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15章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

    他那犀利的眼神,让周围的少年产生恐惧。他就是我的同学,「阿坤」从初三年级降级到我们初一的。他还有个特殊的身份,和上高一的姐姐处过对象,那时候我是知道的。  当时姐姐在初中,是学校的校花,不想被转学的混子阿坤泡上了,姐姐因此为他打过三次胎。  纸终究包不住火,让精明的妈妈发现了,妈妈带着姐姐找到了阿坤,私下痛骂了一顿,本来要见家长的,后来得知阿坤父母老年得子,又在乡下很麻烦,最后决定让姐姐去远方的妹妹家帮忙打点生意。

    455823944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是作者455823944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那犀利的眼神,让周围的少年产生恐惧。他就是我的同学,「阿坤」从初三年级降级到我们初一的。他还有个特殊的身份,和上高一的姐姐处过对象,那时候我是知道的。  当时姐姐在初中,是学校的校花,不想被转学的混子阿坤泡上了,姐姐因此为他打过三次胎。  纸终究包不住火,让精明的妈妈发现了,妈妈带着姐姐找到了阿坤,私下痛骂了一顿,本来要见家长的,后来得知阿坤父母老年得子,又在乡下很麻烦,最后决定让姐姐去远方的妹妹家帮忙打点生意。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 第15章 免费试读

自从妈妈与同学阿坤初次约炮後的一个月,妈妈被阿坤的好友在我家肆意玩弄。

董涛边玩妈妈的奶子边欣赏妇人美妙身段,如此的丰润雪嫩,挺拔傲人的双峰竟然坚挺饱满;高耸的峰顶之上,两点鲜嫩羞涩的朱砂乳晕更是轻摇绽放,而妈妈的淫荡白裙把她迁细的腰间,修饰的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看得很少风情的董涛情动如潮,不由自主的向下看那黑丝包裹诱惑的长腿,颤抖的色手慢慢上挑妈妈洁白如玉的短裙,当略过黑丝蕾根部,那诱人的雪白大腿,光洁莹白,手滑在上面温暖柔软而有弹性,没有一丝的赘肉,不得不说,妈妈快40岁了,双腿完好的保持着少女般的结实,柔软和光泽,黑色蕾丝内裤,准确地说是半透明遮挡的三角害羞布(今之亵裤),是如此的通透湿润,根本无法完全挡住妈妈那高高隆起的阴阜和浓密杂乱的阴毛,以至董军可以隐约的看见一点夹杂在妈妈双腿之间的粉色裂缝。

他虽然房事很少,觉得好色之人分心他的学业,但知识渊博,博览群书(性及女性方面),知眼前妇人屄很少男人享用,暗自庆幸。

董涛撩下妈妈的短裙,双手放在妈妈胸前两侧的吊带上一用力,噗哧一声撕破了。

那一对高耸挺拨的丰盈吊乳完全暴露出来,嫩滑坚挺娇羞的丰满雪乳一下子怒耸而出,两只大白兔在董涛面前各露出暗红色的乳晕,早已被他玩弄硬起的乳头上下颤微微地晃动着,看得他目不转睛、浑身火热。

这一刻来的太快,当妈妈看到他白色眼球瞬间布满了血丝後,心开始慌张了,仿佛这熟悉的一切瞬间变得陌生,让她感觉到了不安。

「不要!」

妈妈可怜巴巴地用双手捂住完全暴露的丰满双乳,一行晶莹的清泪缓缓流出美眸,又长又黑睫毛下的美眸含羞紧闭,秀美的俏脸羞得通红。

董涛看到妈妈惊慌失措的样子,方知刚才被冲动的欲望令他彻底的失去了理智,那一刻,他恨不得马上将妈妈推倒在沙发,然後狠狠的压上去,并告诉她「太太我要肏你。」

他也不知道爲什麽人妻少妇对年轻小夥子竟有这麽大的魔力,现在他才明白,真正的魔力与魅力来自于妇人成熟丰满凸出的身体、以及良家守妇的贞操、还有长辈的慈爱与尊严,这让他联想到了婶婶、舅妈阿姨以及卖屄的婊子……这对没玩过娘们儿的小夥是抵御不了的。

还好,董涛忍住了,他觉得刚才充满了邪念的暴力,这对高贵端庄的熟女是不尊重的行爲。

「对不起太太!太冲动了,您真美。」

看着紧闭美目的妈妈,爲了舒缓她紧张的气氛,董涛不得不去重回妈妈粉色的嘴唇。

「呜——」每次抗拒的时候,阿坤都会暴力的行爲让妈妈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而董涛温柔细腻的行爲恰恰与其反之,他洁白整齐的牙齿,口腔里也没有烟味,慢慢的吻逐渐升温,让妈妈的心渐渐的热了起来,护在胸前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搂在对方,似曾享受这一刻。

隐藏在侧面厨房的阿坤开始吃醋了,他真後悔把如此高挑的炮友与兄弟分享,真怕妈妈对他的朋友动情。

骚屄!欠肏货,等董涛走的,看我怎麽玩你,你以爲老子真出去啦?他妈的。

阿坤看着妈妈与好友闭眼神情的拥吻,愤怒的加快速度的撸着巨炮冲天的老二。

董涛边亲妈妈,边把妈妈上身残留的裙带扯下来扔到一旁,问道:「还生我气吗太太?」

妈妈看着他的嘴唇摇着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董涛激动的又吻住了妈妈的红唇,色手在妈妈光滑的後背上慢慢的往下摸,然後伸进妈妈的裙子里抓在丰臀之上。

「噢!」

妈妈翘起的臀部被他用力的抓捏,妈妈兴奋的叫着。

「太太坐在沙发上,让弟弟欣赏你的身体。」

听到这里,妈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知道接下来帅哥会掀开她的裙子去看她的私处,想到这里,妈妈的脸更红了。

「怎麽?」

妈妈害羞的不敢看他,不过还是坐到沙发上,紧紧的夹着双腿。

此时妈妈的浴火早已被他的帅气勾起,内裤早已经湿透了,她多麽急需渴望眼前的帅哥插入,眼睛不时的瞄着他高高支起的老二和他迷人的眼神,示意对方过来插她。

文人非比粗人,董涛当然明白眼前小娘们儿的春意,他也很想马上插入占有高挑贵夫人,不过刚刚口爆过她,硬度不是很高,以前跟女友脱光了就干,竟然忽略了很多细节,他发现妇人的姿色不一定全在漂亮的脸蛋儿和屄上。

董涛蹲下来擡起妈妈的一只脚,把红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然後隔着黑色的丝袜去舔弄她的脚掌好一会儿,并把妈妈的脚趾含进口里,一根一根细细的吮舐起来,连趾甲和趾缝都不放过。对他而言,这样做只是爲了彻底占有这位美丽人妻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部位。

但对妈妈看来,这种连自己丈夫都不曾有过的亲密行爲,却多少令她有点惊喜,这个仿佛吻足礼般的动作让妈妈感到自己原来不至于沦落到玩物那麽可怜的地步,其实还是被重视被尊崇的。这种女人的虚荣心让她紧张的情绪开始逐渐缓解,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令她痴迷,心底隐隐感到一缕缕甜美的刺激。

董涛将舌头转向了脚心,顺着足弓优美的弧线反复舔动,更加细致地品味着眼前黑丝般的美人玉足,连脚心的任何一条纹理都不放过,又怕冷落了另一只脚,把另一只高跟鞋也脱掉,在妈妈的双足间左右交换,来回游移,狂热似的舔舐吸吮,同时两只大手也配合一样的开始捏揉起来。

他的唇舌经妈妈的脚踝,小腿,腿弯,大腿,以及大腿根部细腻的肌肤。

「啊……不行……」

妈妈闭眼享受着,突然触碰私处,让她无比紧张,就算他不舔只是摸摸妈妈那里,妈妈恐怕也会把持不住了。

董涛没有主动攻击妈妈最脆弱的地方,而是擦擦嘴角的爱液,心想,这娘们果然暗骚的不行,内裤已经湿透了。看你能忍耐多久。

董涛把妈妈红色的恨天高重新穿好,把妈妈拉起来,然後他坐在沙发上,让妈妈坐在他的腿上,妈妈有点不情愿,因爲这样的动作是爸爸多年摸索出来的经验,从後面抓乳玩私处妈妈会很兴奋,但还是熬不过董涛,他只是抱着妈妈的腰间向後拉动,失去平衡的妈妈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这样正对前方的角度也是阿坤最需要的,他不得不暂缓打飞机,重新走到微型摄像机前,把角度拉近。

此时妈妈上身赤裸,身体後仰,双手支撑着沙发。雪白柔嫩的後背紧贴在那古铜色的胸肌和胸毛之上。

董涛色手轻轻抚弄妈妈无比丰满的高耸乳房,小小的乳头在他的抚弄下很快竖立了起来,慢慢的,随着董涛温柔而技巧的抚摸,妈妈急促的呼吸变成了娇媚的呻吟,在他的爱抚下她的身体发出一阵阵轻微的颤抖,後面感觉到对方巨大翘硬的老二紧贴着自己的翘臀,下体早已经彻底濡湿了。

同样是重复着爸爸的动作,但董涛带给妈妈的是心灵上的刺激。她感觉到自已身体産生了从来没有过的,既让她心慌慌,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奇异愉悦的感觉,她臊得浑身的肌肤都泛起了粉红色,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别,求……求你……别……我……想……那个」。

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董涛感觉从後面抓奶子比从前面抓的还大还过瘾,色手把那一对富有弹性的吊式豪乳脱在手掌心,感受它的沉重。

「啊……好大……太太的奶子简直就是母奶牛。」

他用力的边抓边上下晃动,妈妈的奶子荡起了阵阵波浪,灵活的手指还不停的拨弄那充血的乳头。

「噢……啊……哼哼……痒……求你、停下来,这样、这样不行。」

乳头是妈妈的敏感地带,每当手指闪电般的触击使得妈妈浑身的神经好象都竖立起来一样,身体冲动得颤抖个不停。

妈妈娇喘连连,闭上眼睛,根本没有勇气低头看。因爲她自己也知道,她的乳头已经不知羞耻地高高翘了起来。可是对于这样的动作是对爸爸的挑衅,而妈妈脑袋里已经被熊熊的火焰占据着,相反地,她甚至在内心深处期待着这样的挑衅一次次地到来。

原本以爲这样的玩弄是老公多年摸索出来的专利,而现在看来,只有懂得女人的男人才玩的最棒。

董涛听着妈妈销魂的呻吟声,知道到手的美肉已经开始属于自己,是时候进一步深入了。

他的左手仍紧握着妈妈丰满的右奶,右手却已经伸入妈妈纤腰下的黑色内裤之中,沿着三角地带的浓密阴毛上向下抠摸。热烘烘的右手掌,以及那正在摸索妈妈神秘之地的刁钻手指,立即让妈妈又打了一阵哆嗦。

感觉到了中指被那紧窄的桃源洞夹紧,并渗透源源不断的热流,他饱读诗书,用实践证明此时的妈妈被他轻轻抠弄遍来了那潮,激动的将妈妈放在沙发上,嘴巴裹着妈妈的乳头、右手抓妈妈的奶子,左手用力将中指捅进妈妈屄中,这种三管齐下的刺激,让妈妈发出了颤抖的娇啼:

「别……呀……去啦!!」

伴随着中指缓慢抽送,妈妈被同学的好友董涛指奸了高潮,妈妈的身体不断抽搐着,虽然嘴里一直喊着不要,但妈妈并没有反抗,只是象征性地夹紧一双修长的玉腿,双手反而紧搂住了男人的後背,内心希望那根中指能如愿的、更深的抠进她的深洞,董涛的色手掌顺势碰触到一片汪洋大海,那股热气和指尖那丝黏稠的感觉,都是在告诉董涛,妈妈的两腿之间早就泛滥成灾,他的牙齿和舌头也不断招呼着妈妈那对敏感坚硬的奶头,妈妈被他弄得的欲火正在焚烧着全身。

看到妈妈全身通红的样子,董涛激动的喘着粗气说:「太太好骚!」

妈妈可能是以爲这麽有素质的帅哥不会说那样龌龊的话,她瞪大眼睛想说什麽,董涛却不给妈妈机会,看着那刚要抖动性感而艳丽的朱唇吻了下去,妈妈没有闪避,她只是在四唇相接的那一瞬间闭上了眼睛,而那原来就在轻轻喘息着的檀口,轻易地便让对方的舌头钻了进去。当两片舌头一接触,妈妈的娇躯便发出一阵愉悦的颤栗,接着,就如同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似的,两人开始热烈地拥吻起来。

董涛抽出插在妈妈屄洞里的中指,边亲妈妈边扒她的内裤,妈妈在对方的拥吻中擡着屁股,配合对方扒掉自己的内裤。

董涛把妈妈湿透的内裤没有完全脱掉,而是效仿AV片里一样,把妈妈的内裤挂在她红色的高跟鞋上,然後用力把她的修长的双腿扳开,凉飕飕的空气窜过妈妈腿中间,使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然後她便感觉到有一双粗糙的手掌在摩挲她的大腿内侧,那种温暖而急切的碰触,让妈妈又轻微颤动了几下。接着一张湿漉漉的嘴巴吻上了她的大腿,那灵活而刁钻的舌尖,来回从膝盖舔向她的菊花、再从妈妈粉色的菊花又舔回她的膝盖,这样左右开弓的循环了三、四次,却每次都故意跳过妈妈那粉嫩而潮湿的神秘屄洞。

妈妈明知道这是对方淫虐的挑逗,但还是无法压制住自己生理上的反应,那开始骚痒起来的下体,令她羞愧地挺耸了好几次雪臀,但是她那刻意被冷落的部位,董涛还是不肯分心去照顾它,他的舌头甯可转往妈妈的小腹和肚脐去舔舐,但就是不肯让她马上尝到被舔穴的快感。

妈妈此时此刻又期待又觉得对方刻意羞辱她,让她的私处痒痒的,已经晃动臀部表示臣服了,但他还是不肯垂怜,本来是色诱对方上自己,如今……妈妈想到这里,紧紧的夹着花瓣儿,暂止骚痒。

在董涛脑海里,妈妈不禁是色诱可餐,还是一本现实版的性生活书,他的双手往上爱抚着妇人高耸的胸膛,而他的嘴巴则往下亲吻着那丛茂密且柔细的芳草,但每当他的嘴唇要触及阴唇的上端时,他便停下来只对着那条粉红色的小肉缝吹气。这招欲擒故纵的折腾法,整得妈妈身体乱摇、一双玉手紧紧抓着沙发,红色的指甲凹陷进去。不过心底还是不肯认命的妈妈,依然拼命忍受着这样的挑逗不愿主动求肏。

董涛依然没有去舔妈妈的花蕊,而去摸她的花瓣,他一面摸着、揉着,一面用大拇指去刺戮那越来越湿的肉缝。妈妈又再度扭动丰臀,大屁股上下纷飞,阴道深处正燃烧着一团难以平息的熊熊欲火。

董涛用手指撩拨小屄缝隙及上方凸起的阴蒂…指尖一点点顶在小豆之上、上下轻轻一扫…妈妈感到酥酥痒痒的并且受不了的叫道:「噫…啊…噫噫噫…哎…唉…噢……」

董涛的手指在妈妈小屄外很有耐心的把玩了数分锺,感觉自己脸颊热烫、喉干舌燥,他在考虑要不要肏?还是妈妈主动求肏?

犹豫不决之间,见妈妈狠狠的咬着两片嘴唇…董涛见妈妈强忍着,狡猾的望着妇人一笑,然後用手轻轻拨开小屄两边,让内里春水汹涌露了一道出来,突然把嘴巴凑过去,在那纯粉色的阴唇,竟然埋头伸长舌头舔了上去「啊!」妈妈只觉自己身体上最柔弱、最敏感,同时也是最羞耻的部位一热,一条滑腻的东西开始在上面磨擦,磨得自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期待已久的到来,那灵活又富有弹性的舌尖,挑在妈妈小屄之上,把妈妈的魂儿都带走了。

「嗯…嗯…别这样…不行……呀……要……要来啦。」

虽然董涛没有爲女友示范过,也是第一次舔弄女人的私处,但像妈妈这样端庄高贵的人妻少妇,他愿意尝试。

当舌尖送进妈妈柔软的阴道内,他感觉到深部的滑嫩,心想,小娘们屄的味道超棒,一点骚味也没有。

感受到妇人阴部不一样的的问道,他丝毫没有怜惜妈妈剧烈抖动的身体,双手分别抓住妈妈黑丝袜包裹细细的两腿,强行把妈妈修长的双腿大大的劈开呈几乎一字形,然後双手压住妈妈的两个小腿,低下脸,把妈妈的两片花瓣儿般的阴唇含进了嘴里,轻轻的吸着、吮着,舌头还不断往火热的粉色小肉洞里挤压。

躲在一旁的阿坤看到此处又受不了跑到一旁打飞机,他万万没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哥们比他还会玩女人。

而妈妈也未曾被这样吸允过,哪里受得了,抱紧对方的头部疯狂的摇头叫着:

「不许这样啊,别这样……求你……我只是让你玩……没让你……用嘴乱来……在这样……要尿啦……」

妈妈说完又大力的晃动几下屁股,还好对方坚硬的胡茬子磨的妈妈小屄很舒服,妈妈又抱紧他的头部上下晃动屁股好几下,才止住阴唇传来的骚痒。

妈妈光屁股在扭动挣紮,竟然无力做出任何反抗!而对方可真是高手,无论妈妈再怎麽晃动屁股,他的嘴始终象是粘在了妈妈的小穴一样!让妈妈心理与身体的所有感应神经全都移到下身,不自觉地体会那儿所传来的刺激。

妈妈大口的喘息着,哀求声不断,她受不了对方强烈的用嘴巴集中这里不放过。

而董涛根本不理美少妇的求饶,湿热的嘴唇急急地舔弄着,他的舌头一次次从妈妈丰隆的阴户滑到深邃的阴道口,又从阴道口中探向妈妈的阴蒂甚至阴道深处……舌头卷过之处,留下湿湿的痕迹,妈妈感觉象是有一条爬虫在自己的阴部搔弄着,又是麻庠又是难受,全身软软的毫无一丝力气。每次,当厚厚的舌头卷向阴唇之间,猛然伸入微张的穴口之际,妈妈都会不自禁地呻吟起来,臀部扭动着,既象在挣紮又似在迎接男人。自从跟阿坤有过这样的行爲後,妈妈对自己的性反应就已经清楚了,她的下体极爲敏感根本无法制止屁股的往上迎合,可妈妈觉得这样的迎合老公以外的男人,自己是否是个淫荡的女人?

想到这里,妈妈急忙用牙齿紧咬住下唇,千万不能呼出享受的声音。身归身,那是身体的,不是我自己情愿付出的灵魂。

就在妈妈徘徊不定的时间,董涛突然把舌尖从妈妈那粉嫩多汁的洞口深深的刺进去。那温热而灵活的舌尖马上使妈妈受不了的发出轻哼,而她急促偏向一旁的俏脸上也充满了郁闷和羞怯的神色。

那一阵强似一阵的快感,令妈妈复杂的心里瞬间被董涛舔弄的烟消云散。

小屄!看你还能忍多久呢?董涛心里男性对女性的邪恶一面燃烧起来。

他把妈妈那粒小肉豆整个含进嘴里去舔弄和吸吮。

起初妈妈只是发出舒畅的轻哼漫吟,身体也不时随着快感的冲击发出颤抖,然而由于角度的原因,阿坤也不知道他的这位朋友是怎麽去折腾那粒阴核的。

只听妈妈娇喘着说:「啊……啊……不要啊……噢……呼、呼……呜……喔……求求你……不要嘛……噢……哇……呜……呜……好哥哥……喔……你不要吸呀!你这样、人家、人家想老公了呀……哎呀……」

妈妈被色狼董涛挑逗的竟然当着他的面,想起了我爸,真不知道此时的爸爸知道会怎麽样,看的那阿坤受不了的怒射了一炮,边射边在心里暗骂妈妈是万人肏的骚屄。

董涛听到此处也是大感以外,他未曾想到只是效仿教科书及AV片结合,竟然可以让妇人有这样的欲望。不过他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捉弄式地咬住了妈妈的阴核,同时大嘴将妈妈的阴核紧紧吸住,牙齿轻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阴核,舌尖儿在上面的阴核处不住的使劲儿摩擦,不时用力地吸吮舔咬。

妈妈的粉娕阴蒂,被色狼一下又一下地咬在嘴里,吸来舔去的嚼弄。

「啊…呀…啊…啊啊……不要……不要……」

强忍住用微弱的声音呻吟越发高亢,但但妈妈已觉十分羞耻。

董涛热辣的舌头在手指的配合下插入小屄里面,舌尖伸入里面还不断向上顶刮妈妈的G点好一会儿,然後抽出舌头不断拍打妈妈小屄上方凸起的豆粒,手指插进妈妈体内,她的G点被快速又强烈的揩擦着,阵阵快感传来,爱液好像泉水一样淙淙流出来,大腿旁和沙发上都沾得湿湿。

爲了取悦妈妈,董涛的舌尖深入的急攻妈妈的小屄深处一轮,传来一阵子麻痒的刺激,妈妈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叫呻吟,终于受不了大叫起来:

「天啊!好痒,饶了妹儿吧,啊……你是大坏蛋!啊……啊……奴家受不了了……好舒服哦……」

妈妈强烈的扭动着身躯,在董涛尚未专业的舌功下,妈妈彻底的投降了。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要……要尿了……快……停……求你……求你……不要……啊……」

终于,一泄如注的阴精,在妈妈呐喊中一次又一次地喷涌而出,弄得董涛满脸都是她的阴精,而且妈妈的喷涌仍未停止,一股股热流随着董涛两根手指的抠弄从阴道内涌出来,最後他的手指抽出的瞬间,妈妈体内的淫水喷洒在丝袜及腿中间的沙发上。

妈妈那痉挛的小腹以及那大张而开却不停蹭蹬的双腿,才缓缓地平息下来,淩乱的发丝沾粘在唇边,脸颊则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那幽怨的双眸定定地看着对方,似乎在怪罪他使她如此的备受煎熬。

董涛看到妈妈高潮後动人的样子,握着鸡巴对准妈妈的屄想肏进去,见妈妈闭上眼睛好似享受期待客人的来临之际,他却吻向妈妈迷人的红唇,色手放在妈妈的屄上摸着,就是没插进来。

妈妈敏感的花唇被他轻轻滑动,受不了的避开他激动的拥吻,贴在他的耳边小声说:「求你!干我!」

董涛激动的又亲了妈妈一下说:「太太在骚一点。」

妈妈停顿一下,搂着他的肩膀轻声的说:「肏我!」

躲在一旁的阿坤听到此处,鸡巴瞬间膨胀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向来矜持的妈妈,竟然让哥们调教这麽骚,主动哀求下流话求上,边撸鸡巴发泄,边後悔分享妈妈让她动情。

「叫老公!刚才不是想老公了吗?」董涛握住了鸡巴对准妈妈外翻的阴唇说。

此时妈妈被他色情的挑逗彻底失去理智。

「老公!」

听到销魂的声音,董涛差点射了出来,强忍住说:「连起来求我,老公喜欢你发骚的样子。」

妈妈感觉到下体被坚硬如铁的老二挺住花唇,神情迷糊的说:「求老公肏我。」

「肏哪里呢?」

董涛的屁股慢慢向前挺动……

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暂时写到这里,董涛肏完我妈,差不多姐姐该回来了,不用说剧情大家也能猜到吧?原来董涛的女友就是我姐啦!!!

要想生活过得去,开绿!!!

兄弟们也评论一下给我开开绿灯。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