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碧池渊的婊子们逆流星河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碧池渊的婊子们 碧池渊的婊子们

    浑身上下只缠着一条毛巾的男人坐在床边,局促的神情将他心底的紧张展现的一览无余。他用试探的眼光看向一旁,在他视线的末端,透明的玻璃墙之后,刚刚褪去了全部衣物的女人正伸展着腰肢,姣好的曲线在男人的眼帘中没有一丝遮挡与保留。  男人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不自然的活动了下大腿,似乎是想遮掩住身体某处让他觉得不自然却又是自然而然的变化。他想要挪开视线,但女人散发着象牙白光芒、如同神话中的女神下凡一般的胴体却如同磁铁一般牢牢吸附着他的目光,也挑拨着他心底一直蠢蠢欲动的欲火。心脏在不争气的飞快跳动,奔涌的血液涌向他的脑门,

    逆流星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碧池渊的婊子们》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碧池渊的婊子们》,是作者逆流星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浑身上下只缠着一条毛巾的男人坐在床边,局促的神情将他心底的紧张展现的一览无余。他用试探的眼光看向一旁,在他视线的末端,透明的玻璃墙之后,刚刚褪去了全部衣物的女人正伸展着腰肢,姣好的曲线在男人的眼帘中没有一丝遮挡与保留。  男人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不自然的活动了下大腿,似乎是想遮掩住身体某处让他觉得不自然却又是自然而然的变化。他想要挪开视线,但女人散发着象牙白光芒、如同神话中的女神下凡一般的胴体却如同磁铁一般牢牢吸附着他的目光,也挑拨着他心底一直蠢蠢欲动的欲火。心脏在不争气的飞快跳动,奔涌的血液涌向他的脑门,

《碧池渊的婊子们》 第38章、第一幕:被遗忘的征服(下) 免费试读

靖远凝视着眼前的女人。

他很惊讶,他真的很惊讶。

虽然被他控制住的女人,也就是苏梦梦此刻正全身颤抖着,没有任何的挣扎和反抗。但她的眼睛,那双被他强迫着与自己对视的眼睛,却一直都还残存着一丝清明的光芒。

他眯起眼睛,然后开口道:「看来,那位顾先生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真的是改变了你呢。」

靖远松开了手,失去支撑的苏梦梦立即跌坐在地板上。她捂住脖子,剧烈的咳嗽着,靖远的手如同铁钳一般夹住了她的下巴,也让她的呼吸也变得分外艰难。

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挠她的背。

抬头一眼,映入苏梦梦眼中的,是一条黑色的……鞭子。

她如同被毒蛇咬到一般从地上跳了起来,随即不停的后退,知道后背撞到了障碍退无可退。

刚刚,面对靖远的适合,她的精神与理智还能强撑着与之抗衡。

但现在,面对那条黑色的鞭子。

她做不到。

精神崩溃的速度,甚至还抢在了肉体的前面。

「啧啧,果然还是很有效果的嘛。」

靖远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用鞭子拍打着自己的掌心,一步步,靠近着蜷缩成一团的苏梦梦。

那根鞭子是皮质的,已经很旧了,整个鞭子上布满了磨损的痕迹。

但在苏梦梦眼中,这根毫不起眼的皮鞭,却是她噩梦中从来都不会缺席的梦魇。

逃,是没有地方逃的。苏梦梦的身体也已经无法支撑她做出任何躲闪的动作了,她像一只被叼出母巢的雏鸟一般,颤抖着,被靖远拎了起来。

靖远看上去单薄的身体却爆发出与他外表不相称的力量,他单手提起了苏梦梦的身体,然后,直接将苏梦梦扔到了床上。

苏梦梦的外套被扔到了床下,然后,他慢条斯理的开始从一旁捡起手铐和脚镣,一个个固定在苏梦梦的四肢上。

整个过程,苏梦梦都没法做出任何的抵抗和挣扎。

她的眼前是黑的。

尽管没有人捂住她的眼睛,但长久以来的条件反射,直接在那根鞭子接触到她的身体时便关闭了她的视觉。

靖远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他直起腰,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身体。

他已经很久不这样做了,如果不是今天要面对反抗的苏梦梦,他可能以后都不会再亲手去做这种事情了。

但久违的重温了一下,他的手法依然没有退步,对此,他相当满意。

床上的苏梦梦被固定成了大字型,因为四肢摊开的原因,她高耸的胸脯显得更加突出,正随着她的呼吸而剧烈起伏着。

靖远居然觉得有些口渴了。

他回过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但酒液没能缓解他的干渴。于是他明白了,这股燃烧着的火,是来自何处。

他解开了衬衫最顶端的扣子,打量着苏梦梦的身体。

完美。

即便是现在,他依然会给眼前的尤物给出毫无保留的满分。

想当初,得到了苏梦梦的他,曾经是那么的沉迷。他也因此倾尽了最大的心血,与最大的怜惜,他也得到了一件他最满意的玩具。

但现在……玩具,却想要背叛他这个主人。

靖远是一个慷慨的人,他的性格一向如此。

一件玩具,他可以拿出来当作筹码,也可以送给别人赏玩。

但他不允许,超出他许可的任何独走与背叛。

靖远举起了鞭子,皮质的鞭梢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锐响。

但他并没有落下,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被绑住四肢的苏梦梦无法用手臂去充当盾牌,她只能尽力蜷缩起身体,去迎接那实际上并不会到来的鞭打。

她的眼睛半开着,隐藏在长长睫毛后的瞳孔没有任何焦距。她的身体虽然蜷缩着,头部却直直地看着,或者说对着正上方。

就好像,被剥夺了视觉一般。

看着她无神的眼睛,靖远才意识到。

原来,他把眼罩忘在家里了,他不该忘的,那可是和他手中的鞭子一样是曾经的苏梦梦最「爱」的道具。

一直在等待着鞭子落下的苏梦梦如同一只受了惊的鸟儿,不住地发出哀鸣和颤抖。

而靖远就这么骑在苏梦梦的身上,享受着她的恐惧,与同样甘美的臣服。

靖远已经足够满意了,久违的甘美让他心满意足。但看着手中的鞭子,他却觉得,就这样收起来太可惜了。

于是他再次举起鞭子,这一次,他马上便挥了下去。

皮鞭抽打在苏梦梦的身上,她的胸脯被抽打出一道波澜。

而她的身体,也像触电一样,瞬间停止,惨叫声从她的嘴中溢出,却又被咬断在了嘴里。

靖远看着苏梦梦拼命抑制叫声的样子。

哦,原来口球也忘记带了啊。

唉,真的是健忘了,难道和最近熬夜有关吗?

他摇着头,鞭子再次落下。

这一次,皮鞭落在了苏梦梦的小腹上。她像一条出水的鱼一般绷紧了腰,却因为靖远整个人的体重都压在她身上的缘故,她的动作只能在半途停止。

「老实说,我以为你会忘记这条鞭子的。」

鞭子第三次落下,这一次,又是胸前。

「毕竟,你和它也不是特别亲近嘛。你当初可是最乖的那个,你看别人被鞭打的次数远比自己挨鞭子的次数要多吧?」

第四次,这次是脖子。

「哦,对不起,我失误了。」

看着苏梦梦雪白的肌肤瞬间浮现出一道血红,靖远表达着虚伪的歉意。

因为抱歉,所以他的下一鞭又选在了苏梦梦的小腹。

「不过啊,我当初就看出来了。」

第五鞭。

「虽然你当时没有在挨鞭子,但你却和那些挨鞭子的女人一眼,被吓出了一身的汗。啊哈,或许还有某些其他的液体对不对?这很正常,我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第六鞭,苏梦梦挣扎的幅度已经很小了。

「你的确是最特别的那个。不只是你的容貌和后来成长起来的身材,还有你独特的体质。你不需要被鞭挞,你只需要看着别人被鞭挞就行了,因为那同样会让你产生痛觉,甚至能起到更好的『教育』效果。」

第七鞭,这一鞭又抽在了苏梦梦裸露的皮肤上,但靖远看了一眼浮现出红痕的手腕,决定不去管它。

「你太完美了,所以他们都舍不得去鞭打你,在发现了你这种体制之后更是舍不得。不过我不这么想,只有我觉得,『教育』,还是亲身体会的比较好。」

第八鞭,又换到了胸口。

「其实你应该感谢我。那些不舍得抽你鞭子的人,其实都在打着把你变成一个真正的肉便器的主意。你如果落入他们的手中,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见到太阳吧。所以,我把你抢了下来,我成为了你的主人,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第九鞭,鞭梢擦过了苏梦梦的脸颊。

看着那张完美的面容被破坏,虽然仅仅只是一条小小的红印,但靖远依然眯起了眼睛。

他索性再次举起鞭子,这一次,他没有失手。

第十鞭落在了苏梦梦的脸上,一道更加明显的血痕覆盖住原本的红印,并变得越来越狞狰。

靖远扔掉了鞭子,他听着苏梦梦在他的身下呜咽,感受着苏梦梦身体的每一次抽搐。

他刚刚亲手毁掉了他所珍重的东西。

但他……非但不觉得心痛,反而油然而生一股异样的快感。

靖远伸出手,去触碰苏梦梦脸上的鞭痕。苏梦梦因为他的触碰而痉挛了一下,一滴眼泪也因为这一下的颤动,滑落脸庞。

靖远的呼吸都为之而停滞。

他真的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好美。

视觉上的震撼眩晕着他的大脑,而一股火焰,也随之席卷了他的下半身。

他理所当然的将手放在了苏梦梦的胸脯上,透过薄薄的衣料,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那丰盈之下的柔软与温度。

他忍不住将手探进了苏梦梦的领口,但就在他的手指接触到苏梦梦皮肤的那一刻,滑腻的触感,却反而惊醒了他。

靖远抽回了手,他直接从苏梦梦的身上站了起来。他必须远离苏梦梦,远离这具对他来说充满了致命性诱惑的躯体。

不然,他就真的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履行诺言了。

靖远径直走向了吧台,他从冰箱中拿出一瓶冰水,他必须借助冰凉的液体来冷却自己。

片刻后,他回到了苏梦梦的身边。

苏梦梦依然躺在那儿,弱小,无助,毫无遮拦。

他最后看了一眼苏梦梦的脸,那道被他亲手创造的血痕是那么的刺目,以至于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自己的眼睛从那上面挪开。

但靖远,依然是理智的。

他为苏梦梦松开了四肢的束缚。然后,他看着苏梦梦依然保持着四肢张开的姿势,索性将她抱了起来,放进了浴缸里。

水流从淋浴头中洒出,喷洒在苏梦梦的脸上,瞬间为她无神的眼睛注入灵魂。

苏梦梦打了个寒战,她茫然的看着四周,最后,她的目光定格在了站在她面前的靖远身上。

苏梦梦没有过多的反应,她没有尖叫,也没有逃跑。

她只是默默地伸出手,触摸着自己脸上那道发烫的鞭痕。

眼泪,从她的脸上滑下,却被水流掩盖,带走,最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靖远丢开了水龙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虽然他不知不觉中沉迷进了过去的「游戏」中,但时间还是充裕的,他不用赶着离开。

而且,他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说完。

靖远弯下腰,看着苏梦梦。尽管苏梦梦无神的眼睛好似没有注意到他的接近一样,但他并不在意。

「后天,就是聚会的日子了。」

让靖远意外的是,苏梦梦居然对派对这个词有了一丝反应。

他继续说道:「那场聚会虽然不是我主导的,但我自然不会缺席。到那个时候,我和顾大鹏的交易,也终于到了要兑现的时候了。」

「毕竟,我已经将酬劳支付了,不是吗?」

他用手指勾起苏梦梦的下巴,而苏梦梦没有任何的抵抗,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过,我还是要多考虑一些的。毕竟如果到时候顾先生表现不佳,惹得我那位妻子不高兴,那我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所以……苏小姐,不如你陪同顾先生一起赴会如何?」

苏梦梦的眼睛终于定焦到了靖远的身上。

靖远看着她,露出满意的笑容:「我想,有你陪伴,或者说激励的话,顾先生,一定也会十分积极的履行他的诺言的。」

接着,靖远直起了腰。他随手抓过一条毛巾擦拭着手上的水迹,迈步走向大门的方向。

站在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道:「对了,为了避免顾先生有过多的担心,我提醒你还是早点儿回去比较好哦。当然,你如果想要在这里过夜也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请自由选择。」

说罢,靖远离开了房间。

偌大的空间内,只剩下苏梦梦一人。

没有关闭的水龙头在苏梦梦的脚边喷洒着冰凉的水,并且渐渐蓄满了浴缸的底部。上升的水位,逐渐吞噬掉苏梦梦的身体,也在毫不留情的带走她的体温。

苏梦梦微微抬起头,她合拢双腿,抱住自己的膝盖,手臂因为用力过度而剧烈颤抖着。

她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了。

浑身的冰冷中,只有脸上那道伤口还在传递着火辣辣的痛觉,也正是这道伤口,一直刺激着她,没让她失去意识。

一阵震动,突然从床边传来。

那是苏梦梦的手机,因为装在外套里,手机因此逃过了一劫,没有像苏梦梦身上的衣服那样淹没在水中。

震动持续着,而苏梦梦完全没有理会。几分钟后震动停止,但在片刻的间歇后便又开始了第二次的震动。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苏梦梦终于动了起来,她爬出水面已经到达她胸口的浴缸,浑身湿淋淋的她,在翻越浴缸后直接摔在了地板上。苏梦梦没有发出一声的痛叫,她拖着身子,爬到了床边,因为寒冷而发抖的手尝试了好几次才拿出手机,又努力了更多次才接通了电话。

「喂?」

「梦梦,你在哪儿呢?我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啊?」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让苏梦梦眼中已经熄灭的光亮闪烁了一下。

「大,大鹏?」

「你在哪儿呢?你的声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赶紧说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苏梦梦没能说出下一句话。

她本来以为眼泪已经流干了。

但听到顾大鹏的声音那一刻,还是有一些滚烫的液体,滑下了她的脸颊。

伤口,被眼泪蛰的生疼。

她拼起最后的一丝气力,开口道:「大鹏,救救我。」

然后,她就无法发出声音了。

偌大的空间中,只有一个女人凄惨的呜咽声在回荡。

苏梦梦终于可以哭出声音了。

但她泣不成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