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猫绿的小说 作者猫绿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天云孽海 天云孽海

    吴大当家打量着床头被绑起来的年轻女子,一张惊艳凛丽的秀靥,眉目如画,红唇水嫩,整个人透着一股出尘超然的气质,身段儿也是曼妙非常,胸前因为恚怒羞恼而不断起伏的峰峦更是引人无限遐思。她穿着一身的湛蓝色长裙,衣袖边绣着朵朵流云,腰间系着一条坠着银白色小珍珠的流苏腰带,倘若不是被他拘禁在这里,走起路来的时候,这串流苏还能把这娘们儿的腰身衬托得摇曳生姿。  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双在袍子下半遮半掩的白皙长腿映着一层淡淡的绯红,令吴大当家不自觉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这一趟真的是太值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碰上姿色如此出众的女

    猫绿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天云孽海》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天云孽海》,是作者猫绿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吴大当家打量着床头被绑起来的年轻女子,一张惊艳凛丽的秀靥,眉目如画,红唇水嫩,整个人透着一股出尘超然的气质,身段儿也是曼妙非常,胸前因为恚怒羞恼而不断起伏的峰峦更是引人无限遐思。她穿着一身的湛蓝色长裙,衣袖边绣着朵朵流云,腰间系着一条坠着银白色小珍珠的流苏腰带,倘若不是被他拘禁在这里,走起路来的时候,这串流苏还能把这娘们儿的腰身衬托得摇曳生姿。  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双在袍子下半遮半掩的白皙长腿映着一层淡淡的绯红,令吴大当家不自觉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这一趟真的是太值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碰上姿色如此出众的女

《天云孽海》 第八十一章、劫船 免费试读

一声突兀的断弦声在席间响起,似是意识到什么的苏秀玉靥微微一白,呢喃着道:“怎么会……”

玉秀舫内的歌舞也紧跟着停了下来,一群红飞翠舞的花满楼姑娘,此时脸上也都没有了血色。

对于这样的失误,席间的众人却没有立即表现出多少的不快,有的只是茫然。

随着船体蓦地一晃,通过窗户,可以看到岸上的景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远离。玉秀舫上的这场宴会,要出席的人可不止他们这些人,真正具有份量的人物,譬如说左右两位尚书仆射、新上任的吏部尚书,还有那位镇军大将军,全都还没有到场,然而就在这时候,玉秀舫竟然动了……

没有人想到会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拙劣的闹剧。

只是,为什么会动呢……

莫不是船锚没有拴紧?

不可能……那可是整整四根锚链,若非有意为之,玉秀舫根本不可能会在这时候驶动……

所以说,花满楼到底在干什么……

不仅一口气得罪在场这么多的权贵子弟,甚至还拂了那几位在天都乃至景国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的面子,他们以后还做不做生意了?

有古怪……

想不明白的事情,总是让人觉得不安。

一种诡异的气氛,在不知不觉间于席间逐渐弥漫开来,并开始酝酿着躁动。

卢北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面色不太好看。

江鸣则是一脸不忿,正准备质问花满楼的人,却有一位锦袍的公子哥霍然先站了起来,抓住一旁倒茶小厮的襟领,喝问道:“你们可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几位大人还没有上船,你们怎么就擅作主张的开动了玉秀舫?信不信明天就叫你们花满楼关门!”他嫌恶的甩开那青衣小厮的衣襟,见对方只是唯唯诺诺的低着头,没有什么反应,便皱眉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

忽然啪的一声。

只见小厮毫无征兆的暴起,一巴掌直接将那锦衣公子扇飞了出去,一连撞开了几张桌子,滑行了三丈,最后才堪堪停了下来,躺在地上痛苦的痉挛着。

……

淮河中一艘不过五丈长的小画舫内,陈卓微微皱了皱眉头。

何薇薇看了他一眼,眨眼道:“怎么了呢?”

陈卓的目光望向窗外,眺望着远处的河岸,神色怪异的说道:“玉秀舫动了。”

“那不是挺正常的嘛,人都到齐了,自然就开走了……”

陈卓看了看天色,有点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早了一点。”

……

全场一片安静,众人皆难以置信的望向这里。

尽管花满楼已经表现出了不对劲的苗头,但没有人想得到,这一幕竟然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那位被一掌扇飞的公子哥的扈从露出怒容,紧紧盯着那个小厮,如临大敌。

氛围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那些大人不会来了。”

小厮对那凶狠的眼神视若无睹,目光扫过震惊的众人,一面缓缓从衣袍下抽出短刀,一面用着一种讥讽的语气说道:“我们被他们摆了一道,你们又何尝不是?”

死寂只存在了一刹那,紧接着,是前所未有的混乱。

似是得到了什么信号,玉秀舫上的十几个仆从和小厮目露凶光,从看似人畜无害的绵羊摇身一变就成了气势惊人的猛虎,对宴会上的权贵以及他们的扈从发起了雷霆一般迅猛的压制。一些修为不俗的权贵子弟,原本还想要挣扎一番,但看到一道朝席间走来的灰袍身影后,却在心中升起了一股的绝望。

那人穿的衣服有些旧,手上握着一把刀。

刀很短,只比寻常的匕首稍长,就像是雕刻时所用的小刀,看上去颇有几分滑稽,但却散发出一种阴毒的感觉。然而更加教人感到恐惧的是从他袖口中溢出的灰黑色毒雾——这些毒雾会追击任何试图攻击他的人,一旦被毒雾缠上,便会全身抽搐,七窍流血,若是不及时用真元化去侵入体内的毒素,便是性命也保不住。

“通玄境高手!”有人惊呼出声。

“这个功法……他们是邪道……他们是妙音魔教的人!”

“为什么邪道会混在花满楼的人里边……”

“完了,他们还有通玄境的高手,逃不了了……”

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了一起。

酒菜洒了一地,席间一片狼藉。

凌娄面无血色地看着这一切,忽然一个扈从被击倒在了他的面前,将他肚子上的肥肉吓得微微一颤,他往后退了几步,嘴里下意识的碎碎念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卢北陵面色阴沉的看了他一眼,事态忽然变成这个模样,便是他也措手不及,此时看到凌娄的窝囊样子,心中更是烦躁,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依照目前这个情况,莫说是救下其他人,便是他自己,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此时再不走,便再也走不了了……”

他四下望了一眼,骤然爆起,朝着窗边猛扑而去。

到底是师从卢家那位被认为是能够在景国剑修之中位列前三的左供奉“布衣剑”,此时全力突围,也颇有几分“无人能挡”的气魄。

只不过,便在他距离窗栏仅剩下五步距离的时候,忽然横生出来的一道花枝招展的身影,让他的瞳孔骤然一缩。

“哎哟,这不是卢公子么?宴会才刚开始呢,那么多姑娘都在里头,卢公子怎么就着急要走了?”

……

“哎,师弟……我总觉得你有些心不在焉……”

“啊,有吗?”陈卓听到了何薇薇的话,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这个时候,玉秀舫已经驶向了淮河的深处,几乎看不清了。

何薇薇将几颗梅子干投入茶水中,拿着调羹搅拌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警惕的问道:“听说今天花满楼的那个琴艺超绝,能引来百鸟齐鸣的苏秀也在玉秀舫上呢,你一直魂不守舍的往玉秀舫那儿看,是不是也想要见识一番那位花魁苏秀?”

陈卓苦笑道:“我没有。”

两天前发生的事情,以及陆金风所说的话,都让他感到颇为在意,此时玉秀画舫离岸的时间又早了一些,让他总是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倘使船上都只是不相识的权贵子弟,倒也不至于让他如此挂念,但目前的问题是,按照江鸣的说法,他现在也应该在玉秀舫上了……

“那你干嘛老盯着玉秀舫,人家都走远了,你还看。”何薇薇鼓着嘴问道。

“这个……”

“哼!”

何薇薇扭头,陈卓无奈的笑了笑,自觉理亏,正准备哄这位师姐几句,却忽然目光一动。

陆金风飞身落在船头,推开舱门,神色凝重的望向陈卓,开门见山道:“玉秀舫被邪道的人劫了。”

陈卓的脸色微微一变,何薇薇则是掩住了嘴。

“劫船?”陈卓问道。

陆金风点了点头,直截说道:“邪道的人混进了花满楼,想要趁着这次机会刺杀左相周彦在内的朝廷命官,天策府的人原来想要将计就计,来一个瓮中捉鳖,将藏在天都的邪道一锅端了。结果没有想到,消息竟然走漏了出去,邪道的人无路可走,干脆先发制人,劫持了玉秀舫,准备将船上的权贵子弟当做人质,以此来挟持朝廷。”

陈卓皱眉问道:“江鸣呢?”

陆金风道:“应该已经在船上了。”

陈卓往窗外望去,夕阳正在西下,他道:“陆婆婆……”

陆金风说道:“我知道你想救人,我和你一起去,也好为天策府的人争取时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