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江北之乱157695737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江北之乱 江北之乱

    江龙帮、青月山庄为江北两大江湖势力,整个江北两分天下,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双方都欲吞并对手而一方独大,只是双方都没有实力吞并对方,长时间以来,在两大势力相互制衡下,江北武林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一年前,江龙帮新一代帮主江悍龙的出现,事情有的变化。

    157695737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江北之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江北之乱》,是作者157695737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龙帮、青月山庄为江北两大江湖势力,整个江北两分天下,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双方都欲吞并对手而一方独大,只是双方都没有实力吞并对方,长时间以来,在两大势力相互制衡下,江北武林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一年前,江龙帮新一代帮主江悍龙的出现,事情有的变化。

《江北之乱》 第十三章 转机 免费试读

命运的转机总是稍纵即逝,强弱的易主也往往在顷刻之间。

曾经的青月山庄拥有雷振天、林月柔、袁硕、徐放四大高手傲视江北,更何况还拥有路长河这种足以震撼整个江湖的高手。

可这些似乎在一夕之间化为灰烬,袁硕受迷情眼之惑重伤雷振天,路长河也惨死于林月柔石榴裙下,而导致或者说是加速路长河死亡的养心丹正是徐放交给林月柔治疗雷振天伤势的。

这个曾经傲视江北的门派似乎只有林月柔一人在支撑,林月柔感受到无边的黑暗向她压来。

「内患不除永无宁日。」想到徐放林月柔纤手用力握紧瓷白的玉瓶,美目中闪现毅然的坚决。

「夫人,不好了」张齐森莽撞的跑了进来。

「何事?」林月柔柳眉微微上挑,目露寒光。

大厅已经被林月柔收拾干净,路长河的尸首也被拽进侧厅的床下,整个大厅光亮整洁,只是青石铺就的地面上,暗红色的血痕隐隐微现,温软的肉香伴着丝丝血腥在空气中弥漫。

张齐森半个时辰之前还在门外窥视活春宫的画面此时变得静寂而庄重,张齐森暗暗惊讶林月柔行动的迅速。

「老刘昨天守夜时被击杀。」张齐森呼吸有些急促。

「何人击杀?」林月柔微微向后靠坐在桌案边的椅子上。

「不知道」张齐森有些为难的回答。

「徐二爷呢?他不是负责守夜的?」林月柔盯着手中的玉瓶冷冷的问。

「守夜的兄弟说自昨夜就没见到徐大侠的身影。」张齐森说。

徐放定然是深恐养心丹之事败露,已经畏罪潜逃。

「徐放」林月柔银牙紧咬,美目生寒。

「砰」的一声,林月柔纤手中玉瓶被抓的粉碎,玉瓶中药丸的烟尘在空气中快速的弥漫。

烟尘弥漫之前林月柔已经展开身形冲出大厅,向城墙处飞掠,只留下张齐森呆呆的站在弥漫的烟尘之中。

烟尘中的张齐森若是知道林月柔早已发现他的暗中窥视,又怎会想不到林月柔为了自己的名声而对其杀人灭口?只是张齐身虽然有着高大的身材却没有同样发达的头脑,致命的烟尘正随着张齐森的呼吸燃烧着他的生命。

******************************

「是刀伤,老刘颈侧竟然是刀伤」林月柔感到奇怪。

原本林月柔断定老刘的死与徐放有关,到了此时林月柔却发现自己错了,徐放号称追风剑,是用剑的高手,而老刘伤口在颈侧,伤口宽厚,不似剑伤之轻薄,显然是刀伤,刀口由颈侧右上划破动脉至左下,显然凶手身形低矮,伤口并不平整,显示用刀之人手在颤抖。

看了伤口林月柔断定这用刀之人必是卓临青,卓临青并未从后院倚山处的鬼林逃脱显然是受了重伤无法通过设有无数机关的鬼林,而老刘颈侧伤口处凹凸的刀伤显示出凶手手掌在颤抖,印证了林月柔关于卓临青重伤的看法,看来卓临青是从这城墙之上逃回江龙帮。

看来路长河所言不虚,卓临青偷袭路长河之时反被路长河所伤,而且伤势极重,只是这样的伤势想要杀死老刘是极为困难的,除非有人配合卓临青。

到底是何人配合卓临青,林月柔不能再深究,路长河所说关于融阳功的事情瞬间浮现脑海。

「只有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内不除掉卓临青,配合融阳功三日之内卓临青内伤可痊愈。」林月柔遥望高墙外的江龙帮,内心波涛汹涌。

「霹雳堂的人也该到了。」林月柔极目远眺崎岖的山路,远处茂密的山林阻断了她的视线。

******************************

「上了山就是青月上庄了,咱们要分外小心了。」雷明威双目四顾。

「有什么好怕的?」雷猛高大的身形顺着山路极速前行。

「唉」看着莽撞的雷猛,雷明威叹气的摇了摇头。

「六叔就由着大哥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是不碰南墙不回头。」雷若儿格格娇笑的安慰雷明威。

「若是雷猛有雷豹一半的沉着,他的武功会更进一步。」雷明威叹息着加快脚步。

山路崎岖,怪石嶙峋,三人如履平地,雷猛如同猛狮一样冲在最前面,高大的身躯不时将伸出山路的树枝打散,为身后的两人打扫前进的障碍,雷若儿两人笑吟吟的跟在雷猛的身后。

山路越行越窄,到了后来崎岖的山路仅能通行一人,云雾缭绕下山路的两边是万丈的悬崖峭壁。

这样险峻的山路让三个身怀武技的江湖侠士也不由的小心翼翼,若是有人埋伏在这里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到了这里雷明威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

雷明威抬眼上望,茂密的山林之上青月山庄如帝王的宫殿,通过这段狭窄崎岖的山路,走过这险峻的绝壁前面便是一马平川,雷明威的心去提出嗓子眼了。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一行人出现在绝壁的上方,这一行人手中强弓硬弩,滚木雷石,只待一声令下便要将雷明威三人击杀。

绝壁上方为首一人,光头黑面,身材高大威猛,他有力的大手按在丈许高的滚石之上,让人感觉他只许大手轻轻一推,这滚石就会随手而落。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雷明威一把拉住雷猛朗声道:「上面可是杜广杜兄弟?」江悍龙联手青月山庄计划最大的阻碍就是张忠和与张忠交好的杜广,所以江悍龙曾对雷明威详细描述杜广和张忠两人,雷明威一眼便认出杜广。

「正是杜某,你们是谁?」杜广俯视雷明威。

「江帮主命我等三人前来协助。」雷明威话未说完心中一紧,杜广和张忠都是欲除掉江悍龙好控制江龙帮的人,如果自己打着江悍龙的旗号,岂不是羊入虎口。

「帮主早有号令,凡打着帮主旗号之人皆可杀。」杜广面目狰狞,大手用力推出,丈许高的滚石发出震天的轰鸣,坠入崎岖的山路,巨大的震动如同摇晃大山。

「六叔、若儿快跑。」雷猛双掌聚气,使出平生的功力猛击滚石,滚石之力岂止万斤加上下坠之势足可毁天灭地。

接触的瞬间,雷猛被滚石砸成了肉饼,鲜血顺着崎岖的山路涌下,滚石受到雷猛的猛击歪歪斜斜的滚入山路边的悬崖,雷猛的死亡也为雷明威两人争取了生机。

「大哥。」雷若儿悲嘶声中,展开轻功如飞燕般冲向绝壁上方,手中峨嵋刺游龙般的拨开绝壁上方袭来的箭弩。

雷明威手中铁算盘猛然爆裂,算珠电闪飞疾,绝壁上数人身中飞珠,一片惨叫,雷若儿借着飞珠的掩护冲上绝壁,脚点青石一招「雨燕穿林」绝顶的轻功配合峨嵋刺如同惊鸿直刺杜广。

「来的好」杜广手中大刀旋转,如铁墙一般挡住刺来峨嵋刺同时单脚硬点青石,肩部猛撞自己的大刀,大刀面上一股巨力压向峨嵋刺,将雷若儿弹开。

「妞长的不错,武器也使的挺花哨。」杜广横刀胸前冷视雷若儿。

「给我受死。」雷若儿施展轻功,峨嵋刺雨点般从四面八方刺向杜广。

杜广身为江龙帮七大高手之一,本未将这妙龄少女放在心上,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这少女不但武功不错,轻功亦实属罕见,如穿花蝴蝶般四面都是少女红色身影,少女的进攻也是虚虚实实如陀螺般围着杜广乱转。

杜广身经百战,隐如磐石,手中大刀见招拆招,以不变应万变,杜广知道此时只能以稳打快,若是跟着对方以快打快那就等于用自己的劣势碰对方的强势。

雷若儿进攻飞快,却难以攻入杜广的防卫,两人打成了僵局。

另一面雷明威快速解决提跟随杜广的江龙帮帮众,手中的铁算盘弯折成一把铁尺走向杜广。

杜广暗暗叫苦,一个雷若儿便难以应对,再加上雷明威,自己肯定凶多吉少。

雷明威前进的脚步就像死亡的号令,杜广已无力与雷若儿恋战,手中防卫的大刀忽然变招,由守转攻,大开大合之际,显得气势磅礴。

杜广忽然的变招雷若儿显得措手不及,依仗轻功快速后退躲开杜广的大刀,雷明威的铁尺由后背进攻杜广,雷若儿配合雷明威势要将杜广至于死地为雷猛报仇。

杜广在霹雳堂两大高手的夹攻之下做着困兽之斗,没有丝毫的防守,只有拼命的进攻,杜广知道面对两人防守只是徒劳,而进攻或许支撑的时间更长。

面对杜广疯狂的进攻,雷明威两人一时竟无法击败杜广,更要命的是雷明威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一种莫名的压力袭来。

心念电转之间,雷明威抛开杜广,铁尺反手击向身后,撞向偷袭来的匕首。

偷袭之人尖手细脚,八字须,嘴唇外凸,活像一只大老鼠,看着令人恶心。

江龙帮七大高手之一江悍龙的大师兄张忠,手握匕首两个绿豆般的眼睛看着雷明威乱转。

张忠的身后近百名江龙帮帮众一涌而上将雷明威两人团团围住。

「铁算盘雷明威,火旋风雷若儿。」匕首在张忠尖细的手缝间旋转,就像是指尖的玩物。

「若是二位现在投降,我或许可绕两人性命。」张忠绕有兴致的看着雷若儿修长的大腿。

张忠萎缩的目光前忽然出现一道红影,峨嵋刺就在眼前,左眼忽然被一片血色染红,张忠本能的后退,指尖匕首横削红影,雷若儿跃身后退躲过匕首。

张忠额角的汗珠瞬间滚落,绿豆般的左眼一片血红,这小妞的轻功比之林月柔亦不遑多让,张忠暗恨自己大意,这只左眼算是废了。

「给我上,把这小妞给老子活捉。」张忠恼羞成怒。

江龙帮近百帮众却无人敢向前半步,就连杜广在雷若儿两人的夹击之下亦有胆寒,不敢贸然出手,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江龙帮这个曾经的大师兄张忠。

「一群废物。」张忠恶狠狠的骂着,撕烂衣服把左眼绑好,手中匕首一横冲向雷明威。

张忠一出手,杜广一声怒吼大刀再起劈向雷若儿。

除了张忠、杜广两人疯狂的出手,江龙帮数百帮众亦给雷若儿两人造成无形的压力。

江龙帮除了张忠、杜广两人亦也不乏高手,只是帮众皆知张忠两人素与帮主江悍龙不和,而帮众大多唯江悍龙马首是瞻,对张忠、杜广二人号令多不以为然。

尽管人数占优势张忠两人与霹雳堂两大高手打的却异常辛苦,双方难分胜负。

双方焦灼之时,远处传来一声轻啸,啸声初时极远,仅一瞬间啸声即到耳边,雷明威暗自心惊,此人好快的身法。

来人凌空而来,手中短刀似从天而降,由雷明威头顶劈下,雷明威急忙劈开短刀之时,腰侧却被张忠匕首刺穿。

短刀劈下的同时来人早已料定雷明威必难逃张忠的匕首,待脚刚刚落地又轻轻一跃起,向虚空之处猛击一掌,这一掌看似击向虚空,只是一掌击出雷若儿竟已被杜广逼到这虚空之处,就好似雷若儿自己撞在此人掌风之下。

雷若儿在此人掌风之下一口鲜血喷出,人也好似断了线的风筝飘然跌出数丈远。

此人一出手便显示出绝高的轻功与超绝的洞察能力,只出两招皆是雷若儿两人防守最薄弱之处。

两招即出来人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再不出手。雷明威腰侧受伤还在张忠匕首的笼罩之个苦苦强撑,雷若儿受掌风的袭击,嘴角不时有鲜血涌出,周身如坠冰窟,重伤之下高挺的双峰随着剧烈的喘息快速的起伏,软绵的身躯竟无力从地上站起来。

雷若儿勉强抬起头,只见出手袭击之人是满头银发的侏儒老头,绝望的叹息。

「魔教长老鹤发花盗卓临青。」遇到此人雷若儿不再报任何希望。

杜广淫淫一笑,走向雷若儿,峨嵋刺就在手边,倒在地上的雷若儿却无丝毫力气捡起。

「小美人,我来了。」杜广舔着嘴唇,丢开大刀,不停的搓着双手。

卓临青老僧入定般的静坐着,昨夜被路长河攻击受到严重的内伤,后来借着青铃的身体施展融阳功,刚刚有所恢复,却又匆忙出手帮助张忠两人袭击雷明威两人,刚刚恢复的元气再次受到损伤,无力再战。

卓临青坐定调息,耳清心明,周围嘈杂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遥远,功力开始慢慢的调息。

卓临青忽然睁开双眼叫道:「小心。」

为时已晚,杜广回头之时,蝴蝶刀从他颈侧划过,鲜血喷洒的瞬间,杜广重重倒在雷若儿脚边。

江龙帮众人再次见到如仙子般的林月柔从天而降,一袭黑衣下那丰腴傲人的双峰微微轻颤,手中蝴蝶双刀刀锋处血迹还在慢慢滴落。

听到卓临青的提醒,张忠旋风般的从雷明威身边逃开,林月柔蝴蝶双刀追风而至,张忠火速逃入江龙帮人群之中。

江龙帮近百帮众几乎同时向前涌了一步,卓临青也慢慢站了起来,凝视林月柔。

有卓临青,张忠及这近百的江龙帮众,缠斗之下断无幸理,林月柔娇叱一声:「随我来。」蝴蝶双刀如风横劈竖斩,杀出一条血路。

满身是伤的雷明威搀扶着雷若儿跟在林月柔的身后向青月上庄杀去。

青月大门敞开,从门口杀出几十名山庄门人弟子,与林月柔里应外合杀出一条血路,林月柔三人才得以摆脱江龙帮包围。

林月柔转到雷明威身后,手持蝴蝶双刀断后,憋在人群中的张忠终于忍不住出手,他凌跃起,闪电般的刺向林月柔。

林月柔与江悍龙并称江北两大高手,张忠岂有不知,只是张忠早已算准了林月柔为维护雷明威二人必不会对自己全力施为,而自己又在江龙帮帮众的掩护之下大可不必为自己安全担心。

见到张忠偷袭,林月柔冷冷一笑,不退反进,蝴蝶双刀急风般追砍张忠,张忠身形一滞,退入人群中,林月柔的追击却与雷明威拉开的距离。

「若儿。」雷明威惊叫一声,被隐藏在人群中的卓临青一掌击中,重重的倒在地上。

双方帮众如潮水般的涌入对方,短兵相接的瞬间,青月山庄城墙之上弓弩齐发,连续惊叫的惨呼声后,江龙帮又如潮水般退去,人潮退却之后青月山庄门人弟子搀扶着雷明威,簇拥着林月柔逃回山庄。

「若儿……若儿……」望着江龙帮退却的人潮,雷明威无力的高喊。

******************************

「救回若儿。」雷明威粘满鲜血的双手颤抖拉住林月柔的衣袖。

雷明威长袍布满血污,腰间被匕首刺穿处鲜血奔涌而出,脸色嘴唇苍白的可怕。

「先到厢房疗伤休息,救人的事情交给我。」林月柔让人搀扶着雷明威离开。

待雷明威离开之后,林月柔独自登上青月山庄城墙,她俯视刚才的战场,看着战场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林月柔兀自心惊。

雷若儿与杜广缠斗之时她尚在城墙之上,由于山石的阻隔,她能听到远处的喊杀之声,却无法了解山石另一侧的情况。

尽管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林月柔却做出她一生以来最大胆的决定,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孤军深入江龙帮救出了雷明威,却没能救出雷若儿。

这一次的孤军深入却有意外的收获,一直追随江龙帮的江北第三大势力流火帮已然不在此列,显然流火帮已经离开。而江龙帮第一高手也是被誉为江北第一人的江悍龙竟然也不在连同江龙帮另外四大高手均不在列,江龙帮围困青月山庄的高手中只有张忠和杜广,而林月柔偷袭之下杜广已然死在其刀下,张忠因轻敌被雷若儿废了一只眼,而现在唯一的变数就是卓临青,只是从他刚刚的出手的次数可以断定此人被路长河伤的极重,这一夕之间功力万难完全恢复,跟据路长河的判断,即便卓临青有融阳功的协助要恢复内伤也要三日之后。

看样子不光青月山庄势力在削弱,连同围困青月山庄的江龙帮现在的势力也极为虚弱,林月柔暗叹的同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浮现。

「若是此时我再杀下去,卓临青绝不会想到。」林月柔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到了,这大胆的想法让林月柔兴奋的脸色通红,心跳加速,纤手因兴奋而颤抖。

落日的余晖铺撒在整个青月山庄,把青月山庄染成金黄色的宫殿,城墙上林月柔女皇一般俯视墙外冰冷的尸体。

******************************

青月山庄城墙的外围除了茂密的树林便是山石林立的旷野,夜色中林月柔借的树木和山石的掩护再次深入江龙帮的营地。

山中的秋夜显得寒冷异常,数处篝火周围围坐着江龙帮众人,没有江悍龙的统领,江龙帮似乎群龙无首,人心涣散,张忠左眼缠着布条,唾沫横飞在像是在游说众人,只是张忠的威信不足以压服帮众,人群中不时有人离开篝火,趁着夜色沿着山路离开,显然江龙帮有人开始打退堂鼓,撤离的人也越来越多。

林月柔攀附在高大的林木上,在确定雷若儿和卓临青都不在人群中,轻轻一跃轻盈的离开,走向另一个方向。

嫁到青月山庄十数年林月柔对周围的地形了如指掌,她清楚的知道在距离此处数里的地方有一处山洞,山洞在陡峭的悬崖下方的崖壁之上极其隐蔽,那也是周围唯一能藏人的地方。

林月柔脚踩树干施展绝顶轻功御风而行,清冷的秋风扑面而来,那凉爽的惬意让人心旷神怡,林月柔微闭双眸享受这难得的清爽。

峭壁之下是万丈深渊,枯黄的藤蔓粗如手臂,由崖顶直垂而下,林月柔顺着藤蔓慢慢下行,距离崖顶四尺的的峭壁上出现一个一人高的山洞,崖顶数十条垂下的藤蔓几乎遮蔽了整个洞口,很难有人会想到这藤蔓之后会有山洞。

与其说是山洞倒不如说是一座天然的石室,石室地面凸凹不平,石壁上同样有外凸的尖石,整个石室粗糙不堪。

林月柔还记得第一次来这石室的情形,当时她刚嫁入青月山庄不久,心情有些烦闷之时,雷振天说带她出去散心,结果当她好奇的跟随雷振天来到这山洞,雷振天像变成可怕的怪兽,在这石室之中撕碎她的衣物,粗暴的侵犯她娇嫩的肉体。

那个平时在床上温文儒雅的雷振天在那一次彻底变成肆虐的野兽,那也是林月柔成亲以来第一次尽情的释放,彻地的满足。

自那以后雷振天似乎又变成了那个体贴温柔的丈夫,再没带林月柔来到这里,林月柔无数次的希望丈夫能带自己再次来到这里尽情的释放,身为贤妻的她却不敢提出这样令人羞耻的要求。

如今故地重游看着那曾经欢爱过的地方,石壁上凸起的尖石曾经摩擦娇嫩乳头的,林月柔只觉得股间热浪翻涌,她深吸一口气,压制自己燥动的心神,石室并不大,林月柔凝目四顾,黑暗中卓临青侏儒的身形躺在凹凸不平的石地上,四周并无雷若儿的身影,林月柔凝神戒备,纤手中蝴蝶双刀握紧。

卓临青呼吸轻微均匀,似乎完全睡熟,对林月柔的到来充耳不闻。

「他身受重伤,还等什么?」林月柔不疑有诈,蝴蝶双刀快速劈向卓临青。

「娘亲。」卓临青发出稚嫩的呓语,瘦弱的身躯轻微的颤抖,像受到惊吓的孩子。

听到这稚嫩的声音,林月柔纤手猛抖,蝴蝶双刀快速转向劈在石壁青石之上发出连串的火花。借着火花的掩映,石地上那侏儒的脸形竟是四五岁的孩童。

刀锋撞击石头发出剧烈的声响惊醒孩童,孩童小手轻柔着朦胧的双眼张口叫着:「娘亲,我好怕。」扑入林月柔的怀抱。

男童不断抽泣,娇小的身躯不停的颤抖,一股怜爱之情,林月柔把男童紧紧拥入怀中。

男童周身火热,稚嫩的小脸紧贴林月柔娇俏的脸庞,火烫的感觉让林月柔心悸。

她没想到男童是受了风寒,发热这么严重,男童的意识模糊。

「娘亲,浩儿好想你。」男童拼命的把林月柔抱紧,好像一松手林月柔就会消失了一样。

「谁会让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睡在这冰冷的石地上,谁会对一个发热如此严重的孩子不闻不问。」男童可怜的让林月柔心酸,她暗自咒骂着抱紧可怜的孩子。

「这小崽子怕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粗鲁的声音从崖顶传入石室,林月柔一下绷紧了神经。

「还是看紧些这小崽子,出了问题卓长老可饶不过咱们两。」崖顶上嘈杂的脚步声,显然是两个人,沉重的脚步声可以听出两人武功有限,林月柔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崖顶传来攀爬藤蔓的声响,应该是崖顶两人开始下来,林月柔抱起男童走到石室的洞口,待两人爬入石室的瞬间林月柔悄无声息的与两人擦肩而过,顺着藤蔓爬上崖顶。

******************************

「那小崽子哪里去了?」

「不会走出去掉下悬崖了吧?」

「就说了让你小子把那小崽子脚捆上就是不听。」

「你他妈怎么不捆?」

「要老子捆,你个孙子有何用。」石室中两个怒骂着,互相指责,崖顶之上林月柔抱住男童躲在一块大青石之后侧耳倾听。

石室中两人对骂了一阵安静下来,两人也发现对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两人陷入沉默。

许久,终于有人开口了。

「现在怎么办?」

「还是尽快通知卓长老,没有这小崽子卓长老就无法操纵江悍龙,江北之事就会出现变局。」

「卓长老的手段你我也是知道的,咱们犯了如此大错必生不如死,与其两人受罪,不如一人顶下这罪」其中一人担忧的说。

「所言极是,就让兄弟我一人顶了这罪。」另一人说。

「这……,患难见真情,我就先行谢过兄弟了。」说话的人声音有些颤抖,显然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坦率的承担责任。

「嗯,哥哥稍等,兄弟这就去顶罪。」藤蔓再次摇晃起来显然要顶罪之人攀爬上来。

「兄弟等下为兄和你一起去。」另一人好似有些过意不去的追了上来。

顶罪之人先一步顶上崖顶,另一人跟随着脑袋刚露出崖顶,雪亮的刀光闪过,脑袋就从颈上飘飞而起,失去脑袋的身体瞬间跌入悬崖。

「哥哥,兄弟我对不起你,这罪还是你顶了吧。」崖顶之人阴冷的目光俯视着悬崖下无边的黑暗,月色下那人脸色苍白,手中兵器尚有丝丝血珠,那人连同兵器一起抛下悬崖转身向黑暗在山林飞奔。

石洞中两人争吵的时候林月柔就将昏昏沉沉的男童安顿在巨大青石之后背风的地方,向着黑暗俏然追踪过去。

黑影在黑暗的山林中左拐右转走了近半天,直到看到十数丈外的一方空旷的平地时才放缓了脚步,他的脚步也开始沉重起来,显然对即将面对卓临青的他来说充满的恐惧。

空旷的平地上,停放一辆奢华的马车,车厢内透出微弱的灯光。

「卓临青就在前面马车中?」一个轻柔的在耳边响起,森寒的刀锋已经架在黑影的脖子上。

黑影微微一怔,脖颈处忽的一紧,锋利的刀锋陷入脖颈,黑影能感受到自己脖子上鲜血正在丝丝滴落。

「卓长老就在车内。」陷入脖子的带刀锋带来无比的恐惧,黑影不敢丝毫的怠慢。

「车内还有谁?」林月柔冷冷的问。

「江龙帮主夫人和霹雳堂的雷若儿。」黑影回答。

「其它没人了?」林月柔追问。

「只有他们三人。」黑影肯定的回答。

「江龙帮主的夫人和雷若儿为什么会在这里?」林月柔问。

「这……」黑影迟疑的瞬间,冰冷的刀锋狠狠的压入他的颈间,鲜血自颈间喷涌而出。

马车车厢门处由精致的兽皮遮挡,兽皮厚重,质地精良,微弱的灯光从狭窄的缝隙中透出车外,马车轻微的晃动,细微娇柔的呻吟从车厢中传出,林月柔心头一颤,紧握蝴蝶双刀加速扑向马车。

车厢内呻吟声骤然加速,肉与肉之间激烈的撞击声传入耳膜,林月柔面红耳赤,随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显然男人已经到了欲望的顶峰,林月柔知道现在是出手最好的时机,蝴蝶双刀以快速绝伦的速度抢入马车,蝴蝶双刀抢入的瞬间,车厢被撕裂,卓临青侏儒的身形凌空飞起,深红色龟首油亮狰狞喷射出浊白的精液漫天飞舞,黑粗的肉棒蚯筋爆起,如猛兽般张牙舞爪。

「这也大的吓人了。」林月柔暗自咽了咽口水,俏脸面红耳赤,明亮的双眸露出惊异的神情。

跪趴在车厢里的青铃圆臀高翘,股间被肉棒撑开的蜜穴洞口大开,在林月柔抢入的瞬间才惊恐的趴在车上瑟瑟发抖,林月柔见雷若儿双目紧闭,应该是昏迷不醒,雷若儿衣着完整,林月柔松了口气,身形电闪,蝴蝶双刀追着卓临青,刀出惊雷。

今日连续的出手应战卓临青内伤早已加重,根本无力应付林月柔,看着林月柔冰冷的刀锋,卓临青面色露出诡异的微笑,林月柔心中微微一惊,隐隐感到不妥。

一阵红色的烟雾在马车车厢碎裂时悄然飘散,红色烟雾飘散极快,林月柔察觉之时已经被红色的烟雾包围,烟雾还在整个山林中快速蔓延。

「有毒。」感到头晕目炫,林月柔强提精神一手抄起雷若儿退向黑暗的山林深处。

「救我。」青铃伸出纤手虚弱的看着林月柔。

看着虚弱可怜的青铃,林月柔银牙紧咬,伸出另一只手搀扶起青铃再次融入山林无边的黑暗中。

「咳」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卓临青望着林月柔飞逃的背影,握紧颤抖的双手,双目冰寒。

「卓长老这伤势怕是很难再挡林月柔一刀。」徐放从山林深处走出,微微抬头仰望星空。

「你若是刚才出手大事可成。」卓临青冷冷的看着徐放。

「江悍龙的紫金龙磷刀和林月柔的蝴蝶双刀在江北从未有过对手,徐某也深知绝非任何一人的对手,即便是偷袭也断无成功的可能。」徐放看着卓临青那黑粗的大肉棒眼神中充满嫉妒。

「可惜了。」当初卓临青曾认为可手到擒来的胜利变得扑朔迷离,随着江南霹雳堂高手的到来,青月山庄除了林月柔外尚有雷明威,而自己这边除了徐放和张忠亦没有可以出手之人,如今最大的变数也只在江悍龙,江悍龙尚未回来,而自己又正在失去对江悍龙的控制,卓临青感到自己正在失去是对整个江北武林的控制。

「林月柔此时身中媚毒应该已经发作,现在追上去可手到擒来。」卓临青伸手抹去嘴角咳出的鲜血。

「我怎知道张海不在林月柔身边?」徐放山羊须微微上翘,目光狡诈的像是一只狐狸。

卓临青见徐放不为所动仰天叹息,目光凝视林月柔消失的方向。

林月柔一手抱住昏迷的雷若儿,一手搀扶赤裸的青铃加带奔向青月山庄,以卓临青目前的伤势绝没可能追杀袭击,但江龙帮就在左近,林月柔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黑暗中急速穿行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林月柔的优势便是对周边环境极为熟悉,即便黑暗中亦是轻车熟路,以林月柔的武功,带着雷若儿两人穿行在山林间本应该轻而易举,可急行间林月柔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清冷的寒夜中竟然已经香汗淋淋,气喘吁吁,手脚亦有无力感,林月柔只能咬牙坚持。

看着远方点点篝火闪烁,林月柔长出一口气,再向前出了山林便是青月山庄,也到了江龙帮最后的防线,闯过这道防线进入青月山庄便安全了。

「你在这帮我看着她,我去去就来。」林月柔交待青铃照看昏迷雷若儿的同时,悄然移动到山林边缘。

山林外十几个江龙帮众围在篝火边,篝火边刀剑兵器散落一地,篝火上烧烤着一只肥羊,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

「你说帮主到哪里去了,都几天没见他了。」一个帮众咬了一口羊肉说。

「不知道,自从帮主离开张忠又把帮主的四位师叔也支走,现在咱们的实力怕是远不如青月山庄。」另一人附和着说。

「就是,前几天咱们江龙帮七大高手再有流火帮烈炎刀赵飞武赵大当家八大高手对青月山庄稳操胜券,帮主离开后,张忠逼走流火帮,又把帮主五位师叔除了杜广其它四人支走,张忠摆明要夺权。」另一火爆脾气的帮众狠狠的把手中羊肉丢在地上。

「老黑你他妈的不吃也不要丢。」一个年老的帮众快速跑到老黑面前,想要捡起来。

老黑一抬脚把羊肉在地上狠狠的搓了一下:「就他妈知道吃,帮主不在现在的江龙帮就成了一片散沙,今天几乎挡不住霹雳堂两人。」

「唉,霹雳堂那两个也端是难以应付,若非那侏儒老家伙出手,张忠两人很难取胜。」年老的帮众叹息着说。

「你还别说,怎么从来没见过那小老头,也从未听说帮中有这号人物。」

「就是,我也没听说过,看样子张忠对这老头还挺恭敬。」

「管他什么老头不老头,帮主不在我明天就下山不跟张忠这孙子。」老黑骂着张忠走向山林处。

「干嘛要等到明天?你没看今天晚上就有兄弟已经开始下山了。」年老的帮众向远远走向山林的老黑喊道。

看着老黑越来越近,山林中林月柔握紧蝴蝶双刀,只要老黑敢靠近便偷施暗袭。

黑暗中老黑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伸手解开腰带,从裤裆中掏出黑粗的肉棒向山林中尿了出来。

看着黑粗的肉棒,林月柔暗啐了一口,周身一股莫名的火热,蜜穴中暗潮涌动。

尿完后老黑抓住黑粗的肉棒左右甩动,尿液的残汁四下飞溅,肉棒像挥舞的长枪,林月柔看得口干舌燥,双手不自觉的伸向胯间。

「是那红色的烟雾?我怎么变得这么淫荡?」林月柔想碎裂马车上的红色烟雾,暗暗啐骂自己,双手却不听使唤隔着衣服轻揉肉穴。

「嗯」轻哼一声,身体敏感的惊人,手指刚刚触摸肉唇,快感即如电流般袭击全身。

「谁?」老黑显然听到声音,他脚步悄悄迈进山林中,忽然脑后一疼便失去知觉。

打晕老黑,林月柔把老黑拉入山林深处,手忙脚乱的脱掉老黑身上的衣服,老黑那精赤的上身肌肉堆叠,火热的触感让她迷醉,草草扒掉老黑裤子,鼓胀的肉棒一下跳了出来,林月柔看得心惊肉跳。

林月柔抱起老黑衣裤准备离开,她脑海中满是淫糜的场景,她的双眼被老黑那粗壮的肉棒深深的吸引。

「这么黑,四周又没人!」林月柔轻舔柔唇,脑海中淫秽的念头不停的刺激。

林月柔心如鹿撞,再次观察四周,柔嫩的玉手神使鬼差的握住老黑粗壮的肉棒。

「好热。」纤手中肉棒火热触觉让林月柔不禁呻吟出来。

「这老黑撒泡尿怎么连人都没了?」江龙帮已经发现老黑不见了。

「刚刚还说要下山,不会连夜下山吧?」年老的帮众说。

「不会是被山林的女鬼抓走了。」其它帮众跟着起哄。

有几个人已经往山林边走来,林月柔又腰间拿出一支长笛一样的东西放在唇边用力猛吹,一阵刺耳的啸叫如厉鬼的狂嘶,利箭般穿林而出,在浩瀚的夜中回荡。

「什么声音?」几个靠近山林的帮众竟然举步不前,心中惊惧如打鼓一般。

林月柔又快速返回山林深处,把老黑的衣服递给青铃说:「衣服穿上吧,我们现在回青月山庄。」

厉鬼的狂嘶还在夜空中回荡,青月山庄大门在嘶叫声中缓缓打开,数条高大的身形如出栏猛虎扑向江龙帮十数帮众,出手凶猛,狠辣,江龙帮众明显措手不极,匆忙中众人手持兵器同时发出求援的呼叫。

林月柔一手抱着雷若儿,一手扶着青铃从容的走过杀声震天的战场回到青月山庄。数条高大的身形见到庄主夫人回到青月山庄后,又如飞鸟归林一般撤出战场返回青月山庄,当真是来去如风。

夜空下又回归的平静,,一切都似原来的模样,若非江龙帮两具尸体横陈,让人几疑是一场梦,只是平静的夜空中多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