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LOVEOLDJ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LOVEOLDJ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 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

    我是80后生人,30岁的年纪,人很胖,最胖时有190斤,就是现在在我老婆督促下减肥的情况下也有160的体重,老婆今年28岁,叫淑芳。  姓各位就别问了哈,老婆人属于路人类型的,就是丢路上也不会有人注意的那种,但是属于第二眼美女,越看越漂亮的类型,而身材呢属于长偏了类型,32D的乳房,像两个大馒头一洋,就是有一点两个大奶子下垂的蛮严重的。

    LOVEOLDJ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是作者LOVEOLDJ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80后生人,30岁的年纪,人很胖,最胖时有190斤,就是现在在我老婆督促下减肥的情况下也有160的体重,老婆今年28岁,叫淑芳。  姓各位就别问了哈,老婆人属于路人类型的,就是丢路上也不会有人注意的那种,但是属于第二眼美女,越看越漂亮的类型,而身材呢属于长偏了类型,32D的乳房,像两个大馒头一洋,就是有一点两个大奶子下垂的蛮严重的。

《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 第08章:疗程(一) 免费试读

过年了,除夕,万家灯火。

独自一人吃完年夜饭,现在的状态已经有所转变,芳芳不在为老王打包饭盒,而是为我,我这个正牌老公打包饭盒,过年大家都休假了,芳芳现在24小时贴身伺候着老王,美其名曰是最后的冲刺照顾,还有一个月老王就能下地了,芳芳说一定要把老王伺候好,不能有闪失。

而我呢,就这样吃了顿打包的年夜饭,也是我吃的最后一顿芳芳做的年夜饭。

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电视机里传来无聊又说了许多年的话。

我呢,也开始慢慢麻木,自从芳芳上次脱衣服后,芳芳也再没有提起为老王治疗的事,我看的出,他们两人心中有根刺,一根我不知道原因的刺。

好几天没有观察芳芳他们了,我心想,无聊的春晚继续刺激着我的神经。

出去走走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蝼蚁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漫无目的的我来到了对面楼房,为什么要来这呢,今晚注定会发生什么吗?

望远镜里对面漆黑一片,看来王叔和芳芳也受不了春晚的无聊,早早的睡觉了。

干嘛呀,干嘛呀,闺女,你这又是干嘛呀,手机里传来王叔惊恐的呼喊。怎么了?

灯打开了,老王开的灯,老王开完灯后僵在了那里,而望远镜前的我也定住了。

芳芳,我美丽的妻子,此时此刻,正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老王胯下,老王的裤子已经被芳芳脱到了膝盖下,芳芳正像个妓女一样,吮吸着老王的龟头,疲软的龟头。

你干嘛呀,闺女,快走开,这样不行,太丢人了,快下去。老王急声说道。

芳芳起身,她穿了套情趣内衣,一体式设计,紧身,将芳芳曼妙的身姿凸显的凹凸有致,只是,情趣内衣里并没有任何内衣裤,大奶子被紧紧的勒在胸前,而小穴的位置,则被人为的剪开了一个洞。

王叔,上次看毛片的时候,我发现你看调教类的片子,你那里会很明显的动几下,今天开始我们加大刺激力度,说着,芳芳妩媚的一笑。

手指开始缓缓摸着自己的骚穴,并不是发出淫荡的呻吟,刺激着王伯的神经。

闺女,不要,王伯一边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被芳芳深深吸引。

王叔,哦不对,是主人,奴婢错了,奴婢刚才睡觉的时候想老公了,奴婢的骚逼是主人一个人的,不能被老公玩,求主人惩罚我吧。芳芳继续娇喘道。

说这话,芳芳不时的用舌头一下一下逗着老王的龟头,看看有没有反应,没有,完全没有。

王伯,虽然无法勃起,但是,感觉还住,只见他表情非常复杂,一会内心的道德感让他非常想要结束这场游戏,有一会,口交带来的爽快感,又让他期待着继续,继续下去,最好能够让自己的老鸡巴恢复生机。

芳芳口交了一会见到老王并没有反应,但是她一点没有气馁,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刺激,刺激,给予王伯最享受的刺激,助他重振雄风,她引导着王伯不时的变换着姿势体态。

只见她款款站起,扶着王伯来到摇椅上,而此时的我,惊呆了,为什么,为什么芳芳你要这样。

王伯既害羞,同时又非常期待芳芳下一步的行动。

芳芳伺候着王伯坐好,慢慢伺候着王伯脱下了衣服,并打开了毛片,王伯神情已经没有了道德上的羞耻感,只有期待,只有兴奋。

王叔,你好厉害,芳芳说道,用声音刺激着王伯。

两条赤裸裸的身躯。

芳芳跪在了地上,一口将王伯的鸡巴含在了口中,吹,吮,吸,各个方向,各个角度,双手则举起,不停挑逗着老王的乳头。

结婚到现在,我的妻子,芳芳,每一个男人都享受过他的樱桃小嘴,除了我,除了我这个绿毛龟没有,为什么,芳芳你这是为什么,我的手用力的敲在墙上。

芳芳并没有停止进攻,她见到口交不起作用,慢慢的转身,将自己的屁股对着王伯,慢慢摇晃起来,像条求欢的母狗,她将王伯的双手放到了自己的双乳上,抚摸,揉捏。

啊,舒服,好大,闺女,你奶子好大,王伯开始与芳芳互动了。

芳芳见状,像是得到赞扬一样,眼神迷离,慢慢蹲下自己的屁股,用穴口嘶磨着王伯的鸡巴,王叔,舒服,给我,王叔。芳芳回应着王伯的互动。

骚水出来了,顺着王伯的腿,慢慢往下滴,晶莹剔透,是芳芳的,还是王伯的,不得而知。

慢点,闺女,慢点,王伯鸡巴涨死了,舒服死了,王伯开始喊叫起来。

起作用了?

芳芳听到后,马上转身,期待的看着王伯的鸡巴,但是,并没有勃起。

胀死了,胀死了鸡巴,有东西要出来了,王伯继续喊道。

芳芳见状,跪下一口又将王伯的老鸡吧含在了嘴里,上下耸动。

闺女使不得,使不得呀,闺女,是尿啊,王伯继续喊道。

听到王伯的声音后,芳芳明显犹豫了一下,刚想起身,来不及了。

王伯一声大吼,嘘……嘘……嘘……尿出来了。

王伯急忙甩动身体躲避着,但是,大部分的尿水都射向了芳芳的脸,胸口,身体。

尿完了,没有精液。

闺女,快去洗澡,脏,太脏了。

芳芳看到后,并没有立刻起身,只见她仍然含情脉脉的看着王伯说道。

王叔,没事的,有东西出来说明血管堵塞不严重,今天不行,明天,明天不行,后天,我一定会帮你恢复过来的,放心。

王伯老泪纵横,造孽啊,闺女,造孽啊,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啊。

芳芳轻拭着王伯的泪水,王伯,这是我欠你的,我还给你,说着,扶着王伯一起走进了洗手间。

望远镜中的两个赤条条的肉体消失了。

只听到芳芳打开水龙头的声音来,王叔,一起洗个澡吧,我帮你擦一下。

良久,他们出来了,芳芳扶着王伯躺在了床上,全身赤裸,芳芳并没有离开床回到地铺,只见她慢慢的手枕着王伯的肩膀,说道王伯,你一定要有信心,会好的,一定会好的,芳芳坚定的说道。

王伯继续不语,只是脸红害羞的躲避着芳芳的目光。

芳芳见到后,调笑起王伯来。

讨厌,还害羞,让你害羞个够,今天我就不睡地上了,睡地上太凉了,从今天开始,我和你睡,说罢,灯暗了。

芳芳,为什么要这样,我心里呐喊道,为什么,我们不欠他的,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你爱上他了吗,为什么?

一夜无眠。

阳光照射进来了,我睁着血红的眼睛仍然注视着对面楼,他们还在睡觉,就像两个情侣一夜激战后的疲惫。

老王先醒了,他看到了芳芳赤裸的肉体,苦笑,轻轻为芳芳盖上被子,穿衣。

芳芳醒了,看到老王为自己盖得被子,芳芳笑了,是幸福的笑容。

快穿上衣服吧,闺女,着凉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好,过会晓岚还得过来拜年呢,被他看到就更不好,老王还惦记着我。

讨厌,芳芳娇羞道,你玩了他的老婆,现在还担心起他来了,芳芳继续刺激着王伯。

怎么样,王伯,别人家老婆伺候你,你刺激吗,芳芳笑着道。

你个闺女,哪来那么多心眼,王伯释然了,开始与芳芳笑着说道。

走到王伯家门口,像他说的,我要去拜年,良久,驻足在门口,迟迟不敢敲门。

王伯,新年好,我终于还是进来了,睡得好吗,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

新年好,晓岚,睡得很好,香着呢,王伯爽朗的笑道。

芳芳呢,我问道。

闺女在包饺子呢。

厨房,我轻轻的喊道,芳芳。

嗯,你来了啊,马上可以吃饭了,芳芳头也不转的说道。

好陌生,好陌生的女人。

饺子很好吃,但是我无法下咽,看着芳芳和王伯并肩坐着,一个一个的夹着饺子,我的心好痛。

下午,我和芳芳出来买点年货,一路上,我不开口芳芳也就沉默的对着我,良久,我说道:老婆,过完年后我们走吧?

走?走哪去,芳芳问道。

我们去上海,我们去那里发展,我下定决心的说道。

芳芳一瞬间呆住了,若有所思,我知道她在很认真的考虑我这个问题。

嘿嘿,她笑了起来,你舍得吗,你舍得现在的一切吗,芳芳轻描淡写的说道。

舍得,舍得,我舍得,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们一起去上海,我们生孩子,我们好好过完下半生。我相似看到希望一样,急切的说。

芳芳的眼眶红了,湿润了,看的出她心动了。

过段时间再说吧,芳芳拒绝了我。继续着她的冷漠。

整个过年就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伤心,绝望。

芳芳也许知道王伯老了,并没有每天每晚的为他治疗,芳芳只会在某种特定的时候,开启她的治疗计划,这种特定的时机我非常熟悉,以前的我也经历过,就是眼神,双方充满爱意的眼神,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的芳芳回不来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