这个男的都是她第七个男朋友了,分就分了呗。啊!你个小骚货的大鸡吧真紧呀,我都想射了。黄郁婷她最近每天晚上都让我干个好几次,她身上哪个洞我没干过,上个礼拜我朋友过来玩,我就她说,要不要晚上我们一起轮了她,她当时虽然说我讨厌,但我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乐意的很,叫她去洗澡,她洗好出来的时候就穿件透明睡衣,里面连内裤都不穿,不是想让我们轮了是什么。啊,你这屁股扭起来真是骚,是不是听我说这些很爽呀。没想到今天还能把你也给干了,那天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肯定是个骚货,特别闷骚的那种。看起来正经,上了床肯定又骚又贱。东子说你都被几十个人干过了,我一点也不惊讶的……我靠,你还嘴硬,老子干死你。二十多个不也是几十个了,真看不出来呀,你和黄郁婷还都喜欢被人轮着干的,你看看你屁股上写的,叫你烂逼一点没错。后来你走了,我还和房东说过这话,房东,对吧。要是你那天男朋友没去的话,估计那天就能把你带出去打炮了。啊,爽死了,好紧呀。黄郁婷才只被十来个人干过,怎么你的小骚货比她还紧,啊,这大鸡吧更他妈的紧。」

这个死阿军,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到是个话匣子,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不过在这种环境下,这些话让大家都很兴奋,东子紧紧的抓住黄郁婷的屁股上的两团雪白,臀部开始加力,更凶猛的撞击起黄郁婷来,弄的她现在连发出呻吟都断断续续了。

我扭头看看正在卖力舔弄房东的黄郁婷,真没想到,她这些天一直和阿军在一起,还和阿军的朋友一起做过,怪不得一点也没有看出来分手的痛苦。而且她尽然初三就被人轮奸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也和这么多男人上过床了?我们一直还以为她还不太懂事呢。不过,黄郁婷一直不反驳,肯定是没错了。想想还是纳闷,她到底看上这个男人哪里了,持久吗?真是的。不过,我也没法再说她什么,我自己现在还像只母狗一样被他占有呢。

房东拉起黄郁婷,让她坐在他的身体上,然后一下子把粗大的下身捅进她的阴道里,「啊……」愉快的呻吟,激烈的撞击,男人的吼叫,一起回荡在我的房间里。

时间过的很快,又是一年秋来到,天气开始慢慢凉了起来,冷风吹过,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然后一下子呆住了。前面不远的地方,那个曾经非常熟悉的背影紧紧的搂住身边的女孩,幸福的偎依在一起。那个曾经让我感觉特别温暖,特别安全的怀抱里,再也没有了我的位置。这是我自己一手酿成的苦果,当他打开房门,看到我在三个男人的夹击中疯狂的呻吟时,我知道我一生的幸福就这样断送了。

眼泪又一次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寒风扑面,轻轻的带走我滑落的泪珠,也带走了我曾经拥有的幸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