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odinstr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odinstr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浮华背后 浮华背后

    我叫韩轩,这是我的故事。  我并不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人,尤其是没头没尾的故事,可惜我这个故事却既没有开头——因为我的记忆力并不是很好,也绝不会有什么结果——所有讲述自己的故事都不会结束,只要讲故事的人依然健在。  按照传统,我似乎应该介绍一下自己的简况,尤其在一个情色故事的开头,然而我本人却算不上一个真正的主人公,更多的时候我其实只是一个旁观者。  至于大家喜闻乐见的对女性角色,花大量笔墨去描述她们的身材同样没有太多意义,这世上的漂亮女人也许不少,但我们身边见到的几乎都是很普通的那种,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其实

    odinstr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浮华背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浮华背后》,是作者odinstr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韩轩,这是我的故事。  我并不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人,尤其是没头没尾的故事,可惜我这个故事却既没有开头——因为我的记忆力并不是很好,也绝不会有什么结果——所有讲述自己的故事都不会结束,只要讲故事的人依然健在。  按照传统,我似乎应该介绍一下自己的简况,尤其在一个情色故事的开头,然而我本人却算不上一个真正的主人公,更多的时候我其实只是一个旁观者。  至于大家喜闻乐见的对女性角色,花大量笔墨去描述她们的身材同样没有太多意义,这世上的漂亮女人也许不少,但我们身边见到的几乎都是很普通的那种,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其实

《浮华背后》 第24章、结束与开始 免费试读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除了回家换衣服和洗澡之外几乎二十四小时陪着云儿,云儿出院的时候身体已经恢复健康,只是精神状态依旧不是很好。

又过了将近一个月,云儿才终于回复了正常的状态,其间孔琳来看过她两次,都是放下花就回去了。

八月初的某天晚上,我陪云儿散步回来之后,云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对我说:“我们离婚吧?”我没有答话。

云儿坐起来转向我:“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们离婚吧。”我摇了摇头。

只听云儿接着说:“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我觉得我们还是离婚的好。”

“为什么?”我回望云儿,”你不是说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吗?”我说的是那天她在天台上对我说的话。

云儿微微摇着头:“不,不是你的原因,我想离婚跟你在外面有女人无关,是我的问题。”

“你有什么问题?”我问道。

云儿低下头:“是因为……在你面前……我……我不能容忍自己……”

“那不怪你。”我拉着云儿的手。

云儿还是低着头:“就算不是我的错,就算你现在不厌恶看到的那些事,可我怕你早晚会有嫌弃我的一天,所以……还是现在分开的好。”

“不!”我站起来,拉着云儿走进书房,打开电脑,从紧锁的抽屉里抽出一张光盘塞进光驱。

屏幕上出现云儿对着摄像头自慰画面的时候,她显然吃了一惊。

然后我又换了一张盘,这张盘里是云儿在护肤中心被迷奸的视频。

看完这两张光盘的内容,我对云儿讲了曹阳和护肤中心那件事情的始末,云儿始终低着头避开我的视线,直到我捧起她的脸。

我看着云儿的眼睛:“我本来想把这两件事一直隐瞒下去,现在告诉你是因为想让你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所以……相信我。”

“真的?”云儿抱紧我的时候只问了这么一句。

“真的!”我用力点点头,云儿的手臂环绕在我身上,勒得我透不过气来,尽管如此,我还是让她这么一直拥抱着,直到感到肩头的衣服被某种液体打湿。

又过了几天,我开始回复正常的上班状态,但始终没再找孔琳,甚至连工作上的事情也让秘书互相传递。

八月三十一号,这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孔琳敲开我办公室的门,她今天穿的特别漂亮。

“韩轩。”孔琳这次直呼了我的名字,“我想跟你谈谈。”我点点头,示意她坐下。

孔琳坐在我面前:“我想你不会离开云儿了,对吗?”她问得很直接。

我点头。

孔琳苦笑了一声:“原来我什么都不是……”

我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曾冒出过跟你在一起的念头,不过……你太精明了,做你的丈夫我会很辛苦。”

“就因为这个?”孔琳追问了一句。

“嗯。”我看着孔琳,“如果说之前我还想不到这些,可自从你跟那个姓罗的上床之后我才忽然觉得你有些可怕……”

“可怕?”孔琳冷笑了一声,“我那还不是为了你?”

我点了根烟:“似乎是为了我,不过你更多的还是为你自己,你通过那件事离开陆伟,利用陆伟的诚实让我对你心怀愧疚,虽然我知道这一切的理由都是因为你想跟我在一起,可是你做的实在让我有些害怕,我不是一个喜欢承担责任的人,你不是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孔琳忽然提高了声音,“所以才去逼迫你,你从小就是这样,不被逼到最后就总是逃避。”孔琳盯着我的眼睛:“不错,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可是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跟你姐姐做朋友?”她似乎想要把所有的情绪一次发泄出来,“你姐姐向来说一不二,从不给别人一点儿余地,谁会愿意跟她那种人做朋友?我之所以能够忍受是因为我跟你姐姐在一起,就有更多的机会见到你。”

我愣了一下。孔琳继续道:“可是你呢?你娶了云儿,这没关系,好,那我也只好嫁人过自己的日子,但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还要跟我上床?还要给我机会?”

“这些话你从来没对我说过……”我转过脸。

“我以为自己可以一直等下去,甚至在跟陆伟离婚之后我也这么想,可是我真的看不到希望。”孔琳挡着自己的眼睛,“我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我还能等多久?五年?还是十年?我等不下去了……”

“对不起,看来是我一直让你误会了。”我看着窗外。

孔琳站起身:“我想我该请个大假……”

“也好。”我应答着。

孔琳走到门头,忽然又停下了脚步,转回来对我道:“事到如今,我觉得还有件事必须告诉你,云儿被轮奸的那天……那些人,是我安排的。”我蓦然转身,瞪着孔琳。

孔琳轻笑了一声:“你难道不奇怪那几个人为什么没有伤害你?你以为我那天真的来了月事?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他们收了我的钱,你什么时候听说强奸犯会在乎女人来不来月经?”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对孔琳吼道。

孔琳摇着头:“因为我在想,也许在你眼里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所以你才会始终不愿跟我在一起,我想如果让你看到云儿被别的男人上,让你看到她不再是个纯洁的女人你也许就会嫌弃她,也许就不会再继续你们的婚姻……可是我错了,我对不起云儿……”孔琳说到这里,泪水在眼圈里转了转,但始终还是没有流下来。

我握着拳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生怕忍不住一巴掌扇过去。

孔琳吸了口气:“如果你打算报案就去报吧,我不会否认的。”

她说完这句话,我沉默了很久,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抬起头看着孔琳,低声道:“你走吧……”

孔琳离开之后,我来到王弈飞的办公室。

他还是一脸严肃,在看到我的神色有些不妥之后,开口问道:“怎么?情绪不好?”

我点点头:“我似乎做错了很多事。”

王弈飞道:“我们都做错过很多事,只要以后不再犯相同的错误,何况,我想你该清楚,很多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用对或者错来衡量的。”

“说得也是!”我叹了口气,”晚上出去喝一杯如何?”

王弈飞看着我,片刻之后终于点了点头:“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那天晚上我和王弈飞谈了很多,我甚至有些遗憾为什么以前没有跟他多聊聊天,此外还有另外一件事让我惊讶,那就是从不喝酒的王弈飞的酒量远比我要好得多。

第二天开始孔琳就没来上班,我和云儿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下,继续我们的生活,我没有告诉云儿是孔琳找人轮奸了她,也永远不打算告诉云儿这件事的真相。

几个月过去,云儿已经可以直接面对那天发生的一切,甚至在我们做爱的时候还会把那件事拿来开玩笑,云儿有时还会夸张地红着脸说”你今天这个没有那天那个人的大……”

人类愈合伤口的能力真的是远远超出我最初的想象,也幸好如此,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转过年来,又是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我接到了孔琳的电话。

“喂?”接通电话之后,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电话里孔琳告诉我她住进了医院,想要见我。

按着孔琳所说的地址,我来那家医院,对护士小姐说出孔琳的名字之后,护士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你就是孔小姐的老公?”

我愣了一下,只听护士继续道:“你也真是的,什么工作那么忙,老婆住院都不来看一趟,不过孔小姐真是贤惠,提到你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怨言,每次都是兴高采烈的。”

我跟着护士走向病房,继续听着她的唠叨:“还好你来接她出院,要不她一个女人带着……”

“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我诧异道。

“你该不会这个也不知道吧?”护士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就算你没时间来看老婆,自己的女儿也不要了?”

“女儿?!”我心里一惊,抬头看时,发现已经到了产科门前。

护士推开门,发出”咦”的一声。

孔琳的床上非但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护士似乎有些慌张,她拨通了电话:“孔小姐……”

“吓死我了。”收好电话之后,护士对我说,”孔小姐说因为今天精神比较好,所以就自己办好了出院手续,她现在正在楼下等你,让你抱好孩子下去找他。”

我晕晕乎乎地跟着护士再往里走,直到她塞给我一个婴儿,我才像做梦一样下了楼。

出了医院,跟我想的一样,我没有看到孔琳,再打她的电话时已经关了机。

抱着孩子回了家,把今天的事情对云儿说了一遍,云儿看着孩子红扑扑的笑脸,居然笑得格外的开心。

之后我让志刚找人给孩子上了个户口,我给孩子起名叫韩瑛,提起孩子的来历志刚劝我最好做个亲子鉴定,两个星期之后报告出来,确实是我的女儿,知道这个消息云儿似乎也放下心来,而且更加疼爱这个孩子。

在瑛儿两岁的一个夏天的午后,我和云儿抱着瑛儿到公园散步,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看着云儿拉着瑛儿的小手,瑛儿抓着云儿的手不停地叫着”妈妈”,我忽然想起了孔琳。

点了一根烟,看着烟雾被风吹散,我笑着摇了摇头,摇头的时候,我看到远处的树荫下站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望着云儿怀里的瑛儿,捂住了自己嘴巴。

这时一股烟忽然吹到我眼里,呛得我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云儿抱着瑛儿来到我跟前,看着我问道:“怎么了这是?眼泪汪汪的?”

“被烟呛到了。”我熄灭烟头抬头张望,然而再也没有找到任何熟悉的身影。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孔琳。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