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欲念之身》小说全集阅读 李赢强(矩震)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欲念之身 欲念之身

    我叫李晨,今年26岁,今天说说我自己的真实故事。说是故事,倒不如说是自传,回味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故事从我16岁说起,距今也有十年了,那时我刚上高二……

    李赢强(矩震)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欲念之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念之身》,是作者李赢强(矩震)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李晨,今年26岁,今天说说我自己的真实故事。说是故事,倒不如说是自传,回味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故事从我16岁说起,距今也有十年了,那时我刚上高二……

《欲念之身》 第33章 免费试读

后来听到同学和这个经理大厅情况,才知道,常姐原来是场子的老经理,楼上那些美女都归她管,而且她还做妈咪。

不一会儿常姐就过来要带我们上楼,没想到这群屌丝还挺配合,一点没给我丢面子,我还是寒暄的问了楼上有那么多房间么?常姐跟我解释道,有些在楼上上钟的客人干完了,就走了,但是房间已经开了,又不能安排新的客人进去,所以其实是空房间,她叫服务员收拾了一下,再叫我们进去,不收我们房费。这下子给这群屌丝乐坏了,我的面子也撑的很足。

她把大家领到一间房里,叫了20来个美女来给大家选,我算是带队的,所以叫别人先选,大家选完了,被美女拉着去了各自的房间,房里还剩我、常姐和几个美女。

我也很尴尬,头一次,一个男人被这么多美女围着,还要我选,简直就是后宫翻牌。我随便挑了一个身材丰满一点点的(这里的美女都是年轻靓丽的,熟女型的还真没有,稍微丰满也只是胸大一点点的),然后她们都出去了。

服务细节不谈,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几个屌丝就安奈不住在相互串门分享心得。当然主要是捡了便宜,不用给房费,1000块玩个大的。

大概聊了不多久,各自回房睡觉,只有冯岩直接买单跑了。也许是怕大家连累他,到时候跟他借钱买单啥的,不过我不担心,我卖了这么大的面子给大家,他们不好意思这么对我。

正欲睡觉的时候,咚咚咚的敲门声又来了。开门后见到的是常姐。

常姐进屋来坐下,我批了个浴巾,坐在床上。她能来说明是拿我当朋友,跟我聊两句。

问了几句玩的怎么样什么的,又问我是经常来玩,还是偶尔,我当然坦白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也吹了一下,说是偶尔去别的地方玩玩,坦白这里的消费高一般不会考虑。说着说着,突然尴尬了,因为常姐突然问我叫什么,我才发现其实我们这邻居当得太生疏。相互通报了信息之后,大家算了解了。

常姐大名叫常咏莉,她自己说是离了婚,孩子原来叫常苗苗,看来是随了她姓。后面就寒暄了一些什么经常来玩,给我优惠什么的,还说以后邻居相互有个照应什么的就出去了。

第二天睡到快中午了,服务员敲门提醒退房,我才懒洋洋的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还是穿的浴袍,冬天很冷,酒店客房有暖气,也挡不住早晨的冷风。稀里糊涂的洗了把脸,下楼到洗浴部换衣服,同来的几个同学也都早跑了,而且都各自买了单,没给我为难。其实这次来的这几个同学也就是冯岩鸡贼,别人虽然穷但是都很豁达,倒是没来的老齐和腰子才是废物,他俩要是来了,准惹麻烦……

之后的几天都没什么新鲜事,过年之前的几天厂里很忙,竟然都没机会再碰到过常姐娘俩,就这样又是一个新春佳节,腊月二十八的下午我收拾了个小包准备去火车站,一开门看到了常姐正在贴对子。只见她挺大的个子却也够不到门梁上的横批,男儿本色的我赶紧接过来摁上去。

「还得是小伙子呀……」被接过对联的常姐摊着手说。

「这还没过年呢,咋就贴上对子了?」

「这不我也要回家么,先把对子贴了……」

想到他们洗浴中心过年应该也是冷清,估计跟我们一样都会放假。

「你家孩子呢,咋好长时间都没看找了?」我装作很熟的聊家常,又顺便把摁好的横批补了一点浆糊,单肩的书包斜着身子怕掉下来。

「放寒假就去她姥儿家了,我哪有时间带……你这是也要回家是不?」

「嗯呢」我回答道。

「赶紧走吧,我自己来,你别耽误上车……」常姐也没问我家是哪里,反正看得出来是要去坐车。

「啊,没事,时间还早……姐,你这……也是快要回家了吧?」

「对呀,不才刚跟你说了吗,要回家去了。」

我也不好意思问常姐家在哪,就说了声新年快乐,匆匆赶去车站。

……

过年家里的气氛越来越冷清,大家没有因为我毕业工作而庆祝,似乎都觉得沉闷,这几年的农村就是这样,孩子长大了上学出去工作了,家里的就冷清多了,二叔一个人在家过年,没了媳妇孩子,也没说再找一个,酒倒是喝的比以前还多,姐夫和姐姐年前年后都比较忙,把小坷放在我妈这看着,过了一年这孩子又长高了不少。初一到初五这几天几乎每天二叔和姑姑一家都是到我家来吃饭,因为二叔一个人,平时都在县里,家里的房子都慌着,姑夫家里老爹身体不好,所以都不去她家吃饭。

饭桌上还听我爸念叨二叔一个人过的事,还提到爱凤,她也在县里,有机会想撮合他们一下,我没吭声,心想估计她是不想见到我们家认了,不过如果她真的跟我二叔凑一块,那我这前后两任二婶都让我糟蹋过了……

初一到初五这几天一直呆子家里,我自己带了笔记本电脑回来,可惜家里没有网络,所以看看小说、电影。初六的下午,忽然老曹的一个电话打过来,这是个稀客,我估摸着又是平安县的高中同学搞聚会,没想到他却问我佳俪洗浴的事,他说招呼客户,想问我跟常姐那么熟能不能给打个折。

这他妈给我整蒙圈了,心想着这大过年的,洗浴中心开不开门还两说,再说你们都还没上班招呼个鸡毛客户,嘴上却回复老曹说,常姐回家过年了,现在上没上班不知道,而且我又不认识别的经理……

这老曹还挺急的,说是他就在佳俪,早开门了,上班的「技师」不多,而且过年期间涨价了,这法定假日做鸡的不是也得三倍工资不是?

其实这时候我是挺慌的,其实我没留过常姐的电话,上次虽然寒暄了几句,这时候我打不上招呼。谁知道老曹又说,他已经见到常姐了,就问提我好使不,我只回他一句:「那你就说是我朋友……」

没了下文……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