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雪舞缤纷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雪舞缤纷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放逐 放逐

    亦妍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自从生下她之后,尚天的事业蒸蒸日上,尤如冲天炮,一跃而上青天,所以他们从小富的家庭一下子演变成家财万贯的巨富,也因为如此,亦妍自小接受了所谓的贵族文化,上的是“皇家幼儿园”念的是私立的贵族学堂,除了接受西方教育之外,她还被迫学习钢琴、绘图、以及棋艺。可说是用金钱培植出来的一位才女。  亦斌是贾家唯一传宗接代的男丁,妹妹亦妍出生之后,母亲因为体弱多病,再也没有多添一儿半女给贾家,所以理所当然的,兄妹俩自幼就手足情深,哥哥也义不容辞的保护着妹妹。妹妹对哥哥更是打心眼儿里的依赖。

    雪舞缤纷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放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放逐》,是作者雪舞缤纷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亦妍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自从生下她之后,尚天的事业蒸蒸日上,尤如冲天炮,一跃而上青天,所以他们从小富的家庭一下子演变成家财万贯的巨富,也因为如此,亦妍自小接受了所谓的贵族文化,上的是“皇家幼儿园”念的是私立的贵族学堂,除了接受西方教育之外,她还被迫学习钢琴、绘图、以及棋艺。可说是用金钱培植出来的一位才女。  亦斌是贾家唯一传宗接代的男丁,妹妹亦妍出生之后,母亲因为体弱多病,再也没有多添一儿半女给贾家,所以理所当然的,兄妹俩自幼就手足情深,哥哥也义不容辞的保护着妹妹。妹妹对哥哥更是打心眼儿里的依赖。

《放逐》 第20章 免费试读

亦妍终于在彰化找到落脚处,她在医院离去之后,待在旅馆里挣扎了三天,回家与不回家的矛盾,深深刺伤她无助的心灵。她决定,先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之后,再跟父亲做个交代。毕竟,让父亲当了爷爷,也许……他就会将自己犯下的愚昧过错而一笔勾消。至于哥哥……亦妍是彻头彻尾的放弃了!不能相恋的情况下;加上又是手足,父亲也必定阻挠到底,所以……就将哥哥深藏在心里吧!

将兄妹俩的复杂情谊,藏在亦妍最深最深之心的角落里,藏到任何人;任何岁月都无法触及的距离。算是埋藏了哥哥最亲密的情感,以及付出给她;最初也最切的忧伤。

亦妍在彰化县的小乡村准备待产,这里的民风纯朴,人们都很热心,见到亦妍一个年轻女子,大腹便便的来找房子,连村长都亲自来帮亦妍。村民们都被亦妍的的谎言所骗。她告诉全村的村民,她的丈夫早逝,又没什么钱,也没有亲戚朋友们不收容,所以,只想找个栖身处,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

全村的人都很同情亦妍的遭遇,所以腾出了一间空房屋,让亦妍住下来。村里的妇女们,更是热心,有些帮未出世的孩子织袜子,有些每天来照顾亦妍的三餐,大家都可怜她没有丈夫,年纪轻轻的就守活寡,更怜悯亦妍未出世的孩子,一落地,就没有了爸爸。

三个多月之后,亦妍因为提水洗准备洗衣服,一不小心,因为一块苔藓石头而滑了一跤,导致提前一个半月临盆。亦妍是先破羊水,而后落红,村妇个个都很有生产的经验,所以也没请村长叫车送亦妍去医院,几个女人,把哀嚎的亦妍抬回房间之后,就准备就地接生。

妇女们;烧水的烧水,消毒剪刀的消毒剪刀,有些找干净的布,有些在一旁加油。接生的工作是由一位比较年长的欧巴桑担任,她经验丰富,几位村中的妇人,都是她接手帮忙生产的。

经过几个小时的兵荒马乱,一个瘦弱的男婴诞生了,但是……吓坏了接生的欧巴桑!因为……这位小婴儿,臀部上多了两根手指,而且根本没有鼻子!

欧巴桑来不及剪脐带,丢下剪刀,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叫:“妖怪呀!妖怪呀!村里要出事喽!赶走她!赶走她!”

围观的几位妇女,亲眼目睹了这位“小妖怪”之后,也跟随着欧巴桑冲出房屋,惊慌失措的跟着乱叫。

亦妍还清醒着,但是整个人已经虚脱,她无力的想喊,叫她们回来!但是,根本没有人敢再靠近这间屋。亦妍看着还跟自己连接着的婴儿,她自己也吓一跳因为,他看起来,根本不像人类,充其量像只没有鼻子的猴子吧!而且在右侧的臀部上,还多了两根手指头。

婴儿的身体发红,一直持续的发抖,也没哭声,只是屁股上的两根手指不停的弯曲。亦妍;很费力的支撑起自己斜坐起,拾起被欧巴桑扔下的剪刀,狠狠的剪断了她与孩子之间的连接。剪完后,她无力的躺下来,拿起身旁早已预备的布将在产道口露出的胎盘,一把拉出!

拉出后,婴儿刚好断气。亦妍实在没有力气再做些什么,她甚至不为已渐渐僵硬以及冰冷的婴儿掉一滴泪。她整个人瘫在床上,产道的血,依旧不止的流。她在最后的意识中,记得自己抓紧了一块棉布,塞入血淋淋的产道口。

鸡鸣声,吵醒了沉睡中的亦妍,她被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所照射,微微的睁开双眼。周围的环境依旧,村民没有一个人肯理她,也没有人敢理她。亦妍很挣扎的起身,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一不小心,踢翻了趴在她腿上的婴儿。

婴儿滚了几圈,噗咚!掉落坠地,发出一声“碰!”的巨响。亦妍一见此景,不禁开始歇斯底里的大笑,一直笑到她的嗓子哑了,她一鼓作气的从床铺上跳下来。然后,很艰难的走到床柜旁,找出一套干净的衣裳换上,顺便随手抓了一快干净的布,摺叠成方块状,塞入裤底胯下处,正在出血的阴道口。

她简单的拿了自己的证件以及现款,放入皮包里面,然后,找出一条被单,将她的孩子包裹在被单里。亦妍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皮包,一步一步的,非常艰困的走出村子。途中经过一个废料场,亦妍蹲下来挖个坑,将死去的孩子埋了,没有立碑,更没有为自己怀孕八个多月的孩子掉下一滴泪。

出了废料场,来到了马路旁,路人见亦妍一脸的惨白;以及双手上的泥巴,都纷纷的议论着。亦妍丝毫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她从皮包拿出五百元,跟一家杂货店买了一桶水,洗净了双手之后,包了一辆野鸡车,直驶医院。

尚天为了寻找女儿的下落,通知了全台湾省大大小小的银行,只要有亦妍的提款记录,必定马上通知贾家。可惜,这三个多月以来,亦妍并没有任何的提款记录。因为,她存心躲避父亲的寻找,也不愿被哥哥碰到,所以想出了躲在乡村的办法。

当亦妍入院之际,她将身上所有聚集起来的现款都缴出去后,安心的在医院疗养了两星期。等她恢复的差不多了,办理了出院手续,就近找了家商业银行,在柜台以信用卡提领了巨额。之后,她搭计程车往火车站,准备再南下,走到哪儿是哪儿,就是不愿意被父亲找到。

亦妍在高雄下了火车,她不愿意去找阿姨,所以在高雄市的闹区,找了家便宜的旅馆,打算长期住下去。

几天后,亦妍开始逛街采购衣服,也上美容院将一头长发烫过,然后修饰了指甲,顺便做做脸部按摩。她要恢复生产前的自己,她要让自己在一种最糜烂的生活方式之下,让血淋淋的伤口愈合。她所受的创痛,无言比拟!

当亦妍从一家服饰店走出来的时候,她从橱窗的反映里,看到了自己。此刻的她,比生产前多了一份女人味,而卷长的头发,俏丽的垂在肩膀上。身穿一套名牌的衣裙,脚上踏着高贵的皮鞋。她满意的对着自己笑了一笑,走往灯光辉煌的街头。

她很傲然的漫步在市区里,从路人投射来的眼神与目光,亦妍对自己更增添了许多信心!她漫不经心的散步,从一条街走过一条街,彷佛在寻求什么;又好像无心找到什么,一副可有可无的散漫。

就在一个街头转角处,亦妍差一点被一只拐杖所绊倒。她正想发脾气;低头一看,是一位瘸了腿的乞丐!双腿都瘸,只剩下大腿的部份还在。这位乞丐带着一顶破旧的帽子,拼命向来往的路人磕头,一副乞怜的模样。

亦妍动了恻隐之心,从皮包里翻出一张一千元的大钞,扔往乞丐面前的破碗。乞丐一见是一张钞票,高兴的抬起头来,正准备说声谢谢。没想到亦妍一眼就认出乞丐左眼下的刀疤。

她冲动的喊出:“是你!炮哥。”

炮哥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及眼睛。他注视着亦妍良久,摇摇头。

“小姐,你认错了!我不是炮哥。我叫跛脚龟,你认识的炮哥被砍了,得罪了黑白两道,到处有人要杀了他,求你别说见过我。”

亦妍对着炮哥狠狠的笑着,蹲下来将一千元的钞票夺回,并且嘲讽他:

“感谢老天有眼!让我看到你的下场,当瘸子的感觉好受吧!?呵呵~见到你这副德性,我真是高兴呀!钱,我就收回了,你实在不值得我同情!像你这种恶棍,死亡,是太便宜你了,让你现在要死不活的模样,正合我意呢!幸好碰到你,否则,我打算出钱找人把你阉割了!哈哈哈……算喽,你现在也够可怜的了,但愿,你受到更多应有的惩罚!”

一说完,亦妍转身准备离去前,炮哥抓住亦妍的腿。“拜托……拜托……我已经饿了几顿没吃了……求求你……”

亦妍一脚踹开他,头也不肯回的消失在炮哥的视线下。在亦妍耳旁,还因为炮哥说的:“求求你……拜托……”而有种报仇的快意!不知不觉的踏出更坚定的脚步,继续闲走在高雄市热闹的街头。

亦妍被一家酒吧的名字所吸引,就在路旁的地下室内,这家酒吧的名字正巧也叫“STORIES”亦妍毫不犹豫的走了下去。迎面而来的是热闹的人群与火辣的气氛。亦妍选择吧台的位置坐下来,立刻引起了酒吧内所有男客的目光。

酒保是位看起来差不多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一见亦妍坐下,立刻前往招呼:“嗨!小姐,请问来杯什么?”

亦妍暧昧的回答:“你什么时候下班?”

酒保欣喜若狂的回答说:“我随时可以下班!这家PUB是我的。”

“那么……跟我走吧!”

“小姐……你是……?”

亦妍摆出一副娇媚的姿态,对酒保浅浅的一笑,然后问:“想做爱吗?”

酒保很兴奋的咽下口水,色迷迷的说:“想……想呀……”

亦妍起身在酒保的耳根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风骚浪荡的,扭着高根鞋,回眸看了酒保一眼,“呵呵~”的笑了几声之后,转身离开了酒吧。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